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怀爱伦全传(第二卷)
第23章 在落基山脉的意外假期

第23章  在落基山脉的意外假期(1872年)

1872年6月23日,星期天的清晨,怀愛倫从她位于爱荷华州华盛顿隐居的家中写信给她在密歇根州格林维尔的老朋友梅纳德夫人:“我们今天动身去加利福尼亚。我丈夫和我都需要休息。……如果上帝保佑我们平安,我们希望下个安息日能在圣罗莎。” (《信函》1872年第61号)然而,怀雅各夫妇直到14周后的9月27日星期五下午才到达加利福尼亚。{2BIO 341.1}

他们本计划参加大多数西部州的帐篷大会(爱荷华州、伊利诺斯州、威斯康辛州和明尼苏达州),然后在加利福尼亚州和J.N.拉夫伯勒会合,参加于九月下旬召开的帐篷大会。但当爱荷华州的会议结束后,他们发现,再这样下去,他们会无法承受这种过度疲劳的状况。休息几天后,他们决定立即出发,打算在六月下旬到达加利福尼亚州。他们必须休息一段时间。{2BIO 341.2}

由于旅行计划灵活,他们带着17岁的威利和露辛达·霍尔夫人出发了。威利现在已经在爱荷华州加入了他们的行列。露辛达,33岁,艾拉·阿比的女儿,是个寡妇;二十年来,她一直是爱伦最亲密的朋友。他们在密苏里州的文本德短暂停留,那里的教会需要帮助。在那里,他们决定在堪萨斯州的渥太华再作停留,那里是怀爱伦的大姐卡罗琳·克拉夫居住的地方。他们于7月2日星期二抵达克拉夫的家,打算在那里待两天。兩姐妹已经有25年没有见面了。团聚非常快乐。在写给埃德森的信中,爱伦描述了比她大十五岁的姐姐: {2BIO 341.3}

她是一个通情达理,聪明伶俐的女人;我认为,她无愧于最好的典范。她是一个有实力的歌手。她擅长唱歌,很有天才,就好像我擅长讲演一样。我想,我从没有听过像她那样激动人心的歌喉。(《信函》1872年10号){2BIO 342.1}

. 房子被描述为一个大草原上舒适的小住宅,距离渥太华大约6英里。克拉夫一家坚持要他们住几天,这次愉快的拜访持续了两周加一天不到。(RH 1872.9.3)。当卡罗琳得知他们将在这里度过第二个周末时,她骑上马,骑了18英里,访问了三个社区,每个社区都在不同的方向,并邀请人们来听爱伦的演讲。星期天,爱伦在丛林聚会上讲了三次——一次在早上,两次在下午。在他们离开渥太华之前,怀雅各说:{2BIO 342.2}

克拉夫弟兄夫妇告诉我们,他们有四个孩子在科罗拉多,非常希望我们去那里做客。我们决定在丹佛停一下,到他们的女儿沃林夫人那里呆一两天。(同上)

当一行人到达有12000人口的城市丹佛时(怀威廉,见YI 1872.12),派威利去找沃林的家。他很快与沃林先生驾着一辆马车来到车站。在沃林家里,他们一行人见到了爱伦的两个侄女、沃林夫人和玛丽L.克拉夫小姐。怀爱伦描述沃林先生是一个“非常大方、非常和蔼的人”,从事有一定规模的木材生意,利润丰厚。由于家境殷实(《信函》1872年25号),沃林先生慷慨大方地招待客人。他的木材加工厂在西边大约40英里〔64公里〕,在落基山边缘,但家安在丹佛。这样,孩子们上学就方便些。怀爱伦夫妇不只在这里呆几天,他们接受邀请,在这里呆一段时间。爱伦有机会开始写作了。在7月23日写给埃德森的信中,她提到了一个特别有趣的问题: {2BIO 342.3}

昨天我写了一整天的信,试图摆脱关于学校的事。我打算尽快写关于保健院的东西,只要我头脑清醒就可以写。(《信函》1872年第30号){2BIO 342.4}

当他们离开密歇根时,一所本会学校在巴特尔克里克建立起来了,怀雅各和怀爱伦对这个项目非常感兴趣。在过去的几个星期里,他们就这项新机构谈了很多。他们读了《评论与通讯》上关于学校的报道和乔治·巴特勒的文章。{2BIO 343.1}

