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怀爱伦全传(第二卷)
第25章 建校的呼吁

第25章  建校的呼吁 (1873年)

观察教会的先驱们努力使圣工稳定下来,有点像看父母教孩子走路,只不过前者的过程漫长而遥远。尽管健康状况不佳,怀雅各的洞察力似乎超过了他的弟兄们,他不断地努力激励他的同事们以奉献、活力和技能来承担他们的任务,而这正是他在过去二十多年的工作中所表现出来的。当他们嬉闹时,他有时会不耐烦起来,用严厉的言辞撰文和说话。他不顾自己身体条件的局限,将自己毫无保留地投入到满足当前的需要中去。到1873年初,他曾三次中风瘫痪,第一次非常严重 。 (RH 1873.7.8). {2BIO 372.1}

总会会长乔治·巴特勒非常钦佩怀特雅各的奉献精神、远见和管理技能。他觉得事业要前进,就必须有怀雅各的贡献。他意识到怀雅各的力量正在减弱,但当怀雅各参与到本会的活动,特别是在创办和管理新机构方面时,他感到非常高兴。巴特勒在教导、引导和守卫教会的过程中,一直表现出对主藉怀爱伦所赐之亮光的需要。所有这一切都反映附於3月11日在巴特尔克里克召开总会大会通告的信函中。加州的怀雅各和怀爱伦一定会读到。信中“以最强烈的措辞请求他们出席这次会议”。(RH 1873.2.11),这是他们不能忽视的。 {2BIO 372.2}

从奥克兰坐了5天的火车,周三晚上10点30分,埃拉·艾比在巴特尔克里克车站迎接了怀雅各夫妇。他用他的雪橇把他们带到他们自己的家里休息了一小晚。周四和周五,拜访者和前来请教的同工纷至沓来。在礼拜堂,安息日上午怀爱伦讲道,下午怀雅各讲。晚上,乔治·巴特勒和S. N. 赫斯格来到他们家,给爱伦机会读她写的一份声明给他们听,并进行一次有益的交谈。(《文稿》1873年第5号) 星期天和星期一她都在写作;怀雅各则经常在《评论与通讯》办公室里,与前来参加总会大会的主要人物进行磋商。3月11日,星期二上午九点钟,他们在教堂举行开幕会议。{2BIO 373.1}

第十一届总会年会

星期二上午专门进行了与这种会议有关的例行程序。下午,怀雅各致开幕词,为会议奠定了基调。他从组织及其价值开始讲: {2BIO 373.2}

我首先要说的是,安息日复临信徒拥有组织,并不是一个选择的问题,而是一种必需。现在,无论我们的组织多么完善,我们都需要智慧来正确地管理它。我认为组织更像一个堡垒,用军事术语来说,我们可以在其中加强工事,用于保护和自卫,而不是作为侵略战争的武器。{2BIO 373.3}

更明确地说,我们应该把组织看作是团结我们的力量,增强我们自身抵抗外来影响的手段;我们应该小心不要用它来压迫、统治和支配诚实人的良心。{2BIO 373.4}

我们认为我们的组织系统非常简单,但却非常有效。虽然我们这班人大约十二年以前在软弱中建立组织,不是在模仿别人,而是寻求能符合我们目的的东西,并经过反复审视,但我们发现它似乎正是我们所需要的;我们发现没有什么理由去改变它。 (RH 1873.5.20){2BIO 373.5}

他更详细地阐述了信徒与教会组织的关系,并讨论了本会运作所依据的支助方法: {2BIO 374.1}

总会是我们所承认的地上最高权威,旨在对与我们必须给世界的信息有关的整个工作进行全面监督。我们的州区会负责监督各州的工作;他们服从总会。我们精简的教会组织,为了地方团契的利益,要服从与州区会。{2BIO 374.2}

我们通过定期捐款来支持圣工的制度似乎是所能设计的最好制度。它对穷人的影响很小,每年只占他所占有的少量财产的百分之一。当这个制度被应用到富人身上时——我们考虑到他们自称相信万物的结局近在眼前时;他们只有很少的时间来使用他们的钱财,我们考虑到这个制度只需要他们收益的十分之一,他们决不应该抱怨这个制度。{2BIO 374.3}

