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怀爱伦全传(第二卷)
第26章 科罗拉多插曲

第26章   科罗拉多插曲(1873年)

1873年6月25日,星期三晚上7:30,怀雅各和怀爱伦、威利,以及卢辛达·霍尔到达丹佛。他们在沃林家受到诚挚的接待。星期四和星期五,他们为在落基山度夏作准备。为了确保床铺舒适,他们安排订做了两个绒毛床垫,并且买了枕头。沃林先生安息日下午从山区回来了,看到他们一行人在城里的公园里享受安息日休息。安息日过后,他们前往山区的金色城(《文稿》1873年第8号)。 星期日下午较晚的时候,他们到了沃林的加工厂,在他们准备度过夏天的小屋里安顿好了。{2BIO 385.1}

我们现在在沃林的老磨坊,离他现在经营的地方两英里。他让我们使用的是一所好房子。有一间客厅、一间餐厅、一间厨房、两间卧室和一间地下室,地下室下面用作贮藏室和地窖,楼上有两间卧室。{2BIO 385.2}

我们差不多安顿下来了。沃林几乎能借给我们所需的所有家具。前天早上我们醒来发现地上有一英寸厚的雪,温度计在冰点以上2度。7月1日怎么样呢?……{2BIO 385.3}

父亲身体很好,很愉快。他在摆弄架子、床架等等,而且一直都很忙。……{2BIO 385.4}

7月4日。爸爸和我今天一直在修篱笆。牧场的篱笆修好后,沃林会借给我们一匹马。我想下周我要在花园里种些东西。(卡丽.约翰逊《我曾是坎莱特的秘书》35、36页)

. 不久,他们就开始了悠闲的生活,在美丽的山峦中读书、写作、消遣。他们珍藏着每周送来的《评论與通訊》每月寄來的《健康改革者》和《青年导報》。来自巴特爾克里克和爱荷华州的乔治.巴特勒的频繁信件使他们保持着与圣工活动和进展的联系。日记让我们看到了他们虔诚的日常生活: {2BIO 386.1}

1873年7月16日,星期三。

今天天气很好。我们晚上休息得很好。我们在家里祷告,也在山上独自祷告。{2BIO 386.2}

1873年7月17日,星期四。

吃完早餐和祈祷后,我丈夫和我在山谷里度过了祈祷时节。{2BIO 386.3}

1873年7月18日,星期五。

这是一个美丽的早晨。早餐后和家人一起祈祷,我丈夫和我走出去,独自在山谷里祈祷。(《文稿》1873年第9号){2BIO 386.4}

7月12日,安息日的下午,当他们在树林里散步时,他们发现了一些野草莓,这是他们将要享用的第一种新鲜水果。星期天他们挑了一夸脱。从那以后,几乎每天都要摘草莓,有时要摘几夸脱。随着草莓的逐渐减少,树莓的数量越来越多。在一个进口水果稀缺且非常昂贵的地方,这让水果爱好者们很高兴。{2BIO 386.5}

达德利和卢克丽霞·坎莱特的来访

7月18日星期五早上,达德利和卢克蕾蒂娅·坎莱特和他们15个月大的女儿吉纳维芙在黑鹰站等待被接到怀雅各家。威利駕车去车站接他们。一辆马车,由桑迪拉着,让坎莱特一家坐;沃林的马车,由两匹马埃利封和比尔拉着,运坎莱特家的行李。怀爱伦写道:“我们很高兴见到他们。他们有一个非常有趣的小女孩。”(同上) 天气很好,很快坎莱特一家人就开始在山上探查,采摘草莓。达德利.坎莱特冬天里在明尼苏达州辛勤作工,累得筋疲力尽,他的喉咙也很难受。怀雅各非常欣赏坎莱特,邀请他们来山里和他们一起恢复健康是很自然的。两家人喜欢一起做礼拜、徒步旅行、骑马和野餐。怀雅各、怀爱伦和坎赖特也在忙着写东西;他们都喜欢阅读,尤其是那些刚从《评论与通讯》出版社寄来的本会期刊。 {2BIO 386.6}

