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怀爱伦全传(第二卷)
第29章 先知与使徒的关系

第29章  先知与使徒的关系 (1874年)

当怀雅各和怀爱伦在奥克兰努力创办《时兆》时,《评论与通讯》刊登了一组分为五部分的系列文章,题为《异象和预言——它们在安息日复临信徒中显现了吗?》这些文章是由总会会长乔治.巴特勒撰写的,提出了一种经过深思熟虑的、有圣经依据的表述方式。(整个系列的文章复印件收录在《先驱的见证》一书中,目前可在复临图书中心获得。本系列的第4和第5篇可见于《怀爱伦“现代真理”和“评论与通讯”文章》第1卷第120、138、156、169、186、189、211和212页的补白中。)第一篇发表在1874年5月12日,一开始就说: {2BIO 424.1}

也许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宣称在我们的时代可以看到上帝之灵的异象和神迹更能激起偏见的了。(RH  1874.5.12){2BIO 424.2}

在用三篇文章讲述了圣经背景和预言恩赐的表现之后,巴特勒在第四篇文章中介绍了怀爱伦和她的工作,并展示了她是如何被赋予预言恩赐的。他凭自己的第一手资料撰写了他所描述的异象,然后又写了他亲自见证的她的传道工作。她经验中强有力的证据和恩赐的完整性包括预言的应验,对向她所启示之秘密的了解,以及她的工作如何符合圣经中,尤其是基督对先知主张的测试准则:“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太7:16)。他讨论了她的著作与圣经的关系。 {2BIO 424.3}

巴特勒在他文章的最后说: {2BIO 425.1}

我们这班人在将近25年的时间里考验了这些著作,我们发现,当我们关注它们时,我们在属灵上就会兴旺;当我们忽视它们时,我们就会蒙受巨大的损失。我们发现它们的指引就是我们安全的保障。它们从来没有一次把我们引向狂热,但是它们却曾经谴责过那些狂热和不讲理的人。她们在任何地方都指引我们以圣经为真道的伟大来源,以耶稣基督为真正的榜样。它们从来没有声称赐下来是为了取代圣经,而仅仅是上帝给教会的属灵恩赐之一的体现;因此,它们应该有适当的分量。 (RH 1874.6.9)

《评论与通讯》从来没有用这么多的篇幅探讨这件对教会如此重要的事情。巴特勒当时39岁;怀爱伦46岁。{2BIO 425.2}

怀雅各说明他与异象和证言的关系

当怀爱伦夫妇第一次在加州的圣罗莎安家时,怀雅各应邀写下了他对异象的态度以及他与异象的关系。这份声明发表在一本16页的小册子上,标题为《对传道士和信徒的严肃呼吁》。他在化时间进行自我评价和沉思之后,意识到他自己还完全没有摆正与异象和证言应有的关系。他写道: {2BIO 425.3}

我发现,我之所以犯了错,是因为上帝对我妻子的指示,尤其是她所看到关于我的危险和错误的指示,没有对我产生适当的影响。(DF 716号, 《对传道士和信徒的严肃呼吁》第4页){2BIO 425.4}

他说明了忽视“直接来自上天的责备、警告和指示”之信息的严重性后,陈述了自己的处境: {2BIO 425.5}

我从未怀疑过怀夫人的异象。如果有那么一刻,我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丝疑惑或試探,我不理解,或不能完全理解异象之时,我就会立刻回顾大量对异象有利的明确证据,然后停下来,直到一切都弄清楚了。然而这句话更特别适用于我关于异象的头十年的经验,当时获得了许多关于圣工未来历史的指示,这些只有时间才能证明。但过去十年来,异象特别指出了当前的责任,一切都很清楚。{2BIO 426.1}

我清楚地看到了证言在第三位天使信息工作中的地位和重要性,并高度重视它们,立志始终遵守其教导。但我没有给予他们应有的思考和关注。我并没有一遍遍地读它们,以使它们的教导在我的脑海中保持新鲜,而我本应该这样做。{2BIO 426.2}

我看见许多事要作,我的弟兄们加给我许多责任,我就急忙而行,没有把这些证言放在心上,并且以时间不够为藉口。我认为这是错误的。我在上帝面前忏悔我的疏忽。(同上第5、6页){2BIO 426.3}

他在确定若干具体要点时,继续讲述他与异象的关系: {2BIO 426.4}

但构成我忏悔苦杯的是我意识自己没有始终正确地对待关于我错误的责备,和叫我为将来保存精力,以便成就最大善工的警告。回顾过去,我看到上帝对我非常仁慈,;如果我正确地接受藉着异象给我的责备和警告,我是会在一定程度上摆脱了生活中许多痛苦的,。我心中特别想到以下几点: {2BIO 426.5}

1. 从我第一次认识这个上帝所拣选对祂犯错的子民说话,直到最后异象之时的人起,我不断地得到有关我危险的警告,就是在意识到他人错误的压力下,不知不觉使用來不会对我所责备的人产生最佳效果的话语。{2BIO 426.6}

