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怀爱伦全传(第二卷)
第9章 健康——如何保持它,如何失去它

第9章  健康——如何保持它,如何失去它 (1865年)

1864年和1865年对于安息日复临信徒来说,健康问题是仅次于战争和传福音的主题。怀雅各和怀爱伦肩负着领导他们教会的信徒——大约4000名男人和女人——改变生活习惯的责任。1865年开始的时候,他们深入开展这些材料的选择、写作和出版工作。{2BIO 110.1}

六本《如何生活》小册子

1865年1月24日的《评论与通讯》向读者发布广告说: {2BIO 110.2}

题为《健康或如何生活》系列小册子的第一册已经准备就绪。我们希望各地的弟兄们留意这些著作, 对改变生活习惯这个重要问题加以特别的关注,我们认为这是非常有必要的,能帮助人做好准备变化升天。这一系列将包括五本小册子(后来改为六本),每本64页。价格1美元,邮资已付。(RH 1865.1.24){2BIO 110.3}

 第一期的内容描述令人印象深刻: {2BIO 110.4}

第一册包含以下内容:1,《八级阶梯:或圣经的成圣》。……2,《‘我们的家’:或在纽约丹斯维尔三周》,记录了怀弟兄和姐妹对那里的访问过程,以及他们的所见、所闻、所想。3.《肉食》,节选自J. C.杰克逊医生最精彩最有影响的演讲。4,《烹饪》:包含了20页的烹饪食谱,包括发酵和未发酵面包、浓汤和粥、馅饼和布丁、水果和菜蔬,共一百零七种。…… {2BIO 110.5}

第一章是怀姐妹写的《疾病及其原因》,还有一些杂文附在第一期里。(同上){2BIO 111.1}

不久之后,怀雅各宣布,六本小册子将编成一卷,他解释了出版该套小册子的目的:{2BIO 111.2}

我们分册发表这套书的目的是要第一册里就把饮食问题立即摆在我们的信徒面前,无论他们在饮食上作出哪些适于自己的改变,他们在冬季比较空的时间里都会变成最好、最安全。(RH 1865.3.14){2BIO 111.3}

他明白要完成那六本小册子,总共要编写384页,这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完成后,这些书将被装订成一卷,售价1.5美元。 {2BIO 111.4}

怀雅各继续解释道:“健康杂志乃是为世界所做的大事。但其中一本书你就可能得读上好几年,才能了解正确生活必需的所有重要事实。(RH 1865.6.6){2BIO 111.5}

怀爱伦的写作和阅读

正如第6章所提到的,怀爱伦谨慎克制自己,不去阅读有关健康的著作,也不去丹斯维尔杰克逊医生的健康机构,直到她写完一篇31页的关于健康的文章,并发表在1864年8月的《属灵的恩赐》第四卷上。1867年,她更具体地写了这方面内容,提到了她工作时所承受的压力:{2BIO 111.6}

所以我在卷四中编入了异象中有关健康的最基本的要点,打算写出另一份证言,好在其中更自由地讨论已婚生活的苦与乐。出于这个考虑,我便结束了卷四(1864年8月23日),以便将之散布到人们中间。我保留了关于健康的一些重要内容,是我没有力量或时间为卷四预备并在我们(1864年)的东部行程期间写出来的。(《文稿》1867年第7号){2BIO 111.7}

他们一家在8月中旬开始了为期三个月的旅行。他们在丹斯维尔待了三个星期,然后继续履行約定,11月11日“身体健康,精神愉快”地回到家中。(RH 1864.11.22)他们在这次为期11周的旅行中所承受的压力也许可以从怀雅各的文章《再次回家》中推断出来: {2BIO 112.1}

自从我们回到家,我们就一直忙得团团转。健康问题正引起我们信徒的极大关注。所承诺的我们访问纽约州丹斯维尔的报告,会尽快发表。…… {2BIO 112.2}

我们还需要时间就健康问题进行研究,并为我们的信徒办一些讲座。我们手上的工作增加了,打算摆脱一切不必要的负担,以便为了我们的同道在目前和将来都能以最有效的方式工作。(同上){2BIO 112.3}

