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怀爱伦全传(第二卷)
第11章 爱荷华州的背道

第11章  爱荷华州的背道 (1866年)

在12月25日异象亮光的鼓舞下,在总会大会期间安息日祷告和禁食后怀雅各病情好转的激励下,怀爱伦决定试试旅行的效果。他们定于6月2日和3日在蒙特里举行每月一次的聚会,在那里他们有很多朋友,这似乎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勇敢外出的合适机会。5月30日,星期三,在莱医生的陪同下,雅各和爱伦坐着马车进行了为期两天的旅行。天气很好,雅各很好地承受了这次旅行。在记录这段经历时,他说:“我们很高兴见到贝约瑟和瓦格纳弟兄,还有来自周围地区的许多弟兄。(RH 1866.6.19)贝约瑟报导说,安息日早上瓦格纳讲道后:{2BIO 145.1}

怀弟兄接着简短地讲述了他最近的严重痛苦,以及上帝为他做过和正在为他做的事,并以对会众,尤其是年轻人的深情演讲结束。(同上){2BIO 145.2}

安息日的下午,怀爱伦就健康改良发表了证言。周日的会议日程排得满满的,其中健康改良占据了重要位置。怀雅各夫妇一直住到第二个安息日,那日怀雅各负责早上的礼拜。他在报导蒙特里之行的最后说: {2BIO 145.3}

6月11日,在离家将近两周后,我们回到了家。我们和我们的团队走了大约250英里。就健康而言,我们睡得更好,吃得更好,肠胃状况也更好了,体重也在慢慢增加。我们过去的苦楚,除了上帝以外,谁也不知道。但我们相信,这些大多已成为过去。弟兄们,请为我们祷告。得知有那些凭信心祷告的人在为我们祈求,是我们在地上最高的喜乐。(同上){2BIO 145.4}

除此之外,记录相当少。1888年版《生平简述》的附录说明告诉我们:“蒙特里之行证明对病人有益,许多类似的旅行都是在夏天进行的。”(2LS 354){2BIO 146.1}

斯努克和布林克霍夫的背道和忏悔

就在1865年8月中旬怀雅各中风之前,他和爱伦参加了爱荷华州区会的一个特别会议,处理该区会的主要负责人——会长B. F.斯努克和行政秘书W.H.布林克霍夫的背道。背道的核心是拒绝异象,反对组织,以及教义上的分歧。怀雅各和怀爱伦耐心地回应了提问和批评。那两位坦率地承认了自己的错误。1865年7月25日出版的《评论与通讯》上刊载了他们每个人的真情告白,叛道似乎已经平息。斯努克在他的长篇忏悔中解释道:{2BIO 146.2}

怀弟兄:请允许我这个卑微至极的人对弟兄姐妹们说如下的话: {2BIO 146.3}

我想在你以及我的上帝面前披露心扉,承认我现在觉得我最近的行动,特别是在反对团体的行动,是被那个恶者所引导的。一段时间以来,我脑子里一直在积聚着与怀姐妹的异象有关的明显疑虑。这些被仇敌放大,直到产生怀疑导致不信和背道。{2BIO 146.4}

今年5月,我怀着这种痛苦的心情参加了在巴特尔克里克举行的总会大会。在会议期间,我觉得那里的教会有世俗化倾向。我没有向那里的弟兄们倾诉,也没有要求他们解释,我把这些事藏在心里,直到有一个好机会来发泄我的情绪,把这些对我、对那里的弟兄们都是一种试探的事情公诸于众。 {2BIO 146.5}

我现在确信,巴特尔克里克教会并沒有我在那里想像的那种奢华的风尚,我现在相信,他们正在尽其所能地活在真理中,保持我们信仰的特点。{2BIO 147.1}

我想对我的巴特尔克里克教会的好弟兄姐妹们说,我对这一错误深感痛悔,并谦卑地请求他们的宽恕。我也请求怀弟兄和怀姐妹的宽恕,因为这些事情,我曾试图对他们施加影响。我也恳请我在爱荷华州的弟兄姐妹们原谅我对他们讲了这些事情,从而使他们产生了错误的情緒。我为这严重的错误感到非常难过,祈求上帝和我的弟兄们能原谅我。(RH 1865.7.25){2BIO 147.2}

随后,他详细回顾了自己的背道经历,讲述了怀雅各参加皮罗特格罗夫会议时,他是如何开始看清自己真实状态的,正如他所写的,“开始让我从疯狂的反对中醒悟过来。”在他7月的忏悔中,他提到了他当初选择背道的主要理由之一——他对异象的态度。 {2BIO 147.3}

