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返回

圣工野心的仆人

作者:蔡有才 丨 来源:本站原创 丨 发布时间:2014-10-30

读经:太25:14-30
    耶稣在马太25章里说了“按才干受托付”的比喻:天国好比一个家主要去国外,按着仆人平时的才干分给他们银子,五千,二千,一千。让他们去做买卖,约好家主回来之日就是算帐之时。
    主人出国后,五千的仆人赚了五千,二千的仆人赚了二千,领一千的仆人直接把银子埋在地里,什么买卖都没有做。
    等到家主回来的时候,五千的,二千的都交了帐,蒙家主赏赐,一千的因埋在地里没有赚到一分钱,被家主定为又懒又恶的仆人,并且原有的一千也被夺,加给了另外的一万银子的仆人身上。因为凡有的还要加给他,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去。这就是经济学家常说的“马太效应”。
   现在,我们不谈“马太效应”,也不说仆人是否对家主一样的认识,也不定一千的罪,也不谈家主的忍心。我们只讲五千、二千、一千是代表哪些人?与教会发展有多大关系?与弟兄姐妹自身有什么关系?我们再对号入座,看看自己是属于哪类仆人。


第一类:五千银子是代表哪类人?
    在我们常识里,和一惯的解经法,五千、二千是代表有恩赐的牧师、长老、传道人,一千是代表信徒,或者是占位置却不干活的牧师、长老,大致上都是这样的讲解。但是这种讲解很抽象,因为我们没有办法定位到底做多少圣工才是五千、或两千,是什么样的仆人是一千两银子?没有一个实质性的解释。
    直到有一天,我在思考一个问题:在教会里可不可以有“野心”?思考了几天后有了结论,在教会里可以有野心,必须有野心,因为很多伟大而艰难的圣工事业都是野心的仆人在做成的。但是这里我一定一定要强调分清楚“圣工野心”和“权力野心”是两码事,绝对不可混合在一起说事。
   权力野心者,就是在教会里搞独裁,虽然有堂务会,也只不过骗人的摆设品、装门面,是他的附属品,并且堂务里的人也都是他自己人,排斥一切反对他的人进入堂务会。更可怕的是,他把教会当作政治来做,就像下跳棋的高手一样,不仅自己要上去跳到高位,还要拦阻对方上高位,因此有的人自己当了长老、牧师就防备、排挤、打压、毁谤他人当任长老、牧师。并且在教会里所作的一切事工都是为了争夺权力、控制权力,而不是为了福音,不过只是打着爱教会,传福音,为真理的旗子下操作。
    圣工野心者,
永远不会排斥、打压其他人,他不怕你有脾气,只怕你没能力,越有恩赐和能力的人,他越高兴,因他组建团队的核心就是需要有恩赐能力肯做事的人担当,而不是奴才、庸才来奉承,更不怕给比他有能力、恩赐的同工按立长老、牧师。可见这样的团队里永远是人才辈出的地方,也愿意服从你的带领

    因此,五千两银子的仆人,应该不是有讲道恩赐的仆人,也不是有才干做事的仆人,而是心中充满圣工策划野心的仆人。
     五千银子的仆人也就是领导式的仆人,现代教会严重缺乏领导式的五千银子仆人。其实,圣经记载的伟大先祖先贤们也都是“圣工野心”领导者,比如说:雅各的野心,约瑟的野心,大卫的野心,以利沙的野心,门徒们的野心等等。并且近代教会史上的伟大仆人们也是一样,有野心仆人才能成就伟大的圣工事业。社会上也差不多,谁能成为伟大的人物,影响世界的人,在心里都是充满野心的人。
    如今我们说自己负责教会、爱教会,却对圣工没有一点野心,权力野心却无限膨胀。那么我们的教会永远不可能有拓展、复兴,能保持原样已经不错了。我们最多是探探望,讲讲道,祈祈祷,开开会,互相吹捧,最后喊个口号:“靠主带领!”立了属灵的牌坊,忽悠了弟兄姐妹,遮掩了内心深处那个又懒又恶的仆人。
    如果,我们今天对教会福音圣工开拓有野心,主耶稣的五千两银子随时随地支付给我们的,如果我们得不到五千两银子,不是主耶稣小气或偏心,而是我们没有圣工野心,上帝就是给了我们五千银子,我们照样会把五千银子深埋在地里面的。
    其次要注意的是,我们不要以为有圣工野心策划就能做大事,别人就大力支持,一帆风顺,又体面又尊荣。错了!正常情况下,每一个圣工策划野心出炉,魔鬼就会从中作梗,借着人的嫉妒,圣工会受到拦阻、讥笑、毁谤、攻击的,会让你身心俱惫,憔悴不堪。也可以说,上帝借着这些人的反对,让你省察自己的做圣工动机,因为圣工参杂不得一点私意,也让你看到自己无能和性格缺陷的一面,此时你求告主的意愿如同雅各在雅博渡口一样紧紧地抓住上帝,需要主的帮助和怜悯,需要一颗坚韧不拔耐的心,如同农夫忍耐等候地里宝贵的出产(雅5:7)