主知道我将要经过的试炼,就预备我的心,防备我将要遭遇的危险。如果我正确地认识祂的警告,我的作用就不会因为撒但不时地利用那些不是最佳选择的话语而受到损害。(同上第6页){2BIO 427.1}

雅各提到了他作为主使者的丈夫蒙召去做之事的独特性质: {2BIO 427.2}

我的工作很特别。在怀夫人传递主责备的时候,我的职责是站在她一边。我们谁也不能在这个问题上稍微偏离清楚的事实。由于我支持她责备的工作,不能歪曲真理,不圣洁和叛逆的人,靠着魔鬼的势力,变得更加顽固,抓住我的一些未经最佳选择的强硬话语,指责我“严酷”,“抱有非基督化精神”等等。(同上第6、7页){2BIO 427.3}

他坚持说,他对同道弟兄姐妹“始终怀着温柔的爱和尊重”,但他也承认,如果他在管束自己的所有话语时更忠实地注意这些警告和劝勉,那将是非常有帮助的。{2BIO 427.4}

2. 我一直得到警告要相信上帝,让祂为我战斗,维护圣工,不要让我的心去想那些伤害我之人的行径。但是,在我的“特殊的考验”中,我忽略了这些神圣的告诫,而总是过多地考虑别人的错误,以致于我受到极大的伤害。我的勇气、信心和健康都因此受到了损害。(同上第8页){2BIO 427.5}

他注意到那些不听从上帝通过祂的仆人所给忠告的人会受到不幸的影响,他希望这样的命运不会成为他的命运。在他写这份忏悔时,由于健康状况不佳,他暂时被免除了责任。他提出了他的第三点: {2BIO 427.6}

3.在过去的18年里,上帝通过怀夫人的异象不时地提醒我,要尽可能地保护我的健康和体力,以备将来工作之用。因为我们有一项特别的工作要做,上帝的旨意是要我们为将来重要的工作储备力量。我若留意这些警告,就能抵挡弟兄们加在我身上劳碌过度的诱惑,不致一看见许多事就欣然去做。现在,当这个园地前所未有地开放,有那么多非常重要的工作要做时,我发现自己在过去几周内什么也做不了。从12月20日到26日,我一直呼求上帝再一次使我起来,将祂的道放在我里面,叫我在末后信息的得胜中有分。(同上 8, 9页){2BIO 427.7}

宽恕和悦纳

最后,当他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他去了谷仓,觉得他所能做的就是顺服上帝,“落在基督的手中”,在极度痛苦中向上帝恳求。他宣称: {2BIO 428.1}

就在那时,我看到有些人自称相信上帝藉着异象所说的话,却不注意接受责备的持久印象,我行我素,在受到责备的事上没有改变,这种人的罪是何等可怕。我觉得这种做法是对圣灵的可怕羞辱。我在某种程度上也犯了这种罪。(同上,第9页){2BIO 428.2}

怀雅各描述了他接受上帝宽恕和悅納的过程中非常有意义的个人经历: {2BIO 428.3}

我已经完全向上帝降服,当我向上帝和与我在一起的人承认我的罪,和他们一起祈求宽恕,恢复心灵的平静、信心、盼望,体力和健康时,上帝的灵就奇妙地临到我们。有一次,当我们跪在地上祈祷时(在圣罗莎的拉夫伯勒家中),怀夫人拉着我的胳膊,吩咐我起身自由地走。正当我起身时,圣灵突然降临在我们身上,我们都倒在了地上。{2BIO 428.4}

就我所看到的而言,我以真正的忏悔的精神承认了我的罪。我现在确信上帝已经宽恕了我的罪过。我的罪不再使我与上帝隔绝。当我定意要亲近上帝時,祂就越发亲近我了。在过去两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一直笼罩在我身上的沮丧和忧郁的沉重负担已经离开了我,取而代之的是希望、勇气、和平和欢乐。(同上){2BIO 429.1}

我们在拉夫伯勒兄弟家祈祷的时间,尤其是怀夫人和我自己祈祷的时候,是非常宝贵的。有时,圣灵充满了我们的地方,使我们感觉到上帝的同在,这是我们很久没有见过的了。……我们看见一项伟大的工作要完成,我们相信上帝会使我们起来,使我们能参与其中。(同上 11、12页){2BIO 429.2}

主确实使他起来了,他又在上帝的事工上大显身手。他对自己经历的深刻见解,加上他所提到的种种缺点,使他想到了他的同工们,其中有些人同样对上帝所赐的亮光视而不见,然后想到了一般的教会信徒。他蒙引导触及他自己经验以外的的问题。在这本小册子的最后几页,他对自己选定的书名——《对传道士和信徒的严肃呼吁》——给出了充分的诠释。他希望告诫别人要注意与异象和证言保持正确的关系。{2BIO 429.3}

这份独白提供了有益的视角,使我们了解怀雅各的生活和工作的一些方面。他承认自己“看到那么多要做的事,就喜欢工作”(同上第8页),但他很容易忘记四次瘫痪中风对他身体和精神的影响。这篇文章很好地描述了他反复经历的热情和过度工作,随之而来的是沮丧和对周围人的怀疑。這次忏悔之后不久,他开始出版《时兆》,随之而来的是问题和压力——历史反复重演沮丧、灰心和忧郁。{2BIO 429.4}

