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怀爱伦全传(第二卷)
第8章 战争及其意外结束

第8章  战争及其意外结束 (1864-1865年)

1864年代中期,与战争相关的问题加剧。根据国会于1863年3月3日通过的法律草案,规定那些在良心上反对携带武器的人,可以“在医院服兵役,或照顾被解放的奴隶”,或者付300美元,就可以免除兵役。(《安息日复临信徒对使用武器的看法》第3,4页)由于有这些宽松的条款,安息日复临信徒如果被征兵,一般只要付300美元就可以免除服兵役。按照上帝通过怀爱伦所给的劝勉,采用这种办法看起来解决了许多服兵役后产生的连带问题。但是,1864年7月4日,这条法律修改了;付300美元免服兵役的规定废了,修改后的规定似乎只想到贵格会会员。修正案说:{2BIO 99.1}

“此法案中任何概念不得修改,也不得以任何形式影响涉及到从良心上反对持枪的法律条款”。(RH 1864.7.4){2BIO 99.2}

这意味着300美元交换条件只用于被正式认可的文职人员。对于这一点,安息日复临信徒虽然持有坚定的信仰,但并未在公开场合声明过这个事实;而且他们的地位也没有得到正式承认。于是,教会不得不赶快行动,以求得到正式的非战斗员身份。教会领袖通过适宜的渠道,立即采取了行动,以达到这个目的。第一步,是要得到密歇根州长奥斯汀·布莱尔的认可。因此,1864年8月3日,总会委员会的三个成员向他递交了一份文书: {2BIO 99.3}

我们三个在后面签名的人是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总会执行委员会的成员,谦恭地提请您考虑下列陈述: {2BIO 100.1}

自称为安息日复临信徒的基督教宗派,以圣经作为他们信仰和行为的准则;他们一致的观点是圣经的教训,与战争的精神与行为相反;因此,他们一贯从良心上反对持枪。如果我们这班人认为圣经中有哪一部分比其他部分更能作为我们的信条的话,那就是十诫的律法,我们视它为最高的律法,我们按最明显的字面意义来理解每一条诫命。{2BIO 100.2}

第四条诫命要求在一周的第七天停止劳动,第六条诫命禁止杀人,在我们看来,这两条诫命在服兵役时都不能遵守。我们的做法一贯是与这些原则一致的。因此,我们的信徒不能随便应征入伍。……{2BIO 100.3}

我们再进一步提出,安息日复临信徒严厉反对奴隶制,忠于政府,并且认同政府反对叛乱。{2BIO 100.4}

但由于我们作为一个特别的人群,存在的时间还不长,我们的组织只是现在才完善,我们的观点还没有广泛为人所知。法律的改变,使我们很有必要对于这件事有更公开的立场。有鉴于此,我们现在向阁下提出基督复临安息日教友们的观点。作为一个团体,涉及到当兵,相信您会毫不犹豫批准我们的要求,把我们作为一个特殊人群,归入到国会认可的从良心上反对当兵的人的行列,并且有资格从上述法律中得益。约翰·拜因顿, J.N.拉夫伯勒,乔治W.阿马登,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总会执行委员会,1864年8月2日,于巴特尔克里克。{2BIO 100.5}

这份文书和介绍信,以及巴特尔克里克市长和有影响的市民签名的褒奖信一起递交给州长。{2BIO 101.1}

布莱尔州长的回复

代表团带回了州长的答复,简明扼要,但足以解决问题: {2BIO 101.2}

上面声明,关于安息复临信徒的准则和行为是正确的,我对此很满意。他们有资格享有所有受法律保护的从良心上反对持枪或打仗人的豁免权。I{2BIO 101.3}

奥斯汀·布莱尔

密歇根州州长

日期:1864年8月3日

下一步是要在华盛顿行动。为了完成这个重要使命,J.N.安德魯斯怀揣特定的文书,被指派为教会的使者。怀雅各在1864年9月6日的《评论与通讯》中报导: {2BIO 101.4}

