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怀爱伦全传(第二卷)
第16章 用口和笔作见证

第16章 用口和笔作见证(1868年)

1868年上半年,怀雅各和怀爱伦住在他们位于格林维尔的家中,几乎每个周末都要前往一天车程內的教会。整整一个星期,爱伦的时间都用在写作上,雅各的时间则花在写作和务农上。总会会长J. N.安德鲁斯在11月和12月的东部之旅中一直和他们在一起,他继续在北密歇根传道直至3月初。 {2BIO 221.1}

这时,在加州住了八年的M.G.凯洛格医生来访。他在来到格林维尔之前,从新泽西佛罗伦斯海茨的特拉尔医生医学院获得了内科和外科医生的文凭。(RH 1868.4.28)。格林维尔宽敞的怀雅各之家正在成为北密歇根的麦加。怀雅各写道,这次访问“非常愉快”。“上帝所揭示的与这一问题相关的事物与科学之间的和谐,已经成为最有趣的对话主题,而且是互惠互利的。”(同上){2BIO 221.2}

雅各和爱伦是在缅因州长大的,他们的日常活动和乘坐雪橇或马车的旅行都不受寒冷的阻碍。在大雪中穿行被认为平常不过的事情。3月9日,爱伦从格林维尔写信给在巴特尔克里克读书的埃德森,谈到这样一次比以往更为严峻的经历: {2BIO 221.3}

我们又到家了。我们因此而感恩。星期四我们出行六十英里。雪很深,许多地方几乎与房屋齐平。{2BIO 221.4}

在设法使雪橇越过一棵倒了的大树时,耦合杆断了,我们倒在地上。我们不得不出来到深雪里,卸下雪橇,把变速箱从滑板上摘下来。正当那时一个人在丛林里走过来,帮助我们把雪橇拴紧。我们用绳子把它捆扎在一起,继续前行。我们在雪里站了半个多小时。{2BIO 222.1}

十点左右开始下雪,而且一直下到十二点。大雪片来得非常快!我们以前从未如此见过雪花!数英寸的雪堆积在我们身上和我们周围的雪橇上。更不舒服的是雨也开始下了。但我们继续前行,每一小时都使我们离家更近,我们很高兴距离缩短了。{2BIO 222.2}

离家不到四英里的时候,我们很不幸地遇到了一段开放了几英里却完全被挡住了,另一端无法通行的道路。马在雪堆里非常吃力,我们担心它们会倒下。经过几片地之后,我们蒙告知前面过不去了,得返回去。当我们过雪堆时,我们出了雪橇,给雪橇减轻了负担,重新在雪里开路,同时雨一直下。此后我们就没有遇到特别的困难了。我们约在黄昏的时候到家了。(《信函》1868年第6号){2BIO 222.3}

并不是所有二月和三月的旅行都是如此的不愉快和危险,但也不是所有的旅行都会如此不适。在那些先驱者的时代,怀雅各夫妇在信徒家里接受款待时,他们在床上发现了麦秆床垫——一种叫做“褥套”的大布袋,里面装满了不同规格和数量的麦秆。3月初这期《评论与通讯》的封底刊登了一篇题为《麦秆很便宜》的奇怪评论,署名为怀雅各。文章的部分内容如下: {2BIO 222.4}

在农村,麦秆是便宜的,所有那些在主葡萄园中接待劳累疲惫之工人的人都能负担得起提供适当数量的上等麦秆,使他们的床尽可能舒适的。{2BIO 222.5}

但是,传道人常常无法获得足够的好麦秆让他们放松疲惫的手脚。床架通常是板条搭成,间隔接近一英尺,上面放一个稀疏的草褥,床板上零碎铺了一点用了一年以上的旧麦秆,磨碎之后,掉落在板条之间,难以入眠的睡者能透过疲惫的身体各处的疼痛数出板条的数量。(RH 1868.3.10){2BIO 222.6}

他要求床褥的尺寸要宽大,里面要有适量的优质、干净、芬芳的麦秆。他指出,“燕麦秸秆比小麦或黑麦更好。”在描述了他遭遇的不舒服的床后,他呼吁: {2BIO 223.1}

