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怀爱伦全传(第二卷)
第12章 终于解放了——甜蜜与苦涩

第12章  终于解放了——甜蜜与苦涩 (1867年)

虽然怀雅各的病情在1866年有一些反复,但情况逐渐在好转。在后来的几年里,怀爱伦偶尔会回顾并讲述他康复的一些过程,但她没有指出具体的日期和地点。如前所述,她在春天决定尝试旅行的好处,在她丈夫的体力所能承受的范围内旅行(2LS 354)。看来,她在1902年与一班医务工作者的联系可能与这些短途旅行有关:{2BIO 157.1}

我驾车外出时总是带着我的丈夫。我在任何地方讲道时,也都带他同去。我曾定期巡回聚会布道。在我讲道时,我不能说服他走到讲台上。最后,在好些月之后,我对他说:“好了,我的丈夫,今天你要上讲台。”他不想去,但我不肯让步。我让他和我一同上了讲台。那天他对人们讲了话。尽管聚会的房子里坐满了非信徒,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我还是无法忍住落泪。我的心充满了喜乐和感激。我知道已经获得了胜利。(《文稿》1902年50号,另见2SM 307, 308){2BIO 157.2}

但随着1866-1867年冬天的临近,怀雅各更多地留在家里。爱伦写道: {2BIO 157.3}

我十分清楚,如果我的丈夫长期不活动,就无法恢复健康。时候已到,我要出去对人作见证。我决定……在冬季的严寒中与我极为虚弱的丈夫一起,冒险到密歇根州北部做一次旅行。(1T 570){2BIO 157.4}

她补充道: {2BIO 158.1}

我决心冒这么大的险,需要有不小的道德勇气和对上帝的信心;特别是在我独自站立的時候。……但我知道自己有一项工作要做,而且我觉得似乎是撒但决心不让我做这项工作。我久已期待能从苦境回转,并且惟恐宝贵的灵魂会因耽延而失丧。久留在园地之外对我来说似乎比死亡更加糟糕。要是我们不开始行动,就只能灭亡。(同上).

虽然也有一些暂时的效果,她付出了这么多心血,雅各仍然没有康复。但是怀爱伦记得,在罗切斯特的异象中给她的保证,她不能够驱散脑海中她和她丈夫一道工作挑起圣工的画面。几年后,叙述这段经历时,爱伦说道: {2BIO 158.2}

我们得到过保证,上帝会使他站起来。我们相信,他能为上帝的事业工作。我想到,我丈夫应该有些改变;我们驾起由忠诚的杰克和吉姆拉的车,冒险去密歇根州赖特旅行。{2BIO 158.3}

这件事上,我的行动不得不与巴特尔克里克弟兄姐妹们的判断相反。他们都觉得,我在肩负这付重担时,在牺牲自己的生命!为了我的孩子们,为了上帝的圣工,我应该尽我的力量,保护我的生命。{2BIO 158.4}

他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含泪向我提出异议。医生们同情地看着我说:“你的期望不会实现的。从未有过这样严重脑麻痹症患者康复的病例。我回答说:“上帝必叫他起来。” {2BIO 158.5}

为了回应怀雅各爸爸妈妈的请求,我尽了一切所能,我不能尝试不可能的事情,我的生命是宝贵的,我的孩子需要我照顾,我回答说:“只要我同他还活着,我将为他尽一切努力。头脑,高贵而精巧的头脑,不该让它懈怠。上帝会眷顾他,眷顾我,眷顾我的孩子们。撒但必不得向我们夸耀。你还会看见我们并肩站在神圣的讲台上,传讲永生真理之道”。{2BIO 158.6}

我独自前去(由罗杰斯兄弟陪同),赢得了许多人的同情,但也失去了许多人的同情,因为我随从我自己的判断,而不是他们的判断。(《文稿》1867年1号){2BIO 159.1}

怀爱伦报导说:“所以1866年12月19日,我们在一场暴风雪中离开巴特尔克里克去了密歇根州渥太华县的赖特。我丈夫经受了145公里又长又严峻的旅程,比我所担心的要好得多。当我们抵达我们鲁特兄弟的老家时,他似乎与我们离开巴特尔克里克时一样好。”(1T  570) 怀雅各向妻子口述了一系列报导供《评论与通讯》发表。在第一篇中,他描述了这次旅行: {2BIO 159.2}

