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论节制
5. 公共健康问题
他们出卖了自己的意志——世界上有许多堕落的人,他们因为在年轻的时候屈服吸烟饮酒的试探,毒害了自己身体的组织,败坏了心智的能力,达到了撒但想要的结果。思维的功能麻痹了。受害者屈服于饮酒的试探,为了一杯酒而出卖了自己的理智。{Te 36.2}
看看那失去理智的人吧。他是什么?是撒但意志的奴隶。那大叛徒将自己的品性灌输在他身上。他是荒淫和强暴的奴隶,无恶不作;因为他已经把致他迷醉的东西放入到自己的口里,在那样东西的影响下,他成了一个魔鬼。{Te 36.3}
看看我们的年轻人吧。我现在写的东西使我心痛。他们已丧失了自己的意志。他们的神经衰弱了,因为他们的力量已经耗尽。他们的脸上已没有健康的红润神色。他们的眼睛中也没有健康的光芒,其光泽已经消失。他们所喝下的酒也削弱了他们的记忆力。他们象上了年纪的人。他们的大脑在需要的时候不再能产生有丰富价值的东西了。——《怀爱伦文稿》1898年17号。{Te 36.4}
道德的罪与身体的病——在各色各等各行各业的人中。都有不节制的受害者。身居高位,拥有奇才,成就大事的人,都屈从于食欲的放纵,直到无力抗拒试探。他们中有一些人曾经腰缠万贯,现在却无家可归,举目无亲,痛苦悲惨,患病堕落。他们失去了自制之力。如果没有人帮助,他们就会越沉越深。就于这些人而言,自我放纵不仅是道德的罪,也是身体的病。——《服务真诠》,第172页。{Te 36.5}
处于绝望的境地——饮酒成瘾的人,处于绝望的境地。他的思想是病态的,意志十分薄弱。就他本身的能力而言,他的食欲已无法控制了;你劝勉或说服不了他克制自己。——《服务真诠》,第344页。{Te 37.1}
身心都受奴役——各城各镇到处都有酒店。……旅客进入酒店的时候头脑是清醒的,还能挺起身来走路,但请看他出来时的样子。他的眼睛失去了光彩。走路也站不直了。他步履蹒跚象海里的船只。他的思维能力瘫痪了,上帝的形像摧毁了。致人疯狂的毒酒在他身上烙下了印记。……他的身心都受奴役,无法辨别是非。酒商把酒瓶端到邻舍嘴边。在酒的影响之下,他充满残忍和凶杀的念头,在疯狂之中竟杀了人。{Te 37.2}
他被带到地上的法庭。那些使酒类交易合法化的人,被迫处理自己行为的结果。他们立法授权允许这个人喝酒,使他从一个神志正常的人变成一个疯子,可是现在他们却要把他送进监牢,并要因他的罪行而处死他。他的妻儿要被抛弃在穷困贫乏之中,成为他们所生活之社会的负担。那个人既丧失了灵魂又丧失了肉体,从地上消灭了,也没有天国的盼望。……{Te 37.3}
没有力量抵挡试探——酒瘾的受害者在酒的影响下变得十分疯狂,以致愿意为一杯威士忌而出卖自己的理智。他们不遵守主的诫命:“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出20:3)。他们的道德力非常薄弱,没有力量抵挡试探。他们喝酒的欲望非常强烈,超过了其他任何的欲望,他们没有认识到上帝要求他们全心全意地爱祂。他们实际上是拜偶像的;因为任何使人与创造主离心离德,削弱或麻痹人道德力的事,都是篡夺祂的宝座,接受唯独应归于祂的侍奉。在这一切邪恶的偶像崇拜中,撒但受到了崇拜。{Te 38.1}
喜欢饮酒的人是在与撒但玩生命的游戏。撒但让恶人作他的代理,把刚开始饮酒的人被变成酒徒。他制定了计划:当人的思想因酒而混乱时,他就把酒徒驱赶到绝望的境地,使他犯下某种残暴的罪行。在撒但所设要人敬拜的这个偶像中,尽是污秽和罪恶。拜这个偶像既毁灭人的灵魂,也毁灭人的身体,其邪恶的影响甚至扩大到酒徒的妻儿。酒徒的败坏倾向传给了他们的子孙,并通过他们的子孙传给将来的世代。{Te 38.2}
魔鬼的能力在运行——但是我国的领袖们难道不要对这种致命弊端的流行,就是酒类交易的结果负主要的责任吗?他们难道没有责任和权利消除这种致命的弊端吗?撒但已经制定了他的计划。他与立法者协商,他们接受了他的建议,于是采取行动,藉着立法,使罪恶增多,导致笔墨所无法形容的许多可怕的罪行和惨景。魔鬼的能力藉着人运行。人受到试探放纵食欲,直到完全失去自制。酒徒的丑态,即使不那么普遍,也应激起公愤,使酒类交易一扫而空;但撒但的能力使人心地刚硬,判断扭曲,目睹酒类交易的祸患、罪恶、贫穷如洪水一样泛滥世界仍无动于衷。……{Te 38.3}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撒但死亡的陷阱设在我们的社区,门口和各街角凡能捕捉到人的地方,以毁灭人道德的力量,抹煞上帝的形像,使人们堕落到禽兽不如的地步。人们处于危险之中正在灭亡,哪里有基督徒积极活动,作出坚决的努力,发出警告,开导同胞,拯救他们将亡的弟兄呢?我们不要谈论设法拯救已经死亡或失去的人,而要拯救那些尚能感应同情和帮助的人。……{Te 39.1}