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我们已经试过了,效果很好。……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不压迫任何人,但却给予所有人做事特权的平等制度的结果。{2BIO 374.4}

我认为安息日复临信徒对上帝的感激还没有达到应有的程度,不仅因为简单的组织如此有效,而且因为上帝在我们执行祂呼召我们去做的工作时给予特别的祝福和帮助。(同上){2BIO 374.5}

以此为基础,怀特开始说明教会在应验预言方面的地位,以及教会推进信息远远超出英语语言限制的责任。这就要求以其他文字出版,并要求设立一所学校,其中除其他事项外,还要培训传道士能用欧洲的语言工作。{2BIO 374.6}

迫切需要学校

雅各在开幕讲道中强调了需要开办学校: {2BIO 375.1}

当前,可能没有任何一个圣工的部门工作所蒙受的磨难,会超过对男男女女进行正当的教育,使他们能传扬第三位天使的信息。……现在我要说,我们要开办学校,我们要有本会的学校。……

我们要开办一所学校,在学校里可以教授语言,特别是当今的口语和写作,让年轻的男女们学习这些知识,使他们成为印刷工、编辑和老师。如果我们只能做到这一步,我们要在那里,可以对那些准备进入福音工作的年轻弟兄们,还有打算在这伟大的圣工上出力的姐妹们,在这些基本课目上进行全面的教导,使他们的头脑在那里受训学习;在那里,要是学习不超过三个月,我们年轻的弟兄可以得到最好的指导,至少可以在这段时间里学会怎样学习。”(同上){2BIO 375.2}

怀雅各对安息日复临信徒出资办校的能力毫不怀疑,因为他目睹了他们为兴建第二栋《评论与通讯》的大楼所表现的慷慨大方。{2BIO 375.3}

教会在行动

怪不得当大会商讨事务时,第一个步骤就是: {2BIO 375.4}

茲决定:我们认为立即成立一个教育协会,开办一所本会学校是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势在必行的职责。(RH 1873.3.18){2BIO 375.5}

还有一些决议让这个项目得以进行。在这次会议上,就健康工作做出了决议: {2BIO 375.6}

兹决定:我们认为健康改良是我们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高兴地得知保健院的兴旺。我们相信上帝的旨意是要发挥很大的影响,不仅治疗病人,还要传递人类遵守律法方面的亮光和责任。(同上){2BIO 375.7}

会议一开始,怀雅各就牵挂着一件事。会议记录上说: {2BIO 376.1}

他提出了兄弟们搬到巴特尔克里克的问题。怀弟兄说,事情进展缓慢,但很顺利。安德鲁斯和巴特勒弟兄接着发言。这个问题被提交给一个由主席任命的三人委员会。(同上){2BIO 376.2}

会议用了好几天的时间来处理教会日常事务,并特别注意小册子和传道协会的工作,这是后来教会个人事工的雏形。S. N.赫斯格是这项工作的创始人,被委托访问各区会予以促进。会议的一项结论性决议如下:{2BIO 376.3}

兹决定:我们表达我们感谢怀弟兄夫妇在会议期间的工作,我们重申我们深信属灵恩赐的圣经教义,并感激上帝凭仁慈和怜悯惠赐给我们这班人祂圣灵给教会的证言。(RH 1873.3.25){2BIO 376.4}

第22辑《证言》,含有许方面的实践指导,包括教育和健康改良,是1872年12月下旬发表的,在与会者的脑海中记忆犹新。{2BIO 376.5}

提名委员会带来了一份报告,建议乔治·巴特勒继续担任总会会长,乌利亚·史密斯担任行政秘书,并提炼一位新人担任司库:E. B.加斯基尔。这是引进有经验的财务人员来协助圣工之计划的成果。但对于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出版协会来说,情况就完全不同了。怀雅各被一致推选为协会会长。他拒绝就职,在接下来的两周内,召开了几次会议来填补领导层的空缺。终于,在3月21日星期五,怀雅各觉得他不能再拖延这件事了。怀爱伦在她的日记中报导了这次会议: {2BIO 376.6}