我觉得异象里有许多我所想象的错误和难题;我如何才能接受呢?我听了怀弟兄和怀姐妹的有力证词,心里被上帝的力量深深地打动。尽管我的心很顽固,但它还是破碎了,我的泪水涌了出来。我想,那些带着上帝的灵和权能说话的人,岂是迷惑人、欺骗人的吗?不,不!这样的事是不可能的。上帝不会让这么充沛的灵来赐给魔鬼的仆人。于是,我感到上帝圣灵降在我的心上,我越是感受到圣灵,就越感到异象的好。这些矛盾和难题很快就烟消云散了。 {2BIO 147.4}

. 我现在坚信是魔鬼在我身上作祟,想要毁灭我。但我很高兴上帝指引怀弟兄和姐妹到这里来。他们真的帮助我从魔鬼的网罗中逃脱出来。我在此请求他们的原谅,我曾如此邪恶地给他们带来了严重的试炼和令人心碎的痛苦。愿我所有的弟兄和上帝宽恕我。(同上){2BIO 147.5}

斯努克在忏悔结束时重申了他对教会秩序和组织的信心。布尔克霍夫也作了忏悔。他的发言相当冗长,措辞很像他的区会会长B. F.斯努克。他在发言中宣布: {2BIO 148.1}

现在,我完全相信上帝在带领着我们的这班人,怀弟兄和怀姐妹以及拉夫伯勒弟兄的来访不仅及时,更得到上帝的祝福,并在祂的指引下,伟大的善工因此而成就。我去那里的时候,不信怀姐妹的证言,也不信我们在圣所问题上的立场。我敢说,我的脚是从淤泥中踏出来的,立在真理的可靠根基上,证言也不例外。(同上){2BIO 148.2}

布林克尔霍夫的忏悔是全面而真诚的,在他的結束语中,他谈到了他从这次经历中学到的教训: {2BIO 148.3}

让我在这里说说我的经历,尽管过程是伤心的,但我得到的教训是,若是怀疑真理和主用来传播真理而使用的管道,会迅速使人投入到敌人黑暗的势力中,成为他们的俘虏。(同上){2BIO 148.4}

那些受到伤害的人,如巴特尔克里克教会及雅各和怀爱伦,毫不犹豫地伸出了宽恕之手。拉夫伯勒在6月底和7月初与怀雅各夫妇一起参加了皮罗特格鲁夫的会议,他说,会议结束后一两天,他看到他们每个人交出自己的忏悔,我们选了一部分交给怀雅各,不久就发表了。如果这个事件到此为止就好了,但事实并非如此。{2BIO 148.5}

第二次背叛比第一次更严重

拉夫伯勒曾有一段时间与布林克霍夫保持密切联系,并与他一起在爱荷华州做了几周的传道工作。然后他继续做其他的事。他回忆说: {2BIO 149.1}

几天后,B. F.斯努克的反对意见似乎又出现了。他开始和布林克尔霍夫联系,布林克尔霍夫离开了他的园地,回到了里斯本。他们很快结束了在我们教会的工作,又开始着手进行他们的"教会独立"计划。但在几个月的时间里,还没有呈现最后论争的状态。(PUR 1912.11.2){2BIO 149.2}

拉夫伯勒继续他的叙述。他说:“在1866年春天,我们当时所称的‘斯努克和布林克尔霍夫团体’,从马里恩教会的60名成员中拉走了45人。他们获得了以色列希望党所用的手动印刷机,创办了一份名为《基督复临和安息日倡导者》的刊物。他们像印刷机原来的主人那样吹嘘:“我们一旦摆脱了证言,信息就会前进。”(同上)这显然是一种大胆的背叛,怀爱伦后来写到这种背叛说: “我要问:真心的叛逆是否有药可治?”(《文稿》1897年185号,另见2SM 393){2BIO 149.3}

1866年初,英格拉姆访问了斯努克仍然居住的爱荷华州的马里恩。从那里他写信向怀雅各报告说,他发现了“不好的状态”。(RH 1866.1.23)他提到教会里教义的分歧,在1865年与斯努克和布尔克尔霍夫会面,他们俩忏悔的经历之后说,“我们发现他们…第二次背道比第一次更严重。英格拉姆补充说,“我知道这些人的目的,我的责任要求我发出警告。让弟兄们当心他们”。《评论与通讯》发表了这封信,引起教会的普遍注意。巴特尔克里克的领袖们在其后加上“评论”,指出“现代真理的许多基本原则”已经被爱荷华州的异见领袖们抛弃了。评论说: {2BIO 149.4}

