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怀爱伦全传(第二卷)
第27章 福音在遙远西部的发展

第27章 福音在遙远西部的发展(1874年)

1873年12月18日,怀雅各和怀爱伦离开巴特尔克里克前往加利福尼亚时,他是出版协会的会长,《评论与通讯》的编辑,名义上还是巴特尔克里克教会的牧师——在他的心里,他与那里的机构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他对正在发展中的本会学校特别感兴趣,这个学校在新建成的《评论与通讯》三楼房间里临时开会。在离开这座城市之前,他只能和新学期一个班的学生见见面。乌利亞·史密斯已经恢复了《评论與通訊》的编辑工作,实际上是负责管理这份报纸。{2BIO 401.1}

在大陆那边加州北部的圣罗莎,露辛达·霍尔在一间租来的宽敞房子里为怀雅各一家安排了家务。两个侄女艾迪和梅·沃林也和她在一起。她期待怀雅各和怀爱伦在11月底到来。他們于12月28日星期日晚到达旧金山。第二天,他们会见了现在住在伍德兰的加利福尼亚区会会长J.N.拉夫伯勒。他陪同他们去圣罗莎,。拉夫伯勒已经通知加利福尼亚州区会的职员到这里开两天的会。{2BIO 401.2}

艾萨克和阿迪莉亚·范合恩陪同怀雅各夫妇到西部,他们也参加了在圣罗莎召开的教牧人员会议。每个人都对在巴特尔克里克赢得胜利的报告感到欣喜。整个事件的经历,给怀雅各带来大的调剂和自由。然后这群人解散了,工人们返回了他们的园地。范·霍恩陪同拉夫伯勒去了纳帕,那里的传福音工作主要由坎赖特负责。怀雅各和怀爱伦开始安顿下来。安息日到了,就是新年的第一天。怀爱伦对圣罗莎的信徒们讲话,星期天下午又讲一次。(《文稿》1874年2号) {2BIO 401.3}

早期关注的一个问题是出行的交通。怀雅各花220美元买了一对健康的小马——一匹4岁的母马和她8岁的母亲。他们花了150美元买了一辆“好看”的有篷旧马车。(《信函》1874年4号) 怀爱伦 在1月13日星期二写给威利的信中说,他们正在写“我们为《健康改革者》写文章。我的《青年导报》文章已经写好了。 (同上). {2BIO 402.1}

10天后,她又给威利写了一封信,信上写着“我亲爱的儿子克拉伦斯”。显然是考虑到威利即将长大成人,父母决定使用他的中间名,认为这样可以增加一点尊严感。二月和三月里写给他的大部分信件都是致“克拉伦斯”的。但是随着工作压力的增加,怀爱伦又回到了他熟悉的“威利”这个名字,他的余生都是威利这个名字。{2BIO 402.2}

怀爱伦在1月23日的信中说,她的眼睛有些发炎,使她无法在烛光下阅读。出于谨慎的原因,她暂时不写《健康改革者》、《青年导报》和《真正布道士》的文章。她补充道{2BIO 402.3}

昨天,我从箱子里拿出一篇关于基督受試探的文章,仔细地看了一遍。我让范·霍恩兄妹复制出版,所以你看,我们在写下一卷的方向上有了一点进展。(《信函》1874年5号){2BIO 402.4}

经过编辑和扩大,文稿编成11篇文章,分别在1874年和1875年发表在《时兆》和《评论与通讯》上。{2BIO 402.5}

M. E.科內尔自1871年底抵达加州以来,一直有收集岩石标本的爱好。他在怀雅各家花了几天的时间,将它们准备做好寄往巴特尔克里克的保健院。他给《评论与通讯》的报导让我们再次看到了怀雅各圣罗莎家的情況: {2BIO 402.6}

我在怀弟兄夫妇家度过了非常愉快而有益的三天。他们的勇气极大地鼓舞了我,我很高兴看到他们身体和精神都这么好。我也很高兴见到了范霍恩姐妹和霍尔姐妹。看到这么多圣工的老工作人员,感觉就像回到了老密歇根一样。{2BIO 402.7}

