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怀爱伦全传(第二卷)
第24章 怀雅各和怀爱伦发现加利福尼亚

第24章 怀雅各和怀爱伦发现加利福尼亚 (1872-1873年)

1872年9月25日,星期三晚,怀雅各和怀爱伦到达加利福尼亚州,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在奥克兰铁路的尽端,康克赖特弟兄和斯托克顿弟兄在等候他们,领他们搭乘旧金山渡船,到了罗兰的家。罗兰夫人是一位富裕的苏格兰妇女,接受了复临信徒的信息。当他们到达罗兰的家时,已是午夜。怀爱伦写道,“我们会见并被介绍给二十位弟兄和姐妹,他们诚挚地欢迎我们。这是我们一生中受到的最诚挚的欢迎。这些朋友们在罗兰姐妹家,一直等到夜里十二点钟来迎接我们。我们到更晚的时候才休息。”(《信函》1872年16号)怀爱伦在给埃德森和艾玛的一封信中说: {2BIO 356.1}

我们躺在几个月来见到的第一张舒适的床上。我们非常喜欢。罗兰姐妹欢迎我们来她家住一年了,如果我们愿意的话。她的家很好,家具也很齐全。(同上) {2BIO 356.2}

早上,女主人带他们到旧金山的街道上参观花园。他们觉得现在好像是仲夏。{2BIO 356.3}

各种类型和颜色的花朵到处生长繁茂。紫红色生长在开阔的场地,户外,夏天和冬天;各种各样的玫瑰以一种自然亲切的样子悬挂在树上或窗棂上。许多花我说不出名字,因为我以前从未见过它们。(同上) {2BIO 356.4}

怀雅各和怀爱伦盯着圣罗莎,期待与住在那里的J.N.拉夫伯勒长老夫妇会面,参加那里的帐篷大会。他们乘渡船经过37英里〔59公里〕的旅程渡过海湾,沿着佩塔卢马河上溯到佩塔卢马市,然后再乘火车,行驰15英里〔24公里〕到达圣罗莎。这是一条他们今后在北加利福尼亚穿梭经常要走的路。在圣罗莎拉夫伯勒的家里,他们受到了诚挚的接待,并且参加了在礼拜堂举行的安息日上午的崇拜。雅各就复临信徒信仰的理由发表了讲道,爱伦接着讲了15分钟。然后,几乎所有会众涌到讲台去跟他们握手。(《信函》1872年17号)他们已经做好了住在拉夫伯勒家中的安排。怀爱伦这样描写这个房子和家庭:{2BIO 357.1}

我们在拉夫伯勒弟兄的大房子里。它非常方便;有大卧室和好房间,为一层半的房子。我们在这里受到热烈欢迎。拉夫弟兄说这房子是我们的。我们可以随意处置它。 {2BIO 357.2}

在我看来,他们的两个孩子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孩子,也是我见过的最安静、最平和的孩子。母亲以安静的方式管理他们,没有噪音、严厉或咆哮。{2BIO 357.3}

这两位(约翰和他的第二任妻子)在一起似乎很幸福。我们以为我们将享受我们的加利福尼亚之旅,但现在这里像七月,从山上的空气是如此巨大的变化,我们几乎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同上){2BIO 357.4}

他们在市场上找到了各种各样的水果,“大量的新鲜无花果、杏子、葡萄、梨、桃子和西红柿。”红薯和爱尔兰的价格一样。他们说市场上有草莓、青豆和菜豆。麝香瓜和南瓜一样大。”(同上)她的结论是他们会非常喜欢乡村生活的。{2BIO 357.5}

帐篷大会准备在温莎的小树林举行,这是一个靠南边10英里〔16公里〕的小镇,位于圣罗莎和佩塔卢马之间。怀雅各和怀爱伦,还有卢辛达.霍尔以及威利,一起参加了于10月3日星期四举行的开幕式。雅各写道: {2BIO 357.6}

我们在加利福尼亚州帐篷大会的帐篷内写报导,这个地方接近所拉曼县温莎镇。今天是10月3日,是帐篷大会的第五天。现在,下午的崇拜结束了。这次帐篷大会的位置很好,天气也很好!像密歇根州的八月一样暖和,比我们7月1日穿过大平原以来,到过的任何地方都要暖和得多。{2BIO 358.1}