喘了口气后,他在一篇题为《健康改良》的社论中写道,有必要以“最贫穷的人能够负担得起的价格”出版有关健康问题的刊物。然后,他宣布计划出版关于健康生活的小册子——《如何生活》——怀夫人慨然将为每一冊提供一篇文章。他宣称: {2BIO 112.4}

我们不要求具备医生那样的技能来医治病人,但要以个人的经验,根据上帝的道,从有能力有经验的健康改革者的著作中,并依据人们的实际情况,热切地希望教导他们如何保持生机,健康地生活,节省医疗支出,并更冷静地经受今世的病疾。……我们准备出版六本小册子,每本不少于48页,用纸封皮。(RH 1864.12.13){2BIO 112.5}

小册子完成并出版后,怀雅各写道: {2BIO 112.6}

这些书都是怀夫人精心准备的,她在过去的六个月里几乎完全致力于这些书的编撰。她从最有能力和最好的作家中挑选了与日常生活有关的部分。她还为六本小册子的每一册写了一篇文章,题为《疾病及其原因》。(RH 1865.6.6). {2BIO 113.1}

关于她的六篇文章和所查阅的健康材料与编写《如何生活》小册子的关系,有一些猜测。对这个问题的所有肯定的唯一答案可以在她为两年后《评论与通讯》所写的文章中找到。她说:{2BIO 113.2}

我写完《如何生活》的六篇文章后,又查阅了各种有关健康的著作,惊讶地发现它们与上帝的启示如此接近。为了呈现这种和谐,为了让我的弟兄姐妹们了解那些有才能的作家们所提出的问题,我决定出版《如何生活》,书中我大量摘录了所提到的著作。(RH 1867.10.8) {2BIO 113.3}

怀爱伦就是这样解释了她蒙指示去执行她和雅各当然健康生活教师这一职责的过程。她在异象中领受了基本的原则。在教导如何应用它们的过程中,她借鉴了按理性工作的医生的经验和建议。{2BIO 113.4}

在园地里很受欢迎

J. N.安德鲁斯从缅因州的诺里奇沃克写信谈到他对这些小册子的反应: {2BIO 113.5}

我要为目前以总价1.25美元一套的这些优秀小册子说话。其中所包含的信息比成千上万的金币银币更有价值。 {2BIO 113.6}

人本身乃是最奇妙的机体。他们自以为可以无视造物主所规定作为生命和健康条件的生存法则而不受惩罚。当疾病迟早要来的时候,人由于无知,就把这一切都归咎于上帝的神秘旨意,其实直接的原因乃是他自己生活中的坏习惯。 {2BIO 113.7}

感谢上帝,我们这班人正在改变这种认识。亮光开始照耀我们。我们开始明白,节制不仅是基督徒的美德,而且是健康的真正基础,我们也正在学习节制是什么。(RH 1865.9.12){2BIO 114.1}

然后,他转向了这件事的实际方面,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读者会怎么做?{2BIO 114.2}

但是,我们应该怎样做才能使自己符合这些重要的法则呢?关于这一重要问题,我们能从哪里得到必要的指导呢? {2BIO 114.3}

我很高兴能向您介绍一本篇幅适中、内容无可挑剔的书,里面充满了关于这个有趣话题的最佳信息。《如何生活》的内容正是其标题所指。如果我的建议有足够说服力,我希望我们的每个家庭都有这本书,我要一遍又一遍地阅读,直到家里所有的人,无论长幼,都理解了它明确的常识。这本书的售价人人都能买得起,它将为那些愿意遵守其智慧之言的人带来许多倍的收益。(同上){2BIO 114.4}

在过去的一年里,安德鲁斯花了大量的时间在“我们的家”,了解杰克逊医生和那里其他人的教导。所以他有资格写关于《如何生活》小册子的评价。一些守安息日的复临信徒似乎已经踏上了健康之路,但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完全掌握这门学科的所有重要方面。拉夫伯勒写下了这段经历: {2BIO 114.5}

