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严肃的呼吁
第二章 婚姻的关系
    男男女女因放纵食欲,吃丰腻味厚的食物,特别是肉食和浓浓的肉汤,及喝刺激性饮料,如茶和咖啡,造成了不自然的食欲。身体系统发起烧来,消化器官受了伤害,心智的才能也被蒙蔽了,而低级的情欲却兴奋起来,支配了高贵的秉赋。食欲变得更加不自然了,也更难抑制了。血液循环不均衡,而且变得不洁了。周身都紊乱了。食欲的要求变得更加不合理,渴求刺激、有害的东西,直到彻底败坏了。{SA 102.1}
    就许多人来说,食欲叫嚣着要求令人厌恶的烟草和掺和着有害、摧毁健康的成分而变得烈性的浓啤酒。许多人甚至到此还不止步。他们下贱的食欲要求更烈的酒,就是对大脑更有麻痹性影响的东西。这样,他们就沉湎于各种过分的行为,直到食欲完全控制了理性的才能;而原本照着创造主的形像受造的人,就自卑自贱到禽兽不如了。人的大丈夫气概和尊荣都被牺牲给食欲了。使敏感的心智变得迟钝是需要时间的。这个过程是逐渐的,却是确实的。先是放纵食欲去吃味厚的食物,造成一种病态的食欲,为各种放纵预备了道路,直到健康和理智都被牺牲给私欲了。{SA 102.2}
    许多人还没有获得财产或遗产就结婚了。他们没有置业的体力或智力,却急于成婚,负起了他们并没有真正认识的责任。他们没有高尚的情操,对于作丈夫或作父亲的本分没有正确的认识,不知道如何维持一个家庭的生计。他们在事业的经营和生儿育女方面都没有作好准备。那班缺乏经营的才智,就是最没有资格在世上生存的人,竟往往都是儿女成群的人;而有理财之才的人,儿女的数目却往往不会超过他们所能妥加抚养的地步。那些没有能力照顾自己的人,就不应该生养孩子。这些欠考虑之人的儿女被撇下象畜生一样成长。他们没有合适的饮食或衣服,也没有过身体或智力的训练,无论对父母还是儿女来说,“家”这个词一点没有神圣的意味。{SA 103.1}
    婚姻的制度是上天为人类的幸福而设立的。可惜人却普遍将它滥用,致使它成为一种可怕的咒诅。大多数的男女青年的结合,似乎只考虑一个问题,就是是否彼此相恋。然而他们应该认识到,婚姻的责任远不止于此。他们应当考虑到下一代会不会有健康的体力,智力和道德力。很少有人行事是基于高尚的动机和高尚的考虑,考虑到他们不能轻易丢开的社会对他们的要求,考虑到他们的家庭将会发挥高尚或低俗的影响。{SA 104.1}
    社会是由家庭组成的。各家的家长对社会的形态负有责任。如果那些没有经过适当考虑就决定成婚的人只是自己受害,祸害就不会那么大,而他们的罪相对来说也就小些了。但是来自不幸婚姻的痛苦也由这种结合所生的儿女感受到了。他们使儿女过上了悲惨的生活;儿女虽然无辜,却因父母轻率行为的结果而受苦。男男女女都无权在自己的婚姻关系中随从冲动或盲目的情欲,然后把无辜的儿女生到世上,使他们从多方面体会到生活没有什么喜乐,没有什么幸福,而只是一个重担。儿女通常继承了父母的品格特性,此外,许多人的成长环境对他们毫无补救性影响。他们常常群居在贫穷而污秽的地方。既有这种环境和榜样,还能指望这些孩子在登上人生舞台时能做什么呢?他们只会比父母的道德水准更低,他们在各方面的缺陷也比父母更明显。如此,这等人便使自己的缺陷长存,且使他们的子孙遭受贫穷、低能和降格之害。这些人不应结婚。他们至少不应把无辜的孩子生到世上来分享他们的痛苦,不应把自己的缺陷连同累积了的困苦代代相传,这乃是人类退化的一大原因。{SA 104.2}
    如果过去世代的妇女始终能按照高尚的动机行事,认识到后代的人会因她们的行为而成为高尚或卑鄙的人,她们就会采取立场,不将自己的终身利益与对烟酒怀有不自然欲望的人结合在一起了。烟草是一种慢性然而致命的毒物,会削弱人的神经系统,毁损人高贵的智力。如果男人继续依恋这些卑劣的习惯,女人就不要理他们,任凭他们过单身的生活,享受他们所选择的这些“伴侣”。女人不要以为自己那么低贱,竟要把自己的命运与不能控制自己食欲的男人结合在一起。这种人主要的快乐在于吃吃喝喝,满足他们的动物性欲望。女人没有始终服从理智的指示,而是心血来潮。她们没有高度的责任感使所缔结的婚姻不会给后代留下道德低落的印记和满足败坏食欲的激情,以牺牲健康甚至生命为代价。上帝必要她们在很大程度上为如此传给后代的健康与道德的状况负责。{SA 106.1}
