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返回

历史上诸教派对安息日的论述

发布时间:2021-09-29

 

简介
      作为基督徒,我们本当有正确而客观的态度,无论面对怎样的问题。那么,面对安息日,我们当持怎样的态度呢?
      请看一看历史上各基督教派中、那些著名的严谨的圣经学者和牧人,是如何看待安息日的。或许,这些话令您震惊,但不可否认,这是客观的事实
 
美国公理会(AmericanCongregationalist):
      “现今有关基督和祂的门徒用权柄将第七日替换为第一日的观点,在新约圣经中找不到任何根据。”
—— (莱曼·爱博特 博士,于1890年6月26日在基督徒联会上发表的演讲 [Dr.Layman Abbot, in the Christian Union, June 26, 1890])
英国国教(Anglican)对安息日的论述:
      “究竟圣经在什么地方告诉我们要遵守第一日呢?上帝吩咐我们要遵守的是第七日;圣经没有任何一处命令我们守第一日……正如我们遵守其它事情一样,我们守第一日而不守第七日为圣的原因并不是出于圣经,而是因为教会的命令。”——(以撒?威廉斯, 《教理简训》第334-336页[Isaac Williams, Plain Sermons on the Catechism, pages 334, 336])

 

浸信会(Baptist)对安息日的论述:
      “守安息日为圣的诫命,过去有,现在仍有,但那个安息日在过去并不是星期日。然而,不可带着得意的神情去肯定地说,安息日连同它的权力、特权和命令都已经从一周的第七日转到了第一日(星期日)。关于这个问题——这一转变的记载在哪里可以找到呢?我怀着热切的追根到底的心情研究了多年,发现它不在新约圣经之中——绝对不在新约圣经之中,它毫无圣经根据。”——( E·T·锡斯克思 博士《浸信会手册》的作者/ Dr. E. T. Hiscox, author of the “Baptist Manual”)
         “我很不解,为什么耶稣在三年的传道生涯中,经常与门徒们谈论安息日的问题,讨论有关安息日的某些不同的方面,将它从谬误的曲解(犹太传统)中解救出来。但在这些谈话中,从来没有任何暗示说,要将其转到其它的日子。并且,正如我们所知道的,在耶稣复活后的四十天当中,祂也没有表示出这样的意思。我们也知道,那叫门徒想起耶稣对他们所说的一切话的圣灵,也没有涉及到这个问题。那些受圣灵感动的门徒,在传道、建立教会、劝勉和教导中,都没有论述或提及这个问题。
      当然,我十分清楚,在早期的基督教历史中,星期天就已经被视为一个宗教节日,正如基督教众教父和其它资料中所说的一样。然而,这个日子带着异教的烙印,并且以太阳神的名字为名号,然后,背道的教皇采纳并为此“祝圣”,最后又被视为神圣的遗产遗传给了改正教(新教),这一切是多么遗憾啊!” ——(1893年8月20日,在浸信会教牧人员会议上的证道论文,出版于《纽约观察者》1893年11月16日(有一位罗马天主教的领袖/发言人同意这个表述,见下文)[Dr. E. T. Hiscox, report of his sermon at the Baptist Minister's Convention, in 'New York Examiner,' November 16, 1893 (The leader / spokesman for the Roman Catholic Church agrees with this statement.See Below)])
      “圣经没有任何一处称第一日为安息日……守星期日是没有圣经根据的,当然我们也没有义务去守它。”——(《守望者》[The Watchman])
“我们相信,上帝的律法就是其道德政权永恒不变的准则。”——(《浸信会手册》[Baptist Church Manual," Art. 12])
      “从犹太人的安息日转变到基督徒所守的第一日,这是决无任何正当根据或权威的!”——(威廉·欧文·卡弗《我们当今的主日》第49面[WILLIAM OWEN CARVER, "The Lord's Day in Our Day," page 49])
      “没有任何一句经文,要求我们当守星期日为圣日,以此替代神圣的星期六。”(——哈罗德·林赛(编辑)《今日基督教》1976年 11月5日[Harold Lindsell (editor), Christianity Today, Nov. 5, 1976])

 

兄弟会(Brethren)对安息日的论述:
      “鉴于律法和我们曾经持守的安息日……这日也许仍旧是大多数忠心基督徒所持守的日子,我们承认,我们无法回答复临信徒。再者,我以前和至今所读到和听到的,都无法最终确凿地辩驳复临信徒建立在圣经之上有关第七日是安息日(出埃及记20:10)的论点。安息日并不是某个人制定的‘七日内任何一日’,而是‘根据诫命的第七日’”——(《真理恩典之道》第281面[Words of Truth and Grace, p. 281])

 

