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怀爱伦全传(第二卷)
第一章 值得纪念的一年

第一章 值得纪念的一年(1863年)

在赐予怀爱伦的异象中,1863年6月6日所赐关于健康改良的异象是最值得安息日复临信徒铭记的异象之一。但这只是这一年中的重大事件之一。随着这一年的开始,美国内战——各州之间由奴隶制问题引发的战争——成了复临信徒的重大关注点。1月初《证言》第9辑出版,它的第一篇文章是《叛乱》。5月,在一次为期一天的会议中,教会的组织结构完成,几个州区会联成为总会。摩西•赫尔是教会为数不多的传道士之一,他离开教会加入了招魂术的队伍。秋天,怀雅各和怀爱伦携家带口来到东部,让孩子们远离巴特尔克里克分裂争斗的影响,但在一年结束前,他们痛失了长子。这确实是重要的一年。我们将从健康改良的异象开始这个故事。 {2BIO 11.1}

人们的目光集中在可怕的流行病带来的悲惨后果上

1月6日的《评论与通讯》在倒数第二页的右下角刊登了一则报道,说纽约州卡特林有四名复临信徒死于可怕的白喉病。一个是22岁的家庭主妇,两个是8岁和11岁的孩子,还有一个是20岁的青年。两个孩子来自同一个家庭。{2BIO 11.2}

一个月前,四份讣告中有两份将白喉列为死亡原因。第一份是由俄亥俄州洛维特格罗夫的J.米尔斯和A. M.米尔斯写的,内容如下: {2BIO 11.3}

白喉这一致命疾病正在我们中间蔓延,许多人正因此而死亡。我们的小女儿,伊丽莎白,在得病20天之后,于10月31日死于该病,年仅3岁11个月零24天。 {2BIO 12.1}

我们深感失去孩子之痛,可与约伯同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伯1:21)。我们要与诗人一同呼喊:“上帝是我们的避难所,是我们的力量,是我们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诗46:1)。(RH 1862.12.9){2BIO 12.2}

无能为力的医生和父母寻找战胜这种疾病的方法。1863年1月13日的《评论与通讯》转载了伊利诺斯州报纸的一则消息,题目是《肆虐伊利诺斯州西部的白喉灾难》,其中有一部分这样写道: {2BIO 12.3}

白喉席卷全国,达到令人震惊的程度,似乎在很大程度上使医生无能为力。这种病只感染儿童;一旦感染,很可能引起死亡。这种病会蔓延到全城,不会遗漏一个家庭;有一些病例,全家的孩子可能全部患白喉死光。{2BIO 12.4}

《评论与通讯》中发布的讣告提供了证据来支持这一令人恐惧的消息。报道称,在邻近的莫林镇,一个“以健康著称”的地方,这场瘟疫带走了100名儿童,家长们惊恐万分。 {2BIO 12.5}

对于医学界来说,对于几乎每个人来说,当时都处于漠视健康信息的时代。对于细菌和病毒都不了解。每当患病时,就施用有毒的药物,酒精,发疱和放血。在《评论与通讯》转载伊利诺斯州文章的另一面,编辑们发了一则他们认为可能有助于一些受害家庭的新闻:{2BIO 12.6}

白喉的治疗。纽约州卡尤加县的波特.拜伦夫人,用以下方法治好六个孩子(其中5人是她自己的孩子):“当症状第一次出现时,把西班牙苍蝇,捣碎并与威尼斯松节油混合,涂在一块软布上,再将其绑定在喉部,之后会出现水泡,并很快会让疾病从喉咙里消退。(《农民和矿工日记》){2BIO 12.7}

文章下面是四行字的消息: {2BIO 13.1}

在纽约州奥内达加县的庞培镇,有两个家庭共有八个活泼、显然健康的孩子。在两周内,八个孩子里有七个被白喉夺走生命。 {2BIO 13.2}

怀爱伦家三个孩子两个患病

巴特尔克里克每一个家庭都充满了焦虑。这种可怕的病会传染给一些亲爱的孩子并夺去他们的生命吗? {2BIO 13.3}

后来,果然发生了!二月的第一个星期,雅各和爱伦的三个孩子中,有两个说他们喉咙痛得厉害,并且高烧;他们几乎说不出话——不可否认,这是可怕的症状!他们传染上白喉了。{2BIO 13.4}