    已因放荡的习惯败坏了自己身体的男男女女,也降低了自己的理智,破坏了心灵的精细感觉。这等人有许多已经结婚,且给自己的儿女留下了一份遗产,就是他们自己身体衰弱和道德败坏的污点。兽性情欲和肉欲的满足,已经成了他们后裔的品格特征,而且代代相传,使人间的不幸增加到了可怕的程度,加快了人类的退化。{SA 107.1}
    已经变得多病败坏的男男女女,在他们的婚姻关系中往往自私地只想到自己的快乐。他们没有从高尚原则的立场考虑问题,思考能对自己的儿女有什么指望,反而减损了身心的能力,这不但不会提拔社会,反而使之更加沉沦。{SA 107.2}
    有病的男人往往赢得显然健康的女人的爱情,而且因为他们彼此相爱,他们就觉得自己完全有自由结婚,二人都不考虑因他们的结合,妻子或多或少必定因为有病的丈夫而成为受害者。在许多情况下,有病的丈夫健康有了改善,而妻子却得了他的病。他的生命大大依赖于她的活力,而她不久就会抱怨失去健康了。他藉着缩短妻子的日子延长了自己的日子。那些这样结婚的人是犯了罪,轻视了上帝所赐给他们要用来荣耀祂的健康和生命。但是如果只是那些如此结合的人自己受影响,罪就不会那么大了。他们的儿女也被迫因遗传给他们的疾病而成了受害者。这样,疾病便代代相传了。而许多人将人类的这种悲惨不幸归罪于上帝,其实是他们自己错误的行径所带来的必然结果。他们已把衰弱的人生到社会,并且藉着把疾病遗传下去而起到了使人类恶化的作用,从而累加了人类的痛苦。{SA 107.3}
    现代人体力与道德水准低落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婚姻双方的年龄相差太大。常有老夫少妻的现象。在这种情况下,丈夫的寿命往往得到延长,妻子却感到缺乏她所给予年迈丈夫的活力。任何女子都没有义务牺牲自己的生命和健康,即使她深爱比她年长得多的丈夫,并愿承担这样的牺牲。她需要克制自己的感情。她所考虑的,不单单是自己的利益。她要考虑,如果他们生下了孩子,那会怎么样呢?少夫老妻的情况更加糟糕。年龄差异很大的夫妻结合生下的后代,往往心智不平衡。体力也有缺陷。在这样的家庭里,常常会出现各种特别的,往往是痛苦的品性。孩子常常夭折,长大的孩子在很多情形下,其体力,智力和道德水准都有缺陷。{SA 108.1}
    父亲既心衰体弱,就很难预备好恰当地养育他年轻的家庭。这些儿女有怪异的品性,不断需要一种影响予以抵消,否则他们就必定走向灭亡。他们受的教育不正确。由于父亲的年纪,他给儿女的管教常常是心血来潮的。父亲易受可变情绪的影响。一时纵容,一时又不正当地严厉。在有些这样的家庭中,样样事情都不对劲儿,大大增加了家庭的困苦。这样,一等人就被生到世上成了社会的重担。他们的父母在很大程度上要为儿女所发展的品格负责,这是代代相传的。 {SA 109.1}
    那些增添儿女数目的人,若是请教理智,就必知道一定会把身体和心智的软弱遗传给他们,这是违背上帝律法的后六条律例的,这些律例指明了人对自己同胞的本分。他们既在使人类更加退化和使社会更加沉沦上起到了作用,就伤害了自己的邻舍。上帝既然如此重视邻舍的权利,祂岂不在意更亲密更神圣的关系吗?既然一只麻雀落在地上祂都注意,祂岂不在意生到世上的孩子身心有病,在或多或少的程度上终身受苦吗?祂既赐给作父母的人推理的能力,岂不要他们为此交账吗?因为他们将这些高级的能力置诸次要,而且成了情欲的奴隶,结果使后代带有他们身体、智力和道德的缺陷。他们不仅使儿女承受苦难,而且把贫穷留给了自己的可怜的家人。他们无法教育儿女,许多人没有看到教育儿女的必要性,他们即使看到了,也没有时间去训练和指教自己的儿女,尽可能地减少所遗传给他们的卑劣遗产。父母生儿养女,不要超过他们抚养教育孩子的能力。让母亲年年抱着婴儿,对她实在是太不公平了。这势必减少甚至完全破坏她社交的乐趣,却增加了家庭的不幸,也剥夺了儿女应得的照料、教育和幸福;而这一切原是父母理当认识到有责任给予儿女的。{SA 110.1}
    作丈夫的违背婚姻的誓约和圣经中所吩咐他的责任,因为他忽视妻子的健康和快乐,藉着许多儿女加给她担子和操心挂虑。“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丈夫也当照样爱妻子,如同爱自己的身子;爱妻子便是爱自己了。从来没有人恨恶自己的身子,总是保养顾惜,正象基督待教会一样”(弗5:25, 28-29)。{SA 111.1}