8月9日,安息日过后的晚上,怀雅各病倒了,病得很厉害,直到午夜过后才睡着。第二天下雨了,这么多人挤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其中一个是精疲力竭的家长,另一个是哭闹的蹒跚学步的孩子。紧张状态加剧,易怒情绪很快就显露出来。坎莱特并不以他的耐心着称;当他后来提到那次经历时,他回忆道: {2BIO 387.1}

我自坦率告诉长老我的想法。这让我们陷入了决裂。怀夫人听到了这一切,但什么也没说。(《放弃安息日复临信仰》42页){2BIO 387.2}

在坎莱特的性格中有一些弱点,这是怀爱伦通过启示和观察而得知的,但是她还没有找到机会和他讨论这件事。现在似乎是讨论一些事情的时候了。在8月10日星期天的日记中,她提到他们与坎莱特弟兄夫妇进行了谈话,星期一他们进行了进一步的谈话。日记说{2BIO 387.3}

我们和坎莱特弟兄夫妇进一步交谈。他们都起来反对我们所说的一切。我感到很遺憾。(《文稿》1873年第10号){2BIO 387.4}

这段经历给怀雅各带来了挫折,他病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有必要继续交流。怀爱伦说到: {2BIO 387.5}

我们觉得有责任和坎莱特弟兄夫妇说几句话。他充满了不信,随时准备向我们抱怨,我想他也会向任何愿意给他机会的人发怨言。我们对他们说了些很清楚的事情。(同上) {2BIO 387.6}

坎莱特一家搬了出去,去了塔克兄弟的家。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怀爱伦给他们写了一封长信,开头是这样写的: {2BIO 388.1}

有数月之久我感到时候到了,要把主在几年前乐于指示我的一些关于你们的事写给你们。我蒙指示看到你们的情形,也看到其他一些自己有一番工夫要下,以便适合传扬真理工作之人的情形。(3T 304){2BIO 388.2}

这封信的全文载于《证言》第三卷第304至329页,题为《致一位年轻传道士及其妻子》。巴特勒很了解坎莱特,他这样描述坎赖特:“他从不耐心地忍受指责,也不会在遇到困难时平静下来”(《约翰逊》第34页)。此后不久,坎莱特一家来到了加利福尼亚。在几个月的时间里,两家继续通信,他们忏悔了,请求宽恕,得到了原谅,困难也解决了。所有的人很快就一起为上帝的事业而工作。 {2BIO 388.3}

再去中央公园

怀雅各和怀爱伦对他们在科罗拉多的生活很满意,一直忙于写作和消遣。他们很快就考虑到那里过冬,并开始相应计划。他们说要再去雪原上旅行一趟,在格兰德湖住上几个星期,那里离他们去年露营的硫磺温泉只有几英里。9月14日,周日早上,沃林突然來到,说他准备带他们去公园。怀爱伦说;“他催促我们都上去,我们都收拾好了行李,准备在11点出发。” (《文稿》1873年第11号)这次旅行跟上次很像;他们在格兰德湖边露营了三个星期。10月7日,星期二晚上,他们回到山上的家,就在一场暴风雪之前。(《文稿》1873年第12号)周三早上,怀爱伦在她的日记中写道: {2BIO 388.4}

我们晚上休息得很好。在床上休息真是一种奢侈,因为我们已经有二十三个晚上没有在床上睡过觉了。我们非常感恩,我们在家里。狂风大作,把树木连根拔起,甚至掀翻了外屋。昨天当我们穿过山脉时,天气像夏天一样温暖,但是今天早上我们看到山脉被雪覆盖着。……沃林先生和我们一起吃早餐。霍尔姐妹为了沃林先生的两个孩子艾迪和梅去了拉斯基夫人家。他们又来了。(同上){2BIO 388.5}

威利回到巴特尔克里克去上学。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关于未来的计划有许多谈话。他们是应该回到帕特克里克,还是应该留在科罗拉多度过冬天,还是应该去西部的加利福尼亚?10月20日星期一,他们收到了巴特勒的一些信件。星期二开始下雪,星期三早上,也就是10月22日,愛伦在日记中写道:“这就像一个寒冷的一月早晨。地上的雪有六英寸深。”他们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写信——怀雅各给巴特勒写了长信。{2BIO 389.1}

