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怀爱伦全传(第二卷)
第10章 受拘束的痛苦之年

第10章 受拘束的痛苦之年 (1866年)

怀爱伦写道: “1865年12月25日,在纽约州的罗切斯特,我蒙指示看到关于上帝子民的许多事,都是与祂在这些末后日子的圣工有关的。”(1T 533)这一综合性异象构成了她1866年的许多活动和1867年的写作的基础。{2BIO 128.1}

她在1866年做的和说的一些事情被她在巴特尔克里克的同伴所理解,但有些却被极大地误解了。那是非常艰难的一年,上帝以祂无限的智慧,在那个圣诞节給了她指示和忠告,並先让她访问了天国的境界, “那里尽是健康、美丽和荣耀”。 她听到了天堂的音乐, “优雅、完美、迷人”。 在为《评论与通讯》的读者写这篇文章时,她宣称: {2BIO 128.2}

我蒙允许享受一会儿天国的这幅美景,然后便让我注意到这个黑暗的世界。(RH 1866.2.27){2BIO 128.3}

她已经照顾怀雅各四个多月了,但是她和其他人都没有看到他们所希望和祈祷的进步。为什么?未来会怎样?答案就在这个异象中: “我看到我丈夫的病情是有希望的,详情将在以后介绍”(同上){2BIO 128.4}

 她在得到异象的第二天写下了这些细节,但直到1867年10月,《证言》第13辑才发表。这个异象现在收录在《证言》卷一第612-620页。她写的话要根据当时前后两年的发展背景来理解。以下是一些摘录:{2BIO 128.5}

我蒙指示看到上帝让这场苦难临到我们,是要教导我们许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别无他法可以学到的东西。我们去丹斯维尔乃是祂的旨意。要是我们不去,我们的经验就不完全。……{2BIO 129.1}

他们关于侍奉上帝和宗教生活的影响和教导是与我们救主及祂门徒们的教导截然相反的。他们藉着言传身教降低了虔诚的标准。……{2BIO 129.2}

我看到,就疾病及其治疗来说,我們在丹斯维尔的机构是美国最好的健康机构。可是领导者不过是人,他们的判断不总是正确的。……{2BIO 129.3}

我看到我丈夫和我自己不能在那里得到许多益处,像那些有不同的经历和信仰的人能得到的一样。天使说:“上帝并没有计划祂为一个特别的目的所拣选,要做一项特别工作的仆人的心被任何一个活人控制,因为那唯独是祂的特权。” {2BIO 129.4}

当我们在丹斯维尔时,上帝的天使保守了我们。他们曾在我们周围,在每个时辰支持着我们。但时候到了,我们既不能有益于人也不能受益,于是曾与我们在那里同住的光明云柱就离开了,我们只有离开那里并到罗切斯特的弟兄们中间才能得到安息,光明的云柱停留在罗切斯特。(1T 614-616){2BIO 129.5}

然后蒙指示为什么上帝要他们离开丹斯维尔的两个原因:1。雅各在软弱的时候,必须凭着信心走出去,到能帮助他忍受苦难的弟兄中间去。2. “要是祂高兴彰显祂的能力使我康复,医生们就会取走本应归给上帝的荣耀。”(1T 617){2BIO 129.6}

完全复原的应许

天使在异象中说: {2BIO 129.7}

“上帝将在使祂仆人康复的事上得荣耀。上帝已经听了祂仆人们的祈祷。祂的膀臂在祂受苦的仆人以下。上帝一直掌管着这事,祂的仆人虽然受着痛苦,却必须消除他的恐惧、焦虑、怀疑和不信,安静地信靠伟大而满有恩慈的上帝,祂正怜悯、深爱、关怀着他。{2BIO 130.1}

他将与仇敌有冲突,但总应因想起一位比仇敌更强的在照管着他而得安慰,而且他无需害怕。凭信依赖上帝已乐于赐下的证据,他就会光荣地在上帝里夸胜。”( 1T 617, 618){2BIO 130.2}

有两件重要的事引起她注意: {2BIO 130.3}

我看到主正在赐给我们一种经验,这种经验对我们将来参加祂的工作具有最高的价值。……I

我看到上帝正在装备我丈夫去从事严肃神圣的改良工作,就是祂计划要在祂子民中进行的工作。重要的是,传道人应该就节制的生活给出指示。他们应该说明饮食、工作、休息和着装与维持健康的关系。凡相信末世真理的人都要在这事上有所作为。(1T 618){2BIO 130.4}