他们似乎都尽其所能让这个孤独的客人在他们家里感到宾至如归,他们做到了。{2BIO 403.1}

我注意到他们都是工人!蜂巢里没有一只雄蜂。他们最大的理想和快乐,似乎就是尽其所能推动現代真理的发展。他们对上帝的热情使我觉得我可以在善事上多做一点。从这开始,我希望在每一天结束时,我都能感觉到我做了我所能做的。(RH 1874.3.10){2BIO 403.2}

一个月前,拉夫伯勒在给《评论与通讯》的一份报导中写到怀雅各和怀爱伦在做什么: {2BIO 403.3}

我们把怀弟兄和姐妹和我们在一起当成一种极大的特权。在雨季,他们精力充沛地写作,给我们一些好主意;在工作中,给我们一些帮助。当春天来到的时候,他们有机会到不同的地方,给我们的信徒讲道,正如上帝的旨意会表明的,他们将会给我们的信徒很大的帮助。(RH 1874.2.24){2BIO 403.4}

拉夫伯勒很好地描述了1874年第一季度圣罗莎的情况。怀雅各夫妇很少涉足园地,他们专注于写作。在2月6日至8日的周末在圣罗莎举行的季度聚会(来自某一地区的信徒为敬拜、劝勉和促进圣工而聚集的聚会,通常从星期五下午开始,一直延续到星期天,每三个月一次。)上,怀雅各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威利当时住在布劳斯伯格位于巴特尔克里克的家中,正在上学。怀爱伦在给威利的信中解释说: {2BIO 403.5}

我们的季度会议已经结束了。我不能参加聚会,但没有什么必要。坎赖特、拉夫伯勒、范霍恩弟兄和你父亲都在场,由于弟兄们没有听到坎赖特和范霍恩的消息,我们希望他们能抓紧时间。你父亲讲了两次。我们共接待了30人吃饭,为18人提供食宿,并直接为他们提供食物。会议开得很愉快。很多事情都讨论并解决了。范·霍恩和坎赖特兄弟下个星期一起去俄勒冈州。{2BIO 403.6}

拉夫伯勒和科奈尔弟兄本季节将在这片海岸一起工作,你父亲和我将在到处奔忙,跟踪新地方的工作。{2BIO 404.1}

我认为我们不会参加下一季东部的帐篷大会。来加利福尼亚再跑回去是不明智的。 (《信函》1874年10号){2BIO 404.2}

在圣罗莎的怀爱伦家

在圣罗莎的那几个月里,怀爱伦经常给在密歇根州的孩子们写信——埃德森、爱玛和威利。最重要的是雅各的健康,虽然现在有了很大的改善,但已经不如从前了。关于这一点,爱伦在2月7日写道: {2BIO 404.3}

你父亲比一年前强壮多了。他很有勇气。他写了很多东西,照顾两匹马,给它们套挽具和解挽具。他只照顾一头奶牛,除了挤奶。挤奶由露辛达干。(《信函》1874年8号){2BIO 404.4}

当然,邮件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圣罗莎的邮局离他们住的地方大约一英里。 (《信函》1874年13号) 她写道:“你的父亲很早起床,早饭前带着邮件去邮局。”她补充道: {2BIO 404.5}

我陪着他,但他走得那么快,我不得不费很大的劲才能跟上他。通常情况并非如此。他不能和我一起走。……{2BIO 404.6}

你父亲每天晚上都在写作。他写作一直写到半夜。我认为这不是一个好计划。 (《信函》1874年9号){2BIO 404.7}

她写道:“我们有好多间房子,有我们所需要的家具。我们住在这里很舒适。”(《信函》1874年8号)“连日的雨使我们无法骑马外出,无法在需要的时候四处走动,无法融入写作。” (《信函》1874年9号) 由于还不熟悉加州北部海岸冬季的雨雾天气,她断定圣罗莎、佩塔卢马、伍德兰和旧金山都不适合病人居住。“但是,”她写道,“30英里以内的一些地方以非常适合健康、空气清新而闻名。”.(《信函》1874年8号){2BIO 404.8}