当时,怀弟兄和我都从健康改良的实施中获得了身体上的好处,但也许在“休息问题”上没有吸取足够的教训,我们俩做了超乎身体负荷的工作。(PUR 1912.11.21){2BIO 114.6}

他们发现,这些变化,尤其是饮食方面的变化,对他们非常有益,使他们增加了体力、激情和幸福感,于是他们马上利用这种高涨的情绪来增强他们的工作能力。{2BIO 114.7}

1865年的年会

1865年总会大会、密歇根州区会会议和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出版协会年会于5月17日至19日星期三、星期四和星期五在巴特尔克里克召开。约翰·拜因顿是总会大会主席。通过了关于最近的战争和总统被暗杀的重要决议: {2BIO 115.1}

鉴于在过去的四年里一场可怕的叛乱震憾了我们的土地,阻碍了第三位天使的信息的传播,{2BIO 115.2}

鉴于这次叛乱突然终止, {2BIO 115.3}

茲决定:我们怀着虔诚的感激之情,感谢上帝的手在这件事上的作为,这如同对于我们祈祷的直接回答。由于我们在重新开辟信息扩展的通道时,肩头的责任不断加重,我们再次庄严地献身于上帝号召我们从事的这项伟大事业。……{2BIO 115.4}

鉴于亚伯拉罕·林肯,这位高尚而正直的国家最高行政长官被暗杀了, {2BIO 115.5}

兹决定:我们对失去这位“作元帅的大丈夫”(撒下3:38),深表悲痛。他被敌人袭击时正在学习如何原谅他们,而且我们认识到这种最恶劣的犯罪暴露了奴隶主叛乱的真正性质。(RH 1865.5.23){2BIO 115.6}

在事工方面,通过了一项决议,建议反对进行宗教辩论。因为辩论在劝人悔改方面的效果不如“传道”。鉴于战争刚刚结束,做出了涉及若干有关问题的决议:{2BIO 115.7}

在为了正义、人道和权利进行投票时,它本身是无可指责的,而且在某些时候可能是非常恰当的。{2BIO 115.8}

我们承认人间的政权是上帝所任命的,以便在这片土地上维持秩序、正义和安宁;并使上帝的子民凡事敬虔诚实,过安静平和的生活。(同上)T{ 2BIO 116.1}

与此同时,“我们被迫拒绝所有参与战争和流血的行为”,总会的执行委员会被要求准备一份声明,“依据圣经教导阐明我们对战争问题的看法”。{2BIO 116.2}

下列决议涉及对已获自由之奴隶的责任:{2BIO 116.3}

现在南方为有色人种的圣工开辟了一块园地,应该根据我们的能力来进入这块园地。 {2BIO 116.4}

除了其他的事务,要求大力支持巴特尔克里克建造一个足够大的礼拜堂来容纳教会的重要会议。{2BIO 116.5}

提名委员会提交了一份报告,推荐来年的领袖人选:会长:怀雅各;行政秘书:乌利亚.史密斯;司库,范·霍恩。他们全部当选,还任命了一个总会委员会,由怀雅各、J. N.安德鲁斯和J. N.拉夫伯勒组成。 (同上){2BIO 116.6}

随着总会大会的结束,一切都趋于正常。怀雅各和怀爱伦在继续他们的写作和其他职责的同时,也履行了一些预约。乌利亚·史密斯在6月6日的社论中描绘了光明的未来。他说: {2BIO 116.7}

在我们中间没有威胁要撕裂身体的纷争。上帝的子民可能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团结在一起,服从使徒的训诫,一心一意,彼此相合。(RH 1865.6.6){2BIO 116.8}

爱荷华州的背叛

史密斯和密歇根的其他人都不知道爱荷华州正在酝酿的问题发展成教会内部的叛乱。【为了历史准确性,以下两句已被更新(2018年)】。6月,拉夫伯勒在威斯康星州会见了怀雅各和怀爱伦夫妇之后,他们听说在爱荷华州的马里恩形势危急。在派洛特-加龙省格罗夫举行的会议上,经过最认真的努力,骚乱似乎平息了,犯错的人认了罪,并被接纳,来访的工人们就继续上路了。但是,雅各却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怀爱伦写道: {2BIO 116.9}

