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返回

论境外组织与内地安息日会的关系

作者:刘忆牧师 丨 来源:本站原创 丨 发布时间:2016-03-19

    第四部分,境外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组织架构及机构。

    境外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组织采用四级制。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自信徒个人至全球性的组织,其间计有四级:

    一、地方教会,由信徒组合而成。

    二、地方自养区会或区会,由一州、一省或某一地区的各教会组合而成。

    三、联合会,由一比较广大地区的各自养区会或区会组合而成。

    四、全球总会,包括全世界的各联合会,是组织中的最大单位。分会乃是全球总会的一部分,在指定的地区内担负行政职务。

    以上内容摘自《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教会规程》。

    我之所以用“境外”来形容安息日会的组织架构及机构,是因为我国内地教会的基本办教方针是三自原则,意思就是中国内地各安息日地方教会同境外安息日会的区会、联合会以及全球总会之间不存在任何行政关系或隶属关系,任何行政关系的建立都违反了中国教会根本的三自办教原则,会使中国内地安息日会在内地的福音工作遭受不必要的损害。

    下面我来逐一介绍以上各级境外安息日会机构跟内地安息日会的交流情况。

    第一,境外安息日会全球总会(以下简称“境外全总”)与内地安息日会的交流情况。境外全总一直希望与中国政府、三自两会及内地安息日会之间交流往来,以便于政府和三自及地方安息日会对境外安息日会组织的了解。因此,境外全总曾经几次向国家宗教事务局(以下简称“国宗局”)或全国三自两会申请访华,并访问中国内地安息日会当地教会。在征得国宗局许可之后,境外全总曾几次(2-3次)获准访华,包括会见全国三自两会及一些经国宗局或三自两会批准的地方教会。因此,一般情况下,境外总会与内地安息日会的交往不多,我们也就不在这里赘述。

    第二,境外安息日会分会。境外安息日分会实属境外全会驻各大洲的办公室,因此,境外分会会长相当于境外全总副会长职务。在地理位置上,离中国最近的境外安息日会分会是北亚太分会。北亚太分会负责协调境外全总与韩国、日本、蒙古、中国港澳台地区的教会事务。由于韩国联合会、日本及中国港澳台地区的教会皆自养(自养的意思就是该联合会或区会所收什一及奉献能够应付当地区教会的开支,因此,该联合会或区会的行政首脑,即会长等最高行政职位由当地去教友选举产生。),北亚太分会对以上各教会事务基本处于例行公事、按部就班的平稳状态。

    第三,境外安息日会联合会。境外安息日会联合会是境外全总的下属机构。在地理位置上离中国内地最近的是总部位于香港的华人安息日会联合会(英文名字为The Chinese Union Mission,简称“华安”)。值得注意的是,华安并非一自养联合会,而是差会,这就是为什么在其英文名称中被定名为“Union Mission”。

    在中国基督教布道史上,“差会”(mission)一词是一个富含负面历史意义的敏感字眼。“百度百科”解释:“19世纪30年代,西方基督教教士开始在山东进行零星的传教活动,但直到西方列强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强迫中国签订了允许传教士在内地自由传教的不平等条约后,差会势力真正进入中国。从那时起,先后有分别属于美国、英国、德国、瑞典、加拿大和朝鲜等国的40余个差会在中国沿海一带后又在内地进行过传教活动。1950年,中国基督教界兴起三自爱国运动,宣布割断与外国差会的联系。到1951年底,差会传教士几乎全部离境。各差会的附属事业也由当地政府没收,其教堂、房产等陆续交由基督教三自爱国组织使用,差会在中国的传教活动至此结束。”

    境外安息日会华安联合会就是一个差会,一个对于中国三自教会来说,应该是属于解放前的化石级或博物馆级的教会组织。但由于华安的活动经费都来自其上级机构—境外全总拨款,它因此只能自称“差会。”而港、澳、台等地区大都是自养区会,可以自理本区的教会行政事务,因此,华安联合会实质上是一个对港澳台地区不具备太多实质性行政能力的组织。

    华安联合会的前身是东亚委员会。东亚委员会是一个境外全总同中国政府及三自,以及内地安息日会进行友好交流的办公室。传统上,无论是对待东亚委员会还是华安联会,内地安息日会普遍公认的领袖,如林大卫牧师和郑昭荣牧师以及二位牧师曾经牧会的当今的上海沐恩堂对境外一切安息日会机构所采取的态度都是:坚持三自原则,在互不隶属、互不干涉和互相尊重的原则上平等交流。以前,每当有东亚委员会的高层领袖造访林大卫牧师,林牧师都会把此人带到三自两会去。林牧师的目的显而易见,他不愿意给政府和三自造成一种印象,就是我们背地里和东亚委员会私相授受,以免给内地更为重要的福音工作造成伤害。后来郑昭荣牧师每次见到华安联合会的官员时,都会责无旁贷地向他们宣讲中国教会的三自原则,更是嘱咐我们这些晚生后辈要坚持走独立办教的道路。

    目前的中国内地,人口众多,需求广泛,从经济上来说,拥有广大的市场,从宗教和政治上来说,也是如此,真好比唐僧肉,引海外各路英雄尽折腰。许多境外宗教组织在其合法辖区内无所事事,于是便到中国内地来开新工、创业绩。诸如此类的国家中属韩国最甚,因为韩国地窄人多,僧多粥少,许多韩国传教士在韩国境内传道人饱和的情况下来到中国传道以谋生。

    中国内地基督复临安息日教会目前因无组织面临许多实际的困难,也使得有人以为可以借助境外组织来彻底解决当前的问题。只是我们在这样行的时候,必须考虑一个问题:这样做合乎上帝的旨意吗?还是人自己在修造巴别塔?

    对于如何处理我们内地安息日会同境外安息日会及组织的关系,我在此提出自己的看法,仅供大家参考指正。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