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怀爱伦全传(第二卷)
第13章 健康改良的进展

第13章  健康改良的进展(1867年)

蒙 1863年6月6日异象指示,由安息日复临信徒发起的健康改良包括许多方面。有些人掌握了各种要素,非常迅速地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方式。农场主约瑟夫•克拉克就是如此,他经常为《评论与通讯》撰稿,1866年3月27日那期发表了他的经历。其他许多人同他相比,改变的速度很慢,或者根本没有做出改变。六本《如何生活》的小册子,每本都有一篇怀爱伦的文章,得到广泛分发,对推进改革,特别是在饮食方面起到了促进作用。 {2BIO 176.1}

她在第6册上发表的文章专门讨论了妇女的服装。文章提出了有助于采取适度、健康着装风格的一般原则。它支持了引导女性努力抛弃紧身服装、厚重的长裙和不稳重的环圈裙。 {2BIO 176.2}

在1866年总会会议上,通过了支持改革和呼吁建立健康机构的强有力决议。此后不久,西部保健院在巴特尔克里克成立,并采取步骤编制了一本实用的医学书籍,指导和带领人们遵循健康原则。(保健院的医生们把这项任务交给了领导建立该院J.N.拉夫伯勒。这份文稿是在咨询过该院医生的情况下撰写的,经过一年多的准备,最终编成了一本205页的书,主要是根据标准的医学著作编写的。题为《健康手册》;或《生理和卫生概论》,出版于1868年初。)在1867年下一届总会会议上,通过了几项决议,敦促接受健康改良,作为预备接受审判的一部分工作。其它决议则要求着装朴素,并建议“改良服装”。还有一项决议要求支持保健院,“使之扩大以满足病人的需要。”要求保健院出版一本“关于人类系统的结构、功能和养生”的书。拉夫伯勒已经开始着手撰写该书的文稿了。{2BIO 176.3}

正如之前提到的,在1866年12月,怀雅各和怀爱伦离开了巴特尔克里克,前往密歇根州的赖特。在第一个安息日的礼拜上,他们被问及有关健康改良,特别是改良服裝的特点。会议报导指出: {2BIO 177.1}

由于错误的教导和误解,有些人产生了偏见,他们准备反对涉及这个问题的任何观念。他们主要反对的是饮食和着装方面,不接受关于这些问题所写的话,认为怀夫人的证言没有和谐一致,特别是在服装方面不符。但当她在场为自己辩解时,她能证明她的证言是完全和谐的。(RH 1867.1.15){2BIO 177.2}

那个安息日早晨,怀爱伦花了一个多小时解释和回答问题,下午继续。类似的问题也在周二和周五晚上的会议中提出。雅各说:“我们很享受他们的完全认同,在我们开口说话的时候,他们都侧耳倾听。”(RH 1867.1.22)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其它地方的信徒也询问了同样的问题。 {2BIO 177.3}

改良的服裝

对于当时女性服装需要改革的原因,《纽约独立报》在1913年描绘了一幅生动的画面: {2BIO 177.4}

人们对过去女人衣着提出的意见主要是:女人的身材像一只黄蜂一样被分段了,女人的臀部被沉重的裙子压得过重,女人的裙子拖在地上,扬起尘土。{2BIO 177.5}

如今,女人的衣服整体重量只有过去的一半或三分之一。原来只能放一件衣服的空间,现在可以装四件衣服。在现在流行的连体裙裝中,重量由肩膀承担,而臀部则通过减少裙子的重量、长度和数量来减轻压力。裙子不再拖在路上了。……{2BIO 178.1}

那些由于良心上的原因拒绝束腰的女人,遭到其他自以為時尚之女性的蔑视。32英寸的腰围被认为是合适的,而以前则认为20英寸的腰围是标准的。当今穿着时髦的妇女可以弯下腰去捡她脚边的别针。(《纽约独立报》1913年10月23日,另见《我们健康信息的故事》118, 119页){2BIO 178.2}