天主教(Catholic)对于安息日的论述:
      “必须好好提醒长老会教徒、浸信会教徒、卫理公会教徒和其他所有的基督徒,圣经根本没有一处支持他们守星期日。星期日是罗马天主教所设立的一个制度,凡守那日子的人,都是守天主教的命令。”——(布雷迪神父的致辞,于1903年3月18日出版在新泽西州伊丽莎白市的《新闻》上。参阅《这个磐石》[Priest Brady, in an address, reported in the Elizabeth, NJ ‘News’ on March 18, 1903. See This Rock])
       “改正教徒……接受星期日替代星期六以此作为公共礼拜的日子,他们乃是在效学天主教……但是改正教徒的思想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藉着遵守星期日,他们乃是在接受那教会发言人——教皇——的权威。”——(《我们的星期日来宾》1950年2月5日,参阅《这个磐石》[Our Sunday Visitor, February 5th, 1950. See This Rock])
       “当然,这两段久远的引证十分准确。天主教指定星期日作为公共礼拜的日子,并且因其作出这一改变而备受褒贬。” ——(《这个磐石》,《天主教护教学和传道学杂志》1997年六月刊,第八面[This Rock, The Magazine of Catholic Apologetics and Evangelization, p.8, June 1997])
      “问:你有没有其它证据证明他们(改正教徒)并不是受圣经的指导呢?答:是的,此类证据太多了,以至于我们无法在这个小文章中容纳如此众多的例证。他们拒绝了许多清晰记载于圣经中的东西,并且公开承认很多圣经中从未提及的谬论。
       问:各自举些例子好吗?
       答:如果圣经是他们唯一的准则,那么他们应该根据约翰福音第十三章耶稣的命令彼此洗脚;他们也当根据“当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这条诫命,遵守星期六而不是星期日,圣经中根本没有改变或废除这条命令的证据;……”——(斯提反?金南神父《教理论》,第101面,1857年,纽约[Rev. Stephen Keenan, A Doctrinal Catechism; New York in 1857, page 101 Imprimatuer])
       “问:你还有其它方法证明(罗马天主教教会)有权柄设立法令节期吗?
       答:倘若她没有此种权力,她就不会做成让当今所有宗教家都一致同意的事情——它就不会建立守一周第一日的星期日的制度,因为(圣经中教导的)当守的日子是星期六而不是第一日,这种改变是没有圣经经文根据的。”——(斯提反?金南神父《教理论》第174面,1857年, 纽约。Rev. Stephen Keenan, A Doctrinal Catechism; New York in 1857, page 174)
      “问:我们用什么方法可以向一位改正教徒指出,他所说的那些反对禁食和禁欲的话是不合理的?
       答:既然他不愿意禁食和禁欲,那就问他为什么要守星期日,而不守星期六作为安息日。如果他回答,圣经命令他守星期日,但没有论到禁食和禁欲,那你就告诉他圣经谈到星期六与安息日的事情,但是没有论及星期日与一周第一日的事情。如果他拒绝星期六为安息圣日,用星期日来代替它,说这只是因为古代教会是如此行,如果他愿意一直这样坚持下去,那么他就要去禁食和禁欲,因为古代教会也这样规定,难道他也要避开这命令?”——(司提反?金南神父《教理论》第181面,1857年, 纽约[Rev. Stephen Keenan, A Doctrinal Catechism; New York in 1857, page 181])
      “问:哪一日是安息日?
       答:星期六是安息日。
       问:那为什么我们遵守星期日而不是星期六呢?
答:我们之所以守星期日而不守星期六,是因为天主教将星期六的神圣性转移到了星期日。”――(彼得?耶尔曼神父C.SS.R.《天主教教义教理详解》第50页[Rev. Peter Geiermann C.SS.R., The Convert’s Catechism of Catholic Doctrine, p. 50])
      “问:当一位明智的改正教徒发现自己的教会连圣经准则都不顺从的时候,岂不会产生严重的怀疑吗?
       答:当然会的,当他看到人们给婴儿施洗,废除犹太人的安息日,而遵守没有圣经根据的星期日之时;当他看到他们忽视圣经中清晰命令的彼此洗脚的礼节,并且吃圣经中特别禁止的血和勒死的牲畜时,如果他全面思考,就必定会怀疑……
       问:当改正教徒发现自己是以遗传为向导时,他会不会产生怀疑呢?
       答:如果他认真思考,并晓得他守星期日为圣的行为完全是天主教的传统之时,他一定会怀疑的;……”——(新版《最具争议的教理》作者斯提反?金南,乔治?格马克神父校订,伦敦伯恩斯&奥茨有限公司出版—纽约、辛辛那提,芝加哥:本辛格兄弟出版社,1896年,第6、7页。【Controversial Catechism by Stephen Keenan, New Edition, revised by Rev. George Cormack, published in London by Burns & Oates, Limited - New York, Cincinnati, Chicago: Benzinger Brothers, 1896, pages 6, 7】)
       “教会(罗马天主教)在把一周的休息日,从犹太教的安息日——也就是一周中的第七日,改成第一日之后;另一方面,又制定了第三条诫命(编者按:上帝十诫中的第四诫),规定星期日才是应当守为圣的主日。特伦特会议(第六部分,第十九条教法)谴责那些否认基督徒应当遵守十诫的人。”——(《天主教百科全书》,上帝的诫命,卷四。? 1908年罗伯特.阿普尔顿 公司出品——在线版本? 1999凯文?奈特,尼西?奥布斯塔出品——出版校对拉米?拉夫得-+约翰 M.法利,纽约大主教,第153面。The Catholic Encyclopedia, Commandments of God, Volume IV, ? 1908 by Robert Appleton Company, Online Edition ? 1999 by Kevin Knight, Nihil Obstat - Remy Lafort, Censor Imprimatur - +John M. Farley, Archbishop of New York, page 153)
      “(罗马天主教)教会创始者耶稣基督将那绝无错误而神圣的权威赐给她,因此她将遵守安息日改变成了遵守星期日。改正教徒主张圣经是信仰中的唯一指南,但是对于遵守星期日,他们却没有任何圣经中的根据。在这一问题上,只有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才是唯一与圣经相符的改正教会。”——《天主教全球公告》1945年8月14日,第4面[The Catholic Universe Bulletin, August 14, 1942, p. 4])
       “我们所有人所相信的许多有关信仰的事情都无法在圣经中找到根据。例如,我们在圣经中没有找到基督或是使徒们命令安息日必须从星期六改到星期日。我们有上帝赐给摩西的诫命,吩咐我们遵守安息日为圣,这安息日就是一周中的第七日——星期六。然而,今天绝大多数基督徒都在遵守星期日,因为这个日子是圣经之外的教会启示我们的。”——(出自《天主教弗吉尼亚人》的《告诉你真相》卷22,编号49(1947年10月3日)The Catholic Virginian, "To Tell You The Truth,” Vol. 22, No. 49 (Oct. 3, 1947))
       “……倘若你通读圣经,从创世记读到启示录的话,你不会找到任何一句经文可以证明星期日是神圣的。圣经强调了对星期六的虔诚遵守,而我们从来没有尊这一日为圣。”——(《我们教父的信仰》作者巴尔的摩大主教雅各?卡丁纳?机本,88版,第89面 ,1876年出版,唐出版社和出版公司1980年授权再版。第72-73面。The Faith of Our Fathers, by James Cardinal Gibbons, Archbishop of Baltimore, 88th edition, page 89.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1876, republished and Copyright 1980 by TAN Books and Publishers, Inc., pages 72-73.)
       倘若否认了教会的权威,你就再没有足够或合理的解释与理由证明上帝诫命中的第三条诫命中——也就是改正教的第四条诫命——中的星期六改成了星期日……教会超越了圣经的权威,更改安息日的遵守就是一个鲜明例证。”——(《天主教记录》9月1日,1923年Catholic Record, September 1, 1923.)
“但因为圣经所特别强调的是星期六,而不是星期日,所以对于那些声称自己的信仰是直接来自圣经而不是教会的非天主教徒,那么他们以守星期日来代替星期六的做法岂不令人感到奇怪么?是的,肯定会的,这样做乃是言行不一;然而,早在改正教出现之前十五个世纪,这个日子就已经被改变了,而且那个时候这日子曾得到普遍的遵守。迄今为止,改正教都在继续这个传统,然而它却是建立在天主教的权威之上,而非以圣经清晰的经文为根据。遵守星期日的传统存留下来就是提醒非天主教教派都是从母教会分裂出来的——就好像一个男孩逃出自己的家,但是他口袋中依然揣着母亲的相片或她的发夹。”——(《千万人的信仰》The Faith of Millions)
       “在公元第一世纪,教会所做的也许是最大胆的事情,也是最革命性的改变——就是将圣日安息日从星期六转移到了星期日。‘主日’(dies Dominica)的制定并不是出自圣经中的任何指导,而是教会因着它自身的权柄擅自设立的。复活日以及在其五十天后的五旬节都是在一周的第一日。因此这就成了新的安息日。那些认为圣经是独一绝对权威的人,应该顺理成章地皈依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因为他们才是守星期六为圣的。”——(《哨兵》,牧师手册,圣凯瑟琳天主教会,阿尔贡,密西根州,1995年 5月21日。Sentinel, Pastor's page, Saint Catherine Catholic Church, Algonac, Michigan, May 21, 1995)
        “如果改正教徒真的听从圣经,他们就应该在安息日敬拜上帝。他们守星期日就是在跟随罗马天主教的法律。”——艾伯特?史密斯Albert Smith,巴尔的摩大主教(管辖)区的区长,回红衣主教的信,日期为1920年2月10日。Albert Smith, Chancellor of the Archdiocese of Baltimore, replying for the Cardinal, in a letter dated February 10, 1920.)
       “改正教守星期日是向(天主)教会权柄致敬的忘我行为。”——(路易斯?瑟古阁下,《坦率谈论当今的改正教教义》Monsignor Louis Segur, ‘Plain Talk about the Protestantism of Today’, p. 213.)