怀雅各为圣工提出了广泛的计划

在科罗拉多度过的几个月给了怀雅各一个机会,让他可以退后一步,从整体上了解圣工。他为此写了几篇文章,提出了大胆而广泛的建议。8月下旬,怀爱伦还没有完成《证言》第23辑,里面有一篇长文,题为《老底嘉教会》。怀雅各还附了一份47页的声明,题为《恳切的呼吁》,写给“一大群人”,总会委员会,巴特尔克里克“特选的人”,各州区会委员会,小册子和传道协会各分支机构的职员。这个附加的声明开篇就说: {2BIO 389.2}

我们拿起笔来向你保证,主已经引导我们去考虑我们信徒的现状和圣工的需要,这是我们从来没有感觉到的。在落基山的休养之处,我们花时间回顾了我们的全部立场,考察了所有工作的园地,思考了我们在上帝面前的状况和我们信徒的处境。…… {2BIO 389.3}

今天8月20日早上我们在晨更祈祷的时候,离开家人专门寻求耶和华。这是我们来到山区以来的一贯习惯。怀夫人感觉到我们拥有最牢靠的保证:上帝的手把我们与祂的子民暂时分开,以改善我们的健康,凝聚属灵的力量和关于我们状况及圣工需要的清晰亮光。(《恳切的呼吁》第 1页){2BIO 390.1}

他首先提到了北欧主要语言的出版工作和文字需求。这些语言被许多来到美国海岸的人使用和阅读。然后,他更详细地列出了广泛的出版计划: {2BIO 390.2}

我们最近一直在审视与我们的出版事业有关的广阔领域。我们认为是时候把我们的标准书籍、小册子和传单定型了,同时制作两套字版,一套给太平洋沿岸的出版部门,一套给大西洋海岸。这将降低我们的出版成本,以及在巴特尔克里克的资金和办公室的需求。……在太平洋和大西洋沿岸,我们的出版物用复制版印刷的日子已经不远了。这将大大减少我们的排版,减少我们从内地到东部和西部出版物的沉重运输量。{2BIO 390.3}

上帝愿意在太平洋海岸为祂的事业成就大事。……总会委员会打算把这项沿海岸工作延伸到俄勒冈州和华盛顿地区。1874年,太平洋沿岸的圣工之友应该准备好资金,慷慨地帮助在他们的海岸建立一个分支机构和健康机构。{2BIO 390.4}

在此,我们要指出,那些可能认为这些建议过于夸张的人应该明白,如果没有制定计划,没有坚持不懈的努力去执行计划,我们的事业就不会有什么成就。 (同上, 18, 19页){2BIO 390.5}

他希望巴特尔克里克的负责人,加快步伐,发展学校,把健康机构扩大到能容纳300个客人。他指出,《评论与通讯》出版社要增加两台电动印刷机,需要更多的运行资金。然后,他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 {2BIO 390.6}

总会应该在1874年年底以前,出资20,000美元,用于准备翻译、出版德文、法文、丹麦文和瑞典文的著作。总会必须派出差会到欧洲,到太平洋地区。事实上,应该到所有能够唤起人们的地方。(《恳切的呼吁》P.29) {2BIO 391.1}

附有这项呼吁的第23辑《证言》9月中旬已经进入园地,并渗入了安息日复临信徒的思想。S. N.赫斯格在10月21日的《评论与通讯》中率先做出回应。巴特勒接着响应。此时巴特勒和怀雅各之间的书信往来不断,要求及早召开总会会议,实施其中的一些计划。10月24日,巴特勒在他位于爱荷华州芒特普莱森特的家中为《评论与通讯》撰写了一篇题为《第23辑证言和怀弟兄的致词》的文章。他在文章中说: {2BIO 391.2}

我不就此说几句话,是不会感到满意的。我坚信这些证言来自上帝。我十分希望我们的信徒阅读并仔细思考这些证言。{2BIO 391.3}

既然上帝赐予我们天上的亮光,让我们知道当前的责任和危险,我们再怎么强调它的重要性也不为过。……主的这个最后警告,用最清晰的亮光把我们的特殊危险摆在我们面前。我知道这些危险存在于我们中间。我们正处于不冷不热的状态,就是《启示录》第3章老底嘉教会的状态。虽然我们应该是地球上,或18个世纪以来最热心的教会,但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RH 1873.11.4){2BIO 391.4}