尽管关于这次会议只有一个简单通知,会议的初期,除了集会的大帐篷和供应品架外,在野营地有三十三个帐篷。{2BIO 358.2}

按照帐篷上的标记,可以辨认这些帐篷的所属地。三个是旧金山;两个是格林瓦利;一个塞瓦斯托波尔;四个布卢姆菲尔德;一个门多西纳县;三个温莎镇;六个希尔兹堡;九个圣罗莎;两个佩塔卢马;两个伍德兰。……我们上午讲话的主题是等待、关注时间、回答问题、我们在哪里?……怀夫人下午讲话,科內尔长老晚上讲话。(RH 1872.10.15){2BIO 358.3}

第二个星期,他报告说帐篷大会结束得很好;参加的人都很高兴,受到了鼓励。扎营的人数是预期的两倍。怀雅各补充道: {2BIO 358.4}

拉夫伯勒长老是个能干的管理人。秩序非常出色,得到来现场之人的钦佩和赞扬(RH 1872.10.22){2BIO 358.5}

关于传道士们的工作,怀雅各在报导中说:“科内尔长老讲道两次,拉夫伯勒长老讲道一次,怀夫人讲道五次,但她受了严重感冒的影响,我们讲道十次,还在见证会上讲了许多问题。他兴奋地补充道: Exuberantly, he added: {2BIO 358.6}

我们的团队,怀夫人、威利、霍尔姐妹和我本人,自从我们在旧金山的长途旅行结束时受到了热情的接待以来,一直都很高兴。这次帐篷大会丝毫没有改变我们对这个问题的看法除了紧迫的责任感,没有其它的东西能够使我们离开这片土地。” {2BIO 358.7}

我们喜欢加州人民和这个地方,认为这对我们的健康有利。……我们现在有强烈的希望在主里恢复健康、力量和勇气,就像两年前一样。(同上){2BIO 359.1}

怀雅各急忙告诉《评论与通讯》的读者,“人们对圣工的普遍兴趣”正在增加。他希望不久能完成两本书,《圣经复临信仰》和《圣经卫生》。{2BIO 359.2}

帐篷大会结束后,拉夫伯勒和科內尔不得不把大帐篷搬回森林里,在圣罗莎以东五六十英里的地方,因为乌鸦要飞越群山,但要走两倍多的陆路。雅各和爱伦迫切想到旧金山呆一段时间,因为他们只是路过这座城市。因此,10月10日,星期四上午,他们和拉夫伯勒以及康奈尔乘火车和渡船去旧金山。星期五,拉夫伯勒和科內尔坐火车,把帐篷运到伍德兰。{2BIO 359.3}

在旧金山

怀爱伦一家又在罗兰家里受到诚挚的接待。在那里度过一个下午,爱伦有机会写信给埃德森和埃玛,告诉他们她对帐篷大会和加利福尼亚的印象: {2BIO 359.4}

我们的帐篷大会很成功。我们毫不怀疑上帝指引我们来到这个海岸。我们相信,上帝的圣工会通过我们的努力向前发展;我们的努力似乎是非常必要的。你们的父亲在这次集会上工作非常努力。他看起来总是很忙,不停地工作。人们怀着很大的兴趣全神贯注地听他讲话。{2BIO 359.5}

我想,我们在帐篷大会碰到的这个群体,是我从没有见过的这样有智慧、这样真诚、在各方面都这样杰出的一个群体。二十个家庭已经邀请我们作客,对他们非常迫切真诚的邀请,我们希望都能满足他们的要求。(《信函》1872年18号){2BIO 359.6}

她写道,一个五人的委员会在集会地等候他们,要他们把总部设在旧金山;他们还提出租一个五间的房子,装饰一下交给他们,让他们安家。还有,他们答应提供所有生活必需品,并且提供人做家务。{2BIO 359.7}

爱伦报导说:“我们拒绝了,我们根本不应该限制我们的自由。我们应该到弟兄中去选择性地呆一、二或者三个星期。” {2BIO 360.1}

“如果怀姐妹能分成十份,他们每个人都得到她的一小块,他们会感到非常高兴”。我说,姐妹们,怀姐妹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但我真希望我能同时身在好几个地方。我看到有一件大工需要完成。(同上){2BIO 360.2}

