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严肃的呼吁
第五章 感情用事
    我熟悉许多姐妹,她们认为自己的婚姻是一件不幸的事。她们阅读小说,直到想象力变成病态,她们便生活在虚构的世界里。她们以为自己心思灵敏,优雅出众,却以为自己的丈夫不那么优雅,不具备这些出众的品质,所以不能赏识她们自以为拥有的美德和优雅的气质。因而这些女人就认为自己遭受了极大的苦楚,是受难者。她们谈论这事,思想这事,直到她们在这个问题上变得几乎癫狂了。她们以为自己高人一等,自觉优雅,不愿与平凡的人交往。{SA 157.1}
    这等女子已因阅读小说、白日做梦、想入非非,生活在虚构的世界里而败坏了自己的想象力。她们不愿静下心来去思考寻常有益的人生责任。她们不负起自己应负的生活担子,力求为自己的丈夫营造一个幸福快乐的家。她们完全依赖自己的丈夫,一点不担自己的担子。她们希望别人能预先想到她们的需要并为她们服务,她们自己却任意挑剔置疑。这等女子有相思成疾,多愁善感,总是觉得别人不欣赏自己,认为她们的丈夫没有给她们以应有的关注。她们想象自己是受难者。{SA 158.1}
    事情的真相是,如果她们肯去作有用的人,别人就会欣赏她们的价值了。但当她们不断要求别人的同情和关注,而觉得自己没有义务投桃报李,始终缄默、冷淡、不可亲、对别人没有一点负担,也不同情别人的祸患,她们在自己的生活中就没有什么价值。这些女人已训练自己认为嫁给自己的丈夫是极大的屈尊俯就,因此自己优雅的性情才决不会得到充分的赏识;她们便依此行事。{SA 158.2}
    她们看事情的观点是完全错误的。她们配不上自己的丈夫。她们成了他们不断关怀忍耐的重担,其实她们原可帮助自己的丈夫减轻生活的负担,而不是梦想在小说和爱情故事中见到的不真实的生活。愿上帝怜悯与这种无用的机器结合的男人。她们只知受人服侍,只会喘气,吃喝,打扮。{SA 159.1}
    这些自以为非常敏感优雅的女子成了非常无用的妻子和母亲。常见的情况是,她们从自己有益实际的丈夫身上收回情意,却向别的男人大表关心,且以她们相思成疾、多愁善感博得别人的同情,把自己的忧愁、试炼、要做某种高尚工作的渴望告诉他们,并且揭露她们对自己的婚姻生活很失望的事实,认为有碍于她们去做曾希望去做的工作。{SA 159.2}
    这些本可以幸福快乐的家庭中却存在着何等的不幸啊!这些妇女对自己和丈夫都是一种咒诅。她们以为自己是天使时,却使自己成了傻瓜,不过是别人的累赘。上帝已留给她们去尽的普通人生义务,被她们撇弃在自己的道路上,她们不得安宁,牢骚抱怨,总是寻求一种安逸的,更加尊贵,更加合意的工作。她们虽自以为是天使,却终究是人。她们焦躁、易怒、感到不满,忌恨自己的丈夫,因为他们没有把大部分时间用来伺候她们。她们抱怨自己受了忽视,其实她们的丈夫正在做她们应该去做的事。撒但极其容易接近这班女子。她们除了自己之外,对任何人都没有真正的爱。可是撒但却在她们耳边窃窃私语,假如某某人作她们的丈夫,她们就会确实幸福快乐了。她们很容易成为撒但诡计的牺牲品,很容易被引诱羞辱她们的丈夫和违背上帝的律法。{SA 160.1}
    我要对这样的女人说:你们能使自己幸福,也能摧毁自己的幸福。你们能使自己的处境快乐或不堪忍受。你们所采取的做法会给你们带来幸福或不幸。这些人在想象自己的情形非常可怜时,曾否想过她们的丈夫一定厌倦了她们的一无用处,她们的坏脾气,她们的挑剔和心血来潮的哭哭闹闹呢?她们焦躁易怒的性情的确断绝她们丈夫的情意,驱使他们到别处去寻求同情、安宁和慰藉,而不是在家里。他们的住所充满了不愉快的气氛,家对他们来说绝不是一个安息、平安、快乐的地方。丈夫屈从于撒但的试探,将感情寄托在上帝禁止的对象上,便受诱犯罪并最终失丧了。{SA 161.1}