12月19日,我们和我们的团队离开了家,其中有怀夫人和罗杰斯弟兄,前往密歇根州北部,打算把渥太华县的赖特作为第一站。早晨下起了暴风雨,但那天我们却走了46英里路,不得不在一家嘈杂的小客栈里过夜。第二天早上五点钟我们就起床了,顶着凛冽的北风,驱车前往十五英里远的哈迪弟兄家。在那里,我们感到要感谢上帝,让我们回到了复临之家,吃上了简单而又健康的食物。然后我们驾车23英里来到鲁特弟兄家,并一直待到今天(1月2日),享受着他们的慰问和款待。 {2BIO 159.3}

22日安息日早晨,礼拜堂里未经公开告示就坐满了侧耳而听的人。聚会开始时,我们以“人会抢劫上帝吗?”为题讲了25分钟,接着讲话的是怀夫人,她从宗教的立场順畅地讲了一个多小时的健康问题。(RH 1867.1.15){2BIO 159.4}

怀爱伦后来讲述了这段经历,她欣喜地说: {2BIO 159.5}

我们在这里开始了自我丈夫生病以来第一次有效的工作。他虽然很虚弱,但仍在这里开始象从前一样工作。( 1T 571){2BIO 160.1}

他们终于走出了困境,更美好的日子在前头。但战斗还没有完全取胜。她做了一些劝说工作,雅各才开始为《评论与通讯》写报导。这是他走向康复所迈出的重要一步!他口述了前两份报导,在第三封信后面,他给编辑附了一条很有意义的短信: {2BIO 160.2}

史密斯弟兄:你看我现在亲手写的报导字有多大。我要对编辑、排版和校对者说,对我们不完美的潦草字迹要有耐心。对于读者,我们要说:愿上帝祝福我们散布在这些报导中的要点,使之成为福气。(RH 1866.1.29) {2BIO 160.3}

报导总共有七份——有些部分几乎是以日记的形式——告知读者怀雅各和怀爱伦在1月、2月和3月初在密歇根北部做了什么。去年12月下旬,他们开始在赖特工作。这是一个很偏僻的地方,传道士很少访问这个教会。怀爱伦写道: {2BIO 160.4}

我们发现这个教会处在很消沉的状况中。分裂和彼此不满的种子正在其大部分成员中深深扎根,一种属世的精神正在占据他们。他们虽然处在低落的状态中,却很少得到我们传道人的服务,以致十分渴求灵粮。(1T 570, 571){2BIO 160.5}

这种情况,正是雅各所需要的那种把他带进积极的属灵工作的挑战。他们在教会的第一个安息日,如前所述,他讲了二十五分钟,怀爱伦接着讲了一个小时。下午,她再次发言,继续讲述同样的话题——健康改良。{2BIO 160.6}

周日上午,聚会继续进行,怀雅各带头谈了20分钟饮食和着装的话题。接着爱伦讲了一个半小时。那天下午,她继续就上午的话题讲了一个钟头,特别是关于着装的事,在教会里曾有过争论。{2BIO 160.7}

怀爱伦在她的报导中说:“我们非常关切地倾听。”(同上) 她在周二晚上和周五晚上再次发表讲话,建立了一个持续数周的循环。随着会议的进行,她报导说: {2BIO 161.1}

我看到我的丈夫在讲题目时越来越刚强,清晰,连贯了。有一次他清楚有力地讲了一个小时,有工作的负担在他身上像他生病前一样,我感恩的心情难以言表。我在会众中站了起来,约有半小时之久哭泣着试图对他们讲话。会众深受感动。我确信这是我们更好日子的开始。(1T 570){2BIO 161.2}

有规律的锻炼计划

鲁特一家亲切地把怀雅各夫妇接回了家,亲切地照料着他们,“就象基督徒父母关怀生病的儿女那样” (1T 570)爱伦坚持要雅各执行运动计划。他们每天两次长距离散步。后来,下了一场暴风雪,地上白茫茫的一片,带来一个小小的危机。她后来谈到这件事: {2BIO 161.3}

