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基督徒经验与教训
第4章 复临信仰
​我父亲的全家还偶尔往卫理公会的教堂去聚会,也参加在私人家中举行的查经见证聚会。{CET 35.1}
在查经见证会上的经历
有一天晚上,我同哥哥罗伯特一起去赴一次查经见证的聚会。教会的首席长老那天也在场。当作见证的机会轮到我哥哥的时候,他便以极谦逊的态度和清晰的话语,说到我们当怎样地完全预备妥当,以便迎接救主有能力有大荣耀驾着天上的云降临。当我的哥哥在讲话的时候,他那素常苍白的脸上焕发着一种属于天国的光辉。他的神情似乎是远远超脱了当前的景物,如同是站在耶稣面前发言一样。{CET 35.2}
及至我被邀作见证时,我也精神活泼地站了起来,怀着满腔的热爱与平安,叙述自己先前怎样在自觉有罪的情况中极感痛苦,后来又怎样终于得到了所渴望已久的福气——完全顺从上帝的旨意,并表示我对于救赎主快要来接祂子民回家的信息所有的快乐。{CET 35.3}
我讲完之后,首席长老便问我,我们在世上活一个较长而有益于人的日子,作些好事来帮助别人,岂不比盼望耶稣迅速降临毁灭可怜的罪人更为快乐么?我回答说,我还是渴望耶稣再来。那时罪恶便要止息,我们也可以永远在圣洁中喜乐,再没有魔鬼来试探我们,引诱我们走入迷途了。{CET 35.4}
散会之后,我感到那些先前对我亲热而友善的人们,现在显然变得冷淡无情了。我和哥哥一起回家的时候,我们心里实在难过,因为弟兄们竟这样误会我们,而且想不到这耶稣快来的题目竟会在他们心里引起如此剧烈的反对。{CET 35.5}
洪福之望
我们在回家的路上,诚恳地谈论到我们新的信仰和指望的确据。罗伯特说:“爱伦,难道我们受骗了么?这基督快要显临地上的指望,难道是异端,以致教会中牧师和信徒们要这样狠毒地反对么?据他们说,耶稣在这几千年之内是决不会来的。如果他们所讲的有几分真理的话,那么,世界的末日在我们这一世代是不会实现的了。”{CET 36.1}
我不敢有片刻鼓励疑惑,因此很快地回答说:“米勒耳先生所讲的是真理,我一点也不怀疑。你看他的话里有多大的力量!能使罪人的心得到何等的感悟!”{CET 36.2}
我们一面走路,一面坦率地讨论这个问题,并且决心以期待救主降临为我们的本分与特权;我们在祂的显现之前准备好,以便快乐地迎接祂,乃是最妥当的;及至祂真的来了,那些现在说“我的主人必来得迟”而毫无愿望见祂的人,将有何等的结局呢?我们真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传道人竟在这警告传遍普天下的时候,还敢说“平安了!平安了!”来安抚一般罪人和在道理上冷淡之人的恐惧。我们深觉当前的时期已经非常严肃;再没有光阴可以浪费了。{CET 36.3}
罗伯特又说:“观果知树;我们且看这个信仰已经为我们成就了什么呢?它已经使我们感悟到我们还没有预备好迎见主;因此我们应当追求心灵圣洁,否则我们就不能平平安安地迎见救主。它已经激发我们向上帝寻求新的力量与恩典。”{CET 36.4}
“爱伦,这真理已经给你成就了什么呢?如果你未曾听过基督快来的道理,你能像现在一样么?它在你心中引起了何等的希望;它已给你怎样的平安、喜乐,与仁爱呢?至于我,它已为我成就了一切。我爱耶稣和一切的基督徒。我爱参赴祷告聚会。我在读经祈祷时,得到了极大的快乐。”{CET 37.1}
我们俩都感到因这次的谈话而增添了不少力量,并且立志决不放弃我们现在所确信的真理,和等候基督行将驾云降临的洪福之望。我们很感谢上帝,因为我们能辨识这宝贵的真光,并能快乐地等候主的降临。{CET 37.2}
在查经见证会上最后的见证
这事之后不久,我们又去赴了一次查经见证会。我们想要藉此得到一个机会述说那激励我们心灵的上帝宝贵的慈爱。我特别想要讲述上帝对于我的仁慈与怜悯。我的内心已经起了一种极大的改变,因此我觉得应当利用每一次为救主的慈爱作见证的机会。{CET 37.3}
及至轮到我起来说话时,我便列举了享受耶稣的爱所有的凭据,并说明我满心快乐地仰望能早日迎见我的救赎主。基督复临已近的信仰激动了我的心,使我更迫切地追求上帝的灵来使我成圣。{CET 37.4}
说到这里,那领会的主席打断了我的话,说:“姊妹,你是因卫理公会的教义而成圣的,是因卫理公会的教义,而不是因什么异端邪说。”{CET 37.5}
