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怀爱伦全传(第二卷)
第19章 形势终于扭转了

第19章 形势终于扭转了(1870年)

在1870年1月11日《评论与通讯》的末页,怀雅各要求 “那些对我和怀夫人在公共服务期间的情况有所了解的人,无论是值得曝光的,还是不配为基督徒和信徒教师的事情,都请立即向本办公室报告。”如前所述,几个星期前,巴特尔克里克特别任命的、由J. N.安德鲁斯、G. H.贝尔和乌利亚·史密斯组成的委员会也在《评论与通讯》上发出类似的请求。现部分引述他们的声明如下: {2BIO 279.1}

出于对怀长老的公正,出于对真理和正义的神圣尊重,要求我们为他说话,就他敌人不公正的攻击进行辩护。我们这样做并不仅是出于对怀长老个人的公正,主要是因为那些攻击他的言论被我们的敌人用作攻击现代真理事业的最佳武器。 {2BIO 279.2}

我们完全相信上帝已经呼召他,使他在第三位天使信息的工作中处于领导地位。我们也相信上帝给了怀姐妹《新约》所说的预言恩赐。因此,她在这项工作中的地位非常重要。既然我们的工作是出于上帝,既然我们所珍惜的教义是第三位天使信息的真理,那么,毫无疑问,我们的工作是非常重要和负有责任的。而那些站在工作第一线的人所承担的责任是无法估量的。……{2BIO 279.3}

在目前,有必要直接呼吁《评论与通讯》的读者提供有关怀长老在财务方面的情况。为了对他公正起见,他要求,每一个知道他任何不诚实、过分、欺诈、贪婪或以任何不恰当的方式攫取钱财的人,都应该以书面形式陈述事实,并将其送交本办公室。我们打算对公众发表一份关于怀长老财务问题的完整声明,作为对他目前遭受的攻击的最恰当的回应。 (RH 1869.10.26){2BIO 280.1}

呼吁继续说: {2BIO 280.2}

我们要求…那些见证或分享过他善行的人向我们讲述与这个问题有关的事实。我们要求相关各方立即答复。(同上)

承诺全面披露财务状况

为了向有疑问的人提供怀雅各与教会成员进行的一些金融交易,或他一般的商业交易,并为教会成员提供一个有效的工具,以应对来自世人的批评,委员会宣布:{2BIO 280.3}

我们打算对公众发布一份关于怀长老财务问题的完整声明。(同上){2BIO 280.4}

收集所需的数据花了相当长的时间。4月26日,委员会宣布这份报告已经准备好了,它以小册子的形式发布,可以从《评论与通讯》办公室以15美分的价格购得。该通知指出预期的使用范围: {2BIO 280.5}

《为怀雅各长老夫妇辩护》。一段时间以前曾许诺要出版的这本书现在已经准备好发行了。这是经过深思熟虑精心准备的,准能回答基督的仆人所遭的许多毁谤。它应该在诬告者的舌头忙碌的地方传阅。我们把这本小册子推荐给圣工的朋友们,特别是那些不得不面对恶人诽谤的人。{2BIO 280.6}

我们作工的弟兄们常常抱怨说,他们的道路被诽谤封闭了,叫他们损失了许多光阴和劳力,人心被引诱离开真理,在错误中灭亡。在这样的地方,没有什么工作比这本小册子更重要的了。我们期望广大的圣工之友会乐意支付出版的费用 。(RH 1870.4.26){2BIO 281.1}

头几页叙述了从一开始怀雅各与教会工作的关系,特别是它的出版事业。它审查了在成立了一个组织实施管理的时候,业务事项的转移。他的工资率被详细地列了出来,与内战年代的通货膨胀趋势平行。{2BIO 281.2}

1861年6月3日至1863年4月24日,每周7美元。
1863年4月24日,到10月30日,每周8美元。
1863年10月30日至1865年4月14日,每周9美元。
1865年4月14日至1865年8月15日,每周10美元。

