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返回

教会不能没有反对声音!

作者:蔡有才 丨 来源:本站原创 丨 发布时间:2015-03-17

    前段时间在微信上看到2012年台湾蔡英文因“总统选举”败选演讲视频,其中有一句话是震憾人心的,引起全球爱国者共鸣的——“台湾不能没有反对的声音,台湾不能没有制衡的力量!”

   世界上每个国家的古今皇朝,包括圣经上的以色列朝代,和现代的教会都不能缺少“反对的声音,制衡的力量”,如果反对声音得到尊重和采纳,朝代就兴盛、百姓安居乐业;制衡力量得到推崇,朝野就公平公正,腐败得遏止,权力被制约,就不会贻害国家和百姓,大批忠臣良将也就应运而生了。

   中国古代的谏官制度,相当于现代外国的反对党,是一种很好的制度。一个朝代君王看他是否明君?国家是否兴盛?百姓是否安居乐业?就是要看当朝君王(总统)如何对待谏官和谏言。例如贞观之治唐代第一盛世唐太宗李世民和魏征犯须进谏事迹是家喻户晓的。李世民玄武门政变登基后,魏征易主跟随李世民皇帝到病逝一共才18年,据史载魏征进谏共有两百多次,在历史记载中唐太宗李世民是怕魏征的,在古代皇朝是少见的,他对魏征是咬牙切齿,爱恨交加的。魏征犯颜直谏,即使太宗在大怒之际,他也敢面折廷争,从不退让,所以唐太宗有时对他也会产生敬畏之心。当魏征病逝家中,太宗亲临吊唁,痛哭失声,留下了千古名言:“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我常保此三镜,以防己过。今魏征殂逝,遂亡一镜矣。”有这样的君王和良臣, 国家不强盛也是难的,这是国家和百姓的福。

   一个朝代君王不爱听谏言、忠言。忠臣集体闭口不言,奸臣当道,国家衰败、民不聊生随之而来。自古以来,因不听谏议、堵塞言路、刚愎自用,不知罪己,只知罪人,喜听对自己歌功颂德、阿谀逢迎,不愿意了解真实下情,甚至偏听谗言,贬低、杀害敢于直言进谏的良臣,导致失败垮台的君主屡见不鲜。例如商纣王,秦二世等君王……。

   相比之下以色列的朝代与属世的朝代有何区别呢?以色列国的朝代兴衰、更迭与属世的朝代同出一辙。圣经里的先知就像属世王朝的谏官,先知的劝诫、警戒就如谏官的谏言。例如拿单,以西结,耶利米等先知,他们是以色列百姓、君王的守望者和谏官,不断续地向他们发出警告。每当先知的警戒得到重视,先知如像撒母耳、拿单等一样得到尊崇,国家就出现明君如大卫、所罗门、希西家的君王,国泰民安、安居乐业,百姓敬畏上帝,人心归向上帝,所作一切都蒙一切赐福和保佑。

    每当先知的警戒被忽视,例如耶利米、以西结、以利亚、哈拿尼雅等被抓、被打,甚至被杀。君王如亚哈王,玛拿西、西底家等,百姓就会犯罪作恶背叛上帝,离弃真神去拜假神,那么国家就遭殃,百姓流离失所。

    圣经中先知大部分的人生是极度痛苦的,结局是悲惨的,最后主耶稣也惨遭毒手。是什么原因呢?是窃皇位?争权力?夺利益吗?不!而是斥责、反对他们的罪行和错误,谴责他们内心的恶毒和败坏。如今教会故技重演,重复昨天以色列国的故事,虽然场地变换,演员更新,但是心意依旧不变。

   耶稣说:“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建造先知的坟,修饰义人的墓,说:‘若是我们在我们祖宗的时候,必不和他们同流先知的血。’这就是你们自己证明是杀害先知者的子孙了。你们去充满你们祖宗的恶贯吧! 你们这些蛇类、毒蛇之种啊!怎能逃脱地狱的刑罚呢?所以我差遣先知和智慧人并文士到你们这里来,有的你们要杀害,要钉十字架;有的你们要在会堂里鞭打,从这城追逼到那城。太23:2935