这时愛伦写了一句大家熟悉的句子:“做青年人的思想工作是人所能从事的最好的工作。”这是《正确的教育》一章的开场白,现在可以在《证言》第3卷第131页找到。她在《健康改革者》负责的部分需要材料,于是就撰写并提交了现在收录在《证言》第3卷131-138页的材料,准备在1872年9月出版。为公众撰写的《健康改革者》文章和为教会特别准备的《证言》章节,有细微的文字差异。{2BIO 343.2}

在此之后,她又在1872年12月和1873年4月、5月、6月、7月和9月出版的《健康改革者》上發表了6篇长短适中的文章。她写这些文章时,心里清楚地想到了公众,有时还引用了其他期刊的一些材料,并提及出处。在撰写《证言》第3卷138-160页《正确的教育》一文时,她提出了专门针对教会的建议,并敦促: {2BIO 343.3}

现在想去完成那本应在以往世代完成的工作,实在时间太短促了。但是我们在这末后的日子仍然有大量的工作可做,来纠正青年的教育工作中流行的弊病。并且因为时光短暂,为要给予青年人与我们信仰一致的教育,我们更应当认真而热心地工作。(3T 158){2BIO 343.4}

在落基山脉两个月

在7月23日写给埃德森的信中,怀爱伦宣布了他们的近期计划: {2BIO 343.5}

我们预计明天离开丹佛去山区。我们将在群山间穿行,试试山上的空气。父亲并没有像我们所乐见的那样有所改善。一天他感觉还好,第二天就不太好了。当他试图写作时,他已经筋疲力尽了。但他在主里仍有希望,有勇气,有喜乐,有自由。等我们到了山里,就写信给你谈谈那里的风景。……请写信到我们科罗拉多州布莱克霍克的地址,由W. B.沃林转交。(《信函》1872年第30号){2BIO 343.6}

在靠近布莱克霍克的森特勒尔城,住着爱伦的外甥女艾迪·克拉夫·费尔和她的丈夫。这是一个采矿的地区;在深山中发现了黄金和白银。房子挤在一个狭窄的峡谷里。怀爱伦在森特勒尔城的集市之家撰文描述道: {2BIO 344.1}

此时我……远望仰望直立岩石构成的陡峭山脉,估计有五百英尺高。这些山脉从底部到顶部坚石的岩架上,都有少量的挖掘,在每一个能用石头奠定根基的地点都建有房屋。正对着我前面就有好几层房子,一个上面又有一个。我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观。几乎没有植物的迹象,没有树,只有陡峭荒芜的岩石。{2BIO 344.2}

这些房子中有些很好很昂贵。就在我面前是一栋很好的大房子,建在高高的山顶上。房前建有一道几英尺高的石墙,房后则靠在为建筑者们钻过孔和凿出来的坚固壁架上。一个有很好配备的谷仓也是以同样的方式建造的。若不建得像一个平台,则走出房子就没有一个水平的地方可以落脚了。(《信函》1872年12号){2BIO 344.3}

通常情况下,对这种情况的第一印象深深地印在了怀爱伦的脑海里。她继续说道: {2BIO 344.4}

只有很少的天然院落而且在山的下部,只有一两英尺宽。他们建了一个几英尺高的院子,把泥土拉上去放在石头上面,只有几英尺就走出门口了。只有最富裕的人才有能力这么奢侈。比较贫穷阶层的住宅,甚至是一些很好的住宅,周围也没有一英尺的平地。那个银行家的岳母走出去在这些做得很高的院子里去晾衣服。她六十岁了,从墙上失足掉下来,折断了颈骨。(同上){2BIO 344.5}

沃林家的磨坊

她在信中提到,布莱克霍克和森特勒都是建制城市,加上附近内华达州的另一个城市,人口共有8000。相比之下,丹佛有12000人。 {2BIO 345.1}

沃林的业务是提供建房子的木材,他还要给这个地区的矿山提供搭矿架的木材。沃林的木材加工厂一家在布莱克霍克附近, 另一个在北面大约30英里,靠近博尔德市。他雇用了不少人来经营这些工厂。怀雅各和怀爱伦在这两个地方来回旅行了好几次。在他们的旅行中,他们遇到了许多来到科罗拉多希望改善健康状况的人。{2BIO 345.2}