       当改正教再三向教皇提出疑问“你怎敢改变上帝的律法?”(主要是针对天主教为何将十诫中“不可拜偶像”这一诫命废除了。)但是,天主教向改正教提出的反问则更加尖锐。以下是(天主教发出的)正式的提问:
       “你会告诉我说:‘星期六是犹太人的安息日,但是基督教的安息日已经改到了星期日。它已经改变了!’那么,是谁改变的?谁有权柄改变全能之上帝亲自设立的诫命呢?倘若上帝亲自说当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谁还敢——不是这样,第七日要劳碌做你一切的工,但第一日是当守的圣日呢?
        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我不知道你会如何回答。你是一个改正教徒,并且你口口声声说要按圣经行事,且唯独以圣经为准绳;但是在‘守七日中哪一日为圣’的事情上,你的做法却与圣经明确的吩咐相悖,你还用其它日子代替了圣经中所吩咐的圣日,这是何等的严重啊!
        遵守第七日为圣日的命令是十诫中的一条;你认为其它九条诫命仍然有约束力;那么是谁给你权柄去践踏第四条诫命呢?如果你坚守自己的原则,如果你真的遵循圣经,并且以圣经为唯一的准则,那么,你应该从新约圣经中找出明确改变第四条诫命的经文来。”——(《基督教教义图书:为什么你不守圣安息日》(伦敦:伯恩斯和奥茨有限公司)第3、4页[Library of Christian Doctrine: Why Don't You Keep Holy the Sabbath-Day? (London: Burns and Oates, Ltd.), pp. 3, 4])
         “我再三出价1000美元,奖励给任何可以从圣经中向我证明必须守星期日为圣的人。圣经中没有这样的律法。它只来自圣天主教的律法。圣经说‘当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天主教说:‘不对,藉着我的神圣权柄,我废掉了星期六,并且命令你们守一周的第一日。看那!整个文明世界都屈膝,以顺从圣天主教的命令。’”——(托马斯?恩瑞特神父C.S.S.R.,1884年2月18日,在纽约罗马天主教1893年7月周刊《美国哨兵》出版,第173面。[Priest Thomas Enright, C.S.S.R., February 18, 1884, Printed in the American Sentinel, a New York Roman Catholic journal in June 1893, p. 173]
        “整个地球上只有一个教会有能力,或者说是自称有能力,制定约束道德良心的律法,这些律法是列于上帝之前,是以地狱之火为惩罚的。例如,星期日崇拜的制度。其它教会守这日子的权柄是什么?你的回答是因为第三条诫命(天主教去掉了第二条有关禁止拜偶像的诫命,所以称第四条诫命为第三条诫命),这一条诫命吩咐说‘当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但是星期日并不是安息日。任何一位在校学生都知道,星期日是一周的第一日。我再三拿出1000美元,奖励给任何可以单从圣经中向我证明必须守星期日为圣的人。没有任何一个人能赢得这笔奖金。是圣天主教会将星期六,也就是第七日的安息日,改到了一周的第一日。”——(T?恩瑞特辅理主教在1893年发表的一篇演讲。[T. Enright, C.S.S.R., in a lecture delivered in 1893])
       “当然,天主教宣称这种改变是她的作为。并且这一作为,正是(天主教)教会权柄及其在宗教事务上之权威的标记。”——(红衣主教团团长C?F?托马斯,在回答有关安息日改变的一封信中如此说,1895年11月11日。[C. F. Thomas, Chancellor of Cardinal Gibbons, in answer to a letter regarding the change of the Sabbath, November 11, 1895])
        “耶稣基督的教会是建立在传统之上,而非圣经之上。”——(爱吉恩?拿帮《天特会议所指定的天主教原则》第157面[Adrien Nampon, Catholic Doctrine as Defined by the Council of Trent, p. 157])
        “教皇拥有如此伟大的权柄和能力,以至于他有能力修改、说明或诠释神圣的律法。”(教皇可以修改神圣的律法,因为他的权柄不是来自人,而是来自上帝,他乃是上帝在地上的代理人。” ——(卢修斯?费拉里斯《教会法典》教皇章二,卷六,第29面。[Lucius Ferraris, Prompta Bibliotheca, art. Papa, II, Vol. VI, p. 29])
         “天主教的领袖因信仰而被定义为耶稣基督的代表(并且被众信徒普遍认可)。教皇被尊为在世上‘取代’全能三一上帝之第二位格的人。”——(约翰?保罗二世,《穿越希望的门槛》第3面,1994年[John Paul II, Crossing the Threshold of Hope, p. 3, 1994 ])
         “……牧养机构过去向母教会建议将那作为‘太阳日的’星期日基督化,‘太阳日’是罗马对这日的称呼,现代语言中仍然保留着此种说法。当时这样做,是为了带领忠心的信徒远离那些敬拜太阳之教派的诱惑,并且要指引他们纪念赞美基督,人类的真‘太阳’。”——(约翰?保罗二世《受难日》。《基督——真光的日子》1998年(著名的改正教领袖都同意这个声明——请见上文《浸信会手册》的作者E?T?锡斯克思博士[John Paul II, Dies Domini, 27. The day of Christ-Light, 1998 (Prominent protestant leaders agree with this statement - See above for a statement by Dr. E. T. Hiscox, author of the ‘Baptist Manual’)])
        “太阳神是异教中的主神……在波斯和其它地方都有太阳神的崇拜者……实际上,有关太阳尊贵王者的形象,适用于象征基督——公义的太阳。因此这些国家的教会可能会这样说‘过去古老异教的名字[太阳日],应该保留下来,并视之为神圣,圣洁的’。这样,本来是献给巴德尔神的异教太阳日,变成了基督教的太阳日,归耶稣为圣了。”——(神学博士威廉?吉尔第,《天主教世界》1894年3月,第809面。[William Gildea, Doctor of Divinity, The Catholic World, March, 1894, p. 809])
         “留下星期日的异教名称太阳日,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异教徒和基督徒在观点上基于一周第一日的联合。这是君士坦丁皇帝向他国民下的命令——异教徒和基督徒都一样——尊太阳日为‘可敬’的日子。”——(亚瑟?P?斯坦利 《东方教会史》第184面。[Arthur P. Stanley, History of the Eastern Church, p. 184])
“当圣保罗批判律法的功效时,他当时并不是指十条诫命,十诫中与上帝自己一样,都是不会改变的,上帝无法在改变律法的同时,仍然算作是无穷神圣的上帝。”——(《我们星期日的访客》1951年10月7日,[Our Sunday Visitor, Oct. 7, I951.])
        “问:你如何证明(罗马)教会有权柄支配节期和圣日?
        答:凭着那将安息日改变到星期日的举动,而这又是改正教徒所接受的,所以他们的行为是自相矛盾的——一方面严格遵守星期日,一方面又去掉(罗马)教会所指定的大多数其它的节期。”——(亨利?特伯威尔,《基督教教义节选》(1833年批准),第58面(这与但以理?法瑞斯所著的《基督教教义手册》中第67面的表述一致)[Henry Tuberville, An Abridgment of the Christian Doctrine (1833 approbation), p.58 (Same statement in Manual of Christian Doctrine, ed. by Daniel Ferris [1916 ed.], p.67)])
       “有一些神学家持有这样一种观点——上帝同样也直接指定星期日为‘新律法’中崇拜的日子,祂自己毫不含糊地将星期日代替了安息日。但现今这个神学观点已经彻底被抛弃了。如今,普遍的观点就是:上帝直接赐给教会权柄,于是教会可以随意撇弃任何一天,或设立教会自己所视为合适的日子为圣。教会过去选择了星期日,也就是一周的第一日,并且也随着时间的推移选择其它的日子作为圣日。”——(文森特?J?凯利《严禁星期日和宗教节日被占用》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美国联邦直辖区),天主教美国新闻大学,对神圣神学的研究。第70卷,1943年,第二面。[Vincent J. Kelly, Forbidden Sunday and Feast-Day Occupations, Washington, DC, Catholic University of America Press, Studies in Sacred Theology, No. 70.,1943, p. 2.])
         “如果我们单单参考圣经,我们应当务必与犹太人一样遵守安息日,也就是星期六为圣,而安息日绝不是星期日…””——(《为天主教高中和学院准备的一个宗教课程》作者文学硕士约翰?拉瑞斯神父,本辛格兄弟出版社,1936年版,第一部分。[A Course in Religion for Catholic High Schools and Academies, by Rev. John Laux M.A., Benzinger Brothers, 1936 edition, Part 1.])
“星期日是天主教的一个制度,并且…只能用天主教的教义来辩护…从圣经的开始到结束没有任何一节经文授权我们将一周的公共敬拜日从一周的最后一日转移到一周的第一日。”——(《天主教新闻》1900年8月25日。[Catholic Press, Aug. 25, 1900])
         “安息日是星期六,不是星期日。是(罗马)教会将守安息日改为遵守星期日。当上帝清晰地表明:‘当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时,改正教教徒必定会为自己遵守星期日的行为而感到十分困惑。星期日这个字眼并没有出现在圣经中任何地方,因此,改正教徒无视这一点的同时,也是在顺从罗马天主教的权威。”——(《教法大全,教理诠释》第89面[Canon Cafferata, The Catechism Explained, p. 89. ])
         “理性和理智要求我们只能选择以下这点:要么改正教教义结合守星期六为圣,要么天主教教义结合守星期日为圣。妥协是不可能的。”——(约翰红衣主教,《天主教镜报》,1893年12月23日。[John Cardinal Gibbons, The Catholic Mirror, December 23, 1893.])
 