弟兄们,麦秆很便宜。不要让那些为了你的健康而拜访你的疲惫客旅因为缺少适量的干净麦秆而缺乏休息。(同上 ){2BIO 223.2}

基督的爱激励了我们。…… 基督为之受死的人似乎具有如此无法形容的价值,以致自我被遗忘了。安逸、快乐和健康甚至也成了次要的。” (《信函》1869年第3号){2BIO 223.3}

塞内加·金几乎致命的事故

深受尊敬的安息日复临信徒塞内加·金住在格林维尔的怀雅各小农场附近。怀雅各通过3月17日《评论与通讯》的封底信息,向巴特尔克里克教会报告了一场几乎让金丧命的悲惨事故。文章的开头说:{2BIO 223.4}

正如我所写的,我们亲爱的弟兄塞内加·金躺在我的睡椅上,头骨严重骨折,脸也被划伤。他的马跑走了。(RH 1868.3.17){2BIO 223.5}

事故的消息在几小时前就传到了怀雅各家,当时一位邻居赶紧去请一位医生来救治这个被发现躺在路边不省人事的人。怀雅各带着斯特朗弟兄夫妇,一同赶到了金躺着的地方。他描述了这次事故: {2BIO 223.6}

他这下才意识到自己身在何处,出了什么事。我们用布裹住他的头,用毯子裹住他的身体,把他带到这里。……看到他头上的凹洞,可知头骨塌陷在大脑上,会让人以为他受了致命伤。但他是清醒的,而且没什么不适。我明天写信。你们教会愿意在主面前为他代祷吗?(同上){2BIO 223.7}

那天,怀爱伦在日记中更详细记录了这场意外: {2BIO 224.1}

1868年3月11日,星期三。

在四点半起床。写了八页,头疼得厉害。十一点左右躺下休息。喧闹吵醒了我。我丈夫说:“我有个坏消息。金弟兄从马车上摔了下来,受了重伤。晚饭准备好了。斯特朗弟兄跑到树林里去寻找我们的马。一个人在去请医生的路上给我们带来了这个消息。我们没有胃口吃东西。

我们带上舒适的毯子,尽可能快地骑到出事的地方。我们发现金弟兄的情况很糟糕,浑身是血,头部严重受伤。在对他进行更彻底的检查之前,无法确定他的受伤程度。他刚刚清醒过来。 {2BIO 224.2}

我们提议带他去我们家。我们希望在他情况恶化之前进行移动。我们给他裹上毯子,把他放到雪橇上,斯特朗弟兄扶着他。我们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医生还没有到。斯特朗弟兄开始仔细他的清洗伤口,剪掉头发。眼睛上方有一道严重的伤口,但最可怕的伤口在左眼上方的头部。在那里,前颅骨摔破了。伤口有四英寸长。{2BIO 224.3}

马丁医生给他做了一些治疗。由于怕碰及最严重的伤口。便派人去请一位老医生。他的同事直到天黑才来。然后作了一翻严格的探查并取出了碎骨。金弟兄不断地说:“看来你要取我的命了。” {2BIO 224.4}

这一切结束后,他被放到了床上,看起来舒服多了。医生嘱咐我们要让他好好休息,情绪不要受到刺激。他远未脱离危险。只要得到仔细照顾,他可能会从中恢复过来。如果头骨没有持续压迫大脑,他的伤势有着很好的康复可能。 (《文稿》1869年第14号){2BIO 224.5}

第二天早上,她在日记中写道,金一整晚都休息得很好。怀雅各也在《评论与通讯》中发表自己的记录: {2BIO 224.6}

金弟兄似乎恢复得不错。昨晚休息得很好。外科医生认为他的颅骨内层没有破裂。(RH 1868.3.17){2BIO 225.1}

在金弟兄康复期间,住在附近的托马斯·威尔逊患了丹毒,病情严重。巴特尔克里克收到电报,派遣莱医生于周末前往格林维尔。在怀雅各家里的那段时间,他有机会进行了一次有益而愉快的谈话,就保健院相关问题作了讨论。 {2BIO 225.2}

这时斯特朗先生夫婦住在怀雅各家,斯特朗成了金的护工。家里还有年轻的约翰·科利斯,他的帮助得到了高度的赞许。他将成为上帝圣工的有力工人。在将近三周的时间里,金受到了仔细的照顾,直到3月29日,他才能够回到自己的家、家人和农场那里。没过几年,他就成了圣工中有影响力的人物,他的见解得到了很多人的赞赏,尤其是怀雅各。{2BIO 225.3}

