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怀爱伦全传(第二卷)
第14章 巴特尔克里克和保健院

第14章  巴特尔克里克和保健院(1867年)

为了响应怀爱伦关于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应该拥有和经营一个医疗机构的指示,西部保健院应运而生,但相当仓促。 要是怀雅各没有生病就好了,他就可以谨慎地利用他的管理经验;爱伦也可以更加密切关注这个项目。由于缺乏这些,尽管人们尽心尽力,但是没有经验,工作起来难免失策。这导致了许多无法预见的问题。{2BIO 192.1}

怀爱伦在1866年5月的总会会议上公开陈述之前,还没来得及把在1865年12月25日在异象里所领受的指示完整地写出来。当对机构发展至关重要的资金支持出现滞后时,主要的工人恳请她把启动该机构的指示写出来,希望能获得更多支持。为了做出更好的判断,她先把要求设立这样一个机构的部分指示寄交发表,然后再写出有关该机构的全部资料。她不完整的陈述发表在《证言》第11辑。{2BIO 192.2}

一般民众的热烈反响,导致产生不成熟的计划——要迅速扩大健康机构,以满足所有申请入院病人的要求。{2BIO 192.3}

“怎么办呢?”在1867年初《评论与通讯》上的一篇文章中,医疗主管莱医生提出疑问。这篇文章一开头说: {2BIO 192.4}

保健院病人的增速如此之快,我们机构已经爆满。我们不敢在过多地宣传这一机构,是出于担心我们将没有床位容纳那些可能希望来这里的人。除了三幢完全用于满足医疗机构需要的楼房,其余每个房间都被占用了,我们还在装修一间小屋供住宿,根据目前的进展,几周后,这里就会住满病人。问题就来了,该怎么办?(RH 1867.1.8){2BIO 193.1}

莱医生要求获得2.5万美元来建造一座新楼。他写道,“我们可以照料比现在至少多100名病人,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他还说: {2BIO 193.2}

有必要在早春动工建另一幢大楼。……该怎么办呢?(同上){2BIO 193.3}

他问了一个问题: {2BIO 193.4}

我们是否应该继续按现在的方式以有限的规模运营,致使几个月后保健院无法接收那些可能想要前来的一小部分人? (同上)

怀雅各和怀爱伦在密歇根州北部越来越关注健康机构的迅速发展。他们很清楚,健康机构扩大的计划是不成熟的,并且所采用的方式也使她非常忧伤;因为她所写的导致健康机构诞生的证言,被用来支持立即扩建的计划。{2BIO 193.5}

扩建的计划草稿完成了,地基已开挖,石头基础已放好,材料也买好了,准备用于计划中的扩建。怀雅各和怀爱伦在远方通过信件、《评论与通讯》和他们收到的报告,关注着这件事。他们感到很压抑;他们确信教会非常缺乏所需的技能、经验和资金。{2BIO 193.6}

后来,上帝通过异象给予指导。关于这些,怀爱伦后来写道: {2BIO 193.7}

又有一次我蒙指示看到一栋很大的楼房矗立在巴特尔克里克疗养院后来建起来的地方。弟兄们对谁应该负责这工作感到很困惑。我就痛哭。有权威的一位在我们中间站起来,说:“还没呢。你们没有准备好投资在那栋楼房上,也没为它将来的管理作好计划。” 此时疗养院的地基已经奠定。但我们要学会等候的功课。(《信函》1903年第135号)

她伤心地写道: “有关保健院的材料催得这么紧,是我有生以来所承受的最大考验之一”(1T 563){2BIO 194.1}

1867年8月27日的《评论与通讯》发表了15000美元的求助呼吁。这是推进保健院的扩建,完成已经开始的新大楼的建造所急需。文章的作者设法让信徒慷慨解难,详细引用了怀爱伦在《证言》第11辑中最初呼吁建立一个健康机构的文字。{2BIO 194.2}

受邀参加9月在威斯康星州举行的为期四天的会议

威斯康星州的教会领袖呼吁在9月举行为期几天的聚会,并邀请怀雅各和怀爱伦参加(RH 1867.8.13)。怀雅各夫妇作了肯定的答复,并计划中途在巴特尔克里克停留。他们将乘马车到巴特尔克里克,然后乘火车去威斯康星州。他们担心会遇到在巴特尔克里克保健院的情况; 他們知道自己已经受到相当多的批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2BIO 194.3}