    我们看到这个神圣的命令几乎被自称基督徒的人完全漠视了,甚至被自称基督徒的人漠视了。你们若举目四顾,到处都会见到苍白、多病、疲倦、衰弱、沮丧、灰心的女人。她们一般都是过劳的,她们的生命活力因频繁生养儿女而耗尽了。世上充满了对社会没有任何价值之人的形像。许多人智力不足,许多天生有才的人也没有将之用在有益的用途上。他们没有教养,而且其中的一大原因是,生养儿女过快,超过了他们能给予良好训练的程度,于是这些儿女就被撇下象畜生一样长大了。{SA 111.2}
 
照顾儿童
 
    这个时代的儿女或多或少在与他们的父母一同遭受违背健康律的刑罚。从他们年幼的时候,对他们采取的做法就不断违背生命律。他们在出生前就被迫承受了一份可怜的疾病和衰弱的遗产,是由他们父母的错误习惯促成的,会或多或少影响他们终生。这种糟糕的局面因父母在儿女童年时期的身体训练上继续随从错误的做法而每况愈下。{SA 112.1}
    父母对自己儿女的身体健康表现出惊人的无知、冷淡和粗心大意,这往往导致受虐待婴孩弱小的生命力被摧毁,过早夭折。你常常会听到父母哀悼上帝的天意把儿女从他们怀中夺走了。我们的天父太智慧了,不会犯错,也太善良了,不会错待我们。祂一点不高兴看到祂所创造的人受苦。千万的人丧命是因为父母们没有按照健康律行事。他们凭冲动行事,而不听从合理判断的指示,不断考虑儿女将来的福利。{SA 112.2}
    在儿女的训练上,要达到的第一个大目标,就是健全的体格,这会在很大程度上为心智和道德的训练预备道路。身体和道德的健康是密切相关的。父母们身上负有何等巨大的责任啊,因为他们在孩子出生前所采取的行径,与孩子出生后品格的发展有极大的关系。{SA 113.1}
    许多孩子被撇下,他们从父母得到的关心还不及一位善良的农夫对他无言牲畜的关心。特别是作父亲的,他们的罪过往往是对自己妻儿表示的关心还不及对他们的牲畜。一位仁慈的农夫会花时间,也会特别考虑管理家畜的最佳方式,特别要使他贵重的马匹不至过劳,不至于吃得太多或在兴奋时喂食,免得它们死亡。他会花时间照顾家畜,免得它们因大意,疏忽,或任何不当的对待而受损害,使他们的幼崽贬值。他会观察它们定期的进食,也会晓得它们不至受损的工作量。为要达到这个目的,他就要只提供给它们最有益健康的饲料,数量适当,而且定时喂料。藉着如此听从理智的指示,农夫们成功地保存了家畜的体力。如果每一位父亲对妻儿的关心与他对自己的牲畜表示的关心相当,符合于他们的价值远大于无言牲畜的程度,在每一个家庭里就会有一番完全的改变,人间的不幸就会大大减少了。{SA 113.2}
    父母在为自己和儿女提供最有益健康的食物时应当表现出极大的谨慎。决不应把理智告诉他们于健康无益的食物摆在儿女面前,这些食物只会使身体发烧,使消化器官紊乱。父母在对待自己的儿女上没有研究因果关系,象他们对待自己无言的牲畜一样,也没有考虑过劳、饭后剧烈运动和非常疲惫及兴奋时会伤害人的健康,就象会伤害无言牲畜的健康一样,会为人的体质破坏打下基础,就象会使牲畜的体质破坏一样。{SA 114.1}
    作父亲的在许多情况下,对自己的妻儿在儿女出生前所运用的理智,所表示的关心,还不及对待他牲畜的幼崽。作母亲的在许多情况下,在儿女出生前竟蒙允许早晚操劳,使自己的血液发热,同时又预备各种不健康的食物去迎合家人和来客败坏的口味。她的体力原应得到温柔的爱护。预备健康有益的食物只需要不到一半的花费和工作量,且会有营养得多。{SA 115.1}
    母亲在孩子出生前往往蒙允许做超过她力所能及的工作。她的担子和操劳很少会减轻,而她和所有其他人都应休息的那个时期,却成了一个疲乏、悲伤、阴郁的时期。她既过劳,便剥夺了自然机能提供给她腹中儿女的营养,又因她的血液发热,而把劣质的血液传给了自己的孩子。孩子被剥夺了活力,体力和智力。作父亲的应该研究如何使作母亲的幸福快乐。他不应允许自己愁眉紧锁地回到自己的家。他若在业务上有困惑,除非实在有必要跟自己的妻子商量,就不应用这种事麻烦她。她有自己操心烦恼的事要负担,应该温柔地免除她一切不必要的负担。{SA 115.2}