怀雅各和怀爱伦负责照顾艾迪和梅·沃林,他们发现需要进行一些非常明智的训练。她在1月23日写道:“小女孩们都很好。”“梅相当娇嫩。” (《信函》1874年5号) 四天以后,她写信说,她从孩子们身上看到了母亲的脾气和性格,这需要仔细对待和纠正,否则他们就会养成这种性格。她补充说:“我们和他们在一起没有太多麻烦。” (《信函》1874年7号) 2月7日,她报道说: {2BIO 405.1}

我们的孩子都很健康。我们认为他们试图做正确的事。我们告诉他们,如果他们调皮,就不能和雅各叔叔骑马出去。梅现在并不为遇到困难而烦恼。她似乎控制得很好。 (《信函》1874年9号){2BIO 405.2}

后来她写道:“艾迪和梅像黑鹂一样叽叽喳喳,我几乎没法专心写作。”(同上){2BIO 405.3}

二月中旬,她在给威利的信中提到: {2BIO 405.4}

你在如此经常学习的时候不能过得太朴素。你的父亲和我从加利福尼亚州回来以后就完全放弃了牛奶、奶油、黄油、糖和肉类。我们的头脑清晰多了,身体也好多了。我们过得非常朴素。我们若不过得简朴,就不能写作。

你的父亲在梅生病时为她买过一次肉,然而此后我们就没有在肉类上花过一分钱了。我们有各种最棒的水果。(《信函》1874年12号){2BIO 405.5}

应当指出,在观察不同时间和非常不同的情况下出现在怀雅各家餐桌上的特定饮食时,应当谨慎行事。几个月前,当他们在落基山脉时,那里的水果非常稀少,蔬菜也很有限,价格也很昂贵,来自冰雪覆盖的溪流和湖泊的鱼是他们饮食的重要组成部分。总的来说,怀雅各和怀爱伦的工作原则是在他们所处的经济结构范围内利用最好的食物,以最好的方法烹飪。 {2BIO 405.6}

在我们写到的这些日子里,怀雅各和怀爱伦已经接受了健康改良,是素食主义者。但这并不排除偶尔使用一些肉,特别是当非肉制品不容易获得时。1896年,怀爱伦在澳大利亚采取了积极的立场,从那时起,她的餐桌上再也没有肉了,并很快就不用鱼和家禽。在认真观察怀爱伦吃了什么,并检查这是否与她的主要教导相符时,时间、地点、环境和她所能得到的食物都应该考虑进去。读者一定要记住,当时制冷是不容易也不简单的。我们熟知的谷类早餐和植物蛋白食物也不存在。{2BIO 406.1}

我们该怎么办?

在此之前,怀雅各夫妇一直非常活跃,深入参与了圣工的运作。在圣罗莎,冬季的雨还在持续,大部分人只能呆在家里。怀雅各和怀爱伦曾质疑他们的做法是否正确。{2BIO 406.2}

这种想法偶尔会在给孩子们的信中出现,比如在2月15日写给威利的信中: {2BIO 406.3}

你的父亲有时想他不应该来到加利福尼亚,而应该留在巴特尔克里克。你这样认为吗?你知道他若留在巴特尔克里克,我们有什么担心。要是一切对你的父亲都很好,我会宁愿留在巴特尔克里克而不是任何别的地方,然而在那里临到他身上的各种操心和重担我认为很快就会把他耗尽。(同上){2BIO 406.4}

五个星期后,她在给威利的信中也表现出同样的不安: {2BIO 406.5}

父亲因胆汁过多症发作病了好几天。父亲有时说起要去科罗拉多山脉。他认为约翰尼(没有进一步确定)和你会想出来待上几个月。你觉得这个提议怎么样?……{2BIO 406.6}

有时父亲会说去我们在爱荷华州的家。……我们把那里当作我们的家,让你和约翰尼来和我们一起住几个月。你觉得这个提议怎么样?有时父亲会说起回巴特尔克里克的保健院接受治疗。你觉得这个提议怎么样?……我认为父亲应该待在一个可以在户外工作的地方,让他的思想活跃起来。 (《信函》1874年17号){2BIO 407.1}

然后她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2BIO 407.2}

我非常想参加下一季的帐篷大会。当我有证言要对我们的信徒说,却无能为力时,我感到多么不甘心啊!我渴望工作,说些或做些能促进上帝事业的事。(同上)