1864年夏末,怀雅各和怀爱伦第一次拜访杰克逊医生位于纽约丹斯维尔的“山坡之家”时,他们发现了女医生和许多女病人所穿的所谓的“美国服装”。虽然它有许多特点,使其比主流样式更容易接受,但怀雅各夫妇认为某些特点令人反感。在给巴特尔克里克友人的信中,怀爱伦解释说: {2BIO 178.3}

他们这里有各种式样的服装。其中一些若不是太短的话,就非常合适。我们要从这里选取式样,我想我们能设计出一种比我们现在穿的更符合健康的服装式样,但不是女式灯笼裤或美式风格。……我要自己设计一种连衣裙式样,它将完全符合所给我看的样子。这是健康所需。我们软弱的妇女若是重视健康的话,就要摒弃沉重的裙子和紧绷的背心。……{2BIO 178.4}

我们决不要效仿奥斯汀医生小姐或约克医生夫人。她们的穿着太像男人。我们不要效仿或追随我们从未见过的时尚。我们要创立一种既经济又健康的风格。(《信函》1864年1a 号,另见《我们健康信息的故事》128页) {2BIO 178.5}

这里所指的是1863年6月6日的,还是此后不久的一个异象,并不清楚。她在1865年6月出版的《如何生活》(第六册)一书中阐述了以下原则: {2BIO 178.6}

丝毫不应用紧身内衣和鲸须制品压迫身体。衣服应该是完全舒适的,以便心肺可以健康地活动。衣着应该略微低于靴顶,但应短到足以离开人行道和街道上的污秽而不必用手提着。女人在做家务时,穿得比这更短一点儿是适当、方便而且有益健康的,尤其是那些不得不或多或少做些户外劳动的人。{2BIO 179.1}

就这种款式的服装来说,一条或至多两条轻便的裙子就是所需的一切了,可以将之扣在腰部,或用吊带系住。臀部的形态不是用来承受重负的。……{2BIO 179.2}

无论衣服的长度如何,她们的四肢应该被完全遮盖象男人的四肢一样。可以藉着穿具线纹的裤子做成这事,用一条带子束上,在踝部收紧,或者做得上宽下窄;长度应达到鞋面。{2BIO 179.3}

这样四肢和脚踝就被遮盖并得到保护不致着风受凉。脚和四肢若有温暖的衣服保持舒适,循环就会均衡,血液就会保持纯净健康,因为它在自然地流经身体时没有着凉或受阻。(《如何生活》第6号,63、64页。2SM 478, 479). {2BIO 179.4}

揭示了灵感的重要原理

人们提到了怀爱伦在1867年初访问北密歇根教会时被询问的问题。10月,她在《评论与通讯》上回答了关于服装和其它与健康有关的问题。这些答案揭示了一些与灵感启示有关的基本要点。她所谈到的具体问题是:{2BIO 179.5}

姐妹们在着装上使她们的服装距地面9英寸(约23厘米)的做法岂不是与第11辑《证言》相抵触吗?证言说衣服的底边应该低于女士高帮靴的顶端。不是也与第10辑证言相抵触吗?那里说衣服的底边应该距街上的污秽一到两英寸而不用手提着。(RH 1867.10.8){2BIO 179.6}

怀爱伦描述了她在服装方面是如何获得亮光的,并讨论了她写作的依据: {2BIO 180.1}

从衣服底部到地板的适当距离并没有用英寸量给我看,我也没有蒙指示看到女士高帮靴;但在异象中有三群女人在我面前经过。她们服装的长度如下所述: {2BIO 180.2}

第一群人服装的长度是时髦的,增加了四肢的负担,妨碍了走路,拖在地上,收集地上的污秽。这种服装的恶果,我已充分论述过了。这等人是时尚的奴隶,显得衰弱而憔悴。{2BIO 180.3}