基督教教会(Christian Church)对安息日的论述:
      “我认为主日并不可代替犹太人的安息日,我也不相信安息日从一周的第七日改到了一周的第一日,原因很简单——没有任何证据的事情就绝对不可信。在所有属天晓谕中都没有证据说明安息日已经改变,也没有证据说明主日代替了安息日。”——(亚历山大?坎贝尔,《华盛顿报告》1921年10月8日[Alexander Campbell, in The Reporter, October 8, 1921])
      “废除上帝圣言中的安息日,并且设立星期日为圣日,那就是推翻了上帝的第四条诫命。” ——(N? 萨门博尔《基督教会历史》第三版,第415面。([Dr. N. Summerbell, 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 Third Edition, p. 415] )
      “并没有直接的圣经权威来支持将第一日作为主日的命令。” ——(D?H?卢卡斯博士,《基督教圣贤》1890年,1月23日。Dr. D. H. Lucas, Christian Oracle, Jan. 23, 1890)
       “一周的第一日通常被称为安息日,这是一个错误。圣经中的安息日其实是一周的第七日。整本圣经中从来都没有称一周的第一日为安息日。称安息日已经改变是一个错误。圣经从来没有将安息日从星期六改到星期日。圣经中也没有任何地方暗示要进行这样的改变。”——《第一日的遵守》第17、19面。[First-Day Observance, pp. 17, 19.])
 