    母亲往往遭受父亲的冷遇。如果事事没有照他所希望的那样令人愉快地进展,他就会责备作妻子和母亲的,似乎对她的操劳和每日的考验漠不关心。这么做的男人正在直接跟自己的利益和幸福作对。母亲变得灰心丧气了。希望和快乐离她而去。她机械地做着自己的工作,知道是必须做的,不久就削弱了她身心的健康。他们生出的儿女患有多种疾病,上帝也要这样的父母负很大的责任;因为他们错误的习惯使他们要生的儿女生病,使这些儿女被迫终身受苦。有些人因体弱只活了很短的时期。母亲焦急地看守着孩子的生命,且在被迫合上死亡孩子的眼睛时忧伤心碎,她往往视上帝是这一切苦难的作者,其实作父母的才是害自己儿女的元凶。{SA 116.1}
    作父亲的应当谨记,他妻子在生产儿女前所受的待遇,会极大地影响作母亲的在那段时期的性情,还会与孩子出生后所发展的品格大有关系。许多作父亲的急于迅速得财,以致牺牲了更高的考虑事项,一些男人犯了忽略妻儿之罪,常常将母子的性命牺牲给积财的强烈欲望。许多人没有因他们的错行立刻受到这种重罚,竟对自己行为的结果茫然无知。妻子的状况有时比奴隶好不了多少,有时与丈夫一样有罪,浪费自己的体力,去得财好过时髦的生活。这样的人生孩子乃是犯罪,因为他们的后代往往缺乏身体、智力和道德的价值,且会带有他们父母可怜、吝啬、自私的印记,世界也会因他们的卑鄙而受咒诅。{SA 117.1}
    男男女女有本分合理地对待自己的工作。他们不应不必要地耗尽自己的精力,因为这样他们不仅给自己带来痛苦,也会因自己的错误给那些爱他们的人带来忧虑、疲惫和痛苦。是什么要求这样的工作量呢?在饮食和得财的欲望上不节制,导致了这种在工作上的不节制。若是食欲受到了控制,只吃有益健康的食物,就会大大节省花费,男男女女就不会被迫过劳,从而避免违背健康律。男男女女积财的欲望并没有罪,只要他们在达到目标的努力中不忘记上帝,也不违背耶和华指明人对自己同胞的本分的后六条律例,并且不置身于使他们不可能在属上帝的身体和心灵上荣耀祂的位置。如果他们在急于发财时过度使用了自己的精力,违背了生命的定律,就会使自己处在一种不能向上帝献上完美服务的状态,走了犯罪的道路。这样得来的钱财是一种巨大的牺牲。{SA 117.2}
    艰苦的工作和操心挂虑常使作父亲的神经紧张,不耐烦而且苛求。他注意不到妻子疲倦的神色,她已用她更弱的体力作工,象他用更强的精力做的工作一样辛苦。他让自己忙着做生意,且因急于求富而在很大的程度上丧失了对自己家人的责任感,也没有正确地衡量她妻子的耐力。他往往扩大自己的农场,要求多雇帮手,这必定增加家务工作。作妻子的认识到自己每天在做太多超过她体力的工作,可是她却辛苦地去做,以为这工作是必须做的。她不断地侵蚀未来,提取将来的体力资源,靠借来的资本生活,而到她需要那种体力的时候,它便不受她支配了;她即使没有丧命,体质也会崩溃,无法恢复了。{SA 118.1}
    作父亲的若是愿意熟悉自然律,就能更好地明白自己的义务和责任。他就会看出自己是有罪的,几乎杀了自己的孩子,竟把那么多担子压在作母亲的身上,迫使她在生产前做她力所不及的工作,为了得财而离开孩子。他们在自己痛苦的生活中养育这些儿女,往往使他们过早地进入坟墓,很少意识到他们错误的行为已带来了必有的结果。保护他孩子的母亲免受疲惫操劳和焦心挂虑,且让他们的孩子继承好的体质,给他们一个机会在人生的道路上奋勇直前,不依赖他们父亲的财产,而依赖他们自己的充沛的精力,就会好得多了。如此获得的经验对他们来说会比以母亲和儿女的健康换来的房屋和田产更有价值。{SA 119.1}
    对有些人来说,郁闷、自私、苛求和傲慢似乎是很自然的事。他们从未学过自制的功课,也不愿约束他们不合理的情绪,无论结果如何。这种人会受到报应,看到他们的伴侣多病,沮丧,他们的儿女带有他们自己讨厌品性的特征。{SA 120.1}
    每一对已婚夫妇都有责任谨慎避免损害彼此感情的事。他们应当控制每一个神色,每一个烦躁冲动的表情。他们应该研究彼此的福乐,既在小事上,也在大事上,显现温柔的体贴,答谢仁慈的行为,彼此之间小小的礼貌行为和殷勤的举动。这些小事不应被忽视,因为它们对于夫妻的幸福就象必须有食物维持体力一样重要。作父亲的应该鼓励作妻子和母亲的依赖他宽厚的情意。仁慈、愉快、鼓舞人心的话语若从她自己毕生幸福的寄托者——她的丈夫口中说出来,对她来说就比任何药物更有益;这种同情的话语会给作妻子和母亲的心中带来的愉快的光线,会将它们愉快的光束反馈到作父亲的身上。{SA 120.2}
