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怀爱伦全传(第二卷)
第15章 梦、《证言》第13辑和东行

第15章 梦、《证言》第13辑和东行(1867-1868年)

当第13辑《证言》的读者把封面翻到前言时,他们读到: {2BIO 205.1}

我再次感到有责任对上帝的子民坦言。我觉得指出那些久已熟悉我们和我们工作之人的错误和背叛是很耻辱的事。我这样做是要纠正有关我和我丈夫的错误言论。这些言论已广为流传,蓄意损害圣工。我这样做也是给别人的一个警告。如果只是我们受苦,我会保持沉默;但当圣工有危险受羞辱受损害时,我就必须发言,无论多么羞辱。{2BIO 205.2}

骄傲的伪君子会向我们的弟兄夸胜,因为这些弟兄谦卑地承认自己的罪。上帝爱祂守诫命的子民,并且责备他们,不是因为他们是最坏的,而是因为他们是世上最好的人。耶稣说:“凡我所疼爱的,我就责备管教他”(启3:19)。( 1T 569){2BIO 205.3}

这本八十页的小册子为怀雅各夫妇自1866年12月19日以来的难堪的经历作了解释和辩护。怀爱伦那天冒着巴特尔克里克友人和弟兄们的论断, 带着她丈夫向北前往赖特,直到1867年10月23日出版小册子的日子。这份传记的前四章阐述了教会过往悲伤的十个月。爱伦把这痛苦的几个月看作是大仇敌决心要阻止上帝圣工的时候。在这本小册子付印前写的一页结束语中,她宣称: {2BIO 205.4}

撒但的工作是要欺骗上帝的子民,引他们离开正路。他会想尽一切办法,在他们最无防备之处临到他们;因此处处加强防守是很重要的。 {2BIO 206.1}

巴特尔克里克教会无意与我们敌对,他们是最好的教会;但在巴特尔克里克存在许多危险。撒但为了阻碍圣工,要以炮火轰击他们。……{2BIO 206.2}

当我丈夫不能活动,我也因他而留在家中时,撒但高兴了,他也没有催逼任何人向我们施加前述页面中提到的那样的考验。但是当我们在1866年12月19日动身时,他看到我们有望在基督的圣工中有所作为,要伤害他的事业,他对上帝羊群的一些欺骗会被揭露。{2BIO 206.3}

所以他就觉得需要做些事来阻止我们。他要达到目的最有效的办法就是使我们在巴特尔克里克的老朋友们收回他们对我们的同情并且加担子给我们。他利用了每一不利的环境并以大能驱使许多事情发生。. 但是,感谢上帝,撒但没能阻止我们也没能完全压碎我们。(1T 628, 629){2BIO 206.4}

从梦中得到的教训

他们的经历发表在《证言》第一卷,在60页的篇幅中占据了32页,其中第13页是两篇主要的文章,《简历》和《斗争与胜利》。在叙述中,提到了几个梦,一些是怀爱伦的经历,另一些是J·N·拉夫伯勒和约翰·马特森的经历。这些梦对爱伦忍受她和她丈夫那些艰难的经历很有帮助。在《证言》第13辑中包含了这些信息,这促使她写了一篇关于梦的简短而有益的文章,作为她概述的一部分。{2BIO 206.5}

大量的梦来自生活中的普通事物,与上帝的灵无关。也有许多假梦兆及假异象,是出于撒但之灵的启示。但主所赐的梦,却是与圣经上的异象同类,确实是预言之灵的果效,与异象一样。这等异梦,加上得梦的人,及得梦时的环境,都足以证明那是真实无伪的。(1T 569, 570,另见5T 658){2BIO 206.6}

1867年3月中旬,在离开三个月之后,他们返回巴特尔克里克。在这段时间里,怀雅各时而会很想去访问弟兄们 “因上帝为他所行的事与他们一起欢喜快乐。” (1T 577)—正如前面提到的,怀爱伦做了一个警告的梦。{2BIO 207.1}

他们似乎是在自己位于巴特尔克里克的家中,从侧门的玻璃往外看。她看见一队面目严厉的人 “向这房子走来,两个两个地走来。”她认出了他们,正要接他们,这时場景发生了变化,好象有一支队伍绕着房子转。. 领头的人拿着一个十字架,喊了三次: “这栋房子被查禁了。其中的财产必须没收。他们说了反对我们神圣规则的话。”爱伦继续说: {2BIO 207.2}