 “上帝真的祝福了你们的父亲,”她在给密歇根的孩子们的信中写道。“他可以畅所欲言,他的工作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科内尔弟兄患有疟疾,只能说两次。拉夫伯勒弟兄只说了一次。会议由他负责。除了我刚才提到的三次布道,你的父亲和母亲还负责所有的讲道。……我咳嗽得很厉害,可是当我想说话的时候,我一点也不咳嗽。”(同上){2BIO 360.3}

她继续她关于帐篷大会的报导,富有洞察力地写道: {2BIO 360.4}

拉夫伯勒弟兄在承担他不得不承担的重担和把事情维持在一起方面做得很棒。上帝与他同工支持他。M. G.凯洛格弟兄已经做了他能做的。……他的精神很好。谁也找不到他的错。 {2BIO 360.5}

他谨慎、怕羞、无私、尽责,献身于工作,但如果他所做的工作没有立即产生效果,他就会灰心丧气。他是在帐篷大会上被任按立的,这将是他的勇气和力量。他的妻子是一个彻底皈依的女子。她脸上流露出心满意足和平静的表情。(同上){2BIO 360.6}

作为一个新来者,她把目光转向眼前的环境,发现9月底的旧金山就像密歇根的6月和7月: {2BIO 360.7}

花园看起来很漂亮。紫荆长在开阔的土地上,长在枝繁叶茂的树木和花朵之上。各种各样的玫瑰都在盛开。这里有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常青树。{2BIO 361.1}

我们这里有各种各样的水果。梨有一品脱碗那么大,味道鲜美;处于自然状态的无花果;大的白色和粉红色的葡萄——你會想立刻放进嘴里的。在帳篷大会上,我们的朋友给我们带来了一串串重达一到两磅的葡萄。在伍德兰,我们可以自由进入葡萄园和无花果园。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把它们晾干,然后装箱,我们就有了我们在市场上看到和买到的无花果。干燥过程中不需要糖。有大量的苹果,大量的红薯。除了水果,我们吃得不多。(同上){2BIO 361.2}

她冷静了一下,宣布道:{2BIO 361.3}

“我们不会忽视上帝的工作,而只关注大自然的造化。但我们要把这些事情都放在次要地位。让他们順其自然发展。我们必须把上帝的工作作为我们的首要任务。救灵是最重要的。其他一切都不如这项工作。(同上)

10月12日,怀雅各和怀爱伦在旧金山,上午11点参加了礼拜,下午晚些时候也参加了礼拜,两人都在每次聚会上讲话。“我们有很大的自由,”怀爱伦写道,“人们似乎受到了很大的鼓舞。”(《文稿》1872年第5号)在周日早上的一次聚会上,她宣讲了《约翰福音》第1章。当天下午,怀雅各讲了“我们信仰的缘由”。怀爱伦讲了“上帝在大自然中”。他们就这样开始在旧金山工作。{2BIO 361.4}

10月14日星期一对他们来说是个有意义的日子,她在日记中写道: {2BIO 361.5}

我们拜访了摩尔姐妹,她和女儿住在一起。她的女儿嫁给了前加州州长。女儿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我们。我们和摩尔姐妹进行了一次非常有趣的交谈。在我们离开之前,霍登先生回到了家,我们与他进行了一次有趣的会面。(同上){2BIO 361.6}

他们住在罗兰夫人家里,购了一些东西,写了一些东西,日复一日地访问这座城市中的信徒。他们对旧金山的安息日信徒的情形有了初步印象。{2BIO 362.1}

加州工作的开始

回顾一下复临信徒是如何在加利福尼亚开始工作的历史是很有必要的。1868年5月,在巴特尔克里克举行的总会大会上,为了回应M. G. 凯洛格代表加利福尼亚少数守安息日者的恳切请求,J. N.拉夫伯勒和D. T.布尔多被派到西海岸当传道士。他们从佩塔卢马开始工作,然后从那里向北发展。很快他们在圣罗莎、希尔兹堡、布卢姆菲尔德和其它地方建立了教会。拉夫伯勒报导说: {2BIO 362.2}

我们到达加利福尼亚不久,就收到怀夫人寄来的一封信。在信中,她讲述了6月12日,星期五晚上在巴特尔克里克她得到的异象——这是我们向加利福尼亚进发前在纽约兰喀斯特度过的一天。她从未到过加利福尼亚,对于当地人的习惯也并不了解。事实上,当时她根本没有到过密苏里河以西。她拥有的关于那里的知识都是上帝向她启示的。{2BIO 362.3}