但积极的信心是雅各所需要的。如果他没有尽到自己的职责,完全康复的希望就很小了。她写道: {2BIO 130.5}

我蒙指示:我丈夫的情形在某些方面与那些等候安舒之人的情形相似。他若是等着上帝的能力临到他的身体,好使他在做出与信心相称的努力之前就觉得自己得了痊愈,说,当主医治我时,我就会相信并且做这事或那事,他就会继续等下去而不会实现任何改变,因为上帝的应许只实现在那些相信然后依照信心而行的人身上。{2BIO 130.6}

我看到他必须相信上帝的话,祂的应许是他可以去支取的,祂的应许也决不会落空。他应该凭信心走出来,依赖上帝已乐于赐下的证据,尽可能地行到成为一个健康人的地步。天使说:“上帝必支持他。他的信心必须因着行为得以成全,因为只有信心就是死的。信心必须由行为支持。活泼的信心总是藉着行为表现出来的。” (1T 619) {2BIO 130.7}

她蒙警告她的丈夫会有什么反应,以及一些未来的问题,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她经历了那些她受到警告的事情:{2BIO 131.1}

我看到我丈夫会畏避作出与他的信心相称的努力。对他自己病情的担心和忧虑使他胆怯了。他看外表,看身体不舒服的感觉。天使说:“感觉并不是信心。信心是单纯接受上帝的话。” {2BIO 131.2}

我看到我丈夫必须本着上帝名和力量抵抗疾病,并且藉他自己的意志力超越他自怜的感觉。他必须奉以色列上帝的名和力量,坚持维护他的自由。他必须尽可能地停止思想和谈论自己。他应当高兴快乐。(1T 620)I{2BIO 131.3}

只有在充分理解了怀愛倫在圣诞节的景象中所看見的,才能对她在1866年和1867年照顾她丈夫的过程有一个公正的理解。 {2BIO 131.4}

这些都是12月26日在罗切斯特写出来交给怀雅各阅读的。 ( 1T 613) 在这种力量下,他鼓起勇气继续他的旅程,尽他所能去前往巴特尔克里克。新年的第一天,是他们启程的日子。安德魯斯提出,他送他们去巴特尔克里克;但爱伦回答说,她希望他们自己走,相信上帝会支持他们。一些朋友陪伴他们到火车站,给他们送行。怀爱伦写道: {2BIO 131.5}

我们感到上帝的天使在我们周围。我们舒适安全地到尼亚加拉瀑布换了卧铺车厢。……我感到责任很重,不能多睡。这句话“温柔的天使在我周围滑翔,荣耀的盼望在我周围徜徉” 夜间多时在我心里萦绕。我的丈夫早上起来觉得比平时都好。他很愉快,很有勇气。(RH 1866.2.27){2BIO 131.6}

到巴特尔克里克已经很晚了,朋友们在迎接他们,并把他们护送到家;一个准备得很舒适的家在等候他们。5:00的时候,他们已坐在了餐桌边,教会的妇女为他们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整个晚上,雅各休息得很好;周末参加了教会的礼拜。爱伦写道: {2BIO 132.1}

他虽然虚弱,还是步行去了礼拜堂,讲了约三刻钟。我们还参加了晚上的交流会。主加给了他力量,因为他凭信心走了出来。我们很感激上帝,因为我们又在巴特尔克里克我们亲爱的人们中间了。当我的丈夫第一次患病受苦时,他们感到打击落在他们自己身上了。他们以我们的苦难为他们自己的苦难。他们忠心地站在我们身边。(同上){2BIO 132.2}

每周都有许多信徒聚会,为他的康复祷告。她在2月底的报导中指出: {2BIO 132.3}

我的丈夫在改善。他没有那么多的紧张、焦虑和恐惧了。他也不怎么疼了,但我们还看不到他长肉。他的胃开始有力量了,能更好地消化食物了。他现在正在慢慢地尝试节食——吃些水果。他的胃口很好,很享受他的食物。天气还不利于他多多乘车或步行。我们利用每一个宜人的天气,带他出去在乡间乘车旅行数英里。他有一天乘车八英里去了高兹马可弟兄家,吃了午餐并在当天返回。(同上){2BIO 132.4}

怀爱伦用胜利的话语结束了她的报导: {2BIO 132.5}

我毫无疑惑地相信我的丈夫会完全恢复健康。主是支持我们的,赞美祂的圣名!

