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怀爱伦全传(第二卷)
第31章 取得重大进展

第31章 取得重大进展(1875年)

怀雅各和怀爱伦推迟了他们回加利福尼亚州过冬的时间,要等到圣经讲习班结业和巴特尔克里克学院奉献典礼结束以后。圣经讲习班将于1月3日星期天晚上结业,这是奉献典礼的前一晚。但当这个时间临近的时候,阴云笼罩在他们满怀希望的计划上。怀爱伦患严重的流行性感冒。怀威廉讲述了这个故事: {2BIO 459.1}

经过三到四天感冒的通常症状期,我们希望她能痊愈,但没有好转。相反,她的情况更糟了,疗养院的医生担心她有患肺炎的危险。他们催促,应毫不迟疑地把她送到疗养院进行治疗。……父亲想到,她不能在圣经讲习班的成员面前、在巴特尔克里克教会面前和许多赶来亲眼目睹学院奉献典礼的弟兄面前作见证,感到很忧伤。……{2BIO 459.2}

我绝不会忘记那一严肃的时刻。母亲从她的病房被抬到客厅。她坐在一把大躺椅里,用毯子裹得暖暖的。乌利亚·史密斯和J.H.瓦格納和父亲一起从《评论与通讯》出版处过来了,来和她一起作祷告;我们家里的四个人都被允许在场。{2BIO 459.3}

首先瓦格納长老祈祷。史密斯长老接着祈祷,然后父亲祈祷。似乎天庭离我们很近。最后母亲自己祈祷,她的声音嘶哑吃力,她讲了两三句恳求的话。{2BIO 459.4}

突然,她的声音变得很清晰、悦耳,我们听到银铃般的叫喊声“荣耀归于上帝!”我们都向上看,看到她进入异象。她的手臂合抱在胸前;她的眼睛专注地向上望着;她的嘴唇闭拢。没有呼吸,虽然心脏还在继续跳动。{2BIO 460.1}

当她专注地向上望着的时候,一种渴望的表情呈现在她的脸上。她把她的毯子抛到一边,向前走,在房子里前后走。紧握双手,她发出呻吟声,“黑暗!黑暗!到处漆黑一团!这么黑!”然后沉静了片刻,她加强了她的语气,大声叫了起来。她的面容发光,“亮光!一点点亮光!更亮了!很亮了!”(RH 1938.2.10){2BIO 460.2}

怀威廉在他的叙述里解释了她的喊声: {2BIO 460.3}

我们以后才理解,她告诉我们,当时她看到整个世界笼罩在错误、迷信、虚伪的传统和世俗的迷雾中。然后,当她专注地怀着哀伤看着这个场景,她看到一点点亮光透过黑暗。这些亮光越来越强,燃烧得更亮了,升得越来越高。一束光点燃起另一束光,都燃得很旺,直到整个世界都被点亮了。{2BIO 460.4}

她兴奋地喊完亮光后,坐回到椅子里。几分钟后,她长长地做了三次深呼吸,然后恢复自然的呼吸。她的眼睛注视着聚集在一起为她做祷告的人。父亲知道她经过异象后,一切对于她来说,都很奇怪,便跪在她的一侧,对着她的耳朵说道,“爱伦,你在异象中。” {2BIO 460.5}

“是的,”她说。她的声音传到很远的地方,好像她在对另一间房里的人说话。{2BIO 460.6}

“你看到了很多东西吗?”父亲问道。{2BIO 460.7}

“是的,”她答道。{2BIO 460.8}

“你想现在告诉我们你看到了什么吗?”他问道。{2BIO 460.9}

“现在不要,”是她的答复。所以,这一些人就散去了。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同上)。{2BIO 460.10}

怀威廉继续他的有关异象的记述: {2BIO 461.1}

父亲后来赶忙去到《评论与通讯》编辑部会见来自东部和西部参加奉献典礼的弟兄们。太阳下山的时候,他从出编辑部回来了。踏着雪,因为下午一直在下着大雪。走进房子,他把外套大衣丢在厨房里,赶忙来到母亲的房间里。他问了几句下午的情况,说道,“爱伦,今天晚上教会有一个重要的会议。你希望参加吗?”