在最后一天,他瘫痪了,停止了支付(《备忘录:简述怀雅各长老的最后患病和逝世》第9页) {2BIO 281.3}

这份报告继续说: {2BIO 281.4}

在这段时间里,怀姐妹没有得到任何报酬。她和丈夫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和巴特尔克里克的教会一起高效地工作,并以书信的形式给个人和整个园地的教会写了大量重要的文字。在我们中间,没有一个传道人比怀姐妹工作得更热情、更有效率。

因为家里要接待来访的弟兄们,她不得不雇了两个姑娘——一个在厨房里,一个做一般的家务和缝纫工作;然而,没有为家庭中雇用的帮手和旅行中衣服的额外磨损编列经费。且不说这些开支,怀弟兄有限的工资只够支付他日常开支和这么一个大家庭开支的一部分。(同上9、10页){2BIO 281.5}

问题自然出现了,怀雅各,一个工资收入如此有限的人,如何处理这样的情况?小册子里的答案是: {2BIO 281.6}

在这种情况下,怀弟兄依靠出售《圣经》、索引、《圣经词典》、《圣经地图册》以及诸如此类的著作来维持生计。他把这些书通过邮件和快递寄到全国各地。他从东到西都带着它们,他的销售额很大,所以一年的利润可能比他的全部工资还要多。这使他能够应付大笔开支,并把钱用于慈善事业。在这一点上,他委屈了自己。加上其他艰苦的工作,这种额外的工作是非常繁重的。但这背后有一个错误。我们的信徒忽视了给怀姐妹的宝贵服务支付报酬。(同上第10页){2BIO 282.1}

怀雅各的房地产交易

这份报告详细说明了他们在巴特尔克里克的房产交易情况,他们的收入因内战带来的财务飙升而加快。住在租来的房子几个月后,在朋友的帮助下,他们获得了一英亩半的土地,在上面建造了一所500美元的普通房子。经过改进和价值的提高,他在1863年以1500美元的价格卖掉了它。后来,他花1300美元在离出版社更近的地方买了一套房子。果园和其他设施的改进和开发花费了1200美元,再加上房产价格的上涨,使得它在出售时的价值达到了4500美元。他在离城市不远的地方买了一块地,上面有一所房子,投资了5000美元 。(同上12页)这就是说: {2BIO 282.2}

他整个财产的很大一部分被认为是由他在这一时期不同阶段所拥有房地产的增值所构成的。(同上13页){2BIO 282.3}

信纸和信封的销售

另一补充收入来源也作了解释: {2BIO 282.4}

战争开始时,他自费购买了价值1200美元的信纸和信封,这些东西在他手上的价值很快就翻了一番。 (同上)

这件事总结如下: {2BIO 283.1}

这就是怀弟兄获得财产的方法。正如我们所展示的,他从事一项值得称赞的业务所获得的利润是2000美元;文具涨价,1200美元;在巴特尔克里克三个不同房产的增值,4000美元;总计7 200美元。但是,他的财产在任何时候都没有被认为价值超过6000美元,在他严重而持久的疾病期间,这笔钱大大减少了。(同上)

委员会在一份一般性声明中宣布: {2BIO 283.2}

怀弟兄的一生充满了无私的善行。要不是那些不喜欢他尖锐说教和忠实指责的人经常说他是一个贪婪自私的人, 最好让这些指控留到伟大日子显示的时候。这些善行只有那一位监察万事的主知道,只有那些曾经分享过的人知道。但是,局势要求我们畅所欲言,尽管只能说出他许多高尚、无私、利他、奉献行为中很小的一部分。(同上 53页)

许多回应

回应又快又多,每一个回应都是正面积极的。贝月色住在附近的蒙特里,他是在11月1日第一个提交证词的人:{2BIO 283.3}

我自1845年秋天起认识怀弟兄和怀姐妹。在此期间我有和他们一起出行,在美国的许多州召开宗教会议, 过去二十年里差不多在每次总会会议上与他们碰面。因此,我有机会充分了解他自从《评论与通讯》出版以来财务管理的情况。{2BIO 283.4}