    丈夫常常会看到自己的妻子疲惫不堪,操劳过度,过早衰老了,因为辛苦地预备食物为要迎合已败坏的口味。他满足了食欲,愿意吃喝那些要花许多时间和工作去预备的饮食,吃这些东西的人容易神经紧张,急躁易怒。为人妻为人母的难免头痛,儿女们也因吃了不健康的食物而受影响,父母和儿女都极其缺乏耐心和友爱。大家都一起受苦,因为健康已被牺牲给贪婪的食欲。儿女在出生前就遗传了疾病和不健康的食欲。母亲所表现的易怒、神经过敏和失望沮丧也会明显成为她儿女的品性。{SA 121.1}
    在过去的世代,若是母亲们曾获悉自身生命的律法,她们原会明白,自己体质的力量,道德的品质和智力的才能,在很大程度上会再现于他们儿女的身上。她们忽略这个关系如此重大的问题,就是犯罪。许多女人本来决不应成为母亲。她们的血液里充斥着她们的父母遗传给她们的淋巴结核,这些瘰疬又因她们粗俗的生活方式而增多了。她们的理智已被打倒,成了奴隶,侍奉兽性食欲,这种父母生出的孩子已经成了可怜的受害者,对社会没有什么用处。 {SA 121.2}
    从过去的世代直到如今,人类退化的一个最大的原因,就是妻子和母亲们原本应对社会发挥一种有益的影响,提高道德标准,却因家中的各种操心事,由于流行的、摧毁健康的烹饪方式,也由于太频繁地生养孩子而成了社会的损失。她被迫受不必要的痛苦,因为大大透支她的生命资源,她的体力衰败了,智力也变弱了。她的后代也因她的衰弱受苦,社会上多了一班很不合适的人,因为她没有能力教育他们,使他们有点益处。{SA 122.1}
    这些母亲若是少生些孩子,若是谨慎地以那种会保持身体健康和心智力量的食物维生,以便道德和理智可以控制兽性,她们原能教育自己的孩子成为有用的人,为社会增光添彩。{SA 123.1}
    以往世代的父母若以坚定的宗旨,始终让身体作心智的仆人,不容理智被兽性情欲奴役,在这世代地上就会有一种完全不同的状态。母亲在生产后代之前,若总是保持自制,认识到自己正在把品格的印记传给将来的世代,那么社会的现状就不会在品格上如此低落了。{SA 123.2}
    每一位将要作母亲的妇女,不拘环境如何,都要时刻培养愉快知足的性情,认识到她在这方面的努力,必在儿女的身体、道德和品格方面得到十倍的报赏。不仅如此,她还可以养成快乐思维的习惯,促进愉快的心情,并将她欢乐的精神传染给她的家人和与她交往的人。她身体的健康也必大大增进。她生命的泉源必获得能力的倾注,血液也不再象她若沉溺于沮丧忧闷时那样迟缓地循环了。她的心智和道德的健康,因她精神的活泼而显得富有活力。她的意志也足以抵御思想上所受到的印象,成为神经最有效的安抚剂。凡被剥夺了父母所应遗传之生命力的孩子,都当予以特别的照顾。密切关注生理卫生的原则,能造成好得多的状况。{SA 123.3}
    婴孩从母体吸收营养的时期是十分重要的。许多作母亲的在乳养婴孩的时期中操劳过度,或由于烹饪食物的缘故而使血液发热。以致她的婴孩受到了严重的影响,不但从母亲的奶汁中吸收了刺激性的成分,并且他的血液也因母亲不卫生的饮食而受到了毒害,这一类的饮食使母亲的整个身体系统发热,因此影响了婴孩的食料。婴孩也必受母亲的心境所影响。她若时常抑郁不乐,易受刺激,暴躁易怒,好发脾气,则婴孩从母体所吸收的养料中必含有发炎的质素,结果往往使婴孩患上了疝痛,抽筋等症,有时还会引起剧烈的痉挛。{SA 124.1}
    婴孩的性格多少必受那从母体吸收的养料的品质所影响。这样看来,在乳养婴儿时母亲必须维持愉快的心情,并完全控制自己的意气,乃是何等重要的事啊!如此作,婴儿的食物不致遭受损害,而且母亲在照料婴儿时所采用的平静而镇定的方式,对于陶冶他的心志也有非常的助益。倘若婴儿生来神经过敏或易受刺激,母亲细心而从容的态度必有安抚纠正的作用,可以大大地增进婴儿的健康。{SA 125.1}
    婴孩往往因不适当的照顾而受到极大的伤害。他们烦躁不安时,往往就喂以食物而求安静。其实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的不安是饮食过度引起的。母亲的错误的习惯造成了伤害。增添食物只能雪上加霜,因为他们的胃已经超载了。{SA 125.2}