他们的下坡路始于反对异象。他们花了几个星期的时间构思和起草反对意见,并且在他们自己的心里把反对现代真理的事业和它的领导人的火焰烧得白热化。 (同上){2BIO 149.5}

爱荷华州的忠诚信徒被敦促坚持下去,坚定不移。平信徒J.多卡斯在1866年2月13日的《评论与通讯》上报告了他在马里恩的发现: {2BIO 150.1}

那里的圣徒,现在又重新走上正道,为真理欢欣。我也访问量其他地方的圣工,如费尔维尤、阿纳莫萨和里斯本。我很高兴地说,我毫不怀疑这些兄弟姐妹们的坚定宗旨是守住古老的界标。我相信他们认识到更深层次恩典工作的必要性,愿主赐给我这恩典,这是我的祈祷。(RH 1866.2.13){2BIO 150.2}

爱荷华州的许多教会接二连三地通过《评论与通讯》宣布,尽管背道的人来访,竭力做令信徒不安的工作,他们仍决心坚持“古老的界标”。{2BIO 150.3}

总会和爱荷华州区会行政委员会作出决议开出背道领导人。平信徒,32岁的乔治·巴特勒,被任命为爱荷华州区会会长。(RH 1866.5.22;1866.7.17I). {2BIO 150.4}

这场运动和参与者以后的情况

J. N.拉夫伯勒对这些人和当时的情况很熟悉,他讲述了结果: {2BIO 150.5}

在反对安息日的人中,这两个人的业绩相当有限。他们在“教会独立”方面的新开始并没有如他们所期望的那样“成功”。过了几个月,斯努克和布尔克尔霍夫都对《倡导者》(他们的报刊)失去了兴趣,也不再守安息日了。布尔克尔霍夫从事学校教学和法律研究。斯努克从事宣扬普救主义的工作,年薪1000美元。(PUR 1913.1.9){2BIO 150.6}

他们留下了一小群心怀不满的守安息日者,后来有一些志同道合的人加入了他们的行列。其中有两兄弟,来自密苏里州的亚伯和威廉·朗。他们把印刷机搬到了密苏里州的斯坦贝里,继续出版《倡导者》,主旨是对怀爱伦的证言提出了警告。第三个兄弟利未仍然忠于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亚伯和威廉在上帝复临教会的名义下运作,总部设在密苏里州。1933年发生了分裂;新组织取名为第七日上帝教会,总部设在西弗吉尼亚州的塞勒姆。根据1936年美国宗教团体的人口普查报告,这两个团体的成员总数为2400人。{2BIO 150.7}

布林克霍夫和威廉·朗改变了想法。当斯塔尔作为一个年轻人接受洗礼进入爱荷华州的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时,布林克霍夫在场。斯塔尔从水里出来时,布林克霍夫握着他的手说: {2BIO 151.1}

“我很高兴看到你和这班人站在一起。他们拥有真理,我很后悔离开他们。现在我要加入他们已经太迟了。我反对过他们,并且把我的家庭训练成这样反对的样子。”……然后他伤心地说:“我是一个迷失的人。”(同上){2BIO 151.2}

曾任密苏里区会会长的J. S.罗斯报告说,他在1915年认识威廉·朗。怀爱伦去世后不久,《生平概略》出版了,他拿了一本给朗。朗立即就阅读,读完后激动地对罗斯说:“我们一直在和一个好女人、一项好工作斗争。郎夫人无意中听到了他的话。她眼里含着泪水走进房间说: {2BIO 151.3}

“哦,我们为这场运动投入的数千美元都没了。我们犯了一个错误。要是我们按照怀弟兄和怀姐妹的要求去做就好了。他们曾到这里恳劝我们,我们却不听他们的话。我们真固执。啊,我们浪费的钱!” {2BIO 151.4}

他说,“妈妈,不要谈那几千美元。没有关系。我不在乎那个。但是,当一个人到了我这样的地位,我这样的年龄,意识到他浪费了自己的生命,把它丢掉了,这却是我所担心的。”(DF 503a,,《关于上帝教会的一些历史和信息》 23, 24.页){2BIO 151.5}