尽管撒但设法痛痛地压制我们,但救助之力已加在那比他更有能力的一位身上,奉我们伟大的拯救者耶稣之名,我们必定得胜。(同上){2BIO 132.6}

报导恳求信徒为雅各祷告,并祈求上帝赐給她支持的恩典。 {2BIO 132.7}

在丹斯维尔的讲座和其它劝导中,医生们都强调了那些因过度劳累而衰弱的人作全面身心休息的重要性。提出的理论是病人的大脑应该专注于消遣和娱乐,祈祷场所对于恢复健康几乎没有帮助。在回到巴特尔克里克后的几个月里,怀雅各发现很难用这种观点来代替怀爱伦从异象中所领受的,需加以坚持的正确方法之光。 {2BIO 133.1}

呼吁召开1866年年会

怀雅各并不是唯一一个丧失活动能力的圣工工作人员。大仇敌似乎一心要使教会的工作陷于瘫痪。内战结束时预期的圣工推进没有实现。教会工人中的一些关键人物由于生病而无法继续园地工作。教会领袖在4月10日宣布定于5月16日召开第四届总会大会、5月17日召开密歇根州区会年会和5月18日召开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出版协会代表会议,这些会议的前景都不容乐观。从5月19日安息日到5月21日星期一都有礼拜活动。《评论与通讯》编辑乌利亚·史密斯在日程安排上补充了以下声明: {2BIO 133.2}

本周的《评论与通讯》所預告的会议将于5月16日至21日在巴特尔克里克举行,不是大型的聚会。……巴特尔克里克教会目前的情况不适于举办大型聚会。因此,预计各个会议将主要由代表参加。将为所有出席会议的人提供食宿。(RH 1866.4.10){2BIO 133.3}

接下来的一周,社论版把原因讲得很清楚。在题为“上帝目前与祂子民的关系”的文章中,描述了这种的悲惨的情形: {2BIO 133.4}

在过去的一年里,真理的传播并没有出现特别的上升,相反,真理的传播也只是平平无奇;不但没有增加做事的人,许多工作效率高的人,有的完全崩溃了;有的在某些方面受到折磨,使得他们失去信心,或者影响了他们的工作。在昌盛的时候,我们列举幸事;现在,当我们身处逆境、蒙受耻辱的时候,让我们列举我们的灾难。{2BIO 133.5}

列举了13个点,或病、或死、或其它不幸。社论说: {2BIO 134.1}

所有这些,都是自上次大会以来发生的;所有这一切,预示着什么?要是上帝定意要通过这些事情给我们一些重要的教训,我们就要迅速学习,刻不容缓。(RH 1866.4.17){2BIO 134.2}

由于感觉到要从上帝那里得到直接帮助,总会委员会指定四天的时间进行禁食和祈祷,从五月九日星期三,到安息日结束。会议不组织讨论,教会的谦卑、禁食和祈祷,是这次会议的主要特征。放下各种工作;各个教会的成员每日下午1:00,安息日的上午和下午都要举行集会。以下告诫是关于禁食的: {2BIO 134.3}

在这些祈祷的日子里,我们建议所有人按照但10:3中所讲的,吃节俭简单的饮食;健康状况允许的人,或者自己认为有必要的人,可以或多或少地禁食(同上) 。{2BIO 134.4}

这些时间要用在默想、自省和祷告上。总会委员会发出特别呼吁,敦促说: {2BIO 134.5}

我们要呼求主复兴祂的圣工,不再指责祂的子民,使祂的仆人康复,让信息走向最终的胜利。……我们面临危机,唯有主才能拯救我们,愿我们不停滞不前,並得见祂的救恩。我们相信祂会听我们的呼求,再一次为祂的子民伸出祂的膀臂。(同上){2BIO 134.6}