    女性的工作和使命极其重大,特别是那些作妻子和母亲的人。她们能够成为自己身边所有人的福惠。她们能成为一股强大的为善感化力。女人如果愿意单单将自己的道路和心意交托给上帝,让祂来掌管她的心意、爱情和整个人,就会拥有一种改变人心的感化力。她能够拥有一种会提拔并净化那些与她交往之人的感化力。但她通常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具有的能力。她发挥出一种潜移默化的影响力,似乎是从一种成圣的生活和一颗更新的心自然流露出来的。那是上帝所栽培的好树上自然结出的好果子。自我被忘记了,融合在基督的生命里。在好事上富足对于她来说就象呼吸一样自然。她活着就是为使别人得益处,可是却随时准备说:我是一个无用的仆人。{SA 161.2}
    上帝已派定了女人的使命;如果她能谦卑行事,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使家庭成为一个福乐之地,怀着爱意、忠心地履行她对自己丈夫和儿女的责任,不断寻求用自己有益、纯洁、美善的生活光照周围所有的人,她就是在做主交托给她的工作,将来也必从祂神圣的口中听到赞许的话说:“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这些甘心乐意从事自己手头的工作,怀着愉快的心情协助丈夫分负重担,为上帝教养儿女的妇女,就最高尚的意义而言,也都是传道士。她们在从事地上要完成之大工的一个重要分支,预备凡人过更高尚的生活。她们也必得到她们的奖赏。她们要为天国培训儿女,好使他们配在上帝国度的庭院中发光。何时父母,特别是母亲们真实地感到上帝已留给他们去做之工的重要责任,他们就不会那样多管与他们毫不相干的邻居家的闲事了。他们就不会挨家挨户地去参加流行的闲谈,细述邻舍的过失,错误,和矛盾之处了。他们就会感到照顾自己儿女的责任如此重大,以致无暇去责备邻舍了。往来传舌和散布消息的人,无论对于邻里还是教会,都是可怕的咒诅。教会中三分之二的麻烦都来源于此。{SA 162.1}
    上帝要求人人都忠心履行今天的本分。自称是基督徒的人,大部分都忽略了这项责任。我所提到的那等人尤其看不到自己当前的责任,总是想象着自己比周围的人高出一等。他们这样想,正说明他们低人一等,狭隘、自负、自私。他们瞧不起那些身份卑微的穷人,但耶稣说祂所召的正是这等人。他们总是设法争权夺位,得别人的称赞,想做别人做不了的大事以获得荣誉。但他们所谓的高雅气质却妨碍他们与卑微不幸的人交往。他们完全搞错了原因。他们之所以回避这些令人感到不太舒服的义务,完全是出于他们极度的自私的心。亲爱的自我才是他们一切行为和动机的中心。{SA 163.1}
    天上的君王是天使乐于崇拜的一位,祂富有尊荣、显赫与荣耀,而祂竟来到地上,取了人的样式,祂并不以自己优雅的本性为藉口疏远不幸的世人。祂在自己的工作中,是在受苦的、贫穷的、悲伤的和有需要的人中间。基督是文雅和纯洁的化身;祂的生活和品格是高尚的;可是在祂的工作中,祂却不在声名显赫的人中间,也不在这世界最可敬的人中间,而是与受人藐视及贫穷的人在一起。那位神圣的教师说,我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路19:10)。是的,天上的君王始终都在帮助那些最需要帮助的人。愿基督的榜样使那等人的藉口蒙羞,他们过于专注于可怜的自我,以致认为去帮助那些最为无助的人有损于自己高雅的品味和崇高的恩召。这等人取了比他们的主更高的地位,最终会惊讶地发现自己竟低于他们优雅敏感的本性不屑去接触和为之作工的人。确实,与主联合并且与祂同工去帮助那等最需要帮助的人并非总是令人感到愉快的;但这正是基督虚己去做的工作。仆人岂能大过主人呢?基督已经作出了榜样,并且吩咐我们去效法祂的榜样。这等工作或许不合人意,但责任要求我们必须去做。{SA 164.1}
