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演讲和歌唱的声音
第六十三章 复临运动的先驱
威廉.米勒耳
句句都是真实的——米勒耳先生讲道的方式既非文采横溢,也不激昂雄辩;他只是提出简明而动人的事实来,使他的听众从冷淡不经意的景况中醒悟。他在讲道时,总是引用圣经来证实他的话语和理论。他的话都带有一种令人折服的能力,使人感觉句句都是真实的。……{VSS 387.1}
他是一个能引人入胜的演说家,他的劝勉对于自称为基督徒以及冥顽不化的人,都很适当而且带着能力。有时他的聚会充满感人的严肃。听众都感觉到人类紧急的危机已经临到。--LS 27. {VSS 387.2}
 
 
怀雅各
说话和行事都很勇敢——我丈夫具有正直勇敢,不屈不挠的品质,维护正义,指责错误。这应归荣耀给上帝。这种正直和果断正是开创工作时所需要的。而且随着工作步步进展,这些品质也同样是需要的。他决定捍卫真理,决不为最好的朋友而牺牲一条原则。他秉性热情,说话和行事都勇敢无畏。这往往使他陷入原可避免的麻烦中。他不得不更加坚定地站立,更加坚决,更加恳切勇敢地讲话,因为在工作中与他联络的人脾气秉性各不相同。--LS 243.{VSS 387.3}
更清晰的眼光——上帝把我们放在苦难的炉火中考验以后,就把我丈夫拉出来,使他比生病以前有更清晰的眼光和智力来制订和实行计划。当我丈夫感觉到自己的软弱而怀着敬畏上帝的心作事时,上帝就成了他的力量。他敏捷地讲道和行动,推动改革工作,这些改革工作本来可能会瘫痪的。他作了非常慷慨的奉献,唯恐钱财成为自己的网罗。--LS 244. {VSS 388.1}
宝贵的真理亮光照射在祂的圣言上——上帝已准许宝贵的真理亮光照射在祂的圣言上,照亮了我丈夫的心。他可以藉着自己的讲道和著作,将耶稣同在的光线返照在别人身上。--3T 502. {VSS 388.2}
更大的光是为别人——我蒙指示看到,在某些方面,他与上帝子民的关系类似摩西与以色列人的关系。当遇到逆境时,以色列人就埋怨摩西,同样,也有人埋怨我丈夫。……上帝也赐给我丈夫圣经问题的很大亮光,不仅仅是为了他自己,也是为了他人。我看到这些亮光应当写出来传出去,而且会有新的亮光继续照在圣经上。--3T 85. {VSS 389.1}
上帝责备的工具——由于我丈夫站在我身边支持我的工作,并且与上帝的圣灵同心合意作了清楚的见证,很多人感觉是他个人在伤害他们,而事实上这是上帝托付于他的重任,是上帝在藉着祂的仆人责备他们,试图引导他们悔改自己的错行且讨上帝的喜悦。--3T 261. {VSS 389.2}
他著作的影响——我丈夫不知疲倦的做工,以使出版社处在今天繁荣昌盛的状态。我看到他对于弟兄们的同情与爱要超过他所认为的程度。他们热切地查究他的文章以有所得。倘若他们能在我丈夫的文章中找到一种令人振奋的语气,倘若他讲说鼓励的话,他们的心便欢喜快乐了,有些人甚至会因心中的柔情喜极而泣。然而,倘若我丈夫所表达的是忧郁悲哀的内容,当弟兄姐妹们阅读时,他们的表情也就变得悲伤,那表现我丈夫所写之文章特征的精神就反映在他们身上了。--3T 96, 97. {VSS 389.3}
 
W. W. 普雷斯科特
成功的源泉——我知道自从来到这个地方,他就得到了圣灵的沛降;他的嘴唇被从祭坛上取来的红炭沾过了。我们认识也能分辨出真牧人的声音。真理从上帝仆人的口中源源不断地涌出来,人们就象之前从未听过一样;不信的人变得脸色苍白,说:“那人受了灵感。”人们没有在营地周围漫步,而是立即进入帐棚,着迷似的倾听着。{VSS 390.1}
