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怀爱伦全传(第二卷)
第五章 怀爱伦一家避往东部

第五章 怀爱伦一家避往东部(1863年)

当怀爱伦一家于1857年在巴特尔克里克伍德街的一所小房子安家时,北边有森林,西边有草地。预示着这是一个很安静的地方;同时,这里的空气对健康很有益。但很快,密歇根市场协会得到的大片土地几乎紧邻怀家的小屋,并且修建了赛马场。当战争来临,这里成为联军极好的新兵训练场。在这个露天赛马场举行的活动,引起了青少年特别的兴趣。怀威廉后来回忆: {2BIO 59.1}

南边最近的邻居是约拿.刘易斯一家,他们都是虔诚的复临信徒。尽管怀爱伦家和刘易斯一家都是非战斗员,孩子们却对战争非常感兴趣。刘易斯的两个男孩,一个16岁,一个18岁;怀爱伦家的两个大孩子,一个12岁,一个14岁,喜欢唱战歌。好多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坐在篱笆边高唱着“齐步,齐步,齐步,男孩向前进”和“我们来了,先祖亚伯拉罕。”他们的声音很好听。我那时只有七岁,是他们的听众,很羡慕他们;坐在草地上听他们唱歌。{2BIO 59.2}

我的兄弟们跑到老远的地方,找打仗的东西。他们做了漂亮的弓箭,用它来射那些讨厌的鸟。他们口哨吹得好,但是还要一面鼓。于是,买了两个干酪盒子,把上面去掉,然后把两个边连起来,里外都糊上纸。他们搞了一张羊皮,把毛拔掉,做成生皮蒙在上面。鼓做得很成功,四邻都听得到。当那些不参加战斗的邻居们被鼓声激怒时,他们向怀长老抱怨说,让他的孩子们表现出这样好战的精神是不合适的。{2BIO 59.3}

鼓被收起来了,几乎被遗忘在一边,但是有一天,孩子们偶然发现了它,把它拿了出来,正当他们玩得高兴的时候,听到父亲回家了。他们把它扔进柴棚里,急忙跑到厨房。怀长老走了进来。他听到了喧闹声,问是什么原因。他走到柴棚里,孩子们听到斧子劈开鼓的声音。(DF 780a,《回忆先驱的日子》,《巴特尔克里克询问者》,1932年10月30日 {2BIO 60.1}

在文章中,怀威廉还说到一段时间的新情况: {2BIO 60.2}

当士兵们在老露天赛马场操练的时候,……亨利跑去看,孩子般地和他们一起齐步走,跟着横笛的节奏吹口哨。指挥员给吹横笛的人一个停止的信号,士兵们就着鼓点和亨利的口哨声,做一英里的队列行进。{2BIO 60.3}

他要当一名鼓手参战,但他对母亲的热爱和尊重她的意愿,使他放弃了参军的抱负。(同上){2BIO 60.4}

雅各和爱伦在1862年和1863年初看到,亨利和埃德森变得对战争行为越来越入迷;同时,对他们在年初接受洗礼时所喜爱的献身失去兴趣时感到很哀伤。他们觉得,应该立刻带着孩子们离开巴特尔克里克。雅各现在没有了管理责任。在1863年5月的总会会议上,作出了一些决议,要求编出新的预言图表和十诫图表;要雅各在马萨诸塞州波士顿附近,花二、三个月时间编辑并出版这两张图表。因为他是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出版协会会长,他不必老是呆在巴特尔克里克。为什么不能把家搬到东边去住一年?譬如,可以住在缅因州托普瑟姆豪兰家里,那里乘火车到波士顿只要几个小时。{2BIO 60.5}

当他们得知,豪兰欢迎他们住在他宽敞舒适的家里,雅各和怀爱伦决定举家往东。他们可以把埃迪莉亚.帕顿带去。埃迪莉亚.帕顿这位年轻女子和他们住在一起。当他们旅行时,帮助他们照料孩子们。她还开始帮着抄写证言和其它作品。{2BIO 61.1}

除了编这两本图表,怀雅各希望和拉夫伯勒和赫尔一起在东部城市布道。怀爱伦要花一些时间写作《属灵的恩赐》第三卷,这是有关《旧约》的历史。埃迪莉亚可以在孩子们的父母履行艰辛职责的时候,照顾孩子们。{2BIO 61.2}