享受群山

沃林的木材加工厂在布莱克霍克附近,并不在陡峭的沟壑中,而是在它上边的一个开阔地带。他在这里建了一个小木屋给怀雅各一家居住,他们住在这里,读书、写作、散步。头两天,也就是周四和周五,也就是7月25日和26日,爱伦遭受了严重的头痛,这是在高海拔地区经常发生的情况。但是在安息日就完全不同了,她在日记里这样描述: {2BIO 345.3}

我们在这个美好的早晨起来,有些意识到上帝对我们的良善和仁慈。这是我们在山间的第一个安息日。雅各、霍尔姐妹和我拿了一条毯子走出去,到了芳香的常绿树的荫下,累起一块石头当座位,我给我的丈夫读了一部分手稿。{2BIO 345.4}

下午,我们的外甥女玛丽·克拉夫、威利和我走出去,坐在白杨树下。我们读了约六十页《大斗争》即《属灵的恩赐》的(卷一)。玛丽非常感兴趣。我们感到快樂又惊喜。她一本正经地听着。我们对她没有偏见。我们希望她还能认识并接受真理。她是一个单纯、天真而又聪明的女孩。我们以祷告结束了主的安息日。玛丽和我們一起祷告。给露易丝·沃林和拉夫伯勒长老写宗教题材的信。(《文稿》1872年第4号){2BIO 345.5}

第二天,她花了一天的一部分时间写作,然后她坐在云杉树下,给雅各读了一些她的手稿,修改付印。之后,他们四个走出去看見一塊 “高耸数百英尺的巨石”。 威利攀登到了巨石的顶部。其他人就没那么大胆了。她在日记中描述了第二天的活动:{2BIO 346.1}

1872年7月29日,星期一:

我们起来,感到很高兴。我们非常喜欢山上的空气。我丈夫和我一起走进小树林,度过了一个美好而珍贵的祈祷时节。我们觉得主已经很近了。我和玛丽谈了几句话。{2BIO 346.2}

沃林先生带着信件和报刊从森特勒尔回来。我们再次收到朋友和孩子们的来信,感到很欣慰。花了相当多的时间在写作上。{2BIO 346.3}

晚上,我们与沃林先生谈论我们预定的翻山越岭之旅(到西坡的中央公园)。我们几乎不知道该怎么办。怀雅各、露辛达和我一直往上爬,爬到一座高山,在那里我们可以很好地欣赏周围山脉的景色。我们跪在树林里,祈求上天的指引。上帝临格我们会面,我们确信祂会答应我们的祈祷。(同上){2BIO 346.4}

但一个多月后,这次旅行才得以实现。{2BIO 346.5}

沃林先生希望他妻子的舅舅怀雅各和爱伦姨妈在山里时能尽量多看看。7月30日,星期二,他带他们去观光。对此,她写道: {2BIO 346.6}

沃林先生带着我们上啊,上啊,上到山上去。我们有时担心永远到不了山顶。我们将这个地区尽收眼底。我们能俯视布莱克霍克和森特勒尔,看到这两座城里的一切。在这么高看起来很可怕,下面就是一个可怕的悬崖绝壁。要是马跨过一边,我们就会跌落数百英尺。{2BIO 346.7}

我们一览众山。四面都是山。我们能清楚地看到高山覆盖着大块的积雪。这些雪堤估计有十五到五十英尺深。其中一些永久不化。常常从这些雪堤刮来很冷的空气,虽然太阳将山谷照得很温暖,我们也不得不在山间额外穿件衣服。{2BIO 347.1}

布莱克霍克和森特勒尔是一个崎岖、断裂、疤痕累累的地方。从矿山磨坊丢出来的岩石和尘土堆到处都是,已从其中取出了宝贵的矿石。……{2BIO 347.2}

在山顶观景极其有趣,然而言语无法如实将那景色呈现在你们面前。科罗拉多州山脉的景色是无法描述的,只能凭想象力获得有关这个地区清晰准确的观念。妙哉!奇哉!{2BIO 347.3}