怀爱伦继续担任上帝的使者

在这期间,怀爱伦继续着她的教牧工作,不停地写作,在周末布道。她不能因许多事打断而妨碍她的写作。他们尽可能安排好一切,其他人帮忙干家务和做饭,但很多时候,除了写作之外,她身上还是有负担。她在1月28日星期二的日记中讲述了一个这样的故事: {2BIO 225.4}

科利斯弟兄帮助我预备了早餐。我们接触的一切东西都冻住了。我们预备了冻萝卜和冻土豆。祷告后科利斯弟兄去了去靠近托马斯·威尔逊家的树林去找木柴,雅各在安德鲁弟兄的陪同下,去了奥尔良,打算回来吃晚饭。{2BIO 225.5}

我烤了八张饼,打扫了房间,洗了盘子,帮助威利把雪放进锅炉里,需要许多桶雪。我们没有井水或蓄水池。我整理了我的衣橱。觉得疲惫,就休息了几分钟。给威利和我做好了午餐。我们刚吃完的时候我的丈夫和安德鲁斯弟兄驱车赶到了。还没吃午餐。我又开始做饭。不久就给他们做了一些东西吃。几乎全天都是这样过的——没有写一行字。我对此感到难过。我极其疲倦。我的头很累。(《文稿》1869年第12号){2BIO 225.6}

但大多数时候她还能写点东西,有些时候还能写很多东西。她在1865年罗切斯特所见内容广泛的异象,把几十个个人和家庭的生活和经历展现在她面前。她不记得曾经在任何时候向她展示过这一切,也不记得曾向她展示过谁。但是当她在1867年晚些时候的东部之旅,之后在1868年初到密歇根州北部访问各教会,望着她所遇到之人的脸时,他们的情况便清楚地在她的脑海中闪现,成了她口头或书面信息的基础。她1867年7月在布什内尔的时候便是如此,这在第13章中有提到。她在1860年发表的声明中曾提到了这一现象: {2BIO 226.1}

出了异象之后,我不能马上记起所有受启示的事件,也不非常清楚它们的过程,但当我下笔时,我在异象中所见的景象,便一一呈现我面前,使我能自由地写下来。{2BIO 226.2}

有时,我一出了异象,便会忘了所见的事物,无法加以回忆,直到身处异象中的环境时,那些异象就会历历在目。我在述说和写下异象的事上,和见异象一样,完全依靠圣灵的带领。除非上帝允许我在祂认为合适的时间,述说或写下异象中所见的事件,我很难想起所见的异象。(2SG 292){2BIO 226.3}

通常情况下,当爱伦口述了她看到的异象后,被提及的人会要求她把看到的内容写出来。在他们设法使自己的生活符合上帝旨意时,希望作为参考。怀雅各在他们从东部之旅回到格林维尔几个星期后写了以下的文章。 {2BIO 226.4}

我们想对那些要求怀夫人写个人证言的朋友们说,在她工作的这个部门里,她手头大约有两个月的工作量。(RH 1868.3.3){2BIO 226.5}

他补充说: {2BIO 227.1}

在我们的东部之旅中,她把她所有的空余时间都用来写这些证言。她甚至在聚会上,当其他人布道和讲话时也写了许多。(同上。)

现在他们回到了格林维尔的家,她非常认真地进行此类写作。她的丈夫透露了一些有趣的内幕:{2BIO 227.2}

回来之后,她因太过约束自己紧张地从事这项工作,健康和体力受到了极大损害。她通常一天写20到40页。然而,她还有两个月的这类工作要做。我们每星期付出的邮费大约是2美元。在格林维尔,邮票是通用的。我们从未感到过艰难,因为那些收到证言的人寄来了大量邮票。{2BIO 227.3}

由于怀夫人希望保留一份这些证言的副本,她在许多情况下不得不抄写两份。但是为了将来着想,必须避免这种双重的劳动。那些收到抄件的人,在留下一份之后,要把第一个抄件寄回去,或者在第一份抄见寄出去之前,请别人先抄一份。(同上){2BIO 227.4}