各个教会的反响热烈。J.N.拉夫伯勒报导巴特尔克里克的情況: {2BIO 135.1}

在为上帝子民的复兴,为上帝的仆人康复祈祷的这些日子里,人们的精神振作;我们所有的人都明显感觉到,上帝在慷慨地赐予我们圣灵时对我们说,“是的,我接受你们,并且会为你们工作。” {2BIO 135.2}

怀弟兄身体状况很差,很少参加我们的会议,然而他表达了对信心祷告的信念。在过去见证了他试炼和重担的上帝子民,觉得有必要把他的情况的作为他们祷告的特别主题。上帝为祂的仆人作工。祂回应祈祷,就大大赐福。我们相信仇敌的势力已经被摧毁。(RH 1866.5.15){2BIO 135.3}

拉夫伯勒报导的最后一句话反映了一种普遍的感受,即撒但试图摧毁怀雅各。怀爱伦的这一观点是坚定的,因为她已经看到了这一事实。(PUR 1912.11.21){2BIO 135.4}

1866年总会会议

5月16日星期三上午,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第四次总会大会开幕。会长怀雅各没有出席,约翰.拜因顿应邀主持会议。作为密歇根区会的会长,拉夫伯勒驻扎在巴特尔克里克,他报导说,这次会议比以往任何一次会议都多完成了三分之一的事工。他补充道: {2BIO 135.5}

在大量的事工中,听不到刺耳的声音。会堂项目(为巴特尔克里克建造新教堂)和保健院(建议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建立并运营一个医疗机构)等,加上年度工人会议,对传道士和委员会给予大量的关心和照顾。我们公布各样的事工、得出结论的时候,确实感受到上帝对我们赞许的微笑。我们坚信上帝仍在带领祂的子民。(RH 1866.7.10){2BIO 135.6}

会议记录只保存了事工会议的情况。提名委员会推荐总会职员:会长:怀雅各;行政秘书:U.史密斯;司库,I. D.范霍恩;还有一个由怀雅各、安德鲁斯和拉夫伯勒组成的执行委员会。决议要求在巴特尔克里克建造一座大小合适的礼拜堂——这是当地的第三座教堂。安德鲁斯受命写一篇文章“阐述关于战争问题的圣经教义”。当然,还有其它事情,尤其是有关健康和得体着装的决议。巴特尔克里克教会对合适的着装作了明确的规定;会议对其作了一些修改后推荐给各教会。 {2BIO 136.1}

健康改良的问题仍然是头等大事。《评论与通讯》就这个问题发表了一些文章,一些坚定的信徒报告说,采纳了健康改良的原则,效果良好,怀爱伦也就这个问题在会议上发言。会议关于这一点的决议如下: {2BIO 136.2}

鉴于健康问题如今在作为我们這班人中间引起了很大的关注,我们现在正在学习的伟大真理是: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乃是预防疾病或从疾病中康复的正确方法。{2BIO 136.3}

兹决定:这次会议要求我们的H. S.莱医生弟兄通过《评论与通讯》发表一系列关于健康改良的文章。我们认为他完全有能力这样做。{2BIO 136.4}

兹决定,我们认可怀姐妹在证言中提出的健康改良,是上帝此时赋予我们义不容辞的工作之一,我们保证按照这些原则生活,并将尽我们最大的努力使他人认识到这些原则的重要性。(RH 1866.5.22){2BIO 136.5}

一年以来,教会在出版的六本《健康(怎样生活)》的小册子里,提出了健康原则的基本概要。各种健康问题著作的精选已经发表在《评论与通讯》中。在一些非常肯定性的文章里,平信徒报告了他们个人的经历。其中一篇题为《饮食的影响》的文章,是约瑟夫.克拉克写的,他是一个相当富有和有影响力的农民。他在文章中说: {2BIO 136.6}

在最近一期《评论与通讯》中,E.古德温弟兄谈到了关于留意我们饮食重要性的最新证言,他强调了这与得胜的重大关系。对于此我要说阿门。{2BIO 137.1}

大约两年以时间里,我和家人尝试了每天两餐的方法(见附录C),在此期间,我们没有使用任何肉类,我们既不饮茶,不喝咖啡,也不食用任何味道浓烈的食物,只吃了很少的鱼。我们食用谷物、水果和蔬菜。这样做的令我们性情平和、头脑清晰、情绪稳定、精力增强、身体更好地服从于大脑。{2BIO 137.2}