这雄峻古老山脉的风景;有些寸草不生,有些则遍盖茂林。我们会出自本能地肃然起敬,凭着想像,心存谦恭地感悟无穷之主的大能。我无论如何也舍不得放弃我欣赏科罗拉多州壮丽山景的特权。(《信函》1872年第12号){2BIO 347.4}

在给埃德森和艾玛的信中,她描述了他们那天的活动: {2BIO 347.5}

昨天我在陡峭的山上步行好几英里,直到十一点多才休息。然而今天早上我五点就起来了,觉得欢快有力。这次山间远足对我的健康很有益处。你们都不知道我的健康状况多么不好。我知道我在离开巴特尔克里克的时候诉苦不会使家里好一些。{2BIO 347.6}

你们的父亲好一些,我们确知如此,但他有时呼吸短促,软弱无力,头昏眼花。他很小心自己的饮食。在科罗拉多这里的一个不利条件是没有当地的水果,只有进口的,很少有新鲜的,售价还很高。纯净的空气和免了操心挂虑是我们得到的好处。(同上) {2BIO 347.7}

计划中的帐篷之旅

当怀特一家从丹佛进入山区时,他们并没有明确的计划要待多久,但考虑大约两个星期。沃林急于让他们看到西边山脉上的名迹。爱伦给埃德森和艾玛写信这样说: “沃林先生很认真地要我们与他一起跨越白雪皑皑的山脉去雪山另一边所谓的公园。”她描述了相关的情況: {2BIO 348.1}

我们大家都得骑着矮马过山,同时有两匹马拉着粮食和临时住宿用的毛毯。当我们在那里,在山间时,我们就远离一切定居点,必须一路带着所需要的一切东西。{2BIO 348.2}

威利完全着迷于被这个想法,但我们却担心这对你们的父亲来说太难了。此外,主会不会喜悦我们这样度过我们的时间呢?我们仔细虔诚地考虑这些问题。(同上){2BIO 348.3}

她在信的结尾又说:“你们的父亲满心高兴快乐。我们在浓荫茂林与崇山峻岭间享有宝贵的祷告良辰,为我们自己,为你们,和为上帝在巴特尔克里克的圣工祷告。”(同上)整个八月一个月,怀雅各夫妇在这里度假。他们在这里远足;树莓熟了的时候采树莓;参观一些有趣的地方,如冲压厂。矿石在这里粉碎,然后进行加工;收集矿石标本,他们计划办一个展览;当然,还有写作。他们听说附近有三四位复临女信徒,就拜访了这些地方,并与她们举行了一些会议,分发了书刊。他们还与沃林工厂的工人举行会议。有时他们会支起自己的帐篷安营。{2BIO 348.4}

在8月22日写给埃德森和艾玛的信中,爱伦写道: {2BIO 348.5}

昨晚,父亲和我骑印地安矮马跑了六英里〔9公里〕,这样我们就能习惯骑马。我们决定要父亲最好爬山,翻过雪山山脉,这样他能从运动中得到更多的益处,比现在就去加利福尼亚州好一些。我们已经竭尽全力想把手头的事情处理好,现在我们俩都需要休息一段时间。{2BIO 349.1}

父亲起初很虚弱,呼吸困難,但这已不再影响他了。我们知道这是由于心情轻松所致。我们几乎一直在户外。我们到松林里去,坐在树下,读书写字,直到有人叫我们去吃饭,我们才进屋去。父亲这样做,我们很受鼓舞,但我们现在还不敢去加利福尼亚州。(《信函》1872年13a号) {2BIO 349.2}

她想,沃林先生提议的翻过雪山山脉的旅行,正是雅各所需要的一种激励!这也是一个机会,使雅各能“自由地享受风景;疲劳了,然后露营,休息,使他变得很坚强,经得起加利福尼亚的考验。” 她补充说:“我们已经习惯了硬床。我们躺在一张和地板差不多硬的床上。我们也很喜欢。终于,在9月2日星期一,他们为这次大冒险做好了准备。就此,怀雅各在《健康改革者》上发表了两篇文章,题为《落基山脉的夏天》。怀威廉在为《青年导报》写的九篇系列文章《加州之旅》中,相当详细地描述了这次旅行。怀爱伦在她的日记和信件中都写到了这次旅行。以下是来自威利的主要文章的概览: {2BIO 349.3}