一定是上帝在冥冥之中的眷顾,他们很幸运得到了一篇关于治疗白喉的文章。这篇文章可能是在《评论与通讯》编辑部通过“交换”报纸得到的,也可能是纽约州佩恩杨市耶茨县的编年史,或者某杂志从中引用并扩充的一篇文章,标题是《白喉的原因、治疗和痊愈》。作者是纽约州丹斯维尔的雅各.杰克逊医生。雅各和爱伦急切地读完了这篇文章。文章很有意义!他们立刻详细地按照治疗步骤做;治疗的要点很简单——只需要一个洗衣盆、毛巾、被单和毯子——但是需要仔细的观察和认真的工作。杰克逊医生很详尽地指出了可以减轻症状,直到最后康复的每一个步骤。这些是通过我们今天称为“水疗法”的简单方法来实现的——适当的沐浴、包裹、休息、新鲜空气;最重要的是不要焦虑。{2BIO 13.5}

杰克逊报导,经过多年的实践,应用这些方法,治疗数百例病例,包括年轻的、年老的,没有一例病例死亡。他提出的这些方法,是他作为一名深刻理解生理学的医生推导出来,并将其组合到一起的。他说:“尽管我们的治疗计划非常简单,我们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在当地,它在治疗这种特殊疾病的医学实践中带来了决定性的改变。据我所知,在这座城市里所有的医生,不管他是哪个学校毕业的,都不再用泻药治疗白喉,实际上都在采用我们的方法。”(RH 1863.2.17){2BIO 13.6}

他进一步报导说:{2BIO 14.1}

在纽约州奥内达加县的庞培镇,有两户人家中的八个人本来活泼而健康,他们的死亡在百姓中引起了真正的恐慌。这种疾病与我们所共同面对的任何其它疾病一样可怕。由于我们住在这里(他和助理医生在纽约丹斯维尔开办了一家水疗机构),且由于我们在健康方面的教导或潜移默化,影响了这个城镇人民的观点,孩子们的生活条件,尤其是在寒冷的冬季,得到了比以前更多的关注.(同上)

雅各和爱伦早就高度评价过“空气、水和光”是“上帝的伟大治疗方法”(RH 1863.2.10),他们认为,杰克逊医生写的比药物和西班牙昆虫和松脂做的膏药更有意义。他们孩子的病来得很猛,怀爱伦夫妇没有耽误一点时间,小心翼翼地按照杰克逊医生的指导去做。他们预约了,要在2月7日和8日的安息日和星期日到密歇根州康威斯去讲道。星期五晚上,他们还按照杰克逊医生治疗白喉的方法进行了处理,安息日早晨他们看到,可以安全地将孩子交给帮忙照料家里的人了。于是他们在安息日早晨驱车15英里(24公里)赶到康威斯,并在上午和下午主持仪式,会见改变信仰成为复临信徒的人。{2BIO 14.2}

安息日晚上,他们回到巴特尔克里克,给孩子做治疗,照看孩子。他们只断断续续地睡了一会儿。星期日早晨,他们又出发去康威斯,因为他们答应了去那里参加上午和下午的会议。(同上){2BIO 14.3}

当怀爱伦家的孩子正在很快恢复时,一天晚上,怀爱伦被叫到摩西·赫尔和他妻子的家里。他们最大的孩子有六岁了,突然发病,病情很严重。孩子的父母都在蒙特里布道。怀雅各在《评论与通讯》上是这样报导的,“怀夫人用给我们自己的孩子相同的治疗方法给他治疗,第二天一早,这个孩子就好了。”(RH 1863.2.17){2BIO 14.4}

对于怀雅各和怀爱伦来说,与那周的事件同样重要的圣工的紧迫需求,尤其是涉及战争和各教会的状态,在组织教会方面采取不明智的举动导致园地陷入混乱,几乎没有时间让这段经历不变成一个过眼烟云的事件。他们只是用家庭疗法来对付这种可怕的病。怀雅各匆匆将杰克逊的文章印在了下期《评论与通讯》的第一页,“出于对读者的责任”,这篇文章在他们危急时刻会非常有帮助。他在八栏页面里用了两段话来介绍自己和爱伦的经历。但后来没有再提到那篇文章,而且那篇文章似乎也没有对怀雅各和怀爱伦带来持久的影响。 {2BIO 15.1}