“当然参加,”她答道。她穿戴好和父亲一道穿过雪地,去教堂参加会议。(同上)。{2BIO 461.2}

瓦格納在当天下午为怀爱伦的康复祈祷,他在1月8日的《评论与通讯》中报道说: {2BIO 461.3}

1月3日星期日晚上的结束礼拜引起了人们不同寻常的兴趣。史密斯兄弟扼要地介绍了所讨论的主题。这时,怀姐妹进来了。她已经病了好几天了,大家都不指望在他们离开前再次听她讲道。{2BIO 461.4}

但是主应允了祈祷,以怜悯和能力眷顾她,令在场的人非常高兴的是,她发表了有力的劝勉和感人的证言。怀兄弟接着发出了激动人心的呼吁,打动了在场的所有人的心。(RH 1875.1.8){2BIO 461.5}

尚不清楚怀爱伦是否在星期日晚上或在未来几个晚上在教会举行的特别会议上提到异象。怀威廉在介绍她讲述异象时写道,她呼吁所有人以更广阔的视野来看待圣工。{2BIO 461.6}

怀夫人在复述她1875年1月3日所见有关工作发展的异象时,不仅说看到一群一群的信徒正在等待福音使者,还告诉听众,不久之后,应该向国外许多地方派遣传道士。上帝会祝福他们的工作,在很多地方会开展出版现代真理的工作。{2BIO 461.7}

她说,在异象中,她看到印刷机在许多外国的土地上运行,印刷期刊、传单和书籍,内容为安息日的神圣和耶稣很快就要到来的真理。{2BIO 462.1}

这时候,父亲打断她说道,“爱伦,你能告诉我们那些国家的名字吗?”她迟疑了一下,然后说道,“不能,我不知道它们的名字。这些地方和印刷机的情景非常清楚,要是我看到这些地方,我就能认出来。但我没有听到这些地方的名字。啊,是的,我记得一个名字;天使说,‘澳大利亚’”。(RH 1938.2.17.另见《总会公报》1909年,第92-93页) {2BIO 462.2}

十年后,访问欧洲的时候,她认出了瑞士出版社里的机器是她1875年异象中见到的;再后来,在澳洲看到的印刷机,也是她曾看到过的。{2BIO 462.3}

这是爱伦伴有身体现象的最后一次异象,我们得到有关它的详细情况,并且发表了证实它的报导。J. N.拉夫伯勒在1884年参加了俄勒冈州帐篷大会。他作证说,她见异象时伴随着若干现象,但我们不知道现象的细节。他在1893年的总会会议上说: {2BIO 462.4}

我曾五十来次目睹怀姐妹见异象。第一次是在大约40年前。……她最后一次当众见异象是在1884年,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一处营地。(GCB  1893年.19, 20页){2BIO 462.5}

1月3日的异象所显示的许多主题

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1875年2月初发表的《证言》第25辑,有许多内容都是在1月3日的异象中向怀爱伦披露的。第一篇文章论述工作的重要性,一开头说: “1875年1月3日,我蒙指示看到许多事情,涉及巴特尔克里克的重大利益。(3T 468)其他的文章都是基于这个异象的,比如《证言》卷四中的一些文章。{2BIO 462.6}

计划返回太平洋海岸

1875年1月8日《评论与通讯》的封底刊登了怀雅各的一则简讯,上面写道: {2BIO 463.1}

一两个星期后,我们动身前往太平洋海岸,避开余下的冬天和密歇根的春天,去和加利福尼亚的弟兄们商议有关出版和其他事务,有机会时对我们的信徒讲话,并为我们的期刊撰写文章。{2BIO 463.2}

上帝已经使我们恢复了健康,我们庄严地与祂立约,不因密歇根州、加利福尼亚州或其他地方印刷事务的牵挂和劳累危害健康。我们希望在这一年中与怀夫人一起参加探访所有的区会和家庭聚会点。我们花时间休息、思考、祷告、准备讲话和写作,计划将来做得更精,做得更好。(RH 1875.1.8){2BIO 463.3}