在我面前经过的第二群人,她们的服装在许多方面是对的。四肢得到了很好的遮盖,摆脱了时尚暴君所加给第一等人的重担;但趋向了短装的极端,引起了正人君子的厌恶和偏见,大大损害了她们自己的感化力。许多在“我们的家”纽约州的丹斯维尔的人都教导和带有这种“美国装束”的款式和影响。它的长度不及膝部。不用说,我蒙指示看到的这种服装款式太短了。{2BIO 180.4}

第三等人满面春风,步履轻快地在我面前经过。她们服装的长度就如我所描述过的那样,是适中、端庄,合乎健康的。它在任何情况下距离街道和人行道上的污秽都有几英寸,例如上下台阶等等。(同上) {2BIO 180.5}

她告诉读者: {2BIO 180.6}

正如上面所提到的,服装的长度并没有用英寸量给我看,我也没有蒙指示看到女士靴。在此我愿声明:虽然我把这些异象写下来是靠着主的灵,正如我接受这些异象是靠着主的灵一样,但是我用来描述所见之异象的话乃是我自己的。除了天使亲口对我所说的话以外。而在后一种情况下我总是加上引号。当我写服装的题目时,那三群人重新映入我的脑海,就如我见异象时所看到的一样。然而我是尽自己的努力用自己的话来描写合宜之服装的长度的,说明衣服的底部应当接近女士靴顶,要想在前述情况不沾染街上的污秽,就必须这样。(同上){2BIO 180.7}

这里的描述很有启发意义,但是,我们不应该对它进行更多的解读,除非在证明是合理的情況下。她描写了有时亮光临到她的方式,不是借着语言,而是借着画面,这次是对比性画面,然后让她用人的语言表达出来。她说的并不是接下来十年间有时使用的方式,即偶尔用其他作家的语言表达自己想说的话,特别是在关于善恶大斗争的著作中所用的历史性描述方式。 {2BIO 181.1}

怀爱伦开始穿改良的服裝

1865年夏天,在《如何生活》第6冊出版后的几个月,怀特夫人就开始穿她在其中描述过的那种衣服。这是她在丹斯维尔和她生病的丈夫在一起的时候。除了“在乡村和城市拥挤的街道上”、“开会”和“拜访远方亲戚”之外,她一直都穿着它。(同上)她解释说: {2BIO 181.2}

我选择这种做法的原因如下:1,两年多前,我穿上了通用的改良服装,因为我看到它在风格上方便、朴素和健康,而且,在上帝的旨意下,在推进健康改良的时候,最终会被我们的信徒所采用。{2BIO 181.3}

2. 我的职责是避免引起人们对这种衣服产生偏见,因我穿这种衣服而影响我的证言,直到我把这件事完全摆到人们面前,而且按照事件的顺序,时间到了,这种衣服就会被普遍采纳。 {2BIO 181.4}

3. 服装改良是构成健康改良的一项小改革,不应该被作为得救的必要检验真理来敦促。上帝的旨意是在适当的时间,适当的场合,由适当的人把它的好处作为一种祝福,建议採取统一和联合行动。(同上){2BIO 181.5}

然后她解释了在事件的順序中出现的问题: {2BIO 182.1}

4. 这个问题来得太快了。反对这种服装的人迫使我们为它辩护,他们同时声称完全相信我的证言。{2BIO 182.2}

当保健院在巴特尔克里克开张,女性病人在医生的指导下采用这种服装时,遭到了主要来自巴特尔克里克弟兄们的反对。医生们对我的证言充满信心,对他们说,他们向他们的病人推荐的服装样式,是我所看到将被我们的信徒所采用。{2BIO 182.3}

接着是普遍的质询,一种奇怪的盲目和痛苦的反对情绪在一些自称是最坚定的证言朋友中兴起。普遍的质询传遍了各地,在1866年秋冬,从四面八方来了来信,询问我所看到的情况,要求立即答复。因此,我决定赶快发表《证言》第11辑。{2BIO 182.4}

这一切都发生在怀雅各患病的艰难岁月里,照顾他耗费了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1866年12月,她带着她的丈夫去了北部的赖特,他们住在魯特家。她解释了她的行动方针: {2BIO 182.5}