我非常恐惧,跑过房间,出了北门,发现自己在一群人中,其中有些是我认识的,但我因为害怕被出卖而不敢对他们说一句话。我设法找到一个退隐之地好在那里哭泣祈求而不遇见无论我转向哪里都会见到的尖酸好奇的眼睛。我一再地说:“但愿我能明白这事!但愿他们会告诉我我说了什么或做了什么!” {2BIO 207.3}

我哭泣并且多多祈祷,因为我看到我们的财产被没收了。我试图从我周围那些人的脸色上看出对我的同情或怜悯,并且注意到几个人的面容。我想他们若是不怕会被别人看到就会对我说话并且安慰我。我做了一次尝试要逃脱人群,但是因为我被监视了,就隐瞒了我的意图。我开始大声哭泣,并且说:“但愿他们告诉我我做了什么或者我说了什么!”(1T 578){2BIO 207.4}

他们回到巴特尔克里克的第一个晚上,正如前面提到的(见第169页),她梦见她的好衣服被拿走了,换上破衣服。当她看到这些梦中的事情发生时,她想起了1865年12月25日异象的一个场面。 她看到一丛树靠在一起,围成一圈:{2BIO 207.5}

一棵葡萄树跑到这些树之上,在顶部遮盖它们并且依靠在它们上面,形成一个凉亭。不久我看到那些树来回摇摆,好像被大风催逼一样。那葡萄树的枝子一个接一个地从它的支撑上摇下来,直到那棵葡萄树从这些树上被摇下来,仅剩几个卷须依附在较低的树枝上。然后有一个人走过来,把剩下的那几个卷须也切断了,葡萄树就仆倒在地上。(1T 583){2BIO 208.1}

看见葡萄树倒在地上,她非常难过。她很惊讶那些经过的人没有帮忙把藤蔓扶植起来。在异象中,她问为什么没有人扶起这棵葡萄树,把它放回原来的位置。她继续讲述她的异象: {2BIO 208.2}

不久我看到一位天使来到那显然为人所弃的葡萄树那里。他展开双臂放在葡萄树下,扶它起来,好使它站直,说:“要向天站立,让你的卷须缠绕上帝。你被摇动脱离了人的支持。本着上帝的力量,你就能没有人的支持而站立并且生长茂盛。要唯独依靠上帝,你决不会徒然倚靠,也不会从那里被摇动掉。”我感到了难以言表的释放,全都是喜乐,因为我看到那遭忽视的葡萄树受到了关怀。我转向天使,询问这事的意思是什么。{2BIO 208.3}

他说:“你就是这棵葡萄树。这一切你都要经历,然后,当这些事发生时,你就要充分明白葡萄树的比喻了。上帝必作你患难中随时的帮助。” {2BIO 208.4}

从此时起我就在我的职责上坚定了,在向人们作我的见证时也无比自由了。( 1T 583, 584){2BIO 208.5}

上帝信使的艰难处境

在巴特尔克里克危急处境中,当朋友们对她冷眼相看时,她勇敢地向前走去,感受到上帝的臂膀在支撑着她。靠着这种力量,她应付了邪恶的谣言,讲述了上帝向她揭示的危险,并谴责错误的行动方针。这使她处于一种难堪的处境。她在《证言》第13辑中作了这样的解释: {2BIO 209.1}

当许多家庭和个人在异象中被带到我面前时,常有的情形是,我蒙指示看到的关于他们的事具有私人的性质,责备隐密的罪。我为一些人工作了好几个月,处理他们那些别人不知道的错误。{2BIO 209.2}

当我的弟兄们看到这些人悲愁,又听到他们对于自己是否蒙上帝悦纳表示怀疑及失望的情绪时,弟兄们就责难我,好象我因为使他们受考验而该受责备似的。那些这样责难我的人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抗议人们象检察官一样坐下来审察我的行动方针。所指派给我的责备私人罪恶的工作一直是不讨人喜欢的。{2BIO 209.3}