J.N.安德魯斯弟兄于(8月29日)星期一离开前往华盛顿,本市最高军事当局在文书上签署了很好的意见。他会尽快通过《评论与通讯》作报导,希望这对那些在和平之君旗下服役的信徒也是有利的。{2BIO 101.5}

两周后的9月1日,《评论与通讯》登载了安德魯斯在首都华盛顿的报导。{2BIO 101.6}

怀弟兄:遵照总会委员会的指示,我访问了宪兵司令。……他……说,征兵法的豁免条款并不仅仅针对贵格会教徒,还适用于持有非战斗观点的任何宗教团体。他已根据豁免条款的这条解释,向所有副手发出了命令。{2BIO 101.7}

1864年9月18日。

安德鲁斯提到复临应征士兵要遵守的一些细节后,他充满希望地在这份报告的最后说:我认为这个方案明确、简单,能解决我们所有弟兄们的问题,有助于他们遵守免责条款的规定。”(同上){2BIO 101.8}

安德鲁斯从华盛顿带回了一份重要的信件: {2BIO 102.1}

.恭敬地回复J. N.安德鲁斯牧师:应征入伍的宗教团体成员, ,对征兵委员会证实自己从良心上反对持枪,而他们的信仰原则和教义也禁止他们这样做的,那么他们将被安排到合适的岗位,分配给医院, 或照顾被解放的奴隶,或支付300美元交给军事部长指定的人以免除兵役。 {2BIO 102.2}

按宪兵司令的命令,麦克默特里上校上尉和A.A.A.G。(同上){2BIO 102.3}

现在完全被视为非战斗人员

现在,安息日复临信徒被联邦政府承认为非战斗人员。要确定地方上的情况如何发展,还需要一些时间。与此同时,教会领袖们忙着准备文件,让应征入伍的人可以用来证明其有资格成为非战斗人员。这些文件汇集成两本小册子,其中一本有二十七页,题目是《安息日复临信徒关于战争罪恶观点的文摘汇编,附在宣誓书中》。另一本是十九页的小册子,题目是《安息日复临信徒对携带武器的看法,提交给几个州的州长和宪兵司令》。这两本小册子都是在1865年初出版的。 {2BIO 102.4}

有了这些文件,被征召入伍的人仍然可以选择支付300美元的免除兵役,或者在得到承认和顾及他良心的情况下参军。后来《评论与通讯》中的两份报告表明,在地方上很难使安息日复临信徒的要求得到承认。1865年4月,当法案开始施行时,战争突然结束了。 {2BIO 102.5}

安息日复临信徒响应总会委员会的呼吁,把8月27日安息日,作为禁食和祈祷日。大家关心的三个问题刊登在《评论与通讯》的一篇题为《耶和华啊,求袮顾惜袮的百姓》的短文中: {2BIO 103.1}

1.当前的战争,对于第三位天使信息的传播将产生很大的阻碍。 {2BIO 103.2}

2.美国奴隶的情况。{2BIO 103.3}

3.上帝将指引祂的子民理智而谦恭地对待征兵,并且对有关他们的福祉和祂荣耀的迫在眉睫的大事施加影响。(RH 1864.8.9){2BIO 103.4}

10月20日,美国总统亚伯拉罕.林肯宣布:“十一月的倒数第二个星期四为感恩节,和向全能的上帝、仁慈的造物主和宇宙的统治者祈祷的日子。”这是谦卑地向上帝请求“整个大陆和平、团结、和谐”的一天。(RH 1864.11.8){2BIO 103.5}

1865年1月24日,《评论与通讯》发表了一篇署名为《征兵新呼吁》的来稿。信的开头是这样写的: “美国总统又发布一道命令,征召300,000志愿者当兵补充兵源。”作者指出补充的兵源大多需要通过征兵完成,这中间就会征到一些复临信徒。怀雅各无奈地评论道: {2BIO 103.6}