我觉得我必须为真理辩白,因为我心里所得到的新的福乐并不是因卫理公会的教义,而是因耶稣亲自显现的动人真理。我因这真理,才得到平安,快乐,和完全的爱。我的见证就是这样结束了,这也是我在查经见证会中向卫理公会的弟兄们所作的最后一次见证。{CET 37.6}
接着罗伯特也以他那种谦和的态度讲话了,但他的口齿清楚而表情动人,以致有些人因而落泪,大为感动;但也有些人故意咳嗽表示反对,似乎十分不安。{CET 38.1}
我们离开会场之后,便又谈起我们的信仰,并感到十分奇怪,为什么我们教会的弟兄姊妹们在我们一提起救主再来的事,就那样地忍受不住。我们都觉得此后不应再去赴查经见证会了。基督荣耀显现的指望充满了我们的心灵,所以总要在我们站起来说话时有所表露。很显然地我们在查经见证会中是不可能自由说话的了;因为我们的见证,只能使我们听到那素常爱戴的弟兄姊妹们,在散会后向我们表示讥诮与嘲骂。{CET 38.2}
传播基督复临的信息
那时,复临信徒们在贝多芬大礼堂里聚会。我的父亲和全家的人都经常赴会。那时大家以为基督复临是在1843年。人们可以得救的时间似乎极其短促,因此我决心要尽我所能的,去引领罪人来就真理之光。{CET 38.3}
在家里我有两个姊妹,一个是比我大几岁的撒拉,还有一个是我孪生的姊姊伊丽莎白。我们彼此谈论这个问题,然后决定要尽我们所能的去赚一点钱,以便购买书籍和单张免费分赠给人。这是我们所能尽的最大努力;而且我们欣然去做了。{CET 38.4}
我们的父亲是一个制帽的工匠,他所分配给我的工作是织帽边,因为这是最容易的工作。同时我也织袜子,每双的工钱是二角五分。那时,我的心脏非常衰弱,所以我不得不斜靠在床上作工;但我一天天地坐在那里,心中总是很快乐的,因为我那颤抖的指头还能作一点工赚得少许的钱,来贡献给我所最心爱的事业。我一天所得的只有二角五分钱。我每次得到这宝贵的几枚银币时,总是非常小心地收藏起来,准备用来购买书报传单,去光照并唤醒那些处在黑暗中的人们。{CET 39.1}
我从未受试探要把所赚得的钱用在个人的享受上。我的服装简朴;也不花钱买什么不必要的妆饰,因为我总认为有虚华的妆饰是罪恶的。因此我常有一点薄款存在手边,可以随时购买合适的书报交给有经验的人,请他们代送至海外各地。{CET 39.2}
这种印刷品的每一页,我都视如珍宝;因为它对于世人犹如光明的使者,嘱咐他们为那迫近眼前的大事作准备。我心头上的负担就是救灵的工作,我也常为那一班自幸自慰的人而痛心,因为正当这警告的信息传遍全世界的时候,他们竟说自己是安全无虞的。{CET 39.3}
灵魂不死的问题
有一天,我听见我母亲在同一位姊妹谈话,提到最近所听见的一篇讲章,说人的灵魂并不是不能死的。她们也提出了那位牧师所用来作证明的章节。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以下几个章节:“犯罪的,他必死亡”(结18:4)。“活着的人知道必死;死了的人毫无所知”(传9:5)。“到了日期,那可称颂、独有权能的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就是那独一不死的”(提前6:15,16)。“凡恒心行善,寻求荣耀、尊贵和不能朽坏之福的,就以永生报应他们”(罗2:7)。{CET 39.4}
母亲在引证以上最后一段经文之后,便问道:“他们何必去寻求已经拥有的东西呢?”{CET 40.1}
我以热切地兴趣和伤痛的心情旁听了这些新的说法。当我与母亲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我就问她是否真正相信人的灵魂不是不能死的。她的回答是:她只怕我们过去对于这个问题,和在其他的一些题目上都有了错误。{CET 40.2}
我说:“可是,妈妈,你真相信死人是在坟墓里睡觉直到复活之日么?你以为基督徒死后不是立刻升天,罪人死后不是立刻下地狱么?”{CET 40.3}
她回答道:“圣经上没有证据说明有一个永远焚烧的地狱。如果真有这么一个地方,圣书上应有明文记载的。”{CET 40.4}
“妈呀,你怎么啦!”我在惊奇之中不禁喊叫起来,“你这种说法真是奇怪!如果你真相信这种奇怪的道理,可不要让别人知道;因为我真怕罪人因这种信仰而姑息自己,再不想寻求主了。”{CET 40.5}