我们在沃林先生的厂里愉快地度过了一个月之后,他建议我们到中央公园去玩一玩,在萨尔弗斯普林斯露营一会儿。科罗拉多的公园是巨大的盆地或洼地,表面和土壤或多或少与平原相似,但完全被高山包围。有四个这样的公园,北部,中部,南部和圣路易斯。{2BIO 349.4}

它们的海拔从七千到八千英尺。它们有充足的水分和丰富的木材,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都有宜人的气候,非常适合健康。这些地方都有丰富的矿泉和各种各样的矿物。由于高海拔,他们只适应于较耐寒的农产品的栽培。 (YI 1873.1){2BIO 349.5}

车队出发了

怀雅各描述了这次期待已久的旅行的开始。{2BIO 350.1}

1872年9月2日星期一,上午11:00,我们备好马,准备翻过雪山山脉去中央公园。……我们的线路通过罗林斯威尔博尔德公园,上山经过博尔德隘口。(RH 1873.1){2BIO 350.2}

下午三时左右,一场暴风雨来临,旅行的人躲进一个无人居住的木头小屋避雨,他们在里面的一个大的石头壁炉里生起火。雨停时,已差不多是晚上。因为他们都带好了个人物品,他们决定在那里过夜。考虑到《健康改革者》的许多读者都住在新英格兰州和纽约,怀雅各这样描述他的旅行团队:{2BIO 350.3}

我们想说明的是,我们的向导和赞助人W. B.沃林是佛蒙特人。怀夫人、沃林夫人和她的妹妹M. L. 克拉夫小姐,以及本人都是在缅因州出生的。L. M.阿比霍尔夫人和怀威廉都是纽约人。{2BIO 350.4}

四位女士,骑着矮马。沃林先生驾着一辆由两匹壮马拉的车负责行李,而威利和他父亲一人骑一匹良种马,准备在行李车上陡坡时帮忙,或者在最危险的地方给女士们帮忙。{2BIO 350.5}

但我们在路上遇到的大多数人都对这个婴儿感到好奇。有些人可怜这个小旅行者,我们在这里叫他佩里格林,因为在那次出行之前他还没有名字,他的父母、兄弟姐妹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名字。……罗孚是最大、最勇敢、最聪明、最俊美的纽芬兰犬,以后会被称为狮子,……是世界上最快乐的狗一样快乐地活着。(同上){2BIO 350.6}

星期二是美好的一天。由于他们走的是一条狭窄、蜿蜒的小路,旁边是一条湍急的小溪,所以他们走的是“印第安纵队”,彼此之间留一点距离。关于婴儿,怀特写道: {2BIO 350.7}

玛丽小姐怀里抱着她的小外甥佩里格林。当她骑着野马疾驰而去时,我们想这个孩子幸亏不是奶油,否则他在中午之前就会变成黄油和脱脂牛奶。但他似乎和我们一样喜欢这些“动作”。(同上){2BIO 351.1}

我穿过博尔德公园,那里野花盛开,绿油油,群山巍峨,景色优美,人们不断感叹:“太好了!真实辉煌!崇高!荣耀!”(同上){2BIO 351.2}

矮马把怀爱伦摔了

很快又一个上坡,怀爱伦发生了一起严重的意外事故。她的矮马控制得很好,但这时候捆绑她的寝俱卷的皮带松开了。在写给埃德森和埃玛的信中,她描述了随后发生的事: {2BIO 351.3}

当我兴致很高、尽情地观赏风景的时候,我后边的包裹松开了,摇摆碰到了马的脚后跟。你父亲在后边把他的包裹绑得更扎实些。我在两个同伴中间——我们三个在前头,五个人在后面。我看到这种情况,把脚从马蹬里滑出来,准备从马鞍上下到地上来。在很短的时间里,这本应该是安全的;但小马受了惊,把我从它背上摔了下来。我撞了背部和头部。我知道我伤得不轻,但是肯定没有骨折。好一阵,我几乎不能呼吸,也不能讲话,但后来好了点。我的头、颈、肩和背,还有肚子痛得厉害。(《信函》1872年14号){2BIO 351.4}