我感到自己仿佛带着新的希望和信念的力量进入了一种新的生活。的确,如果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我很难相信食物的质量和吃饭的间隔会对人的状态好坏产生如此大的影响。(RH 1866.3.27){2BIO 137.3}

在描述自己和家人的经历时,这个经常给《评论与通讯》投稿的人似乎非常激动。他写了自己如何在农场的试验,结果是有力量做更多的工作,更少的疲劳,而且做得更好。他继续说: {2BIO 137.4}

现在,距我们开始实行这个方法已经快两年了,在各种天气里,在收获和收割的漫长日子里,在冬天的短暂日子里,无论是用犁还是用锄头,无论是用斧头还是铁锹,我们都可以在任何时候工作。我发现相比以前一天三顿再加午餐,现在却没有以前那样饿了。我每一顿饭没有吃的更多,即使如此,饥饿时晕厥给我带来的麻烦也没有以前那么多了。{2BIO 137.5}

起初,我对这个方法的良好效果非常满意,以至于我担心这只是出于热情的缘故,随后会有不良反应。但清楚的现实是,从这两年的经验来看,结果仍然比我们头脑中最热烈的梦想所描绘的要好。附近的其他人对这个方法也有同样的看法,我希望他们也能证明这一点。(同上){2BIO 137.6}

他以提到“《评论与通讯》编辑部所发表题为《如何生活》的文章”结束了自己生动的描写,并补充说,“人离不开这种方法,要赶快传播开来。冒昧地说,作为基督徒决不应同茶、咖啡、猪油和烟草沾上关系。” {2BIO 138.1}

很明显,教会已经开始感受到这种新的、令人鼓舞的生活方式所体现原则的高涨情绪。但这仅仅是个开始。  {2BIO 138.2}

约翰.马特森的报导

约翰·马特森是第一次来巴特尔克里克参加年会的,他拜访了怀雅各。他报导说: {2BIO 138.3}

我看见他抱病跪下,就拉着他软弱的手,情不自禁地哭了。他像一棵高大的橡树,经受住了许多寒冬的风暴,但是一场残酷的龙卷风折断了它的四肢,甚至松动了它的树根。(RH 1866.5.29){2BIO 138.4}

仅从马特森的报导中我们就能看到巴特尔克里克接下来几天的景象: {2BIO 138.5}

在接下来的安息日(5月19日),再次指定禁食和祷告。贝約瑟兄弟主持会议。上帝的平安从他的脸上流露出来。热烈而一致的恳求上達施恩的宝座。我们沒有停頓,直到怀弟兄来到我们中间,证明主已经解开了他的手。当他赞美上帝的时候,他的眼中闪现出喜悦和希望,所有的人都和他一起赞美。……第一天下午,他参加了会议,并在会议期间逗留了一段时间。第二天,他参与了传道士会议的讨论。(同上){2BIO 138.6}

第二天,也就是5月22日(星期二)出版的《评论与通訊》刊发了一篇来自怀雅各本人的鼓舞人心的封底短文,首先报导了他的一些痛苦经历,包括瘫痪性中风后的极度紧张,然后是他目前经历的变化: {2BIO 138.7}

在过去的九个月里,如果没有某种形式的人工加热,我们就无法获得睡眠。……在过去的五个月里,我们每天只睡一个小时,而且经常被不愉快的梦所打扰。(RH  1866.5.22){2BIO 138.8}

但他在报告快要結束时写道: {2BIO 139.1}

自从5月19日安息日禁食和祈祷以来,我们已经有两个晚上比前两个星期睡得多了,我们的脚没有使用人工加热就暖和了,这是前九个月以来没有的。(同上)

他在結束时说:“我们因着信得健康之福,这信心我们要用自己的行为表显出来。” {2BIO 139.2}

怀爱伦特呼吁复兴健康改良

那个安息日,标志着怀雅各经历的一个转折点,怀爱伦在北华盛顿街西侧支起的密歇根帐篷里讲了两次话,那里距离出版社大约有半个街区。在早上的礼拜上,她的主要讲健康改良,她的演讲是对教会的挑战。很可能是宣读了她所写的东西。在提到1865年12月25日她在罗切斯特接受的异象时,她说道: {2BIO 139.3}