带来变化的发展

不久,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他们在2月21日和22日的周末访问了旧金山教会,受到了热烈的欢迎。他们俩在安息日的早上和下午都有讲道。周日早上,他们乘坐奇滕登号帆船穿过海湾七英里到达奥克兰。他们带着一队马游览了这座城市。怀爱伦写道:“这确实是我在加州见过的最美丽的地方。”她热情地补充道: {2BIO 407.3}

人行道旁的树荫下有许多常青树丛,修剪得和旧金山院子里的树一样漂亮。这些常绿的雪松、冷杉树和非常美丽的树木的香味使空气中弥漫着它们的香气,就像我们摘下叶子时散发出玫瑰香味的天竺葵一样。鲜花正在盛开之时。{2BIO 407.4}

我们认为这里可能是西海岸建立健康机构和印刷分支机构的一个非常好的地方。我们想我们可能很快会再来参观这个地方。在这个地方,守安息日的人为数不多,大约有六个人。……{2BIO 407.5}

我们现在的天气是最美的。 (《信函》1874年16号){2BIO 407.6}

对奥克兰的访问在怀雅各和怀爱伦心中播下了一些种子。{2BIO 408.1}

随着天气好转,他们可以去其他教会了。他们在纳帕进行了为期两周的访问,怀雅各为新建的教堂举行了奉献礼。{2BIO 408.2}

怀爱伦1874年4月1日的梦

科奈尔和坎莱特当时正在研究用加州帐篷推进福音布道的计划,他们倾向于在较小的城镇工作。{2BIO 408.3}

4月1日夜里,怀爱伦做了一个梦。她写道: {2BIO 408.4}

我得到一个印象极深的异梦,看到了印刷所在向世人传扬第三位天使信息的工作上所有的贡献。I{2BIO 408.5}

我梦见几个加利福尼亚弟兄在商讨,考虑即将到来的季节怎样最好地开展工作的计划。有人认为,最好避开大城市,在小地方开展工作。我丈夫诚恳地劝告他们,采用更自由的计划,并且更努力地工作。这样,就更符合我们的信息特征。{2BIO 408.6}

后来,一个我梦境中常见到的年轻人加入进来商讨。他饶有兴致地听了所讲的,他经过深思熟虑,很有信心地说::{2BIO 408.7}

“城市与乡村都是主葡萄园的一部分,它们务须得听这警告的信息。……你们对现在的工作的眼界太有限。你们试图计划工作,好抓在自己手中。你们必须放宽眼界。你们不可将灯放在斗底下或床底下,却要放在灯台上,以便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一家就是全世界。(3LS 208, 209){2BIO 408.8}

局限的传道计划

大约三周后,怀雅各和怀爱伦来到旧金山,在那里他们遇到了坎莱特。他们得知他和科内尔正计划在希尔兹堡以北15英里的一个有200名居民的小镇比克洛弗代尔开展福音布道活动。怀雅各和怀爱伦想把奥克兰作为夏季布道会的地点。怀爱伦写道:“我们奥克兰的信徒,非常认真地希望把帐篷搬到那里,而这似乎是一个比克洛弗代尔更好的地方。” (《信函》1874年20号) 於是作好安排让坎莱特和怀雅各夫妇在希尔兹堡会面商议计划。{2BIO 408.9}

当怀雅各和怀爱伦到达希尔兹堡时,他们得知坎莱特和科內尔已经在希尔兹堡附近的邦德家中组装好了他们的设备,然后前往科洛弗代尔。现在该由怀雅各和怀爱伦来拦住放在邦德家农场的帐篷了。愛伦描述了接下来的几个小时: {2BIO 409.1}

虽然已经是晚上7点了,我们还是认为最好往前走,然后走了8英里去看邦德弟兄。我们一直驾车到俄罗斯河。你那谨慎的父亲直到认为完全安全后才敢把马车赶下水。你可以想象我们在一条不熟悉的路上的处境,还有一条湍急的深河通往浅滩。{2BIO 409.2}