在结束对《证言》文章的评论时,他说:“这份给教会的证言正是我们此时此刻所需要的。我们会关注它吗?然后他又转向那本小册子所附的怀雅各的文章。关于它的信息,他写道: {2BIO 391.5}

我们深表赞同。我们并非不知道,他已向我们提出了一项巨大的工程。我们也不相信单靠人就能完成它。……我们相信上帝在这末世有一项特别的工作,是针对“各国、各族、各方、各民”的。这是普世性的工作。(同上)2BIO 391.6}

他指出“有明确目标”的工作的重要性,“有明确的目标”,他保证发出“在主里勇敢”的战斗口号。接着巴特勒赶往巴特尔克里克,与总会委员会的另外两位成员会面,考虑采取的步骤。{2BIO 392.1}

10月23日,怀雅各从布莱克霍克发出电报,敦促总会定于11月14日至18日召开会议(《文稿》1873年12号)。委员会采纳了会议的日期。11月4日的《评论与通讯》刊登了通知,巴特勒在社论版上解释了这种匆忙的安排。{2BIO 392.2}

《评论与通讯》大量报导了J. N.安德鲁斯弟兄本季前往瑞士的消息。他去关照当地圣工的需要,参加欧洲宣教的拓展工作,并学习法语和德语,帮助预备这些语言的著作。(RH 1873.11.4){2BIO 392.3}

我们本会学校的问题必须立即加以考虑。(同上){2BIO 392.4}

我们小册子和传道协会的工作也应该考虑在内。我们需要一份与这个组织有关的刊物吗?(同上){2BIO 392.5}

我们尤其需要考虑怀弟兄提请人们注意的那些问题,通过扩大我们的机构,在太平洋海岸建立分支机构,将圣工置于更广泛的基础上,并从总体上关注这些事业。(同上){2BIO 392.6}

怀雅各夫妇在科罗拉多州有好几天痛苦的思索,需要决定是去参加总会会议,还是带着卢辛达·霍尔和沃林的两个孩子直接去加利福尼亚。他们决定去加利福尼亚州。沃林劝他们要关照姑娘们。怀爱伦写道,孩子们的母亲“一直在折磨和责骂她的丈夫”,直到她“失去了他的感情”。沃林坚持要带孩子们一起去加利福尼亚,孩子的母亲勉强同意了。(《文稿》1873年13号){2BIO 392.7}

这个决定是在11月6日星期四晚上作出的,他们在丹佛乘火车去怀俄明州的夏延,大概是去赶第二天去旧金山的火车。但在那天晚上,雅各觉得,应该遵循另一个方针,他到客车车箱前面冥思祈祷。对于这次的经历,他是这样描述的: {2BIO 393.1}

我们感觉到一股力量推动我们的想法逆转,推翻了我们原来的计划,去参加将于几天后在巴特尔克里克召开的总会会议。{2BIO 393.2}

在我们的脑海中,我们在度量再一次中风偏瘫的可能性;因为再出现的话,毫无疑问将会是致命的;我们决定,不能把自己的生命看得过于重要,而不愿为遵守上帝的旨意而冒风险。有了这种奉献精神,我们在火车到达夏延前,心情就变得非常愉快。{2BIO 393.3}

到站已是午夜,在车站旅社,我们睡了几个小时后,把事情跟怀夫人讲。她第一次看起来愿意冒险再作一次旅行,去我们辛劳过的地方,受考验的地方,患病的地方,受痛苦的地方。几小时后,我们重新收拾好行李。霍尔姐妹在去旧金山的路上,为我们在大约十天后到圣罗莎打前站。于是,我们买票登上去芝加哥的路。在巴特尔克里克,我们受到衷心欢迎。欢迎我们的不光是教会的朋友们,还有商人和市民领袖。(RH 1873.12.30){2BIO 393.4}