    我曾见到许多智力和才能非常卓越的男女,被兽欲的强大势力所控制,不禁深感惋惜!他们如果没有沦为卑贱情欲的奴隶,本可以从事一番善工,发挥强大的感化力。他们听到最严肃、动人的关于审判的道理,似乎是将他们带到上帝的审判台前,使他们不寒而栗。可是,一个小时还没过去,而他们竟又犯了自己所迷恋的罪,污秽自己的身体。他们成为此项可怕罪恶的奴隶,似乎是缺乏管制自己情欲的能力。我们曾下了恳切的功夫,劝请他们,为他们流泪祷告;可是我们知道,正当我们全力切心工作并忧苦难过之际,那恶习的力量却占了上风,使他们又犯此罪。藉着严重的疾病打击或良心的强大信念,有些罪人已被唤醒,非常自责,以致使他们深感羞耻地承认了这些事。其他人也一样有罪。他们几乎一生都在犯这种罪恶,他们正在自己衰弱的身体和糟透的记忆力中收获这种致命习惯的恶果。但是他们因为过于骄傲而不肯承认。他们是偷偷摸摸犯这种罪的,一直没有因这种大罪大恶表现出良心的谴责。他们似乎一点也感受不到上帝圣灵的影响。圣与俗对他们来说都是一样。常行这种如此污秽毁损身心的恶习并未使他们流出痛苦的眼泪和真心悔改。他们觉得他们的罪只是得罪自己。这是一种错误的认识。要是他们身心患病,就会使别人感受到,使别人受苦。他们屡犯错误,记忆力不足,想象力有故障,各处都有不足,严重影响那些与他们同住和与他们交往的人。别人知道了这些事,也会感到羞辱和遗憾。{SA 165.1}
    我提到这些事,为要说明这种恶习毁灭人身心的能力。人的全部心思都沉溺于卑贱的情欲。道德和理智的能力被低级的能力压服了。身体衰弱无力,大脑也被削弱了。存放在那里用来营养身体系统的材料被浪费了。身体系统受到的消耗很大。大脑纤细的神经既受刺激去做不自然的举动,就变得麻木不灵且在一定程度上瘫痪了。道德和理智能力在被削弱,而兽性情欲却在加强,因操练而大大发育。要求不健康食物的欲望叫嚣着要放纵。当人沉溺于手淫的习惯时,就不可能充分唤醒他们的道德感,使他们赏识永恒的事或喜爱属灵的活动了。心中充满了不洁的思想,意乱情迷,接下来便是几乎无法控制地想要去从事那种污秽的行为。心智若受训练去默想高尚的题旨,想象力也受训练去思考纯净圣洁的事,就会得到加强,防御这种可怕的、卑贱的、毁灭人身心的恶习。心思会藉着训练变得习惯停留在高尚、属天、纯洁而且神圣的事上,就不能被这种低级、败坏而且可耻的放纵所吸引了。{SA 167.1}
    对于那些一直生活在真理的明光之下,却天天惯行而且随从犯罪作恶行为的人,我们还能说什么呢?被禁止的、令人兴奋的乐趣对他们有一种魔力,控制和支配了他们整个的人。这等人乐行不义和罪孽,必和一切可憎之物一同在上帝圣城之外灭亡。{SA 168.1}
    我已力求唤醒父母们觉悟自己的责任,他们却继续沉睡。你们的孩子正在实行这种隐秘的恶习,他们把你们蒙在鼓里。你们绝对信任他们,以为他们太好太天真,不会秘密行恶。父母娇纵宠爱自己的儿女,放纵他们沉迷于骄傲,却没有坚定果断地约束他们。他们很害怕儿女任性、倔强的精神,以致不敢惹起这种情绪;显然对以利(撒上2:29)不利的疏忽的罪,也会是他们的罪。对于凡争取永生的人,彼得的劝告是具有最高价值的。他向那些同有一样宝贵信心的人说:{SA 168.2}
    “作耶稣基督仆人和使徒的西门彼得写信给那因我们的上帝和救主耶稣基督之义,与我们同得一样宝贵信心的人。愿恩惠、平安因你们认识上帝和我们主耶稣,多多地加给你们。上帝的神能已将一切关乎生命和虔敬的事赐给我们,皆因我们认识那用自己荣耀和美德召我们的主。因此,祂已将又宝贵、又极大的应许赐给我们,叫我们既脱离世上从情欲来的败坏,就得与上帝的性情有份。正因这缘故,你们要分外地殷勤。有了信心,又要加上德行;有了德行,又要加上知识;有了知识,又要加上节制;有了节制,又要加上忍耐;有了忍耐,又要加上虔敬;有了虔敬,又要加上爱弟兄的心;有了爱弟兄的心,又要加上爱众人的心。你们若充充足足地有这几样,就必使你们在认识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上不至于闲懒不结果子了。人若没有这几样,就是眼瞎,只看见近处的,忘了他旧日的罪已经得了洁净。所以弟兄们,应当更加殷勤,使你们所蒙的恩召和拣选坚定不移。你们若行这几样,就永不失脚。这样,必叫你们丰丰富富地得以进入我们主救主耶稣基督永远的国”(彼后1:1-11)。 {SA 168.3}