你父亲没有想过要回去。他把两匹马从车上卸下,分开,骑着基蒂过河,我扶着比尔上岸。我们听说(我们发现这是对的)这条河在马背那边有很深的洞。我们以为可以安全地过河,便套上马车,过了河,我们走完了,心里非常高兴。瞧,在我们的左右两边,仍然是一条湍急、深而宽的河。{2BIO 409.3}

我们左右为难,不知该怎么办。你父亲和我又把马解开了。他骑在基蒂的背上,而我正竭力阻止不安的比尔从我身边跑开,跟着它的同伴。为了确保马车的安全,你父亲两次过河。水溢出了他的靴子。我们把他走过的路线标在了对面的一座山旁。晚上九点钟,我们第二次套上了马车,就向对岸走去。水已经漫过了车体。我们感到要感谢上帝,並鼓起勇气。(同上){2BIO 409.4}

第二天早上,也就是4月22日星期三,在邦德家,他们发现了要运往科洛弗代尔的货物,于是命令将之扣留,然后带换上新的马前去和传道士们商议。当他们到达科洛弗代尔时,所有的人都可以看到这里不适合支搭帐篷。于是他们回到圣罗莎共同商议,决定下一步该怎么做。接下去的周末,季度会议将在布卢姆菲尔德举行。负责同工会在那里,这就保证了能解决一些问题。T{2BIO 410.1}

布卢姆菲尔德季度会议

4月24日,星期五早上,怀雅各和怀爱伦驾车前往布卢姆菲尔德出席当天晚上召开的季度会议。在给埃德森和爱玛的信中,她描述了当时的情况: {2BIO 410.2}

明确通知西海岸的区会委员会到这里来开会,因为要考虑重要的事务。要作出决议:自称接受真理的人是否会与我们合作,在今年扩大和发展西海岸的工作。我们想知道他们是要紧挨海岸,还是将船开入水深之处,在深水中下网捕鱼。{2BIO 410.3}

我们弟兄的想法太狭隘,工作太局限。我们告诉他们,如果不打算在现在的帐篷季节,比以前更大规模地开展工作,我们就打算回到东部参加帐篷大会。他们不应该把帐篷扎在最小的地方,而应该以基督为榜样。基督把自己放在旅行布道上,来自全世界各个国家的人来来往往,祂以令人难忘的方式给人们赐下重要的真理。(《信函》1874年23号){2BIO 410.4}

她直截了当地说: {2BIO 410.5}

旧金山、奥克兰、圣克拉拉、圣何塞都是有影响力的大城市。我们既掌握了真理,就有一项伟大而重要的工作摆在我们面前。世界将受到考验。这个世界需要的警告。这个警告的信息对他们来说,要么是活的香气叫他们活,要么是死的香气叫他们死。……

我们承载着向世界发出的最严肃的信息。我要根据上帝给我的亮光和能力参与行动。你们也要参与把你们的光照耀他人。如果你们只为自己而活,就没有“好”等着你们。如果我为自己的利益而活,主就不会对我说“好”。{2BIO 411.1}

我们准备穿上铠甲,满怀信心地前进,在这片海岸创办一份刊物。在我们离开太平洋海岸之前,我们必须建立起上帝的事业和工作。上帝会为我们作工,通过我们和靠着我们工作。我们既拥有真理,就要毫无疑问地相信,不能再浪费时间了。我们必须努力把信息传给所有的人。(同上){2BIO 411.2}

在同一天,也就是4月27日星期一写的另一封信中,她说:“我恳劝我们的弟兄们做些事情,现在就做。……传道士们有工作要做。平信徒不可能不负责任而无所事事。” (《信函》1874年19b号){2BIO 411.3}

在布卢姆菲尔德会议上,这些问题得到了认真的讨论,“做些事情,现在就做”的话题似乎占据了主导地位。{2BIO 411.4}

她写道: {2BIO 411.5}

我们曾多次向上帝恳切祷告,求祂赐我们智慧,使我们能遵行祂的命令。经过多次的祈祷,你的父亲表达了他的意见:根据上帝所赐的相关亮光,现在是在西海岸创办一种刊物的最佳时机。你父亲的计划是这样的:创办一份周报;在沿海的某个城市进行排版和印刷。在我们看来,奥克兰是开始这项工作的最佳地点。……