    婴儿一般从襁褓时期起就放纵食欲,受到活着就是为了吃的教育。孩子在童年时期,母亲对于他们品格的形成负有很大的责任。她可以训练他们控制食欲,也可以教导他们放纵食欲,成为暴食之人。母亲往往制定计划,要在一天内完成一定量的工作。当孩子搅扰她的时候,她不化些时间安抚他们小小的忧伤,使他们的思想转移他处,却喂以食物求其安静。这样做也许可以奏效一时,结果却更加糟糕。孩子的胃不需要时塞满了食物。而他们实际上所要求的,只是母亲化一点时间去照顾一下。但母亲过于珍视自己的时间,不肯用来增进儿女的欢乐。也许她认为把房间布置得有品位,以博取客人的称赞,或以时尚的方法烹调食物,比儿女的快乐和健康更加重要。{SA 125.3}
    在吃东西和操劳上不节制使父母衰弱,常常使他们神经紧张,且使他们没有资格正当地履行他们对儿女的责任。父母和儿女一天三次聚在餐桌旁,吃进各样时尚的食物。每盘菜的价值都要受试验。或许母亲已操劳到周身发热,筋疲力尽,若不先休息一下就连最简单的食物也不适合吃。她辛辛苦苦预备的食物却完全不适合她在任何时候吃,在血液发热和周身疲惫时进食,尤其会加重消化器官的负担。那些如此坚持违背自身生命定律的人,已被迫在人生的某个时期遭受惩罚。{SA 126.1}
    有充足的原因可以说明为何世上有那么多神经紧张的女人,抱怨消化不良及其一系列的恶果。有因必有果。不节制的人是不可能有忍耐的。他们必须先改掉坏习惯,学习过健康的生活,然后再忍耐就不难了。许多人似乎不明白心智支持身体的关系。身体系统若因不当的食物而紊乱,大脑和神经就会受影响,一点儿小事就会使如此受苦人的感到烦恼。小小的困难对他们来说也象麻烦的大山。处于这种状况的人不适合给他们的儿女以适当的训练。他们的生活必定显然有极端的行为,有时非常纵容,有时又非常严厉,责难不值得注意的琐事。{SA 127.1}
    母亲常常打发孩子离开自己的面前,因为她以为自己无法忍耐他们快乐嬉戏的喧闹声。但是若无母亲的眼目适时给予他们许可或不许,往往就会发生不快乐的分歧。母亲的一句话会使一切恢复正常。他们不久就变得厌倦了,想要改变,便去街上取乐,思想上纯洁天真的孩子便受驱策加入坏孩子的群伙中,邪恶的交流便入了他们的耳,败坏了他们的礼貌。母亲往往似乎对她们儿女的兴趣毫无所知,直到看到他们的恶习才痛苦地醒悟。邪恶的种子撒在了他们年幼的心田里,预示着丰盛的收成。她大感惊异,自己的孩子竟这么容易去行恶。父母应该及早开始在婴儿的心中灌输良善正确的原则。母亲应该尽量和孩子在一起,且应在他们的心中播撒宝贵的种子。{SA 127.2}
    母亲的时间在一种特殊的意义上属于自己的孩子。他们有权得到她不能给予别人的时间。在许多情况下,母亲已疏忽了训练自己的孩子,因为那会需要她们太多的时间,她们以为那些时间必须花在厨房,或按照时尚预备她们自己的衣服和儿女的衣服,好在他们年幼的心中培养骄傲的精神。为了使他们好动的儿女保持安静,她们就给他们糕点或糖果,几乎不管哪个时刻都给,孩子们的胃就不定期地塞满了有害的东西。他们苍白的面容证实了这个事实:母亲们在做她们所能做的,去摧毁自己可怜的孩子们余剩的生命力。消化器官不断负重,不得休息。肝脏也变得不活动了,血液不洁,孩子们多病,易怒,因为他们实在是不节制的受害者,他们不可能运用忍耐。{SA 128.1}
    父母们有时会为儿女比以往更难以管教而深感惊异,其实就多数情形而言,这是由于他们那应受谴责的管理所致。他们摆在桌子上及劝导儿女食用的食物,是一些常会刺激儿女兽性情欲及削弱其道德和智力才能的。许许多多的孩子在他们年幼的时候就成了可怜的消化不良的人,因为他们的父母在他们的孩童时期就对他们采取了错误的做法。父母们必要蒙召因如此对待自己的儿女而向上帝交账。{SA 129.1}
    许多父母没有教导儿女自制的功课。他们纵容儿女的食欲,使他们在童年时期就形成了随意吃喝的习惯。他们在青年时期的一般习惯也会这样。他们的欲望没有得到约束,当他们再长大些时,他们就会不仅沉湎于一般的不节制的习惯,而且会更进一步地放纵。他们会选择自己的同伴,尽管是败坏的同伴。他们无法忍受父母的约束。他们会放纵自己败坏的情欲,不怎么尊重纯洁或贞操。这就是为何在现今的青少年中很少有纯洁和道德价值的原因,也是男男女女为何感到没有什么义务顺从上帝律法的一大原因。有些父母没有控制自己。他们没有控制自己病态的食欲,或急躁易怒的脾气,所以他们无法教导自己的儿女要拒绝他们的食欲和教导他们自制。{SA 129.2}
 