我们在爱荷华州的过度操劳严重损耗了我丈夫的体力。他在对付这次叛乱时的操劳具有激起他的热心的性质,使他过劳到若是谨慎明智地为他的健康考虑原不会允许他走到的地步。(RH 1866.2.20){2BIO 117.1}

雅各和爱伦本来希望从爱荷华州回来有短暂的休息,但他们要去对付批评和谎言,把他们的休息时间给搅了。然后,他们要穿过爱荷华州到密歇根州的孟菲斯教会去赴约,地点正在底特律的北边。由于建礼拜堂留下了债务,教会成员失去了信心。他们要见雅各。怀爱伦描述了旅程: {2BIO 117.2}

去孟菲斯赴约的时间到了,我们的身体和精神都需要休息。我们持续的过度疲劳已达数月之久。……然而我们打起精神,半夜起来,步行约一英里到车站,登上了去底特律的火车。……在孟斐斯的聚会是很累人的。我丈夫在这里的工作量足够让两个体力很好的人去做。他的生命活力已经极度消沉了,但他对上帝圣工的热心却敦促他自作主张地因过劳而耗尽余剩的一点儿力量。 {2BIO 117.3}

我们的聚会在星期日晚上11点钟以后才结束。我们午夜后回去休息,黎明就起来搭驿车去乘火车。火车晚点,我们直到过了午夜才到家。我的丈夫只睡了一会儿,第二天也不肯休息。他认为他的业务需要他在出版社。晚上发现他精疲力尽了。他的睡眠断断续续,无法恢复精神,可是我们早上5点钟就起来在早餐前照常去散步。(同上){2BIO 117.4}

中风瘫痪

8月16日,星期三,当他们清晨散步的时候,在伦特弟兄家停下来喝牛奶,然后走进玉米地。雅各很欣赏长得满满的穗,摘下一个开始剥皮。爱伦站在他的身边,听到一声奇怪的声音。她一看,她丈夫满脸通红;后来,她看到他的右臂无法控制地垂了下来。他想把手臂抬起来,但抬不起。他摇摇晃晃,但没有倒下去;他不能讲话。爱伦扶着他走到伦特的家里。雅各含糊不清地说着“祈祷”,并且重复了几次。爱伦后来写道: {2BIO 118.1}

我们跪下来对上帝哭喊着,上帝在我们有难的时候总是及时给我们以帮助。他很快说出赞美和感谢上帝,他能够控制他的手臂了。他的手恢复了部分功能,但没有全部恢复。(同上){2BIO 118.2}

马上请了医生过来,但他们没有提供什么帮助;既没有做什么,也没有说什么鼓励的话。{2BIO 118.3}

两天后,在8月18日,星期五,怀雅各躺在一张睡椅上被抬回了他自己的家。在下一个星期二出版的《评论与通讯》上登载了一则启事: {2BIO 118.4}

我们不得不宣布,本周怀弟兄突然患病,非常危险,各地弟兄姐妹听到这个消息一定很难过。14日星期一晚上,他从孟菲斯回来。…… {2BIO 118.5}

星期三早晨,他起身和怀姐妹一起去散步,这是他惯常的早晨散步。他们穿过一个弟兄的花园,他正要掰开一个麦穗,突然一阵眩晕,他的右臂无力地垂在身边,显然,他受到了部分中风麻痹的打击。…… {2BIO 118.6}

他现在可以移动瘫痪之手的手指,并在一定程度上使用这只手;他的心思自由了,说话的能力又恢复了。虽然他这次中风打击很大,但我们认为,在上帝的祝福下,他现在大有康复的希望。(RH 1865.8.22){2BIO 118.7}