乌利亚.史密斯回应了关于异象的异议

对怀爱伦和预言之灵的质疑和批评在异见团体中广泛传播。在1866年6月12日的《评论与通讯》上,乌利亚·史密斯开始在头版对异议作出回应。最后一页有他的解释: {2BIO 152.1}

本周我们开始发表《回应对异象的异议》。在这里可以恰如其分地说,这份文稿是我们最近的会议(1866年5月16日开始)之前准备的;但它的发表一直被搁置,直到可以提交给聚集的传道弟兄们,来决定这份文稿的价值和处置办法。经过他们的审查和批准,决定予以发表。(RH 1866.6.12){2BIO 152.2}

史密斯告诉《评论与通讯》的读者: {2BIO 152.3}

在准备这些回应时,我们没有同怀姐妹商量过,也没有在任何问题上得到她的任何建议或解释。我们引述所发表的异象,用朴实的语言解释任何表面上的矛盾之处。 (同上)

史密斯六篇系列长文的第一篇一开始说:T{2BIO 152.4}

安息日复临信徒相信圣灵的恩赐。他们相信《哥林多前书》第12章和《以弗所书》第4章所记上帝之灵的各种功用,已经明确地在教会中设立,并一直延续到末日。……对他们来说,这些经文所提到属灵恩赐的道理,就像安息日、圣所、死者的状态或基督复临一样,都是启示的特殊教义。他们若本着行为和诚实接受圣经为上帝的道,就不会拒绝这些恩赐。他们可以很容易地把安息日、洗礼和圣餐解释为属灵恩赐的教义,因此他们相信,拒绝这些恩赐就是犯了错误,而接受它们对信仰的统一是至关重要的。(同上)

然后,他对这些异议进行编号,予以回应。异议第一点是“圣经,唯独圣经”。这个系列在1866年7月31日以异议39点结束,这些异议是怀爱伦着作所谓的问题。两年后,也就是1868年,史密斯又增加了13个点,这些材料编成了一本144页的小册子,广泛分发。标题是《怀爱伦夫人的异象,符合圣经的属灵恩赐的表现》。{2BIO 153.1}

怀雅各的缓慢康复

在怀雅各逐渐康复的过程中,他妻子的注意力几乎全部放在了对他的照顾上。她发现必须有一种持久的毅力来鼓励他表明自己的信仰,并努力参加那些使他的思想摆脱软弱和不适,为他的康复开路的活动。因此,在1866年夏天,在6月中旬成功地访问了蒙特里之后,其他的旅行是乘马车去附近的教堂,取得了有益的结果。在这段时间里,怀雅各不写作,也不承担任何责任。尽管编辑乌利亚·史密斯承担了这份刊物的全部工作,但从园地寄到《评论与通讯》的信件还是都写给“怀弟兄”的。{2BIO 153.2}

巴特尔克里克呼吁关注的大型机构正在全力推动保健院的工作。正如前面提到的,J. N.拉夫伯勒是这方面的先驱。(要了解在巴特尔克里克建立医疗机构的详细情况,以及资助和运营西部健康改良机构的变迁,见《我们健康信息的故事》143-190页。)事实上,正如前面提到的,拉夫伯勒是密歇根区会和总会的积极管理者,他是两个委员会的成员。{2BIO 153.3}

怀愛倫可以写一些个人证言。发表在《证言》第一卷456-466页上的文章《服裝》主要是在这个时期写的。她丈夫的康复是她最关心的事情。{2BIO 153.4}

秋日东行

为了这个目的,他们俩在1866年秋天开始了东部的旅行。爱伦一直在寻找来测试她丈夫的信心和力量的情况。纽约州会议通知将于9月28日至10月1日举行,这一消息引起了她的注意。会议地点是纽约的罗斯福镇,离奥尔科特的林德赛家,和布鲁克菲尔德的阿比家不远。这两个家庭都是他们长期以来的好朋友——林德赛也在雅各召唤来罗切斯特为他的康复祈祷的人之中。还有爱伦的父亲和贝尔登一家住在康涅狄格,病了,奄奄一息。他请她来,好让他再见到她。她决定带着她的丈夫和威利,途经纽约的罗斯福前往康涅狄格。下面的通知刊登在《评论与通讯》的封底。 {2BIO 153.5}

怀雅各夫妇于9月11日星期二离开巴特尔克里克前往东部。爱伦想去拜访住在康乃狄克州的年迈的父亲和那里的其他朋友,她认为这次旅行,以及周围社交和影响的变化,可能会对雅各有好处。我们相信,这一行动的有益结果将超过所有人的预期。(RH 1866.9.18){2BIO 154.1}