1874年11月,怀爱伦在写给W. H.利特尔.约翰的信中提到了她丈夫的经历: {2BIO 429.5}

许多事情接踵而至,加重了我们的精神负担,导致失眠和消化不良,使我们的生活变得忧郁和沮丧。(《信函》1874年61号){2BIO 430.1}

1874年夏天的画面

这是怀雅各在1874年夏天的一段经历。随着与新出版的刊物有关的负担增加和问题蜂拥而至,沮丧和忧郁压倒了他,使他产生了怀疑,并把根本不存在的情况或自己造成的情况归咎于别人。六月初,这一情绪问题可能更加严重。在上帝的明确指示下,怀爱伦独自一人去参加帐篷大会,筹集资金以缓解紧张的财政状况。这时怀雅各意识到上帝的引导,就说:“爱伦,你必须走。……但是没有你我该怎么办呢?”(《文稿》1895年62号)他清楚地了解到她独自冒险外出的原因。{2BIO 430.2}

在此之前,有轻微的迹象表明可能会引起摩擦。5月15日,愛伦写信给威利: {2BIO 430.3}

如果我们能感觉到主差遣我们到东边来,我们会很乐意参加帳篷大會的。如果这是责任的话,我会一个人去,但这是有问题的。我担心,如果我离开父亲,他恐怕会受不了的。我们应该一起工作。……在奥克兰这个特殊的时刻,这里需要我们的影响。(《信函》1874年27号){2BIO 430.4}

《时兆》创刊后,怀爱伦去参加帐篷大会。6月21日她从威斯康星州给怀雅各写信说: {2BIO 430.5}

我对我的职责毫不怀疑。我有一种自由的精神。他们都很关心我的需求,似乎认为很荣幸为我们做他们所能做的一切。……亲爱的丈夫,我相信上帝在工作。这是一个特殊而重要的时刻。……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迫切地需要上帝来帮助我们。我们没有时间休息,没有时间屈服于诱惑。我们必须抓紧时间工作 。(《信函》1874年34号){2BIO 430.6}

然后,她直接提到了怀雅各本人,她现在知道他很沮丧,很忧郁,她写道:{2BIO 430.7}

我希望你能得到上帝的特别帮助。不要因看见的事,就心里烦恼。不要让你的思想停留在不愉快的事情上。 “凡是清洁的、可爱的、有美名的。若有什么德行、若有什么称赞,这些事你们都要思念” (腓 4:8)。{2BIO 431.1}

我们可能是痛苦的,也可能是与上帝和好而快乐的。我们没有必要在许多事上使我们的心灵痛苦煎熬。这样做,我们的用处就减少了三分之一。敌人知道怎样使人灰心丧气。他在我们面前摆出悲惨的画面。我们的眼睛不应该停留在这些画面上,因为那只会使我们痛苦,而且对我们的心灵没有一点好处。每一丝自私都必须与我们分离,我们必须拥有基督的灵。我要信靠上帝。 {2BIO 431.2}

我为你感到难过,对你所受的苦难深表同情。我希望尽我所能来帮助你,但是不要让敌人使你只想到我的缺点。这些缺点在你看来是如此明显,以致你试图改造我,从而破坏我的用处和自由,使我陷入一种束缚或难堪的境地,不适于做上帝的工作。(同上){2BIO 431.3}

此时怀雅各給爱伦的信没有归档,但爱伦每天写给他的信和卡表明,怀雅各觉得他应该对她作为上帝使者的工作有更大的影响力。爱伦一直严防任何人,不管他是谁,对她的信息产生影响。她明白丈夫和妻子之间应该存在的正常关系。这一点在她几年前写给玛丽·拉夫伯勒的一封信中就有所表达: {2BIO 431.4}

我们女人必须记住,上帝将我们放在顺服丈夫的位置上。他是头。在可能的情况下,我们的判断、观点和推理应与他保持一致。即便不一致,在不属良心的问题上,上帝的话语中把优先权给了丈夫。我们必须服从头。(《信函》1861年5号){2BIO 431.5}

怀爱伦在家庭生活、社交场合、旅行和消遣中都很尊重她丈夫,在他生病时也会悉心照料他。但是,让他来影响她的特殊工作,和她奉上天之命所传递的信息,这是不能妥协的。除了上面引用的她在1874年6月21日写给丈夫的信之外,我们还从1874年7月2日至10日的三封信中瞥见了她的先知使命和她对丈夫的忠诚之间的利害冲突。这些信展示了大仇敌企图阻碍上帝的圣工。矛盾并不在他们的婚姻中,正如他们经常表达感情所显示的那样,而是在将上帝指定的特殊事工区别对待。 {2BIO 431.6}

7月2日、8日和10日三封体贴的信

在从威斯康星州帐篷大会到巴特尔克里克的路上,怀爱伦在他们位于爱荷华州华盛顿的家停留了几个小时。从那里,她写信给丈夫,敞开心扉。

1874年7月2日写于爱荷华州华盛顿{2BIO 432.1}

我亲爱的丈夫:

我们目前在华盛顿自己的家里。这里看起来令人愉快,与素常一样,它确实有吸引力。要是符合主的旨意,我会喜欢住在这里,然而我们只是寄居的和客旅,我不认为我们能在这个世界上有个确定的家。……{2BIO 432.2}

我们的田地是世界。上帝已经用在大西洋海岸开始出版真理的宝贵而重要的工作尊荣了你。二十六年后祂又用在太平洋海岸发表真理的责任尊荣了你。你的道路对你来说或许不一定清晰,但你若不呈现额外的忧虑,上帝就必带领你。“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20)乃是我们的救主在离开世界升到天上为我们在祂天父面前代求之前说的话。{2BIO 432.3}

只要我们能够,我们凭眼见而行就是正当的,然而当我们不再能看清道路时,就需要将我们的手放在我们的天父手中,让祂带领了。在众人的生活中都有紧急情况,那时我们既不能随从眼见也不能信赖记忆或经验。我们所能做的一切就只是倚赖和等待。我们要尊荣上帝,倚赖祂,因为祂是我们的天父。……{2BIO 432.4}

我参加了四个帐篷大会,设法竭尽所能为众人谋利益。我很少想到自我,而是尽我所能向别人行善。我没有忘记你在太平洋海岸。我们都为你恳切祈祷了。我们很渴望看到你超越那使你的生活如此沮丧、灰心、不快乐的影响。上帝给了你优良的才智——我可以说那是巨人般的教籍。撒但不想让你的生命在尊荣和胜利中结束。上帝的圣工若没有你就必经受大损失。(《信函》1874年38号){2BIO 433.1}

指出根本原因

然后,她更直接地谈到了问题的根本原因,她写道:{2BIO 433.2}

当你摆脱黑暗和阴郁、灰心的情绪时,就没有人能说出或写出会像你自己那样发挥如此有力影响的话语,使众人心中高兴、有盼望、有勇气。然而当你感到沮丧,在阴云之下写作和讲话时,也没有人能投下你所投下的那么黑暗的阴影。在这件事上撒但正在力求掌权。{2BIO 433.3}

你因你的心态而责怪别人。你只要这么做,就足以使你保持在这种混乱黑暗的状态。别人采取的做法不会使你有理由不倚赖上帝,不指望和信靠祂扶持你的能力。{2BIO 433.4}

你不可指控我导致了你人生的考验,因为你这么做是在欺骗自己的心灵。正是你郁闷地深思种种烦恼、放大它们,并使它们成了现实,才导致了你人生的悲哀。难道我要因此受责备吗? {2BIO 433.5}

我必须摆脱你随意向我发出的责难。然而我若是不得不忍受,就要设法忍受而不报复。我从未想要使你悲伤。你的生命对我和对上帝的圣工来说非常宝贵。令我烦恼的不是你的不信任和怀疑使我非常痛苦,而是你任由它让你痛苦。它损耗着你的健康,而我却不能消除病因,因为它并不在现实中存在。 {2BIO 433.6}

我正设法从上帝得着力量和恩典好侍奉祂,不顾环境。祂为祂的百姓给了我大光,我必须自由地跟从上帝之灵的带领,照祂的吩咐行事,倚靠亮光和我的责任感,将同样的特权留给你。当我们能最好地一起工作时,我们就要这么做。如果上帝说为了祂的荣耀我们偶尔分开作工,我们就要那么做。然而上帝乐于向我显明我的工作和我的职责,我要本着信心指望祂,完全倚赖祂引导我。{2BIO 434.1}

我心里对你毫无怨恨的情绪;主既帮助我,我就不会让任何事来到你和我中间。我不会沮丧,也不会允许内疚感和悲痛的情绪摧毁我的效用,因为我知道我已本着敬畏上帝的心按照我最佳的认识努力尽了我的本分。来自上帝的帮助和最近四周特别自由地向人们讲道使我大得力量,而在我坚定地紧紧依靠上帝时,祂就紧握住我。{2BIO 434.2}

巴特尔克里克,1874年7月3日

亲爱的丈夫:

今天下午抵达这里。我们的弟兄们在期待你,并因你有望来到巴特尔克里克而大大喜乐。……{2BIO 434.3}

我在这里沒有收到你的来信。史密斯弟兄收到了你的一张明信片,说你预期参加东部的帐篷大会。我会很高兴见到你。愿上帝赐你清晰的亮光和许多恩典,好使你知道你的责任并履行之。{2BIO 434.4}

向家中的每一个成员致以多多的爱意,特别是你自己。{2BIO 434.5}

你的爱伦(同上)

第二封坦率的信

下一封信开始于5天后,完成于第6日,怀爱伦在信中谈到了上帝对她在帐篷大会上工作的祝福。她在1874年7月8日巴特尔克里克的日期栏下写道: {2BIO 434.6}