      从亚伯至末后,上帝不断地呼召人起来做他的守望者,作人类的谏官,作教会的警戒者,陆续地发出警告劝诫人离弃恶因,敬畏上帝。但是无论属灵还是属世的历史是不断地循环着,劝诫者和进谏者很少得到应有的尊重和善终。背叛作恶者,损害教会利益者总是以无辜人和受害者的身份出现,警戒者经常让人恶意误导成专门找他人缺点的完美主义者,是教会不同心的因数,甚至定为十恶不赦的罪人。

   我曾经多次强调:“属灵教会与世界公司运转是一样……。”今天,我还想说的是:“属灵教会的兴衰与属世的朝代兴衰也是相似的……。”因此,如今教会需要反对的人,哪怕是恶意的、故意的、是鸡蛋里挑骨头的反对之人。如果他人的反对是善意、正确的,就会使我们在教会说话做事越来越谨慎,生命更加成熟老练;如果他人反对是故意、恶意的,就会让我们更加需要主、依靠主,让人体会到什么叫流泪撒种的必欢呼收割,经历主的杖和竿安慰和帮助,享受为义受逼迫的福,主耶稣也借着恶仆开拓你的心胸和境界。

      我们千万不能像隋炀帝一样刚愎自用的暴君,他公开宣称我性不喜人谏,一些衷心进谏的大臣轻则罢官,重则被杀,更不能像扫罗一样连自己的亲人进谏也要杀害。我们应该像战国时期的齐威王一样纳谏求谏,也像大卫王一样有错必改,有罪必认的牧师、长老、传道人。

   正因为缺少反对的人,某些牧者才敢避开被反对的主题不说而反问:“为什么我的都是错?你的都是对?为什么你总是反对我?”误导那些不懂事理、不明事因的人,以为他在教会担任长老、牧师去做个事、说句话都这么难,反对和责备之人反而成为恶人,是嫉妒成性,是恶意与他作对,对他当牧师、长老不服气与他争权似的。从不省察自己被反对的是什么思路,做的是什么事?讲的是什么话?也不思考反对的人是为公还是私?提的意见是否合理?所说的方案是否比你高明,使教会得益处?那么这样的牧师、长老和负责人与扫罗王、商纣王和秦二世有什么区别?

   古人云:“自古人君不能从谏者,其蔽有三:一曰私心,二曰胜心,三曰忿心”。我们如今教会某些牧师、长老不正是这样的行为吗?因此我们就明白有的人为何越信耶稣,脾气越暴躁,越来越狂傲固执原因就在此。所以我们必须要重生,在基督里胜过——私心、胜心、忿心!

   同工同道们,我认为末后教会不缺传道人,更不缺长老、牧师,而是缺少反对的人,敢向牧师、长老和负责人谏言的人,敢向教会恶势力叫板的人,这就是保罗所说的:“不可丢弃勇敢的心”。但是如今教会很少能听到劝诫和责备声,蔓延的却是阿谀逢迎、互相吹捧之声。

   真信耶稣者,应该是正直人(诡诈人,重生后也会基督里改变为正直之人),有错应该指出,而不是加似遮掩,否则害人害己害教会成为“平庸之恶”的人。例如大卫犯罪不是天知、地知、我知,而是手下好多人都知道。例如:1、大卫差人打听乌利亚妻的人;2、差派接送乌利亚妻的人;3、乌利亚妻怀孕差人通知大卫的人;4、与大卫合谋杀害乌利亚的约押元帅和安排退兵的人,以及他的战友;5、一位宫殿外已婚的女人进入君王房间,侍卫、宫女难道不知?但是这些众多的知情者没有一人出来劝诫大卫,而是合谋遮掩,甚至谋杀。直至大卫铸成大错、无可挽回的局面,遭到上帝管教和报应。

   如果这些最早知情者能在大卫的罪恶还在萌芽阶段就向大卫发出谏言,大卫也不至于遭到如此的报应。还算好,听到拿单先知指责的大卫没有像扫罗王一样诡辩自己是无辜的,而是说:“我得罪耶和华了……”。