总会第十二次年会,于11月14日星期五上午9:00开幕,怀雅各和怀爱伦参加了会议。2BIO 393.5}

1873年总会会议

星期五上午忙于教会的组织和委员会的任命。在此之后,巴特勒和怀雅各分別发表了评论。《评论与通讯》的编辑J. N.安德鲁斯认为,这些评论及时而恰当。他注意到上帝之灵不同凡响地明显临格。自从几个星期以前乌利亚.史密斯的忏悔和重新献身圣工 (现存的文檔没有透露史密斯不满的准确原因,和给圣工带来的不幸后果,但据推测有三个因素:怀雅各的信件,他认为严峻得沒有道理;怀爱伦的忠告,他觉得并不是真的需要;以及怀雅各和怀爱伦的公开批评,他认为影响不好。)巴特尔克里克的气氛正在发生变化。每个人似乎都感觉到了这一点,而且随着会议的召开,这一点变得更加明显。{2BIO 393.6}

周五下午两点钟,怀雅各发表了可能被认为是主题演讲的讲话,他解释说会议提前召开是为了考虑扩大太平洋海岸的工作,派遣一名传道士到瑞士,以及着手建立一所本会学校等紧迫问题。{2BIO 394.1}

安息日的礼拜属灵气氛很浓,为整个会议定下了基调。J. N.安德鲁斯报道: {2BIO 394.2}

安息日的早晨,我们在九点钟聚会进行公共礼拜。怀弟兄则被请出来进行了一番劝勉、教导、鼓励和训诫。上帝的灵特别临格在场的众人。{2BIO 394.3}

十点半,怀姐妹讲了基督所受的试探。那篇演讲充满了教诲和深深的意义。{2BIO 394.4}

那天下午,怀弟兄讲论上帝子民的团结,属灵恩赐的常在,我们工作的神圣性。所有人的心都被深深地感动了。{2BIO 394.5}

然后是一个小时的见证。上帝的灵以一种非常特殊的方式降临。乌利亚·史密斯弟兄的话鼓舞了所有人的心。{2BIO 394.6}

晚上。巴特勒弟兄宣读了一篇文章,其中一部分登載在本期的《評論與通訊》上,說明上帝交托祂子民去作每一项重要工作时,祂都会兴起有资格的人来领导工作的完成;教会的本分是支持担负这种责任的人。在讨论这个问题时,大家意见和感情是完全一致的。(RH 1873.11.18){2BIO 394.7}

巴特勒十分尊重怀雅各,非常钦佩他的远见卓识和独特的领导能力。随着巴特勒的信息在代表们的心中的传递,他们逐渐意识到他的立场是指有一个人,不管他的头衔是什么,都要被认为是安息日复临信徒看得见的领袖,就像摩西是希伯来人看得见的领袖一样;当然,他指的是怀雅各。这种理念的危险在当时还没有被发现,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就不得不加以考虑了。怀雅各现在正处于声望的顶峰,巴特勒也很愿意雅各这样。 {2BIO 395.1}

本届会议的早期决议之一如下:兹决定,我们完全赞同巴特勒宣读的文件中关于领导地位的立场。我们坚信,由于我们未能领会上帝的指导之手,选择了祂的工具来带领我们完成这圣工,我们已严重损害了圣工的兴旺,也使我们自己丧失了属灵的能力。我们在此诚挚地表达我们全心全意遵守这些原则的目的,并请我们所有的兄弟在这一行动中与我们团结一致。(RH 1873.11.25){2BIO 395.2}

总会议会的其他决议

会议是临时召集的,议程主要由怀雅各提出的主张和建议组成。在选举领导人员和总会委员会之后,关注了重大问题。乔治·巴特勒再次当选会长,悉尼·布朗斯伯格担任行政秘书,E. B.加斯基尔担任司库。总会委员会将由G. I. 巴特勒, S. N. 赫斯格和哈蒙.林赛组成。一项决议要求执行委员会“采取步骤,迅速用其他语言出版小册子和期刊。”要提醒信徒们服装和健康改良的重要性。其他决议呼吁将各州区会小册子和传道协会的工作纳入一个总的组织,由总会撰文说明“我们相信怀姐妹的证言是圣灵教导的理由。” {2BIO 395.3}