在信中,她给出了指导;她描绘了加利福尼亚人不受拘束的习惯;在他们中间工作时采用一种 “分文必惜”的计划会产生什么效果?向加利福尼亚人布道时,必须有一种慷慨大方的精神,但又不能让人感到是挥霍浪费。(GSAM, 385){2BIO 362.4}

几年以后,回过头来看,拉夫伯勒证实:{2BIO 362.5}

我亲眼目睹了遵循怀夫人给予的指导所产生的结果,可以说,圣工在三个月中的发展比一年还要快!原因就是,在“我们的传道工作中”,有藉着预言的恩赐而得的指导与帮助。到1871年春天,通过在索拉玛县的努力工作的结果,建立了五个守安息日的教会。(GSAM, 386)

旧金山的第一次帐篷大会

1871年6月,在M. E.科內尔的帮助下(布尔多已经回到东部),拉夫伯勒在旧金山市场街支起了帐篷,开始了布道会。后来,会议转移到一个大厅。超过50人接受了信息并加入了教会。科内尔的妻子还在东部,随着会议的进行,他对自己的行为变得不太在意了,尤其是在举止和交往方面。他在城里有敌人,他们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拉夫伯勒明白,正如使徒所说的,各样的恶事要警戒不作。 {2BIO 363.1}

在这个问题上,科內尔采取了一种大胆和挑衅的态度,宣称他有权做他想做的事。1月23日,拉夫伯勒回到索诺玛县,在那里化几天时间照看圣工,把旧金山的新教会交给科内尔。这时,敌人开始议论他在团体中的行为和他的粗心大意。他的立场是,这不关他们的事,他要向他们表明,“他有自己的想法,可以随心所欲地在街上走,和喜欢的人在一起,而不受他们的议论所左右。”(GSAM 387){2BIO 363.2}

回到旧金山,拉夫伯勒报道: {2BIO 363.3}

我试图在私下的场合告诉他,这样的做法是没有好处的。这种独立的精神最后不会有好结果。

他有一些朋友,他们非常同情他,他们中的一些人开始采取使他受到更大指责的立场。教会中有很大一部分人看到了他的任性的害处,愿意支持我的努力,以免使圣工蒙羞。(同上){2BIO 363.4}

情况迅速恶化。在1872年1月27日的安息日,教会对这件事做了一些考虑。他们决定进行调查,并采取果断行动,以挽救教会的声誉。时间定在第二天早上九点钟。拉夫伯勒报道了当时的情况: {2BIO 363.5}

28日早晨,我出发去赴会时,在离我住宿处不远的人行道上,我遇见了他,他在哭泣。他说:“拉夫伯勒兄弟,我今天不去开会了。” {2BIO 364.1}

“不去开会?””我说;“这个会议与你的事情有关。” {2BIO 364.2}

他说:“这我知道,但是我完全错了。你对我的看法是正确的。这是我写给教会的一封忏悔信;你拿着它读给大家听。要是我不在那里,对你更好,对那些可能同情我的人也更好。” {2BIO 364.3}

“是什么使你从昨天起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我问道。{2BIO 364.4}

他回答说:“昨天晚上,也就是安息日过后,我去了邮局,收到了一封来自密歇根州巴特尔克里克怀姐妹的信。这是她写给我的证言。”他把信递给我,说:“你念罢,这样你就会知道主怎样看待我的事。”(GSAM 387, 388){2BIO 364.5}

下面是怀爱伦的信:{2BIO 364.6}

1871年12月27日写于密执安州巴特尔克里克。亲爱的科内尔兄弟:你将会看到,在这封信还可以寄到你这里之前,主已再次眷顾祂的子民,给了我一个证言。在这个异象中,我看到你并没有站在清晰的亮光中。你正处在危险中,通过你随心所欲的行为,给上帝的圣工带来非议。撒但想要毁灭你。…….