我蒙指示看到我们守安息日的人忽略了遵行上帝所赐健康改良的亮光。仍有一项大工摆在我们面前。我们作为一班子民太落后了,没有遵行上帝所启示引导我们的天意。{2BIO 139.4}

我蒙指示:健康改良的工作几乎还没有开始。虽然有些人深有感触并且在工作中将自己的信心付诸了行动,但有些人却仍旧漠不关心,在改良上几乎还没有迈出一步。……{2BIO 139.5}

我蒙指示,健康改良乃是第三位天使信息的一部分。它与第三位天使信息紧密相联,就好像人的臂和手与身体的结合一样。我看到我们作为一班子民必须在这项大工上取得进步。传道人和平信徒必须一致行动。上帝的子民没有为第三位天使的大呼声作好准备。他们为自己有一项工作要做,是他们不该留给上帝去为他们做的。……{2BIO 139.6}

为了适于变化升天,上帝的子民必须认识自己。他们必须了解自己的身体结构,好使他们能与诗人一同惊叹:“我要称谢你,因我受造奇妙可畏”(诗139:14)。他们应该始终使食欲服从道德和理智器官。身体应当作心智的仆人;心智不应作身体的仆人。{2BIO 140.1}

我蒙指示看到,若是我们摆正与生命的关系而确保健康,就有一项比我们所想象大得多的工作摆在我们面前。( 1T 485-487,发表于1867年){2BIO 140.2}

呼吁建立保健院

她在继续呼吁健康改良时说:“世上的男女必须得到教导,而传道人和信徒们也当感到自己有责任向别人倡导和深入传扬这道理。我蒙指示,我们应该为受苦的人和想学会如何照顾自己身体的人提供一个家,好使他们预防疾病。( 1T 489)毫无疑问,听众中有人提出质疑:这少量的人和有限的资源,如何能开办一个医疗机构?但在结束演讲之前,她宣布: {2BIO 140.3}

我们的信徒应该有一个自己的机构,由他们自己掌握,为我们中间受病痛折磨的人服务。这些人希望得到健康,恢复精力;这样,他们就能用本来就属于上帝的身心灵来赞美上帝。这样的一个机构,只要管理得好,将会成为我们传播真理的手段;有许多人通过一般的方法,是不能让他们接受我们的观点的。当不信的人求助于一个由守安息日的医生开办的致力于成功治疗疾病的机构时,他们就会直接处在真理的影响之下。……{2BIO 140.4}

当病人的健康在明智的治疗下得到改善,他们开始享受人生时,他们就会对那些帮助他们恢复健康的人有信心。……有些恢复了健康或大大受益的人在离开后会成为媒介,在新的地区介绍我们的信仰并举起真理的旗帜,若不是先为获得健康的目的而逗留在我们的人中间从而消除了心中的偏见,这些地区的人原是不可能接近的。(上面和后面所引用的这段关于健康改良和健康机构必要性的勉言直到后来才全部写出来。据认为她当时写的是她在会议上陈述的精华,J. N.拉夫伯勒说,已经宣读过了)(1T492, 493){2BIO 140.5}

听众中包括密歇根州区会会长J.N.拉夫伯勒,都感到很吃惊!由于教会自然的领袖怀雅各生病了,其他人也无能为力,拉夫伯勒成了负责事务的主要行政人員。他后来报道:{2BIO 141.1}

当向我们的信徒宣读这一证言时,出现了这样一个问题:“在我们财力有限的情况下,我们如何能够获得并管理一个健康机构呢?”“怀雅各弟兄当时的身体很差,不能承担圣工的管理责任;因此,这件事似乎落到了密歇根区会委员会的头上,我当时是该区会会长。{2BIO 141.2}

委员会和巴特克里克的几位领导一起,为这件事进行了协商和祈祷,并说:“我们将为这项事业作出保证,勇敢地执行证言中所说的话,尽管在我们看来这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PUR 1913.1.2){2BIO 141.3}

拉夫伯勒起草了一份捐资报告,首先交给J.P.凯洛格看,他是巴特尔克里克复临信徒中最成功的商人,是J.H.和W.K.凯洛格的父亲。拉夫伯勒对他说:{2BIO 141.4}