我去找鲁特弟兄说:“鲁特弟兄,你有备用靴子吗?” {2BIO 161.4}

“有,”他回答道。{2BIO 161.5}

“我很高兴今早借用一下,”我说。我穿上靴子并出去,在深深的雪地中走了四分之一英里。回来后,我叫我丈夫去散步。{2BIO 161.6}

他说这样的天气自己不能出去。{2BIO 161.7}

“哦,能的,你能。”我回答说。“你肯定能踩着我留下的足迹走。” {2BIO 161.8}

他是一个非常尊重妇女的人;当他看到我的足迹,便想如果一个女人能在雪地里走,他也能。那天早上他像往常一样散了步。(《文稿》1902年50号。另见2SM 307页){2BIO 161.9}

鼓励脑力活动

她还牵挂雅各必須用脑的問題。人总是会被自身的问题所困扰。爱伦很快就认识到,在这种情况下,必须让雅各开动脑筋。她后来写道:{2BIO 161.10}

弟兄们经常来找我们寻求劝勉。我丈夫不想见任何人。他非常喜欢在有客人来时进到另一个房间。但通常在他能意识到有人来之前,我便把来访者带到他面前,会说:“丈夫,这里有一个弟兄来问一个问题,因为你能比我回答得好得多,我就把他带到你这里来了。” {2BIO 162.1}

当然那时他身不由己,不得不留在房间中并回答问题。用这种方法,还有许多其它方法,我使他运用自己的大脑。如果不使他运用自己的头脑,过不多久它就会完全丧失功能。(同上){2BIO 162.2}

随着雅各健康的好转,她可以把精力转向写作了。一年前在罗切斯特的圣诞节晚上,她看到的异象非常全面,涵盖了许多问题。在5月的总会大会上,她口头呼吁在健康改革中要更忠誠,并呼吁安息日复临信徒开办医疗机构。但是在照顾雅各的时候,她既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写信呼吁。这是必须要做的。还有许多个人证言要写,有些方面的总体勉言要用书面表达出来。现在她可以关注这些了。 {2BIO 162.3}

关于赖特教会的证言

爱伦获得了几次异象,从中得到了一系列的指导、劝勉以及对这个教会的一些成员的责备。.她必须把領受的亮光传给信徒。有時候是口述,有時候是书面的,并要在以后情况广为人知时读给教会听。有时候,怀爱伦对某些人生活经历的了解让这个新教会的一些人感到不安。 {2BIO 162.4}

1月6日星期一下午,为教会信徒召开了一次会议。他们聚集在一起听她写的51页的信息。这次会议的报导由怀雅各亲手写给编辑,占了《评论与通讯》的四栏。对于赖特的许多教会来说,这是一种新的经历,他写道:{2BIO 162.5}

那些受到责备的人听到对他们情况的描述,当然感到惊讶,并经历了很大的试炼。怀夫人在接下来的星期二和星期五晚上对弟兄们畅所欲言。(RH 1867.1.29){2BIO 163.1}

对于教会里的一些人来说,现在是一个紧要关头!他们几乎不知道怎样作个人见证,要接受责备是不容易的!在1月12日,安息日早晨的仪式上,怀雅各找到一个机会,以一种特殊方式帮助这个教会。他讲述给老底嘉人的证言,引出类似的事情,给予劝勉。他指向站在门口的救主,敲击着,等待着,祈求着。他提醒听众: {2BIO 163.2}

上帝就是要责备祂所爱的人,要给他们以磨难;不管是借用圣经中严厉的证言,还是通过与实际相符的证言,指出他们的错误和属灵上的盲从。让那些受过指责的人喜乐,而不是气馁。这是最好的证据,证明他们是可能得救的。(同上){2BIO 163.3}

怀雅各提到了接受并承认个人证言的真实性意味着什么。信徒们已经承认这些证言是来自上帝的。然后他提出了几点: {2BIO 163.4}

第一,因为上帝的先知说,在末世必有异象。 {2BIO 163.5}

第二,这些证言是符合圣经和真实的,因为真先知责备并指出信徒的罪,假先知却呼吁和气。{2BIO 163.6}

第三,这些证言是真实的,因为它们责备罪恶,倡导圣洁。他们尊崇上帝,带领人遵守祂的诫命。 {2BIO 163.7}

第四,这些证言一方面纠正犯错的人,令锡安的罪人难受,一方面使灰心的人得安慰。…… {2BIO 163.8}

第五,这些证言是上帝的作品,它们是和谐一致的。二十多年来,这个不起眼的器皿遭到了几乎来自四面八方的最剧烈的反对,但无论是对朋友或敌人,证言始终如一。{2BIO 164.1}

