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论节制
附录一
​节制工作者怀爱伦
宣讲节制问题的使命——作为主所任命的使者,我也要就节制问题发言。我已应邀到许多地方在大庭广众之前讲论节制问题。多年以来,我一直被公认为节制的演讲者。——《怀爱伦文稿》1905年140号。{Te 259.1}
我很高兴有幸在许多国家的大庭广众面前就这个问题作见证。我多次在我们的帐棚大会中向大批会众讲这个题目。——《怀爱伦信函》1911年78号。{Te 259.2}
报告的计划——我们不按一般演讲者的惯例,而对流行的不节制行为追根溯源到了家庭的餐桌和童年时代对食欲的放纵。刺激性食品引起对更强刺激物的欲望。孩子的口味既这样受到损坏并且没有学会自制,后来就会成为酒徒或烟奴。我们从这个大基础上探讨了节制问题,并指出父母有责任培养儿女正确的人生观和人生职责,为建造他们正直的基督徒品格打好基础。伟大的节制改良工作要想彻底成功,就必须从家里开始。——《评论与通讯》,1877年8月23日。{Te 259.3}
在印第安那州科科莫的一次节制大会——《科科莫快讯》的编辑安息日在场。他后来发布通知,大意是星期日下午我们要在营地就基督徒节制问题对人发表演讲。……三辆短途列车运来了听众。这里的人对节制问题非常关心。下午两点半,我们根据道德和基督徒的立场,对大约八千人讲论了节制问题。我们有幸讲得非常清楚而自由;在场的大批听众凝神倾听。——《评论与通讯》,1877年8月23日。{Te 259.4}
在俄勒冈州的塞伦宣讲节制问题——[1873年]6月23日,星期日,我在[俄勒冈州]塞伦的卫理公会就节制的题目发表了演讲。出席的人数出奇的多,我讲论得很自由。这是我特别喜欢的题目。他们请我在帐篷大会后的星期日在同一个地方再讲一次,但因我声音嘶哑而作罢。但在下一个星期二的晚上,我又在这个教会里演讲。我接到许多邀请要我在俄勒冈的各城镇讲论节制,但是我的健康状况不许我答应这些邀请。{Te 260.1}
[1878年8月初,]我们顺便访问了[科罗拉多州的]博尔德市,并高兴地看到我们的帐篷礼拜堂。科内尔长老在那里举行一系列的聚会。……帐篷是借来举行节制聚会的。我受到特别的邀请,在一个挤满听众的帐篷里作了演讲。虽因旅途疲惫,主却帮助我成功地把在凡事上实行严格节制的必要性摆在了人们面前。——《教会证言》,卷四,第290-297页。{Te 260.2}
只有永恒才会显示这种工作的成就——多少的生灵,忧疑病苦,世事劳瘁,不得安宁,被带到伟大的医师面前,祂愿对凡来就祂的人拯救到底。基督是一位复活的救主,在祂的光线中有医治之能。——《教会证言》卷六,第111页。{Te 260.3}
与他人联合援助同胞——安息日之后的晚上,我在华盛顿礼堂作了演讲。[ 编者按:这是芝加哥马大华盛顿疗养院的女士们所管理的礼堂;马大华盛顿疗养院是一个帮助不节制女性实行改良的团体。]……星期日下午,我在同一个礼堂就节制问题向许多听众作了演讲,他们凝神倾听。我宣讲耶稣时自由而有力。祂亲自担当了人性的软弱,背负了人类的痛苦和忧伤,并为我们得了胜。……{Te 261.1}
在聚会结束时,我有幸受被介绍给华盛顿疗养院院长。他代表疗养院和朋友们感谢我让他们听到这么愉快的演讲。我受到诚恳的邀请在下次经过芝加哥时要访问他们。我向他们保证,我将视之为一种荣幸。我很满意有机会根据基督徒的立场在这个疗养院的患者面前宣讲节制。他们正在这里得到帮助,克服那将许多人困于无望奴役中的顽习。我得知在被迫寻求这个疗养院友好帮助的人中,有律师、医生、甚至传道人。——《评论与通讯》,1885年2月10日。{Te 261.2}
