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信函和文稿(1850年)
信函1850年14号

信函1850年14号

致贝茨姐妹

(1850年9月1日写于纽约州波特拜伦)

亲爱的贝茨姐妹:

我们昨晚收到了你8月26日的来信。我们很高兴收到你的来信。我们一直等着你的消息。我们没有收到你给我的回信。也许你把它寄到了森特波特。如果你这样做了,它就会寄到离这里70英里的另一个森特波特。我们住的地方没有邮局。我们的邮局地址是波特拜伦,离这里半英里。你有没有寄到波特拜伦港,收信人是我的名字? 如果有的话,信在邮局里,我们明天去拿。如果你把它寄到森特波特,请写信给我们,我们将派人去那里取。{Lt14-1850.1}

我们目前在这里都很好。赞美主。我们是自由的。今天早上我们在这里取得了胜利。撒但本以为可以胜过我们,但他却被信靠上帝之心击退了。{Lt14-1850.2}

克拉丽莎.邦弗伊姐妹受到仇敌的压迫。她的身体受到折磨。我们一起向上帝祈祷医治之能降了下来。在我们这里住了八天的埃德森弟兄奉主的名按手在她身上,她就痊愈了,大声归荣耀与上帝。近来仇敌曾力图在这里要了我们一些人的性命。我们一个又一个遭受折磨几乎至死。要不是因为有基列的乳香和主那里的医师,我们必死无疑。{Lt14-1850.3}

我们来到这个地方数周之前,主指示我看到我们必须束上全副军装,因为我们在出版期刊的时候,要与仇敌有一场大战,因为他知道这份期刊会伤害他的事业,且会成为坚固那剩下之事的手段,使不坚定的人采取坚定的立场支持上帝和祂的真理。撒但想要藉着让我们这群人生病和受苦来阻止期刊的工作,但我们持定了上帝可靠的应许。我们奉主的名给生病的人抹了油并为他们祷告,他们就痊愈了。{Lt14-1850.4}

自从我们开始出版期刊,已不得不与仇敌打了怎样的仗啊。我们不得不祈祷、祈祷、再祈祷,有信心,再有信心还要有信心,而这就是我们能活着的全部方式。我知道当我告诉你我们完全战胜了黑暗势力的时候,你会和我一起高兴的。我们今天向上帝夸胜,因为我们从伯利恒井里得了满滿的水。{Lt14-1850.5}

现在我要给你们写一个梦,是我一个星期前做的。我梦見和罗兹弟兄以及雅各同乘一辆马车。我们要经过一座被水掩蓋的桥。经过时,我非常害怕,因为水已进了马车。我抱着我的婴儿。我害怕得差点让他掉进水里。罗兹弟兄好几次向我保证,没有危险,我们必须经过淹没桥的水。我们从水中过了桥,我的眼睛盯着空中的什么东西,觉得很奇怪。我看见天使在空中行进。他们肩上的斗篷很轻,一直垂到脚下。他们用严肃清晰的声音歌唱,因为祂忿怒的大日到了,谁能站得住呢。他们的声音响彻云霄。{Lt14-1850.6}

罗兹弟兄开始大声喊着说:“我要见我心里所爱的主么?雅各在数点天使,我站在那里甚惧怕,担心站不住。我的思绪回到了过去的生活。我能从中看到许多错误,我看不出有什么办法可以救我。撒但来到我那里对我说:”你如今是我的产业。你沦丧了,你将和我一起去黑暗地带。” {Lt14-1850.7}

我无法向你描述我的感受。我心里充满了说不出来的痛苦。我知道耶稣是我的全部喜乐,与祂分离是我所不能忍受的。与此同时,我觉得自己不配与可爱的耶稣在一起。正当我惶惑不安的时候,有一个天使从空中飞过,飞到我所在的地方,对撒但说:“她不是你的财产。上帝已经用耶稣的宝血救赎了她。她是祂宝血买来的,必拯救她”。于是仇敌就逃跑了。我心里充满对上帝的感激和赞美。我看见圣徒要更换衣服,接受衣袍,脸上发光,在空中与天使相遇。{Lt14-1850.8}

我环顾四周,看到一些人在睡觉。啊,当我看到一些人现在声称跟我们在一起,卻像我看到他们那样睡着时,我的感觉是怎样的呢?我说,“可怜的人。他们听说耶稣要来,祂忿怒的日子就快到了,但是时间延续得比他们预期的要长一些,他们就失去了兴趣。愚昧已经爬到他们身上,他们睡熟了,再也醒不过来了。他们本应警醒,然后就会看见天使”。这个梦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希望这将使我更加殷勤,使我所蒙的恩召和拣选坚定不移。 {Lt14-1850.9}

如果说有什么需要警醒的话,那就是现在。撒但的军兵已经摆阵攻击我们,我们必须穿戴全副的军装,免得仇敌的箭害我们。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拿起信德的藤牌,灭尽仇敌的火箭。撒但有大能力,而我们必须对上帝有活泼长存的信心,否则黑暗的权势就会胜过我们,撒但就会夸胜。我们要得自由而且必须得自由才能荣耀上帝。{Lt14-1850.10}

 

信函1950年第16号

致科林斯夫妇

(摘自信函1850年第4号)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