怀雅各夫妇直到1月27日星期三才离开巴特尔克里克。在此前忙碌的日子里,他们出版了《证言》第24和25辑,每本将近有200页。这些《证言》构成了《证言》卷三的后三分之一——从第339至575页。其中有一篇长达18页的题为《领导》的文章,写于1874年,是为了回应乔治·巴特勒在1873年的总会会议上的讲话。{2BIO 463.4}

对领导理念的不同看法

巴特勒的立场在当时很受欢迎(见第400页),后来怀雅各这样总结说: {2BIO 463.5}

对这个问题有一种错误的看法,认为要有一个人担任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看得见的领袖,就像摩西是希伯来人的看得见的领袖一样。(RH 1878.5.23){2BIO 463.6}

当然,他没有隐瞒,他所指的那个领袖就是怀雅各。巴特勒提出这个观点后,区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并要求编成小册子广泛传播。这是在1874年的晚春的事情。从6月开始,怀雅各选择在《时兆》上发表三篇社论,驳斥巴特勒在领导问题上的立场。他一开始引用《马太福音》23:8的话:“只有一位是你们的师尊,就是基督;你们都是弟兄”。怀雅各指出: {2BIO 463.7}

耶稣在众人面前对十二个门徒说这番话,既是斥责文士和法利赛人,也是要让门徒深刻地认识这个伟大的真理。在今后的日子里,基督永远是教会唯一的首领。(ST 1874.6.4){2BIO 464.1}

后来,怀雅各回到巴特尔克里克,担任《评论与通讯》的编辑。他在1874年12月1日的那期上发表了他《时兆》社论的浓缩版。执行主编乌利亚·史密斯写了一条有趣的说明:{2BIO 464.2}

关于领导问题的主要社论实际上是怀弟兄在加利福尼亚相关问题的小册子出版后立即写就的,那本小册子曾得到总会的批准。因此,这篇文章表达了他对圣经在这个问题上教训的看法,不受当时或现在任何人的意见和感受所左右。现在,他打算用小册子的形式更充分地阐述他的观点,把这个主题应用于我们事业的简史,从一开始就与之联系在一起。(RH  1874.12.1){2BIO 464.3}

怀爱伦不赞同巴特勒的观点,但她担心看到两位教会领袖发生冲突。11月11日,她曾给这个问题的始作俑者W. H. 利特尔.约翰写了一封信:{2BIO 464.4}

利特尔.约翰弟兄:关于领导问题,我们认为你在这一点上的看法是错的。.你在写给我的信中所提出的观点在某些方面与上帝在过去三十年中给我的亮光正好相反。我准备另外印一份证言(第25和26辑)。我认为,在这件事上有许多非常重要的话要发表。……关于教会秩序和信徒需要的一些问题已经清楚地显示,但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把所有这些事情都写出来或说出来,以解决你头脑里的难题。我们不会为克服一个弊端而制造一个更大的困难。……{2BIO 464.5}

我看谁也没有因为相信或接受巴特勒兄弟对这件事的看法而处于特殊危险之中。我可能沒有,你也可能沒有正确理解他的立场。我们已派人去请巴特勒兄弟。他马上就到。{2BIO 465.1}

我丈夫认为巴特勒弟兄的立场不是完全正确的,他已经把他的观点写了出来,我认为他的观点是正确的。……关于领导问题,我们不希望对这一问题作出特别反应。我们看到了你可能看不到的危险。我们认为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会对这个问题采取正确的立场。(《信函》1874年61号){2BIO 465.2}

此后不久,究竟何时我们不太清楚,怀爱伦给巴特勒写了一篇可以被认为是针对整个问题的文章。她把这封信收入《证言》第25辑,题为《领导工作》。它的18页内容现在收入《证言》卷三492-509页。她在一开始就指出了问题的症结: {2BIO 465.3}

你关于领导工作的原则是正确的,但你却没有正确地运用这些原则。要是你让教会的权利,全球总会的意见和判断代替你对我丈夫的看法,你的立场就没有什么错误了。但是你把上帝在全球总会的判断和意见上赐给教会的权力和影响归给一个人的意见和判断,这就大错了。{2BIO 465.4}