丈夫似乎很沮丧。下午又在礼拜堂开了一次会。选举产生了职员和编辑。在谁当会长发生了一场争论。传道士们试图强迫我丈夫就任,但他拒绝接受这个职位。我支持他。他的健康不堪重负。他必须休息,否则就会在工作的压力下崩溃。对证言的理解有些不同。有些人认为我的丈夫不能摆脱重担。愿上帝赐智慧引导。(《文稿》1873年第5号){2BIO 377.1}

怀雅各请乔治·巴特勒主持这次会议,会议发表的报告显示,怀雅各、J. N.安德鲁斯和乌利亚·史密斯被选为《评论与通讯》的编辑。该报道没有提及会长的问题,但怀雅各做出让步,同意继续担任出版协会的会长。(RH 1873.7.8) {2BIO 377.2}

怀雅各夫妇留在巴特尔克里克

怀雅各把时间分别花在了出版协会的工作和开办一所本会学校的初步工作上,他被安排在离巴特尔克里克很近的地方。爱伦像往常一样,专心致志地写作她的证言,有时间就写《预言之灵》第二卷:基督生平。她在1873年的日记中透露,她也密切关注着巴特尔克里克的事态发展。有一件事他们特别关注,那就是《评论与通讯》的常驻编辑乌利亚·史密斯的明显疏远。3月20日,怀爱伦对史密斯家进行了访问。她在日记中写道:“我们在史密斯兄弟家进行了谈话。他对我丈夫信中的某些内容不满意;有些措辞他认为太严厉了。”(《文稿》1873年第5号){2BIO 377.3}

第二天,安息日,她报导说,雅各“说话很自由,也很有能力”。接下来一周的日记透露了她在巴特尔克里克的生活和活动:{2BIO 377.4}

1873年3月23日,星期日

花了一些时间在办公室为《健康改革者》准备材料。晚上对着满座的人自由地讲话。在(哈蒙)林赛弟兄家吃饭。{2BIO 377.5}

1873年3月24日,星期一

在办公室呆了一整天,为《健康改革者》准备材料。我们在英斯弟兄家吃饭。我们建议他们留在巴特尔克里克。如果不能在巴特尔克里克帮上忙,他们就想回到爱荷华州。我们不希望失去他们在这里的影响力。再次回到办公室继续为《健康改革者》准备材料。{2BIO 378.1}

1873年3月25日,星期二

一天大部分时间都在办公室,为《健康改革者》准备材料。{2BIO 378.2}

1873年3月26日,星期三

这是一个暴风雨的日子。我整理我的写作。我丈夫叫我去凱洛格弟兄家吃饭。天气很冷,而且有暴风雨。出去看起来很轻率,但我还是冒险了。我们对凯洛格弟兄家进行了愉快的访问。吃了一顿很卫生的饭。借了本书为《健康改革者》选材。下午我在办公室,为《健康改革者》我负责的部分挑选作品。回到了家里。晚上为阿比姐妹恳切祈祷。{2BIO 378.3}

1873年3月27日,星期四

我打算用这一天来写作。正当我要开始写作时,康明斯姐妹到了。我去见了她好一会儿,然后带着艾玛去保健院接受治疗。我丈夫来要我骑马,我没有接受治疗。骑到城里。……和范·霍恩弟兄夫妇一起吃晚饭。和他们一起度过了愉快的时光。准备回家。在保健院停留了一段时间,然后回到家写作。{2BIO 378.4}

晚上,拉塞尔医生来访。他应桑伯尔尼弟兄的紧急要求,准备动身去威斯康星州。我们和拉塞尔医生进行了一次愉快的谈话。安德鲁斯长老和赫斯格长老和我们一起度过了这个晚上。留了一夜。{2BIO 378.5}