1866年12月21日,我们访问了位于密歇根州赖特的教会,和他们一起工作了六个星期。我写了《证言》11辑的大部分。头两个安息日和星期日,我穿着长裙对人们讲话。不过,当我把这件事完全告诉了大家,又没有引起他们的偏见之后,我就穿上了现在的衣服。从那时起我就一直穿着它。(同上){2BIO 182.6}

她指出,在谈到健康问题时,她提到服装改良是构成一个大整体的最不重要的项目之一。她还报告说,她与参加她的会议的妇女没有发生不愉快的冲突。她以身作则,提出了对衣着进行改革的充分理由。她的证言是根据原则提出的。 {2BIO 182.7}

定出风格和长度

怀爱伦没有说明连衣裙具体的款式和裙子的长度。三组关于妇女的异象把某些重要的原则推到了前面,于是就由她和教会的妇女们来制定一些属于她异象所见范围内的事情。在巴特尔克里克保健院发现,由于妇女们运用了她们的聪明才智,她们在裙子的款式和长度上有很大的差异。这时,举行了一场小小的“服装秀”。J. H.瓦格纳在保健院待了一段时间。在他的要求下,医生们列出了几位她们认为衣着最好的妇女,她们做了一个小小的示范。《健康改革者》迅速报导了结果: {2BIO 183.1}

然后他测量了十二个人的身高,以及她们的衣服离地面的距离。裙子的高度从五英尺到五英尺七英寸不等,裙子离地面的距离从八英寸到十英寸半不等。居中的九英寸,被确定为正确的距离,采用为标准。(《健康改革者》1868年3月,另见《我们健康信息的故事》167页){2BIO 183.2}

由于保健院处于领先地位,并与主使者的建议协调一致,该机构采用的服装样式成为选择遵循改良这一方面的复临女信徒普遍采用的流行样式。{2BIO 183.3}

最终结果

在结束改革服装的问题之前,我们对几年时间进行展望。在大约四年的时间里,《评论与通讯》和《健康改革者》中对这一主题进行了相当多的论述。许多复临女信徒欣然接受了这种服装,并从中受益,但并没有普遍接受;有反对和批评。有些人忽略了这句话:“不要强迫任何人接受改良的服装.”( 4T 639)在极端分子看来,这一改革似乎构成了他们宗教的全部和实质。結果,“因为祝福变成了诅咒,倡导改革服裝的负担就被免除了。(《文稿》1897年167号,另见《我们健康信息的故事》168页)安息日复临女信徒被要求“穿朴素的、不加装饰、长度适中的衣服”。有以下的建议: {2BIO 183.4}

它由一件朴素的宽大外衣或松一点的上衣,一条短到足以避免街上的泥土和污物的裙子构成。……也要同样注意用短一些的衣服遮盖四肢。(4T 640){2BIO 184.1}

1897年,一些安息日复临女信徒认为,出于对预言之灵的忠诚,她们应该采纳并提倡19世纪60年代的改革服装。怀爱伦对此提出了反对意见,她说: {2BIO 184.2}

有些人认为所给出的那种款式就是人人都要采用的款式。不是这样的。在这种情况下,最好采用象那种款式一样简朴的某种款式。我没有得到任何一款服装的指示,作为在着装方面指导众人的准则。(《信函》1897年19号,另见《我们健康信息的故事》169页){2BIO 184.3}

当时的流行风格正在发生变化,人们倾向于穿更健康的衣服。怀爱伦不赞成专注于一个会分散安息日复临信徒的注意力,偏离他们的使命和事业的主题。她勉励说: {2BIO 184.4}

但愿我们的姊妹们服装要朴素,象许多人那样,采用良好而耐久的质料,制作现代合宜的穿着,而别让服装的问题伤尽脑筋。(《信函》1897年19号,关于改良的服装,详见《我们健康信息的故事》112-130, 156-171, 441-445页){2BIO 184.5}