我一天比一天觉得我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我必须向别人作我的见证,并认真地工作,以便把上帝给我的亮光传给别人。我觉得我不是属于自己的,而是主用重价买来的。我深深地感受到了上帝对我的要求,我打算尽可能地满足它们。我不会让悲伤和沮丧毁掉我的作用。{2BIO 435.1}

我没有忘记你。我对你心中所想的深感难受,就像是与我有关的那样。我可以说,我知道你看待事物的角度是扭曲的。在过去,我一直感到非常沮丧和悲伤,因为我认为它可能永远是这样,生活似乎是一种负担。但我现在不这么觉得了。无论你有什么感觉,无论你有什么想法,都不能改变我对上帝的信仰和信任。 {2BIO 435.2}

事情似乎是一个无法解释的谜——除非你成功地把我带到一个我看不到也不可能屈服于它的位置,否则你无法得到安息与安宁。在我看来,这里面沒有连贯和大度,只有一种自私的感觉,这种自私总是纠缠于那些使我们的心疏远而不是团结的事情上。{2BIO 435.3}

我渴望完美的结合,但我不能以我的良心为代价来换取它;但如果你觉得上帝在引导你思考你在信中所写的事,我会尽量对你感到满意。当然,我不能感到完全的满足和信心,认为你是被主引导的。我只能感觉到,敌人正使你痛苦,因为他们总是把你的注意力放在那些毫无益处、只对你造成伤害的事情上。{2BIO 435.4}

我希望你快乐。你的健康和生命取决于你的幸福和快乐。不管别人追求什么,你的思想不需要有这样的控制一切的力量。只要你对别人的错误或假定的错误感到沮丧和忧郁,你就会有足够这样的事情去关注。(《信函》1874年40号){2BIO 435.5}

这是一封振奋人心的信,在信中,她试图将丈夫的注意力转移到真正的问题上,即大仇敌试图阻碍他们两人都在从事的宝贵工作。她继续说道: {2BIO 435.6}

撒但看到了你在这方面的弱点,他会尽一切努力攻击你,就像他经常成功的那样。他打算让你在这些问题上操心。上帝要你活下去,让你的思想自由,祂会让你成为光的通道,通过你向他人传递祂的光。撒但知道你可以极大地鼓励上帝的子民。{2BIO 436.1}

撒但知道他要做的,就是在那些没有生活在光明之人的心中作工,使你的心思纠结于这些事情,这样就达到了他的目的。我蒙指示,已经写了很多页,专注于他人的言行不一,心中充满沮丧之念,会令撒但欢喜雀跃,因为你的笔没有写上帝所认可和祝福的话。这些话本来会给你带来宝贵的大福气,赐给你过于人所能测度的甜美珍贵的平安。{2BIO 436.2}

上帝赐给你一支笔,决不可用来使祂的子民灰心丧气。亮光,宝贵的亮光,来自祂的面前。只要你愿意抵抗魔鬼的诱惑,不把你受试炼的感觉,你受试探的感觉,你受挫折的感觉写出来,说出来,上帝就会让光照耀在你身上,并把光传给别人。在你遭遇黑暗的时候,你的时间和笔却用来散布黑云。这样作,上帝不能也不会祝福你,你自己却越陷越深,把你自己受仇敌试探的感受和印象表达出来。 {2BIO 436.3}

上帝希望你活着。我要你活下去,我要我们最后的日子成为我们最好的日子。我的心多少次都是悲伤的,是的,每次我想起你。我怎么会不这样呢?(同上){2BIO 436.4}

当怀雅各的心情如此沉重和烦恼时,她无法从消遣中得到乐趣。她提到了这一点:{2BIO 436.5}

今天凌晨三点,我叫加斯基尔弟兄夫妇和威利到五英里外的地方去摘樱桃。我一个人待到下午他们回来。没有你,我不想作任何愉快的旅行。我只愿意去职责召唤的任何地方;但我并不是说因为我知道我的丈夫对我有如此错误的看法,撒但会成功地摧毁我的用处。 {2BIO 437.1}

我要写作,要探望那患病受苦的人,就是忧伤困苦的人,有够我做的事了。我也有证言传达给上帝的子民。我要抓住我亲爱的救主的手往前行,因为祂对我是极其宝贵的。{2BIO 437.2}

我不会独行,也不会在黑暗中行走。我完全仰赖上帝,因为在这路上,我的依靠和信心极其坚固。如果我们必须分开走剩下的路,让我们不要寻求把对方拉扯下來。我相信我们的工作最好是相互分离,我们每个人都自己依靠上帝。我每天都在写,尽我所能。{2BIO 437.3}

我深爱着你。{2BIO 437.4}你的爱伦(《信函》1874年40号)

另一封直率的信

在7月10日星期五写的第三封信中,也就是写完上述长信的第二天,怀爱伦再次提到了他们的关系:{2BIO 437.5}

1874年7月10日写于密歇根州把巴特尔克里克

亲爱的丈夫:一个星期前的今天,我来到巴特尔克里克。我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可写,因为(太热),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2BIO 437.6}