凯洛格弟兄,你听了怀姐妹在帐篷里给我们宣读的证言。我们已经有几个人决定为证言“或成或败”中给我们提出的目标投资。我们想把你的名字列在最前面,因为你比我们任何人都有钱。(同上){2BIO 141.5}

凯洛格答复道,“把报告给我。”他用醒目的字体写下,“J.P.凯洛格,500美元。”“给,”他说道,“或成或败。”其他人跟着签名:怀爱伦,500美元;J.M.奥尔德里奇,250美元;怀雅各,100美元;J.N.拉夫伯勒,50美元……等等。委员会遵照能干的律师的忠告,根据参股分发红利的原则,把兴办的机构办成一个商业企业。每股以25美元的价格出售,承诺从收入中给投资者以回报。不久,根据怀爱伦的忠告,做法改变了。在认购股筹集资金的同时,股东有投票权,但投资的利润用于企业再投资。{2BIO 142.1}

新保健院

在提出开办健康机构的几天后,就买下了格拉夫法官的住宅——有九英亩〔三公顷〕地,位于出版社北边,只隔三个很短的街区。增加了一栋两层楼的建筑作为治疗室;并且在治疗室的房顶上装了水箱,从附近的水井中用风车抽水上来。拉夫伯勒是这样报导的: {2BIO 142.2}

1866年9月15日,健康机构正式接诊和收住院病人,有莱医生和拜因顿医生,再加上两名助手,收治了一个病人。……我们的病房可以住十二个病人。一个月后,病房住满了病人;我们不得不增加人手帮忙,还要增加更多的病房。(同上)O{2BIO 142.3}

教会领导人正在涉险进入一个提供独特的机会,但充满危险的新领域。怀爱伦立刻提醒他们要小心: {2BIO 142.4}

健康改良是上帝要使他的子民们得益的特殊工作的一个分支。我认为,在我们中间建立一个健康机构的最大危险,是它的管理人员背离现代真理的精神,远离简朴。简朴应该是基督徒的特点!我得到的一个警告是,决不要在这种机构中降低真理的标准,以照顾不信之人的情绪,想获得他们的赞助。接受不信的人进入保健院的大目标乃是要引领他们接受真理。若是标准降低,他们就会得到印象,认为真理不怎么重要,并且会带着比从前更难接近的心态离开。(1T 560){2BIO 142.5}

《健康改革者》

在1866年5月中旬召开的总会会议上,作出了一个决议,要H.L.莱医生通过《评论与通讯》杂志提供系列文章,主题为健康改良。会后,很快制订出一个计划并得到实施,出版一本健康杂志月刊,由莱医生担任编辑。1866年6月5日的《评论与通讯》登载了这则通知: {2BIO 143.1}

《健康改革者》简介:这是一本每月出版的期刊;用上述名称,十六页,杂志样式,有封面。第一期将于1866年8月1日,由西部健康改良学会在密歇根州巴特尔克里克出版发行。2BIO 143.2}

这本杂志的性质从它的名字就充分地表明了。它的目的是尽可能帮助我们完成一项伟大的工作,来改变当今普遍存在的错误的生活习惯。{2BIO 143.3}

它的目标是,忠实地、积极地教导人们遵守健康规则,使人们能够最大限度地免受疾病和过早死亡的伤害。{2BIO 143.4}

它将提倡用自然疗法,用空气、光、热、运动、食物、睡眠、娱乐等来治疗疾病……价格为每卷12期1.00美元。(RH 1866.6.5){2BIO 143.5}

在八月份出版的第一期的社论中,莱医生重申了《健康改革者》的打算和目标。他补充道“它的撰稿人将会是经验丰富和在智力和道德方面有很高造诣的人。登载的文章将会是精选出来的。”这一点在第一期中得到了证明,其中有医学博士J. H. 金利医生,怀爱伦, J. N. 拉夫伯勒, D. T. 布尔多, J. N. 安德鲁斯, R. F.科特雷尔, J. H. 瓦格纳等人的文章。{2BIO 143.6}

杂志发行后不久,怀爱伦写道: {2BIO 144.1}

《健康改革者》是把亮光照到人身上的媒介,应当成为我国最好的健康期刊,适应平民的需要,解答所有适当的问题,充分说明生命律的首要原则,及如何顺从这些原则并保持健康。(1T 552, 553){2BIO 144.2}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