第六点是根据个人判断来看待异象。雅各提到了在巴特尔克里克教会里两个人的经历: {2BIO 164.2}

几年前,这些好弟兄受到了责备。起初他们不接受證言,结果教会的大多数人都同情他们,因为他们是有见识,又虔诚的人。那是我们在教会经历的最黑暗时刻。…… {2BIO 164.3}

巴特尔克里克的这些弟兄们与怀夫人相识,目睹过她見异象,听过她充满力量的讲话,受过同一个灵的洗礼,并说过证据是充足。我们请求他们把证据放在天平的一边,把他们个人的判断放在天平的另一边,他们会发现一端是沉重的,而另一端轻若羽毛。一边是上帝声音无可辩驳的证据,另一边是凡人的盲目判断。有了这样的见地,谦卑的基督徒很快看到他前面的道路扫清了。(同上){2BIO 164.4}

在报导赖特教会的经历时,怀雅各说:“在这个教会中前述立场的结果是最令人鼓舞的。工作似乎进行得很顺利。证言被每一个信徒充分接受”。(同上)为了支持这一乐观的报导,怀雅各引用了教会在安息日早上表决通过的一项决议: {2BIO 164.5}

茲决定:我们赖特教会相信怀姐妹读给我们听的证言是对我们真实情况的如实描述。我们接受证言的每一部分都是从主而来的,并且在祂恩典的帮助下,我们将遵从上帝对我们的一切要求。(同上){2BIO 164.6}

 这是赖特教会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周,带来了力量和稳定。这也是怀雅各重返积极服务的一个里程碑。怀爱伦非常高兴。 {2BIO 164.7}

怀雅各一个鼓舞人心的夢

怀雅各在写给《评论与通讯》的下一份报导中,讲述了他在赖特做的一个梦。四年前,当他在蒙特里,就在一次针对年轻人的特别活动之前(见《怀爱伦全传》第一卷《早年生活》第32章),他曾梦想过捕到许多又小又肥的鱼。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许多年轻人悔改归主,首先是在蒙特里,然后是赖特、格林维尔、奥尔良,最后是在巴尔特克里克。他回忆说:“24年来,我们可能上百次梦想着在收获灵魂之前捕鱼。”人的大小和他们的道德价值,通常是由鱼的大小和价值来表示的。”(RH 1867.2.5) 关于赖特的梦,他写道:{2BIO 165.1}

我和怀夫人在钓鱼,费了好大劲才钓到大鱼。但有四条鱼给我们带来了很多麻烦。它们不安分地从船上下来,一到水里,我们就费了好大劲才把他们拉回船上。这样重复了几次,我们再也没有捕到大鱼。我们没有看到小鱼,因为大鱼把它们拒之门外。但是,当大鱼都被抓走后,水里立刻充满了小鱼,又肥又美,我们很容易就抓住了它们。我醒了,不料是个梦。(同上){2BIO 165.2}

在离开赖特之前,他们亲眼目睹了这个梦的实现。他们在那儿住了六个星期,爱伦讲了二十五次道,怀雅各讲了十二次。在雅各从长期的疾病中恢复过来的过程中,她发现自己必须承担最重的担子,但她很小心地把她的丈夫带了出来。当他们特别为教会的信徒工作时,爱伦发现她的丈夫是一个很好的帮手。{2BIO 165.3}

他在这方面有长期的经验,因为他过去一直与我同工,能胜任此事。而今他又开始做这工作,在与犯错的人打交道时,他似乎表现出了从前日子所有的清晰的思路,良好的判断和忠诚。事实上,他给我的帮助是任何其他两个传道人所做不到的。(1T 571) {2BIO 165.4}

就在这时,一个来自纽约州的富有的教会信徒来到赖特。他曾在巴特尔克里克住过几天。心中全是从巴特尔克里克听来的批评,尤其是来自那些认为怀爱伦的行动不智,把她丈夫的病情掌握在自己手中,秋季到东部旅行,在暴风雪天去莱特的人。在赖特,这个人传播了许多不智的话和谣言,特别是在一些较为富裕的信徒中间。怀爱伦写道: {2BIO 165.5}