如果你能到东部来,不理会过去所有的难题和困惑,我们就可以联合起来,在这里和在帐篷大会上成就大善工。但我认为,如果你的心中专门思想不愉快的事情,那么留在你现在的地方对圣工和对你来说则是更好的。如果你能为宝贵的真理作见证,推进圣工,就与圣工有关的小册子和各种事务提出建议,你的努力将得到上帝的祝福。倘若你一味责备、猜疑、嫉妒,叫自己和我灰心丧气,软弱无力,恐怕我们就大大地破坏上帝的圣工了。 {2BIO 437.7}

我渴望见到你,也乐意按照上帝的旨意埋葬过去,不用提过去,与你同持信心和勇气,尽我们的职责,作工帮助上帝的子民;但我必须自由地遵循自己良心的信念。我不会责备或批評你,我也不能让你藉着责备和批评我而剥夺我的生命和心灵。我每日的祷告是愿主赐福、医治、引导你。我必须在上帝里自由。祂要我自由,不要在不适合我担任任何职位的挫折压抑中受苦。(《信函》1874年40a号){2BIO 438.1}

怀雅各的潜力

怀爱伦意识到,她的丈夫正在经历一场危机,撒但,如果可能的话,将会压垮他。为了让他振作起来,在7月11日的安息日,她写了他们的未来: {2BIO 438.2}

我会很高兴见到你。我没有收到你的消息,只收到名信片上的寥寥数语。我设法每天寄出一封信。我希望你全都能收到。……{2BIO 438.3}

我希望你很好。上帝希望你活着造福祂的子民。我希望你活着,我为你献上的祈祷天天升达上帝,愿主惠赐你健康和勇气。你若愿意将自己和你一切的挂虑都交给上帝,祂就必加给你力量,使你在圣工中充任你的位置。上帝已为祂的子民赐给你伟大宝贵的亮光,祂旨在让亮光照在他们身上。……{2BIO 438.4}

在这里的所有重要人物中,你的声望很高。能使他们喜乐的,莫过于见到你了。他们会很高兴在帐篷大会遇见你,我希望你能在这里并参加东部的帐篷大会。……{2BIO 438.5}

以你的经验、你的知识和敏锐的远见,你可以对上帝的圣工有极大的帮助。我希望你一直活到工作结束。我希望你成为上帝手中光亮的工具,成就许多善工,且愿你亲眼看到亲爱的救赎主有能力,有大荣耀,驾着天上的云降临。……{2BIO 439.1}

我感到非常渴望见到你并和你一起祷告。耶和华本为善。要赞美祂的圣名。我在今天早上的祷告中大得安慰和确信。……让我们每天本着信心祈祷吧,不仅求健康,而且求被上帝的灵充满,以便我们能蒙祂悦纳地从事所交给我们的工作。我就是为这个活着的。我没有别的抱负。我感到我的心在极大的爱与温柔中向往你。(《信函》1874年41号){2BIO 439.2}

在最后一段,她向雅各保证了她的爱、献身和忠诚: {2BIO 439.3}

我对你的能力有最高的评价,而且,有上帝的能力与你的努力同工,你就能做一番伟大而有效的工作。上帝能修复这架破损磨坏的机械,使它有必要的用途,仍去从事祂的工作。只要相信,只要愉快,只要很有勇气。放开不愉快的事。转离这些使你悲伤和使你灰心的事。我会永远忠于你,我希望你不要怀疑或不信任我会说或做一点伤害你或削弱弟兄们对你的信任的事。我决不会这么做。我会竭尽所能地扶持你帮助你。在爱里,你的爱伦(同上){2BI.4}

虽然怀雅各对怀爱伦一直持批评态度,但他对她的爱是深沉的,而且关心她在东部继续传道工作时是否舒适和快乐。7月5日,他写信给和母亲同在巴特尔克里克的威利:{2BIO 439.5}

听说你和你母亲在一起,我很高兴。好好照顾你亲爱的母亲。如果她想参加东部帐篷大会,请和她一起去。找一个适合你的帐篷;给母亲准备好书包、毯子、可移动的椅子等一切东西,不要同意她的节俭想法,让你自己凑合着过。(怀雅各致怀威廉,1874年7月5日){2BIO 439.6}

怀雅各的信采用了积极的语气

在上面引用的三封信中,怀爱伦向怀雅各倾诉了她痛苦的心情,说明了她所能采取的唯一立场,并努力帮助他变得理智和理解。第一封,是她7月2日从爱荷华州的华盛顿开始写,7月3日在巴特尔克里克完成的,这封信感动了怀雅各的心,帮助他看清了事情的真相。在他7月13日从奥克兰写给G. I.巴特勒的信中可以找到证据,这封信显示出他的态度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发生了一些重要的事情。他对巴特勒说: {2BIO 440.1}

我想和你,赫斯格,以及其他人商议,制定计划来扩展《健康改革者》和《时兆》,并讨论许多其他重要的事情。上帝的灵在感动我。我们的弟兄不晓得主为我们作了何等大的事。乔治兄弟,看来基督很快就要来了。我的亮光一直是信息的进展。…… {2BIO 440.2}