在丹斯维尔求医

在五个星期里,雅各得到了爱伦无微不至的照顾。照顾他的还有乌利亚.史密斯夫妇、乔治.亚马登夫妇和M.J.康奈尔夫妇(RH 1865.11.7)。在纽约州丹斯维尔“我们的家”呆过几个星期之后,怀爱伦在过去的一年里深信水的价值,它是上帝认可的治疗方法。她对于有毒的药没有信心,转向“水疗法”。但在当时,她精疲力竭,无力承担给他做“水疗法”。在巴特尔克里克没有人敢冒这个险,用名不见经传的“水疗法”来给雅各做治疗。这使她想到,把他送到丹斯维尔去。H.S.莱医生现在在巴特尔克里克,把他请来了,帮助他们作出决定。雅各应该和他一起去“我们的希尔塞德之家”。从代理编辑刊发在《评论与通讯》的启事中可以看出,同莱医生去丹斯维尔的还不只怀雅各一人: {2BIO 119.1}

一个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病护小組由以下人员组成:怀雅各长老和他的妻子,J.N.拉夫伯勒长老,M.F.玛克森姐妹和《复临评论》编辑〔乌利亚·史密斯〕。于14日星期四从这里出发,寻求休息和健康。{2BIO 119.2}

由最近请来的H.S.莱医生陪伴他们,去莱医生所在的纽约州丹斯维尔。……我们也希望这些过度操劳,负担过重的上帝的仆人,在遵循基督非常重要的命令“歇一歇”(可6:31)的时候,能分享我们忠诚的祈祷;他们过去完全忽视了基督的这一命令。(RH 1865.9.19){2BIO 119.3}

他们安息日在纽约州的罗彻斯特停留,在接下来的一周這行人继续向南行了40英里到达丹斯维尔。据报道,怀雅各在这段旅程中表现得“非常好”。(RH 1865.9.26)。当然,他们都认识罗塞夫杰克逊医生。与他们同行的乌利亚·史密斯描述了他们的到来和所受的接待: {2BIO 119.4}

怀爱伦夫妇受到了“我们的家”主治大夫杰克逊医师的热烈的欢迎。星期四,也就是我们到达的第二天,医生给小组的成员都作了一次体检。说明了我们身体健康和体力的现状和未来的前景。{2BIO 120.1}

杰克逊医生对于雅各的诊断是:他很幸运,他是在很辛劳的时候停下来了;要是他在相同压力的情况下呆的时间再稍长,他就会垮掉,就会完全变成一个废人;要是那样,就没法治疗。{2BIO 120.2}

事实上,在适当的卫生条件下,他完全可以恢复,重新恢复到比过去更健康、更加精力充沛的状态。但今后一定要避免,不要再次中风,恢复的时间也会相当长,可能要六到八个月。(RH 1865.10.3){2BIO 120.3}

乌利亚·史密斯认为,无论从理论角度还是实践角度,没有比丹斯维尔的机构更好的地方了。他告诉《评论与通讯》的读者,只要丈夫还在那里,怀爱伦就会一直和他在一起。在医疗机构附近找到了一座小屋被发现,怀雅各夫妇就住在楼上,治疗开始了。他们每天都在户外散步。史密斯和拉夫伯勒继续休息和治疗。 {2BIO 120.4}

当怀雅各夫妇去丹斯维尔寻求医疗帮助时,信徒中有一些人认为,他们已经放弃了上帝会在祷告后使怀雅各恢复健康的信念。“不是这样的,”怀爱伦写道: {2BIO 120.5}

我们并不想轻视上帝已使我们力所能及的恢复健康的方法,同时我们也感到上帝是超乎一切的,祂既提供了水疗法,就希望我们使用这种疗法来帮助受虐待的自然机能恢复其被耗尽的精力。我们相信上帝会赐福我们正在健康方面做出的努力。我们并不怀疑上帝能行奇事,在片刻之间就使我丈夫恢复健康和活力。然而要是祂这么做,我们岂不是就会有再次犯罪的危险——通过长时间不节制的操劳来滥用我们的力量,给自己带来更糟糕的状况吗?(RH 1866.2.20) {2BIO 120.6}

她以哲学的眼光看待这一情况,注意到有关因果关系的某些原则: {2BIO 121.1}

我们若是违背生命律,就必受到惩罚。苦难或多或少都必随着每一次违犯自然律而来。然而当我们悔改自己的过犯,并且认真地开始改革的工作时;当我们尽我们所能地挽回自己的错误,通过置身于尽可能最佳的条件中来重新获得我们在自己的热心中所丧失的力量时;我们就是恰好处在可以运用对上帝的信心并求祂为我们做我们自己做不了的事情的境地。{2BIO 121.2}