。要是我为了防止猜疑和嫉妒而完全说明我的做法,并且公开应该保持私密的事,我就会得罪上帝,错待人。我必须私下责备私人的错误,将之禁闭在我自己的心里。让别人照他们所能的去论断吧,我决不能辜负犯错而悔改的人对我寄予的信任,也不会向别人透露只应带到有罪之人面前的事。(1T 584, 585){2BIO 209.4}

拉夫伯勒的梦

在危机接近尾声的时候,拉夫伯勒做了一个梦,9月9日星期一讲述给前往巴特尔克里克途中的怀雅各夫妇听后,给他们带来了鼓舞。以下是他的梦: {2BIO 209.5}

我梦见我与许多别人在一起,都是巴特尔克里克教会的成员,我们在一辆有许多节车厢的火车上。车厢很低——我在里面几乎不能站直。这些车厢通风很差,有一种气味,就象已经有数月没有通风了一样。这些车厢正经过的路很崎岖,而且车厢摇动得厉害。有时把我们的行李摇掉,有时把一些乘客扔出去。我们不得不停下来去找回我们的乘客和行李,或者修理轨道。我们似乎工作了一段时间,没有什么进展或毫无进展。我们确实是一班看上去很可怜的旅行者。{2BIO 209.6}

突然,我们来到了一个转车台,大到足以接纳整个火车。怀弟兄和怀姐妹正站在那里,当我走出火车时,他们说:“这辆火车全然走错了。它必须完全转向。”他们两个都握着开动机械转动车台的转动曲柄并且用他们所有的力量使劲推拉着。……我站着看着,直到看见那辆火车开始转动了,那时我开口说了出来:“它动了,”并且伸手去帮助他们。我不怎么注意那火车,我们非常专心地尽力转动转车台。{2BIO 210.1}

当我们完成这项任务时,便向上仰望,看到整辆火车都被改变了。不再是我们曾乘座的低矮不通风的车厢,而是又宽又高通风良好的车厢,有大而明亮的窗户,整辆车都被修整装饰得极其壮丽辉煌,比我所见过的任何豪华车厢或带餐室的卧车更高雅。{2BIO 210.2}

轨道也是水平、平滑而稳固的了。车上满了乘客,他们的面容都是愉快幸福的,然而带有一种确信和严肃的表情。人人似乎都对所造成的改变表示最大的满意,并对这辆火车的顺利通行有最大的信心。怀弟兄和怀姐妹这次上了车,他们的面容因圣洁的喜乐发光。(1T 601, 602){2BIO 210.3}

巴特尔克里克的光荣成就

在上面提到的《斗争与胜利》一章中,记录怀雅各和怀爱伦的其它梦,这些梦给他们的内心带来了勇气。看到这些梦境成真是多么令人激动的经历啊!在他们做出解释并勇敢地指出罪恶后,巴特尔克里克教会有了改变。1867年10月19日安息日,27名年轻人响应召唤,把他们的心交给耶稣。乌利亚·史密斯描述他们在巴特尔克里克从未见过的情景。(RH 1867.10.22) “在那里感觉很好,”他写道。{2BIO 210.4}

在接下来的星期一早上,又有44名待施洗者和许多教会信徒聚集在卡拉马祖河的“施洗处”。这里距离教会和《评论与通讯》编辑部大约两个街区。怀雅各为16人施洗,拉夫伯勒和安德鲁斯为另外28人施洗。(RH 1867.10.29)。那天晚上,巴特尔克里克教会的信徒们聚集在一起,对《证言》第13辑小册子所记录的这个问题作进一步的思考,然后在刊物上发布。他们选择以教会的名义公开回应。第一段说:{2BIO 211.1}

我们认为有权利和责任回应怀姐妹的上述声明。我们有幸多年熟悉主的这些仆人[的工作。我们了解他们过去所作的牺牲,也目睹了上帝的福气伴随着他们清晰,扎心和忠实的证言。我们久已确信,圣灵在这些异象中的教导对预备变化升入上帝之国的子民来说是必不可少的。(1T 609-610){2BIO 211.2}

长篇声明提到了对异象采取积极和消极态度的结果。它提到了怀雅各夫妇所经历的苦难,以及教会从1866年12月开始的消极态度。{2BIO 211.3}

我们认为怀姐妹在去年12月带着她患病的丈夫北行乃是受了上帝之灵的指示;而我们在反对她如此行时,并没有本着上帝的忠告行事。在这件事上我们缺乏属天的智慧,因而偏离了正路。{2BIO 211.4}

