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论节制
3. 排除试探
污迹犹存——尽管有了数千年的经验和进步,沾染了历史最初几页的污迹依然在损毁我们现代文明的形像。我们无论走到哪里,都会看见醉酒及其祸患。尽管节制工作者在作出高尚的努力,但这种祸害罪恶已经站稳了脚跟。专卖法虽已通过,但除了比较有限的地区以外,法规并不能阻止祸害的蔓延。——《基督徒节制与圣经卫生》,第29页。{Te 203.5}
专卖法的结果——人们化一点钱,就可以获得许可,向同胞贩酒,剥夺他们今生的一切快乐和来生的希望。立法的和卖酒的人,并非不知道他们工作的后果。在旅店,酒吧和餐馆里,食欲的奴隶们化钱购买摧残自己的理性,健康与幸福的东西。酒商的腰包里所装满的钱,本应用来为可怜醉汉的家人添衣置粮。{Te 203.6}
这真是最恶劣的抢劫!然而在社会和教会里身处高位的人,竟发挥他们的影响赞同专卖法!为什么呢?——因为把他们的楼房租给酒商能获得更高的租金吗?因为希望从酒类利益中获得政治的支持吗?因为这些自称为基督徒的人自己背地里也纵饮这种诱人的毒物吗?确实,对人类高尚无私的爱不会授权人去诱惑自己的同胞毁灭。{Te 204.1}
许可销售酒类的法律使我们的各城各镇甚至乡村和偏僻的小村落都充满了网罗和陷阱,诱捕可怜软弱的食欲奴隶。从事改良的人每天都被试探包围着。酒徒骇人的渴望叫嚣着要放纵。到处都是毁灭之源。哀哉,人的道德力常被压服!他的信念常遭扑灭!他喝酒并醉倒了。然后是夜夜放纵,日日恍惚迷离,愚昧可怜。一步一步这样继续下去,直到曾经的好公民,仁慈的丈夫和父亲,似乎变成了一个魔鬼。{Te 204.2}
如果那些在年初给酒商颁发特许的官员们,在年终能看到在特许下交易之后果的真实画面,那会怎么样呢?这幅画面向他们展示了惊人可怕的细节。有父亲,母亲和孩子倒在凶手的手下;有饥寒交迫,罹患讨厌恶症的可怜受害者,有囚禁在阴暗地牢里的囚犯,有受妖魔鬼怪的幻象折磨的精神病患者,有白发苍苍的父母哀悼自己夭折了的曾是高尚而大有前途的儿子和可爱的女儿。……{Te 204.3}
日复一日,酒徒妻儿所发痛苦的呼声上达天庭。卖酒的人可以把这一切都加到自己的收获里!他这种罪恶工作却是在法律的许可之下进行的!社会就这样败坏了,贫民院里挤满了穷人,监狱人满为患,刑场上也常有牺牲者了。这种祸害不止殃及醉汉和他不幸的家人,还加重了赋税,危害青年人的品行,威胁社会上每个人的财产甚至生命。尽管这幅画面非常形象,仍不足以表达真况。不节制的恐怖,是笔墨难以充分描述的。{Te 205.1}
如果售酒的唯一祸害就是不节制的父母对自己的儿女所表现的残忍和忽视的话,仅此一项就应足以让我们谴责和制止这种交易了。酒徒不仅使自己儿女的生活悲惨,而且藉着他罪恶的榜样,把儿女也引上犯罪的道路。基督徒怎么能容忍这种祸害呢?要是野蛮的民族偷走并虐待我们的儿女,象不节制的父母虐待儿女一样,整个基督教界就都会起来去制止这种暴行。但是在一个自称受基督教原则管理的国家里,因销售并饮用酒类而使无辜又无助的孩子所蒙受的痛苦与罪恶,却被视为一种不可避免的祸害!——《评论与通讯》,1881年11月8日。{Te 205.2}
在法律的保护之下——许多人提倡给酒类交易颁发许可证,以利于限制酒的祸害。但是交易一经许可,就受法律保护了。政府既批准了这种交易的存在,就鼓励了它自称要限制的交易。在专卖法的保护下,酿酒厂在各地林立,酒贩竟然把酒卖到了我们的家门口。{Te 205.3}
法律往往禁止卖酒给酗酒闹事的人,然而把青少年变成酒徒的工作,却在不断进行。酒类交易的命脉,在于引起青年人饮酒的欲望。青年人一步一步被引诱,直到养成饮酒的习惯;既有了欲望,就要不惜代价去满足。比起让我们花样年华的青年人因这种可怕的习惯而被诱惑至灭亡,让那些老酒徒去喝酒的害处会少一些,因为他们毁灭的命运大都已定。{Te 206.1}