教育中的错误
 
    许多母亲们觉得自己没有功夫教导儿女,而且为要把他们打发开,及免掉他们的吵闹和麻烦起见,便送他们入学。对于已继承了虚弱体质的儿童来说,教室是一个艰苦的地方。教室的构造一般没有考虑健康,而是注重廉价。教室的安排没有照着原应该的可以通风却不会使孩子们受寒。椅子的设计也很少考虑到孩子们坐得容易,且使他们小小的正在成长的体格处于正确的姿势,以保证肺和心脏的健康活动。年幼的孩子几乎可以长成任何形状,也可藉适当锻炼的习惯和身体的姿势获得健康的形态。年幼的孩子在教室里坐在坚硬的形状不好的长椅子上,一天坐三到五个小时,吸入因许多人呼吸而变得污浊的空气,会摧毁他们的健康和生命。他们软弱的肺受了感染,全身系统的神经活力所源自的大脑也变得虚弱了,因为在心智的器官还没有成熟到足以忍受疲劳之前就被调动去积极活动。{SA 130.1}
    在教室里已为各种疾病打下了稳固的根基。然而,更加特别的是,所有器官中最精细的器官,大脑,却往往因太多运用而受到永久的损害。这常常引起炎症,然后是头部水肿,和抽搐及其可怕的结果。许多人的性命就这样被野心勃勃的母亲牺牲了。就是那些显然有足够的体力在这种待遇下幸存下来的孩子中,也有许许多多的人终身带着这些影响。脑神经的活力变得那么衰弱,以致他们在成年之后,已不可能经受许多脑力劳动。大脑之精细器官的一些能力似乎已被耗费掉了。{SA 131.1}
    不仅是孩子的身体和心智的健康因太早上学而受到了危害,他们在道德观念上也受了损失。他们有机会跟没教养的孩子熟识起来,与粗俗粗野的人作伴,那些人撒谎,起誓,偷窃,欺骗,喜爱跟那些比他们年幼的人分享他们罪恶的知识。年幼的孩子若是被撇下任由他们自己,学坏就比学好更容易。属肉体的心最赞成坏习惯,而他们在幼年和孩童时期所见所闻的事会深深印在他们的脑海中,在他们年幼的心中撒下的坏种子会生根,且会长成尖锐的荆棘刺伤他们父母的心。{SA 132.1}
    在孩童时代的最初六或七岁中,应当特别注意体力的训练,过于智力的训练。过此之后,若是体格良好,才当注意两方面的教育。婴儿时代,连六七岁都算在内。在此时期之前,应当让孩童,象小羊般,在室内或院中游玩,蹦蹦跳跳,无忧无虑,活泼自由。{SA 133.1}
    双亲,尤其是母亲,应当是这等幼小心思的唯一教师。不应该用书本来教导他们。孩童们通常会对自然界的景物有兴趣,爱发问题。他们对于耳闻目睹的各种事物爱查爱问,父母应当利用这种机会来教导,耐心地回答那些小问题。他们可在这种方式中,比仇敌更占优势,将好种撒在孩童的心田中,不让恶种有生根之余地,借以强固其心思。孩童们在幼稚年龄之时所需要的,是母亲的亲切教导,来模铸品格。{SA 133.2}
    孩子们要学习的第一项重要功课,就是适当地拒绝食欲。母亲们有责任照顾儿女的需要,藉着安慰和使他们的心快乐,而不是给他们食物,从而教导他们知道,病从口入。{SA 133.3}
    父母的生活若健康,满足于简单的饮食,原可节省许多开支。父亲就不会被迫过劳以供应家庭的需要。简单营养的饮食不会有过度刺激系统和兽性情欲,使人郁闷易怒的影响。他若只吃简单的食物,原会头脑清晰,神经稳健,胃处于健康状态,身体系统也会清洁,他原不会失去食欲,后代也会比现在处于更佳的状态。但即使是现在,在这么晚的时期,还可有所作为以改善我们的状况。凡事节制是必不可少的。一位节制的父亲在桌上没有多种菜肴时是不会抱怨的。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会在各种意义上改善家庭的状况,也会使为人妻为人母的有时间专心照顾自己的孩子。父母主要的考虑就会是以什么方式能最好地训练自己的儿女在今世和将来在天国成为有用的人。他们会满意于看到自己的儿女穿着整洁朴素而舒适的衣服,没有刺绣和装饰品。他们会认真工作好看到自己的儿女拥有内在的装饰,就是温柔安静的心,这在上帝看来是极宝贵的。{SA 134.1}