当上帝交给教会的这种权力落在一个人的手里,让他有判断别人思想的权威时,就改变了圣经的真正秩序。撒但会对这样的人施行最狡猾的有时甚至是无法抵抗的影响,因为他认为藉着这个人的思想能影响其他许多人。如果你把已经给了一个人的权力给教会最高的组织权威,你关于领导工作的立场就是正确的。上帝从来没有计划让圣工带上一个人的思想和见解的印记。(3T 493){2BIO 465.5}

接下来的16页全都是对每个被任命领导职位的之人的勉言。下面是497页的四个警句:{2BIO 466.1}

人可以创造环境,但不应被环境所改造。{2BIO 466.2}

长期的耽搁连天使都感到厌倦了。{2BIO 466.3}

有时做出一个错误的决定,要比左顾右盼,犹疑不决,优柔寡断更可原谅一些。{2BIO 466.4}

我蒙指示看到,最显著的胜利和最惨重的失败都是在短时间内决定的。{2BIO 466.5}

这一证言提供了基本的策略,为教会管理制定了安全的方针。在怀爱伦小册子的结尾,怀雅各重复了他1874年12月1日《评论与通讯》文章的主要部分,并补充道:{2BIO 466.6}

上述内容摘自《时兆》和后来的《复临评论》中关于领导问题的论述,是在怀夫人所提到的文章发表后仅仅几周所写的。那时作者并不知道他是唯一反对文章的主要观点,尤其是用在他自己身上那部分的人。请仔细考虑下列文字: {2BIO 466.7}

1.除了让所有基督的执事都成为领袖之外,我从未宣称自己是任何其他意义上的领袖。{2BIO 466.8}

2. 在工作刚开始的时候,由于沒有组织,必须有人带头,直到有组织的机构任命的人能够正式行动为止。我不怀疑是上帝呼召我来做这件事{2BIO 466.9}

3.在我和怀夫人一起纠正错误、揭发错误、建立教会秩序的过程中,我有责任坚定地支持她。因为我不能屈服于错误的要求,而是坚定地维护正义,所以我被人指责为固执的,有统治欲的。(《证言》第25辑190, 191.頁){2BIO 466.10}

他还补充了其他几点,表示如果他拒绝继续扮演比他在办公室里的那些人“更重要的角色”,在教会组织的时候可能会更好。他对这件事在他心中已经完全解决表示感谢,并肯定了“总会是上帝在世上的最高权威”的观点。(同上192页){2BIO 467.1}

在1878年5月23日《评论与通讯》的一篇社论中,怀雅各有机会回顾了整个经历。他重申了自己的基本立场:{2BIO 467.2}

我们只有一位领袖,那就是基督,我们从事传道的弟兄们虽然应该彼此劝勉,尊重彼此的判断,但也应该以我们的伟大领袖基督为正确无误的向导。{2BIO 467.3}

我们长期成功地管理圣工事务的经验,使我们的信徒对我们产生了信任,并有一种倾向,就是他们过分依赖我们和我们的判断。这种经验是我们通过认真学习和恳切祷告获得的。我们的弟兄也可以这样得着。他们应该更多地仰望上帝,获得个人经验。{2BIO 467.4}

上帝凭着智慧使犯错的人暂时离开我们(用重病),如果他们不学会自己仰望上帝,我们担心这种离开会是永久性的。我们不反对请教我们的弟兄,但只是将之作为软弱易错之人的意见,但当弟兄们征求我们的意见,说他们要按照我们所说的去做时,我们就不发表意见了。…… 教会的仆人和弟兄们的顾问怀雅各。(RH 1878.5.23){2BIO 467.5}

最后,去加利福尼亚

《证言》第24和25辑是1873年秋天以来首次出版的证言。依然已经看到它们的出版, 1875年1月27日星期三,怀雅各和怀爱伦就在玛丽·凯尔西和J. H. 韦格纳的陪同下,前往加州,协助即将建立的出版社。他们于2月2日傍晚到达奥克兰。拉夫伯勒迎接他们,说怀雅各和怀爱伦回来时“身体很好,热情一如既往”。他特别高兴地注意到,上帝奇妙地支持了怀雅各,他的健康得到了改善(ST 1875.2.11)。夫妇倆全身心地投入到奥克兰和旧金山教会的工作中,以及太平洋海岸出版工作的发展中。{2BIO 467.6}