如果这场战争持续下去,上帝只知道将如何对待双方的非战斗人员。除非上天介入,否则,他们就不会总是得到现在所享有的那种尊重和恩待。”(RH 1865.1.24){2BIO 103.7}

恳求上帝制止战争的呼吁

接下来一个星期,怀雅各向《评论与通讯》的读者致词。在对“政府免除非战斗人员携带杀伤性武器的规定”表示谢意后,他向复临信徒同道们提议: {2BIO 103.8}

让我们祈祷和感恩当局。希望制定合适条款,在安息日和其它公共礼拜时间,进行公共祈祷,以及家庭和个人祈祷。此外,我们建议在现在可怕的战争期间,把每月的第二个安息日作为禁食和祈祷日, 以及非战斗人员与政府维持的特殊关系,使他们仍能享有良心自由,过着虔诚诚实的宁静平和的生活。(RH 1865.1.31){2BIO 103.9}

“总会委员会赞同他所采取的立场,“对怀弟兄提出的建議表示赞同”,并建议“我们所有的弟兄,执行上述文章的提议,将2月11日安息日作为禁食和祷告的日子。”(同上)。{2BIO 104.1}

到1865年2月中旬,委员会很清楚,如果战争不很快结束,如果每五到六个月就要更多的人去当兵,“我们将不可避免地会损失钱财,或者减少我们的人员,失去将信奉真理的人,减少人们对我们的注意。”(RH 1865.2.21){2BIO 104.2}

事情似乎很明白,我们已经处于这样一个境地!如果战争继续,我们就必须停止。我们再说一遍,战争必须停止!否则,我们传播真理的工作就必须停止!何去何从?(同上) {2BIO 104.3}

我们信靠上帝,深信祷告的功效和祂预言的启示,相信上帝圣工必不被拦阻。真正的基督徒是世上的光,是世上的盐。所多玛若发现有十个义人,就可以得救。在这末世,上帝圣工决不能停止,也决不会停止。(同上){2BIO 104.4}

然后有一个很不寻常的呼吁: {2BIO 104.5}

我们还有一个最后的诚挚的请求,我们教会所有的人以及分散的弟兄们,从三月一日星期三开始,直到接下来的安息日为止的四天里,我们就这件事恳切不断地进行祷告。放下手中的事务,各个教会在每天下午一点聚会一次,安息日两次,在上帝面前倾诉他们的祈愿。

这些聚会不应受到任何讨论的影响,应以谦卑、忏悔的态度,为亮光和真理祷告,致力于在上帝的事上获得个人的新体验。{2BIO 105.1}

在这些祈祷的日子里,我们建议大家食用非常有节制和简单的饮食。……. 《评论与通讯》出版社将停止工作。接下来一周将不出刊。……{2BIO 105.2}

我们期望所有心中关切此信息的人都乐意和真诚地参与此事,我们祈愿那些对我们当下和前景尚无感触的人赶快觉醒。(同上){2BIO 105.3}

安息日复临信徒非常热烈地响应。{2BIO 105.4}

林肯总统于1865年3月4日,在他的第二次就职演讲时承认,战争灾难是奴隶制罪恶的结果。他是这样讲的: {2BIO 105.5}

我们深情地期望,热忱地祈祷,这场巨大的战争灾难快过去。然而,要是上帝的意愿要它继续,直到250年,由奴隶无偿劳动堆积的所有财富被偿还;直到皮鞭抽出的每一滴血被利剑刺出的每一滴血来偿还;三千年前说过的话现在还要这样说,上帝的审判完全是对的,是公正的。(RH 1865.3.21){2BIO 105.6}

此时,《评论与通讯》几乎每期都登载关于征兵形势的消息,以及给被征招入伍者的劝勉。3月14日的那一期刊登了乌利亚·史密斯的一篇社论,他指出,身处要职的人以及人的态度发生了显着的变化,这似乎使国家所处的立场,令联邦军队的努力得到了上帝的悦纳。有人问:{2BIO 105.7}