酒类交易的专卖,使从事改良的人经常面临试探。一些机构已经建立,帮助不节制的受害者克服他们的食欲。这是一件高尚的工作;但只要法律许可酒类的销售,不节制的人从戒酒所里得到的帮助就不大。因为他们不能永远留在那里。他们必须重返社会。饮酒的欲望虽已抑制,却没有完全消灭。当试探在各处来袭击他们时,他们往往很容易重入牢笼。{Te 206.2}
人如果有一头凶猛的牲畜,明知它的野性却又把它放出来,那么法律就要他对牲畜在外面闯的祸负责。根据上帝赐给以色列人的法律,人若知道自己牲畜的野性却容它出去伤人致死,他就必须以命抵命;因为他必须为自己的不负责任或恶意付出代价。根据同样的原则,颁发执照允许人卖酒的政府,要为酒所造成的祸害负责。把一头凶野的牲畜放出来伤人尚且需要抵命,批准售酒的罪,又是何其重大呢!{Te 206.3}
允许专卖的理由是可以增加国库税收。但这笔收入是无法与处置罪犯,疯子和乞丐的庞大费用相比的。这些人正是酒类交易的后果!一个人在醉酒的情况下犯了罪,在法庭受审,批准酒类交易的人,就不得不去应付自己行为的后果。他们所批准销售的酒类,会使神志清楚的人疯狂。现在他们必须把那人送往监狱或刑场,他的妻儿却被抛弃在贫困之中,成为他们所生活之社会的负担。{Te 207.1}
单从经济上考虑,容忍这种交易是何等的愚蠢!有什么收入能补偿理智的丧失,上帝形像的污损,儿女的毁灭,贫困沉沦,在孩子身上长期保留酒徒父亲的犯罪倾向呢?——《服务真诠》,第342-344页。{Te 207.2}
禁酒的成就——饮酒成瘾的人,处于绝望的境地。他的思想是病态的,意志十分薄弱。就他本身的能力而言,他的食欲已无法控制了;你劝勉或说服不了他克制自己。决心戒酒的人既被拖进恶习的洞穴,就受到引诱再次举起酒杯,一杯下咽,所有的良好决心都消失了,所有残存的意志也都摧毁了。……藉着贩酒的合法化,法律认可了人这样的堕落,不肯阻止这种让世界充满祸患的交易。{Te 207.3}
这种状况难道必须继续下去吗?人难道必须面对试探门户的敞开,始终为胜利而搏斗吗?文明的世界难道永远要受不节制的祸害的吗?难道要继续让不节制的烈焰每年吞灭千万幸福的家庭吗?一只船若在近岸之处失事,岸上的人决不会袖手旁观。他们会冒着生命的危险,竭力救援船上的人免遭灭顶之灾。要救人脱离酒徒的命运,需要作出的努力要大得多啊!{Te 208.1}
酒贩的工作所坑害的,不仅是酒徒及其家人。他的交易给社会带来的主要祸害,也不单是税收的负担。我们大家都交织在社会的网络中。落到人类大家庭任何一员身上的祸患,都会危害所有的人。{Te 208.2}
许多人因为贪图财富和安逸,不肯参加禁酒运动,及至他们发现酒类交易对他们的危害时,已为时太晚了。他们看见自己的儿女饮酒上瘾,饱受摧残。不法的事日见猖獗。财产处于危险之中。生命也不安全。海上陆地的惨剧天天增多。污秽不幸的巢穴中所滋生的疾病侵入了富贵人家。放荡犯罪人家的孩子所养成的恶习传给了有教养家庭的子女。{Te 208.3}
没有人是不受酒类交易祸害的。为了自身的安全起见,每一个人都必须参与杜绝这种交易的运动。——《服务真诠》,第344, 345页。{Te 208.4}
只要这些祸害存在,社会就决不可能处于正常的状态。如果不立法关闭酒馆,改革就不能真正生效。酒馆不仅要在星期日关闭,平时也要关闭。关闭这些酒馆会促进公共秩序和家庭幸福。——《时兆》,1886年2月11日。{Te 208.5}
为了上帝的尊荣,国家的稳定,社会,家庭和个人的幸福,我们必须全力以赴地唤醒民众意识到不节制的祸害。我们现在即或看不到,但过不久就会看到这种可怕罪恶的后果。谁肯毅然决然地制止这种毁灭的工作呢?这场斗争几乎还没有开始。要组织起一支军队,阻止使人疯狂的酒类销售。要说明酒类交易的祸害,形成要求禁酒的社会舆论。要为狂饮的酒徒提供机会脱离奴役。要让全国人民发出声音来,要求立法者禁止这种害人的买卖。——《服务真诠》,第346页。{Te 209.1}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