每天我们都有一些工人到郊区去,带着一些《圣经回声》、通知和聚会的邀请函。聚会要讲述上帝之道的奇妙。主正将如金子一样宝贵的新鲜的亮光倾入人的心房和灵宫。我从未听过人以更大的热诚和能力讲解圣道。我知道这必是因为上帝激励人心的能力在人性工具上运行。许多人都注意到营地上一点儿也不混乱。我每一次进入营地,都认为上帝的天使在这里。--Lt 82, 1895. {VSS 390.2}
 
上帝现代的使者
第一次演讲(缅因州波特兰,1845年)——那时我的喉咙和肺部有病,以致三个月来我不能多讲话,而且讲话时声音低微沙哑。这次我在会中站了起来,开始低声讲话。讲了五分钟之后,喉咙与肺的疼痛和障碍消退了,我的声音就变成清晰而宏亮,我便很自由而流利地讲下去,将近二小时之久。在我讲完之后,我的喉咙又嘶哑了,直到我再立在会众面前,这同样奇特的经验又重演了一遍。这时我才确信自己是在遵行上帝的旨意,并看到自己的努力有了显著的成效。{VSS 391.1}
力量来自上帝——安息日我很虚弱。向人们讲完话后我疲惫到几乎晕倒了。人们说以前从来没见过我看起来这么可怜。我三周内掉了15磅肉。星期日我恳求主赐我力量向人们作我的见证,并且相信主垂听了我的请求。我极其软弱地站在台上讲了一个半小时,离开讲台时比上去时更强壮了,并且在那个场合一直有所赐给我的一切力量。……{VSS 391.2}
我刚刚接到邓莱普极有影响的一些人——银行家、传道人和企业家——的请求,要我在公理会重新讲我星期日在帐棚大会中所讲的论节制。--Lt 22, 1879. {VSS 392.1}
靠圣灵有能力——人们既一直期望我对许多人讲话,有时我便感到日复一日出现在大批会众面前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的事。但我设法在身体上使自己与上帝处于正确的关系。然后我就对祂说:“主啊,我已经用祢自己的方法做了我所能做的一切,现在我请求祢赐下惟独祢才能赐下的福气来支持我。”我脚步颤抖地走上讲台要对聚集的数千会众演讲;但在我站在会众面前的那一刻,上帝的灵总是带着加强的能力临到我。{VSS 392.2}
我丈夫与我在一起时,我常对他说:“只要我预先有保证,就会对我多么有益啊。”他就会回答说:“你起来讲话的时候,上帝从来都没有不赐福你;所以无论你的感觉如何,你都必须倚靠祂,将你无助的心灵寄托在祂的应许上。”我设法这么做了。我已学到我们必须尽自己的本分,与上帝合作。祂为每一个本分赐予力量。--Ms 111, 1901. {VSS 392.3}
上帝赐给她声音——我只有十一岁左右时,曾听到一位传道人读彼得被囚的事,就如《使徒行传》中所记载的;他读经的方式那么感人,以致故事的细节似乎都活生生地在我眼前经过,在我心中留下了那么深刻的印象,以致我永远忘不了。{VSS 392.4}
几年后,我在一般的聚会上演讲时,又遇见了这个人,在我讲道结束时,他问道:“你是怎么得到那种奇妙的声音的?”我告诉他是主赐给我的。当我开始公开服务时,我没有声音,除非当我站在会众面前要发言的时候。别的时候我只能耳语似的低声说话。我又说:“我常常想到你在有人问你怎么成了一位传道人时对人们说的话。你告诉他们:你的朋友们说你决不会成为传道人,因为你不能适当地说话;但你独自走到树木中对树木说话;你在赶着牛时也对牛说话,好像在参加聚会一样。你说:‘我就是这样学会当众讲话的。’”--Ms 91, 1903. {VSS 393.1}