在格林维尔,斯特朗夫人帮助她抄写证言,J. N.安德鲁斯和《评论》编辑部的员工也提供了帮助。1865年,在罗切斯特,怀雅各宣布她已经在此基础上写了“几千页”。(RH 1868.6.16)。在1867年和1868年初,当她和她的丈夫能够进入园地时,她遇到了许多在那个异象中曾向她显示的人。1868年2月,他们和安德鲁斯进行了为期三周的旅行,访问了格林维尔以东的塔斯科拉(RH 1868.3.10)和蒂塔巴瓦西等地的团契。(RH 1868.2.18){2BIO 227.5}

那里大部分地区都是宣告第三位天使信息的新领域。我们的信徒都是“真理中的年轻人”,怀爱伦这样说他们,“但他们全心全意、高尚、有事业心、乐于倾听”。 (《信函》1868年第4号)他们还有很多经验要获得,有很多东西要学。她在这次旅行中所写的日记中多次提到写个人证言,并在个人会面和举行的一些会议中以口头方式发表证言。2月29日安息日的日记,展示了一幅典型的画面。 {2BIO 227.6}

参加了在塔斯克拉的会议。我丈夫在早上讲道,说信徒只有在主里才能结婚。下午,我讲到舌头是一个不守规矩的器官,。我讲了两个小时,然后走进了帕默弟兄的房间。吃了一块全麦饼干和两个苹果,赶紧回到会场。(知道下午要演讲,她就没吃饭,决定在一个重要演讲之前不吃东西)。有个会议正在进行中。{2BIO 228.1}

我站起来,对个人讲了一个小时。我有指证个人错误的证言。我们度过了一段有趣、激动人心的时光。费希尔弟兄得到了鼓励和安慰。他经历了一场可怕的斗争,戒了烟,酒和恶习。他很穷,但很高傲,很自豪。他做了很大的努力来克服。……有些人因为我在别人面前讲出这些事情而感到非常难过。看到这种现象,我很伤心。 (《文稿》1868年第13号){2BIO 228.2}

她在给埃德森的信中写得更详细,提到她和几个人谈过,提到了我为他们提供的证言。她讲了一个钟头,安慰了一些人,责备了一些人,但她的证言更是特别打动了那些犯说话草率、爱开玩笑、爱取笑人之错误的人。所有这些都是不对的,不利于他们在恩典里成长。 {2BIO 228.3}

有些人感到非常疲惫,尤其是杜德姐妹。早上,她由丈夫陪同来看我。她哭着对我说:“你把我杀了,把我杀得一干二净。你把我杀了。”我说,“这正是我所希望信息所达到的效果”。{2BIO 228.4}

我觉得他们最大的纠结,是在别人面前发布证言。若是我私下传递证言,他们就必领受。他们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受到了严重的伤害。我们谈了一会儿,两人都神奇地冷静下来,说感觉不一样了。 {2BIO 228.5}

杜德弟兄指责我们没在私底下指出他们的错误,违犯了圣经的教训。我们告诉他这段经文与此无关。我没有违背这段经文。摆在我们的问题就是使徒所说的,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提前5:20)。(《信函》1868年第6号){2BIO 229.1}

“我们并没有减轻负担,”她在日记中写道,“因为所有这些进展只表明她多么需要责备。”(《信函》1868年第13号){2BIO 229.2}

每隔几个月出版的《证言》小册子,将变成永久的形式,对教会带来有益的实质忠告和教导。4月7日的《评论与通讯》所预告的《证言》第14辑(1T 630-712)就是这种情况。不到两个月,第15辑《证言》紧随其后发表。与此同时, 5月12日在巴特尔克里克召开了总会大会。 {2BIO 229.3}

1868年总会会议

4月24日星期五,怀雅各和怀爱伦离开格林维尔前往巴特尔克里克,途经赖特和蒙特雷。他们二人都作了讲道,雅各在一路上施洗。大会于5月12日开幕。J. H. 瓦格纳说,“自始至终的事务会议,都有很多人参加,他们富有团结精神和推进事业的热切盼望。”他还说,“也许我们从未举行过比这更和谐的会议。在这一点上,我们完全证明了我们组织的清白。” (RH 1868.5.26){2BIO 229.4}

会议讨论了日益扩大的事工。决定授权人协助怀雅各夫妇担任抄写员。安息日早晨,在安息日复临信徒和代表们的出席下,他们通过了一个决议,表达了会众的意见:{2BIO 229.5}