他想甚至在那些我们曾为之做过最大努力的人面前,把我丈夫说成是半疯狂的,因此他的见证是没有意义的。(1T 572){2BIO 166.1}

鲁特后来告诉她,这个人的工作把赖特教会的工作推迟了两个星期。她写道: {2BIO 166.2}

藉着两个星期更疲倦的工作,在上帝的祝福下,我们才消除了这种错误的影响,给了那班可爱的人充分的证据,证明是上帝差我们到他们那里去的。(同上){2BIO 166.3}

最终的九次洗礼是在他们传道工作的推动下进行的。教会得到了极大的复兴。鲁特夫妇曾在他们特别需要的时候慷慨地收留了他们。关于他们,她写道: {2BIO 166.4}

鲁特夫妇完全了解我的考验和操劳,以最温柔的关怀照应我们的一切需要。我们常常求主赐给他们现在和将来所需,赐给他们健康,也赐给他们恩典和属灵的力量。并且我感到一种特别的福气会随着他们。虽然后来有疾病侵袭了他们的家,但是我听鲁特弟兄说他们现在比以前更加健康了。他报告了自己在属世方面的福气,说他的麦田每英亩产二十七蒲式耳,有的到了四十蒲式耳,而他邻居的平均产量只有每英亩七蒲式耳。(1T 574){2BIO 166.5}

在格林维尔的六个星期

怀爱伦写道:“1867年1月29日,我们离开了赖特,乘车去了蒙特卡姆县的格林维尔,距赖特64公里。”(同上)她描写这次旅程说: {2BIO 166.6}

那是当年冬天最冷的一天,我们很高兴在梅纳德弟兄家找到了躲避风寒之地。这个可爱的家庭衷心欢迎我们来到。我们在这一带逗留了六周,与在格林维尔和奥尔良的各教会一同作工,并把梅纳德弟兄好客的家作为我们的总部。(1T 575){2BIO 167.1}

在格林维尔的活动与赖特的基本相同。会议很频繁,雅各和爱伦两人都参加了。她记载下了她丈夫健康状况的改善: {2BIO 167.2}

他的工作被人们接受了;他对我的工作也有很大的帮助。……上帝护助他作出的每一点努力。他相信上帝,不顾自己的身体很弱,冒险出行。他获得了力量,通过每一点努力,改善了健康。(同上) {2BIO 167.3}

前景改观了,他们两个又可以一起工作了,爱伦怀着“极大的感激之情”。现在,首要的问题是,深入地执行“统筹乐捐计划”;而健康改革则需要广泛地进行发动。他们发现,在那里的人们比起赖特的人来更容易接受圣经。当朴素的真理得到宣讲,偏见就被打破了。(RH 1867.2.19){2BIO 167.4}

他们喜欢格林维尔的环境。对这一点,雅各写道: {2BIO 167.5}

人们会把蒙特卡姆县想象成为很新的木头房子的乡村,它在卡尔洪县(和巴特尔克里克)北边75英里〔120公里〕。但这里是这个州最漂亮的地方。农夫们大都过着温饱的生活。很多人很富有,有宽敞的富丽堂皇的房子、富饶的大农庄和美丽的果园。{2BIO 167.6}

人们旅行经过这个地方,会看到密歇根州很罕见的各式各样的景色。首先,他会看到起伏的橡树;草原上到处是枫树和山毛榉,还有高大的松树。然后,在不知不觉中,他突然看到一个美丽的农场,里面的建筑大小和式样,和我们小城市的住宅一模一样。(同上) {2BIO 167.7}

“过去的两个月,雪橇一直很好用,”他写道,“气候一般都比较暖和、晴朗。”(同上)由于有几匹马,这对于他们来说,真是一大幸事!他们几乎每天要跑5到40英里(8到64公里)。(尽管埃德森和威利偶尔会陪伴父母,但他们一般都呆巴特尔克里克在或附近,这样他们就可以上学,和亲戚或密友住在一起。)在他3月3日写的报导里,雅各告诉《评论与通讯》的读者: {2BIO 168.1}

自从我们12月19日离开(巴特尔克里克的)家,……我们已经驾车走了一千英里〔1600公里〕;每天还要走路,总计走了100英里〔160公里〕。这与我们的布道、写作、沐浴和休息的时间加到一起,就是我们所有的时间。(RH 1867.3.12){2BIO 168.2}