1873年3月28日,星期五

下雨了。我丈夫整天在办公室里工作。他给我带来了两封信,一封是拉夫伯勒长老寄来的,还有两封信是斯蒂普弟兄和斯托克顿弟兄信函的抄件。我丈夫带着兰普森姐妹回家了。我们的谈话很愉快。兰普森姐妹和我们一起吃饭。我给保健院所写了48页。我的头很累。收到威尔·沃林的来信。他劝我们夏天去和他住在一起,我想我们应该这样。{2BIO 378.6}

安息日,1873年3月29日

这是一个狂风大作的日子。我丈夫参加了聚会。我没有。我想跟旧金山的弟兄姐妹谈谈。我写了十六页——给拉夫伯勒长老写了六页;给迪金斯弟兄写了十页;也给斯托克顿兄弟写了两页。{2BIO 379.1}

我丈夫顺畅地对信徒讲话。下午我讲话。弟兄们聚会后来了。巴特勒姐妹来看我们。安德鲁斯和赫斯格弟兄来访。我把写给迪金斯弟兄的信读给他们听。我们有一个相当有意义的祈祷时间。(同上){2BIO 379.2}

在出版社写作的地方

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4月7日,周一,她接受了保健院医生们的来访,并在日记中写道: {2BIO 379.3}

我读了48页的手稿,是写给医生和助手们的证言。这对我来说是一项严肃的任务,一项我并不喜欢的工作。(《文稿》1873年第6号){2BIO 379.4}

怀爱伦的心深深牵挂着保健院以及利益。这尤其要追溯到怀雅各在8月份提到的该机构历史上的危机时期: {2BIO 379.5}

大约四年以前,由于管理不善,保健院和《健康改革者》陷入了最令人沮丧的境地,甚至我们一度在心中决定要卖掉这一产业,在偿还了沉重的债务后,把一小部分返还给股东。前景极为黯淡。怀夫人曾以很高的权威发表过有关该机构及其工作的重要声明,但是否能兑现似乎值得怀疑。{2BIO 379.6}

但在前景看上去非常难料的特别时辰,当我们跪在家庭祭坛前时,主的灵就临到我们。信心恢复了。主清晰地呈现了保健院未来的兴旺。我们跪着把这个证言告诉家里的人:“上帝会实现祂的灵所见证保健院兴旺和效用的一切。”(《严肃的呼吁》42, 43页){2BIO 379.7}

他提到了为挽救该机构而采取的具体措施,包括提升《健康改革者》,这将有助于吸引客人来光顾。他说: {2BIO 380.1}

我们还一起为保健院担任顾问,经常在客厅与病人交谈,因为我们可以从其他紧迫的工作中挤出半个小时来。(同上43, 44页){2BIO 380.2}

这很好地描述了他们在总会大会之后在巴特尔克里克的一个活动阶段,但是怀爱伦认为如果她想要完成大量写作,她必须有一个远离他们家的僻静地方。在《评论与通讯》办公室里找到了一间她可以使用的房间,很快就铺上了地毯,布置得很漂亮,适合她工作。4月11日星期五,怀威廉和他的哥哥埃德森刚刚完成了特拉尔博士位于新泽西州佛罗伦斯海茨的水疗学院六个月的学业,回到了家里。他们带来了写在羊皮上的学位证书,授予“医学博士学位”,拥有“与合法行医有关的权利、特权和豁免权”。(DF790, 《怀威廉历史文件》s)。他们的父母曾把两个年轻人送进了医学院,并劝导他们说,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就像M. G. 凯洛格医生所做的那样,但他们不应该未经进一步培训就冒险行医。他们没有无视这个忠告。{2BIO 380.3}

怀雅各和怀爱伦不打算在巴特克里克待太久。当时他们拥有两个房子,一个靠近保健院,被称为街角的旧房子,他们本想在1867年去格林维尔时卖掉。较新的房子是赖特帐篷大会之后,当他们被说服回到巴特尔克里克安家时就为他们盖的。1873年4月1日,他们把街角的房子卖给了C. W.康明斯。康明斯是“被选中”的商务人员之一,他把家搬到巴特尔克里克协助总部的工作。{2BIO 380.4}