    在基督徒父亲离开自己的家去工作之前,要把自己的家人聚集在周围,且在上帝面前屈膝,把他们交给牧长基督照顾。然后他才带着他妻子的爱和祝福及孩子们的爱前去工作,使他的心在工作时间很愉快。而且那觉悟了自己本分的母亲,就会认识到作父亲的不在时那落在自己肩上的照顾儿女的责任。她会感到自己是为丈夫和儿女活着。藉着正确地训练自己的儿女,教导他们节制和自制的习惯,并且教导他们对上帝的本分,她就在使他们有资格在世上变得有用,在社会上提高道德标准,并且尊敬和顺从上帝的律法。敬虔的母亲会耐心而坚定地教导自己的儿女,律上加律,例上加例,不是以一种苛刻强迫的方式,而是本着爱心和温柔争取他们。他们会思考爱的教训,也会愉快地听她指教的话。{SA 135.1}
    母亲不宜打发儿女离开她,免得被他们的吵闹和诸多的要求所打扰,而要觉得最好应利用自己的时间安抚和指引他们不安而活泼的心转向某种娱乐活动或轻松愉快的工作。母亲的努力和她为儿女设计娱乐活动而用的时间,必得到丰厚的报赏。{SA 136.1}
    小孩子原是乐群的。他们一般都不喜欢独处。母亲应该认识到,在大多数情况下,儿女在家时应常在她自己的房间里。这样她就能照料他们,随时听取他们的倾诉,为他们解决小小的纷争,纠正不良的习惯,自私或忿怒的表现,并把他们的心引到正确的方向。儿童感兴趣的事物,他们认为母亲也会欣赏。他们在遇到小小困惑的时候,自然会请教母亲。母亲不可漠然置之,或拒绝小事的打搅而伤了孩子敏感的心。母亲眼里的小事,在孩子看来也许是大事。一句合时的指导或警戒,往往具有极大的价值。母亲满意的一瞥,一句鼓励和称赞的话,往往会投射一束阳光到他们年幼的心中整整一天。{SA 136.2}
    孩童在襁褓时代应从母亲领受的初步教育,当是身体健康方面。应当只让他们吃清淡的食物,其素质以能保持他们最佳的健康状态为宜,而且饮食也当有定时,每日不超过三餐,若是可能两餐更好。如果训练得法,孩童不久就会明白,哭闹或发脾气是不能得到什么东西的。贤明的母亲必善于训练其孩童,这不但使她自己眼前方便,也是为他们将来的好处。为达此目的,她就要教导孩童约束食欲和克己自制的重要教训,使他们应当为健康着想而饮食、穿衣。{SA 137.1}
    一个家教良好的家庭,敬爱和顺从上帝,必是愉快幸福的。父亲在结束每日的工作回到家时,不会把他的困惑烦恼带到家中。他会感到家和家庭圈子太神圣了,不可被不快乐的困惑所损害。当他离开自己的家时,他并没有把自己的救主和信仰丢在脑后,而是与二者同行。他家的美好感化力,他妻子的祝福和他儿女的爱,使他的重担减轻了,他则以内心和平安和愉快鼓励的话语回报妻子和儿女,他们正高兴地等着欢迎他的到来。当他在祈祷的坛前和家人一同屈膝,向上帝献上他的感谢,因为祂全天保守照顾了他和他所爱的人时,上帝的天使就在屋中盘旋,且将敬畏上帝之父母的热切祈祷传到天庭,如同美好的香,得蒙应允和祝福。{SA 137.2}
    父母应当使儿女铭记:考虑口味伤害胃乃是罪;他们违背自身的生命律,就是得罪造他们的主。这样受教的儿女不会难以约束。他们不会急躁易怒,反复无常,而会处于享受人生的更佳状况。这样的儿女会更容易也更清楚地明白自己的道德义务。已受教要将自己的意志和心愿顺服父母的孩子,会更容易也更乐意顺服上帝的旨意,和顺服基督之灵的支配。这么多自称基督徒的人之所以有许多的考验,总是给教会负担,是因为他们在孩童时期没有受过正确的训练,且在很大程度上被撇下去形成他们自己的品格。他们错误的习惯和特殊的、不快乐的性情没有得到纠正。他们没有受教将自己的意志顺服父母。他们全部的宗教经验都因孩童时期的训练受了影响。他们那时不受管束。他们长大了也没教养,而今,在他们的宗教经验中,他们难以顺服圣经所教导的纯洁的纪律。因而,父母们应当认识到落在自己身上的责任,要在宗教经验上教育自己的儿女。{SA 138.1}
    凡视婚姻关系为上帝的神圣仪节之一,且被祂圣洁的律例所维护的人,必为理性的指令所管束。他们会仔细考虑婚姻关系所准予的每一特权的结果。这样的人会感到自己的儿女是上帝交给他们保守的宝石,要藉着训练除去他们本性的粗糙面,好使他们的光彩显出来。他们会感到有极其严肃的责任,要如此塑造他们的品格,以致他们能终身行善,用他们的亮光造福他人,且使世界因有他们活在其上而变得更好,并最终使他们适合过更高尚的生活,配得那更美的世界,在上帝和羔羊面前发光到永远。                              怀爱伦{SA 139.1}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