其它报导说到,他的健康状况是恢复了一半。他还很虚弱,但他决心靠信心继续前进,期望完全恢复。他们在格林维尔附近的工作报导结尾是这样写的: {2BIO 168.3}

我们现在要离开这些人了,他们希望我们住在他们中间。如果上帝同意的话,我们也有强烈的愿望,住在这些可爱的人中间。在这里,我们最自然的见证,比起有传道士做过很多工作,和当地长老们及有经验的弟兄们做过很多有效工作的地方,更受重视。{2BIO 168.4}

在一年中的这个寒冷的季节,人们徒步十到十五英里〔16-24公里〕到这里来,上了年纪的人和身体不好的人徒步三到十二英里〔5-19公里〕到这里来,我敢说,他们绝对是来听讲的。(同上) {2BIO 168.5}

在巴特尔克里克受到冷遇

春天解冻了,路变得很难走,使每周去教堂变得很困难。雅各渴望见到巴特尔克里克的教会成员, “并因上帝为他所行的事与他们一起欢喜快乐。” (1T 577), 因此,他们计划南行。按照旅程的安排,他们途中还要花几天时间访问信徒们。一天夜里,怀爱伦做了一个令她不安的梦。他们受到警告,在巴特尔克里克,他们会受到冷遇。(1T 578) 他们离开那里三个月了;在这期间,怀雅各的健康状况确实有了改善,他们理应受到热忱的欢迎。 {2BIO 168.6}

但是,并非如此!虛假的报导和批评起了作用。尽管雅各在3月16日安息日的上午和下午主讲,讲道声音清晰,星期天的上午都继续主讲,爱伦自由地作见证分享,但人们对他们似乎是敬而远之。几乎崩溃的怀爱伦敞开了心扉: {2BIO 169.1}

我像一个疲倦的孩子回到巴特尔克里克的家,需要安慰的话语和鼓励。我此时要说的话使我痛苦,我们受到了弟兄们极大的冷遇,三个月前,除了我们离家的那一刻之外,我们是在完美的团结中与他们离别的。( 1T 579){2BIO 169.2}

至于怀雅各布,她写道: {2BIO 169.3}

我丈夫因在巴特尔克里克受到的冷遇而感到极其失望。……我们决定,我们不能向这个教会作我们的见证,直到他们给出更好的证据,证明他们想要我们的服务。(同上)

他们决定,在通往北方的道路开放之前,他们将在附近较小的教会度过安息日。在巴特尔克里克的第一个晚上,怀爱伦做了另一个重要的梦: {2BIO 169.4}

我梦见我一直在非常艰苦地作工,也一直在为参加一个大型聚会而旅行,而且我十分疲惫。姐妹们在梳理我的头发,更换我的衣裳,而我则睡着了。当我醒来时,我惊讶而愤怒地发现我的衣服被剥掉了,给我披上了破旧衣服,用棉被的碎片打成结并缝合而成的。{2BIO 169.5}

我说:“你们对我做了什么?谁做了这种可耻的事,把我的衣服剥去换成乞丐服的?”我把那件破衣烂衫扯下来扔掉了。我很忧伤,并且痛苦地大声喊道:“把我已经穿了二十三年而且从未有失体面的衣服拿回来。你们若不把我的衣服还给我,我就要告诉别人,他们会迫使你们归还我已穿了二十三年的衣服。” (1T 579, 580){2BIO 169.6}

渐渐地,他们发现遭遇冷遇的原因是一段时间以来关于巴特尔克里克的恶意报道和写给远处之人的信件。部分原因是,当爱伦十二月把她丈夫带到赖特去的时候,她拒绝了巴特尔克里克的朋友们和教会领袖们劝阻她不要去的劝告。人们还误会了怀雅各和怀爱伦试图不依靠教会信徒的支持而在经济上独立的愿望。这种愿望使他们卖掉了一些家具,拉起他们的旧地毯卖掉,以获得继续生活的钱。一年以来,他们的兄弟们一直要向他们捐款,以满足他们的需要,但每次怀雅各夫妇都回答说不需要,如果他们有需要,他们会告诉他们的。这个时刻终于到来了;他们唯一的一头牛死了,怀雅各建议再买一头牛,这对他们有很大的帮助。虽然没有得到任何帮助,但这件事却使儿女以为怀雅各贪钱。{2BIO 170.1}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份报导說:就在他中风之前,在密歇根州孟菲斯举行的一场旷日持久的筹款会议上,在形势艰难的深夜时分,怀雅各认捐10美元,并说爱伦也会认捐10美元。现在,他非常贫乏,他暗示孟菲斯的教会有能力归还这笔钱。这反而助长了流言蜚语。{2BIO 170.2}