    我们所处的世界充满了光明和知识,但有许多自称拥有宝贵信心的人,却宁愿蒙昧无知。他们周围全是光明,但他们却不善加利用。父母们不明白自己有自省自察,力求知识,及在婚后生活中付诸实践的必要。他们若是听从使徒的劝告,每天都按加法的计划生活,就在认识我们主耶稣基督上,不至于闲懒不结果子了。但是许多人不明白成圣的工作。成圣是一种渐进的工作,并非一时或一日之功,然后自己不费什么特别的努力即可永远保持。他们在加法上只学到初步的教训,便认为自己已经成圣了。{SA 169.1}
    许多父母没有获得婚后生活所应有的知识。他们没有谨慎自守,以免撒但趁机控制他们的心思及生活。他们看不出上帝要求他们在婚后生活的任何方面都当节制。只有很少的人认识到,管束自己的情欲,也是宗教本分之一。他们既已自己选择结婚对象,就因而推理婚姻准许人放纵低级情欲。甚至那些自命敬虔的男女,也放松了对肉体情欲的控制。他们没有想到自己浪费生命活力,削弱自己对生活的把握,使整个身体系统衰败,这一切上帝都是要他们负责的。{SA 170.1}
    婚约掩盖了色调最黑暗的罪恶。自命敬虔的男女,放纵败坏的情欲而糟蹋自己的身体,以致使自己卑劣到禽兽不如的地步。他们滥用了上帝所赐给他们,要他们在圣洁尊贵中保持的能力。生命和健康牺牲在下贱情欲的坛上,上等的高贵能力也屈服于兽性之下。犯这等罪恶的人并不了解自己行为的后果。他们若都能看出自己犯罪纵欲所带来的痛苦有多大,就会警醒起来,至少有些人会避免犯这要付可怕代价的罪行了。大批的人过着这样悲惨的生活,他们觉得生不如死。也有许多人早年夭亡,他们的生命牺牲在过度放纵兽欲的可耻行为中。但他们因为是结过婚了,便以为自己没有犯罪。{SA 171.1}
    男女们啊,你们终有一天要明白什么是肉欲,以及满足肉欲有何后果了。有时在婚姻关系之内的情欲,其性质之卑劣,亦不下于在婚姻关系之外。使徒保罗曾劝告凡作丈夫的人,要爱他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丈夫也当照样爱妻子,如同爱自己的身子;爱妻子,便是爱自己了。从来没有人恨恶自己的身子,总是保养顾惜,正象基督待教会一样”(弗5:25,28-29)。纯洁的爱并不促使人把妻子当作泄欲的工具。那叫人放纵的,乃是兽欲。现今照着使徒所提示的情形,表现他们爱情的人是何其少啊!“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不使教会污秽,但)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乃是圣洁没有瑕疵的”(弗5:25-27)。在婚姻关系中,这种性质的爱才能被上帝认为是神圣的。爱是一种纯洁神圣的原则,但肉体情欲却不愿受约束,也不容理性的指挥和管束。它不明结局,也不辨因果。许多妇女因为忽视了生存律及破坏了自然律,以致身体虚弱,常年被疾病所苦。男女们浪费大脑神经的力量,使之起到反自然的作用,藉以满足卑贱的情欲,并将这一可怕的怪物——卑劣下贱的情欲——美其名曰爱情。{SA 171.2}
    许多自称为基督徒的人身上更多的是兽性而非神性。他们实际上与禽兽无异。这等人贬损了自己曾承诺要呵护和珍重的妻子。他们将自己的妻子当成满足卑鄙私欲的工具。许多妇女因屈从而成了私欲的奴隶。她们不能保守自己的身体在圣洁和尊贵之中。为人妻者不再具有她婚前的尊严和自重。神圣的婚姻制度理应保守并增进她女性的尊严和圣洁的尊荣,但是她贞洁、高贵、庄严的女子气质却被焚化在低级情欲的祭坛之上,为讨好丈夫而牺牲了。她很快就会失去对丈夫的敬重,因为他连动物都遵从的律法也不尊重。婚姻生活成了难负的重轭;因为爱情已经死亡,而往往代之以不信任、嫉妒和仇恨。{SA 173.1}