这个国家难道不是站在上帝能以悦纳的立场上,使自己的努力获得成功吗?让以后联邦的胜利和反叛所遭遇的灾难来回答吧。让南方邦联势力的崩溃来回答吧。让萨凡纳、威尔明顿和查尔斯顿的陷落来回答吧。让格兰特在彼得堡和里士满牢牢地箝制着反叛的恶魔,而谢尔曼则以他胜利的步伐穿过佐治亚和南卡罗来纳的心脏,给这个恶魔致命的一击,来回答吧。…… {2BIO 105.8}

未来事态会怎样发展,我们不知道。我们祷告风波平息,停止纷争。……{2BIO 106.1}

同时,我们深信上帝会按祂的方式和时间行事,所以我们坚定地盼望风波迅速平息,真理最后大声宣告,以色列不久就会得到安慰。(RH 1865.3.14){2BIO 106.2}

灾难性的战争突然结束

4月19日,罗伯特E.李将军在弗吉尼亚州阿波马托克斯县投降。战争事实上结束了。向南和向西的一些镇压行动还在继续;但是4月11日,李将军投降的两天后,《评论与通讯》的编辑史密斯认识到,这是上帝对祈祷作出的看得见的回答,他谨慎地谈到了和平的前景: {2BIO 106.3}

里士满的陷落让忠诚的北方欣喜万分,这代表联邦军队的最终胜利,即将彻底消灭叛乱,以及随之而来的和平,没有人比守诫命的上帝子民更有理由欣喜,也没有人能比他们更能理解这种喜乐。 {2BIO 106.4}

他们在期待中看到的,不只是别人看到的立即的效果——屠杀和流血停止了。……他们看到的是预言的实现,是对祈祷的回答,是以色列伟大的牧人走到他的羊群前的光明的象征。我们感谢上帝,我们目睹了他的手指点着我们国家的事务。(RH 1865.4.11){2BIO 106.5}

一周后,史密斯提到对于上帝神圣的手干预国家事务的普遍的赞誉声: {2BIO 106.6}

在举国感恩之时,我们认识到是上帝的作用!这是正确的,是恰当的;因为是他给我们带来胜利。但从手执大权的官员,到最卑微的平民百姓,上帝的作用得到如此广泛的认同,这是从没料到过的。(RH 1865.4.18){2BIO 106.7}

他引用了一些支持证据,其中包括《芝加哥论坛报》,以“荣耀归于上帝”的感言结束了对格兰特胜利的宣告。底特律一位著名的演讲者宣称: {2BIO 107.1}

这是一个大喜的日子,我们应该高兴。我们占领了里士满和彼得斯堡,李将军已经投降了。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是何等的激动,怀着何等的感激之情。……上帝与我们同在,站在我们一边,终于指引我们英勇的军队走向胜利。(同上){2BIO 107.2}

人们普遍认为,是上帝的眷顾,加快了战争结束!四月份的《美国传道士》杂志把《评论与通讯》的读物当成一条有意义的新闻,呼吁人们在欢庆胜利的时候,注意这个强大的宗教元素——把我们伟大的胜利归因于上帝,几乎是普遍公认的。在大陆的每一个地方,在最繁忙的商贸中心,以及在教堂和基督徒家庭的祭坛周围,都同样得到虔诚的认同。幻灯打出的灿烂的字体“上帝的作为,我们亲眼目睹的奇迹,”照耀在华盛顿国会大厦上。华尔街上民众在露天加入到虔诚祈祷的行列,唱着基督徒赞美上帝的歌。这是很罕见的场面,但却是很有代表意义的事实。(RH 1865.6.6){2BIO 107.3}

国会的一条法令指示,美国造币厂造的所有新金属印模上都铭刻上“我们信仰上帝”的座右铭有何意义? {2BIO 107.4}

有利的形势使怀雅各向教会呼吁:{2BIO 107.5}

在镇压反叛时把握动向,在突然执行时甚至超过我们的信仰,是在我们前面打开一张宽敞的门。为了加快战争的结束,数千守安息日者的祈祷上升了两个月;现在得到无误的回答,让它再上升。救主这位伟大的船长将会应允祂的子民。(RH 1865.5.9)