我蒙指示:你现在的举止和言语都要非常谨慎。你被敌人监视着。像你这么强壮,要想驱动人群的人,存在着很大的弱点。……你若不谨慎,就会使上帝的圣工蒙羞,这羞辱是不能迅速消除的。(《信函》1871年第23号){2BIO 364.7}

科內尔要求拉夫伯勒对教会说,他收到了怀姐妹的证言,对他的行为进行了责备。他接受了证言,因为这是事实。教会避免了分裂。所有的人都清楚,在这个独特的经历中有上帝的时间安排。拉夫伯勒检查了一下,然后写道: {2BIO 365.1}

这是1871年12月10日在佛蒙特州的波多维尔市赐给怀夫人的异象的一部分。她在1871年12月27日开始写关于这位弟兄的情况,但由于某种原因,文章的完成被推迟到1872年1月18日,就从巴特尔克里克寄出。然后需要大约九天的时间才能把信件从密歇根州寄到加利福尼亚州。……{2BIO 365.2}

在怀爱伦见这个异象的时侯,旧金山在证言寄到时的情况还只是初见端倪。从日期的比较中可以看出,旧金山事态的高潮是在书面证言寄出去后的日子里。我们在旧金山的弟兄们马上看出,没有人能给巴特尔克里克写信,实时把情况告诉怀夫人,让她写这封信,因为当时的事态还不存在 。 (GSAM 388, 389){2BIO 365.3}

拉夫伯勒宣称,他没有给怀雅各和怀爱伦写过一个字,说科内尔越来越粗心了。他自然对这封信的准确定时感到好奇。以下是他的调查发现: {2BIO 365.4}

1872年1月18日凌晨,怀夫人醒来,上述证言在她的脑海中留下了鲜明的印象。她的印象很清楚,仿佛听得一清二楚:“立刻把那份关于加利福尼亚的证言写下来,交给下一个邮件里寄出去;这是急件。”这句话又说了一遍,她便站起身来,匆匆穿好衣服,把字写完了。{2BIO 365.5}

就在早饭前,她把信交给了儿子威利,说:“把这封信送到邮局去,但不要把它扔进去。而要交给邮政局长,让他务必把它放进今天早上发出的邮袋里。” {2BIO 365.6}

他后来说,他觉得她的指示有点奇怪,但他没有问任何问题,而是按照她的吩咐去做了,然后“看到信进了邮袋”。 (GSAM  389) {2BIO 366.1}

如果她在1871年12月开始撰写的时候寄出证言,对旧金山的情况就几乎没有什么用处。如果它晚一天到达该城,指责和痛苦的情绪将撕裂教会。它准时到达目的地。几年后,怀爱伦可能特别想到了这个例子,就写道: {2BIO 366.2}

我曾从沉睡中被唤起,清醒地意识到以前脑中所想过题目;我曾在半夜写信,寄往大陆的另一方,在关键时刻到达,使上帝的圣工免受大害。这就是我多年来的工作。(5T 671){2BIO 366.3}

上述的经历发生在1872年1月。M. E.科內尔回应了这些证言,坚稳了立场,和J. N.拉夫伯勒一起,在冬末、春末和夏季继续从事福音传道工作。{2BIO 366.4}

伍德兰的帐篷大会

8月和9月,在伍德兰举行了帐篷大会,科内尔做了大部分的布道工作,尽管没有付出这项工作所应付出的精力和奉献。但缺乏生气的会议仍有一些人受洗,采取了建立教会的最初步骤。9月的最后一个周末,会议结束了,因为下周晚些时候在温莎举行的帐篷大会需要帐篷。在那里,怀雅各和怀爱伦伤心地了解到伍德兰的糟糕状态,感到需要采取措施挽救局面。五年后,怀雅各在参观温莎帐篷大会现场时回忆道: {2BIO 366.5}

帐篷曾经运到伍德兰,据说引起了很大的兴趣,但由于经营不善而损失了。我们在信中听说他们非常感兴趣,希望能看到一大批来自伍德兰的人马。但令我们惊讶的是,我们在温莎营地发现只有6个人来自伍德兰。我们被上帝的灵感动,主张将帐棚运过去。但所有的传道士都对这个地方感到气馁,反对我们的主张。{2BIO 366.6}

我们从未去过伍德兰,对那里的情况一无所知。但我们的印象是,我们应该在伍德兰的帐篷里讲话。{2BIO 367.1}

我们把这件事作为祷告的主题,得到了一个强烈的印象:我们应该带着帐篷到伍德兰去。当我们讲述我们的印象时,传道士们摇摇头。这使我们再次访问同一个地方,为这件事祈祷。第三次走的时候,我们已经完全决定了,并提出要承担搬动的一切风险。然后把帐篷搬到伍德兰,结果是: {2BIO 367.2}