    妻子若一味忍让,作丈夫的奴隶,满足他卑劣的情欲,没有一个男人会真正爱她的。她既然被动地屈从,就在丈夫眼中失去了以往的价值。他既看见她在一切事上都从高贵的降为下流,不久他就猜疑她也会温顺地忍受别人污辱,就象他对待她那样。他会怀疑她的忠贞和纯洁,厌弃她,转而寻找新的对象来激发强化他邪恶的欲火。上帝的律法不再受尊重了。这些人比禽兽更坏,他们乃是徒具人形的恶魔,他们不知道真实圣洁爱情的高尚尊贵原则。{SA 173.2}
    妻子也会猜忌丈夫,怀疑他一有机会就向其他女人献殷勤,好象对她一样。她看到他并没有受良知或敬畏上帝之心所约束;这一切神圣的藩篱都已被肉体的情欲所破坏;在丈夫身上一切像上帝的品性,都成了卑劣兽欲的奴隶。{SA 174.1}
    世上充斥着这一类的男女;许多整洁,动人,华贵的房屋,内部所藏的却是地狱。若是可能,你且猜想,这等父母的子女将是什么样的。这些子女岂不是要比他们的父母更趋下流吗?父母在子女身上是要留下其品性之印记的,因此这等父母所生的儿女,必遗传有卑鄙下贱的性质,而撒但也要培养他们身上一切足以趋向败坏的素质。现今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作妻子的在见到丈夫只受卑贱情欲的支配之时,她的理性及知识指示她,若如此行,便要摧残自己的身体,就是上帝命令要她保持圣洁尊贵,而留为献给上帝的活祭,在此情形之下,她是否要觉得有完全盲从丈夫之要求的义务呢? {SA 174.2}
    妻子牺牲自己的健康及生命以满足丈夫的兽欲,这并不是出于纯洁神圣的爱情。她若有真实的爱情和智慧,就当设法转移丈夫那只求满足肉欲的心思,去考虑那些有利害关系的属灵之事,使他达到高尚的属灵意境。若要不糟蹋自己的身体,去顺从丈夫的过度情欲,这事需要谦卑而亲切的恳劝,甚至冒着失去丈夫欢心的危险。她应当用亲爱温柔的方式提醒丈夫说,上帝对于她整个的人有最先及最高的主权,她不能忽视这等主权,因为她在上帝的大日要为此交账。“岂不知你们的身子就是圣灵的殿吗?这圣灵是从上帝而来,住在你们里头的;并且你们不是自己的人;因为你们是重价买来的;所以要在你们的身子上荣耀上帝”(林前6:19-20)。“你们是重价买来的,不要作人的奴仆”(林前7:23)。{SA 175.1}
    妻子若能使自己的情感升华,在圣洁尊贵之中保持文雅的妇道尊严,就可大量发挥其贤明的感化力,使丈夫成圣,从而完成她的高尚使命。这样做,她便一举两得,同时救了丈夫和自己。这事十分微妙,十分难于处理,需要多用智慧与忍耐,以及道德勇气和坚忍。在祷告中可以求得能力及恩惠。应当以真诚的爱作为心中主宰的原则,并只以爱上帝和爱丈夫的心,作为行动的正当根据。{SA 175.2}
    作妻子的若认定丈夫有特权,可以完全支配她的身体,培养她的心意百依百顺丈夫的心意,与丈夫同流合污,牺牲个性,失其本色,事事迎合丈夫,她就不过是一部随丈夫操纵的机器,是他的享乐之物。由丈夫为她思想,为她决定,及为她行动。她所处的这种被动的地位,使上帝受了羞辱。她在上帝面前要为自己原当保留的本分负责。{SA 176.1}
    当妻子让自己的身心受丈夫的控制,在凡事上顺服他的意志,牺牲自己的良心,尊严,甚至是个性的时候,她就丧失了发挥她应有强大为善的影响,使她的丈夫得到提高的机会。她本来能软化他刚硬的性情;她圣洁的感化力也能高雅纯洁地发挥出来,使他努力控制自己的情欲,更加具有属灵的心志。这样,他们就都能与上帝的性情有分,得以脱离世上从情欲来的败坏。人的感化力可以大到足以引导人心思考高尚尊贵的题旨,超越未蒙恩典更新之心所自然追求的低级情欲的放纵。当兽欲成了丈夫情爱的主要基础,并支配他的行动时,妻子若觉得为博取丈夫的欢心,必须迎合他的标准,就不蒙上帝喜悦了;因为她没有在丈夫身上发挥圣洁的影响。她若觉得必须毫无抗议地顺从她丈夫的兽欲,那她就是不明白自己对他和对上帝的本分。纵欲过度,足以摧毁爱慕敬虔活动之心,夺去保养身体所必需的脑力,最能耗损人的活力。任何妇女,都不应当协助她的丈夫做这种自我毁灭的事情。她若是有智慧并真正爱她的丈夫,就决不会这么做。{SA 176.2}