雅各接着描述道:“没有骨折,我们很快变得满足了。我们也没有发现任何外伤;但是呼吸和讲话这样困难,我们担心有内脏受了伤。”霍尔夫人带了手巾,就着水,我们给她做水治疗法。雅各报导说:J{2BIO 351.5}

病人的情况改善了一些,很快能够扶着作者的手,从同伴身边向前走几杆远了。我们问了她以下的问题:1.我们是否要在这里支起帐篷野营,让沃林先生回去工作,我们留在这里看你的伤势如何发展?2.或者我们是否敷贴“大医师”牌药膏,同时相信祈祷的功效,继续我们的旅程? {2BIO 351.6}

怀夫人像往常她遇到这样的情况时一样,决定向前走走试试。当我们跪下来祈祷的时候,明显地感到上帝与我们同在,我们高兴得哭了起来。一会儿,我们又上马高兴地向前进发了,并且庄严地作出决定,在第二天早晨,首先感谢上帝饶恕我们的过失后才出发,恳求在未来的日子里,给我们关心和保护。(RH 1873.1) {2BIO 352.1}

爱伦受的伤比首先感觉到的要严重得多,她很多年都感受它的痛苦。1907年,她提到她的左腿。这条腿在事故发生后,多年使她经受痛苦——“踝韧带撕裂。”当事故发生后,过了一段时间,她寻求医疗帮助。医生讲的是,“你的脚没有用了,因为这么长的时间,你没有对它进行仔细检查,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难题,也不能够把撕脱的韧带联接到踝上去。”(《文稿》1907年156号) {2BIO 352.2}

他们一行人决定继续前进,很快他们需要攀登一个陡坡。这是整个旅途中最陡峭的地方。所有物品和装备都从马车上搬了下来,马匹很困难地把车拉上山坡,留下帐篷、装备和物品,由雅各和威利的马一件件地拉上去。中午,他们在一片松树林里的一栋小木屋旁边停下来。爱伦在这里洗了个热水澡,显得好了些。在到达林木线前,他们发现一个很好的露营过夜的地方。{2BIO 352.3}

跨越大陆分水岭

第二天,他们很早就出发了。他们发现,一口气已经爬到了11,000英尺的路标边。雅各写道: {2BIO 352.4}

“这里空气稀薄,爬山的马要歇气,气喘嘘嘘,好像喘不过气来;骑马的人要不断地做深呼吸。即使这样,也不能恰到好处;不能像平时一样,满足呼吸器官的要求。这给肺和胸部一个极好的扩张的机会。……我们赶紧加速,爬上陡坡,于上午11:00爬到山脉的顶峰。……从这座雄伟的山脉,大陆的脊梁上,水从山泉中涌出;仅一箭之遥,一条流向大西洋,一条流向太平洋。我们现在达到一个非常高的高度,寒冷到连树木都不能生长”(RH 1873.3){2BIO 353.1}

山顶地势相对很平,但路很崎岖,是“渺无人迹,布满石头的山路。”然后,他们必须下山。怀爱伦决定乘坐沃林先生的马车,但她很快发现,坐在颠簸地行进的马车上太不舒服了。她选择坐在行李箱里,四肢伸开躺着,紧靠在宽大的帐篷包上面。威利描述了下山的经过: {2BIO 353.2}

我们下山的时候,冷风和路边的雪堤留在我们的身后,但路却令人害怕。路很陡,人有从马头上摔下去的危险。后来通过小块湿地,在接近山顶的地方有许多湿地。你必须行动敏捷,使马不陷下去。余下的路,有一些松动的岩石和漂石。经过小溪,跨过伐木,上上下下;但大部分时间是下,最后我们到达了公园〔中央公园〕。{2BIO 353.3}

我们跛着脚,非常疲惫,但很高兴地停下来,在茂密的森林旁边扎营。周围有一小块草地,一弯山泉穿过草地,清澈、冰凉,里边满是鲑鱼。像往常一样,我们在有上等好草的地方系好马,支起帐篷,砍下云杉枝做床;然后,在帐篷的前面烧起一堆火,休息就寝,睡得很香,直到第二天太阳升起。(YI 1873.1)。{2BIO 353.4}