虽然很痛苦,但这样的报导对于爱伦来说并不令她吃惊。在赖特的时候,她做了一个梦,梦里她似乎被带到了怀雅各夫妇所熟悉的巴特尔克里克的一些教会成员的家里。在梦里,她站在他们家的外面,听到他们家的谈话——在谈话中,提到怀雅各和怀爱伦的名字,常常以轻描淡写的、指责的语气。当时她简直不敢相信。最后,据报导,在密歇根的某些教会传言,“巴特尔克里克教会对怀姐妹的证言,也就是她的口头证言没有丝毫信心,说她的生活与证词相矛盾。” {2BIO 170.3}

最后,她召集了一些有经验的教会成员,试图回应有关她和她丈夫的报道。对此,她写道: {2BIO 170.4}

我驳斥了针对我的控告。……在这次聚会上表现的精神使我非常悲痛。……那些在场的人没有作任何的努力减轻我的负担,承认他们确信自己误会了我,他们对我的猜疑和控告是不公平的。他们不能定我的罪,也没有做任何努力减轻我的痛苦。(1T 581、582) {2BIO 171.1}

一两个星期后,她又召集了第二次会议,会议以同样的方式结束。怀雅各夫妇在巴特尔克里克所遭到的冷遇,反映在《评论与通讯》上没有一句欢迎的话,甚至连他们来到的消息也没有。唯一承认他们存在的是怀雅各本人在3月26日的那期封底写的启事。{2BIO 171.2}

按照约定,怀弟兄在十六日安息日和我们见面,自从他离开我们以后,他的健康和体力显然有了很大的改善。他在上午、下午和星期天上午都讲了话。怀姐妹也在安息日下午发表了有益而鼓舞人心的证言。我们请求我们的弟兄们记念我们,因为我们相信他们会这么做。主必继续为我们工作,使此地的重要事工兴旺起来。(RH 1867.3.26){2BIO 171.3}

在他关于从格林维尔到巴特尔克里克的报导最后说:I{2BIO 171.4}

我们感谢上帝与我们同在的援手,以及祂(在格林维尔) 的子民对我们的关心和同情。我们怀着很大的喜悦期待着我们将在他们中间永久定居下来的那一天。(RH 1867.3.19){2BIO 171.5}

封底的一篇未署名的评论写道: {2BIO 171.6}

我们收到了居住在该州蒙特卡姆县和爱奥尼亚县的68位兄弟姐妹的签名请求,让怀弟兄和怀姐妹住在他们中间。正如我们在怀兄弟的最后两份报导中所看到的那样,他希望把自己的住所定在蒙特卡姆县的格林维尔附近。为此,他向出版部门递交了辞呈。这件事推迟到开会时再说。(同上)

搬到格林维尔

在这种情况下,雅各和怀爱伦整理好他们的一些物品,于4月25日星期四乘马车去格林维尔。他们于4月30日星期二到达梅纳德的家。“又到家了,”他们叹了口气。从梅纳德家的院子里可以看到,他们新家的施工架高高耸立,有半英里之遥,建在一个农庄里。他们去巴特尔克里克之前买下了这个农庄。“在我们走出马车之前,”怀雅各写道,他们驱车到了那里,“看了房屋施工的情况。”他接着写道,“今天是5月2日,我们开始在花园里耕种。我们希望得到上帝的祝福,我们的新家会欣欣向荣。”(RH 1867.5.14){2BIO 172.1}

1867年的总会会议

但他们在格林维尔停留的时间很短,因为总会第五届年会将于5月14日(星期二)在巴特尔克里克开幕。随后还有其他年会,他们打算出席。他们去了。5月28日,《评论与通讯》的社论版刊登了有关会议的报道。怀雅各在半栏的文章中略作报导。一开始说: {2BIO 172.2}