我们承认自己在那个时候缺乏那种深刻的基督徒同情心,就是这种大苦难要求我们有的同情心,而且我们太迟钝了,在怀弟兄得康复的事上没有看出上帝的手段。他为我们的利益而受的劳苦和苦难使他有资格得到我们最温暖的同情和支持。但我们被撒但弄瞎了心眼,看不到我们自己的属灵状况。(1T 610, 611){2BIO 211.5}

谈到问题的关键,教会承认: {2BIO 212.1}

在去年冬天,一种关于钱财的偏见精神抓住了我们,使我们觉得怀弟兄是在不需要钱财的时候要钱。我们现在确知,他当时真的处在贫困中,而且我们确实错了,因为我们没有照着我们所应该的探究这事。我们承认,这种感觉是没有根据而且残忍的,虽然它是因误解在这事中的事实引起的。(1T 611)

教会信徒接受《证言》第13辑的责备,并请求上帝和祂子民的宽恕。在过去的几天里,他们领受了上帝的特别祝福,并宣布: {2BIO 212.2}

怀弟兄和怀姐妹过去数日与我们一起作的努力一直伴随着上帝显著的祝福。我们不仅深切而衷心地承认了背道和所犯的错误,而且庄严地许愿悔改和归向上帝。上帝的灵以我们无法怀疑的方式给这工作印上了印记。(1T 611)T{2BIO 212.3}

该声明由圣工六位最杰出的人起草,1867年10月21日星期一晚上教会一致通过。{2BIO 212.4}

在巴特尔克里克教会,这种忏悔和改过的感受在圣餐礼中达到高潮。圣餐礼由怀雅各主持,D.T.布尔多和A.S.哈钦斯协助。史密斯在报导中写道:“这些礼节旨在弘扬 的谦逊、团结和爱的精神,似乎比我们在任何类似场合所看到的都要强烈得多。……那是得胜的时刻,主的灵大大浇灌在我们身上。”(RH 1867.10.29){2BIO 212.5}

在东部之行中

10月23日,星期三,怀雅各和怀爱伦由D.T.布尔多陪同,去东部教会赴约。安息日和星期日,他们到了纽约州罗斯福,在那里J.N.安德鲁斯与他们会合。很快罗斯福的很多工作都步入正轨。人们很快意识到,要使罗斯福的工作井井有条,需要做的事情很多,会议延长到周一。星期一下午的会议从两点钟开始,一直开到八点钟,变成一个献身会。怀雅各满足而又疲惫地写道:“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什么能阻挡我们的见证。” {2BIO 213.1}

雅各说,他们发现,他们带来的《证言》第13辑对问题的解释,"令所有人满意,令许多因虚假报告而难受的人松了一口气。” {2BIO 213.2}

在我们的实际工作被人认识和更好地理解,我们世俗事务的情况为人所知之后,我们就得到了人们的体谅。我们担心他们会为我们做得太多。……我们决定不为我们自己再作辩解。人们普遍认为我们拥有可观的财产,这种想法妨碍了我们得到我们有时需要的同情和帮助。现在这个误解消除了,我们就什么都不缺了。(RH 1867.11.5){2BIO 213.3}

在另一份报导中,宣布罗斯福会议“光荣结束”的怀雅各满意地写道: {2BIO 213.4}

会议只开了三天。如果能举行一个星期的话,可能会完成更多的工作。在短短的三天时间里,长期以来的问题和错误已降至最低,忏悔之后,罪在地上得到了宽恕,我们信靠天上。弟兄们似乎得到复兴新生,背道的人被召了回来,罪人悔改了,有八个人受洗。来自该州不同地区的更多的赴会者很快就会继续前行。(同上)(同上){2BIO 213.5}

他说:“我和怀夫人在这些会议中作了巨大的的努力。这是所有福音领域中最难的工作。……我们必须休息一段时间。”他要求在两次会议之间安排一段时间休息——一些亲爱的信徒认为这段时间是向怀雅各夫妇倾诉他们的痛苦并就各种问题请教的好时机。他说:“我们必须有休息的时间,因为休息和作工一样,都是一种责任,我们必须判断何时作工,何时休息。”(同上){2BIO 213.6}