演讲时上帝的帮助——第二天我病了,非常虚弱。感冒在我身上很顽固。我怀疑是否能在次日讲道。无论如何,我还是冒险允许弟兄们约定我在安息日下午向人们讲道。我完全倚赖主;因为我知道祂若不帮助我,我就说不了几句话。我的喉咙和头都很痛苦。我的声音十分嘶哑,几乎不能大声说话。{VSS 393.2}
安息日上午我也没有觉得好一些。约定的时间到了,我便到小礼拜堂去,发现里面挤满了人。我虽然担心自己会不行,但还是开始讲了。我开始讲道的那一刻,就得到了力量。我的声音也不嘶哑了,毫无困难地讲了约有一个小时。我的疾病似乎消失了,我的头脑也清晰了。我一结束讲道,声音就又嘶哑了,我又象之前一样开始咳嗽打喷嚏。{VSS 394.1}
对我来说,这种经验显然是上帝帮助的证据。--RH 1906年7月19日. {VSS 394.2}
怀爱伦的长时间证道——(本条记录和下一条记录摘自怀爱伦在1890年7月14日在密歇根州勾瓜克湖对总会讲话期间的一次重要讨论。)安德伍德长老:“我们讲道时间太长吗?”{VSS 394.3}
怀爱伦:“是的,确实如此;我也是这样;我完全接受这种看法。我讲道时间太长了。”{VSS 394.4}
W.C.怀特:“容我问个问题。我们应当接受您的榜样作为您观点的说明吗?”
怀爱伦:“我刚才不是承认了吗?我不是没给你们树立一个榜样吗?我认为自己是一个例外,但我想即使是例外也太过冒险了。不过我要告诉你们为什么我认为自己是一个例外。我丈夫曾把我抱到车厢里,放在座位上,我曾去一个聚会的地方,曾在瘫痪数周以致不能支配语言正确地说一句话的情况下站立。然而我还是站立在公众面前,作我坦率的见证。主的灵在我身上。每一个人都不是一个例外。这样,我怎么能说我什么时候做得过分了呢?我一次又一次地被带到那个地步。……”{VSS 394.6}
“这样,我要走多远呢?我已采取立场:主若使我对巴特尔克里克教会有负担,我就会告诉将之告诉他们;但是除非我有负担,我就没有更多要说的。我在巴特尔克里克的许多日子讲了21次道。我没有天天讲,但有些日子一天讲两次。我离开之前就是这样;我从未得到休息,直到导致了这场可怕的疾病。我原知道,也在弗雷斯诺告诉过他们我在打我最后一个回合的仗。而当时那些私人聚会中的工作比公开演讲更糟糕,必须告诉他们这种率直的事,就象我曾必须告诉他们一样。”{VSS 395.1}
“我不知道是否回答了你的问题;或许这就象一次长时间的证道,长到你们忘了要点。”{VSS 395.2}
怀特长老:“现在我有点怀疑一个人是否有权利基于另一个人的经验形成自己的行动。我怀疑我们是否有责任基于我们自己的经验形成我们的行动。”{VSS 395.3}
怀爱伦:“情况一直象这样。我一直在病痛中;我想告诉你,从来没有一次我虽作了约定,但在约定来到之前,我不用跟最可怕的心脏病痛或某种疾病格斗,使我似乎不可能去到公众面前。可是我一站在人们面前,就确实感到上帝的天使在我右边,好像我睁开眼睛看到了他们似的,就象基督使我复元时我对祂的感受一样确定。我得以超脱超越了我自己。我感到仿佛可以说审判就在我面前;仿佛天上的世界正在看着我,好像即使我倒毙在讲台上,也要做这些事,说这些话。我并不认为别人有责任那么做。我每天的感受都是那样。这是因为永恒的可怕现实展现在我面前,我一双脚站立,这可怕的现实似乎就象衣服一样把我遮蔽起来。”--Ms 19b, 1890. {VSS 395.4}