藉着使酒类交易合法化,法律许可了人类的堕落,拒绝制止使罪恶泛滥世界的交易。但愿立法者们考虑一下,这一切对人类的生命,体力和智力所带来的危险是否不可避免。人类生命遭受的这种毁灭是必要的吗?——《评论与通讯》,1894年5月29日。{Te 39.2}
酒商的责任——那些把酒卖给同胞的人……向酒徒收了钱,却没有给他等价的东西,卖给他的东西令他发狂,愚蠢,变成一个邪恶残忍的魔鬼。……{Te 39.3}
但上帝的天使目睹了这条堕落道路的每一步,记录了人将酒瓶放在邻居嘴边所产生的每一个结果。酒商被列在双手沾满鲜血的人中。他被定罪是因为不断地提供有毒的饮料,使他的邻舍受到试探走向灭亡,许多家庭也因而充满不幸与堕落。上帝要酒商对他钱柜中从可怜的酒徒那里赚来的每一分钱负责。酒徒已完全丧失了道德力,将自己的人格淹没在酒中。——《评论与通讯》,1894年5月8日。{Te 40.1}
他必须向上帝交账——一个人不管在世人眼中多么有财富、权势或地位,也不管国家的法律允不允许他把有毒的饮料卖给他的邻舍,在天庭看来,他都必须为基督所救赎之人的堕落交账,并在审判台前受到指控,因为他使一个本应反映上帝形像的人,降格为反映那不如禽兽的形像。{Te 40.2}
酒贩在引诱人养成饮酒的习惯时,夺走了人的义,把人们变成撒但卑贱的奴隶。生命之君主耶稣是与黑暗之君撒但针锋相对的。基督宣布说,祂的使命是要拯救人。……{Te 40.3}
耶稣曾离开尊贵的天庭,将祂自己的荣耀放在一旁,以人性覆盖了祂的神性,为了与人类进行亲密的接触,藉着言传身教拯救人,提高人,在人心中恢复已经丧失的上帝形像。这就是基督的工作;但是那些使酒类交易合法化的人,他们的影响是什么呢?那些把酒瓶放到邻居嘴边的人,他们的影响是什么呢?将酒贩的工作与耶稣基督的工作进行对比,你就不得不承认,那些经营酒类的人,和那些支持这种交易的人,正在与撒但合作。藉着这种生意,他们在做比世上任何其他生意更加使人类的祸患长存的工作。……{Te 40.4}
卖酒的人采取与该隐一样的立场说:“我岂是看守我兄弟的吗?”上帝对他象对该隐那样说:“你兄弟的血有声音向我哀告”(创4:9,10)。一些道德薄弱的人因饮酒的试探而堕落。卖酒的人要为带给他们家庭的不幸负责。他们要受控告,因为他们藉着酒类交易将悲惨,痛苦和绝望带进了世界。他们一定要为饮酒之人的妻儿所遭受的祸患与贫乏交账,因为这些人缺衣少食,流离失所,葬送了一切希望和喜乐。主关心麻雀,连它掉在地上都予以关注;地上的草今天还在明天就丢在炉里,主仍给它装扮。所以祂必不忽视那些照着祂自己的形像而造、用祂自己的宝血所买来的人。祂必要垂听他们受苦的呼声。上帝看到这种使悲惨与犯罪长存的罪恶。祂将这一切都归咎于那些用自己的影响帮助打开试探人之门的人。——《未标日期的怀爱伦文稿》54号。{Te 41.1}
上帝对酒贩的判决——他不知道也不在意主有一笔账要跟他算。当他的受害者死亡时,他的铁石心肠无动于衷。{Te 41.2}
他没有听从主的指示:“不可苦待寡妇和孤儿;若是苦待他们一点,他们向我一哀求,我总要听他们的哀声,并要发烈怒,用刀杀你们,使你们的妻子为寡妇,儿女为孤儿”(出22:22-24)。——《评论与通讯》,1894年5月15日。{Te 41.3}
在每一个人都按自己的行为接受报应的日子,酒商们是无可推诿的。那些害了别人的人,将赔上性命作为惩罚。上帝的律法是圣洁、公义、良善的。——《怀爱伦信函》1908年90号。{Te 41.4}
不要鼓励追求兴奋剂的欲望——每一个人都要记住自己对上帝负有神圣的责任,要尽全力善待自己的同胞。每一个人都要小心,不要引起对兴奋剂的欲望。劝朋友和邻居为了健康而喝白兰地,就有危险成为毁灭他们的工具。许多事件引起了我的注意。有时只是一个小小的建议,就使男男女女成了饮酒恶习的奴隶。{Te 42.1}
医生们也对许多人成为酒徒负有责任。他们既知道饮酒对喝的人会有什么后果,就要对给病人开出饮酒的处方负责。他们若思考因果关系,就会知道兴奋剂对身体每一个器官的影响,是与对整个人的影响一样的。医生们对自己使父母们成为酒徒所发挥的影响有什么推诿之辞呢?——《评论与通讯》,1894年5月29日。{Te 42.2}
警告他们逃避恶果——纵饮的可怕后果既摆在我们面前,任何一个自称相信圣经的人怎么还敢去摸,去尝或者去买卖清酒或浓酒呢?这种做法确实与他们自称的信仰不相符。……{Te 42.3}
关于饮用清酒和浓酒,上帝已在祂的话中发出特别的指示。祂禁止人饮用清酒浓酒,并用强烈的警告加强了祂的禁令。但祂警告人不可饮用醉人的饮料,不是出于祂的独断独行。祂警告人是为了让他们逃避因纵饮清酒和浓酒而产生的恶果。……{Te 42.4}
酒类交易乃是我国一个可怕的祸根,并且得到自称为基督徒者的支持而合法化。各教会这样做,要对这种致命交易的一切后果负责。酒类交易的根源在地狱,是通向毁灭的。这些问题都需要严肃考虑。——《评论与通讯》,1894年5月1日。{Te 43.1}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