1863年夏天和秋长时间的东部之旅

雅各现在42岁,爱伦35岁;亨利差不多16岁了,埃德森14岁,威利也快9岁了。埃迪莉亚·帕顿是24岁。他们于8月19日星期三,在巴特尔克里克登上驶往波士顿的火车。在纽约州中途作了两次短暂停留。到了波士顿后,怀雅各开始编辑图表。亨利.尼科尔斯和兰塞姆.洛克伍德带着三个男孩游玩了整个城市。埃迪莉亚·帕顿在她的记录中提到,他们游玩的地方有公园、玻璃工厂、邦克山纪念碑,波罗斯伯克特山和州政府。{2BIO 61.3}

要在托普瑟姆安家,他们受到了豪兰一家的欢迎。亨利特别高兴见到豪兰一家,因为他小时候在这里和他们一起呆了大约五年。斯托克布里奇.豪兰看到亨利对音乐感兴趣,很喜爱音乐,于是买了一台崭新的风琴。“这栋老公寓里十多年前听到过可爱的小亨利学说话时所发出的天真快乐的笑声,现在又听到他一边熟练地弹琴,一边用他那甜美的声音唱歌。”埃迪莉亚·帕滕是这样描述的:她陪伴着怀爱伦一家,在《对其内容的呼吁》前言(第22页)中记录了他们的旅行。在这份报导中,埃迪莉亚有机会讲述怀雅各家父母与孩子的关系: {2BIO 61.4}

这对深情的父母时常感到悲伤,因为他们的客旅生涯迫使他们离开自己的孩子。在家时,他们的目标一直是教育他们成为有用的人,并在对上帝的敬畏中抚养他们。孩子们不在的时候,他们会收到许多父母为他们的幸福寄来的信,敦促他们坚持正确的原则,指导他们如何不仅为今生,也为来世铸就品格。……{2BIO 62.1}

温柔的母亲在旅行中找到了给孩子们写信的机会,尽管其中很多机会都很短暂的。……这些信是仓促写成的,只写给她的孩子们看,根本没有想过要公开它们。这使得这些信更值得发表,因为能从中更清楚地看到了一个虔诚母亲的真实感受和情愫。……{2BIO 62.2}

父母不在的时候,总是尽力把子女交托给具备最佳道德和宗教影响的人,这些人受到孩子的爱戴和尊重。(《对青年人的呼吁》18-20页){2BIO 62.3}

她很适宜地融入到这个家庭,雅各和怀爱伦没有女儿,她使他们接纳了她,把她当作他们家中的一员。她成为怀爱伦的第一个文字助手,抄录要发出的证言。{2BIO 62.4}

在托普瑟姆的这个家里,雅各回忆起16年前的经历。当时,他和爱伦第一次安家于托普瑟姆,亨利还是个刚出生的婴儿:他写道: {2BIO 62.5}

在这里,我们得到要把布道和出版信息作为我们的责任的最初印象。16年前,我们在这里靠劈木柴来维持我们的家庭,挣到去康涅狄格州参加会议的经费。这是信息指引下的第一次会议。从那以后,这个家庭一直是我们真实的朋友,这是一个好客的家庭。(RH 1863.9.29){2BIO 62.6}

新英格兰的多种活动

雅各和怀爱伦觉得,他们必须加紧工作。在豪兰舒适的家里休息了几日后,他们启程去马萨诸塞州。埃迪莉亚是这样描述他们的分离: {2BIO 63.1}

孩子们和他们的父母亲一道去火车站。在这一家人离别前,亨利、埃德森、威利应邀演唱了《常绿的海岸》,他们的歌声使等下一趟车的人非常满意。火车的汽笛声可以听得到了,说过“别了!”“再见!”火车很快开走了,载着这对父母去完成他们所热爱的使命,留下孩子们给别人照料。(《对青年人的呼吁》第22-23页) {2BIO 63.2}

此后的三个月,埃迪莉亚和孩子们住在豪兰家里。雅各和怀爱伦把这里当作他们在东部的家,他们的时间分配是这样的——爱伦从事写作,雅各编制图表,周末去教会。9月5日和6日第一个周末,爱伦和波士顿的小团契在一起,雅各在那里制作图表。他曾自己悄悄离开,与拉夫伯勒和赫尔前往新罕布什尔州的曼彻斯特举行帐篷大会。下个周末,他们俩去了曼彻斯特。在那里,人们因一场冷雨被迫离开帐篷,去一个公共大厅里聚会,晚上出席的人数约为一千人。怀雅各报导说:{2BIO 63.3}