怀夫人和我都很自由和带着能力向大批听众发表演讲,人们对演讲的兴趣完全恢复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他们建立了一个有近50人的教会,还建了一座礼拜堂,花费了大约2500美元。 (ST 1877.12.6){2BIO 367.3}

在怀雅各和怀爱伦的带领下,帐篷会议重新开始,给这项工作带来了新的活力。11月15日,怀爱伦对近500人进行了布道。每天晚上都有聚会,白天都有感兴趣的人来访,鼓励他们表明自己的立场。拉夫伯勒写道:“他们的工作为圣工作了美好的见证,是深层次的、实际的敬虔和真理 (RH 1872.12.3){2BIO 367.4}

威利陪他的父母去了伍德兰。他们一起对这片土地的水果很感兴趣。那个地区以水果闻名。在1872年10月21日的日记中,愛伦写下了她亲自拜访那些不知道该做什么决定之人的经历,她写道: {2BIO 367.5}

我们骑了5英里到格雷森兄弟家。我们发现了一个400英亩的好农场。他有一个很大的葡萄园和大片的麦田。威利一直在采集葡萄和无花果,然后把它们晒干。我们有相当多晒干的活。格雷森兄妹说威利偷走了他们的心。威利很喜欢这个家庭。(《文稿》1872年第5号){2BIO 367.6}

那天晚上他们在格雷森家过夜。早饭后,他们和威利一起出去看他的葡萄,他们对威利在这里的几天里努力晾干水果感到满意。{2BIO 367.7}

下一次提到他们的儿子是他陪同M. G.凯洛格回到东部,去新泽西州弗洛伦斯海茨的R. T.特拉尔博士的医学院就读。凯洛格曾在那里接受了医学培训,现在又回去参加为期几个月的第二个课程。在伍德兰的时候,怀雅各和怀爱伦安排威利和埃德森陪他去接受医学培训 。((《信函》1872年第20号){2BIO 368.1}

星期四是他们在伍德兰的最后一天,怀爱伦在这一天拜访了对信息感兴趣的人,和他们一起祈祷,并鼓励他们采取自己的立场。晚上,她讲了话,以祭坛的呼召结束了她的工作。她在日记中写道:“相当多的人站出来,我们同心为他们祈祷。” (《文稿》1872年第5号)会议一直开到十点半。11月1日,星期五早晨,他们四点就起床了,准备乘早班火车去旧金山。他们中午到达该城市。拉夫伯勒和科内尔在周二晚上结束了帐篷会议,周三帐篷移到了旧金山。科内尔被留在了伍德兰,为羊群做牧师,并带头建造礼拜堂。 {2BIO 368.2}

在旧金山的帐篷大会

11月8日,星期五晚上,怀雅各宣布,旧金山帐篷大会开始。很多人出席。早冬,那里的气候通常很温暖。11月17日,他们不得不把帐篷的四壁升起来才舒服些。十八次会议后,拉夫伯勒报导了人们的兴趣{2BIO 368.3}

怀弟兄布道六次,怀姐妹布道七次,我布道五次。我们的集会规模大,而且听众很专心。布道是一种密切、透彻的、很实用的讲道,与真理的理论交替恰到好处的结合物;用一种清楚、简明、严肃和率直的态度提出,再加上劝告和直逼良知的呼吁。{2BIO 368.4}

证道带着能力临到众人,扫除了许多的成见,占据了许多人的心。在《新约》中,怀弟兄上个星期天晚上关于《新约》中安息日的讲道尤其具有这种性质。上帝帮助了他。它使听众大为感动,并使一些人决定顺从真理。(RH 1872.12.3){2BIO 368.5}

怀雅各讲道的时候,拉夫伯勒认为他的讲道越来越好。“基督的传道士多么需要基督的精神,和真理一起传到人心。亲切实际的讲道与理论相结合,会让真理温暖传道人的心,并使他的工作对象心里火热。”(同上){2BIO 369.1}

一周后,随着天气的变化,帐篷里的两个炉子已经保持里面的舒适,所以大会在11月25日周一晚上结束了。有好几个晚上,出席的人数接近五百人。有几个人已经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还有一些人正在评估所讲述的真理。 (RH 1872.12.24) 拉夫伯勒报道: {2BIO 369.2}

怀弟兄和怀姐妹亲密而又实用的布道给那些听过的人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教会从过去几个星期的工作中得到了很大的帮助。(同上){2BIO 369.3}

