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返回

论境外组织与内地安息日会的关系

作者:刘忆牧师 丨 来源:本站原创 丨 发布时间:2016-03-19

    第五部分,我的观点。

    第一,由于我们对“教会是肢体”这一真理的认识,我们需要同境外安息日会进行平等而友好的交流,并通过积极的交流(例如讲学及留学),归正我们的神学思想。

    由于客观历史条件的限制,自从1950年代国外传教士离开中国之后,中国内地安息日会对上帝的认识和对圣经真理的认识就普遍停留在了1950年代有律法主义倾向的水平点上。多年来,正是由于我们缺乏在神学思想上同国外肢体的交流,闭关自守,才使得我们内地安息日会逐渐产生了信仰基因的变异,在神学思想上逐渐偏离了福音的基本真理。近年来上海的一些教会领袖及牧师长老公然拒绝美国本会神学家乔治奈特牧师有关因信称义的证道内容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证明我们内地安息日某些教会的神学思想是已经多么遥远地偏离了福音的基本真理。

    十几年留学海外的经历告诉我,中国内地安息日会要发展,必须向那些拥有优良基督教传统的海外基督徒们们学习,我们必须加强同这些海外肢体的交流,以帮助我们正确地认识上帝。我也希望有更多的本会中青年去海外本会大学留学,能有更多的人把纯正美好的福音信息带回中国。

    第二,同境外安息日会组织建立隶属关系不是解决中国内地安息日会问题的办法,而是在制造更棘手的问题。

    许多内地本会领袖都认识到中国内地安息日会存在许多问题,但这些问题归根结底不是组织上或行政上的问题,而是神学思想上的问题,是我们对上帝的根本认识问题。再好的组织,再好的制度,如果没有愿意遵循制度的人来执行,也是枉然。这就是为什么美国人的一些诚信制度拿到中国内地来行不通的原因,因为人的素质不一样。

    因此,要解决当前中国内地安息日会的问题,首先需要统一思想,提高信徒素质,统一大家对上帝的基本认识,系统而广泛地将圣经真理按正意分解,让大家“在真道上合一。”在中国的历史上,秦始皇为了统一中国,他先“焚书坑儒”;汉武帝为了统一中国,他先“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在安息日会的历史上,贝约瑟、怀雅各和怀爱伦这三位安息日会的创始人也是在1845-1858年间先统一了安息日信徒的神学思想之后才开始着手建立组织的,而一直到1961年才建立了第一个区会,到1863年才建立了安息日会的全球总会,正式创建了组织。

    因此,当前中国内地安息日会面临的首要问题不是组织问题,而是神学思想统一和信徒及领袖素质提高的问题。其实,搞组织统一是最容易的,只需要在当今200多位牧师中召集50多位牧师在一起,自行组织起一个什么山寨版的中华总会,然后宣布自己为唯一被境外组织认可的总会即可,剩下来的工作就是打击异己,进行集权,久而久之就会有一个庞大的巴别塔被建造起来了,如果没有外力干预的话。而境外的某些组织是巴不得有人这样搞的,因为这样可以证明他们的业绩:总算把中国内地安息日会给理顺了。多少年来,在中国内地重新建立全国性的教会组织是他们魂牵梦萦的夙愿。但如此是真正的按照主的仁爱的旨意理顺了中国内地安息日会吗?还是境外组织被当成了内地安息日会某些派别的旗帜或枪完成了他们消灭异己的心愿?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几年前有所谓的“南方八省”团体就企图利用某境外组织来消灭他们的异己,生生地要把他们所不喜欢的某位本会信三代牧师给开除,人为地制造分裂。

    第三,历史的教训告诉我们中国的教会中国人办,三自道路是合乎上帝旨意的传福音的正确道路,因为只有中国人才明白中国国情,老外中文说得再好,也是老外,并不懂中国,更谈不上领导中国人了。