怀雅各宣布了目前和未来的计划: {2BIO 468.1}

我们来到这个州是应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加州区会的要求,要与我们的领袖们商量关于《时兆》办公室,此间出版协会机构的地点,以及管理出版社的最佳方法。我们打算为《时兆》写文章,在道路敞开时对我们的信徒说话。

但是现在我们在这个海岸停留的时间不能超过三个月,因为我们要出席几个州的帐篷大会,到明年秋天返回加州时结束。(ST 1875.2.25){2BIO 468.2}

加州区会的特别会议很快安排在2月12日举行,会议上还考虑了拟建的出版社的地点。代表们提议了几个可能的地点。根据D. M. 坎莱特的提议,怀爱伦应邀就地点和其他问题发表意见。“她发表了看法。她说她喜欢旧金山或奥克兰,因为这两个地方都在旅游和商业的大道上。”(同上){2BIO 468.3}

记录显示:“大家一致认为奥克兰是在这个海岸永久建立我们印刷机构的最佳地点。根据威廉·桑德斯的提议,大会一致通过:{2BIO 468.4}

这次会议选择奥克兰作为印刷机构的地点。(同上){2BIO 468.5}

在加利福尼亚住了三个月,雅各和爱伦回到东部。在4月28日的编辑声明中,雅各总结了他们的成就:{2BIO 468.6}

明天我们乘陆路火车去芝加哥,由怀夫人陪同。我们计划在东部寒冷的冬季来临之前回到我们在加州奥克兰的家。当我们即将离开这个理想的工作园地时,我们匆匆地回顾了一下过去的三个月。{2BIO 469.1}

1875年2月2日,我们从东部来到奥克兰,六天的航程使我们休息得很好,准备立即开始工作。我们非常高兴地发现,奥克兰和旧金山的两个教会很活跃、很团结,每个教会大约有75个成员。我们年轻的时候,怀夫人总是和我们一起参加崇拜,在崇拜上,我们轮流讲道;但这两个城市的情况好像要求我们应该一人去一个教会工作。所以,当我们不在其它教会工作时,通常两人交替去这两个教会。 {2BIO 469.2}

我们两人在佩塔卢马、纳帕和圣克拉拉工作,怀爱伦和我们的孩子怀威廉在伍德兰教会工作了一周。……{2BIO 469.3}

除了讲道,我们一般在《时兆》編輯部打理,为我们的报纸写了不少的文章。去年冬天,我们来到这个海岸,协助成立一个出版协会,寻找地点建一个出版社,除此之外,我们还肩负着主要的职责,人们一眼就能看出我们是如何充分利用时间的。 (ST 1875.4.29){2BIO 469.4}

然后,他转向了一些工作的细节。与此同时,他对财政状况表示关切。去年秋天,在扬特维尔举行的帐篷大会上,人们承诺支付19000多美元,这笔钱将在1875年年底支付,但只有少数人兑现了他们的承诺。因此,现金供应不足。{2BIO 469.5}

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太平洋出版协会是根据加利福尼亚州的法律成立的完整的法人团体,具有诉讼的权利,它的职员已开始履行职责,有良好的前景。我们付款购买了一块前面宽80英尺,深100英尺的地皮,在卡斯特罗的西侧,11号到12号之间。建出版社用的部分木材已经到货,琼斯兄弟大约在五月中旬开始建造。如果有资金立即购买所有的材料,推动工程迅速完成,他会很高兴聘用本州岛我们信徒中每一个优秀的木匠。……{2BIO 469.6}