赫尔弟兄讲完道后,我们讲了几句关于安息日复临信徒和他们目前工作的事,并把W夫人介绍给听众,他们几乎屏息静气听了大约十五分钟。(RH 1863.9.29){2BIO 63.4}

下个周末,他们一家一起去了托普舍姆过安息日。爱伦打算留在托普舍姆写作。雅各在10月6日《评论与通讯》上报导说: {2BIO 63.5}

这两份图表现在都在画家的手里,这项工作进展得尽可能快。我们大概在十月中旬就可以准备好一部分。{2BIO 63.6}

预言图表比起我们正在使用的图表在排列上有很大的改进。圣所和天使比原来的要大些、醒目些,因此图上所有人物都可以看得很清楚。从我们已经看到的,我们判断,这将是一份很漂亮的东西。(同上,1863年10月6日){2BIO 63.7}

他计划,预言图表的价格为2美元,“十诫图表”为1.5美元。他解释说,要是图表早两年出版,成本不及现在的一半:棉布——“花费的主要东西,两年前只要10美分,现在要30美分。”(同上){2BIO 64.1}

不断变化的经济

国内战争大大地改变了经济状况。《纽约独立报》1863年7月7日的文章生动地描述了这一点。引述如下:{2BIO 64.2}

自从清教徒们登上这些海岸以来,忠诚的州里从未有过像现在这样普遍地兴旺。商人们在过去两年里赚的钱是以往任何时候的两倍。 {2BIO 64.3}

机械师现在和过去都有许多高工资的工作。农场主和劳动者把大量的钱投资到政府和其它股票上,或者把钱存入银行。制造商们总体来说每半年都在赚钱。投机者比我们战场上的士兵还要多。 {2BIO 64.4}

几乎所有其他商人或多或少都涉足股票或某种政府合同,至于华尔街,自当前的叛乱以来,金融领域从未出现过这样一个好时光。那里的百万富翁数以百计。每个街区都有商业巨子,银行家“像黑莓一样多”。{2BIO 64.5}

在北方,如果他在军队里没有一个朋友,或者没有读过报纸,谁会想到战争呢?(1863.7.7){2BIO 64.6}

登载怀雅各关于图表报导的这期《评论与通讯》,发表了一份财经报表,这是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出版协会递交给1863年10月2日召开的第三次年会的。报表显示,业务收入为20,104.84美元,成本为18,956.36美元。协会的资产为19,649.41美元,抵消债务4,377.53美元后,资产净值为15,271.88美元。与几年前有多大的不同啊!这场令人痛苦的战争带来了牺牲和悲伤,但奇怪的是,它却为许多人带来了经济利益。{2BIO 64.7}

近期的计划

怀雅各预计要到10月底才能做好图表。到那时,他和爱伦就可以准备去新英格兰赴约了。事实上,他正在考虑在东部逗留一段时间。在给巴特尔克里克区会委员会的一封信中,他提到了东部圣工进展缓慢。他说: {2BIO 65.1}

东部的圣工已经遭受了许多困难。我们最有效率的工人在开拓西部的新园地时,那些较为软弱的工人,其中有些人判断力差,有狂热倾向,却占据了这块园地。虽然组织、属灵的恩赐和定期捐款计划在密歇根已被证明是非常成功的,但新英格兰的很大一部分地区却因为缺乏明智的人把这些事情恰当地摆在信徒面前而遭受了严重的困难。(RH 1863.10.6){2BIO 65.2}

他报导说,拉夫伯勒认为他目前应当到新英格兰园地工作。在表示认同之后,怀雅各说:{2BIO 65.3}

他在组织、定期捐款等方面所坚持不懈的努力,加上他的布道才能和前面提到的资格,在上帝的祝福下,使他成为建立教会,并对东部工作起到特别的监督作用的人选。(同上){2BIO 65.4}

怀雅各觉得应有另一位来自西部的合适人选与拉夫伯勒一道工作,他推荐了摩西·赫尔,他曾是拉夫伯勒的助理布道士——当然,这是在赫尔最后一次变节之前。然后怀雅各提出了一个相当惊人的建议:{2BIO 65.5}