鼓舞人心的回应——我就节制的题目作了最明确的发言,对别人的心产生了显著的影响。我常常听到有人见证说:“自从你作了有关节制的演讲之后,我已不再吸烟、喝酒,也不再用任何兴奋剂或麻醉品了。”他们说:现在“我必须用所启发的行动原则装备自己;因为我想让别人也知道我所得到的益处。这种改良对我和我所接触的人都很重要。我愿意起更好的作用,以明确的原则和目标与基督同工,以争取胜利者的生命冠冕。”——《怀爱伦信函》1899年96号。{Te 261.3}
在澳大利亚的公开聚会中,我们作出了特别的努力,清楚地提出节制改良的基本原则。我在星期日对人们演讲时,通常以健康和节制为题。在一些帐棚聚会期间,每天都讲这个题目。在几处地方,人们对我们关于使用兴奋剂和麻醉品的立场产生了兴趣,于是支持节制的人就来参加我们的聚会,更多地了解我们信仰的各种道理。——《怀爱伦文稿》1907年79号。{Te 262.1}
在墨尔本与基督教妇女节制协会的工作人员们接触——凯洛格医生来到我的帐棚,问我是不是愿意会见基督教妇女节制协会的会长和干事。我邀请他们到我们的帐棚,进行了一次非常愉快的会见。会长是一位严格的素食者,已经四年没有吃肉了。她容貌清朗,这确实为她节制的习惯争光。干事是一位青年女子。两位女士都很聪明。她们对所听到的话都深表兴趣。她们邀请我在她们举行聚会的那个美丽的礼堂里演讲,她们也请斯塔尔弟兄给为她们的节制报刊供稿。{Te 262.2}
会长真诚地希望我们与她们合作进行节制工作。她们说:“请放心,我们要进入每一扇为我们打开的门户,好让我们的光照在别人身上。”她们似乎很高兴看到,听见并相信我们这班人拥有且表显出圣灵的果子。我给了她们每人一本《基督徒节制》,把一本《善恶之争》给了她们中的一位,把一本《先祖与先知》给了另一位。——《怀爱伦文稿》1894年2号。{Te 262.3}
接着进行健康教育——普莱斯船长和他的妻子在场。他妻子是维多利亚基督徒妇女节制协会的会长。普莱斯夫人曾到我在营地的帐篷访问过我。她诚邀我到她们的团体演讲。在星期日的演讲之后她来找我,拉住我的手说:“我为这次演讲感谢您。我看到许多新的要点;它们在我心中留下了持久的印象。我决不会让它们失效。”{Te 262.4}
我被介绍给她丈夫。他气度不凡,是一位船长,担任一个非常重要的职位。斯塔尔夫妇与他们一起用餐,并愉快地结识了。普莱斯夫人代表基督教妇女节制协会诚恳要求我们教授卫生烹饪。我们计划开办一所烹饪学校,要在墨尔本基督教妇女节制协会隔壁的房子里开办。要讲四个课,每周一课,从下个星期二开始。每课要教烹饪八个不同的菜。这个题目引起了很大的兴趣。普莱斯夫人是一位素食者,已经有四年没吃过肉了。{Te 263.1}
一流人士出席了我们在威廉斯镇举行的聚会。普莱斯夫妇参加了营地的一些聚会。他们说圣经现在对他们来说是一本新的书了。他们看到里面充满宝贵的真理,是心灵的盛宴。——《怀爱伦文稿》1894年6号。{Te 263.2}
保持友谊——基督教妇女节制协会的会长普莱斯夫人,干事科克夫人,她的姐妹和两位年长的女士,以及普莱斯夫人的侄女,与我们一同用一餐。我们是在墨尔本与普莱斯夫人和科克夫人相识的;她们正在参加悉尼的节制大会。我们进行了一次愉快的会谈。现在她们出来乘我们的马车去参观乡村,而我则继续我的写作。我希望这些姐妹会认识真理。我们希望看到这些有知识的人悔改,站在维护真理的立场上。——《怀爱伦文稿》1893年30号。{Te 263.3}
