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信函和文稿(1850年)
文稿1850年第15号

文稿1850年第15号

1850年10月23日所赐的异象

1850年10月23日写于马萨诸塞州多尔切斯特

1850年10月23日,在马萨诸塞州多尔切斯特尼科尔斯弟兄的家裡,主賜給我异象。我看到如今在這聚敛时期,我们必须加倍努力。我看到引用分散的例子来管理如今在聚敛时期的我们乃是一件遗憾的事;因为上帝现在若不为我们做比那时更多的事,我们就永远不会被聚敛了。在分散的时候,以色列曾被击打被撕裂;但在这个聚敛的时候,上帝必要医治并缠裹他们的创伤。 {Ms15-1850.1}

我看到上帝已二次伸手,救回自己百姓中所余剩的。他们就是这些自1844年以来被掩盖在“垃圾”中的人。我看到现在应该像1843年和1844年那样,努力传播真理。在分散的时候,传播真理的努力没有多少果效——只有一点点或没有一点成就——但如今在聚敛的时候,就是上帝伸手招聚自己百姓的时候,传播真理的努力必要发挥应有的作用;人人都应当团结起来热心作工。{Ms15-1850.2}

我看到需要一份期刊,而且大家都该关心这份期刊。我看到创办期刊的担子放在了雅各身上,还看到发表真理与传讲真理同样重要。看到要是大家没有都对雅各办的报刊感兴趣,雅各也不应该灰心。我看到贝茨弟兄对报刊并没有应该有的兴趣,而他这样缺乏兴趣已使雅各灰心。我看到雅各应该硬着脸面好像坚石并且勇往直前。我看到羊群期待这份期刊,且已准备好象饥饿的孩子一样吃其中发表的真理。{Ms15-1850.3}

我看到应该用图表说明真理,看到地和地上所充满的都属耶和华,不应该吝惜说明真理所需要的资金。我看到那个旧图表乃是出于主的指引,而且除非藉着灵感,它的数字一个都不应被窜改。我看到那个图表的数字正是上帝所要的;祂的圣手曾经遮盖其中数字的一个错误,以致没有人能看出这错误,直到祂的手不再遮盖它为止。{Ms15-1850.4}

我看到那个两角兽有龙的口,他的能力是在他的头脑中,法令要从他口中出来。然后我看见众淫妇之母;那个母亲不是众女儿,而是与她们分开的、不同的。她有过她的日子,那日子已经过去了,她的女儿们,各改正教派,是下一个上台的,她们所付诸行动的想法和母亲在迫害圣徒时的一样。我看到,当母亲的权力在下降时,女儿们一直在成长,很快她们就会行使母亲曾经行使过的权力。{Ms15-1850.5}

我看到有名无实的教会和有名无实的复临信徒会像犹大一样,将我们出卖给罗马教徒以获得他们的影响来反对真理。那时圣徒是一班不起眼的人,几乎不为罗马教徒所知;但那知道我们信仰和习惯的各教会和有名无实的复临信徒会出卖圣徒并将向羅馬教徒报告他们无视教皇的制度;即,他们遵守安息日而无视星期日。{Ms15-1850.6}

于是罗马教徒吩咐新教徒要前进,颁布一条法令,让凡不愿遵守七日的第一日代替第七日的人全都被杀。为数众多的罗马教徒就会支持新教徒。罗马教徒就会将他们的权柄给兽像。改正教就会像她们的母在她们前面所行的一样去消灭圣徒。然而在他们的法令带来或结出果子之前,圣徒会被上帝的声音搭救。 {Ms15-1850.7}

然后我看见耶稣在圣所里的工作不久就要结束。祂在那里的工作结束以后,祂就要来关闭圣所第一层的门,并将以色列的罪承认在阿撒泻勒羊的头上。然后祂要穿上报仇的衣服。然后灾祸就会降在恶人身上,这些灾不会降下,直到耶稣穿上报仇的衣服,并且在那朵大白云上就位。然后在灾祸倾降的时候,那只归与阿撒泻勒的羊被带走。他奋力挣扎要逃跑,但却被牵着他的手紧紧抓住。如果他成功逃脱,以色列就会丧命。我看到,在罪被放在他头上之后,把归于阿撒泻勒的羊牵到遗忘之地需要时间。{Ms15-1850.8}

在灾难倾下之前,耶稣给自己穿上复仇的外衣,就位于巨大的白云中。我所看见的那一大朵白云并不在圣所中,而是与圣所和至圣所完全分开,与圣所全然分开。{Ms15-1850.9}

当耶稣经过圣所或第一层房间,来到门前,按手在山羊身上承认以色列人的罪时,一位天使说:“这个房间叫做圣所。”然后天使重复这句话,说,是该说的时候到了。他见没有人,就希奇没有人代求。我们没有中保在上帝和人之间,瘟疫不再扣留,因为耶稣已经停止为以色列代求。他们被全能者的荫所遮盖,活在祂眼前。那些没有遮盖的人则经历灾难,因为他们没有避难之所。{Ms15-1850.10}

我看见施恩座的两头各坐着一个基路伯,翅膀张在约柜上面。约柜的两侧也站着两个天使,翅膀展开,彼此相接,另一个翅膀伸向圣所的两边。我又看见天使的翅膀达不到天父,否则天父会显得太低。我看见天父在基路伯上方的中间,祂的荣耀落在约柜上,祂的荣光充满圣殿。{Ms15-1850.11}

然后我看见“常献的”的问题。主把这个问题的正确见解赐给那些传扬第一位天使信息的人。在1844年之前,大家团结一致的时候,几乎全体信徒都对“常献的”有正确的看法;但在以后的混乱中,有人接受了其它的看法,结果就是黑暗。自从1844年以来,时间再没有作为信心的试验,而且以后也再不作为试验。{Ms15-1850.12}

后来我们有了迈纳姐妹和其他站在她一边之人的异象。他们的异象不是真的,上帝没有借着他们说话。我看我们如果前往耶路撒冷去,真理不可能摆在桌子上讲清楚,因为我们的心思都在耶路撒冷,我们的资金都要留着幫助圣徒去耶路撒冷。我看到迈纳姐妹的过失和错误,以及和她在一起的人过去还没有承认的罪。这就是他们会陷入巨大错误的原因。我看到贝茨弟兄必须小心,乐意接受除了异象之外而来的亮光。我看到他行动太慢,不能从他的弟兄们那里得到亮光。{Ms15-1850.13}

.

文稿1850年第16号

纽约州奥斯威戈的异象

(重新归档为文稿1850年第5号)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