加州的冬天

冬天的几个月——十二月、一月和二月,怀雅各夫妇在加利福尼亚州,对于未来的情况有些不确定。12月,他们分别在旧金山和圣罗莎度过。在旧金山的时候,他们试图找到克服困难的方法。她写道: {2BIO 369.4}

主的话语带着光明和拯救的信息临到旧金山的人。如果他们忽视利用现在的机会而等待更响亮的呼唤或更大的光,已经给予的亮光就可能收回,而道路会笼罩在黑暗中。今天照耀在信徒和教会的光,如果不加以珍惜,明天的力量就会减弱。为了在未来有更好的机会和更大的亮光,我们必须心甘情愿利用现在的福气。{2BIO 369.5}

那些把顺从推迟到每一不确定的阴影和错误的可能性都消除了的人,永远不会相信和顺从。一种要求完美知识的信念是永远不会屈服的。信心和论证是两件事。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信不依赖于可能性。(《信函》1872年第22号){2BIO 370.1}

然后,她提到他们自己的经历说:“我们的工作是服从责任的声音,即使可能会有许多反对的声音。它需要洞察力来区分为上帝说话的声音。上帝的使者必须听从祂发出的带有不愉快信息的声音,即使冒生命危险,即使没有人支持他们。”(同上){2BIO 370.2}

怀雅各和怀爱伦在加州的六个教会中奔波,分别是旧金山、圣罗莎、希尔兹堡、佩塔卢马、伍德兰和布卢姆菲尔德,他们辛苦地工作了整整一、二月。他们到不同的家庭做客,经常为《评论与通讯》和《健康改革者》撰稿——主要安排在安息日和星期天发表演讲。他们特别关心旧金山的教会,在那里过了三个安息日。拉夫伯勒报道: {2BIO 370.3}

现在旧金山的情况很好。虽然有必要开除两三个破坏秩序的人,但有加倍的人立即加入教会。还有一些人正在接受真理,很快就会加入教会。{2BIO 370.4}

上星期天晚上开会时,大厅里坐满了专心致志的听众。怀弟兄夫妇的工作一直给旧金山教会带来巨大的好处。(RH 1873.2.4){2BIO 370.5}

组织加利福尼亚州区会

加利福尼亚州的会议于2月14-18日,在布卢姆菲尔德举行;当然,怀夫妇参加了会议。在为《评论与通讯》写的报导里,拉夫伯勒写道: {2BIO 370.6}

非常融洽,感觉非常好,一切障碍都不存在了。由于怀弟兄和姐妹参加我们的商讨和会议,这是我们的幸事,是我们所有人最深切的谢意的源泉。{2BIO 371.1}

这次会议的布道是庄严的、发人深省的、令人振奋的、令人印象深刻的。……在会议期间,人们寻求所赐的证言,对某些在场者的错误进行指责。这些错误在见证会上引起忏悔,并发誓将来要做得更好。(RH 1873.3.4){2BIO 371.2}

在这次正式会议期间,加利福尼亚六个教会的代表出席了会议;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加利福尼亚州区会成立了,共有238位成员。J.N.拉夫伯勒被选为会长;也是来自圣罗莎的S.B.布雷西为秘书;来自佩塔卢马的T.M.查普曼担任司库。(RH 1873.3.11){2BIO 371.3}

怀爱伦住在布卢姆菲尔德的贾德森家中写作。在给埃德森和艾玛的信中,她说:“在这次州区会会议上,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情况看起来更令人鼓舞。”(《信函》1873年第7号){2BIO 371.4}

刚刚得到消息,总会将于3月11日,在巴特尔克里克召开会议。雅各当然要出席,但爱伦要继续写作。她对她的孩子们说: {2BIO 371.5}

我急于把上帝指示我的重要事情说出来。直到我这样做,我才会感到自由。如果我留下来,我想我可以在夏天之前写完我的书。.(同上){2BIO 371.6}

她正在写《预言之灵》第2卷,关于基督的一生。但是,当下一期的《评论与通讯》出来时,登载了一则这样的通知: {2BIO 371.7}

特别请求:我们认为,最重要的是怀弟兄和姐妹要参加这次会议;因此,我们最强烈地邀请,并迫切要求他们在健康状况允许的情况下出席总会会议。(RH 1873.2.11){2BIO 371.8}

怀爱伦将和他丈夫去东部。{2BIO 371.9}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