       末后教会需要像拿单先知一样勇敢的守望者:“你就是那人”(撒下127)也需要像保罗那样当着会众的面责备彼得的错误行为(加21114)需要像安徒生童话《皇帝新装》的小孩子一样指出:“皇帝什么衣服也没有穿”。

    事实上,我们信了耶稣蒙恩重生后,每个人都想做一个正直的人,敢说敢做为教会利益两肋插刀。梦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因为我们教会“拿单先知”常有而“大卫王”不常有,时常碰到的却是“扫罗王”,那谏言者怎么境况?看看扫罗王的儿子就知道了。但是如果你是真信耶稣者,你如果真的是爱他和教会,就明知自己反对、指责他,会被排斥、打压、孤立、毁谤,得不到善终,你也要去指责和反对,因为重生蒙恩之人就是基督的守望者,是教会的谏官。我们不要找借口说自己“人微言轻”,长老、牧师以及传道人不会听劝诫。反对、督责是我们的本分,也是证明我们爱教会、爱肢体,不听是他们的事。

   有时候啊!上帝使用劝诫人时常不会安排出身豪门、德高望重的先知、牧师和长老来劝诫,也不会安排社会名流的大智者劝诫。而是经常安排出身卑贱,没有社会地位的人,或看似没有什么聪明智慧和没有文化的人,或在教会和社会常被人轻视和讥笑的人来劝诫、责备。例如摩西的岳父劝诫;拿八的妻亚比该劝诫大卫;也常借着出身卑微的先知,或者是无名无姓的先知来劝诫君王等。此时的君王、牧师、长老需要一颗谦卑的心去接受和领教来自微小声音的训诲。

    人生在世谁不会说错、做错呢?当我们错了并不可怕,令人可怕的是不知道自己错;可怕的错了被劝诫或责备不知悔意还在狡辩;可怕的是错了还有人替遮掩美化恶行;可怕是我们错了也没有人劝诫、反对。久而久之我们错了也认为是对的,也心安理德了。到了哪一天, 我们所作的一切真的都无人反对的时候,不管我们是牧师、长老,还是资深传道人,教会和此人有祸了……。

   其实,人犯错作恶了就会内疚、会脸红,就想去道歉和弥补,但是这些人正在认错、道歉、悔改和狡辩、遮掩之间挣扎的时候,这时他很想知道旁边他人是如何看待此事的?当听到包容他罪恶、美化他错误的声音高过反对、指责声音时,这些诡诈之人就保持沉默如羔羊,可怜巴巴地任凭反对的人遣责,让人看他很无故、很委屈、很忍耐谦卑似的。这些美化错误,包容罪恶的人是非常可怕可耻的人,就像有人所说的:“平庸之恶”。

    我曾经多次问过这些人,为什么要包庇罪恶和错误,为他人遮掩、开脱罪责?他们回答说:“谁没有缺点?你没有吗?”真的无语,看到这些人为他人罪恶或错误狡辩、开脱的。看似很高尚,包容他人,为教会和睦着想,换位思考替他设想。其实,说好听点是愚昧人,因为把“罪恶”或“错误”当作“缺点”来包容;说难听点是这些人成了非常可怕的“平庸之恶”、“助纣为虐”、“为虎作伥”、“指鹿为马”之人。

    平庸之恶的概念,是由犹太裔著名政治思想家汉娜·阿伦特提出了著名的“平庸之恶”概念。汉娜·阿伦特认为罪恶分为两种,一种是极权主义统治者本身的“极端之恶”,第二种是被统治者或参与者的“平庸之恶”。其中第二种比第一种有过之而不无及。一般认为,对于显而易见的恶行却不加限制,或是直接参与的行为,就是平庸之恶。如:赵高指鹿为马,群臣点头称是;纳粹建集中营,人们竞相应聘,这些都是典型的平庸之恶。