我很高兴地说,我完全相信他的诚实和正直。他过去和现在都是我所推崇的人。我坚信他是蒙上帝呼召的,担任他长久以来所忠心履行的职务。 {2BIO 283.5}

我还要说,他不仅把圣工的利益当作自己的利益,而且也把那些为推动这项事业而努力之人的利益当作自己的利益。他慷慨地从自己的财产中捐助来支持我的这项工作。举个例子,他曾经为我的家庭为我提供了一所房子,租期长达十四个月,但他拒绝收取租金。(同上58、59页){2BIO 284.1}

许多其他个人和教会和贝约瑟持同样的立场。都是赞扬的话,没有一个回应是负面的。{2BIO 284.2}

关于怀爱伦的谣言

委员会还调查了一些诽谤怀爱伦的报导,比如她在结婚前生了两个孩子。在这一点上,有几个从1844年以来就认识她的人提供了宣誓的证词: {2BIO 284.3}

鉴于一些恶意的人散布了这样一种说法:怀姐妹在成为妻子之前就已经是一个或多个孩子的母亲,在此证明,我们自1844年秋天,也就是说,从她十七岁起就与她非常熟悉。我们宣布这种说法是为荒唐、最恶毒的谎言,它毫无事实根据,它的存在也没有任何借口。我们完全相信怀爱伦姐妹正直、美德和纯洁的品格。 {2BIO 284.4}

J. N. 安德鲁斯

A. S. 安德鲁斯

H. N. 史密斯   (同上 144, 145页)

在缅因州波特兰市非复临信徒的相识者对怀爱伦和她的家庭给予了发出积极的评价。小册子广为流传,效果显著。{2BIO 284.5}

怀雅各和怀爱伦在巴特尔克里克

1870年一开始,怀雅各和怀爱伦就在巴特尔克里克生活和工作。有一些因素使得他们的处境比之前几个月舒服得多。J. N.安德鲁斯担任《评论与通讯》的编辑。在担任总会会长期间,他曾与怀雅各和怀爱伦一起旅行和生活了几个月。他仔细观察了怀爱伦工作的成果和她在教会的强大影响。他现在在巴特尔克里克的证词是积极肯定的。通过《评论与通讯》的栏目,他和怀雅各能带来一些基本的理解和态度的改变。在1869年结束之前,怀雅各有分量的文章,题为《我们的信心和盼望,即我们信仰的缘由》,每周都出现在《评论与通讯》上。25篇头版的文章一直持续到1870年。然后,在1月25日和2月1日的社论版上,怀雅各发表了题为《预言之灵》的文章,介绍了教会期待恩赐的圣经依据。 {2BIO 284.6}

2月8日这期的封底刊登了一个启事:出版精装本的《证言》供长期收存:{2BIO 285.1}

《证言》第17和18辑。——为了方便我们的朋友,我们把这两辑的一部分合订成399页的精装本。这样就以方便和令人满意的形式提供大量重要的资料。我们只需要向我们的朋友声明,这些著作将以这种形式发行,以确保对合订本的广泛需求。价格80美分,邮费已付。 {2BIO 285.2}

显然,启事的作者并不是唯一有这种想法的人。同一页的《评论与通讯》页引用了一封平信徒的来信。他认为“第18辑《证言》应当进入每一个相信现代真理之人的家。”对于所有渴望战胜这个世界及其邪恶的人来说,这本书应该是触手可及的。”他还说:{2BIO 285.3}

亲爱的弟兄姐妹们:在这本《证言》里,有给众人的责备,纠正和教训。我承认许多事情都适用于我自己,我想要留心并予以克服,因为只有纯净和圣洁的人才能进入珍珠之门。{2BIO 285.4}

J. N.安德鲁斯论异象

下一个星期,J. N.安德鲁斯发表了一篇社论,题为《我们对怀姐妹异象的运用》。一开始写道: {2BIO 285.5}

人们普遍认为,安息日复临信徒相信属灵的恩赐是常在的。这也可以理解为我们视怀姐妹的异象是上帝的灵所赐予的。但是我们对属灵恩赐的教义,尤其是怀姐妹异象的运用,一般却遭到误解。(RH 1870.2.15){2BIO 286.1}