    中国内地教会老一辈的领袖,如林大卫和郑昭荣两位牧师都曾经在解放前的差会中华总会中担任教会重要职务。他们亲历了差会时期的中国教会,深知中国人自己办教会是上帝籍着历史给我们中国基督徒的教训。

    林牧师曾写了一篇名为《痛心岁月:一个中国人谈中国布道的教训》(Lin, David. “Years of Heartbreak: Lessons for Mission by a ChinaInsider.” Spectrum 7 (1976), 22-33)。在这篇文章中,林大卫牧师指出了老外办教、以及差会制度的诸多弊端。林牧师这篇文章先是投稿到美国总会的官方报刊《评阅宣报》,但《评阅宣报》认为此文探讨的是安息日会解放前差会时期的弊病,会在教会里产生负面影响,于是拒载,结果此文被另一非官方的安息日会期刊Spectrum全文登载(Spectrum是由美国本会一帮指点安息日会江山的大学教授及高知人士创办的期刊,专以评论安息日会时弊,推动教会公义为己任)。

    郑昭荣牧师生前也持林牧师同样观点。他曾写到:“我相信我们慈爱的天父既然在国外感动拣选祂的儿女起来组织领导祂的教会推动救人的圣工,在中国我们的天父也能感动拣选祂的儿女起来组织在中国的教会发展救人的圣工。事实所告诉我们的正是这样。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在差会领导时期,上海领导机构很大,工作人员也很多,花的钱也很多,但每年受洗的人数并不多,后来外国的同工走了,外来的经济断绝了,我们慈爱的天父感动上海的主内弟兄姐妹起来,热心为主工作。虽然当时上海正式拿工资的工作人员只有一人,另外有几个有补贴的义工。但信徒起来热心工作,每年受洗人数大都在二百多人以上。预言之灵的五大著作,差会时期几十年没翻译出来。当差会不存在之后,五大著作在短短两三年中就全部翻译完并在极艰苦的条件下印了出来,差会领导时期几十年,中国教会出现过一次施洗有一千人两千人的情况吗?没有,但在没国外领导的情况下,却出现了一次受洗一千人两千人的情况。这些事实说明甚么?说明上帝圣工的发展不是依靠才能、知识、钱财,而是在于甘心忍苦耐劳。忠心于天父的儿女,顺从天父的带领,仰望主藉着圣灵所赐予的一切恩赐所带来结果。过去的经历,过去的认识带给我们重要的教训,我们应当常常记牢这些主在实际中所给我们的教训。”(郑昭荣牧师2008年书信)

    第四,中国的国情要求我们在不违背圣经原则的前提下顺服在上的掌权者,建设本色化、处境化的基督教会。

    这两年来持续至今的浙江拆十字架这一政府举措也表明了当局对基督教的态度,提醒中国内地基督教界人士低调做人。反“渗透”反境外组织对内地教会行政事务的干涉也是政府的不变态度。

    我相信凡在1980、90年代在教会全职服事的同工们都会赞成我,较比那些年,目前中国的宗教政策开放多了。内地基督教会甚至安息日会同境外宗教团体的交流也逐渐频繁。据我所知,至少在北京,三自两会一般都会批准教会的申请,允许境外的专家学者,甚至境外宗教团体的官员们在三自教会的讲台上宣讲福音,或培训讲座。

    我们始终不要忘记中国不是个有神论国家。世俗政府纵然有职责保障每个公民的信仰自由,但人性的软弱是排斥异己。毕竟,历史上,即或是基督教会也曾打着上帝的名号打击并烧死持不同信仰者,并且当今那些叫嚣着要统一内地安息日会的教会掌权者们更是一再打着教会合一的招牌对持不同观点者进行着阶级斗争。历史向来如此,较比世俗政权的逼迫,披着宗教外衣者扔出的石头更能伤害基督的身体。所以,对于我今日在世俗政权之下所享受的宗教自由,我感恩上帝,因为神出于祂的慈爱和怜悯还没有把我的自由权益交给我自己的弟兄姐妹们来决定。