 

基督的教会(Church of Christ)对安息日的论述:
      “然而,关于将一周中的第一日代替第七日安息日一事,我们并没有发现上帝直接的命令,复活之基督也没有任何此类的指示,早期使徒们也没有此类训诫。”“让我们把这一点分析清楚。虽然对于基督徒来说‘那日,也就是七日的头一日’是所有日子中最值得记念的……,但是在新约圣经中没有任何命令或根据,教导我们必须守那日为圣。”“罗马天主教选择了第一日来记念耶稣的复活……”——(《圣经标准》1916年5月,新西兰,奥克兰。[Bible Standard, May, 1916, Auckland, New Zealand.])
      “…如果第四条诫命是为了约束我们这些外邦人务必遵守这日。但是那些要求严格遵守安息日的人要记住,那是上帝所命令的独一的安息日,上帝从未废除这个诫命,如果你要记念安息日,就必须记念这一日;但星期天绝不是安息日。‘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所提出的论点是牢不可破的,诫命所提到的并不是一周的第一日,而是第七日。”——(《圣经标准》作者G?阿尔瑞,1916年4月。[G. Alridge, Editor, The Bible Standard, April, 1916.])
       “并没有直接的圣经权威来支持将第一日作为主日的命令。”——(D?H?卢卡斯博士,《基督徒圣贤》1890年,1月23日。[DR. D. H. LUCAS, Christian Oracle, Jan. 23, 1890.])
       “一周的第一日通常被称为安息日,这是一个错误。圣经中的安息日其实是一周的第七日。整本圣经中从来都没有称一周的第一日为安息日。称安息日已经改变是一个错误。圣经从来没有将安息日从星期六改到星期日。圣经中也没有任何地方暗示要进行这样的改变。”——(《第一日的遵守》第17、19面。First-Day Observance," pages 17, 19)
       “改变第四条诫命,并且设立星期日为圣日,就是废除上帝圣言中的安息日。” ——N? 萨门博尔《基督教会历史》第三版,第415面。DR. N. SUMMERBELL, "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 Third Edition, page 4I5.
“命令……人……遵守主日……乃是与福音相悖的。”——(《亚历山大?坎贝尔的论文集》第528页,卷一。Memoirs of Alexander Campbell," Vol. 1, page 528.)
       “这里已经清楚表明,众教会的教牧人员废除了上帝十诫中的一条,而这条诫命不仅在旧约圣经,而且在所有的启示中,是被重点视为所有信仰和道德的总纲。”——(亚历山大?坎贝尔《与珀塞尔的辩论》第214面[ALEXANDER CAMPBELL, "Debate With Purcell," page 214.])
        “我认为主日并不可代替犹太人的安息日,我也不相信安息日从一周的第七日改到了一周的第一日,原因很简单——没有任何证据的事情就绝对不可信。在所有属天晓谕中都没有证据说明安息日已经改变,也没有证据说明主日代替了安息日。”——亚历山大?坎贝尔,《华盛顿报告》1921年10月8日[ALEXANDER CAMPBELL, Washington Reporter, Oct. 8, 1821. ] 
英格兰教会(Church of England)对安息日的论述:
        “许多人认为星期日就是安息日。但是不管是在新约圣经中还是在早期教会,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我们有权利将第七日的遵守转到第一日上。不管是在过去还是现在,安息日一直就是星期六,而不是星期日。如果该条诫命依然对我们有约束力,那么我们必须遵守这一日,而不是其它日子。”——(莱昂内尔?皮尔神父《所有神徒的教会》新西兰,庞森比,《教会和百姓》[1947年9月1日。Rev. Lionel Beere, All-Saints Church, Ponsonby, N.Z. in Church and People, Sept. 1, 1947])
        “圣经中没有任何一处指出应当在星期日进行崇拜。当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那就是星期六!”——(魁北克大主教P?卡灵顿, 1949年10月27日;引至《预言表号》第12面。[P.
         “第一日的遵守取代了第七日的安息日,这样的变更是建立在,而且仅仅是建立在教会本身的证词上。” ——(《霍巴特教会新闻》1894年7月2日;引至《预言表号》第14面。[Hobart Church News, July 2, 1894; cited in Prophetic Signs, p 14])
        “究竟圣经什么地方告诉我们要遵守第一日呢?上帝吩咐我们要遵守的是第七日;圣经没有任何一处命令我们守第一日……正如我们遵守其它事情一样,我们守第一日而不守第七日为圣的原因并不是出于圣经,而是因为教会的命令。”——(以撒?威廉斯神父《教理训言》第334面[Rev. Isaac Williams, Ser. on Catechism, p. 334.])
      “诫命说第七日是向耶和华你上帝……当守的安息日。任何的计算,任何的年历都不能让七等于一,也无法让第七意味着第一,或星期六意味着星期天……事实是,我们每一位都是安息日的破坏者。”——(乔?霍奇神父。[Rev. Geo. Hodges.]
       “在前三个世纪里,没有任何一位神学作家将守星期日的起源归咎于基督或是基督的使徒。”——(威廉?顿威尔爵士《六个经文的检验》第6、7(附录)。[SIR WILLIAM DOMVILLE, "Examination of the Six Texts," pages 6, 7. (Supplement)])
        “在整本新约圣经中,没有任何一个字,任何一个暗示说明要在星期日禁止一切的工。……在星期日安息根本不是神圣的律法……,对圣灰星期三(大斋首日:复活节前第七个星期三和大斋期的第一天,在这一天很多基督教都用灰在前额画一标记以作忏悔和必死的标志)或大斋节(从圣灰星期三到复活节的四十天,基督徒视之为禁食和为复活节作准备而忏悔的季节)的持守与守星期日一样,都是处于同一种立足点之上的。”——《艾顿教法》—《十诫》第52、63、65面。[CANON EYTON, 'The Ten Commandments," pages 52, 63, 65.]
“到底在新约圣经中有没有命令将一周的安息日从星期六改到星期日呢?绝对没有!”——(《基督教教义手册》第127面。[Manual of Christian Doctrine," page 127.])
        “主日根本没有取代安息日……主日只不过是教会的制度罢了。它并不是第四条诫命所吩咐人遵守的日子,因为他们遵着诫命守这日子约有三百年……早期教会的信徒可以在主日做一切的工,然而,甚至在逼迫的日子,他们都严格的遵守所有神圣的诫命;但是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一点(要用主日取代安息日)。”
——(杰里米?泰勒主教《开导小信疑惑者-释疑》第一部,第二册,第二章,规则六,第51、59部分[BISHOP JEREMY TAYLOR, "Ductor Dubitantium," Part I, Book II, Chap. 2, Rule 6. Sec. 51, 59.])
        “星期日(字译:太阳日)就是外邦人隆重朝拜那颗被称为太阳之行星的日子。受这日的影响,也出于是尊重这日的(依他们认为是)圣体,基督徒们认为合宜与外邦人同守这一日,并且用相同的称号,这样他们就不会显得与世俗格格不入了,因为倘若他们遵守安息日就会阻挠外邦人皈依基督教,甚至会产生更大的偏见,以至于使福音受抵制。”——(T?M?莫尔《主日对话》第22、23面。[T. M. MORER, "Dialogues on the Lord's Day," pages 22, 23.])
       “清教徒的观念历来就是令人不快的。它将星期日改成了安息日,甚至教导他们的百姓称星期日为安息日。连教牧人员都如此行。”
        “除非我的计算是完全错误,否则安息日就是从星期五傍晚六点后的24个小时。因此,在我们进入星期日之前它才结束。如果你向一个严守星期日为安息日的人提出他应当在正确的日子守安息日,那么你提不起他的热情。他会马上回答:这不是原则问题,日子已经更改了。然而,是谁改变了它?整个新约圣经中并没有命令基督徒将安息日改变为星期日呀!”——(D?摩尔斯?博伊考特——《每日通讯》伦敦1931年2月26日。[D. MORSE-BOYCOTT, Daily Herald, London, Feb. 26, 1931.])
        “基督教教会做得(改变安息日)不光明磊落,而是潜移默化、持渐积微、几乎不知不觉地将这一日改变到另一日子”——(F?W?法勒D.D.《来自西奈山的声音》第167面。[F.W. FARRAR, D.D., "The Voice From Sinai," page 167.])
“不管你是研究教父作品还是研究现代作品,我们都无法找到主日是使徒所定下的制度;他们并没有将安息日变更到一周的第一日。”——(彼得?赫伊林《安息日历史》第410面。[History of the Sabbath," page 410.])
         “仅仅指责星期日世俗化是十分简单的,但也是无效的。我们所需要的就是找到某种原则,这种原则是我们这些基督徒靠得住的,并且我们能将自己的行为和劝勉建立在其之上的。当我们回到新约圣经,我们找不到任何的权威法规。基督的话中没有记载,也没有任何的使徒训言告诉我们必须守星期日,事实的确如此。这真的令人沮丧,如果我们指出那让我们没有选择,使我们要么顺从要么悖逆的确切法规,我们的任务就会变得简单轻省了……无论在圣经中还是在历史上,都没有守星期日为安息日的条例。”——(斯蒂芬博士,纽卡斯尔主教,新南威尔士,在一篇出版于《纽卡斯尔晨讯》的报道如此说。1924年5月14日。[DR. STEPHEN, Bishop of Newcastle, N.S.W., in an address reported in the Newcastle Morn-ing Herald, May 14, 1924.])
 

 

公理会(Congregational)对安息日的论述:
       “基督徒的安息日(星期日)并不是出至圣经,早期教会也没有称星期日为安息日。” ——(提摩太?德怀特1818年的107次传道,卷四,第49面,注:提摩太?德怀特曾任耶鲁大学校长(1795-1817年)[Timothy Dwight, Theology, sermon 107, 1818 ed., Vol. IV, p49 Note: Timothy Dwight (1752-1817) was president of Yale University from 1795-1817.])
         “很显然,无论我们多么严格或虔诚地遵守星期日,我们都不是在守安息日……安息日是建立在一个明确无误的神圣诫命之上。我们无法为遵守星期日找到同样的诫命作为辩护……新约圣经中没有任何一句话暗示我们若违背那假定为圣洁的星期日就会招致惩罚。” ——(戴尔博士《十诫》第106、107面[Dr. Dale, The Ten Commandments, pp. 106, 107.])
        “必须承认的是,在新约圣经中没有关于第一日的律法。”——(《巴克的神学字典》第430页,[Buck's Theological Dictionary page 403.])
“圣经中没有命令要求我们守一周的第一日作为基督徒的安息日。”——(欧林?福勒《浸礼的模式和主题》[ORIN FOWLER, A.M., "Mode and Subjects of Baptism."])
        现今,有关基督和祂的使徒们凭借权威将第一日代替第七日的观点在新约圣经中是完全没有根据的。”——(莱曼?爱博特 博士,于1882年1月18日于基督徒联会上发表的演讲。[DR. LYMAN ABBOTT, Christian Union, Jan. 18, 1882.])
 