在缅因州工作

他们第二个约定的地点在缅因州。首先是在诺里奇沃克,波特兰以北大约75英里〔120公里〕的地方。代表们被召集到那里成立缅因州区会。总会会长J.N.安德鲁斯和他们在一起。D.M.坎赖特在那里做了很多工作,当时看来,他是那个地区最杰出的牧师。他报告了从星期五到星期天召开的会议所完成的工作,并且强调了怀雅各和怀爱伦所给予的帮助的特殊意义。{2BIO 214.1}

他们二人都勇敢地为针对错误和那些阻挡上帝圣工之人作见证。并深入剖析了一些我们没有注意到的问题。……{2BIO 214.2}

以前我从来没有这样充分认识到,在教会里有才干的人有这么重要的意义。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对他们充满信心。许多人,不,几乎所有人,都有同感。感谢上帝的证言。(RH 1867.11.12){2BIO 214.3}

11月1日,星期五,代表们着手组织缅因州区会。L. L.霍华德当选会长。在定期捐款、预言之灵和健康改良方面作出了决议。{2BIO 214.4}

整个十一月,直到十二月中旬,怀雅各和怀爱伦都在缅因州,访问教会。只要有可能,也拜访亲戚和故友。{2BIO 214.5}

J. N.安德鲁斯和异象

J.N.安德魯斯在缅因州做了相当多的工作。他说:{2BIO 214.6}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怀弟兄和怀姐妹在缅因州的工作为许多上帝的子民带来巨大的好处。他们用坦率的言语,忠心地责备错误,用怜悯的言语,勉励那些心里战兢,需要救主的人,以及那些犯了错误,谦卑地寻求除掉自己过犯的人——这些事已成为他们工作的重要内容。

怀姐妹的证言极为忠诚地对她在异象中看到的许多人的错误进行了责备,效果非常好。(RH 1867.12.24){2BIO 215.1}

安德魯斯向那些不熟悉怀爱伦的人描述了她的经历和她的特殊才能。他说,“即使对于所受到的责备表现出最强烈反对的那些人,经过平静、严肃的反思后,几乎无一例外地承认他们受到的责备是公正的,”并且接受她给他们的信息。安德魯斯经过深思熟虑后评述道: {2BIO 215.2}

我有幸、有机会判断这些证言的真实性,通过亲眼目睹她对很多例子进行了准确可靠地描述,提出了很多不同的特点。我有理由相信,这些事情怀姐妹几乎完全都不知道。有些例子,她是绝对不知道的,只有通过圣灵告诉她。然而,非常恰当、准确地指出了许多人的缺点以及优点。即使是那些最了解他们的人,也说他们不可能这样准确地描述他们。(同上){2BIO 215.3}

通过这种证明,许多人相信怀爱伦描述的异象是诚实的。{2BIO 215.4}

在新罕布什尔州的华盛顿,在归途上

(对新罕布尔州华盛顿之行的叙述,是基于怀爱伦在《教会证言》卷一655-661页的报导,怀威廉1937年2月11日《评论与通讯》中的叙述,以及维斯塔·J ·法恩斯沃思在《怀爱伦文档》 475号中写给盖·C·乔根森的信中的叙述。后者是根据她的丈夫尤金·法恩斯沃斯提供给她的信息做的表述。)

12月3日的《评论与通讯》预告了怀雅各夫妇和安德鲁斯的活动安排。他们将于12月14日和15日在缅因州的托普沙姆;12月21日和22日在新罕布什尔州华盛顿;以及12月28日和29日在佛蒙特州的西伊诺斯堡。新罕布什尔州的华盛顿只能乘雪橇或马车到达。安德鲁斯对《评论与通讯》的预告加了一个有趣的说明,向不熟悉该地区的人介绍了情况。{2BIO 215.5}

我们预计,这将是圣工之友的大型聚会,特别是怀特兄弟姐妹的老朋友;参加的人必须准备好尽可能照顾好自己。这在华盛顿会议上尤其必要,因为招待的人很少。{2BIO 216.1}

弟兄们,来吧,把你们的生活用品,包括毯子,被褥、卧具、皮袍、草褥带到聚会的地方。谷仓提供给健康的人。住所的房间提供给未守安息日的健康妇女。病人不予接待,还有小孩子,都要留在家里,不要给这些聚会,特别是在华盛顿的聚会增加负担。(RH 1867.11.1){2BIO 216.2}