刚刚召开的总会会议是我们参加过的最好的一次大会。在安息日和星期日,礼拜堂里挤满了人。{2BIO 172.3}

会议在新教堂举行,为了召开会议,这座教堂匆匆建成。怀雅各继续报导: {2BIO 172.4}

我们往聚会的地方去,作准备工作,有些累了。屋里挤满了弟兄,有许多人热心前来拜访。我们就觉得不必向这些更有才能的人讲道。但当道路打开的时候,我们就在安息日和星期日的九点,就基督降临发表讲话,我们的感受和以前这样的场合一样。……我们还在我们的住所与安德鲁斯、布尔多和皮尔斯弟兄一起度过了宝贵的祷告时间。这是我们21个月来见过的最好的一天。房间里似乎都是圣洁的天使。(RH 1867.5.28){2BIO 172.5}

 会议的统计报告列出了28名按立的牧师,10名持证的传道士,信徒总共有4 320名。J. N.安德鲁斯当选为总会会长;乌利亚.史密斯为行政秘书;范·霍恩为司库。至于一开始由怀雅各牵头的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出版协会,J. M.奥尔德里奇当选为会长。除了日常事务之外,未决的议题是J. N.安德鲁斯在周五下午提出的一项议案,该议案获得一致通过。上面写着: {2BIO 173.1}

鉴于祈求战争结束的定时禁食祷告已获得显著的应允, {2BIO 173.2}

鉴于这样对祷告的回应要求我们在上帝面前深深的自卑,好让我们履行由第三位天使发出警告的声音而交付给我们的重大责任; {2BIO 173.3}

有鉴于此:自我吹嘘和虚荣的情绪袭上我们的心头,理所当然地会触怒上帝。{2BIO 173.4}

茲决定:我们公开承认上帝之手在我们遭受的巨大屈辱中。我们恳求天上伟大的上帝赐予我们悔改和謙卑的精神,以便祂能适时地从我们身上撤銷祂正当的不满。 {2BIO 173.5}

兹决定:我们表达我们庄严的信念:在某些地方,我们的兄弟们更急于向公众表明他们是优秀正直的人,而不是提醒他们注意我们所珍视真理的极端重要性。(同上){2BIO 173.6}

怀雅各在他的简报中提到了这一决议: {2BIO 173.7}

上帝对我们的祈祷作出了明确的答复,把我们的国家从可怕的战争中解救出来,这一决议表达我们这班人的欢欣鼓舞,这对我们的感情来说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宽慰,因为我们感到我们是该决议所表达的错误中最有罪的人。

当我们和广大听众一起屈身忏悔我们的罪,并恳求上帝撤出令我们痛苦的手时,我们都哭了起来,感到上帝确实回应了我们的祈祷。(同上){2BIO 174.1}

乌利亚·史密斯补充道: {2BIO 174.2}

考虑到我们过去因上帝仁慈地对待我们而沾沾自喜和虚荣心所蒙受的屈辱,我们的决议不仅在总会和密歇根区会的事工会议上通过,而且在安息日早晨,教会和走廊挤满了守安息日的人时,怀弟兄还在讲台上宣读,并讲了充满激情、一针见血的话。全体会众举手表示衷心的接受。

然后,所有的人都俯伏在地,和他一起虔诚地祷告,忏悔,认罪,祈求上帝宽恕我们的过错,把祂正当的不悦从我们身上移走。这是一个最强烈、最令人激动、最庄严的时刻;我们相信,它所产生的印象将不会很快从出席这次会议之人的脑海中消失。(同上){2BIO 174.3}

总会的另一个决议虽然简短,却影响深远: {2BIO 174.4}

兹决议:我们承认上帝之手成功地建立了保健院,我们请我们的信徒继续采取行动,扩大这个机构,以满足其病人的需要。(同上){2BIO 174.5}

扩大机构已经有了可观的开端,但怀雅各和怀爱伦看出,采取的步骤还为时过早。这引起了他们深深的关注。到后来上帝所赐的亮光呼吁採取相当激进的行动。{2BIO 174.6}

几天后,怀雅各和怀爱伦将返回格林维尔。巴特尔克里克教会还没有真正改变他们对怀雅各夫妇的冷漠态度,但双方在《评论与通讯》中发表了正式的声明: 巴特尔克里克教会表达了支持,怀雅各和怀爱伦则表达了他们对巴特尔克里克教会的爱和信任。他们请求教会和所有有信心之人的祈祷。五月底他们回到了格林维尔。{2BIO 174.7}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