    圣经里的以色列国、和如今的教会何其相似?君王或首领犯罪,太多的“平庸之恶”的人在附和、遮掩;在教会一个人怎么与他人拼输赢?一个人如何去拉帮结派?一个人怎能与他人争权夺利?正因为有太多的“平庸之恶”的人在响应、附和、遮掩、狡辩、助威。这些人才敢如此胆大妄为在拉帮结派、争权夺利,损害教会,福音受阻,还不知廉耻,狡辩自己是为了教会,捍卫真理。

    亲。担任圣职的同工也是有罪性的人,不要以为奉主名按手了,就成圣人了,什么错也不会犯了。我们看看大卫、所罗门,希西家、耶稣升天后的彼得都会犯错,甚至犯罪。如今担任圣职的同工能与这些先祖先贤们相比吗?不能!所以他们做错或犯罪乃属正常,这时作为他(她)的同工、或学生、或亲人、或兄弟姐妹就理应指出他的错误,而不是为他(她)遮掩和狡辩。你以为这样为牧师、长老遮掩狡辩是爱,是包容吗?错了,是害人害己害教会。

    什么叫缺点?什么是包容?例如:嫉妒、虚荣、爱面子、自私和自大等罪性,我都可以包容。知道你嫉妒心强,包容你,就不在你面前夸别人;知道你虚荣爱面子,包容你,体面的事都让你去做,不与你争;知道你想当老大,好,未做事之前请示你,你不懂也找你商量;知道你自私……。但是如果因你嫉妒、爱面子、虚荣心、自私而去拉帮结派去攻击他人,诋毁他人,或为了面子虚荣心也不商量去做你根本不懂行的事,并且做的乱七八糟,这不能包容,就得反对、指责你的不是。

    切记,“缺点与罪性”和“错误与罪恶”完全是两码事,不可乱为一谈,我们一定要明白上帝是恨恶罪恶,怜爱罪人的,按现代语来说:上帝怜爱、包容人性的缺点,但是不包容因缺点所犯下的罪恶。因此我们必须要重生,缺点要在基督里改变,否则我们的缺点迟早会带出错误或罪恶的行为来。

   我也曾经问过那些屡次重复犯错的人:“为什么同样和类似的事件,你在重复在犯,内心没有一点内疚,还心安理德呢?”你看这些人怎么回答:“因为我动机是好的,是想帮他,是想支持他,是爱护他的,只是我好心不巧办了坏事,上帝是监察人心动机的,我会对上帝负责,你要冤枉我也没有办法。”说得理直气壮无所顾忌,好像自己很委屈,又误导一批不知事理和事因的人上当受骗了,又做了一会“平庸之恶”的人,为他呐喊助威遮掩恶行了。

    是啊,人的智慧、能力有限,时常会好心办坏事,这是情有可原的。但是我所说的却是“屡次和重复”,而不是单数,人生在世好心办坏事是常有的事,但是绝对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犯同样或类似的错误,然后厚着脸皮说自己是好心办坏事?还指责别人想多了、想歪了,把他(她)想的那么坏,你信吗?例如你拿刀帮朋友做事,不小心戳了朋友一刀,这是无心,是好心办坏事了,但是如果你一刀接着一刀戳朋友致他与死地,你还说自己是好心,是帮朋友吗?面对手无寸铁的人,无意杀人定罪依据只能是一刀,而不是时隔再戳一刀或数刀定为无意杀人的。屡次的、重复的排斥、打压、攻击他人,还说自己是好心办坏事?多次的争夺、拦阻、毁谤、拉帮结派、争权夺利也是无意?动机是“纯洁”的原想帮助他人?

       基督教是行为的宗教,当人连行为都没有的时候,我还有什么脸面在讲动机吗?恶行为已经造成他人的伤害了,还在解释自己的恶行为动机是“纯洁”的,这样的解释是苍白的,是在伤口上撒盐造成第二次伤害。理当有了好行为后,再去省察自己内心深处、拷问好行为是出于什么动机?