那是一段有许多问题和压力的时期。但也是他们开始关注健康问题的时候。在《评论与通讯》报道两次康维斯之行中孩子们接受白喉治疗情况同一页面,怀雅各插入了一篇题为《清洁的空气》的社论。这篇文章的动机,很可能是由于学校和教会聚会时闷热和不良的通风,以及阅读了杰克逊医生的文章,文中大力提倡利用新鲜空气的重要性。在生动地描述了一些敬拜场所弥漫的闷热环境的恶劣影响,并阻碍了上帝圣灵和传道士履行其使命之后,他引用了署名为M.H.L.的一首诗: {2BIO 15.2}

打开窗户并栓好,

把窗帘掀开,

让天上清新空气的空气进来,

这是人类的生命和健康。 {2BIO 15.3}

他说,那些可能不识字的农民们都知道如何在冬天照顾他们的马,让它们保持健康,然而,有些人在打理会堂时,表现得像个“白痴”,创造了危及健康的环境。他以他和妻子的个人习惯结束了他的社论: {2BIO 16.1}

我们在夏天和冬天通常睡的房间两边开着窗户,早上用冷水洗个海绵浴,因此,一种不受炎热破坏的健康环境,是最适合我们的感受的。但是很少有人拥有像我们这样强壮的肺,尽管它们曾经被损坏和衰弱过。 {2BIO 16.2}

但很少有女性能像怀夫人那样强健有力的肺,尽管医生们曾断定她会死于肺病。 {2BIO 16.3}

如果我们把自己关在封闭的卧室里,听任肺部、喉咙和头部的种种痛苦,不断服用这种或那种药物,我们现在可能已悄然死去,或苟延残喘的活着,对任何人都没有益处。空气、水和光是上帝的良药。如果人们学会利用这些,对医生和药物的需求就会减少。(RH 1863.2.10){2BIO 16.4}

密歇根州奥茨戈有关健康的异象

春季这几个月是已提及的总会会议召开之前的要求行动的时期。 {2BIO 16.5}

在5月26日《评论与通讯》的封底上,有一幅密歇根帐篷的木刻,后面是一则通知,上面写着: {2BIO 16.6}

如果上帝允许,这密歇根的帐篷将于5月28日在密歇根州阿勒甘县的奥塞戈支搭起来,只要有需求,帐篷就会保留下来。R. J.劳伦斯{2BIO 16.7}

该通知在下周再次发布时,M.E.科內尔随后又发布了声明:{2BIO 16.8}

怀弟兄和怀姐妹打算在6月6日和7日安息日和星期日出席在密歇根州奥塞戈举行的帐篷大会。(RH 1863.6.2){2BIO 16.9}

奥塞戈位于巴尔克里克西北约30英里处。为了支持R.J.劳伦斯和M.E.科內尔主持的布道聚会,怀雅各和怀爱伦同乔治·亚马登先生和夫人,以及其它几个家庭一道,于6月5日星期五早晨,乘马车赶往那里。当时快到九岁生日的怀威廉后来回忆说,他父亲因所背负的重担,尤其是和组织有关的事情而疲惫不堪。现在,总会组织起来了,他得到宽慰,但还是有些沮丧。

怀爱伦夫妇被安排住在镇西几英里的阿伦.希利亚德家里。在安息日开始的时候,阿马登夫妇和其他人到他家里来做礼拜。{2BIO 17.1}

怀爱伦被邀领祷。她答应了,她热诚地向上帝恳求。当她为旁边的雅各祈祷的时候,移到他的侧边,把她的手放到他的肩上,倾诉她心里的话。后来她的声音改变了,人们听到她喊叫,“荣耀归于上帝!” 新当选的总会会长约翰.拜因顿的女儿玛莎·阿马登描述这个场面道: {2BIO 17.2}

当时在场的人将永远不会忘记充满房间的天上影响。怀长老脑海的阴云消散了,他对上帝充满了赞美之情。{2BIO 17.3}

许多亲眼见到过这些事的人,常常希望描述一下,这个在圣灵影响下的上帝的仆人的状态——容光焕发的面容,手的优雅的姿式,每一个动作都表现出尊严;音乐般的声音好像来自遥远的地方。还有,许多许多其它的事使目击者对于他们是源自天堂充满了信心……她在异象中持续了大约45分钟。(DF 105《1863年奥齐戈异象》){2BIO 17.4}