为对抗做准备

怀雅各夫妇从格林维尔驾车去巴特尔克里克,在赖特和蒙特裡作了停留,怀爱伦勤奋地写了一份关于该保健院的声明,这份声明可能会发表在下一期《证言》第12辑小册子上。他们定于9月7日和8日周末在蒙特裡教会演讲。雅各和爱伦于9月3日星期二抵达,他们在约翰·戴家受到了款待。在这里,他们找到了一间“僻静的房间”,用怀雅各的话说,“用来写作和抄写《证言》第12辑”。 (RH 1867.9.1) {2BIO 194.4}

拉夫伯勒在蒙特里加入了他们,在9月9日星期一,他们一起驾车前往巴特尔克里克,在那里他们把总部设在了阿马登家。由于肯定会遇到阻力,他们心里充满了担忧。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证言》第12辑的文稿确定了,他们读校样,写信件,接受会面,并邮寄书籍。{2BIO 195.1}

在巴特尔克里克的重要周末

他们于1867年9月14日安息日参加了巴特尔克里克教会的聚会,着手他们担忧的工作,制止健康机构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扩张。他们是“战战兢兢地”到巴特尔克里克来作见证。怀爱伦回顾了当初提出兴建健康机构的一些要点,和健康机构高速发展的状况。她可能从《证言》第12辑的文稿中宣读以下的话:{2BIO 195.2}

关于巴特尔克里克保健院的膳宿规模,我蒙指示,正如我以前所说过的,我们应该有这样的一个机构,开始时小一点,随着优秀医生和护理人员的加盟和资金的筹集,以及病人需求的增加而谨慎地发展;一切都严格按照第三位天使信息的原则和谦卑精神进行。{2BIO 195.3}

当我看到负责这项工作的人匆匆提出大笔开支时,就感到惊慌。我已在许多私下的谈话和信件中警告这些弟兄要慎重行事。我的理由是,如果没有上帝的特别赐福,这个机构就会在几个方面受到阻碍。( 1T 558){2BIO 195.4}

她指出,由于疾病或者死亡,或者其它原因,医生可能会有失败的时候;要建更高的大楼,会无法筹集资金;病人不足,也可能会导致健康机构没法运转下去。她满怀信心,只要通过适当的努力, “以正确明智的态度作出努力,在上帝的祝福下,这个机构就会取得辉煌的成就”。(1T 559)。她还说:{2BIO 195.5}

我们的人应当提供资金满足我们中间不断发展的保健院的需要,尽他们所能的而不减少对圣工其它需要的奉献。既考虑到我们过去微薄的力量和我们现在有更大的能力在短时期内做事,就要让健康改良和保健院在我们中间发展起来,就象圣工的其它部门一样。要让它尽可能快地安全发长,象我们中间发展起来的其他机构一样,而不削弱圣工中同等重要或更加重要的其它部门。(1T 559, 560){2BIO 196.1}

有益的反应

9月14日,安息日过后的晚上,怀雅各讲了话。他说“这是他20个月以来,第一次参加会议”。他对弟兄们讲了大约一个小时。(RH 1867.9.17)星期日上午,他在教会有很多人参加的会议上又讲了话。他报告说: {2BIO 196.2}

我们的证言很尖锐,但很受欢迎。圣工的负责人和许多人都作了许多美妙的见证。会众中充满哭泣受感的氛围。我们带着忐忑来到这里,为自己作见证。但我们发现,在这个教会里明明白白地传福音,同我们在年轻教会里的效果是一样良好的。(同上){2BIO 196.3}

怀爱伦所传达的信息表明了上帝在机构问题上的意愿。怀雅各作为细心的教会管理者提出了他的建议。在巴特尔克里克度过的那几天是艰难的却至关重要的,也是成功的。锤子、锯子和泥铲都放在一边,教会的领袖们决定听从他们的忠告。直到1868年5月中旬的下一次股东大会之前,这个机构的石质地基一直没有动过。财务报告显示,在这12个月期间到最后,该机构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股东们没有得到分红。在雅各和怀爱伦的建议下,有能力这样做的股东放弃了对未来收益的所有要求,而把他们的这些收益作为对该事业的投资。极少数不能这样做的人得到了适当的补偿,这样他们就不会遭受损失。1868年股东大会后几天,怀雅各宣布: {2BIO 196.4}

那幢大楼目前已被放弃,材料正在被出售。在这完成之后,仍有数千的债务将落在保健院。今后将努力使与保健院有关的一切都按照最经济的计划进行管理,并采取董事们能够采取的一切措施来克服目前的困境。在这场危机中,任何能分担这项有益工作的人都不应借口开脱。(RH 1868.6.16){2BIO 197.1}