 

基督门徒会(Disciples of Christ)对安息日的论述:
         “并没有直接的圣经权威来支持将第一日作为主日的命令。” ——(D?H?卢卡斯博士,《基督教圣贤》1890年,1月23日[Dr D.H. Lucas,Christian Oracle,January,1890])
        “如果它(十诫)仍然存在,就让我们持守它吧……如果十诫已经不存在了,也让我们放弃一个为了模仿安息日而屈从于另一个日子吧。有人会说‘但是它已经从第七日转到第一日了’。何时?何地?何人?——不,安息日从未改变,它也不会改变,除非再经历创造:因为那指定安息日为圣日的理由根据(创世记2:1-3)必须在尚未持守或尊重这理由之前就先被改变,否则鉴于这个根据,安息日不会改变。所有称‘安息日已从一周的第七日改到了第一日’的说法都是无稽之谈。如果安息日被改变了,那它就是‘威严显赫’之人改变了它,这人飞扬跋扈改变了节期和律法——我想他的名字就是‘敌基督者博士’。”——(亚历山大?坎贝尔《基督徒的洗礼》卷一,第七章,1824年2月2日。[Alexander Campbell,The Christian Baptist,February 2,1824,vol 1,no. 7])
 

 

南方浸礼联会(Southern Baptist)对安息日的论述:
        “第七日的圣名是安息日。这个实事十分清楚,根本不需要争论[引至出埃及记20:10]……基于这一点,上帝圣言的清晰教训在历代以来都是公认的……门徒们从未将安息日的律法套用在一周的第一日上,他们也没有粉饰第一日用来代替第七日,而那种荒唐的行径是在后来一个世纪才产生。” ——余约瑟?戴德生?泰勒“安息日问答”第14-17,41页。[Joseph Hudson Taylor, ‘The Sabbatic Question’, p. 14-17, 41.]
        “前四条诫命阐明了人对上帝的直接义务。……当我们遵守前四条诫命时,我们就会遵守余下的六条……第四条诫命阐明了上帝对人在时间和思想上的要求。……六日要做工并且在安息日休息,这乃是见证了上帝在起初创造天地时的辛劳和安息……十诫中没有任何一条仅仅是针对某个民族而言的……安息日在起初(先于摩西许久)就被设立,它跟希伯来人没有特别的联系,而是为全人类所设立的一个制度,为了纪念上帝在六日创造之后的安息。它是为亚当的所有子孙而设立的。”——(《南部浸信联会系列——成人季刊》1937年8月15日。[Adult Quarterly, Southern Baptist Convention series, Aug. 15, 1937])
 

 

圣公会(Episcopalian)对安息日的论述:
        “我们已经按照那神圣的、天主教的,使徒教会的权柄将第七日改到了第一日,从星期六改到了星期日。”——(西莫主教《为什么我们要守星期日》[Bishop Symour,Why We keep Sunday.])
       “圣经中的诫命说第七日你要安息。那一日就是星期六。圣经中没有一处称必须在星期日崇拜。”——(飞利浦?开灵顿《多伦多每日星报》1949年10月26日[开灵顿(1892-)魁北克圣公会大主教,在一大群神职人员面前发表有关这安息日主题的信息。当时在新闻媒体上广为报道][ Phillip Carrington,quoted in Toronto Daily Star,Oct 26,1949 [Carrington (1892-),Anglican archbishop of Quebec,spoke the above in a message on this subject delivered to a packed assembly of clergymen. It was widely reported at the time in the news media].])
 

 

路德宗(Lutheran)对安息日的论述:
       “主日(星期日)的遵守并不是建立在任何上帝的诫命之上,而是建立在教会的权威之上。”——(《奥斯堡信条》[Augsburg Confession of Faith.])
        “他们[天主教]宣称安息日已经改到了星期天,也就是主日了,这是与十诫截然相悖的,似乎再也没有其它的例子能比安息日的改变更加夸口自吹了。他们说:大哉!教会的权柄和能力,因为它废除了十诫中的一条。” ——(《奥斯堡信条》28条款,第9段[Augsburg Confession of Faith,ArT.28,par. 9.])
        “他们(罗马天主教)宣称安息日已经改到主日了,这乃是更改上帝的十诫;而且他们除了自己口头更改安息日的例证之外,再没有例证来支持自己的观点。他们将教会的权柄膨胀到极至,因为它已经废除了十诫中神圣的原则。”
——(《奥斯堡信条》公元1530年(路德教会)第二部分,第7条款,在飞利浦?沙夫所著的《基督徒信条》第四版,卷3,第64面[这是路德教会所指定并梅兰克吞亲手所写的重要声明,就是在路德将论纲钉在门上并且开始宗教改革后十三年发表][ The Augsburg Confession,1530 A.D.(Lutheran),part 2,art 7,in Philip Schaff,the Creeds of Christiandom,4th Edition,vol 3,p64 [this important statement was made by the Lutherans and written by Melanchthon,only thirteen years after Luther nailed his theses to the door and began the Reformation].])
“迄今为止,人类仍然无视神圣之上帝所制定的最原始和最特别的启示——在西奈山上写于法板之上的十诫”——(《科郎神学库》第178面[Crown Theological Library," page I78])
        “古代教会的基督徒会很快就分别出一周的第一日,星期日;尽管它并不像安息日,但是作为教会聚会的日子,一起学习上帝的圣言,并且相互庆祝习俗:毫无疑问,这发生在第二世纪的最前叶。”——(格灵麦伦德主教《安息日历史》第60面[Bishop GRIMELUND,"History of the Sabbath," page 60])
“星期日的(为节日)习俗,与其它习俗一样,都是人类的传统。” ——(奥古斯塔斯?尼安德《基督教信仰和教会史》第一卷,第186页[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Religion and Church," Vol. 1,page 186.])
         “我万分震惊,我怎么会被灌输这么一种观点:我应当弃绝十诫律法……不管是谁想要废除上帝的律法,与此同时也不可避免的取消了罪恶。”——(马丁?路德《属灵敌基督者》71-72面[MARTIN LUTHER,Spiritual Antichrist," pages 71,72])
        “我们都看到犹太教的安息日是如何逐渐从基督教教会的心中褪去,并且看到那基于对第一日遵守的新思想如何完全占据了教会。我们也已经看到前三世纪的基督徒从未混淆安息日和星期日,而是同时庆祝。”——(出自路德教出版的一本学习手册《星期日的问题》(1923年)第36面[The Sunday Problem,a study book by the Lutheran Church (1923) p.36])
“但他们错就错在教导星期日已经代替了旧约圣经中的安息日,因此必须像以色列人遵守第七日一样来遵守星期日。……这些教会错就错在这只是他们自己的教训,因为圣经中决没有命令用一周的第一日代替安息日。新约圣经中根本没有带有此种含义的律法。”——(约翰?西奥多?穆勒《安息日还是星期日》第15、16面。[John Theodore Mueller,Sabbath or Sunday,pp.15,16])
 

 

路德自由教会(Lutheran Free Church)对安息日的论述:
        “因为圣经中找不到任何确凿之处可以证明主自己或者使徒们已经规定将安息日改为星期日,所以回答以下这个问题并不简单:谁更改了安息日,谁有权柄这样行呢?” ——(乔治?斯维尔德鲁普《一个新的日子》[George Sverdrup,‘A New Day.’])
 