倘若你们有了决定,我们就准备前往东部或你们所指定的地方,工作六个月或一年,直到完成我们的工作。怀夫人为前往东部祷告恳求了六个多月,现在我们和孩子们就在这里,我们一致认为这是我们目前最为特殊的工作园地。(同上){2BIO 65.6}

他指出,这样作对他们来说将是一个很大的牺牲,但他们准备付出这样的牺牲,以使工作得以推进。圣工的状况将允许他们留在东部。 {2BIO 66.1}

他宣布說:“组织取得了成功,总会取得了成功,出版协会取得了圆满的成功。”毫无疑问,考虑到众多的谣言对他的诚信提出质疑,导致了组织的调查,他说:{2BIO 66.2}

看到圣工的领导者在促进组织工作,让出版部门和他们自己都接受他们每年选出的理事和委员会的监督,妒忌的人哑口无言。这些小气的人要么离开,要么做出改变。指控人投机!在目前的情况下,连魔鬼也羞于提及这个词。(同上){2BIO 66.3}

作为回应,总会指派M.E.科內尔到新英格兰各州工作,并同意怀雅各和拉夫伯勒继续留在那里,“只要他们觉得有必要这样做”。(同上)。 {2BIO 66.4}

随着十月时间的推移,雅各分别在24日和25日新罕布什尔州的新港,以及10月31日和11月1日在佛蒙特州的西伊诺斯堡赴约。之后将于11月7日和8日出席在亚当斯中心举行的纽约州年度会议。通告上说怀爱伦将和他同去。通知建议: {2BIO 66.5}

在所有这些会议上,我们都会有新的图表和各种各样的书刊。佛蒙特州和纽约的弟兄们最好订阅图表、安息日读物和代表的其它书籍。……我们有《评论与通讯》和《青年导报》每一位订户的账号,希望收到老的帐户,有多人提前付款。怀雅各。(RH 1863.10.13){2BIO 66.6}

西行

怀雅各写道:“我们弄到了一个大箱子,里面装满了制作好的图表。我们于10月21日离开缅因州,前往新罕布什尔州的紐波特,中途在波士顿聚会。”(RH 1863.11.10)他们乘坐火车、马车和私人交通工具前往靠近加拿大边境的佛蒙特州伊诺斯堡。在这里,他们发现布尔多兄弟正在为附近学校举行的会议做准备。在这次会议上,他们再次见到了住在佛蒙特州的坚定的斯蒂芬·皮尔斯。怀雅各认为,凭借 “皮尔斯的经验、正确的判断和能力”,他比“十个年轻、没有经验的传道士”更有价值。既然摩西.赫尔已经离开圣工,他就和拉夫伯勒一起工作。至于布尔多兄弟,怀雅各說:“我们每次都知道在哪里能看到他们。”(同上){2BIO 67.1}

怀雅各夫妇以良好的健康和精神状态前往纽约州亚当斯森特,参加定于11月7日和8日举行的州区会会议。他们发现,与他们上次在纽约州时相比,这里的气氛有了很大的变化。怀雅各说: {2BIO 67.2}

由于错误的观念,纽约北部地区的工作几乎分崩,但显然它正在获得力量。……我们觉得自从我们两年前离开这里以来,人们在态度方面也有了显著的改变。当时,几乎所有的弟兄都反对成立教会组织。感谢上帝,为事业为我们所做出的一切! (RH 1863.11.24)2BIO 67.3}

在亚当斯森特发生了有趣的事情。怀雅各报导说:“在这里,几乎整个第七日浸信教会、礼拜堂和所有的一切,都转变成为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的。”(同上)区会秘书J.M.奥尔德里奇对大会作了报导:{2BIO 67.4}

参加会议的人很多,代表了全州各地的弟兄们。

在安息日晚上由富勒弟兄讲道,怀弟兄在安息日畅快地讲了两次道。安德鲁斯弟兄在第一天讲了两次道。……怀姐妹在作见证时非常自由,她利用数次机会启发和安慰上帝的子民。通过她来自天上鼓舞的证言,偏见不得不让步,我毫不怀疑,很多人,至少有一些人用比以前认可得多的眼光看待与我们信仰有关的事业。(RH 1863.12.1){2BIO 67.5}