宣布适度的计划

雅各被增选到董事会中,这有助于建立信心。为了平稳前进,他提出了一项计划,使健康机构可以在其资源范围内继续运作。他向每一个人保证,这件事是正确的;鼓励他们以宽怀的心对待应对目前存在的问题负责的人。{2BIO 197.2}

那些在过去因为缺乏经验而轻率行事和犯过错误的人,都应当如此被对待,对他们发牢骚并不是基督徒的作风。没有人能用这种作风改善自己的任何状况。现在不是保健院那些自称是朋友的人回过头来对它施加不良影响的时候。马在负重时最不容易停止前进。(同上){2BIO 197.3}

威斯康星州会议

1867年9月17日星期二,怀雅各和怀爱伦乘火车离开巴特尔克里克前往威斯康星州。会议在约翰斯顿中心举行。怀雅各夫妇由乌利亚·史密斯、T. M. 斯图尔德和梅纳德夫妇陪同。周三到达约翰斯顿中心时,他们发现大帐篷搭起来了,还有四个小帐篷,信徒们从四面八方涌来。9月20日星期五早上,乌利亚·史密斯给《评论与通讯》写了一份报导,呈现了这样的画面: {2BIO 197.4}

. 我们现在在威斯康星州约翰斯顿中心的集会营地。以色列啊,你的帐棚何其美。威斯康星州的大帐篷是为会议而搭的。周围已经有12个教会和家庭帐篷。威斯康辛和伊利诺斯州区会的桑伯尔尼,斯图尔德,安德鲁斯,布兰查德和马特森长老在场。帐篷里全是认真实在遵守诫命的人。据估计,这是真理之友在该州最大的一次集会。(RH 1867.9.24){2BIO 198.1}

会议已于周四上午开始。怀雅各和怀爱伦是当天的主要发言人,但史密斯想谈的是晚上的会议。他写道: {2BIO 198.2}

晚上的聚会是一场不同寻常的庄严有力的会议。怀姐妹非常顺畅地作证。许多人泪流满面,人们压抑已久的情绪在集会的各个部分表达出来。不少人认为这是他们参加过的最好的聚会。(同上){2BIO 198.3}

史密斯说,他很高兴听到对证言表达的坚定信心,并补充说: {2BIO 198.4}

一些人充分自由地忏悔,一些曾经犹豫不决的人表示他们恢复了信心。这些人对下午怀弟兄所论不可饶恕的罪反应强烈,并表示非常感恩,因为尽管他们在反对圣灵工作方面走得很远,但他们一直没有犯把圣灵的运作归诸撒但作为的弥天大罪。(同上){2BIO 198.5}

在约翰斯顿中心举行的为期四天的会议被认为是非常成功的。{2BIO 198.6}

披露离奇的批评

在威斯康星州,怀雅各和怀爱伦了解到一些他们原不知道的传闻和谣言,这些传闻和谣言甚至在5月份的总会大会上还在流传。他们现在明白了,这种批评是他们在巴特尔克里克遭到冷遇的原因之一。怀爱伦举了一个例子: {2BIO 198.7}

谣言说我丈夫为了钱疯狂到卖旧瓶子的地步。事实是这样:当我们即将搬迁时,我问我丈夫手头的许多旧瓶子怎么办。他说:“扔掉。”{2BIO 199.1}

这时我们的威利(12岁)进来,提议说要清洗并卖掉它们。我告诉他去那么做吧,卖瓶子的钱归他。我丈夫乘车去邮局时,把威利和瓶子带上了车。他能为自己忠实的小儿子做得不能再少了。威利卖了瓶子得了钱。{2BIO 199.2}

在他们去邮局的路上,我丈夫带上了一位在《评论与通讯》出版社工作的弟兄,在去镇来回的路上与他愉快地交谈,因为他看到威利出了马车并问他父亲一个有关瓶子价格的问题,然后又看到药商与我丈夫谈论威利那么感兴趣的问题。这位弟兄没有就这事对我丈夫说一句话,就立即报告说怀弟兄在市区卖旧瓶子,因此必是疯狂了。五个月后,我们初次在爱荷华州听到了瓶子的谣言。(1T 605、606){2BIO 199.3}

怀爱伦说:“这些事一直没让我们知道,所以我们无法纠正。谣言飞快地被自称为我们朋友的人传播着。”( 1T 606){2BIO 199.4}

在约翰斯顿为期四天的集会和随后在爱荷华州举行的类似大会是教会历史上占据了非常重要地位的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帐篷大会的前身。约翰斯顿的大会于周日晚上结束;爱荷华州的大会将于9月26日,也就是下周四在派勒特格罗夫开幕。{2BIO 199.5}