在这次异象中,她看到许多事情。但她看到的最主要的内容是关于健康——所有的人都有责任按照这些原则生活,就可以预防疾病,处于好的健康状况。这一点在她丈夫的实际经历中得到了体现。 {2BIO 17.5}

异象是星期五傍晚太阳落山的时候賜下的,不久她就把它写了出来。在怀爱伦著作托管委员会档案中,有一份手写的文稿,日期是“1863年6月6日安息日”。(6月5日,星期五晚上,太阳下山了,新的一天开始了。在提到异象时,以6月6日为日期。随后的报告中,在异象中所揭示的不同阶段,6月5日和6月6日都有用到。见1T 390,433,449,517;RH 1867.10.8,另见《怀爱伦著作综合索引》第2980页,《歌罗西书》第1章。)一开始写道:{2BIO 18.1}

我蒙指示看到了一些关于我丈夫和我自己的事。我看到撒但正坚决不懈地要破坏我们的效用。我看到我们二人都不了解别人心中所经受之磨难的深度和锐度。每一颗心都是特别敏感的,因此每一个人都要特别小心,不要给别人带来悲伤或困难的阴影。外面的磨难必定会到来,但我们加强彼此的爱,互相深表同情,在上帝的工作中团结一致,就能高尚而忠实地站在一起,每一试炼若是好好忍受,就只会带来益处。(《文稿》1863年第1号){2BIO 18.2}

在异象中,她对一些让雅各感到悲伤和沮丧的事情有了全面而粗略的了解。她对一些让雅各感到悲伤和沮丧的事件进行了大概的描述。她写道:{2BIO 18.3}

我们的处境虽然艰难,但上帝眷顾我们,祂的手保佑我们,所以我们没有分心,我们的心没有受伤。我们的情况并不像我丈夫担心的那样糟糕。…… {2BIO 18.4}

我看到我丈夫的心思不应该被各样事务塞满或负荷过重。他的头脑必须有休息的时间。他必须有时间写作并致力于他人所不能胜任之工。……{2BIO 18.5}

我看到,如今上帝要求我们特别注意祂所赐予我们的健康,因我们的工作尚未完成。我们依然要作见证,发挥影响。我看到我已花太多时间和力量在缝纫和伺候人款待人上。我看到应当摆脱家庭的挂虑。预备服装乃是一个网罗;可以由别人来做。上帝没有给我力量做这种工作。我们应当保存体力好为祂的圣工工作,并且在需要的时候作我们的见证。{2BIO 18.6}

展示了他们的健康问题,涉及到他们和一般安息日复临信徒的许多重要问题: {2BIO 19.1}

我看到我们应当鼓励一种愉快、希望和平静的心境;因我们的健康有赖于此。我看到每一个人都有责任留意自己的健康,但我们尤其应当转而注意我们的健康,花时间增进我们的健康状况,以便在一定程度上使过劳的身心得到恢复。上帝要求我们去做的工不会妨碍我们关怀自己的健康。我们的身体越健康,我们的工作就会越完美。{2BIO 19.2}

更具体的健康建议

她在继续第一次写这个异象时,融合了针对与她和她丈夫、以及其他人的具体指示:{2BIO 19.3}

我看到倘若我们透支自己的体力,精疲力尽,就容易感冒,在这种情形之下,就有罹患重病的危险。既然上帝已将照顾我们自己的责任托付于我们,我们就不可将这责任留给上帝。我们违背健康律然后要求上帝照顾我们的健康并保守我们脱离疾病,同时却过着与我们的祈祷截然相反的生活,这是既不安全也不讨上帝喜悦的. 。{2BIO 19.4}

我看到照顾我们的健康是一个神圣的责任,也要鼓励别人负起他们的责任,可是不要把他们的负担接到我们身上。但我们有责任要发言,要反对任何一种不节制——在工作、吃喝及用药上的不节制——然后把他们指向上帝的伟大药物:水,纯净的软水,它医治疾病,使人健康、清洁,得享乐趣。……{2BIO 19.5}