4月21日星期一,康明斯一家搬进来了,他们安排让怀雅各夫妇暂时在客厅里睡一张床。但那天晚上,在参加了一个文学协会的会议和一个保健院的主任会议后,怀雅各夫妇决定在保健院住一个房间。第二天早上,也就是4月22日,地面上覆盖着四英寸半的积雪。怀雅各和怀爱伦在阿比的家中吃了早餐,然后步行去了办公室。他们要在金利家吃正餐。{2BIO 380.5}

怀雅各第四次中风

爱伦描述了发生的事情: {2BIO 381.1}

我丈夫应该会在那里,但当我到达金利兄弟家时,我惊讶地发现我丈夫不在那里。金利弟兄去了保健院,希望能在那里找到他,但是没有。他去阿比弟兄看看他是否在那里。传来消息说他头晕不能来吃饭了。然后我和金利弟兄的家人一起就餐。

我午餐大约还只吃了一半,这时有人来送信,告诉我说,我丈夫又一次中风瘫痪了。我赶忙走到他的屋子里,发现我丈夫的右臂部分瘫痪。我们给他搽油,然后为他的康复祈祷。上帝的圣灵来到近前,我丈夫得到祝福,他的手臂有力了。我们深信,通过上帝赐福,他会康复。我们住到了健康机构。我丈夫感到很愉快、很幸福。他现在的责任就是卸下巴特尔克里克的所有负担,到科罗拉多州山区度过夏天。(《文稿》1873年6号) {2BIO 381.2}

这次中风虽然比前两次严重,但没有1865年8月他第一次中风那么严重。 第二天,尽管很冷,他们乘车外出。很明显,雅各在运动他的大脑。他很快能够从事各种活动了,但力量很弱,有时很痛苦。现在每个人都很清楚,他没有必要留在巴特尔克里克工作下去。雅各和爱伦注视着科罗拉多州,但一年中在这时候去山区,还为时过早;在战溪街,他们还有事情要料理。因此,他们还呆在那里。爱伦继续写作,雅各有时在出版社和委员会。他们两人偶尔也去教会讲道。 2BIO 381.3}

如果总会会长G.I.巴托勒住在巴特克里克,事情可能会简单得多。但他的家在爱荷华州佩雷逊特山,只是偶尔到巴特尔克里克来。烏利亞·史密斯的消极态度一直持续到9月中旬,甚至导致他被免除《评论与通讯》的责任。(《文稿》1873年第7号) 。这给当地的复临团契笼罩了一层阴影。 {2BIO 382.1}

为学校和学院做规划

1873年5月6日星期二是一个特别有意义的日子。巴特勒在城里。怀爱伦描述了当天的活动: {2BIO 382.2}

我们有一个美丽的早晨。我们做了祷告,然后开始当天的工作。(保健院的)的董事和理事们骑马到湖边就事工进行会商和祈祷。我们讨论了重要的问题,得出了很好的结论。聊了一会儿,我们把食物摊在地上的桌布上。我们把我们的卫生食物放在布上,非常享受我们的食品。 {2BIO 382.3}

晚饭后,我们谈了很多关于工作的成功和今后应做的努力。我们进行了一次畅所欲言的有益交谈,然后我们在上帝面前屈身祷告了一会儿。{2BIO 382.4}

从早上到11点我一直在写作。我们从湖边回来。在索尔兹伯里为怀雅各制作的外套挑选布料。巴特勒弟兄来了,跟我们到湖边去了。他来得正是时候。 {2BIO 382.5}

学校建筑的选址,学院的选址,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需要解决。我们正在考虑这个地方。它是学校和机构建筑最理想的地方。(同上){2BIO 382.6}