我们可以倚赖上帝的应许,相信祂的能力会修复哪怕自然机能已经损坏了的身体机构,我们会被安置在能够更聪明地再次在上帝的圣工中操劳的地方,明智地保持上帝赐给我们的力量而不是藉着过劳来削弱它。(同上){2BIO 121.3}

娱乐和消遣

虽然怀雅各和怀爱伦非常欣赏“我们的家”的治疗方法,但他们不喜欢那些用来让病人的思想摆脱他们身体痛苦的手段——跳舞、打牌和看戏。他们缺席了杰克逊博士上午的大部分讲座,首先是因为房间过热,但主要是因为医生的理论所引起的思想斗争。怀爱伦写道: {2BIO 121.4}

当杰克逊医生详述健康问题时,我们太感兴趣,以致对我们疲倦的头脑没有益处,因为我们的思想会启程,将杰克逊医生的哲理与我们已经从更高的无误权威那里领受的我们头脑中的既定事实相比较。……{2BIO 121.5}

此外,当杰克逊医生和其他医生进而设法支持一些从我们的宗教立场无法接受的理念,尤其是关于娱乐和消遣……等活动的时候,我们看不出他的宗教教导与《新约》中记载的基督的教导有什么和谐之处。(同上){2BIO 121.6}

有一天,怀爱伦在浴室接受治疗时,有人请她和其他人为即将到来的一场舞会拉小提琴的人付钱。当她写到这件事时,她引用了她的部分回应: {2BIO 122.1}

我跟随耶稣的脚踪。……这种舞蹈被认为是保持病人精神的必要条件,但是你没有注意到,那些跳舞的人,在之后的一两天里会无精打采,有些人甚至不能从床上起来吗?……{2BIO 122.2}

这里有一种观点认为我们的宗教信仰过于强烈,所有我们成为病人。我不愿承认,也不能承认这一点。你见过我沮丧、沮丧、抱怨吗?我有一种信仰,禁止这样做。……对基督徒品格和基督教侍奉真正理想的误解,导致了这样的结论。正是因为缺乏真正的宗教,才会产生忧郁、沮丧和悲伤。虔诚的基督徒总是寻求效法耶稣,因为成为基督徒就得像基督那样。……{2BIO 122.3}

半途而废,贪爱世界,喜欢自我,热衷轻浮的娱乐,会使你成为一个胆怯懦弱的仆人。这样的人离开基督很远。真心诚意、心甘情愿地服事耶稣,会产生一个充满阳光的信仰。最亲近基督的人不会忧郁。……我们需要更多的基督,更少的世俗;多一点基督,少一点自私。(《文稿》1867年1号){2BIO 122.4}

过了一段时间,怀爱伦夫妇住到了一楼的一个公寓。有时候他很舒坦,有时候他很难受。当受到极度的神经过敏的搅扰的时候(这种症状伴随着他的疾病),他觉得他丧失了勇气。但舒坦的日子远多于难受的日子。10月23日,莱医生寄给《评论与通讯》一份报导,报导了他所取得的进展: {2BIO 122.5}

从他来这里后,虽然大有起色,在逐渐恢复,但离完全复原还很远。为了使他完全恢复,绝对有必要让他至少用几个月时间来实现这个特殊的目标。为了成功地实现这个目标,他需要休息、简单的饮食、明智的沐浴、适量的户外运动,要有最愉快的居住环境;因此,他的家人应该在这里和他在一起。他还应该有一辆由他掌握的马车,这样,在天气情况好的时候,每天可以乘车出去走走。(RH 1865.10.31){2BIO 122.6}

他写道,怀爱伦在照顾她丈夫时付出了辛勤的劳动。他觉得,她应该有帮手;她自己也要接受几个月的治疗。他希望把现在怀爱伦家庭中处于一个极其重要位置的埃迪莉亚·帕滕——现在已经是范霍恩夫人,送到丹斯维尔来。{2BIO 123.1}