兹决定,我们认为这是一种责任,也确实是一种快乐,就是向我们仁爱的天父表达我们衷心的感谢,因为我们亲爱的怀弟兄和怀姐妹恢复了如此良好的健康和精力。我们认识到他们是蒙上帝的呼召,在第三位天使的信息中担任重要的工作:教导、警示、责备,我们在此一致向他们保证,我们认可他们,为他们履行艰巨的职责祈祷。(同上){2BIO 229.6}

安德鲁斯继续担任总会会长,怀雅各被任命为总会三人委员会成员。 {2BIO 230.1}

在总会会议结束后随即在巴特尔克里克举行的会议上,来自新泽西佛罗伦斯海茨的R. T. 特罗尔医生做了一系列关于健康的演讲。这些基本上都很受欢迎 。(PUR 1913.6.19). {2BIO 230.2}

发表个人证言的决定

会议结束后,怀雅各和怀爱伦在巴特尔克里克待了几天。在此期间,发表了第15辑《证言》。怀雅各在介绍这本96页的小册子时说:“这本小册子包含了对各地上帝子民最有益处的东西。”(RH 1868.6.2)它代表了到目前为止在发表这些证词时所遵循策略的转变。怀爱伦在她两个月前出版的第14辑《证言》的序言中解释了这一点。她宣布决定发表一些对个人或家庭的证言,并提到她在1867年11月至1868年3月前五个月的经历: {2BIO 230.3}

在这段时间我写了许多个人证言。为过去的五个月我在工作园地中遇到的许多人,在我得空和有力量的时候,我还有证言要写,但我的职责与这些个人证言的关系久已成为一件使我有不小忧虑的事。除了几个例外,我已将这些证言寄给当事人,并让这些人照他们所选择的去处理。结果是各种各样的: {2BIO 230.4}

有些人感激地领受了证言,以一种正确的态度对证言作出了回应,并因之受益。这些人一直希望让弟兄们看到这些证言,并且直率而且充分地承认了自己的过错。(1T 630){2BIO 230.5}

她說:“有些人承认证言对他们来说是真实的,但在读完之后就把它们丢掉以保持沉默,同时在他们的生活中并没有作出多少改变。”关于这些信息,她說: {2BIO 231.1}

这些证言或多或少与这些人所属的教会有关,这些教会原本也可以因这些证言受益,但没能受益,因为这些证言没有得到公开。(1T 630){2BIO 231.2}

还有些人抗拒证言。“表现出了苦毒,恼火和忿怒”。另一方面,有些人看到一些个人证言被公布,如在《证言》第6辑和一些其他地方,就认为她应该公布所有的个人证言。写道:“ 由于这些通信的数量,把它们都公布出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而且也不适当,因为事实上有些通信涉及的罪恶不必也不该被公开。”然后她宣布了她打算采取的做法: {2BIO 231.3}

我最终决定,这些个人的证言许多都应发表,因为它们或多或少都含有适用于数百或数千处于类似状况之人的责备和指示。这些人应该拥有上帝看为合适赐下的亮光以对付他们的情况。藉着只把这亮光传给一个人或一个地方而关闭之乃是错误的,是把灯放在斗底下。( 1T 631, 632){2BIO 231.4}

帮助她做出这个意义深远的决定的是她所描述的一个梦: {2BIO 231.5}

一个常绿树木被呈现在我面前。有几个人,包括我自己,正在其中操劳。我受命要密切检查这些树,看它们是否处在茂盛的状态。我观察到有些被风弄得弯曲变形了,需要用桩子支撑。{2BIO 231.6}

我在小心地从那些虚弱将死的树上除去污泥以探知它们状况的起因。我发现一些树的根部有虫子。一些树没有得到适当的浇灌,正在旱死。一些树的根因挤在一起以致受伤。{2BIO 231.7}

我的工作是向工人们说明这些树为何不兴盛的不同原因。这是必需的,因为事实上在其它地方的树也象这些树一样易受侵袭,必须使人知道它们不兴盛的原因和应该如何栽培并医治它们。(1T 632){2BIO 232.1}