确立复临信徒关于战争的立场

安息日复临信徒刚刚建立教会组织,及至南北开战后,他们被迫在一个非常困难和敏感的环境中探索。他们没有指导可遵循!虽然十条诫命禁止杀生,反对亵渎第七日安息日,神权政治下上帝古时的子民们的历史并没有提供一个范例,但上帝并没有让他的余民们惊慌失措!他们祈祷、研究;当上帝通过祂的使者怀爱伦赐下勉言时,他们就听从了。然而,主并没有在一开始就明确应走的路。上一次怀爱伦笔下的指引信息发表于征兵前的1863年1月。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形势的恶化,教会找到了出路。{2BIO 107.6}

人们可能认为,即便没有上帝的指引,也可以做出决定。但情况并非如此。也许有充分的理由,为使教会在世界各地的运作更能被理解,因为政府的法律结构和政治理念各不相同,故没有藉着怀爱伦的声音和文章发布普遍适用的指示。20年后的一段话,令人确信19世纪60年代早期教会领袖所采取的立场是符合上帝的指引和美意的。这是在另一种逼迫的环境下所采取的,即在征兵的形势下。{2BIO 107.7}

在1886年写给教会领袖的信中,怀爱伦说: {2BIO 107.8}

你询问我们的人要获得按照自己良心的指示敬拜上帝的权利应该采取的做法。这有一段时间成了我心中的一个负担,无论这是否会否认我们的信仰,证明我们没有完全倚靠上帝。但我想到了上帝在过去指示我看到的许多类似性质的事,比如征兵和其它的事。我可以本着敬畏上帝的心说,尽力转移正在施加给我们信徒的压力是对的。(《信函》1886年第55号,2SM 334)

南北战争结束得太快,以致不能检验出政府作出的规定,对于当兵的安息日复临信徒是否有解除兵械之效。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后来的战争中,1864和1865年所采取的步骤,为服役的安息日复临信徒解除对抗性服役,铺平了道路。{2BIO 108.1}

从联邦士兵到总会会长

(主要依据《评论与通讯》1913年6月5日G.A.欧文的讣告。)

我们接下来提说及一位来自俄亥俄州的年轻人——他不是安息日复临信徒——他在战争一开始就被征召到了北方军队,他名叫乔治.A.欧文。他9岁时他的母亲去世,之后被寄托在不同亲戚家,17岁时他应征加入了联邦军队,并服役三年。1864年,他重新入伍,一直服役到战争结束。 {2BIO 109.1}

1863年,他在格兰特将军手下参与了围攻密西西比河畔的维克斯堡。欧文在谢尔曼麾下參加他的第十七次战役,于佐治亚州亚特兰大附近被俘。他被押往安德森维尔的战俘营。战争期间,在令人难以置信的情况下,一万三千名联邦士兵在那里阵亡,但乔治幸存了下来。在安德森维尔,一位战友送给他一本书,是巴克斯特的《圣徒永久的安息》,这使他改变了信仰。 {2BIO 109.2}

欧文被关押了七个月,在战争结束时获释,他开始在俄亥俄州务农。他婚后加入了公理教会,后来又加入了卫理公会。{2BIO 109.3}

在儿子C. W.查尔斯准备上学时,乔治捐出自己农田的一角建立了学校。不久以后,在这座校舍里,他听到并接受了第三位天使的信息。他很快就成为了自己家乡的复临信徒领袖,并担任俄亥俄州区会的司库。后来,有着四年复临信仰背景的欧文被选为俄亥俄州区会会长。 {2BIO 109.4}

他担任了四年的会长。在1901年重新组织总会之后,欧文,接着是A.G.丹尼尔斯加入了总会。在接下来的12年里,欧文在澳大利亚和北美担任了几个重要的领导职位。他的儿子查尔斯,在后来的几年担任总会教育部干事。{2BIO 109.5}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