在二十条建议中,他清楚地表达了对圣灵工作的立场。在引用了保罗《以弗所书》4:11-13的话语之后,他说: {2BIO 286.2}

14. 属灵恩赐的目的,是要在教会中维持上帝活泼的工作。它们能让上帝的灵说话,纠正错误,揭露罪恶。当上帝的子民面临犯错误的危险时,祂用这些方法来教导他们。这些是上帝的灵照亮教会难题的方法,否则就不可能解决这些困难。上帝借着属灵的恩赐指出错误,纠正对圣经的误解,光照容易造成谬解、导致上帝的子民犯罪和分裂之处,从而保守祂的子民避免混乱。 {2BIO 286.3}

简而言之,他们的工作就是使上帝的子民同心合意,对圣经的意义有同样的见解。没有来自上天的直接指示,单凭人的判断,永远不能找出隐藏的罪孽,不能解决隐晦复杂的教会困难,也不能防止对圣经不同和矛盾的解释。如果上帝不能与祂的子民交谈,那将是非常悲哀的。(同上){2BIO 286.4}

他指出,圣灵的恩赐主要是给教会的;弟兄们不可用这些恩赐去测试别人。但他明确地表示:{2BIO 286.5}

根据上帝的天意安排,有人获得机会认识圣灵的特殊工作,以致他们能承认自己的光是清晰的、有说服力的、和令人满意的。对于这样的人,我们认为圣灵的恩赐显然是一种考验。(同上){2BIO 286.6}

《证言》第18辑尖锐的信息

第18辑《证言》所发布的信息确实很严肃。其中有一章共七十一页,重印在《教会证言》第二卷439至489页。它的标题是《对教会的呼吁》,是一个激动人心的信息。它讨论了与许多人的属灵状况有关的大量问题。接着怀爱伦介绍了内森·富勒的事例。他是纽约州的一位传道士,和他教会里的一些女信徒发生淫乱的行为。在最近的一次总会会议上,富勒是他区会的代表(RH 1867.5.28)。他是莱特帐篷大会的四个主要发言人之一。但他未能使自己远离道德败坏。怀爱伦写道:{2BIO 287.1}

富勒长老受到过警告。那给别人的警告也是谴责他的。责备别人的罪,也是在责备他,且有足够的亮光赐给他,使他看明上帝多么厌恶他所犯的那种性质的罪,但他却不愿转离自己的恶行。他继续从事这种可怕的邪恶行为,败坏他群羊的身体和灵魂。他既不制服自己的肉欲,撒但就使其更为增强,利用它们从事他引人灭亡的工作。 {2BIO 287.2}

他虽自称遵守上帝的律法,却以最为放荡的方式违背着上帝律法明确的训令。他已舍身满足肉欲的快乐。他已卖了自己去行恶。这种人的工价会是什么呢?上帝的愤怒必要因罪刑罚他。所有那些以圣职外衣掩盖淫荡情欲的人,都要激起上帝的报应。(2T 454){2BIO 287.3}

在这个道德败坏的突出事例中,怀爱伦对放纵情欲发出了警告。这些勉言发表后不久,《评论与通讯》出版了一本272页的书,由怀雅各编辑,题为《关于独身的弊端,婚姻关系中混乱和越界行为的严肃呼吁》。其中包括重印1864年初版的怀爱伦的小册子《对母亲的呼吁》;还有医务人员的论著。(RH 1870.2.15). {2BIO 287.4}

1870年总会会议的准备工作

巴特尔克里克局势变化的征兆在记录中随处可见。怀雅各2月初的一篇文章中就指出了这一点。他在写保健院事态的好转: {2BIO 288.1}

我们也相信,巴特尔克里克的教会确实改正了自己的错误,并且与上帝重新立约,使之成为保健院的福气。(RH 1870.2.8){2BIO 288.2}

与往年在5月召开的年度会议不同,总会委员会看到了提前召开的好处,1870年的会议定在3月中旬举行。(RH 1870.2.15)。在3月8日的《评论与通讯》中,一再要求信徒们将这些“比平常更重要”的聚会作为祷告的特别主题,并希望参加聚会的人“本着工作的精神来”。通知继续说: {2BIO 288.3}