1868年6月12日的异象

6月12日星期五晚上,怀雅各夫妇参加了在巴特尔克里克举行的祈祷会。复临信徒知道怀雅各夫妇要讲话,就挤满了会堂。怀雅各在《评论与通讯》的报导中说: {2BIO 232.2}

安息日的晚上,一大群会众聚集在一起。怀夫人畅所欲言,又十分严肃地说到将近十点。她对一般年轻人说话,也对几位个人说话。当她在讲台上以最庄严、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方式讲话时,上帝的力量降临到她身上,刹那间,她进入异象,倒在地毯上。许多人第一次目睹了这一切,惊奇而又满意地认定这是上帝的作为。异象持续了20分钟。没人料到会这样。(RH 1868.6.16){2BIO 232.3}

内莉·西斯利·斯塔尔曾在加州奥克兰1931年的帐篷大会上回顾了巴特尔克里克那个夜晚的所见所闻。(据阿瑟·l·怀特和他的妻子弗里达·B·怀特1931年6月30日在加州奥克兰的帐篷大会上的速记报导。DF 496 d。)大约在1864年,她和她寡居的母亲以及她的兄弟姐妹从英格兰来到离巴特尔克里克大约13英里的密歇根州的康维斯定居。1868年那个星期五的晚上,她和她的母亲都在场。她仔细地记下所发生的事。当怀雅各和怀爱伦走进会场时,他们在讲台前面较低的平台上就座。怀雅各宣布聚会开始,讲了大约十分钟,然后他说:“我知道你想听怀夫人讲话,所以我们把会议交给她。” {2BIO 232.4}

然后她开始对我们讲话。我们预期会有一些关于已举行之会议的报告。但她却说:“我深感我们没有为将要经历的变化升天做准备。”……她就这样认真地和我们讲了半个多小时。她觉得我们正在让世界潜入。就此她严厉地警告过我们。“不要让世界进来。我们是客旅,是寄居的。我们要为未来而活。让我们做好进天国的准备吧。” {2BIO 233.1}

她来来回回地跟我们说话,走着走着,她摔倒了。她轻轻地跌倒了。她倒了下去,仿佛有天使的手托在她身下。……我们以为她晕过去了,但怀弟兄说:“你们不用担心。妻子并没有昏过去,祂只是进入异象。” {2BIO 233.2}

我希望我能描述一下我们所有人的感受。这里非常安静;连孩子们也不出声。……似乎天国正降临在我们身上,把我们包围起来。……怀姐妹静静地躺着,不省人事。那栋楼里的人真是百感交集。怀弟兄说:“会众中可能有人对我妻子的灵感产生怀疑。如果有这样的人,我们会很高兴让他们来试一试圣经所提示的身体测试。它可能会帮助你们中的一些人。” {2BIO 233.3}

我知道母亲有些怀疑。我们是从英国过来的,而她是英国国教的信徒。她不能完全理解这一点,所以我说:“妈妈,我们上去站在她旁边吧。”与此同时,怀特兄弟跪了下来,把怀姐妹的头和肩膀放在他的膝盖上。{2BIO 233.4}

其他人也走了过来,其中有两个身材异常高大的人。他们分别站在她的肩膀两边。怀弟兄说:“现在我们都看到怀姐妹倒下了;我们知道她失去了天然的力量。现在我们来看看她是否有超自然的力量。她躺着,双手温柔地交叉在胸前。她静静地躺着,抬头望着大楼的一角。她的眼睛睁着,脸上带着愉快的表情。没有什么不正常或不寻常的。2BIO 233.5}

怀弟兄对这些大块头说:“把她的手掰开。你有两只手,她只有一只。把她的手分开。于是他们试了试。他们拉了又拉,直到我们中的一些人担心他们会伤害她。怀弟兄说:“不要着急;她在上帝的保护下是安全的,你可以拉她,直到你完全满意为止。他们说:“我们现在满意了。我们不需要再拉了。” {2BIO 233.6}

他说:“一次拿起一个手指。”那是不可能的。他们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它看起来像一块花岗岩。外表没有变化,只是动不了。我们看她的眼睛是否闭上了,看她是否还在呼吸。然后她把手分开,挥动着。我们说:“等她从我们的异象里出来,我们就知道她一直在飞。” {2BIO 234.1}