    教会想有大发展,必须有圣工野心仆人,需要一批敢想、敢说、敢做的圣工野心者。同工同道们,我们在圣工事业上不要怨天尤人,更不要怨政府、也不怨教会没有支持,只怨自己没有圣工野心,还自以为自己谦卑、低调。在末后世代晚雨圣灵的沛降,我个人认为首先必定是先降在对圣工有野心的仆人身上,而不是降在那些占着位置不干事,喊着属灵口号又嫉妒他人的仆人身上。

    圣工野心是耶稣对门徒的托付: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太28:19)他又对他们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可16:15)他们聚集的时候,问耶稣说:“主啊,你复兴以色列国就在这时候吗?”耶稣对他们说:“父凭着自己的权柄所定的时候、日期,不是你们可以知道的。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马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徒1:6-8)先在大马士革,后在耶路撒冷和犹太全地以及外邦,劝勉他们应当悔改归向 神,行事与悔改的心相称。(徒26:20)

    当时耶稣升天的时候,跟随耶稣的不到120人(徒1:15),并且大分部是没有地位,又没有文化,更没有势力的一帮人,而且是在当时权势逼迫下的120人。耶稣升天之时这班人也非常害怕,就如小孩子问出门在外的父母几时回家一样的心情。所以问耶稣说:“主啊,你复兴以色列国就在这时候吗?”耶稣没有给他们的正确时间,却给了他们远象(野心),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马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

    如果这120人没有圣工野心,肯定怨言连篇:你耶稣管自己升天去了,几时来回来又不说,还要我把你福音传遍天下,要万民作你的门徒,可能吗?我们120人有什么?要金钱没金钱,要权力没权力,要势力没势力,要地位没地位,要文化没文化,要技能没技能,我拿什么去做事?你干嘛叫我们去做事?那么多有权有势有才有财的人,你为何不去呼召他们为你传福音。但这120人没有发怨言,默默地准备着,静静地等候着主的圣灵充满,顺从圣灵的带领,实现他们圣工的野心。弟兄姐妹,当初120人与我们一样的性情,他们能做的福音事业,在末后的世代,晚雨圣灵要降下的前夕,我们也照样可以做。

    圣工野心是三天使的核心:我又看见另有一位天使飞在空中,有永远的福音要传给住在地上的人,就是各国、各族、各方、各民(启14:6)。三天使的目的:也就是传福音的目的,也是野心圣工的目的——他必使父亲的心转向儿女,儿女的心转向父亲。(玛4:6),唤起人心敬畏上帝,将荣耀归给上帝,而不是叫我们攻击谁,审判谁,定谁的罪,这些是上帝要做的工,我们要做的工乃是传扬福音,拓展福音地界,叫人心归回到上帝怀中,敬畏上帝,爱戴上帝,荣耀上帝。

    愿上帝怜悯我们,愿我们今生圣工野心伸展,权力野心衰微,阿门!


    第二类:二千两银子代表哪类仆人?
    如果有圣工野心的仆人是五千两银子的人,那么有讲道恩赐,有做事才干的仆人就是二千两银子的仆人了,他们得到二千两银子,不是他们没有恩赐和能力,而是缺少了一颗对圣工策划的野心。我们目前中国教会大多数同工都停留在二千两银子的仆人位置上,五千两银子的仆人寥若晨星。
    如果把教会比作公司的话,二千两银子的仆人就是中层干部,或是骨干技术人员。五千两银子仆人就是董事长,总经理或市场开拓部经理。
  