任何数量的战争、地震、洪水、飓风、瘟疫等等,都不会激发我对基督来临的信心。第三位天使的信息必须发挥作用。关于两个角之兽的信息和行动的预言必定应验。我的眼睛盯在那里已经很多年了。随着事态的严重发展,我感到很难过。但是,乔治弟兄,上帝已经开始为我们做大事了。我有一点希望和信心:祂那祝福的长臂会伸到那些在圣工几乎心力交瘁的先驱身上,用祂那仁慈的手指抚摸他们,使他们重获祂的恩宠,恢复他们在工作中的地位。……{2BIO 440.3}

我的心哪,当我重温这些诗句的时候,你激荡着什么样的情感?我的手颤抖,我的眼睛因哭泣而失明。我必须,我将要看到我可怜之心的愿望在完全恢复这一切。是时候放下我们的愚蠢和孩子般的任性,亲近雅各大能的上帝了。现在我有很美妙的祷告时节。(怀雅各致G. I.巴特勒,1874年7月13日){2BIO 440.4}

他给爱伦写信的语气,她不能不注意。7月13日,星期一,她在给懷雅各的信中提到了他信中语气的变化: {2BIO 441.1}

亲爱的丈夫:

在我寄给你的最后六页信(写于7月10日)送到办公室后,我收到了你写给我和威利的信,同时也收到了一封埃德森的信——都是些鼓舞人心的好信。(《信函》1874年42号){2BIO 441.2}

两天后,她又写了一封信,讲述了在公园里举行的戒酒会,并再次表达了她希望怀雅各能参加密歇根州的帐篷大会。她在这封信中说: {2BIO 441.3}

我今天收到了你很棒的来信,里面有一封要交给林赛兄弟的信。我非常感谢你最近几封更加鼓舞人心的来信。我诚挚地祈祷上帝保留你的生命,赐给你力量去做祂要你做的事。…… {2BIO 441.4}

你感觉好些了,我很高兴。我甚愿你心里清明快乐,遵行上帝的旨意。摆在我们面前的大工是别人做不到的。我们的经验对这一事业很有价值。(《信函》1874年43号){2BIO 441.5}

在7月17日星期五的信中,她写道:{2BIO 441.6}

昨天晚上我们收到了你的明信片,你在信上说要把总会大会和帐篷大会合起来开。可以这样做。……我想会议预告将在下一期《评论与通讯》上公布。所以我们将期待并信赖你的到来。……听说你身体健康,我很高兴。威利很好。…….

我没有特别的消息要写给你,除了我很想见你的面,而且以极大的快乐期待着那个时候。……你要在主里壮胆。让我们欢欣快乐。我怀着极大的兴趣仔细阅读你们的《时兆》。很好,很好,很好。你的爱伦。(《信函》1874年44号){2BIO 441.7}

她在接下来的星期四7月23日的信中向怀雅各保证:“在这里见到你,大家都会很高兴,尤其是你的爱伦。……我们现在正期待着你的到来。”她补充道: {2BIO 442.1}

自从写了以上的话,哈蒙.林赛带来了巴特勒的长信。信写得很好。我相信你对问题的看法是正确的。愿上帝帮助你,坚固你,使你在这工作和事业上有自己的位置,坚定地向前走,祈求上帝的支持。祂会帮助你。我毫无疑问地相信这一点。(《信函》1874年47号){2BIO 442.2}

怀雅各來到巴特尔克里克

在密歇根州帐篷大会期间,总会的会议也将于8月6日星期四开幕,听说怀雅各将于4日星期二午夜过后到达。尽管平时怀爱伦睡得早,今天她在等候迎接他。她忙着给埃德森和埃玛写信,此时他们已被雅各叫到奥克兰去帮忙编新报纸。在写信的时候,她的眼皮变得很沉重,打了一个盹。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她一下子就惊醒了,起来迎接她心爱的丈夫雅各。可能他刚才从车站走了几个街区,才到了她住的地方。{2BIO 442.3}

她多么高兴啊,这么久他们终于又团聚了,又可以一起生活、一起工作了。双方关系一度紧张。我们已经相当完整地引用了她九天內写给他的那些信,以便读者可以了解全部情况。五个月后,她从加州写信说:: {2BIO 442.4}

我们是最有勇气的人。我丈夫不会让任何事情使他沮丧。自从我们离开巴特尔克里克去加利福尼亚,我们就一直穿着盔甲和谐地工作。.(《信函》1876年16号){2BIO 442.5}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旧病复发