周五下午,在安息日即将开始的时候,签署了预约的传道人到达了华盛顿和米兰池塘边上的C. K.范斯沃斯的家。安息日和星期日的聚会是在基督徒礼拜堂举行的。这里很快就成为安息日复临信徒的财产,此时供他们使用。(1T 655)2BIO 216.3}

华盛顿教会的一名成员W. H.鲍尔与他的弟兄们并不和睦。他公开反对怀爱伦的证言和其他信仰要道。(同上.) 这对整个教会产生了破坏性的影响,也使年轻人不愿在教会中寻求交往。事实上,安息日学已经停办了。安德鲁斯、怀雅各和怀爱伦对鲍尔展开工作。她真诚而又温柔地恳劝他。安德鲁斯声泪俱下地告诉鲍尔他大错特错了。然后,转机来了。当鲍尔意识到自己一直在和上帝作对时,他开始忏悔。忏悔一直持续到他完全改变了自己。 {2BIO 216.4}

持续的证据

12月23日,星期一,白天在威廉·法恩斯沃斯家里举行了会议。1844年,法恩斯沃斯在新罕布什尔州华盛顿教会站起来宣布,他决定信守上帝的安息日,其他人拥护他的决定。现在,在华盛顿地区的信徒中出现了相当大的倒退現象。法恩斯沃斯偷偷地又开始抽烟了。多年后,他的一个儿子尤金给我们讲了星期一在家里聚会的故事。那次聚会从早上开始,持续了五个小时。{2BIO 217.1}

那天早上,怀爱伦开了一个会,她一个接一个地亲自对聚集在房间里的人讲话。纽维尔·米德和他的妻子就在第一批人之中。两人都遭受了巨大的痛苦。怀爱伦对他们说:“波涛漫过”他们,“洪水淹没”了他们。她向他们保证,上帝爱他们,只要他们把自己的道路交托祂,祂就会把他们从净化的苦难之炉中带出来。 {2BIO 217.2}

她告诉一位“上帝所爱,但仍受奴役”的年轻女子,在她的婚姻生活中,她必须保持自己的个性,不要放弃自己的信念,随从一个未皈依的丈夫的意愿。{2BIO 217.3}

 “她有一段时间做得很好;是什么阻碍了她?”这是天使通过怀爱伦传给另一位退后的年轻女子的消息。她的状况表明是她与不圣洁的青年交往的结果。{2BIO 217.4}

她对一个被教会成员认为不配与他们交往的人说了几句亲切的话。她说,“監察人心的上帝”对他的举止比对那些把他关在外面的人的生活更满意。{2BIO 217.5}

坐在人群中的有19岁的尤金·法恩斯沃斯,威廉22个孩子中的一个。当他听到怀爱伦根据信息,用她独有的洞察力评述着信徒们的时候,他有了一个想法。他在心里说,我希望她能处理我爸爸的事。他知道许多人不知道的事情——他父亲又偷偷地嚼起烟草来了。他们的农庄与外面是隔离的,威廉偷偷地嚼烟草,但尤金看到他在雪地里吐烟液,并且很快用靴子擦去而不让别人看见。当尤金脑海里想到这些事的时候,怀爱伦转向威廉,对他说: {2BIO 217.6}

我看到这位兄弟是烟草的奴隶。但最糟糕的是,他在扮演一个伪君子,想欺骗他的教友,认为他已经放弃了嚼烟草,因为当他联合整个教会的时候,他许诺要这样做。{2BIO 218.1}

当尤金看到这些掩盖的罪孽,被怀爱伦如实地揭露出来时,他知道他正在亲眼目睹预言恩赐的显现。当她根据信息,完成了对房子里不同的人的评述,他们自己有机会对此作出回应。人们一个一个地站起来承认,她的信息是真实的,并表示后悔,承认自己的错误;再次表示,他们屈服于上帝。然后,父母向他们的孩子坦白。这触及了年轻人的心灵,他们一直在看、在听;他们的心被信息和鼓励感动了!不只是爱伦的信息和鼓励,还有怀雅各和安德魯斯的信息和鼓励。{2BIO 218.2}