莱医生的建议被认真地采纳,因为每个人都愿意为加快雅各的恢复尽点力。11月7日,埃迪莉亚.范霍恩和孩子们——埃德森和威利,离开巴特尔克里克;第二天,怀爱伦家在丹斯维尔团聚了。马车和马匹也安排好了,这样,雅各就可以增加体力活动。{2BIO 123.2}

怀爱伦全家现在每周的消费达40美元,拉夫伯勒是20美元。教会没有资助患病教牧人员的计划,因此复临同道们慷慨解囊,送到巴特尔克里克来帮助减轻负担。六周后,史密斯和拉夫伯勒完全康复了,但拉夫伯勒还继续留在那里给怀爱伦家帮忙。2BIO 123.3}

早晨、中午、晚上的这些时间,他们聚在一起诚恳地为怀雅各祈祷,但他恢复得很慢。怀爱伦的记录是这样解释的: {2BIO 123.4}

我丈夫很少能得到休息,或者晚上睡一个好觉。他患有严重的神经过敏。我不能够在他的房间做针线活或者编织,谈话也很少,因为他容易激动不安;他的大脑混乱到不能忍受。他需要持续地照顾,上帝根据我的需要给了我力量。……{2BIO 123.5}

许多个晚上,当我的丈夫由于疼痛不能休息或者入睡,我在深夜起床,跪在上帝面前虔诚地祈祷,请求祂承认我们是祂所爱的、所照顾的人——我的丈夫会认识到他的圣灵的抚慰的影响,能休息入眠。……我有证据证明,上帝听了我们的祈祷。我丈夫很快就安静入睡了。(RH1866.2.27){2BIO 123.6}

随着十二月的到来,全家人都知道,他们不得不在狭窄的住处忍耐上一个冬天了。雅各的恢复很缓慢,有时他灰心丧气,他想他会活不下去了。关于他这种无益的转台,怀爱伦写道: {2BIO 124.1}

我感到事态严重。我片刻也不相信我丈夫会死。但是要怎样使他生出信心能有这样的感受并且说:“我不会死,而会活着宣扬主的作为”呢?那天晚上是我在他生病期间经历的最痛苦的一夜。我没有睡觉,而是在心里思考着我们未来的道路。此前我并没有想到过离开丹斯维尔。我看到曾支持着我丈夫的勇气、盼望和轻快的精神在衰退。{2BIO 124.2}

在他生病期间,我一直得到显著的扶持才受得了焦虑和对他的照料。他很体谅我的健康和体力。但他的病情需要不断的关照。我知道在丹斯维尔没有一个人能取代我的位置……我认为这不是一个任务,而是我的一个特权。我几乎一辈子都是一个病人,他在我受苦时温柔地耐心地同情、守护、照顾了我,而今轮到我来稍微报答一下我所得到的仁慈关照了。(同上){2BIO 124.3}

怀爱伦知道她不能像在丹斯维尔那样在整个冬天实行她的计划了。她认为他们应该回到巴特尔克里克。{2BIO 124.4}

我想到我们在巴特尔克里克又大又方便的房子,房间又高又通风,便问自己这个问题:要是我们在自己家里,岂不是会在健康方面取得更为迅速的进展吗?我想到了我们炉子上的大热水池,随时可以使用,还有我们巨大的软水池,地窖里的过滤器,我们各种各样的浴盆,和装有火炉的浴室。{2BIO 124.5}

但比较而言,所以这些便利的条件在我心中都没有多少分量,因为我渴望趁着我还能做到的时候让我丈夫回到他受过考验的弟兄们中间,以便他们发现他仍在岗,他们认识他,曾因他的操劳而受益,了解他辛劳从事上帝工作的恒心和热心。他的忠心弟兄们能用祈祷和信心同情他、帮助他。(同上){2BIO 125.1}