   第三类:一千两银子是代表哪类仆人。
   在我侍奉教会20多年的经历中,总结一千两银子的仆人三个字“哪一天”,可以称埋藏一千两银子的为“哪一天”仆人。

   我们更不要误为“一千银子”是指平信徒,其实“一千两银子”里面有太多担任圣职的人,和未担圣职,却在教会占着重要位置的人。
   先看一段母子对话:
  “妈咪,‘哪一天’是哪一天?”
  “什么是哪一天是哪一天?”妈妈心不在焉地反问。
  “我是说‘哪一天’究竟是什么时候?”
  “你怎么想起问这个问题?”
  “我看到这玩具就想起来,你曾经对我说:‘等到哪一天妈妈有空了,我就去给你买一个遥控汽车。’你还说:‘等到哪一天家里有闲钱了,我就带你去看大海。’你还说:‘哪一天……。’”     
    年轻的妈妈沉思了片刻,他要寻找一个恰当的答案来抚慰她不满的儿子。“妈妈说的‘哪一天’就是指将来有一天,这一天或许是半年后的某一天,或许是一个月后的某一天,也或许是后天,甚至有可能是明天。”
    “噢,妈咪,你的意思‘哪一天’永远不会到来?”
    “不,它会来的,我相信它会来的,只是还不确定到底是什么时候会来。”年轻的妈妈安慰她的儿子……。
    看了这母子对话后,我们是否联想起对圣工的期待像这位年轻的妈妈一样,寄托在“哪一天”上,一千银子埋在地里的仆人简直是“哪一天”的代言人。
    多少时间我们输在“哪一天”上,多少圣工我们惨死在“哪一天”里。
    我们客观地静下心来思考自己在侍奉的道路上,有多少圣工是在等候“哪一天”。
    “哪一天”机会出现了我立刻去做......。
    “哪一天”条件成熟了,我再去做圣工......。
    “哪一天”我不欠债了,我全身投入圣工......。
    “哪一天”我不租房子住了,我就全身心投入圣工......。
    “哪一天”我结婚了,我就安心去做圣工了......。
    “哪一天”我儿女长大了,我清心投入圣工......。
    “哪一天”我儿女结婚了,我全身心投入圣工......。
    “哪一天”我事业有成了,我就全身心投入圣工......。
    “哪一天”我孙子女读书了,我再全身心投入圣工......。
    “哪一天”我有恩赐能力了,我再全身心投入圣工......。
    “哪一天”我要找个机会传福音给张三,李四......。

      “哪一天”星期日法案施行,逼迫来临时,我再虔诚……

     “哪一天”等我当了执事、或长老、或教师和牧师,我再去做,真的担任了圣职又是如何呢……?
    “哪一天”......。

    当我做了《中国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网站以后多年里,在全国碰到很多想做网站的弟兄姐妹,有的说:“做中国安息日会网站我在很早前就想做了,也计划好了怎么做,只是我想再等等‘哪一天’条件成熟了,‘哪一天’政治环境放宽了我再去好好做......。”有时候做圣工如做生意,等你条件成熟了再去做生意,这钱还会临到你赚吗?
    所以我们就可以断定,耶稣比喻中的埋一千两银子的仆人就是“哪一天”仆人,正确来说:把银子埋在地里的仆人就是“哪一天”仆人。他了解家主的性格,也知道自己的能耐,也知道作为仆人必须要顺从家主的吩咐,他才没有拒绝主人的一千银子。只不过他把一千银子埋在地里等候“哪一天”机会出现,“哪一天”条件成熟后再挖出银子去做买卖。谁知道,一直等到家主回来,也没有碰到好机会,也找不到条件成熟可做的买卖,只能原封不动地交给家主。
     有时候“哪一天”是又恶又懒的仆人一个不做事的借口,也可以说一千银子的是心高气傲,自以为高人一等的仆人,我是在教会担任圣职的人,我是教会重要人物,是运筹帷幄能做大事的人。但是教会的小事从不去做,或吩咐他人去做,更不愿意与他们一起做小事了,甚至还去阻拦、攻击他人去做,责问、误导他人做圣工有目的。因此耶稣对这等人说:“小事上忠心,大事上也忠心的才是好仆人。”耶稣定他们是又恶又懒的仆人是实至名归的。

     在上帝的葡萄园里工作真的很公平,有成就感、荣誉感,因为我们卑微的人类能与上帝同工拯救生命。弟兄姐妹,是人就渴望尊严和平等,世界上工种有分等次,尊卑贵贱,待遇有高低,但是上帝的国度里工作是没有等次、尊卑贵贱之分的,只要你尽心尽力尽性去做了,神学教授在教会讲台所讲的道,和文盲在教堂打扫卫生,在上帝眼中看来是一样宝贵、蒙赐福。
    一千银子的仆人是大多数的,有一天,你发现自己就是一千银子的仆人,恩赐能力独挡不了一面,你就参与弟兄姐妹的圣工中,跟在他们旁边一起侍奉,这就是耶稣所说的—把银子放在兑换的人,到了时候,可以连本带利收回,千万不要妄想“哪一天”出现。