星期三上午,这天是圣诞节,举行了一个聚会,13个孩子和年轻人表达了他们成为基督徒的决心。其中一位年轻人奥维尔·法恩斯沃斯,后来回忆了那天发生的事情: {2BIO 218.3}

我和我的姐妹们去和我们的堂兄弟弗雷德和罗斯米德交换圣诞礼物。由于头天晚上要开会,我们互相送礼物的时候耽搁了一天。弗雷德是个有点野的孩子,但他参加了晨会,而且他和他妹妹都站在基督一边。现在他们感到了救灵的负担,我们被邀请到弗雷德的房间,经过一番诚挚的请求后,我们一起跪在他的床边,我把我的心交给了上帝。{2BIO 218.4}

有四个年轻人没有出席圣诞节上午的聚会,但是响应他们年轻朋友的呼吁,也把心交给了上帝;一起十八个人,他们的生命在华盛顿的这重要的五天里发生了改变。他们中有些人要求立刻受洗,因此,在附近的米伦池塘的冰上锯一个洞,他们高兴地举行了这个仪式。其他人要等到春天和更温暖的季节。这十八人中有九人成为上帝事业的教会教牧人员,有的人后来担任了重要的职务。他们中间有尤金、埃尔默和奥维尔·法恩斯沃斯和他们的姐姐洛蕾塔。后者嫁给了A.T.罗宾逊并成为圣经教师。密德的两个孩子都有出息,露丝在城市使团工作,佛瑞德作为文字布道领导人,到非洲传道。{2BIO 218.5}

前往佛蒙特州和西部

12月26日,星期四上午,怀雅各和怀爱伦以及约翰·安德魯斯赶往佛蒙特州北部,星期五晚上,在西伊诺斯堡靠近A.C.和D.T.布尔多家的教堂要开大会。A.C. 布尔多在《评论与通讯》上报导安息日后的那天晚上,有150人参加了“基督之家的圣餐礼”。他对上周一下午的最后一次会议的报导,生动地描绘了隆冬时节新英格兰地区的福音布道。布尔多写道:{2BIO 219.1}

星期一上午的会议开得很有意义,一直开到下午两点,取得很大进展。此时,应怀弟兄的请求,把靠近讲道坛的六把长座椅空出来,让给在这次会议期间,决心为天国新生的人来坐。然后,要求那些觉得自己有责任受洗的人站起来,42人站了起来,其中27人不是教会成员,但大多数人在这些集会上已经深深认定自己应该完全降服于主。{2BIO 219.2}

这些人一个一个地通过考察,投票通过,被接受进入教会,作为接受洗礼的候选人;在太阳正要下山之前,这时温度计显示为零下二十度〔-20℃〕,我们走到距离会堂差不多一英里〔二公里〕的小河边,我从冰上走进清澈的水中接受洗礼,共有十一个人,其中有我年迈可敬的父母。对几乎所有的旁观者来说,这是一幅庄严而神圣的景象。预计下安息日会有相当多的申请者在这个地方受洗。(RH 1868.1.21){2BIO 219.3}

回到巴特克里克的家

他们于1月11日,安息日,回到了巴特尔克里克,雅各主持了上午的礼拜;并且布道,讲了迷羊的比喻。下午,安德鲁斯和怀爱伦讲了话。星期日上午,爱伦主持了会议。她讲述了“她所看到过的迦南土地上的摩西的表号和实体,非常有趣。”(同上,1868年1月14日)怀雅各报告了他们的东部旅行: {2BIO 220.1}

我们在这段时间〔接近三个月〕乘火车旅行3200英里〔5120公里〕,乘私人交通工具旅行600英里〔960公里〕,主持了140次会议,布道60次;几乎在所有这些会议上或多或少地发表演讲。怀夫人在100多次会议上讲话,时间从半小时到两小时。我们协助,为四个传道士进行了按立,为一个礼拜堂主持了献堂礼。主持了150个洗礼申请人的考查,为18个人施洗。……{2BIO 220.2}

我们回到了这班可爱的人中间,疲惫不堪,我们与他们心心相印,在那里,人们像以前意义听我和怀夫人说话。{2BIO 220.3}

15日,我们前往我们在格林维尔美好的家。在那里,我们希望收到朋友的来信。(同上) {2BIO 220.4}

毫无疑问,怀雅各和怀爱伦又回到并肩工作的状态了。{2BIO 220.5}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