这是上帝的工作。我们是奉主的名坚持的。祂会给我们力量。我们因着信,可以得着祂的能力来帮助我们。我们感到我们不能罢休,直到我们看到西海岸的圣工更可靠、更认真,在一个更高、更广阔的平台上向前推进。(同上){2BIO 411.6}

勇敢地搬到奥克兰

怀爱伦曾呼吁"现在"就采取行动。这些话是4月27日周一早上在布卢姆菲尔德的季度会议之后写的。随后几天的迅速变化表明,她的呼吁点燃了工人们对上帝的热情。几个传道士赶忙到奥克兰去打探那片土地。星期二,怀雅各和怀爱伦在他们圣罗莎的家中,等待“通知我们去奥克兰,我们的帐篷将在那里扎营”的急件。她还说,“当地的选择现在处于关键的兴奋时期。”我们将尽我们的一份力量,通过声音和投票来关闭这座美丽城市里的酒吧间。” (《信函》1874年22号){2BIO 412.1}

星期三,怀雅各和怀爱伦在前往奥克兰的路上,准备在那里设立总部。星期四,帐篷在市中心支搭起来,那天晚上科内尔的讲道论及招魂术。由于这座城市的灵恩表现,人们对这个主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怀雅各已经开始着手安排一份报刊的出版。怀雅各夫妇在离城四英里的地方租了"喷泉农场",怀爱伦和两个年轻人把这座有八个房间的房子彻底打扫一下。5月1日,星期五下午,他们搬进来了。露辛达·霍尔和沃林家的孩子也和他们在一起。(《信函》1874年19f号){2BIO 412.2}

喷泉农场——奥克兰的住宅

几天后,怀爱伦给威利写信,描述了他们租的住处: {2BIO 412.3}

现在,我们打算在离城四英里(六公里)的地方住下来。这是农村。这里曾有一个很好的“水疗”机构。那是一栋很大的三层楼的房子,周围荒无人烟,房子破败,好像要塌似的。我们住在离这栋房子几杆远的地方的一间整洁的正方形屋子里,我们还没有住下来,但很快就要住下来了。这是一个很适合居住的地方,有很多树和花草;没有水果,但邻居家有很多水果,我们可以去买。{2BIO 412.4}

中国人在不远的地方有一所房子,我们以每磅3美分的价格买豌豆。草莓和各种蔬菜都很丰富;新土豆每磅3美分。我们有一头新奶牛来放养,每天给她主人提供三品脱的牛奶。{2BIO 413.1}

我们有一所很好的房子和谷仓。我们的马是昨天从贾德森弟兄那里带来的。我们现在有一支精力充沛的队伍来接送我们往返城市。(《书信》1874年26号){2BIO 413.2}

在那封来自喷泉农场的第一封来信中,她宣称她可以“站在广场上,眺望金门”。 (《信函》1874年19f号){2BIO 413.3}

奥克兰的帐篷聚会

5月6日星期三,在写给乌利亚·史密斯的信中,怀爱伦描述了布道会的情况: {2BIO 413.4}

大帐篷已经搭好,会议从上周四开始就在里面举行。……我们觉得是时候在加州做点什么了。我们看到并感觉到我们的弟兄们思想过于狭隘了。他们主张在小地方支起帐篷,但避开大城市。我梦见他们这样做了,却不是做上帝要他们做的工作。…… {2BIO 413.5}

奥克兰的帐篷已经开始搭建了。我们的会议非常棒。科內尔长老在头两个晚上的布道讲到招魂術,利用了奥克兰邪灵工作带来的兴奋。椅子被搬来搬去,箱子被扔来扔去,夜复一夜地听到刺耳的尖叫声。在这种表现中,撒但似乎做得过火了,真的伤到了他自己的事业。科内尔长老的演讲很受欢迎。这两个晚上帐篷里都挤满了人。每天晚上和星期天全天都有聚会。坎莱特弟兄也讲了几次,很受欢迎。(《信函》1874年25号){2BIO 413.6}

怀爱伦被吸引到周日下午的演讲会中,对一群好听众发表了一个小时的演讲。{2BIO 413.7}

她很高兴看到西部的工作势头越来越好。{2BIO 413.8}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