怀爱伦掌握的公开演讲技巧

从1866年到1867年,怀雅各的病迫使怀爱伦在公众场合大胆演讲,在安息日早上进入教会,对参加礼拜的听众讲话。与此同时,在怀爱伦的鼓励下,怀雅各凭着信心前进,从事摆在他面前的工作,他的体力也逐渐恢复了。在1867年的最后一天,《评论与通讯》刊登了一篇短文,在这篇短文中,他回顾了刚刚结束的一年的经历。这篇文章写于缅因州的波特兰,当时怀雅各夫妇正在东部各州进行为期三个月的旅行: {2BIO 185.1}

就在一年前的今天,12月19日,我和怀夫人离开了家,重新开始工作。我们虚弱不堪已差不多两年了。我们回顾过去的一年,深感上帝的慈爱,以及祂对我们软弱工作的特别祝福。 {2BIO 185.2}

从来没有像过去的一年那样,上帝的子民这么乐意地接待我们;从来没有像过去的一年那样,我们的证言是如此的清晰尖锐;也从来没有像过去的一年那样,有这么多退后的人,有那么多染上了抽烟等坏习惯的人被挽救了过来。.(RH 1867.12.31){2BIO 185.3}

怀雅各从虚弱到连钱包和手表都拿不动的地步,慢慢地恢复到了一个积极进取的传道士。他们在密歇根州格林维尔一个小农场的新家度过了休息的日子,这些日子标志着他们身体和精神的逐步恢复,怀爱伦多年后描述道: {2BIO 185.4}

在十八个月不断与上帝合作,努力恢复我丈夫的健康后,我再次把他带回家。把他带到他的父母面前,说:“父亲,母亲,这是你们的儿子。” {2BIO 185.5}

“爱伦,”他母亲说:“你得为这个奇妙的康复对上帝和你自己表示感激,而不必谢任何人。你的毅力成就了这事。” {2BIO 185.6}

我丈夫在康复之后,活了许多年,这其间他做了自己一生中最好的工作。难道这些额外延长的有用之年没有对我十八个月的艰辛照料付出加倍的报偿吗?(《文稿》1902年50号;2SM 308){2BIO 186.1}

在格林维尔耕作

对于怀雅各和威利父子来说,这是快乐的一天。1867年5月2日星期四,威利就十二岁了。他们可以看到,他们在小格林维尔农庄里耕起的肥沃土壤(同上,1867年5月14日),很快就要移植葡萄、黑莓、树莓和草莓,还可不时看看他们的新房子的建筑。大约在此时,爱伦设计了一个计划,鼓励雅各进行体育运动。丹斯维尔的医生曾警告过他,体育运动会使他再次中风。爱伦在异象中则看到,要是没有脑力和体力的运动,他是不可能完全恢复的。这是她的记述:I{2BIO 186.2}

春天要移栽果树,要整理花园。“威利”,我说,“去买三把锄头和三把耙子。记住一样买三把。”当他买回这些东西交给我时,我告诉他拿一把锄头,给他父亲一把。他父亲反对,但还是拿了一把。我自己拿了一把,我们开始锄地;虽然我的手心起了泡,我仍领着他们锄地。他父亲做不了多少,但他一直在做。就是这样,我试着和上帝合作,使我丈夫恢复健康。(《文稿》1902年50号,2SM 307)—{2BIO 186.3}

6月18日,雅各欣喜地报导说,他驾着马车到镇上办事,并且为建筑工人买回了材料(RH 1867.6.25)。安息日,他和爱伦参加了费尔普莱恩教会的聚会。上午,他讲了一个半小时关于洗礼的事;下午,他又讲了一个小时加6:6,7,内容是种什么收什么。随后,爱伦讲了一个小时。第二天上午,他领着四个申请人到附近的湖里为他们举行浸礼。威利是四个人中的一个。雅各把金弟兄带去了,怕他万一需要帮助,但他没有需要帮助。在上星期四和星期五,忙于农场和建造新居的活动。他写道:. {2BIO 186.4}