怀爱伦的传道工作

亚当斯森特的居民玛丽·马克森写了一份会议记录。她描述了怀爱伦在安息日早晨怀雅各讲道之后的情形: {2BIO 68.1}

怀姐妹也作见证,大大启发和安慰了信徒。下午,怀弟兄讲到了七印的主题,清楚地表明我们生活在最后的日子里。怀姐妹作见证,噢,当我们听了她的话,我们对不朽产业的评价是多么地高啊!(RH 1863.12.8){2BIO 68.2}

在描述了J. N.安德鲁斯星期天的讲道后,玛丽对怀爱伦的后续见证作了评价:{2BIO 68.3}

下午,怀姐妹再次作见证。她讲话时,会场里一片寂静。她的话足以软化铁石心肠。啊,我们亲爱救主所受的苦难和祂为我们所作的牺牲,都描述得多么生动啊!我们惭愧地想到我们曾经认为我们的考验和牺牲是伟大的。啊,我们的痛苦是多么微小啊!愿上帝祝福怀弟兄和怀姐妹,以及所有其他亲爱的弟兄姐妹。和他们分开是很难的,当我们怀着悲伤的心情站在那里,看着载着他们的火车离开我们时,一位弟兄说:“好吧,当我们动身去天国时,我们将搭乘同一辆火车一起去。”(同上){2BIO 68.4}

怀雅各在报道周日下午的会议时补充道: {2BIO 69.1}

在亚当斯森特,她从早到晚地写,在会议之间写。星期日下午,当安德魯斯弟兄布道的时候,她写了六页证言;后来在州大会上,她宣读了这些证言和一些其它东西。 她坐在四英尺(一米)的讲道坛内,用她的圣经当书桌。当被问到,她对于安德魯斯弟兄的演讲有什么看法时,她回答说,没有什么可说的,因为她听过他太多的演讲。布道完了后,她站起来在聚会上发表了二十分钟的讲话。(RH 1863.12.8){2BIO 69.2}

由于离密西根州很近,怀雅各计划前往帕特尔克里克。在那里逗留了几天后,他将访问密歇根一些主要的教会。他急于介绍新的图表。但他和爱伦想先去布鲁克菲尔德过周末,那是阿比一家住的地方。对组织的反对几乎摧毁了那个地区的事业,但是J. N.安德鲁斯在那里努力工作,现在情况有所好转。一个周末似乎不够,所以他们又多留了一个星期,上帝祝福他们的工作。在那里时,他们决定返回缅因州。原因之一是爱伦需要有机会完成《属灵的恩赐》的第三卷。怀雅各解释说:{2BIO 69.3}

我们决定把原定去密歇根州的旅行推迟两三个月,立即返回缅因州,在那里怀夫人可以有机会完成她的第三卷。自从我们八月离开密歇根,她在没有聚会或旅行的时候,时间就完全被当地和个人的证言占据了。 {2BIO 69.4}

自从我们离开巴特尔克里克,她写了不下五百页。[在怀爱伦著作档案中只有一两封这样的信件。当时既没有使用打字机也没有使用复写纸,怀爱伦手稿送达收件人处之后,通常没有抄本得到保留。]我们离开家之前,她的书就快写完了。她现在决定不再旅行,直到她为出版做好准备。我们的地址是缅因州托普沙姆。(同上)(RH 1863.11.24){2BIO 69.5}

另一个改变计划的原因

但他们改变计划还有另一个原因。埃迪莉亚.帕滕提到: {2BIO 70.1}

在纽约州布鲁克菲尔德,怀长老从梦中得到异象,使他想到孩子们可能出了问题,他们必须毫不迟疑地赶回缅因州。每天他们焦急地等待着来信,但托普瑟姆来的消息是“一切都好。”这未能使他们感到安心。做父母的职任心催着他们在完成约定之事后,立即赶回孩子身边。(《对青年人的呼吁》第23页) {2BIO 70.2}

11月27日星期五,这对父母回到托普瑟姆。他们发现,三个孩子,还有埃迪莉亚在火车站等候他们。看起来都很健康,只有亨利感冒了。但是到12月1日,下一个星期二,亨利的感冒发展成为肺炎,病得很厉害。几年后威利——他最小的弟弟,重新讲述了这个故事: {2BIO 70.3}