声音、音量和语速——法恩斯沃斯长老:“怀姐妹,你不认为我们的许多传道人因他们讲话的方式而大受伤害吗?”{VSS 396.1}
怀爱伦:“哦,是的,确实如此;我已多次见到这种情况。我丈夫有时陷入把音调提得很高的作风,而且似乎他好像不能摆脱那种作风。在德克萨斯州有一位A弟兄快要死了,因为他确实就象把刀放在自己的喉咙上一样。我现在既然来到这里,就想到这事,我必须写信给他。”{VSS 396.2}
科尔高尔长老:“已经有人告诉他了。”{VSS 397.1}
法恩斯沃斯长老:“在每一个区会都有这样的人。”{VSS 397.2}
怀爱伦: "我年轻的时候习惯于大声说话。主指示说,我把声音提到不自然的高度,不能给人们留下正确的印象。然后主把基督和祂讲话的方式呈现在我面前。祂的声音带有甜美的音调,缓慢而平静地达到听众耳中。祂的话语透入他们的内心。在下一句话说出来之前,他们就已明白这一句话的意思。一些人似乎以为他们必须赶快把话说出来,否则他们就会失去灵感,听的人也会失去灵感。如果那就是灵感的话,就让它失去吧,而且越快越好。{VSS 397.3}
“我在圣赫勒拿时曾就那一点写过一篇文章,因为我感到我们的传道人好像在走下坡路,其中是有原因的。”--Ms 19b, 1890. {VSS 397.4}
来自上帝圣灵的信息——我对人说话的时候,有许多都不是事先想好的。主的灵经常临到我身上。我似乎被带出并远离了我自己,清楚地看到了各人的生活和品格。我看到他们的错误和危险,并且觉得不得不把如此所见的说出来。-- 5T 678. {VSS 397.5}
藉异象而来的启示——我在站起来之前,一点儿没有想到能这么清楚地讲话。但上帝的灵以能力降在我身上,我就不得不说所赐给我的话。我不敢扣留一句证言的话。……我靠着一种高过人力的能力说所赐给我的话,即使我愿意,也不能撤回一句话。{VSS 398.1}
主在夜间的异象中用表号赐给我指示,然后便解释它们的意义。祂把话语赐给我,我不敢不把它传给人们。基督的爱,我斗胆加上对生灵的爱,激励着我,使我不能闭口不言。--Ms 22, 1890. {VSS 398.2}
夫妻一起讲道——起先我开始提心吊胆地从事公开演讲的工作。要是我有信心,那就是圣灵赐给我的。要是我讲话放松有力,那就是上帝赐给我的。我们聚会的方式通常是我们两个分担。我丈夫讲道,然后我会继之以相当长的劝勉,将我的道路融入会众的情绪中。这样,我丈夫撒种,我浇灌真理的种子,而上帝使之生长。-- 1T 75. {VSS 398.3}
基督的生平和健康问题——安息日过后的傍晚,我又对大批的人讲了话。星期日卫理公会的教堂开放了。你父亲上午讲,我下午讲了基督的生平、受难和复活。约定晚上我要在礼堂讲健康问题。开讲之前很久,礼堂就人满为患,许多人站在街上进不去。我们从通道挤了进去。有人担心地板会塌掉。知情的人便使他们确信不会有一点危险。{VSS 398.4}
有人提议去可以接待的卫理公会信徒家中,那里更方便更通风。他们说很多人已经在那里了。一个大声喊着说:“将讲道人分开。”你父亲回答说他不愿冒险去尝试这个实验,恐怕不会得到他的那份听众。最终一致决定去礼拜堂,那里也很拥挤,并且预备了额外的座位。会众很有礼貌而且专心。我自由地讲了一个半小时。聚会结束得很好。今晚我们还有一个约会。愿主与与我们同去,帮助我们作工,乃是我们的祈祷。(写给怀爱伦儿子W.C.怀特的信)--Lt 17, 1870. {VSS 399.1}