怀弟兄对他们说:“现在拉住她。“我想他们认为他们可以。他们抓住她的手腕,但不能阻止她的行动。似乎任何孩子都能抱得住她,但她还是照样往前走。{2BIO 234.2}

怀长老说:“现在我们满意了。我们得看看她的眼皮合没合上。旁边的架子上有一盏很大的罗切斯特煤油灯。他移开遮光罩,把灯光直射到她的眼前。我们以为她会转动眼睛来保护自己。但她没有。她完全失去了知觉。{2BIO 234.3}

她脸上的表情有时会改变。有时她看上去很高兴。在别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有什么事情使她苦恼,但是她的眼皮并没有合上。{2BIO 234.4}

怀弟兄说:“现在,我们必须看看她体内是否还有呼吸。”似乎什么也没有。一切看起来都很好,只是没有呼吸。怀特弟兄说:“现在我们要派人去拿一面镜子来,我们来试验一下。”于是有人去隔壁拿了一面镜子,把它贴在她的脸前,但没有潮气聚集。所以没有呼吸。…… {2BIO 234.5}

她说了几句话。我不记得具体内容了。事实上,我无法准确地描述其中任何一部分。我会把她看到的表达出来,但我必须用我自己的语言来表达。这是我所有的。当她从异象中出来时,怀弟兄说: {2BIO 234.6}

“会众都很感兴趣,我知道他们会想知道你所看到的一些东西。” {2BIO 235.1}

她说:“我很乐意告诉他们。” {2BIO 235.2}

怀特兄弟扶她起来;然后她讲了大约半个小时。她回答了几个问题,但主要是发表自己的看法。当她进入异象时,她似乎被带进了时间的洪流。她谈到了新地球。她看见上帝的子民得拯救,在他们永恒的家中。{2BIO 235.3}

然后她说:“哦,我希望我能描述它,哪怕只是说一点点。我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它。如果你当时在那里,看到了我所看到的,你就决不会让世上的任何东西诱惑你去过有失去永生危险的生活。” {2BIO 235.4}

我想她看到了上帝的子民,也许是在他们最后的斗争中,走过了这个世界历史的最后一幕,然后走到他们平静的家中。{2BIO 235.5}

当她从异象中出来时,她告诉我们,这场景是如此的辉煌,如此的明亮。当她回到地面上时,她什么也看不见。我从来没有忘记她关于那件事的话。 {2BIO 235.6}

她说:“现在,你可能不明白我为什么看不见。但是,你可以把脸转向太阳一会儿,然后就转开。天国比太阳更明亮。”虽然她的视力没有受到永久性的损害,但在出离异象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她看不清东西。我们很高兴知道这一点。 {2BIO 235.7}

她试着描述异象。……噢,到那儿去。关于准备工作,她又给了我们怎样的忠告。她说:“现在我面前发生了另一件事,但我还是不愿意说出来,只是想给你一个警告。”她说:“我看到了大批沦丧的人。竟有这么多的人!那些人心里恐惧痛苦。我看着他们,看到他们中间有我们的信徒,一些分散在各处的安息日复临信徒。” {2BIO 235.8}

我记得这一点,我记得他们的痛苦远远大于其他人。他们知道他们失去了什么,也知道如果他们忠诚的话,他们可以得到什么。我希望我能把她对我们说的话告诉你们,但我无法描述,因为我没有语言可以用。但它给我的印象,我永志不忘。(DF 496d, 《帐篷大会讲话》1931年){2BIO 235.9}

其他目击者的印象

乌利亚·史密斯在下周二的《评论与通讯》中迅速报导了星期五晚上的聚会给别人留下的深刻印象: {2BIO 236.1}

巴特尔克里克的教会再次得到主的惠临。根据之前的安排,怀弟兄和怀姐妹于6月10日从蒙特里回来,在这个教会度过另一个安息日。在安息日开始的晚上聚会中,许多人聚集在礼拜堂里。怀弟兄讲了及时而贴心的话,之后怀姐妹站了起来,把她的心从对这班人的沉重负担中释放出来。{2BIO 236.2}

她忠实地指出和责备错误,宣读了两份对会众人士的个人证言,然后是最激动人心的呼吁和劝诫。怀姐妹就这样述说着,说到了非常严肃的话,突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她被带到异象之中,倒在地板上。2BIO 236.3}