我们相信,我们今年春天的会议将标志着现代真理事业兴旺的新时代。我们希望所有参加的人首先准备好他们的心灵去寻求上帝。我们诚恳地请求所有来到施恩宝座前的人祷告,求上帝特别祝福这次会议。 (RH 1870.3.8){2BIO 288.4}

在圣工的中心发生了一些事情。总会委员会设定步调,带领进行“寻求上帝的特别时节,清除巴特尔克里克使上帝的灵伤心的罪和过失。”结果在下周报导: {2BIO 288.5}

巴特尔克里克教会已经真诚完全地回归到主的身边。我们认为,在这个地方,提高虔诚标准的前景从未像现在这样美好。……我们有充分的理由希望,这些会议将标志着巴特尔克里克教会历史的一个新纪元。 (RH 1870.3.15){2BIO 288.6}

和谐与富有成果的总会大会,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出版协会和保健院的年度会议就这样奠定了基础。总会会议通过的决议基本上是为了让上帝的圣工回到坚实的轨道上。人们普遍感到更好的日子就在前面。工人们从这次会议中走出来,怀雅各担任会长,乌利亚·史密斯担任行政秘书,G. H.贝尔担任司库。总会委员会由怀雅各、J. N.安德鲁斯和J. H.瓦格纳组成。 (RH 1870.3.22){2BIO 288.7}

乌利亚·史密斯被召回担任《评论与通讯》的编辑。关于经历了许多黑暗日子的巴特尔克里克教会, J. H.瓦格纳在1870年4月26日的《评论与通讯》中报导说:{2BIO 289.1}

巴特尔克里克教会现在运转正常。团结的精神占据了优势;上帝祝福他们的努力。怀弟兄和怀姐妹在晨会上的讲话非常有力。(RH 1870.4.26){2BIO 289.2}

怀雅各和怀爱伦在巴特尔克里克重新站稳脚跟

整个春末夏初,怀雅各和怀爱伦在巴特尔克里克的舒适环境中继续着他们的工作。怀雅各不仅领导教会,还负责管理各机构的事务,并为《评论与通讯》撰写文章。怀爱伦则忙于写作。她的演讲不时速记下来刊登在《评论与通讯》中。其中一篇发表在1869年6月,题目是《实用的话》.。(RH 1870.4.12){2BIO 289.3}

. 5月22日,星期天,怀爱伦和她的丈夫在戈格湖附近和出版社的员工以及巴特尔克里克教会的成员一起休息和娱乐了一天。史密斯当天报导说:“大多数巴特尔克里克守安息日的人来到美丽的湖岸边”。为每一个家庭提供一篮子卫生餐食,大家心旷神怡,享受了一天基督徒的消遣。” (RH 1870.5.31){2BIO 289.4}

支起了两个营会的帐篷以备下雨之用。这一天的目的是享受一天远离平常的场景和工作,参加有助于身心恢复的活动。树林里景色宜人,天气也很好,有许多“愉快的交流”,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上午举行了关于健康改良的讨论,讲述了经验并给予指导。在中午的聚餐和唱诗赞美之后,怀爱伦发表了题为“基督徒的消遣”的演讲,9天后发表在《评论与通讯》上。现收入《证言》第二卷585-594页。她在发言中说: {2BIO 289.5}

没错,我们应当选择这些幽静的树林作为我们放松和休闲的场所。但当我们身处这些地方时,我们的注意力不应只停留在我们自己身上,而将宝贵的时光浪费在会使我们讨厌神圣事物的娱乐上。我们来到这里并不是为了放纵于滑稽玩笑、愚蠢的交谈和无聊的嬉笑。我们在这里是要欣赏大自然的美丽。……当我们看到大自然的这些作品时,我们应当让我们的思想升华到自然界的上帝。(同上){2BIO 290.1}