. 如果传记作者能够报导说,在怀雅各接下来的几年里,他的抑郁症没有复发,也没有多疑、不智的言论和指控,那将是令人理想的。我们注意到,他屡次中风麻痹,这给他的生活造成了严重的影响,这似乎为他不稳定的行动和摇摆的态度奠下了基础。尽管他偶然有过灰心丧气、不信任、指控人等令人沮丧的经历,但他的才能、奉献和经验,使上帝在教会急需他奉献的时候,仍然继续大大使用他。在1876年,1874年的经历又一次重演。怀雅各和怀爱伦住在加州奥克兰的家中,离太平洋出版社很近。她在勤奋地撰写基督的生平。怀雅各是总会会长,同时也积极参与新成立的出版社的发展工作。他被召在东部参加总会的特别会议,并监督保健院所拟议的扩大。他要她陪他,并留在东部,参加即将到来的帐篷大会。有玛丽·克拉夫做她的文字助手,爱伦不愿放弃写作,于是他让她继续写作,独自出发了。他们的信件(她每天都要写)表明,双方关系有些紧张,每个人都确信他们是在履行职责,尽管行动有些独立。她在1876年4月20日的信中写道: {2BIO 442.6}

你很快乐,从来没有这么自由过。感谢上帝。……我很快乐,很自由,我感谢上帝。你在职责范围内。上帝祝福你。我恪尽职守,上帝祝福我。对我来说,写作可能永远不会像现在这样好。……如果我现在离开去东部,我应该用你的灯,而不是我的灯。(《信函》1876年11号){2BIO 443.1}

接下来几周的信件往来表明,怀雅各越来越想要主导爱伦的活动,这是他早些年刻意避免的。在5月12日的信中,她提到了他所说的她的独立性,她写道: {2BIO 443.2}

至于我的独立性,在这种情况下,我没有得到应有的东西。我不接受你对我在这件事上对我感受的看法或解释。我比你更了解我自己。(《信函》1876年25号){2BIO 443.3}

她希望在他日益增长的独裁立场中加入温和。在一封信中,懷雅各毫不拘束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2BIO 444.1}

我会使用上帝给我良好的老脑筋,直到祂显明我错了。你的脑袋不适合我的肩膀。让它保持原位吧。我会尽力用我自己的方式去荣耀上帝。我会很高兴收到你的来信,但不要浪费你宝贵的时间和精力对我在纯观点的问题上说教。(《信函》1876年66号){2BIO 444.2}

在这段紧张的时间里,怀雅各试图主导爱伦的活动,考虑到她的特殊工作,这让她非常苦恼,她给露辛达·霍尔写了三封信。她清楚地表明自己不能服从怀雅各对自己职责的看法,并寻求人的同情。{2BIO 444.3}

5月16日,她写信给雅各: {2BIO 444.4}

我很伤心,因我说过或写过一些事让你伤心。请饶恕我,我会很谨慎再不说什么让你生气或烦恼的话题。我们生活在一个非常严肃的时间里。我们担不起因我们年老时的分歧而离心离德。我的看法可能不完全与你一样。但是我不认为自己有责任试图使你与我有一样的看法,一样的感受。为我曾经做过的这一切,我非常抱歉。我需要一颗谦卑的心,一个温柔与安静的灵。在任何情况下我让自己的感情冲动都是不对的。耶稣曾说:“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太11:29)。{2BIO 444.5}

我希望自我会隐藏在耶稣里。我希望自我被钉在十字架上。我不能自称毫无错误,或基督徒品格上的完全。我在生活中不免会有缺点和错误。我要是紧紧跟随了救主,原不必如此哀伤我不像祂可爱的形像。{2BIO 444.6}

时间短促,极为短促。生活无常。我们不知道何时我们的宽容时期会结束。我们若能谦卑地行在上帝面前,祂必让我们喜乐地结束我们的工作。我不会再在信中写一行字或一句话使你伤心。我再说,请饶恕我使你伤心的每一句话或每一个举动。(《信函》1876年27号){2BIO 444.7}

在她的信中,她表示她将留在加州,继续写关于基督生平的文章,除非上帝另有指示。这样的兆头一定出现在她的脑海中,因为十天后,她在堪萨帐篷大会上站在怀雅各旁边,这是本会季的第一次。他们整个夏天都在一起工作,共同承担了14次帐篷大会的任务。她原本希望于1876年春天在加州完成的写作,于12月在巴特尔克里克完成了。然而雅各并没有忘记爱伦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到了1877年夏末,这件事一直在他的心头萦回。她给威利的信提到了这一点。{2BIO 445.1}

他的大麻烦是在与心情的沮丧作战。他似乎觉得他已经很冤枉我。他回顾当他在加利福尼亚州而你们和我参加帐篷大会的时候写给我的信,觉得他已犯了主几乎不能饶恕的大罪。(《信函》1877年13号){2BIO 445.2}

她还说: “我的工作是要安慰他并为他祈祷;对他说愉快亲爱的话,安抚他。” 不管雅各的态度多少有些摇摆不定,爱伦继续她的工作,不受人际关系的影响。 {2BIO 445.3}

在这个回顾结束之前,还有一点值得注意。四年后的1881年5月24日,当D. M. 坎莱特正从他的事工和信仰的挫折和失误中恢复过来的时候,怀雅各给他写了一封信,信中他说了一些轻率的话。其中之一就是他的观点:“我希望看到巴特勒长老和赫斯格长老对她的影响能够消除。这种影响几乎毁了她。”但他当时的观点并不能改变怀爱伦作为上帝的使者在工作中不受他人影响的事实。{2BIO 445.4}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