但是,她不相信她独自做出的判断是对的。她祈祷上帝给她指引,不让她走错一步。在祈祷的时候,她深信必须把雅各带回到他能去的弟兄当中。她与莱医生交谈。他告诉她,不能把雅各带回家去,因为他经受不住旅途的劳顿。随后,她与杰克逊医生交谈。他认为,完全可以试试,采用轻松的行程。她从拉夫伯勒那里寻求劝勉,他首先对于这种突然的举动感到非常惊讶,但看到有一定的道理。雅各无意中听到她们的对话,满怀热情地希望马上就动身。当天晚上,他们就收拾行李,九点钟之前就收拾好了。{2BIO 125.2}

第二天早上的毛毛雨并没有阻止他们。他们匆匆忙忙吃过早饭,就动身去七英里外韦兰的车站,搭上了去罗切斯特的火车。在那里,他们和布拉德利·拉姆森一家住在一起,后者住在离城市三英里的地方。(JNL, PUR 1912.11.21)那天是12月6日,星期三。{2BIO 125.3}

但是怀爱伦不能不怀着感激之情和感激之词离开丹斯维尔。她写道:{2BIO 125.4}

我将永远心怀感激地纪念“我们的家”的医生和医护人员对我们的仁慈关注和尊重。浴室的服务员和餐厅的侍者都尽量满足了我们的需要。他们似乎都渴望尽力使我们与他们待在一起的时光幸福快乐。(RH 1866.2.20){2BIO 125.5}

不久,雅各提议派人到缅因州去请J. N.安德鲁斯长老、到奥尔科特去请林赛夫妇并到罗斯福去请那些对上帝有信心、感到有责任来为他祷告的人。这些朋友应邀而来。{2BIO 125.6}

我们十天之久有特别而恳切的祷告时辰。大家在这些祷告时辰都大大蒙福。他们不仅感到有负担为我的丈夫祷告,而且有负担为自己祷告。……我从未在祷告中享受过更大的自由。我们确信我们的请求得到了垂听。……. 我丈夫在斗胆相信上帝并倚靠祂的拯救之能时常常特别蒙福。……那似乎是与黑暗权势的一场斗争。有时我丈夫战兢的信心会握住上帝的应许,于是就会享有美好而宝贵的胜利。然后他的思想似乎又沮丧了,太软弱以致不能守住他曾取得的胜利。……我感到确信,我们必要从苦难的熔炉中出来,被炼净。(RH 1866.2.27){2BIO 126.1}

12月25日的重要异象

每天早晨,这些人在罗切斯特安德魯斯的家里聚会;下午,他们到兰姆逊家里去,在那里,他们和雅各一起祈祷。这成为他们每日的常规,一直延续到12月25日。怀爱伦描述了那天发生的事: {2BIO 126.2}

圣诞节傍晚,我们正在上帝面前自卑并且恳求拯救的时候,天上的亮光似乎照耀在我们身上,我便被笼罩在上帝荣耀的异象中。我似乎被迅速带离地球到了天上,那里尽是健康、美丽和荣耀。音乐的旋律落入我耳,音调优雅、完美、迷人。…… {2BIO 126.3}

于是我便蒙召注意世上发生的事,我不打算在这里讲,以后某个时间可能会讲。我看到我丈夫的病情是有希望的,详情将在以后介绍。(同上){2BIO 126.4}

在叙述这段经历许多年后,拉夫伯勒说道: {2BIO 126.5}

她向我们提到这次异象时,说:“撒但的目的是要毁灭我的丈夫,把他带到坟墓。通过这些虔诚的祷告,他的魔力被摧毁了。 {2BIO 127.1}

“我看到,撒但非常愤怒,竟然有这么多人,连续三个星期为上帝的这位仆人虔诚地祷告。现在,撒但打算对雅各发起猛烈攻击。我被告知,对你们说,‘靠近上帝而生活,以随时预防不测。’”(PUR 1912.11.21){2BIO 127.2}

怀爱伦在异象后不久,就报导了这件事;这对雅各是一种鼓励! “然后我丈夫提议我们在下周一,就是新年(1866年1月1日)的傍晚回到巴特尔克里克。……我感到有证据表明主会在我们的旅程中与我们同行,把我们再次安全地带回家。”(RH 1866.2.27){2BIO 127.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