 

卫理公会(Methodist)对安息日的论述:

 
        “我们的主的确涂抹了这‘在律例上所写……的字据’,把它撤去并且钉在祂的十字架上了。(歌罗西书2: 14)但是道德律法是包含在十诫之中,是众先知所强调的,主并没有撤去……道德律法与仪文律法建立在完全不同的基础上。……这道德律法的每一部分对于历代的全人类都是有效的。”——(约翰?卫斯理《在几个场合的训道》第二版,卷一,第221,222页。[JOHNWESLEY,"Sermons on Several Occasions," 2-Vol. Edition,Vol. I,pages 221,222.])
       “无论如何,没有任何一位基督徒可以免于顺从那被称为道德律法的十条诫命。”——(《卫理公会守则》(I904),第 23面[Methodist Church Discipline," (I904),page 23.])
        “安息日是为人设立的;不只是为希伯来人,而是为全人类设立的。” ——(E?O?哈冯《真理的支柱》第88面。[E.O. HAVEN,"Pillars of Truth," page 88.])
       “我们守第一日来代替第七日的理由并非基于那些肯定的诫命。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在圣经中找到将第七日改成第一日的权威根据。早期基督徒开始在第一日崇拜的理由是耶稣在那日复活。逐渐这敬拜的日子也就变成了休息日,也就是法定的假日。这发生在公元321年。
        我们守第一日来代替第七日的理由并非基于那些肯定的诫命。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在圣经中找到将第七日改成第一日的权威根据……因此,我们所谓的基督徒的安息日并不是诫命所认定的。它只不过是教会的所赐予的一份礼物罢了。……”——(克劳维斯?G?查培尔《人生的十大准则》第61面[CLOVIS G. CHAPPELL,"Ten Rules for Living," page 61.])
        “在希伯来语中,安息日表示休息,并且它是一周的第七日……必须承认的是,新约圣经中没有任何有关第一日的律法。”——(查尔斯?巴克《神学字典》“安息日”条款。[Charles Buck,A Theological Dictionary,"Sabbath"])
“在很久以前,地上的人就开始给万物取名字,并且将嘴中的声音变成单词,因此嘴唇可以表达一个人的想法。在那些日子,人们崇拜太阳,因为人们造出许多单词讲述了有关许多事物的诸多看法。人们当时成为了基督徒,并且在一个名叫君士坦丁的皇帝统治之下。这个皇帝将星期日(太阳日)代替了基督教的安息日,这是因为光和热都是从太阳而来的福气。因此星期日就是太阳日,难道不是吗?”——(星期日学倡导,1921年12月31日[Sunday School Advocate,Dec. 31,1921.])
        “道德律法包含在十条诫命之内,是众先知所强调的,基督也并没有撤去。祂来的目的不是废除十诫中的任何一个部分。这十条诫命永远都不能废除……这律法的每一部分必须存留在全地所有的人中,且在各个时代都有效,它不是受制于时间和地点,也不是受制于那些易变的环境,而是建立在上帝的天性和人的本性,并他们相互间不可改变的关系之上。” ——(约翰?卫斯理《在几个场合的证道》卷1,第二十五讲[JOHN WESLEY,"Sermons on Several Occasions," Vol. I,Sermon XXV.])
        “的确,针对婴儿施洗没有明确的命令。同样也没有任何命令要求守一周的第一日。许多人相信基督已经改变了安息日。但是从祂自己的言语中,我们看到祂来并不是为了这个目的。那些相信耶稣已经改变安息日的人都是建立在臆想之上。” ——(阿摩司?宾尼《神学纲要》第180-181面。[Amos Binney,‘Theological Compendium’,p. 180-181])
        “这在太初就已设立,并且由摩西和众先知一次又一次坚固的安息日从来都没有被废除。作为道德律,有关它神圣性的一点一划都没有被废弃。”——(《纽约先驱论坛报》1874年,卫理公会主教牧声1874年[New York Herald 1874,on the Methodist Episcopal Bishops Pastoral 1874])
慕迪神学院(Moody Bible Institute)对安息日的论述:
        “安息日是在伊甸园中制定的,自此以来一直有效。第四条诫命是以‘当纪念’这几个字开始的 ,这表明上帝在西奈山亲手将诫命写在法板之前,安息日就已经存在了。人们怎么会声明这条诫命已经废除,而同时又承认其它九条依然有效呢?”—— (D?L?慕迪“称重与亏缺”第47面。[D.L. MOODY,"Weighed and Wanting," page 47.])
        “我真心相信现今这条诫命(第四条诫命)与从前一样有效。我曾与那些说安息日已经废除之人谈话,但是他们从未能向我指出在圣经中有任何地方说上帝已经将其撤除。当基督在世时,祂根本没有说安息日已经废除;而是将它从文士和法利赛人所强加与它的繁文缛节中释放出来,并且将它置于正确的位置,‘安息日是为人设立的,人不是为安息日设立的’对于今天的人们来说,它和以前一样可行,一样必要。实际上,我们如今比以往任何时候更需要它,因为我们生活在如此紧张的时代。” ——(同上,第46面)
        “这第四条诫命不是针对某个地方或某个时代的诫命,而是针对所有地方和所有时代的。” ——(D?L?慕迪,旧金山,1881年1月1日。[D.L. Moody,at San Francisco,Jan.1st,1881.])
 

 

长老会(Presbyterian)对安息日的论述:
        “基督教的安息日(星期日)并非来自圣经,也不是早期教会所称的安息日。” ——(《德怀特的神学理论》卷14,第401面[Dwight's Theology,Vol. 14,p. 401.])
        “我们在马太福音24:20节‘你们应当祈求,叫你们逃走的时候,不遇见冬天或是安息日’中看到一个对安息日永恒性质的更加深入之根据。但是耶路撒冷最后的毁灭是在基督教团体完全建立之后(公元70年)。主所说的这些话明显在暗示,当时的基督徒都在严格遵守安息日的。”——(《约拿单?爱德华之工》(长老会)卷四,第621面[Works of Jonathon Edwards,(Presby.)Vol.4,p.621.])
        “我们切不可凭空想象基督的降世已经将我们从律法的约束中解脱出来;因为律法是任何一个虔诚和圣洁生命的永恒之律,律法中包含着上帝的公义,因此律法必须如同上帝的公义一样永远不变,始终如一。”——约翰?加尔文《有关福音书间相协和的解释》第一卷,第277面。[JOHN CALVIN,"Commentary on a Harmony of the Gospels," Vol.1,page 277.]
“上帝在创造人之时就已设立了安息日,祂将第七日分别出来就是为此目的,并且将安息日的遵守指定为超越种族的普世永恒之道德义务。”——(美国长老会出版卷宗,第175册[American Presbyterian Boardof Publication,TractNo.175.])
       “过去对安息日的持守从未停止,直到[罗马]皇帝成为基督徒之后将其废除。”——(美国长老会出版卷宗,第188册[American Presbyterian Board of Publication,Tract No.118.])
        “道德律法(十诫)对所有人永远具有约束力,不论是义人还是不义的人,顺从之人还是悖逆之人;此外,道德律法不仅仅是针对本身所包括的内容,而且它涉及到了那位设立它的创造主上帝的权威。基督在福音中不但没有将其废除,反而大大加强了遵守道德律法的义务。” ——(《威斯敏斯特信仰宣言》第19章,第5节。[Westminster Confession of Faith," Chap. 19,ArT.5.])
         “安息日是十诫的一部分。诫命本身就可以解决有关这个法律是否持续到永恒的问题……因此,除非有证据表明所有的道德律法已经被废除,否则,安息日仍然不能改变……基督的教训证明安息日是永恒不变的。”——(D.D博士 T?C?布雷克《神学精华》第474、475面[T.C. BLAKE,D.D.,"Theology Condensed," pages 474,475.])
        “星期日(SUNDAY太阳日)就是外邦人隆重朝拜那颗被称为太阳之行星的日子。受这日的影响,也出于是尊重这日的(依他们认为是)圣体,基督徒们认为合宜与外邦人同守这一日,并且用相同的称号,这样他们就不会显得与世俗格格不入了,因为倘若他们遵守安息日就会阻挠外邦人皈依基督教,甚至会产生更大的偏见,以至于使福音受抵制。”——(T?M?莫尔《主日对话》[T.M. Morer,Dialogues on the Lord's Day])
         “在新约圣经中没有一个字,也没有任何暗示教导我们不可在星期日做工。圣灰星期三,或说是大斋节的遵守与守星期日是同出一辙。星期日休息并不是出自神圣的律法。”——(《艾顿教法》—《十诫》[Canon Eyton,in The Ten Commandments.])
        “某些人试图将遵守星期日的理论建立在使徒的命令之上,然而使徒们根本就没有给出有关这问题的命令……事实是,当我们去诉诸圣经的原文手迹时,守安息日的人拥有最佳的依据。”——(《工作中的基督徒》1883年4月19日和1884年1月。[The Christian at Work,April 19,1883,and Jan. 1884])
 