    第五,教会的根本任务是传福音,怎样在现有条件下更大程度地传扬三天使福音才是我们内地安息日会工作的重心。为了中国安息日会自身的合法存在,我们不应跟境外组织交往过密以至于建立行政隶属关系。交往过密的代价对老外来说不算什么,无非是被驱逐出境若干年(某联合会会长就曾经在90年代末被中国政府驱逐出境若干年,如今他再次任职,毫发无损,或许这被驱逐之事还是其传教生涯的一个“属灵资本”)。但如果内地教会因此受到牵连,却是代价不菲,被政府记录在案,从此被视为不守规矩的有非法企图的组织,这样的地位将使我们的教会在传福音工作上举步维艰。

    因此,在2008年,当郑老牧师听说境外安息日会在讨论有关内地安息日会的归属问题时,他写了一篇文章来阐述自己对内地安息日会与境外安息日会之间关系的看法。老牧师如此说:“我听说,国外我们教会的领导们在讨论中国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讨论这个问题是出于上帝吗?是有属灵的智慧吗?讨论这问题本身和讨论可能得到的结论是有利于中华圣工的发展,还是给中华圣工的发展制造障碍制造困难呢?我的认识是属于后者。国家的宗教政策法律很清楚,一再提出坚决反对渗透,反对国外教会干预中国教会的主权,连香港教会对内地教会之间也互相不隶属,何况国外?这些年国外同工到国内来的经历,应该反思,应该从中吸取应该吸取的教训。经上说:‘你们为主的缘故要顺服人的一切制度,或是在上的君王’(彼前2:13)我们不要怕困难,但不要为自己制造困难;我们不要怕逼迫,但不要制造逼迫。”

    目前,任何想要将中国内地安息日会纳入其辖区,进行行政管理的境外宗教组织都是在挑战中国政府的宗教政策底线,在为内地安息日会肢体制造逼迫。因为政府对此等做法的理解绝对不会从神学及教会组织的角度,而只会从政治和国家主权的角度。正如当初礼仪之争时,康熙大帝所关心的并不是祭祖尊孔是否符合圣经,作为中国皇帝的他,更关心这些中国天主教徒除了天国和中国,没有第三个委身的国度。当今中国政府同罗马教皇之间的较力也在于此,双方都是在从主教的任命上来决定中国天主教徒除了天国之外,所委身的第二个国度到底是中国还是罗马。我希望中国内地安息日会永远都不会面临当今内地天主教的困境,被迫分裂成两大阵营,在美国与中国之间做无谓的挣扎。我祈祷,面临中国内地安息日会的永远是圣经所加给我们的基督里的健康吊诡:天国与中国的双重国籍,而不是我们中的某些人自找的、或境外安息日会组织强加给我们的中国与美国之间的撕扯。

    写这篇文章是我一直以来的想法,近来又因风闻一些事情更觉得有必要理清自己的思路,并将自己多年来在主里的看见同热爱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们分享。就我个人而言,我同境外安息日会组织里的各阶层人物都有往来,因为我自1993年以来就断断续续地留学海外十好几年。这期间,从私人交情层面,我备受海外教会弟兄姐妹们的照顾和关爱,让我从心里知道,在基督里,我们是一家人。

    尽管如此,私交与个人恩情仅限于个人层面,从教会组织的层面,我永远不能因为个人曾受惠于海外肢体而利用我牧师的身份,铤而走险,拱手把中国内地教会的切身利益作为回馈,陷中国内地安息日会于不利。

    中国内地安息日会是有诸多问题有待解决,在我看来,这些问题一个个都是天大的问题,只有上帝能解决。而且这些问题应该是中国安息日会信徒在上帝的带领之下,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来解决的,因为“万军之耶和华说,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亚6:4)。所以,蠢蠢欲动的人们啊,“住了吧,静了吧,”因为,“主耶和华以色列的圣者曾如此说,你们得救在乎归回安息。你们得力在乎平静安稳”(赛30:15)。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