她回答说:“如果这是圣经纯正的真理,它非但不会拦阻罪人得救,反而会引领他们来就基督。如果上帝的爱不足以感化叛逆之人来归顺祂,那么一个永远焚烧着的恐怖地狱也不会叫他们悔改的。何况用恐怖的方式,就是引动人卑劣的惧怕心理,叫人归向耶稣,这并不是正当的方法,只有耶稣的爱能吸引人,祂的爱足以驯服最刚硬的心肠。”{CET 40.6}
这次谈话以后约数月之久,我再没有听到什么有关这个道理的话;但我却在这段时期中,时常思想这个问题。及至听到人传讲这个道理时,我就确信这乃是真理。自从这个有关死人没有知觉的道理向我开启以来,那曾经笼罩在复活的问题上的神秘阴影便全然消除了,这伟大的事似乎含着一种新颖卓越的重要意义。过去我总不能解决死人立即得赏或受罚和将来死人必定复活受审判之间的矛盾,因此我的思想时常感到苦恼。因为如果人死后立时进入永远的福乐或永久的痛苦,那么又何必再要这个腐朽了的身体复活呢?{CET 41.1}
可是现在这个美妙的新信仰,已经导使我明白为什么古时受圣灵默示的著作家要特别说明身体的复活;原来整个的人都在坟墓里沉睡。从此我就更明白地看出,我们原来对于这个问题所持的立场是谬论。{CET 41.2}
牧师的来访
我们全家对于救主快要复临的道理,都感到深切的兴趣。我父亲原是卫理公会的栋梁之一,他常担任劝导的工作,也常在郊区的家庭聚会中领会。但这时有一位卫理公会的牧师特来拜访我们,并在这次访问中向我们说明卫理公会的信仰与我们的信仰不同。他没有问起我们信仰这道理的缘由,也没有引用圣经来指明我们的错误;他只说我们领受了一种新奇的信仰,是卫理公会所不能接受的。{CET 41.3}
我的父亲回答说:牧师称这个道理为新奇的,他必是看错了;因为基督自己在教训门徒的时候,也曾传讲祂复临的道理。祂曾说:“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若是没有,我就早已告诉你们了。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哪里,叫你们也在那里”(约14:2,3)。而且在祂被接升天,祂忠心的门徒站着定睛望天的时候,“忽然有两个人,身穿白衣,站在旁边,说:‘加利利人哪,你们为什么站着望天呢?这离开你们被接升天的耶稣,你们见祂怎样往天上去,祂还要怎样来”(徒1:10,11)。{CET 43.1}
我的父亲对于这个道理越讲越兴奋,便说:“那受灵感的保罗曾经写过一封鼓励他在帖撒罗尼迦弟兄们的信说:‘也必使你们这受患难的人与我们同得平安。那时,主耶稣同祂有能力的天使从天上在火焰中显现,要报应那不认识上帝和那不听从我主耶稣福音的人。他们要受刑罚,就是永远沉沦,离开主的面和祂权能的荣光。这正是主降临,要在祂圣徒的身上得荣耀,又在一切信的人身上显为希奇的那日子’(帖后1:7-10)。‘因为主必亲自从天降临,有呼叫的声音和天使长的声音,又有上帝的号吹响,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以后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必和他们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这样,我们就要和主永远同在。所以,你们当用这些话彼此劝慰’”(帖前4:16-18)。{CET 43.2}
“这就是我们信仰的最高权威。耶稣同使徒们常以欢欣凯旋的心情,来讲论复临的重大事件;而且圣天使也宣称这个升上天去的基督将要再来。这就是我们得罪人的地方——相信耶稣与使徒们的话。这是一个古老的道理,而且是毫未受异端玷污的。”{CET 44.1}
牧师没有试图引证一段经文来指明我们的错误,只是以时间匆促为借辞。他劝我们安静无事地脱离教会,以免受公开的审问。我们已经知道,其他一些弟兄们正因这相同的缘故受到这种待遇,同时我们也不愿有人误会我们以承认自己的信仰为耻,或是不能用圣经来证明这种信仰,因此,我的父母坚持要明白牧师这种要求到底有什么根据。{CET 44.2}
他唯一的回答是闪烁其词地说我们违犯了教会的规则,还说自动脱离教会,避免公开的盘问,乃是上策。我们回答说:我们情愿经过一番正式的盘问,务要知道他们告我们的究竟是什么罪,因为我们自觉仰望并爱慕救主的显现,是并没有什么错误的。[就这样,哈门一家与卫理公会分开了,原因无非是他们坚定地为基督快来的信仰作了见证。]{CET 44.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