    西方有句谚语:“最大的冒险,是不敢冒险。”许多时候失败不是败在我们没有能力,没经验,常败在我们不敢尝试。面对福音,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传九洲。
    切记,从古至今,上帝的圣工从来没有机会出现了,条件成熟了再让我们去做的,绝对不会,我们看圣经的事迹——
    以色列民到了红海岸边,海水并没有分开等候以色列民走,好像上帝叫以色列民出埃及太匆忙了,忘记了事先把红海分开候着以色列民。我们清楚上帝是借着红海,让以色列民凭着信心依靠上帝的大能过红海,彰显上帝的大能和荣耀。因此摩西向红海伸杖,海水才分开,成为干地的。以色列民过了红海就编写“摩西的歌”来荣耀上帝。(出15章)。如果以色列民还没有到红海边,上帝已经为他们分开红海露出干地等候他们了,那么他们过了红海还会编唱“摩西的歌”来荣耀上帝吗?肯定不会,可能还会怀疑红海分开走干地,是上帝的作为呢?还是地理自然现象造成海水断流呢?
    以色列民过约旦河也一样,祭司抬着约柜到了约旦河边,河水还没有分开断流。而是等祭司的脚踏在约旦河水里的时候,约旦河才下流的水全然断绝(书3:13-17)。我们现在目睹当时以色列祭司抬着约柜过约旦河很轻松似的,如果我们身临其境,抬约柜的祭司是我们自己,你就知道当初抬约柜的祭司需要多大的信心依靠上帝,他们就像但以理三个朋友一样抱着必死的心情踏入约旦河的(但3:16-18)。
    加密山耶洗别的450个假先知献祭求雨失败后,临到以利亚献祭求告上帝,上帝从天上降下火把祭物烧尽,按理说以利亚献祭被上帝悦纳了,上帝预言三年半不下雨的时间也到了,应该是不用求也要下雨的,天空也马上配合上帝的降火烧尽以利亚祭物那时刻,突然乌云密布,既待以利亚吩咐就下雨。事实祭物被上帝烧尽后,天空仍然是骄阳如火,看不到一片云,在以利亚求了七次才升上一片小云……。圣经当中类似的事迹有很多,在此也不多说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求告、依靠上帝的情况,好像上帝很喜欢人倚靠、求告、称赞似的。其实,自从人类始祖犯罪了后,人就容易骄傲,失败—推卸责任,成功—归荣耀给自己,所以做圣工太顺利,好机会出现,条件成熟的时候,就以为是自己的聪明才智,而不是上帝的大能,教会是在我的带领之下复兴的,好像上帝离了我,福音就没有办法拓展一样。我也听过有人说:“我做圣工从不会骄傲,我会将一切荣耀都会归给上帝。”不可能的,你现在这样讲,看似很属灵、很谦卑,事实上是你没有夸口、骄傲的本钱。我们看看所罗门,希西家和尼布甲尼撒王都骄傲将荣耀归给自己,我们算老几……?  
   只有在条件不成熟,看似不可能的圣工,这时候你才知需要依靠主耶稣的大能大力,而不是依靠自己的聪明才智,也不是依靠自己的势力。在人的眼里不可能的“野心圣工”做成功后,你还敢夸口吗?敢将荣耀归给自己吗?你才深刻地体会到如果没有主耶稣的同工和帮助,哪有我们今天圣工的成就。在这圣工一路走来,你就知道主耶稣的爱是不离不弃的,他的应许永远没有落空,他的杖和竿时常安慰着你,他包容你许许多多的缺点,赦免你的众过犯。 
    切记,“哪一天”不是未来的梦想,而是今天的掌握。很多事我们不能等,也等不了“哪一天”,比如说:孝敬父母,等不了“哪一天”;各种比赛等不了“哪一天”,就在今天,就是这场,不会有哪个运动员说我等下半场再努力,或等下一场再拼搏。
    面对福音圣工伟大的事业,我们要有传福音的紧迫感,要有五千银子仆人对圣工野心的愿望和行动,不要像一千银子埋地里的仆人一样寄托在“哪一天”上。
    如果你真的希望“哪一天”的圣工事件能够实实在在地发生,那么,“哪一天”就不应该定义为未来的某一个不确定的日子,而是一个非常正确的时间:今天,现在,此时此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