爱荷华州大会

史密斯在报导中说,就像威斯康星州的大会一样,爱荷华州的大会“对与会者来说是一个美好而幸运的時光”。{2BIO 199.6}

参加集会的弟兄没有威斯康星州那么多;但是第一天没有参加的人更多。大约有一千五百人在场。(RH 1867.10.8){2BIO 199.7}

史密斯告诉《评论与通讯》的读者,该州的兄弟们认为目前的情况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好。背道带走了一些没有坚信信息的信徒。爱荷华州的前景充满希望。{2BIO 200.1}

在这次聚会中,区会会长,33岁的乔治·巴特勒被任命为牧师。自从他接替背道的B. F.斯努克当选会长以来,他工作得很好。在派勒特格拉夫的时候,怀爱伦为《评论与通讯》写了一篇内容广泛的文章,回答了关于健康改良的异象,她论健康的文章,以及她就改良的服装所获的指示等问题。这篇文章发表在1867年10月8日的《评论与通讯》上。{2BIO 200.2}

第12辑《证言》和巴特尔克里克

怀雅各和怀爱伦离开巴特尔克里克去威斯康星州参加集会的那天,《评论与通讯》宣布:{2BIO 200.3}

《教会证言》第12辑已经准备好了。它包含了一百页关于现代上帝子民的最重要的信息。(RH 1867.9.17){2BIO 200.4}

除了1月份出版的《证言》第11辑,其中有三篇文章,《服装》,《我们的傳道士》和《健康改良》呼吁对健康原则的忠诚,并呼吁建立一个医疗机构,已经三年没有关于证言咨询的小册子出版了。怀雅各预期第12辑会立即广泛流传。它的16篇文章,有些长,有些短,分为与健康有关的主题和更通用的勉言。首次預告的主题包括: {2BIO 200.5}

青年守安息日者
钱财的迷惑
基督徒的消遣
个人证言
改良的服装
人寿保险
关于巴特尔克里克的猜测
复临书刊
改变财务责任
保健院知识

正确遵守安息日
保健院的政治观点
信函摘录(致高利贷健康机构的领导)

巴特尔克里克的重大变化

怀雅各和怀爱伦9月中旬前往威斯康星州的途中,在巴特尔克里克辛勤工作了几天,再加上第12辑《证言》的信息,开始改变教会信徒对怀雅各夫妇的态度。就连拉夫伯勒也曾在巴特尔克里克 (见1T 600)抱有批评和反对的精神。他在9月17日阅读了第12辑《证言》的第一批文本之一,当天就撰文。毫无疑问,他的经历代表了不少巴特尔克里克的人:{2BIO 201.1}

大约四小时前,我在《评论与通讯》出版社拿到了一本完整的第12辑《证言》。我相信这是来自上帝的光,就立刻虔诚地开始阅读。我读完了这本书,没有停下来做别的事情来转移注意力。我读的时候常想,主教导祂的子民,“令上加令”,“例上加例”,这是多么美好。{2BIO 201.2}

这证言是出于主的。它弥漫着谦卑和爱的精神,充分证明我们的天父温柔地看顾各部门圣工,尤其是祂的子民。我赶紧把它推荐给所有的兄弟姐妹。{2BIO 201.3}

它在我们中间责备错误,无论老少,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如果我们期望我们心中的洁净工作得以完成,我们自己也为审判做好了准备,我们的错误必须让我们知道、看见、承认和抛弃。……{2BIO 201.4}

弟兄们,请立即订一份《证言》第12辑,仔细阅读,为之祈祷,并予以研究,努力在生活中实施其教训。愿我们都收获 与“顺从天上异象”之人同行的益处。(同上){2BIO 201.5}

10月初回到巴特尔克里克时,怀雅各召集了一次“弟兄会议”,以便进行调查,并给怀雅各夫妇一个机会,让他们应对广为传播的虚假传闻。这些传闻中有一些是他们原来不知道,但后来在威斯康星州和爱荷华州的集会上得知的。怀爱伦宣布: {2BIO 202.1}

我们通过调查和近来对(巴特尔克里克)教会几乎所有成员的询问,惊讶地发现,一些谣言竟被几乎所有的人的完全相信。那些自称为基督徒之人对我们怀有责难、苦毒和残忍的反对情绪,特别反对我虚弱的丈夫,他正在为生命和自由苦苦挣扎。一些人怀着恶毒逼迫的精神,把他描绘为富足又贪钱的人。(1T 606){2BIO 202.2}