新西兰的露天节制聚会——一些听众对这件事非常热心。市长,警察,还有其他几个人说,这是他们迄今所听到最好的福音节制讲道了。我们觉得这次工作很成功,就决定下一个星期日下午再举行一次类似的聚会。虽然天空乌云密布似乎要下雨,但我们蒙主眷顾,听众比上一个星期日更多。有许多青年人似乎听得入迷了。他们中有一些人非常严肃。这是一个特别的时刻。当时有两天的赛马和家畜展览,引起人们强烈的兴趣,所以我担心来听的人不多。这场农业和家畜展览会已经谈论和准备了好几个星期了。这倒给了我方便,去对那些要不是特殊场合我就没有机会的人讲话。{Te 264.1}
我宣读一篇文章,讲到一位十七岁的青年人如何被引诱到酒馆里,喝了第一杯酒,然后酒发挥了它总是要发挥的作用,使他的大脑癫狂。这时,一个约十七岁的小伙子哭得象个孩子一样。文章中的青年人喝了酒之后,记不起发生了什么事。酒馆里发生了一场争吵。这个小伙子手里拿一把刀杀了人。他被控告谋杀,被判处五年监禁。那是一篇感人的文章,使许多老年和青年人流下了眼泪。——《怀爱伦信函》1893年68号。{Te 264.2}
用独特的方法保持注意力——我以节制为主题,从基督徒的立场,亚当的堕落,伊甸园的应许,基督来到我们世界,祂的受洗,祂在旷野里受试探,以及祂的得胜等角度进行论述。这一切给了人类又一次试验,使人能靠着耶稣基督的功劳独立为自己获得胜利。基督来是要带给人道德的力量,使人可以得胜,在食欲上克服试探,并打破扭曲食欲的习惯和放纵的奴役,靠着道德的力量,刚强作大丈夫;天国的记录会在其案卷上记下他在上帝眼中是一个男子汉。{Te 264.3}
这与他们所听过的节制道理大不相同,他们听得都入迷了。——《怀爱伦文稿》1893年55号。{Te 265.1}
有效地利用经文和诗歌——下午我讲了节制的题目,用《但以理书》第一章作为我的经文。大家都凝神倾听,似乎对圣经所论述的节制甚感惊奇。在讲述了那几位希伯来俘虏的正直和坚贞之后,我邀请诗班唱:“当敢效法但以理,当敢独自立!当敢定诚实主意!敢叫人知悉!”这首诗歌感人的旋律从台上的诗班口中传出来,会众也加入了他们的歌唱。然后我接着讲。我知道在我结束之前,许多在场的人对基督徒节制的意义会有更好的理解。主给了我自由和祝福,在许多人的心中留下了极为严肃的印象。——《怀爱伦信函》1900年42号。{Te 265.2}
应基督教妇女节制协会之邀——1899年底在新南威尔士的梅特兰举行的一系列聚会期间,基督教妇女节制协会梅特兰分会的会长请我给他们讲一个晚上。她说即使我只给他们讲十分钟,他们也很愿意听。我问她是不是这十分钟就是她计划给我的全部时间,因为有时上帝的灵临到我,我的信息十分钟讲不完了。她说:“哦,你们的人告诉我说您不在晚上演讲,所以我只定了十分钟,心想如果我再定长一点儿,就根本请不到您了。您能给我们讲的时间越长,我们就会越感激。”{Te 265.3}
我问会长温特夫人,她的习惯是不是在聚会开始时先读一段经文。她说是的。于是我请求给我祈祷的特权,他们很高兴答应了。我向他们自由讲论了一个小时。有一些那天晚上在场的妇女后来去参加了帐棚聚会。——《怀爱伦文稿》1907年79号。{Te 266.1}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