5月11日,星期天,怀雅各身体不太好。怀爱伦看得出他们俩都得休息一下,而且断定他们每逗留一个小时,对他的生命都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危险。他们决定驾车去波特维尔,在那里宿营一段时间。爱伦宣称他们19岁的马像钢铁一样可靠。这次旅行似乎让他们松了一口气。中午时分,他们在路边停了下来,生起了篝火准备晚餐。周二,怀雅各又一次轻微中风,但他们还是在索耶兄弟的果园里搭起了帐篷,帐篷的木板是索耶兄弟为他们铺的。为了使怀雅各夫妇舒适,索耶夫妇尽其所能,带来了地毯、炉子、床架、盥洗台、镜子和椅子。 (同上) 但是他们无法将他们的思绪从巴特尔克里克和那里的问题中移开,周五他们驾车返回,很快就参与了他们在那里的几项任务{2BIO 382.7}

其中一项成就是为学校的运作草拟了计划,直到制定出永久的计划为止。《评论与通讯》很快就需要第三栋建筑来维持运营,所以决定在两座建筑之间同时建造第三栋建筑,将它们连接在一起。1873年夏天这座大楼的建造为学校在9月份继续扩招铺平了道路 。{2BIO 383.1}

在春天的几个月里,雅各有好日子,也有不如意的日子。6月5日,周四早上,他们意识到必须做出一些决定。她在日记中写道: {2BIO 383.2}

我丈夫病倒了。我们在房间里祈祷了一段时间。我们把弟兄们召集在一起,为更清晰地明白自己的责任而祈祷。我觉得参加爱荷华州的帐篷大会是我的责任。我们举行了二次祈祷。我们最后决定乘早班火车去。我们不得不匆忙做准备。我们有足够的时间赶上火车。我们等了四十五分钟西部的火车。在旅途中,我丈夫的健康和精神都有所好转。(《文稿》1873年第8号){2BIO 383.3}

爱荷华州的帐篷大会在离华盛顿很近的地方举行,那里是他们的栖身的家。离开巴特尔克里克让人松了一口气。星期五中午,他们来到了营地。怀雅各星期五晚上在大帐篷里讲道,怀爱伦在安息日下午和晚上都讲道。总共怀雅各讲了四次,怀爱伦讲了五次。(RH 1873.2.24)周二早上,怀雅各和怀爱伦很早就来到了营地,看上去精神焕发。她写到大会说: {2BIO 383.4}

我的丈夫对大家讲了话,并就保健院和(出版)协会发表了重要的证言。我在同他们分手时告诫说,回家时要警醒,不要像约瑟和马利亚从耶路撒冷回来一样,把耶稣留了下来。会众中充满了柔情。我们同他们告了别,就回到我们的家里休息了。(《文稿》1873年第8号){2BIO 384.1}

在他们华盛顿的家里住了几个星期

他们很快就发现,为了帐篷大会的工作,他们已经筋疲力尽了。早些时候通过《评论与通讯》宣布他们希望参加四次西部帐篷大会。(RH 1873.5.6)他们应该怎么做? 怀爱伦写道:“我们走到果园里,祈祷了一段时间。”她补充道: {2BIO 384.2}

我们急于要知道自己的职责。我们不想做出任何错误的举动。我们需要圣洁的判斷和属天的智慧,才能按照上帝的指示前行。我们向上帝呼求亮光和恩典。我们必须得到上帝的帮助,否则我们将灭亡。我们诚挚地呼求上帝圣灵指引。没有清晰的亮光,我们不敢朝任何方向移动。(《文稿》1873年第8号){2BIO 384.3}

怀爱伦继续为《健康改革者》和《青年导报》撰稿,并完成了一些关于基督生平的写作。其中的一些章节现在作为文章发表在《评论与通讯》中。怀雅各忙着在小农场里干活,还写了点东西。威利和他们在一起,给他父亲做按摩。在华盛顿呆了几周后,他们觉得是时候动身去科罗拉多了。露辛达·霍尔也加入了他们,星期天她和威利为在山里避暑的大部分行李都收拾好了。6月23日星期一下午,他们乘坐火车前往科罗拉多州的丹佛市。{2BIO 384.4}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