并非所有人都对这次出行抱有信心,这一点从通知最后一句话的语气中可以明显看出。{2BIO 154.2}

从那时起,《评论与通讯》的读者对怀雅各夫妇的活动以及雅各在健康方面的任何进展都一无所知,直到1867年1月。埃德森被留在密歇根;记录没有透露他和谁在一起。从爱伦给他的信中,我们得到了旅途的一些消息。{2BIO 154.3}

爱伦把雅各带到布鲁克菲尔德的阿比家。令她失望的是,他病得太厉害,无法参加在罗斯福召开的会议。她现在明白了,雅各不能陪她去康涅狄格看她父亲了。这次旅行会使她离开雅各好几个星期。她会把他留在阿比家中。{2BIO 154.4}

访问父亲哈蒙

罗伯特·哈蒙现在非常虚弱,他和女儿薩拉·贝尔登及其家人住在康涅狄格州肯辛顿市。这里离洛基山不到十英里,1848年,第一次安息日会议就是在那里艾伯特·贝尔登的家中举行的。罗伯特的健康状况每况愈下,他迫切希望爱伦能来看望他,这样他们就能有一点时间在一起了。10月7日星期日,在阿比的家中,她给埃德森写了一封信: {2BIO 154.5}

我正准备去康涅狄格州。你父亲仍然很虚弱。威利将继续和他在一起。我想我一生中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困惑地想知道我的职责是什么。{2BIO 155.1}

你的祖父哈蒙身体很差,活不长了。他觉得他不能不再见到他的爱伦。他日日夜夜都在谈论这件事,而你父亲却在这儿病得很厉害。如果我离开他,恐怕就再也见不到他了。他病得不能陪我了。{2BIO 155.2}

你父亲觉得我有责任听从父亲临终的召唤。我因焦虑和失眠而疲惫不堪。今天当我为这件事祈祷时,天意似乎要求我去找你的祖父。(《信函》1866年第5号){2BIO 155.3}

她又说了几句带有个人色彩的话:{2BIO 155.4}

我已经为你准备了舒适的冬天的衣服,我让拉夫伯勒带给你。我希望穿上它们能给你带来快乐,就像我给你做衣服时一样。我熬夜到很晚,早上起得很早,在别人还没有动起来之前,就开始工作。求使你披戴基督之义的祷告就缝在这些衣服里。(同上)

周末的时候,她和父亲、姐姐萨拉以及家人在一起。她写到了五个孩子的情况,他们都过得很好。当她发现父亲快要去世时,她派人去请她的孪生姐姐伊丽莎白和姐姐玛丽。在安息日,她参加教会上午和下午的聚会。在回到布鲁克菲尔德和丈夫家之前,她做了一次简短的旅行,去了几个教会,还去了纽约市。她的父亲在她访问后几天就去世了。{2BIO 155.5}

她说:现在是新英格兰的“树叶茂盛的季节。风景很美。”她补充道: {2BIO 155.6}

色彩各异的树木,美丽的常青树点缀其间,绿色的青草,挺拔的山峰,高耸的岩石——所有这些都是赏心悦目的。我可以享受这些景色,但我是一个人。{2BIO 155.7}

我曾经依靠的那只结实強壯的膀臂,现在已不再是我的支撑。眼泪是我日日夜夜的食物。我的精神经常被悲伤压垮。我不能同意你父亲下到坟墓里去。哦,但愿上帝怜悯他,医治他!(《信函》1866年16号){2BIO 156.1}

返回巴特尔克里克

11月底或12月初,怀雅各和怀爱伦回到了巴特尔克里克。他的健康状况有了好转。12月8日,她在写给埃德森的信中写道: {2BIO 156.2}

你父亲看起来好多了。他在饮食方面正在改善。我们不能要求他做得比他过去一直做的更好。他似乎恢复多了,很关心周围发生的事情,也更善于社交。他的情况使我深受鼓舞。上个星期我几乎每天都和他一起出去骑马。拜访过理查德德(哥德马克),格雷夫斯兄弟,索耶斯姐妹和伊莱扎·博维两次。我会支持你父亲努力克服困难。我知道他有一个艰苦的斗争,需要上帝的帮助。(《信函》1866年6号){2BIO 156.3}

怀雅各的身体状况似乎终于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拘禁之年接近尾声。{2BIO 156.4}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