    兽欲越放纵越操练就越强,而要求放纵的呼声也越暴烈。愿敬畏上帝的男女都认清自己的本分。许多自称基督徒的人正是因为这方面的不节制而导致神经和大脑的麻痹。许多腐朽到骨髓的人竟身居高位,流泪祷告,被别人当作好人,但是他们污秽的身体决不能进入天城的门户。唉,惟愿我能使众人明白,他们在上帝面前有责任保持自己身心的机能处于最佳状态,好向上帝献上完美的服务!{SA 177.1}
    基督化的妻子务要约束言语和行为,以免煽动丈夫的兽欲。很多人在这方面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可以虚耗了。他们从年轻时代,就放纵兽欲,削弱了脑力,损害了体质。克己和节制应作为他们婚姻生活的座右铭。好让他们将来的孩子不容易有道德和智力器官的衰弱和强烈的兽欲。儿童的罪恶几乎到处都是。原因何在?谁将这类品格的印记烙在他们身上的?{SA 178.1}
    无论男女,其心意上的转变,并不是在一刹那间就会从纯洁圣善的标准堕落到败坏、污秽、犯罪的地步。要使属人的转变为属神的,或使原来按照上帝的形像受造的人类,堕落到禽兽或象撒但的样子,都需用相当的时间。我们常因自己所注意的对象而改变。人类虽是照着他创造主的形像受造的,然而他仍能教导自己的心意,使那原为他所憎恶的罪变成可喜爱的。他停止警醒祈祷之时,就等于停止保护作为堡垒的自己的心,陷溺于罪污之中。心智既遭贬损,则它在受教奴役其道德与理智的能力、使之降服于卑劣情欲之下时,就不可能将它从败坏中提拔出来了。我们必须继续与属肉体的心作战;我们也需获得上帝恩典之使人高雅的感化力,好让思想趋向上天,习惯于默想纯洁圣善的事物。{SA 179.1}
    许多儿童生来便具有很强的兽欲,而同时道德和理智的机能却发育得很弱。这些儿童需要极其谨慎的培养,好使他们的道德和理智能力逐渐发育、增强,并逐渐居于领导地位。作父母的没有为上帝训练儿女,忽视了儿女的道德和宗教教育。兽欲不断增强,而道德的机能却变得衰弱了。{SA 179.2}
    有些儿童从婴儿期就开始刺激他们的兽性情欲了;随着年龄渐长,肉欲也随之渐长增强。他们心神不宁。女孩渴望和男孩交往,男孩渴望和女孩交往。他们的行为既不矜持,也不端庄。他们胆大妄为,唐突孟浪,下流随便。手淫的恶惯使他们心思下贱,心灵污秽。卑鄙的思想,小说、爱情故事和其它不良书籍的阅读,刺激着他们的想象力,这种东西正适合他们堕落的心思。他们不爱劳动,一有劳动,他们便抱怨身体疲惫,背也痛,头也痛。他们这样岂没有充足的理由吗?他们疲惫是因为参加劳动吗?不是的!可是父母们却纵容这些孩子的抱怨,免了他们的劳动和责任。这是父母能为儿女做的最糟糕的事了。他们这样做,几乎就是撤除了阻止撒但自由侵入他们儿女脆弱头脑的惟一屏障。有益的劳作在一定程度上是防止撒但牢牢控制孩童的一道保障。{SA 180.1}
现今所流行的腐败学说,说是站在健康的立场,应当让两性混杂,这事已造成了祸害。如果儿童的父母或监护人,能表现撒但那样机灵精明的十分之一,则两性的交往,几乎可以无害。但事实是,在迷惑青少年的心思上,撒但真是非常成功;青年男女的混杂,徒使邪恶祸害增加了二十倍。要让男女青少年从事有益的劳动。他们若感到疲倦,就会不怎么想去败坏他们的身体了。怀爱伦{SA 180.2}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