既看到这个事业处于良好的工作状态,我们把协会的建设和管理工作交给了能干的人,到东部去做一些更为紧迫而艰巨的工作。(同上){2BIO 470.1}

怀雅各向加州的信徒们发出挑战:{2BIO 470.2}

我们的计划是回到加州的帐篷大会,并在10月和11月期间协助旧金山大帐篷聚会的工作,且在奥克兰我们自己的刊物上大做广告。

这将需要加州的朋友们非常及时地执行所有这些计划,彼此依靠。任何一个人的失败都可能影响全局,因此我们可能没有责任离开在俄亥俄州、印第安纳州、密苏里州和堪萨斯州举行的重要会议而在初秋返回。(同上){2BIO 470.3}

他对加州事业的兴趣促使他向新成立的出版协会捐赠了1000美元,并承诺在那些贫穷的兄弟们能够履行他们的承诺之前,他还会再无息垫付1000美元。{2BIO 470.4}

回到东部参加帐篷大会

雅各和爱伦回到东部。一到巴特尔克里克,就马上去参加帐篷大会。怀雅各宣布了总的工作计划: {2BIO 470.5}

我们希望能和怀夫人一起参加未来这一季的所有帐篷大会。我们将到教友中去;不是去做工作,而是以上帝的名义和力量去帮助他们工作。我们既没有精力,也不打算像我们过去那样工作。及早这样做很有必要。我们有许多建议,我们认为,要及早引起几个区会的传道士们的注意;如果职责召唤他们放下手头重要的工作,去参加帐篷大会,是要他们到这些会上去工作;不要依赖从各处来的人做所有的工作。(RH 1875.4.8){2BIO 470.6}

两周后,在《评论与通讯》的末页简讯中,他提到了他们的计划并做出了重要说明: {2BIO 471.1}

e. 我们渴望与几个区会中我们的信徒会面,如果不是在每个帐篷大会上只能待几天的话。我们所有这些聚会的目的,就是要忠心地传上帝的道,与弟兄们一起祷告,为弟兄们祷告,与他们商议,以最佳的方法来推进我们的事业,为爱和继续与主子民的联合而积极工作。{2BIO 471.2}

我们非常感激,一方面,我们没有陷入领导错觉,另一方面,我们也没有失去对这一事业的兴趣。我们急于帮助所有需要帮助的人。做教会的仆人,与弟兄们商量,是我们最大的荣耀。(RH  1875.4.22){2BIO 471.3}

在巴特克里克度过了5月的大部分时间后,怀雅各和怀爱伦动身前往爱荷华州牛顿市参加本季的第一次帳篷大會。各处遇見他们的人都说他们身体很好。他们在前往爱荷华州的途中在俄亥俄州的博林格林停留,约瑟夫·克拉克说:{2BIO 471.4}

在过去的一年里,怀弟兄的身心健康都有了很大的改善。他说他已经增加了二十五磅的体重,因为他继续在上帝里面保持快乐和勇气,并且不理会撒但使他灰心丧气的黑暗计划。(RH  1875.6.10){2BIO 471.5}

爱荷华州的帐篷大会

在一份三栏的声明中,怀雅各报道说,在爱荷华州的帐篷大会上,除了大帐篷和带篷的马车外,还有30个家庭帐篷。乌利亚·史密斯在现场,讲道的担子主要由三个人承担。大约2000人参加了周日的大会。6月2日星期三,牛顿自由出版社为报道这些会议提供了大量的篇幅。我们摘录了编辑和出版人W. S. 本汉的长篇报导: {2BIO 471.6}

属于同一区会的爱荷华州和内布拉斯加州的安息日复临信徒在牛顿西南的埃文斯格罗夫举行年会和帐篷大会,上周四开始,本周二结束。今年是区会和帐篷大会在这里举行的第二年,它的中心位置和愉快的回忆可能使它成为永久的场所。{2BIO 472.1}

场地的安排令人钦佩,大帐篷位于东区,半圆封闭式,占地两英亩,讲台前有充足的座位, 在邻近的树林中,一排排帐篷井然有序,支搭牢靠,一口特地挖掘的水井,为所有人提供了所需的水。{2BIO 472.2}

在这里可以恰当地说,没有就人们场地上的举止发号施令,没有派卫兵或哨兵执勤,从开幕式到闭幕式,没有表现出任何企图混乱或吵闹的迹象。所有会议上的观众都表现出他们作为陌生人和同胞应有的尊重。……{2BIO 472.3}