重开帐篷大会

1870年,在西部安排了四次帐篷大会,时间为初夏;在东部各州安排了十次,时间为夏末和秋天。第一次大会将于6月9日在爱荷华州马里恩召开。怀雅各和怀爱伦年初在爱荷华州的华盛顿买了简朴的房子,位置比较偏僻;他们可以在那里放松放松,并从事一些写作。在他们赴爱荷华州帐篷大会时,可以在那里呆上一周。{2BIO 290.2}

那里的几天带来了可喜的变化,爱伦写信给她未来的儿媳艾玛·麦克德蒙。她已经和埃德森订了婚。{2BIO 290.3}

我们在华盛顿度过了愉快的一周。我在一个星期里写的东西比我在巴特尔克里克六个星期写的还要多。我们没有被打断。我没有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写作上,我在美丽的花园里散步。我在田里除草,直到我的脚瘸得走不动才感到疼痛。{2BIO 290.4}

星期天我们在华盛顿的一个会堂开了两次会。人们邀请我丈夫讲话。我们有很好的会众,很有兴趣听。我们跟他们畅所欲言。(《信函》1870年第9号){2BIO 291.1}

爱伦第二天专心写作。夜幕降临,她和怀雅各收拾行装,准备坐两日的马车去马里恩,这是本季的第一次帐篷大会。在他们的旅途中,其他的马车也会加入他们的行列。{2BIO 291.2}

帐篷大会之旅的小插曲

参加帐篷大会的程序表一个接一个,虽然很紧张,却成为了常规。但1870年的帐篷大会,却发生了几件特别有趣的事。我们视之为插曲,不考虑时间和地点。2BIO 291.3}

乘马车去马里恩

我们四点醒来。我们……五点上路了。七点我们停下来吃早餐,五辆双人马车装得满满的。走出马车,走在大草原上,雅各和我走了大约一英里半〔2.4公里〕。当马车走近时,我们又上车。中午,我们在一个美丽的小树林里停下来。我们后来从派雷特格洛佛赶上了车队,共有十三辆马车坐满男男女女和小孩,一共大约一百人。{2BIO 291.4}

晚上,我们在一个小树林里过夜。帐篷架起来了,我们在一个大〔家用〕帐篷里开会。周围帐篷里的人们成群结队涌进来。我丈夫讲话,我随后也讲了话。我们开了一个有趣的会议——唱歌、交谈和祈祷。我们就寝休息,但我太疲倦了,睡不着,直到深夜才入眠。{2BIO 291.5}

我们三点半起床,四点出发。我们发现,所有的帐篷都拆下来打了包。我们的帐篷也很快打好了包,大篷车队出发了;所有的人都遵守秩序。六点半,我们在大草原上停下来,生起一大堆火,所有的人都围拢来祈祷。然后,我们简单地吃了一些食物,就又出发了。{2BIO 291.6}

下午一点,我们到达帐篷大会地点。我们都没有力气了,很疲惫。吃了一些热饭菜,我们精神振作起来。我们下午支好帐篷,搭好床铺。稻草床很舒适,我们甜美地进入梦乡。(《信函》1870年9号){2BIO 291.7}

第二个小插曲是怀雅各在报导中讲述的在密西西比河上乘船旅行。{2BIO 292.1}

船上的活动

在逆流而上的旅途中,我们遇到了许多漂流下来的大木排。木排上竖着木板小屋,驾排的人在里面做饭睡觉。当我们经过一个大木排时,看到上面大约有四十个人,一个人游向汽船,而其他人挥着他们的帽子喊着,“报纸!”汽船上立即丢下一些报纸,游泳的人把它捞起来带到木排上。很快这些报纸干了就可以读。{2BIO 292.2}