后来有人提议,找一个热心的传道士与雅各和怀爱伦一道研究健康问题。{2BIO 19.6}

我看到我们不应在健康问题上沉默无声,而应唤醒人们注意这个问题。我看到我们的孩子应该得到教导,我们应该花时间去教育他们,了解他们的性情,我们应该坚定和果断,但也要赢得他们的爱。用命令的口吻责备和说话对他们没有好处。 {2BIO 20.1}

我们应当研究如何治疗才会对我们产生最好的影响,然后应当对我们的孩子采取同样的方法。他们有着我们这样的思想。他们很敏感,易受感动。他们并不想犯错,但他们面前有一场艰巨的战斗。他们需要有经验的父母的帮助。没有人能像我们那样帮助他们。我们应该特别注意让自己对他们所有的追求感兴趣。同工宣称,属于我们孩子的时间需要陪伴。我们不应该剥夺自己同孩子们交流的机会,而应该让他们从我们身上找到最大的快乐。(同上){2BIO 20.2}

这个异象给怀雅各和怀爱伦带来了新的责任。他们将带头指导该本会进入调查和运用基本健康原则的新领域。他们将在卫生领域继续担任教师。该异象还呼吁实际应用在自己家庭和孩子身上。所有这一切都可能成就吗?他们能胜任这项工作吗? {2BIO 20.3}

6月6日异象中的各种劝导

这只是星期五晚上在奥塞戈的希利亚德家所赐异象的一个方面。这与他们的个人经历密切相关,她首先写了这一点。 {2BIO 20.4}

有对蒙特里教会和附近另一个教会的劝导。《证言》第一卷中有几篇文章是根据6月6日的异象(可能还有其它文章,没有具体日期): {2BIO 20.5}

第449-454页《传道人的配偶》,第390-405页《青年人的危险》和第433-437页《上帝的工作和摩西·赫尔》。但人们将记住1863年6月6日的异象向教会介绍了健康的信息。怀爱伦写道: {2BIO 20.6}

1863年6月6日在密歇根州奥西戈A.希利亚德弟兄家里,健康改良的大问题在异象中展现在我面前。(RH 1867.10.8){2BIO 21.1}

将她所看到的告诉别人

怀爱伦在希利亚德家里得到的异象中看到的,与当时大家普遍持有的观念很不相同!她对异象中的指示——要她指导安息日复临信徒和其他人的生活方式,要与自然法则相融洽,感到犹豫不决。当她在H.S.莱医生家里时,他坚持要她告诉他,异象中见到了什么?她解释说,她所见到的大多数东西与普遍接受的观念很不相同;她担心,她讲出来不一定能被人理解。她说,她不熟悉医学语言,不知道怎么表达。在随后的谈话中,她简单地讲述了一些东西。后来,她以“健康”为标题,把它归纳到扩充的章节中,现在《属灵的恩赐》第四卷中可以看到。{2BIO 21.2}

她看到了今天人类与伊甸园中的亚当和夏娃之间的对比,这是如此的令人痛心。我们的始祖身材魁梧,体格匀称,完美,无邪,非常健康。 她說:“我问这种惊人的衰落是出于何因,主指示我回顾伊甸园。”(4SGg 120.)由于我们最早的先辈违抗上帝的旨意,导致放纵欲望,违背了健康法则,就引起衰退和疾病。她一开始阐述的是饮食习惯,包括吃肉。她谈到吃肉有导致传染病的危险,因为动物的流行病越来越多。她还详细讲到,经常暴饮暴食的有害影响。{2BIO 21.3}

她提到,使用刺激物和麻醉药,特别谈到喝酒,使用烟草,喝茶,喝咖啡。她强调个人清洁,房间清洁,以及房屋及周边的清洁的重要性;强调体育运动的重要性和适当地行使意志力的重要性。她说,她看到了水、纯洁的空气和阳光的价值。她讲到,有些人只想靠上帝保佑他们不得病,不在自己能力所及范围内尽力维持健康。这样的人是要失望的,因为上帝希望人能尽自己的本分。她强调,为了保持健康,在一切事情上——在劳动、饮食和运用婚姻权利方面——都必须节制。这是一个内容广泛的异象。她尽可能地把它写了出来,首先发表在《属灵的恩赐》第四卷题为《健康》的文章中,随后又发表在六本《如何生活》的小册子里。她在后来的文章和书籍中进一步阐述了这个主题。{2BIO 21.4}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