      我也常听到某些长老、牧师和传道人说:“某某人啊,讲的很对,就是态度不好,所以我就不接受他的劝诫。”言外之意我不听他好的建议,原因是他态度恶劣。事实不然,曾经有人试验过多次,特意用温柔的话语、诚心诚意地劝诫也没有用。弟兄姐妹,我们就当某些劝诫人脾气暴躁、态度恶劣,品格卑鄙。如果我们是社会上的聪明者,或者是真信耶稣重生之人,不说是在教会担任圣职的人了,那我们应以谦卑的心去接受“对的内容”,而不是他的“态度”,也不是他的“身份”,何况是尊称为教会的长老、牧师呢,理应更谦卑地去接受、改正,提防下次重复犯类似的错误,而不是为自己狡辩、推脱,打压、排斥劝诫人。如果反对者态度恶劣那是他的素质差、没有教养,与我们有什么关系呢?如果因对方的态度恶劣而拒绝他的劝诫,或好建议、好方法,那么我们不是比他的态度更恶劣,更骄傲自满,更没有素质和教养吗?损失的又是谁呢?如果对方讲的对,说得合情合理,就是仇人、是地痞流氓、是无赖、是精神病患者,甚至骂着脏话反对的人,我们也要去听从。因为对我们有益处,免去了我们以后更大的痛苦、屈辱和损失。

   其实,没有人一看别人错误就马上生怒,暴燥发脾气,大声责骂的。因为没有人愿意被人说成老旧人、品性恶劣,没有素质、没教养和脾气暴燥之人。如果真有这样的人,可能有这几种原因:一是,你没有看见他生气之前已经好言相劝屡次了不听,你只是看见他生气的神态。二是,人命关天,损失巨大,人心着急,语气过急,看他反对就像针对仇人一样,这样我们要看他反对的是什么内容就知道生气是否合理?耶稣和施洗约翰都生气责骂人呢,何况我们普通人;三是,有的人胆量小,故意发脾气壮胆;四是,之前有过节在那里,对方没有妥善处理好,这里又在犯错作恶,因此借题发挥心中的不满和怨气。所以我们不要轻易下定论他人态度怎么样,因为我们不知道他们之间背景内容。这是我对劝诫和谏言直接和间接的经历,也多次咨询过脸带怨气、怒气反对的人得来确实数据。

    无论如何,教会不能没有反对声音,不能没有制衡之人,否则这教会的长老、牧师就如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了。古人说:“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在教会里我们是“明君”还是“暴君”、是“大卫王”还是“扫罗王”,只需看看我们教会里有没有反对人,以及反对人的处境。以此就知道我在教会是“大卫王”式、还是“扫罗王”式的长老、牧师和负责人了,也可以预知我们的教会是兴旺,还是衰微!

   “人是在错误中长大,在指责中成熟”这是我对人生的感悟,所以在我们的人生道路中需要人指责,免得我们夜郎自大;需要人反对,免得我们脑子不清醒以为天下老子第一。但愿我们像世人智者一样的心态“宁交一帮抬杠的鬼,不结一群嘴甜的贼!”教会不能没有反对声音!

   最后我们让以西结的话作为结束语:“人子啊,我立你作以色列家守望的人,所以你要听我口中的话,替我警戒他们。我何时指着恶人说他必要死,你若不警戒他,也不劝戒他,使他离开恶行,拯救他的性命,这恶人必死在罪孽之中;我却要向你讨他丧命的罪。倘若你警戒恶人,他仍不转离罪恶,也不离开恶行,他必死在罪孽之中;你却救自己脱离了罪。再者,义人何时离义而犯罪,我将绊脚石放在他面前,他就必死。因你没有警戒他,他必死在罪中,他素来所行的义不被记念,我却要向你讨他丧命的罪。倘若你警戒义人,使他不犯罪,他就不犯罪,他因受警戒就必存活,你也救自己脱离了罪。”——结31721

    

  后语:

    我写这篇文章,不是证明他人污秽不堪,而我完美无缺,或证明他人愚昧,而我聪明,更没有想借此文章要攻击谁。其目的想大家在基督里彼此尊重、顾念、包容、互相督责,让我们更完美地服侍耶稣,牧养教会,同心同德兴旺福音,等候耶稣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