虽然在需要紧急考虑的事项清单上的优先事项是发展太平洋海岸的工作和向欧洲派遣一名传道士,但没有关于这两项工作的具体决议的记录,与拟议中的学校不同: {2BIO 396.1}

通过主席提出报告,委托总会委员会负责为一所本会学校筹措资金,通过主席提出报告。已经认捐了五万两千美元。……{2BIO 396.2}

经提议,会长授权任命一个四人委员会,与会议的执行委员会一起行动,成立一个教育协会,为建立一个本会学校作准备。任命人员如下:怀雅各、埃拉·艾比、J. N.安德鲁斯和乌利亚·史密斯。(同上){2BIO 396.3}

会议从11月14日星期五上午开始举行,到11月20日星期四中午结束。平时上午讨论事工,下午和晚上用于属灵造就。会议结束后,巴特勒宣布:“我认为这是安息日复临信徒所举行的最重要的会议之一。”他补充道:. {2BIO 396.4}

任何会议的重要性并不一定取决于出席者的人数,也不取决于与之相关的讨论和演讲的数量,而是取决于所决定的重大事项,以及出席者中普遍存在的团结和爱的精神。(同上){2BIO 396.5}

《评论與通訊》有两栏(半页)的会议记录。在另一页的一整页是教会领袖的心情的流露,证明工人之间的团结和良好的关系。 {2BIO 396.6}

J. N.安德鲁斯在他的报告中评论道:{2BIO 396.7}

上帝的仆人们的心在基督徒之爱的纽带中更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他们的感情和判断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完美地一致过。(同上)

乔治·巴特勒在写到圣灵的工作引导我们走向合一时说:{2BIO 397.1}

从来没有这样明显的证据表明,上帝的灵正在把那些或多或少分裂了的心粘合起来。真正的团结必须建立在这些原则之上,这些原则以前从未如此清晰可见。这些事叫我们的心欢喜。我们毫不犹豫地说,它们将在从缅因州到加利福尼亚州的圣工真正朋友的心中引起激动的喜悦。(同上){2BIO 397.2}

J. H.瓦格納在《承认福气》一文中宣称: {2BIO 397.3}

我愿同其他人一样,对在巴特尔克里克举行的令人蒙福和鼓舞人心的会议作出快乐的见证。很明显,从一开始,主就预备祂的子民在这神圣的工作中,为心意与行动的合一,采取更坚定的立场。(同上){2BIO 397.4}

乌利亚·史密斯的见证是含蓄的忏悔,意义重大,令人安心。他首先说:“你们要预备耶和华的道”。他提到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10和《腓立比书》2:2的劝勉,呼吁众人“都说一样的话,你们中间也不可分党”,并劝信徒“意念相同,爱心相同,有一样的心思,有一样的意念。他进一步说:{2BIO 397.5}

但是,在上面提到的经文中所设想的那种心灵的真正融合,正是我们一直想要的。……現在可能不是讨论导致……失败的原因、方式或程度细节的时间或地点。只要说这些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看得见和感覺得到就够了。同时也可以看到,必须立即采取行动来克服这种弊端,而采取行动的决心也并不缺乏。{2BIO 397.6}

在这方面取得的进展是我们最近举行的会议令人鼓舞的特点之一。工作正在进行中,……建立在新的原则或新看到的原则的基础上。这些原则将使所有人都能理解並采取行动,因此,这些原则给人以令人鼓舞的希望。这种希望是真实和永久的。.(同上){2BIO 397.7}

巴特勒非常高兴,他回头看了会议,并写道:“长期引起极大的困惑和沮丧的事情现在似乎正在消失.……人们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清楚地了解过去困难的原因,并决心在今后避免这些困难。”他补充道:{2BIO 398.1}

怀弟兄夫妇在我们中间的访问给圣工带来巨大的益处。从来没有比这次更合适的访问了。的确,这似乎是上帝的特别眷顾。T{2BIO 398.2}

最后,我想表达我内心深深的感激,感谢上帝对我们的良善,也感谢上帝给予我们明确的证据,表明指引之手正在领导这项工作。我们没有理由气馁,因为这是在我们中间看到的。工作正在进行中。让我们团结起来,站在主的一边,继续我们的工作,直到我们的努力胜利成功。(同上){2BIO 398.3}