在出席和积极参加活动的长老中,我们可以适当地提及怀雅各、U·史密斯、怀爱伦、R. M.基尔戈、亨利·尼古拉、c·l·博伊德、C. A. 沃希伯恩J. T.米切尔和哈维·莫里森。{2BIO 472.4}

怀长老把他现在的演讲作为他一生的研究主题,并将該主題的传播作为他一生的工作。他与史密斯和安德鲁斯长老共同出版《评论与通讯》、《真理之声》和《时兆》。{2BIO 472.5}

怀夫人是一位极有才华和魄力的布道者,经常应邀在该教派全国各地的帐篷大会上讲话。她的大部分时间都用于这项工作。{2BIO 472.6}

史密斯长老外表和蔼可亲,是他教义的忠实倡导者,布道效果很好 {2BIO 472.7}

在我们付印时,帐篷已经被拆除,参加会议的人在经过这段时间的教导和彼此保證對信仰的忠诚之后,将会回到各自的家园,变得更加坚強有力。这次会议在各方面都很成功。(ST  1875.6.24){2BIO 473.1}

怀雅各和怀爱伦继续按计划在中西部参加帐篷大会——伊利诺斯州;在威斯康星州举行了两次大会;明尼苏达州,然后在七月假期返回到巴特尔克里克。怀雅各在那里报道说:{2BIO 473.2}

今年已经举行了五次帐篷大会,取得了最好的成绩。我们认为,举行这些大会的几个州的弟兄们会同意这样的说法,即这是他们所参加过的最好的帐篷大会。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我们的信徒一年比一年站得更高,我们的人数一年比一年增加,具有比以前更大的道德价值和影响力。……{2BIO 473.3}

我们在此非常高兴地注意到,在爱荷华州、伊利诺伊州、明尼苏达州和威斯康星州的几个营地,我们的需求得到了精心的照料。经过几周的改变,我们开始了东部帐篷大会的工作。……{2BIO 473.4}

也许怀夫人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吸引人们的注意力,打动人们的心。史密斯弟兄正在给帐篷大会穿上盔甲。他在向我们清楚地说明上帝真理的时候,又增添了一种力量和热诚,使他在我们信徒一年一度的大会上起非常大的作用。感谢上帝给了作者极大的文字自由,使他在向所有同行天路的人讲愉快的话语时感到非常高兴。(RH 1875.7.15){2BIO 473.5}

乌利亚·史密斯的第一手观察

乌利亚·史密斯陪同怀雅各和怀爱伦参加了西部的帐篷大会,以7月6日在威斯康星州斯巴达的聚会结束。他们传道工作的意义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报导那次聚会说:{2BIO 473.6}

现在,我们加上几句带来个人色彩的文字是会得到原谅的。和怀弟兄和怀姐妹一起参加这些会议对我们来说是一种荣幸,也是一种快乐。在我们同他们的长期交往中,我们从来没有机会像这次那样同他们一起逐州参加一系列聚会。迄今我们对他们工作的了解都只是一般性的,从来没有像现在那样获得全面的认识,如此充分地准备好见证他们的工作价值,以及他们的勉言对各次聚会以及整体圣工的益处。{2BIO 474.1}

上帝在教会内外都将证言给祂的子民。祂旨意的安排使他们从一开始就对这项工作有了经验,几乎他们的全部公共服务都与之相一致,他们的全部兴趣都集中于此。这样,他们就准备好对各项事业提出建议,至少协助制定进一步推进圣工的方式方法,而这是其它人所做不到的。{2BIO 474.2}

我们很高兴地看到他们的证言得到应有的接受和重视。弟兄们在这事上做得好。由此,在许多情况下,他们已从尴尬的困惑和沮丧中解脱出来。只要证据像今日那样继续呈现,我们就只能相信,拒绝与他们合作、不参与他们一辈子无私献身之工作的人违背了圣工的最高利益。他们整个过去的历史,和他们现在的工作,都证明他们一直都是真诚无伪的。.(同上){2BIO 474.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