为了响应怀雅各的号召,来自密歇根几个地区的弟兄们来到巴特尔克里克。怀爱伦写道: {2BIO 202.3}

我丈夫无畏地呼吁所有的人把他们反对他的事都提出来,他好公开对付之,从而终止这种私人的诽谤。他从前曾在《评论与通讯》上承认的错误而今在公开会议上并且对个人作了更充分的承认,还解释了那些虚假和愚昧的控告所基于的许多事,使所有的人都相信了那些控告是虚假的。(1T 606){2BIO 202.4}

爱伦详细描述了他们的个人财务状况: {2BIO 202.5}

在调查我们财产真实价值时,我们发现令他惊讶也令在场所有的人惊讶的是,它的总值只有1,500美元,除了他的马和马车,剩余的书版和图版及其去年的销售额,如秘书所说,还抵不上他欠出版协会的款项。(1T 606)

她补充道: {2BIO 202.6}

调查进行得很彻底,结果使我们摆脱了一切指控,恢复了完全合一的感情。人们在这里就对我们残忍的行径做了衷心而伤心的认罪。上帝显著的福气临到我们所有的人。(1T 608)

10月22日,乌利亚·史密斯写到了在过去的一个月里“为这个地方的教会所做的好事”:{2BIO 203.1}

我们很欣慰,因为我们看到了怀弟兄和怀姐妹9月14日在这里工作的良好效果。他们提议从西部返回后再同我们举行聚会。我们看到会议本身的进展,更有理由感到欣慰。……我们认为已经取得了实质性进展。……{2BIO 203.2}

我们因清晰扎心的证言而欢欣,这对我们这个时代是很必要的。……我们完全相信,这些会议,包括对存在误解和错误感觉的各种问题的调查,将导致我们更好地了解我们应该占据的地位,以及未来强大和牢不可破的团结。(RH 1867.10.22){2BIO 203.3}

史密斯在他社论的结尾写道:“上帝正在使怀弟兄得到康复,赐给他和怀姐妹传达祂子民的证言,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丰富、更有力。”(同上){2BIO 203.4}

怀雅各和怀爱伦已被安排参加在纽约罗斯福市举行的会议。(RH 1867.10.15)但迅速展开的事态发展让怀爱伦觉得,她必须在他们离开之前再出一本证言小册子,回顾他们在1867年的经历。这些信息对很多人都有帮助,现在情况已经好转,她兴奋地誊写第13辑《证言》的文稿。要迅速付印,以便在怀雅各夫妇离开巴特尔克里克之前完成,这样他们就可以随身携带这本小册子了。事实上,10月22日的《评论与通讯》已经从通常的16页缩减到8页,因为部分工作人员从《评论与通讯》抽调去编辑出版第13辑《证言》,而且为了让所有的《评论与通讯》的员工都能参加正在举行的重要会议。 {2BIO 203.5}

这期缩短的《评论与通讯》于10月22日,也就是怀雅各夫妇出发去东部的前两天出版。最后一页附有怀雅各的启事:“第13辑《证言》已经准备就绪。” {2BIO 203.6}

“在这件事上我错了”

现在让我们回到1867年9月的第12辑《证言》第12页题为《保健院》的文章。在这份证言中,怀爱伦解释了她是如何在巴特尔克里克领袖的压力下,过早地发表第11辑《证言》,该证言呼吁将医疗机构作为教会的事业,但还没有包括她应给予的补充意见。以下是她的陈述,在后来的岁月里,有时会被误用:{2BIO 204.1}

我个人见解依然服从了别人的意见,写出了第11辑中有关保健院的话,不过那时还不能写出我所看到的一切。在这件事上我错了。我应该比别人更清楚我自己的职责,特别是在上帝所显示给我的事上。{2BIO 204.2}

我会因现在所说的话受到一些人责备。另一些人会责备我以前没有说。有关保健院的材料催得这么紧,是我有生以来所承受的最大考验之一。如果那些用我的证言来激励弟兄的人都得到同样的感动,我就会更感满意。……为了负责这项工作之人的益处,为了圣工和弟兄们的益处,也为了救我自己脱离大考验,我坦率地说了出来。(1T 563){2BIO 204.3}

在这一声明的前面部分,她宣布:“我与这项工作的关系要求我直言无隐地说出我的看法。我坦率地发言,并选定这个媒介(《证言》第12辑)向一切有关的人说话。(1T 562, 563){2BIO 204.4}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