从她的外貌和偶尔的表情来判断,在她的异象中,有不同性质的场景呈现在她面前,有的令人惊骇,有的极为荣耀。场面令人印象深刻。许多人都在场,他们以前从未有幸目睹过这种表现。现在他们有幸可以亲自观看伴随着异象的各种现象。 {2BIO 236.4}

他们的见证是,虽然他们以前没有怀疑过这些异象,但现在他们可以把异象看作是现实。他们既然目睹了异象赐予的方式,就决不会片刻怀疑异象不是圣灵的工作了。{2BIO 236.5}

人们可能会说到催眠术、透视和灵媒。但这与异象毫无共同之处。那完全是另一种现象,完全不同于那一类东西,就像天高于地一样;而那些将异象归诸于任何这些来源的人,都是在受了魔鬼的欺骗。(RH 1868.6.16){2BIO 236.6}

史密斯以一种不容误解的明显方式描写了圣灵的能力。他还说:“我们不相信会堂里会有许多人不觉得上帝已经来到祂的子民身边,给予他们特别的教导。在那里感觉很好。”(同上){2BIO 237.1}

怀爱伦应接不暇

在过去的几章里,我们追溯了罗切斯特圣诞节异象带给怀爱伦的巨大工作量。在当时,一切都必须以手写的方式记录,她犹豫是否将个人证词付印。向人们传达证词信息的任务似乎势不可当。现在赐给她一个新的综合性异象。怀雅各写下了她的反应: {2BIO 237.2}

自从1865年12月罗切斯特的异象以来,怀夫人就她所写的几千页证言说了二十多次,鉴于她工作的责任,如果让她在进入坟墓或见另一个异象之间做出选择的话,她会选择坟墓。从安息日晚上开始,她就很难控制她失望和悲伤的情绪,因为她有了新的责任。(同上){2BIO 237.3}

直到1868年6月12日的异象期间,怀爱伦对于如何处理对个人和家庭的众多证言一直有点左右为难。现在她得到了上天的支持,可以减轻她的任务,扩大她的影响。{2BIO 237.4}

在最近这个异象中,我蒙指示看到,我发表有关个人证言的行为是完全正确的。当主指出某些人的事,特别提及其错误时,其他人,也就是我在异象中未见到的人,常常会自以为是,或是自认并无什么大错。{2BIO 237.5}

其实若有一人为某件特别的错误而受责备,弟兄姐妹们就当细细省察自己,看看自己有否失败,及有否犯同样的罪。他们当存谦卑认罪的精神。若别人想他们是正直的,这未必能使他们就成为正直。上帝鉴察人的心。祂这样考验人试炼人。{2BIO 237.6}

祂责备一个人的过失,意欲许多人也得矫正。但他们若不应用这责备在自己的身上,自鸣得意地说上帝越过了他们的错误,没有特别指出来,他们就是欺骗自己的心,并要被关在黑暗之中,让他们随己心的幻想而行了。(2T 112, 113){2BIO 238.1}

个人见证所触及的广阔领域

在这份向广大园地公布个人证言,以呈现上帝给他们之亮光的声明中,她提出了一个特定的原则: {2BIO 238.2}

祂把某些人的错误显明出来,以便别人可受警告而畏避这些过失。(2T 113){2BIO 238.3}

她指出,读者通过自省会意识到,他们正在做着导致上帝责备别人的同样的事情。她总结道: {2BIO 238.4}

他们若真欲事奉上帝,怕得罪祂,他们将不待自己的罪被指出,必先认罪,谦卑悔改归向主了。他们必照上帝所给别人的亮光而弃绝自己一切触怒上帝的事。{2BIO 238.5}

反之,那些不正直的人,若从别人受责备的罪上,看出自己也犯同样的罪,竟因自己未被特别指名,而仍继续其不献身之行径,他们就是甘冒自己灵性之险,而终被撒但随意掳去了。(2T.113){2BIO 238.6}

随着教会的迅速发展,她无法亲自对所有人讲话。因此,在1868年至1865年出版的第16至32辑《证言》(目前收在《证言》第2、3、4和5卷)中,包含了大量重要的指导信息,这些信息首先是针对个人的。这些勉言将保护和引导信徒,使他不至於中撒但的诡计,无论他是谁,也无论他在哪里,并在他去天国的路上鼓励他。{2BIO 238.7}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