第五天和第六天,我准备了一辆装有木弹簧的农用车,到城里去取木材,到树林里取木头。第六天下午,我和另外一个人去处理从河里运来的近三千英尺长的重木材。我在烈日下站着处理这些木材两个多小时。我只是很累,整晚都睡得很好,第二天早上感觉很好。愿颂赞归给上帝。{2BIO 187.1}

如果天意允许,我们不久就要出去准备在有出路的地方开会。我们发现说话和唱歌很容易了。(RH 1867.7.9){2BIO 187.2}

7月4日星期四,他们驾车来到赖特,在一片美丽的小树林里,在两棵大橡树的树荫下吃早餐。他们的早餐是五周前才从自己的种植物里摘来的草莓。{2BIO 187.3}

《启示录注释》

这时,他们收到了快递公司寄来的五十本乌利亚·史密斯的《启示录注释》,这本书刚在巴特尔克里克出版。关于这珍贵的教会文献,怀雅各写道: {2BIO 187.4}

这些注释不是一个人思考的结果。……威廉·米勒耳曾看到了许多。其他人看到了更多。由于这本敞开的书比圣经的其他任何一卷书更直接涉及现代真理,所以它最明亮的光是留给第三位天使信息时代之信徒的。(RH 1867.7.16){2BIO 187.5}

这本书是由怀雅各1862年在巴特尔克里克负责史密斯的安息日学班级时开始写的一系列《评论与通讯》文章发展而来的。根据他们的选择,班上的学生正在学习《启示录》。大约在中途,怀雅各被叫走,史密斯接手写作。7月份的文章中提到了史密斯的书,《评论与通讯》的读者被告知: {2BIO 187.6}

怀夫人的健康状况非常好,我还在弥补失去的睡眠时间,这缓解了我的头痛。我现在处于盛夏的炎热中,脑力和体力都在劳动,拔牙出了血。我想我完全能坚持住。在上帝的祝福下,我希望将来有更大的收获。有用的领域在我们面前开放,我们希望有力量肩并肩从事善工。.(同上){2BIO 187.7}

割草

康复的进展很稳定,但速度缓慢。7月18日和19日,是星期四和星期五,对于雅各来说,这是忙碌的日子,因为这是收草的时候。他安排邻居割草,并想要他们帮忙收进来。但爱伦认为,这是一个好机会,可以让她丈夫进一步活动。草干了,她溜出门去拜访邻居们。通过交谈,她知道他们正忙于自己的事情,但准备帮雅各收草。她对每个人说,“他来请你们帮忙,就告诉他,你们已经告诉过我,你们正在忙自己的事,不方便把你们自己的事搁下。要是这样做,你们自己就会蒙受损失”(2LS 357)。邻居们本不同意这样做,但她解释说,她的计划是鼓励雅各多活动,这样他们才同意合作。这个故事在几个地方都介绍过,但这里是1888年出版的怀雅各和怀爱伦的生平概略中所讲述的:{2BIO 188.1}

当他请邻居帮忙的时候,他们都称自己太忙,帮不了。草必须马上收进去,怀长老非常失望。但怀夫人一点也不感到沮丧;她毅然说道:“让邻居们看看我们自己能做这工作。威利和我可以耙草,并抛到马车上,你只要装车和驾车就行了。”他同意了,但是他们怎么可以把草堆成垛?(同上){2BIO 188.2}

农庄是新建的,没有谷仓。怀夫人自告奋勇堆草垛,但要她丈夫抛草,而威利则要耙另一车草。(同上) {2BIO 188.3}

一些邻居走过的时候,惊讶地看着怀爱伦——这个每星期对满屋子的人讲话的妇女,把草踩结实,堆起草垛。报导他这一周的活动时,雅各写道:“我每天干六到十二小时的活,每天夜里幸运地享受六到九个小时的睡眠。……我的工作是收草、耕种、安排房子、锄地、摆放地毯。”(RH 1867.7.30){2BIO 188.4}