一个特殊的仪式

怀雅各和怀爱伦留在巴特尔克里克过安息日,这一天是禁食祷告的日子。在上午的布道礼拜之后,选举巴特尔克里克教会的职员。记录上说: {2BIO 398.4}

尽管怀弟兄预计不会成为这座城市的居民,但几天后,甚至几个月后,他被一致投票要求担任这个教会的牧师职务,他同意了这个请求。.(RH 1873.12.2){2BIO 398.5}

考虑到巴特勒一周前所倡导的领导理念,以及整个一周所产生的团结和良好感情,这或许是可以理解的。乌利亚·史密斯和哈蒙·林赛被选为长老;M. J.科内尔和O. B.琼斯担任执事。{2BIO 398.6}

在巴特尔克里克教会的历史中,这的确是一个特别的日子。选举完职员之后,举行了一个见证会,然后举行了一个非常有趣的仪式: {2BIO 399.1}

教会与上帝,并彼此间严肃地立约,支持那些上帝所呼召、担任圣工领导工作,站在斗争的最前线的人。他们会忠实地关注责备,在上帝的工作中作真实的助手。乌利亚.史密斯兄弟发表令人印象深刻的讲话,提出用钢笔,墨水和纸,把他们的名字写在一起,作为在上帝面前的纪念。(同上){2BIO 399.2}

安德鲁斯报道了当天的活动,他说,当天晚上,怀雅各主持了庆祝仪式,約有二百人参加。他说:“怀弟兄和怀姐妹预计将立即前往加州,在那里呆上几个月,履行重要的职责。” {2BIO 399.3}

在去西海岸的途中,怀雅各和怀爱伦在芝加哥停留了几天,在一家旅馆里休息,写点东西。怀雅各在一封信中写道: {2BIO 399.4}

在过去的六个星期里,我们见证了上帝的善工,我们把这作为一个很好的证据,证明上帝引导之手在夏延改变了我们的行程,从最理想的到旧金山的路线,转到在巴特尔克里克的总会。……{2BIO 399.5}

我们回顾过去几周的努力,衷心感谢事务的伟大安排者使巴特尔克里克的圣工立在坚实的基础上;领袖们的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坚定地团结在一起。(RH 1873.12.30){2BIO 399.6}

乌利亚·史密斯进一步忏悔

在一篇标题为《个人》的社论中,乌利亚·史密斯告白道: {2BIO 399.7}

我们许多人会带着真挚的愉快心情回忆怀特弟兄夫妇最近和我们在一起的日子。这是主显著作工的时候。看到黑暗和障碍从我们的道路上消失,在升起的阳光下,薄雾静静地散去,这是一种非常快乐的经历,也将永远是一种感激的回忆。{2BIO 399.8}

参加会议的工人,现在怀着从未有过的希望、勇气、精神和对工作的激励,在各圣工各部门履行职责;因为,作为一切永久繁荣与成功的唯一基础,心灵的结合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RH 1873.12.23){2BIO 400.1}

巴特勒关于领导問題的文章

巴特勒周六晚在总会会议上发表了题为“领导问题”的演讲时,播下了一颗种子,扎下了根。他提出了一个看似受欢迎但却很危险的概念。不久,演讲的全文被印在小册子上,分发给本会所有的信徒。在接下来的四五年里,它成了人们讨论和关注的要务。正如怀雅各后来所指出的,其基本的立场是: {2BIO 400.2}

认为要有一个人担任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看得见的领袖,就像摩西是希伯来人的看得见的领袖一样。让我们非常痛苦的是人们认为我们应该被视为领导者。 (RH 1878.5.23) {2BIO 400.3}

1874年6月,他开始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奥克兰出版《时兆》,为此发表了几篇社论,开头引用太23:8:“只有一位是你们的夫子,就是基督,你们都是弟兄”。他指出: {2BIO 400.4}

耶稣在众人面前对十二个门徒说这些话,一方面是对文士和法利赛人的责备,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使门徒们深刻地体会到一个伟大的真理,那就是基督是教会唯一的元首。(ST 1874.6.4){2BIO 400.5}

巴特勒讲话的影响将在下次总会大会上清楚地体现出来。{2BIO 400.6}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