当父母不在的时候,亨利和埃德森由豪兰弟兄照看,他们正在忙于给图册做布衬,准备销售。他们在离豪兰家一个街区之远的一个租来的仓库里工作。后来,当他们在等待从波士顿把图表寄过来的时候,有几天空闲时间。…… 就沿着河边走了很远。回来后,他〔亨利〕毫不在意就睡在几块衬书的湿布上面。从打开的窗户吹进来阵阵寒风。这种不小心,使他患上了重感冒。(怀威廉《简忆雅各和怀爱伦》《评论与通讯》1936年12月10日){2BIO 70.4}

感冒变成了肺炎

当感冒转变为肺炎后,找来了一个和蔼的有经验的医生,给亨利进行常规的治疗,服用有毒的药物。主治医生不知道用水疗法,当时正有几位先行者在使用这种治疗方式。虽然在这一年的年初,按照雅各·杰克逊医生的指导,他们家两个患白喉的孩子通过适当地使用水、新鲜空气和休息进行护理,恢复了健康。爱伦和雅各还没有准备把“水疗法”作为治疗其它疾病的方法,现在他们所遇到的是肺炎。{2BIO 70.5}

亨利很快就垮了下来。虽然怀家和豪兰家虔诚地为他的康复而祈祷,但他的病越来越重。他的父母毫不迟疑地与他谈到死亡,并且为他料理后事。亨利对耶稣的信仰仍然是坚定的。他有机会思考他的一生;他深深地为在战溪街没有作出好榜样而感到后悔。他为此向上帝,向他的父母和兄弟们忏悔。当他为他的任性和罪孽忏悔的时候,他离上帝越来越近了;他享受着心灵上的宁静和上帝的祝福。他的信念更加坚定。{2BIO 71.1}

一天早晨,当他的母亲照料他的时候,他说: {2BIO 71.2}

“答应我,母亲!如果我死了,把我带到巴特尔克里克,埋在我的小弟弟约翰.赫伯特的旁边,在复活的那天早晨,我们可以一起升天。”(《对青年人的呼吁》第26页)

他母亲向他保证会这样做。他一天一天地变得更加虚弱。当时的医学在治疗肺炎上无能为力,现在看来,他不可能恢复了。记录上写着: {2BIO 71.3}

第五天,他的父亲满是忧伤地躲到一个地方祈祷。回到亨利的房间后,他觉得上帝会尽力使一切正常;他把他的想法都告诉了他苦难的孩子。听到这些,亨利的脸上似乎有了快乐的微笑。他点头赞许,轻声说道:“是的,上帝会的。”(同上,第27页) {2BIO 71.4}

在一次对话中,他说: {2BIO 72.1}

“父亲,你要失去你的儿子了。你会想念我的,但不要忧伤!这样对我更好,我将可以逃避征兵;我也不用经历最后的七大灾。这样快乐地死去是一种特权。”(同上,第29页)

有几次,亨利口授了几条短信息向巴特尔克里克的年轻朋友,给出警告和保证。临终时的场景埃迪莉亚. 帕滕作了记录: {2BIO 72.2}

他对他的母亲说:“母亲,我在复活日的早晨和你在天堂会面,因为我知道你会在那里的。”他然后招唤他的兄弟、父母和朋友,给他们所有人一个别离的吻,然后他向上指着轻声说道:“天堂是甜美的。”这是他最后的话。(同上,第31页) {2BIO 72.3}

托普舍姆和巴特尔克里克的葬礼

亨利和他的兄弟们在托普瑟姆的三个月里,他结识了一些人。根据他们的请求,在豪兰家街道对面的浸信会教堂举行了葬礼。M.E.科內尔当时在缅因州工作,由他主持了这个仪式。然后,全家人把亨利的遗体放在一口“金属棺材”里运回巴特尔克里克。乌利亚.史密斯在那里主持了葬礼;这个家庭的许多朋友参加了葬礼。亨利以前的同学来了。仪式结束时,他们唱了一首赞美诗,然后陪伴全家人和朋友们一道去橡树山公墓。回顾整个经历,怀爱伦写道: {2BIO 72.4}

我们的骄子竟在十六岁时夭折。当我们甜美的歌手被带到坟墓,我们不再听到早先的歌声时,我们的家成了一个孤寂的家。父母和剩下的两个孩子都感受到极为强烈的打击。但上帝在我们的丧亲之痛中安慰了我们,我们以信心和勇气推进了祂所赐给我们的工作,怀着与我们被死亡夺去的孩子在将来的世界相遇的光明盼望。那里不再有疾病和死亡。(3LS 165) {2BIO 72.5}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