布什内尔会议

7月19日星期五下午,怀雅各和怀爱伦带着他们的团队前往布什内尔参加周末会议,会议的预告是在7月16日星期二出版的《评论与通讯》的封底通知上发布的。两人都没有去过布什内尔,但格林维尔教会的长老A. W.梅纳德和奥尔良教会的长老S. H.金建议在布什内尔举行丛林会议,那里有一群奋斗中的信徒。通知的部分内容如下: {2BIO 189.1}

丛林会议。如果天意允许,在安息日和星期日(7月20日和21日)正常会议时间,将在密歇根州的布什内尔举行丛林会议。一天车程之内的人将会有一个大聚会。……{2BIO 189.2}

应选择离水最近的最好的小树林,并妥善安排。因为这个年轻的教会很小,前来的人必须准备好照顾自己。(RH 186.7.16){2BIO 189.3}

布什内尔灰心丧气的守安息日者越来越少,前一个安息日,也就是7月13日的早上,只有七个人在场,他们决定不再举行聚会。(ST 1878.8.29)。但是《评论与通讯》上的通知使他们得知,至少在下个安息日还要聚一次会,并且要在附近一个合适的小树林里做适当的准备工作。周五下午,怀雅各和怀爱伦驾车车过来,在斯蒂芬·阿尔钦位于布什内尔的家中受到款待。安息日的早晨,当他们驾车去树林时,发现在场有大约60个信徒,其中20个来自布什内尔。其他人来自格林维尔和奥尔良。{2BIO 189.4}

星期天早上,怀雅各驾车去小树林时,说他可能要对树木和大概25个人讲道。令他们吃惊的是,他们发现专心听讲的听众不少于125人。会议开得很成功。布什内尔的信徒们鼓起勇气,要求怀雅各和怀爱伦下个安息日和星期天回来参加聚会。 (RH 1867.7.30) {2BIO 189.5}

接下来的安息日难忘的会议

结果在安息日早上,守安息日的人都到场。怀雅各讲完后,怀爱伦手里拿着圣经,开始照着一段圣经念起来,然后又停了下来。她把圣经放在一边,开始对在那里接受安息日的人讲话。她不认识他们,也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但是她向许多人打招呼。怀雅各曾这样描述: {2BIO 190.1}

她按每一位弟兄姐妹的位置招呼他们。比如,坐在那棵树旁边的那一位,或者坐在格林维尔或奥尔良教会弟兄姐妹旁边的那一位。这些人她都亲自认识,她也叫出他们的名字。{2BIO 190.2}

她描述了每一个人的情况,说主曾在两年前向她显示他们的状态(最有可能是罗切斯特的异象),而她在讲圣经的时候,那个画面就在她的脑海中闪现,就像在黑夜的突然闪电清楚地显示了周围的每一样物体。 (ST 188.8.29) {2BIO 190.3}

她对不同的人讲了大约一个小时。她说完,斯特朗兄弟(他和布什内尔团契的每一个人都很熟)站起来,问怀爱伦打招呼的那些人,她所说他们的事是不是真的。“这些事情要么是真的,要么不是;如果不是真的,他和在场的人都想知道。若真是这样,也希望知道。从那日起,就对证言坚信不疑了”。(同上)报导称:“被提及的人一个接一个地站起来,作证说,他们的情况被描述得比他们自己能说的更加准确。”(同上)怀雅各说: {2BIO 190.4}

对于这班聪明的人来说,那天的证言加入只是证明在多数情况下是准确的,那还是不够的。要充分地建立他们的信心,就必须证明证言的每一个细节都是准确的。假若证言中有一件事没有得到证实,就会摧毁所有在场者的信心。但结果是,从那一刻起,他们建立了坚定的信心,大家都站在第三位天使信息的立场上。(同上){2BIO 190.5}

星期天早上有一个洗礼,布什内尔教会组织起来了,选举了职员。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有几位圣工的工人来自那个教会。{2BIO 191.1}

每个周末,怀雅各和怀爱伦都会去格林维尔附近能驾车到达的一个教会去。在一周的时间里,他们在自己的小农场里干活,怀雅各在外面干活,爱伦忙于写作。{2BIO 191.2}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