在萨尔弗斯普林斯的一周

现在只要穿过山谷,就可到达萨尔弗斯普林斯了;这是他们的目的地。他们在旅途中捡野草莓,在吃饭时分发给大家。一个老猎人拜耶先生,人称“鹿皮,”租赁了热泉。他帮助新来的人找好野营的地方,借给他们一个铁皮烹调用炉,并且给他们留下很多东西。但他的纽芬兰狗却没有这么友好。这条狗很快就向沃林先生的纽芬兰狗“狮子”挑战,“狮子”打赢了;它负责他们在那里一周的露营地保卫工作。他们发现,有二三十个人在萨尔弗斯普林斯附近野营;人们来的来,去的去。除了硫磺温泉,人们还被这里的美丽风景吸引;有时还去钓鱼,或者能打到一些猎物。在他《青年导报》的系列文章中,威利详细描述了萨尔弗斯普林斯(硫磺泉): {2BIO 353.5}

在山坡上,离格兰德河几杆远的地方,矗立着一间长长的木屋,左边則是一座三面圆木建造的奇怪木屋,斜靠在一块巨石垂直的另一边。它的屋顶是用树皮搭在柱子上的。通过屋顶上的一个大洞,一股蒸汽不断上升,这表明这里就是著名的硫磺泉所在的位置。{2BIO 354.1}

有三四个这样的泉眼紧靠在一起。它们的水以近乎滚烫的热量从岩石中冒出来,汇合成一条小溪流,从形成澡堂一侧的岩架上掉下来,流入建澡堂的岩石上面的一个天然浴盆。{2BIO 354.2}

盆子和瀑布提供了一个泡热浴的很好机会。……水非常热,一开始你几乎不能把你的手伸在里面,有110华氏度。一下子进入是不可能的;但慢慢地进去,你很快就能享受到高温。当水流从岩石上冲过时,你可以站在水流的正下方。然后你有可以洗一个在其他地方享受不到的澡。{2BIO 354.3}

关于这些泉水的治疗功效,流传着许多精彩的故事。印第安人过去常在里面洗澡,把他们生病的嬰孩放在水中,有时还在瘸腿的马身上试试其治疗能力。他们不愿意把控制权交给白人。(YI 1873.2){2BIO 354.4}

至于该地区的野生动物,威利列出了松鸡、艾草榛鸡、鹿、羚羊和麋鹿,偶尔也会有美洲狮或灰熊。就在沃林和怀雅各一行到来之前,一只灰熊和一只黑熊被杀死了。小溪里满是鳟鱼。据说住在公园里的印第安人很友好,但他们去丹佛做生意,从政府領取他们通常的给养津贴了。 {2BIO 354.5}

考虑到他们在公园里的时节,他们在寻找好食物方面没有遇到任何问题。懷雅各在他的《健康改革者》文章中写道: {2BIO 355.1}

我们发现获得最健康的食物没有困难。在这里,保健改革者在包装他的物资方面有决定性的优势,因为他的食物、面粉、大米、干果等比通常使用的要轻得多。8月和9月盛产的野果和这些食材搭配在一起,对那些胃口干净卫生的人来说是一种美味。{2BIO 355.2}

我们吃过的最甜的蛋糕是用玉米粉混合从科罗拉多小溪里流出的纯净水,在篝火前烤的;那时放在一个背后放着一块石头的锡盘子上烤的。(HR 1873.3){2BIO 355.3}

加州的呼喚打斷了假期

怀爱伦夫妇本来希望能在萨尔弗斯普林斯呆三到四周,但在刚到那里一周后的9月12日,星期四下午,沃林先生来了,带来了邮件说,決定延期,好让怀爱伦能参加的加利福尼亚州帐篷大会,将于10月3日星期四开始,他们必须赶到那里。星期五上午,他们中断了野营,启程回布莱克霍克野营的生活增强了他们的耐劳能力,去的时候用了四天,回程只用了两天时间。安息日停下未走,原地安息。{2BIO 355.4}

9月20日星期五,他们从丹佛到夏延旅行110英里〔176公里〕,在夏延搭上了开往旧金山的联合与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的火车。他们很惊讶地看到,这条高架铁路经过峰峦起伏的謝拉山脉,跨越河流和峡谷,穿过隧道和防雪崩的建筑物,然后进入广阔的萨克拉门托流域。最后他们到达了加利福尼亚。{2BIO 355.5}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