这给了威利一个新的想法。他立刻跑去拿我旅行包里的《现代真理》的小册子和绳子,并跑到烧火的那里找了些煤块。他在两本小册子之间夹一个煤块,当我们的船行驶到与木排距离很近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把这些书准确地扔到木排上。那些强壮的放排人很热心地来抢这些书。上帝保佑,真理就这样被传开。(RH 1870.7.5){2BIO 292.3}

怀爱伦一家不是唯一乘船去参加帐篷大会的安息日复临信徒。怀雅各报导:这给他们一个用歌声不经意地扩大服务的机会。{2BIO 292.4}

船上的诗歌崇拜

当太阳西沉到靠近爱荷华州一侧的绝壁后去了,空气变得很凉爽;夜晚令人心旷神怡!我们一行人坐在船首职员办公室的前面,我们就起了调开始唱赞美诗《不久就有安息》。我们这样做是自娱自乐,也是一种对上帝的祈祷,并不希望引起别人的注意。但当我们唱完两首歌停顿的时候,在我们周围有人鼓掌、跺脚;我们回头一看,同船的旅伴们都聚集在我们周围,站在高于我们肩膀的地方,喊道,“再来一首!”“再唱一遍!” {2BIO 292.5}

我们向他们道歉,我们唱得不好,打扰他们了。……当他们继续要求我们唱的时候,我们又唱了两段《天国的大军》,就请他们放过我们。(同上) {2BIO 292.6}

雅各写道,大约有一百左右乘客在船上。一个年轻人走近他,称他为怀长老,并告诉他说,1868年秋天,他在威斯康星州约翰斯敦听过雅各讲道。他肯定还把它告诉了其它乘客。他们中间有一个来自俄亥俄州的男子,是到明尼苏达州去治病的。{2BIO 293.1}

晚上在船上召开即席会议

那位来自俄亥俄州有病的先生……对我们说,“怀先生,这条船上传闻,您的夫人是一位公众演说家,所有乘客都有一个共同请求,要是她同意的话,就请她在女寝室里给我们讲道。” {2BIO 293.2}

我们简单地商议了一下,讲什么合适,用什么主题恰当,然后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很快座位安排好了,首先是短暂的祈祷,接着怀夫人讲了一个伟大的主题:上帝——祂的智慧,祂的慈爱,祂的爱美之心——我们通过自然之美可以看到。她提到白天乘船逆流而上所看到的古老的密西西比河沿岸宏伟而壮丽的景色,使这个主题变得更有趣。{2BIO 293.3}

我们从未见过这样专注的听众。晚上九点,有十几个脸色黑黑的人站在那里等,要在我们用作小礼拜堂的房子里加床,因此,我们的会议结束了,准备就寝。(同上) {2BIO 293.4}

有时,当怀雅各和怀爱伦计划工作旅行时,她生病了,使得旅行看起来完全不可能;但想到他们的计划是按照上帝的意旨行事,他们充满信心出发,上帝也会支持他们。有一天,他们去参加帐篷大会,爱伦病得很厉害。她卧床不起两天了,但她想到她至少要试试能不能去。她写信给威利说到这件事::{2BIO 293.5}

"请给患病的女人让让路"

在星期三,很快就是星期四的早晨的时候,我还没有梳理好;我收拾好以后,坐到车上。……当我们到达杰克逊的时候,正在开州博览会;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人。他们都要挤上月台。 {2BIO 293.6}

你父亲用他的臂膀护着我冲出去。他用他的肩膀来抵挡那些男男女女,並喊着說:“请给患病的女人让让路。请给一个患病的女人让让路。”他擠过人群,把我带到一边,为我找了一个座位。埃迪莉亚·范霍恩站在我身旁。他去找帕尔默弟兄的队伍去了。(《信函》1870年13号){2BIO 294.1}

他们旅行到乡村刚开辟的居住点,有时路很难走。有一次,在密苏里州,他们遇到很烦恼但又有点滑稽的场合。在写给埃德森和威利的信中,她是这样描述的: {2BIO 294.2}