 

改正教圣公会(Protestant Episcopal)对安息日的论述:
        “那一日(安息日)根本没有从第七日改到第一日……但是对于这种改变,我们找不到任何经文根据,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这是教会的权威擅自改变的。”——(《教理诠释》[‘Explanation of Catechism’])
其它领域(Miscellaneous)对安息日的论述:
       “你会告诉我星期六是犹太人的安息日,但是基督徒的安息日已经改到了星期日。的确,改变了!然而是谁改变的?是谁有权柄改变这全能上帝亲自颁布的诫命呢?上帝亲口说当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谁敢违抗说‘不是这样,第七日要劳碌做你一切的工,但第一日是当守的圣日呢?’这是一个最为重要的问题,我不知道你该如何回答。”
        “你是一个改正教徒,你口口声声说要按圣经行事,以圣经为唯一的权威;但是在你遵守七日中哪一日为圣的事情上,你所行的却与圣经所说的相悖,并且将其它的日子代替了圣经所命令的日子,这是何等的严重啊!守安息日为圣日的命令是十诫中的一条;你若认为其它九条诫命仍然有效;那么是谁给你权柄去践踏第四条诫命呢?如果你坚守自己的原则,如果你真的顺从圣经并以圣经为唯一的权威,你应当从新约圣经中找到某些能阐明第四条诫命已经彻底改变的证据。”——(《基督教教义图书》第3、4页[The Library of Christian Doctrine," pages 3,4])
        “圣经中的第一个命令就是定第七日为圣日:‘上帝赐福给第七日,定为圣日。’(创世记2:3)上帝在十诫中再次坚固了这个命令‘当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第七日是向耶和华你上帝当守的安息日。’(出埃及记20:8,10)另一方面,基督宣称祂来不是要废掉律法,乃是要成全。(马太福音5:17)耶稣本人也遵守安息日:‘在安息日,照祂平常的规矩进了会堂’。(路加福音4:16 )耶稣去世之后,祂的门徒们也遵守安息日:‘她们……遵着诫命安息了。’(路加福音23: 56)虽然有如此众多的圣经权威的证据表明应当遵守安息日,也就是第七日为圣日,但所有宗派中的改正教徒都在亵渎这日,并且将这日的义务转到了一周的第一日,也就是星期日。他们这样行的根据是什么?根本没有证据,只不过是口头的阐述,或者说是天主教的传统,因为天主教声称使徒们将安息日改到了星期日,为得是记念基督的复活,并且圣灵也是在一周的第一日降临。”——(约翰?米尔纳《宗教争端的终结》第71面[JOHN MILNER,"The End of Religious Controversy," page 71.])
        “当然,安息日就是星期六,也就是一周的第七日,但是早期的基督徒以遵守星期日来代替安息日,为的是记念基督死里复活。”——(富尔顿?奥斯勒《世界主义》1951年9月,第34、35面[FULTON OURSLER. Cosmopolitan,SepT.1951,pages 34,35.])
        “我不愿假冒为一位业余的圣经学者。我只是以普通人为要寻求指引而研读上帝借摩西颁布的十条诫命,在这‘十诫’中,我发现了美好生活的蓝图。”——(同上,第33面)
        “十分肯定的是,现今需要十诫,或许比过去更加需要。十条诫命中的神圣信息使我们在这个罪恶横行的世代面临一个深层次的道德挑战;它是一个统一的信息,无论是犹太人、穆斯林,还是基督徒,都可以接受该信息。在历史和现今事件的亮光之下读完十诫时,谁还能怀疑这永恒之律法的特性呢?”——(同上,第124面)
        “上帝命令要守第七日为安息日。不可守其它任何日子作为安息日。守一周的第一日或者第四日都不能算作是守安息日……安息日是一周的最后一天,在六日劳作之后,守第七日为圣。遵守任何星期六之外的日子都不能满足律法的要求。” ——文学博士、神学博士H? J?福劳沃斯《十诫的永恒价值》第13面。[H.J.FLOWERS,B.A.,B.D.,"The Permanent Value of the Ten Commandments," page 13.])
         “传统上视星期日为基督复活的日子,在公元后的几个世纪以来,对于星期日的评价已经产生了巨大的改变。有时候它已经与一周的第七日,也就是安息日混为一谈。在延续那错谬的假定,也就是第四条诫命已经过时,已经被星期日所取代的推测上,以英文为母语的人是最一致的。在大众的演讲中,经常提到星期日,并且以此来指代安息日,但这是错误的。”——(作者F.M. 赛特泽尔,馆长,人类学部门,史密森学会,摘自一封1949年9月1日的信。[F.M.SETZLER,Head Curator,Department of Anthropology,Smithsonian Institute,from a letter dated SepT.1,1949])
        “那些遵守安息日的人正确地把握着有关遵守安息日真实可靠的历史,并且因此相信人的祖先是被造的;相信在六日内那为人预备的美好家园也是被造的;相信诸天和地球最原始和最完美的被造,并且相信在所有这一切被造之先就存在的造物主——祂完成了创造之工后,于第七日歇息了。安息日因此就成为一个记号,可以将那些相信历史启示之人和那些故意遗忘这些伟大事实之人区别开来。”——(雅各?G?摩菲《对出埃及记的讲解》出埃及记20: 8-11解释。[JAMES G. MURPHY,"Commentary on the Book of Exodus," comments on Exodus 20: 8-11])
 

 

无信仰者(Infidel)对安息日的论述:
        “也许只有很少一部分的基督徒注意到他们所称的‘基督徒的安息日’(星期日、太阳日)是源于异教。…根据历史的记载,第一次守星期日是在公元第四世纪,当时君士坦丁发布一条法令(并没有要求在宗教上给以遵守,而只是禁止在这日做工),法令这样说‘所有的法官,城镇中所有的人以及做各种买卖的人都要在可敬的太阳日停工。’在发布这法令的时期,君士坦丁是一位拜太阳者;因此无论如何这都与基督教无关。” ——(亨利?M?泰博《信仰还是实事》(罗伯特?G?英格索尔十九世纪美国著名的无神论倡导者英格索尔所写序言),第112面[HENRY M. TABER. "Faith or Fact" (preface by Robert G. Ingersoll),page 112.])
         “我想挑战任何一位基督教牧师或传道人,让他们向我提出哪怕一丁点有关遵守星期日为安息圣日的根据。倘若他们无法向我证明,为什么他们还坚持教导星期日是圣日呢?……星期日取代了星期六,而且因为犹太人受命守每周的第七日为圣,因此基督徒必须守每周的第一日,此类观点是十足彻底的谬误,令人不屑一顾……通过使徒行传18:4的记载——‘每逢安息日,保罗在会堂里辩论’可以看出保罗习惯性地遵守一周的第七日,并且在那日传道。”——(同上,第114-116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