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基督徒经验与教训
出处

构成本书的四十章内容选自怀夫人的著作,如《怀爱伦自传》,《早期著作》和《教会证言》1-9卷,她发表在《评论与通讯》上的文章和发表在《总会公报》上的她在总会会议上的演讲。{CET 259.1}

第1-6章和8-12章,包括第13-61页和65-96页,选自《怀爱伦自传》第17-103页。{CET 259.2}

第7章和第13-18章,包括第62-64页和97-111页,选自《早期著作》的几章,章名大多相同;还有第21章,第124和125页。{CET 259.3}

第19, 20和22-25章,即第112-123页和126-152页,选自《怀爱伦自传》105-159页,第26章选自《教会证言》1:127-131。 {CET 259.4}

第27章选自《教会证言》1:347-353。{CET 259.5}

第28-30章选自《早期著作》。{CET 259.6}

第31章选自《教会证言》2:594-597。 {CET 259.7}

第32章选自《教会证言》5:207-216。{CET 259.8}

第33章〈组织与发展〉选自《总会每日公报》,1893年1月29日;《评论与通讯》,1884年6月3日;《评论与通讯》,1892年7月26日;《教会证言》3:446, 447;《教会证言》2:56和57,系列B;和《传道良助》303页。{CET 259.9}

第34章选自《总会每日公报》,1893年2月27日。{CET 259.10}

第35, 36和38章选自《怀爱伦自传》第202-210页和216-218页。{CET 260.1}

第37章选自 《教会证言》6:23-29。{CET 260.2}

第39章选自《教会证言》8:41-45。{CET 260.3}

第40章选自《教会证言》9:285-288。{CET 260.4}

为了帮助读者,除了附录中关于《预言的恩赐》的几章之外,还加上了副标题,提供了大量的主题索引。{CET 260.5}第11章 结婚和同工

1846年8月30日,我同怀雅各长老结婚了。那时怀长老已经在复临运动中得到深厚的经验,而且他宣传真理的工作也大蒙上帝赐福。我俩在圣工上心心相印,所以时常一同旅行为救灵而效劳。 {CET 88.1}

坚定信心

1846年11月我同我的丈夫参赴了缅因州托普瑟姆的聚会,当时贝约瑟长老也在场。那时他还不完全信我所见的异象是出于上帝的。那一次聚会饶有兴趣。有上帝的灵在我身上;我就在异象中被上帝的荣耀包围着,那是我初次得见其他的行星。我出离异象之后,便述说我所看到的事。贝长老问我有没有学过天文。我告诉他在我记忆中从来没有读过天文学,于是他就说:“这是出于耶和华。”他的脸上焕发着天上的荣光,他也有力地向会众讲了一番勉励的话。{CET 88.2}

贝长老论到他对这些异象的见解,作了以下的声明:{CET 88.3}

“虽然我起先在这些异象中看不出什么与圣经有抵触的事,但我总觉得惊异而大为困恼,并且有相当长的一段时期不愿相信,只认为这无非是因她身体长久虚弱而产生的幻觉罢了。{CET 88.4}

“因此我常找机会趁有别人在场时,当她的思想似乎不受刺激时(不在会场中),多方盘问她和那些陪同她的友人,特别是她的姐姐,为要尽可能地探知真相。后来在她几次访问新贝德福德和费尔黑文参加我们的聚会时,我有几次看她见异象,在缅因州的托普瑟姆也是如此;凡参与这几次紧张的场合的人,都熟知我是如何以深切的兴趣注意倾听她所讲的每一句话,和她所有的每一个举动,为要探究其中有无欺骗或催眠术的影响。我感谢上帝,能有机会和别人一同目睹这些事。我现在能毫无疑问地作见证。我确信这工作是出于上帝的,是赐下为要安慰并坚固自从我们的工作在1844年10月停止以来的,祂那被分散,被蹂躏,被剥夺的子民。”{CET 88.5}

热切有效的祷告

在托普瑟姆的聚会中,我蒙指示得悉我必多受疾病侵袭,而且在我们回到当时我父母所住的戈勒姆之后,我们的信心必受到考验。{CET 89.1}

在我们回家之后,我就患了一场重病,受了极大的痛苦。我的父母、丈夫和姐姐都一齐为我祈祷,但我一直受了三个星期的痛苦。我时常昏倒像死人一样,但经过代祷之后,又恢复了知觉。我的痛苦非常剧烈,甚至我央求那些陪伴我的人不要为我祷告;因为我以为他们的祈祷适足以延长我的痛苦。我们的邻舍都以为我一定会死。主的美意一度要试炼我们的信心。{CET 89.2}

马萨诸塞州多尔切斯特的尼克尔斯夫妇听说我有病,就派他们的儿子亨利到戈勒姆来,送我一些东西来慰问我。当他来访问的时候,我的朋友们又为我的康复一同祷告。在别人祷告之后,亨利·尼克尔斯弟兄就开口热切地祷告;那时有上帝的能力降在他身上,他便站了起来,走到我床边,按手在我头上,说:“爱伦姊妹,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说完就被上帝的能力所击打而向后仆倒了。那时我确信这是出于上帝的作为,我身上的痛苦就离开了我。我心中充满了感恩和平安。我心里的话乃是:“惟有上帝是我们的帮助。我们惟有安息在祂里面并且等候祂的救恩,才能得到平安。”{CET 89.3}

在马萨诸塞州操劳

这事以后的几周,我们从波特兰乘船,往波士顿去。海上起了大风,我们遇到很大的危险,但由于上帝的怜悯,我们终于都平安登陆了。{CET 90.1}

我们回家之后不久,我的丈夫1847年3月14日在缅因州戈勒姆写信论到我们二月和三月的第一周在马萨诸塞州的工作说:{CET 90.2}

“我们离开了此地的朋友们将近七周之久,上帝一直是恩待我们的。无论在海洋上或在陆地上,祂常是我们的力量。在那六周之中,爱伦的健康情形是六年来最好的。现在我们俩都很健康。……”{CET 90.3}

“自从我们离开托普瑟姆以来,我们曾遭遇到一些考验。同时我们也得到不少光荣而属于天国的奋兴的经验。总之,这是我们访问马萨诸塞州最美满的一次。我们在新贝德福德和费尔黑文的弟兄们大得鼓励,并在真理和上帝的能力上大大坚固起来了。其他地方的弟兄们也蒙恩不少。”{CET 90.4}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