在泥海中进退两难

我在哈密尔顿作了五场讲道。我们出发去访问一个受痛苦折磨的家庭,他们刚刚死去了一个14岁的孩子。你父亲在卫理公会的礼拜堂作葬礼布道。麦克科勒斯特弟兄给我们准备了一辆双人马车和马匹。{2BIO 294.3}

走了两英里〔3公里〕好路,我们尝试通过一个泥沼。马在几杆深的泥沼中央被沾住了(西部习语,停下来的意思)。泥巴深达马的肚子。它们走不动了,在泥沼中挣扎,直到一点力气也没有了。{2BIO 294.4}

我们茫然不知所措。你父亲踏着杆子〔车辕杆〕走过去,把马从车上解脱出来,然后挥着鞭子,马在倾尽全力后挣扎着跳到平地上,把我们留在泥海中的车里。{2BIO 294.5}

你父亲决定试着走出去。他踏着车辕杆走过去,并轻轻地踏着最坚硬的泥巴,硬泥承载起了他。他想找一块板子,让我踏着走出泥沼。我没有橡胶套鞋,橡木标杆上的板子又取不下来。{2BIO 294.6}

我决定照你父亲的样,我踏着车辕杆走,你父亲的手够着了我的手,我安全地走到了平地上。我们把车留在泥沼里,把马栓在栅栏上,走了两英里〔三公里)回到哈密尔顿。(《信函》,1870年11号)。{2BIO 294.7}

我们告诉这一队人中的捐赠人,他的马在哪里。他带着结实的绳索,想看看他能不能把它们找回来。(《信函》1870年17号){2BIO 294.8}

怀雅各和怀爱伦花了八个星期,参加了六次东部帐篷大会。第一次在纽约州的奥奈达;接着在马萨诸塞州的南兰开斯特;佛蒙特州的波迪威尔;缅因州的斯考希根;俄亥俄州的克莱德;还有一次在密歇根州离夏洛特很近的地方。雅各很疲惫地拿起笔写道: {2BIO 295.1}

我们的工作强度太大;我们决定一个月不要主持两次以上的帐篷大会,特别是当我们准备从五月开始,一直持续到十月的话。(RH 1870.10.4){2BIO 295.2}

继续参加堪萨斯帐篷大会

出于善意的勇敢的话,很快被遗忘。怀爱伦夫妇刚从俄亥俄州会议喘过气来后,就准备继续参加帐篷大会。怀雅各写道: {2BIO 295.3}

在俄亥俄州帐篷大会上,我们又接受了重担;我们决定十月份到印地安那州和堪萨斯州主持帐篷大会。見預約。{2BIO 295.4}

我们在非常疲惫的情况下作出牺牲,要为这些行将灭亡生灵的益处举行会议。谁会来为我们分担重任?谁愿意,就请用你们的祈祷和经济帮助我们。(RH 1870.9.27){2BIO 295.5}

他们再次怀着高昂的情绪到了印地安那州和堪萨斯州,全神贯注地参加了会议。堪萨斯州的会议在距堪萨斯市75英里(120公里)的斯科特堡垒附近举行,在会议接近尾声的时候,怀雅各于10月16日星期天描绘了当时的情形: {2BIO 295.6}

这里有十个家庭帐篷,有几辆可住人的有篷大马车,一个物品供应站;还有爱荷华州的大帐篷,在暴风雨来临时,对我们有不可估量的价值。大帐篷里有一个煤炉,在暴风雨时给我们以慰藉。事实上,几乎所有的帐篷都配有炉子。据我们所知,即使是在暴风雨来临的时候,我们的信徒也相当舒适。所有的人都很愉快,对会议很满意。(RH 1870.11.8){2BIO 295.7}

他补充道,“怀夫人讲了健康问题,在某种意义上,使所有的人都很满意。” {2BIO 295.8}

他们没有按照原先计划的马上回到巴特尔克里克的家里,他们感到完全恢复了精力;于是,在密苏里州又主持了几次会议。象荡秋千一样,他们从南到西,又花了五周时间,来完成1870年帐篷大会的工作;到11月7日星期一,才回到家中。(RH 1870.11.15){2BIO 296.1}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