关于西1:24-29的证道——D.T.伯尔多弟兄在早上的聚会中讲了道。下午我从西1:24-29讲起。我在上讲台之前感到非常软弱。我在祷告中极其恳切地祈求上帝以特别的方式帮助我并赐福会众。主的灵降在我身上和会众身上。有三位翻译跟着我——德语的、法语的和丹麦语的——但这丝毫没有使我受窘。天使在我们中间。我在讲道时蒙了赐福,人们在听道时也蒙了赐福。我不得不看出我的信息正在留下的印象好过在美国的弟兄姐妹们心中的印象。{VSS 399.2}
讲完道后我们有了一次极其宝贵的聚会。我们来自各国的弟兄们说到他们大蒙赐福,因所讲的道而非常感激上帝。--Lt 23, 1885. {VSS 400.1}
关于太9:28-30的信息——我讲的经文是太9:28-30。会众中有许多有知识的人。我讲述简明的真理,好叫老幼都能明白。这曾是耶稣的讲道方式。祂用简明的方法教导人。祂不用没有学问的人明白不了的高言大智。没有学问的人,甚至连小孩子,都能明白祂的话。{VSS 400.2}
耶稣曾在拿撒勒宣布:“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祂用膏膏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报告: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路4:18)。自称作耶稣基督传道人的人中,有多少人在效法我们神圣教师的这个榜样呢?--Ms 55, 1886. {VSS 400.3}
讲按才干受托的比喻——虽然指定我在1月7日安息日下午讲道,但我在乘车八公里去聚会时,曾处在筋疲力尽的状态,以致感到恐惧战兢,且被种种试探所困。表面看来,我是不可能讲话的。我一路都在祷告。当我站在讲台上时,主给了我这样的保证,祂已差派天使来支持我,使我不能不信。这些话似乎是对我说的:“要在主里刚强;是的,要刚强。”我从未那么轻松自由毫无软弱地讲话。听众说我的声音清晰悦耳,会众不得不认识到上帝的灵和能力在我身上。{VSS 400.4}
我讲了一小时关于按才受托的比喻,相当明确地详细讲述了那个懒惰的仆人,他把那一千银子埋在地里,且用苦毒的抱怨将之呈在主面前,控告上帝是一个苛刻的主人。主藉着瓦器说话,听众受了感动。有些人深受感动。英国国教的一位传道人也在场,他来自塔斯马尼亚,与贝克和卢梭弟兄一起,他们刚刚开始守安息日。--Lt 23a, 1893. {VSS 401.1}
审慎和严肃——主不久就要以更大的能力在我们中间作工,但是我们有危险让自己的冲动把我们带到主不想要我们去的地方。我们不可踏出我们将不得不退回来的一步。我们必须严肃慎重地行动,不可使用过分的语言,也不可让我们的情绪变得过度紧张。我们必须冷静地思考,沉着地作工;因为有些人容易情绪激动,会抓住不谨慎的说法,利用极端的言论引起兴奋,阻碍上帝要做的工。{VSS 401.2}
有一等人总是想转移话题,涉新猎奇;但上帝希望所有的人都冷静周到地选择我们的言辞,与这时代严谨的真理保持一致,在向人传讲真理的时候,尽可能不带强烈的情绪,同时又保持应有的强度和严肃性。我们必须提防引起极端,不要鼓励过于狂热或冷淡的情绪。--Lt 37, 1894. {VSS 402.1}
来自圣灵的适合特别场合的讲题——1895年6月23日星期日,我在坎特伯雷的帐棚里讲道。曾安排一次大会,我们来自艾师菲尔德、悉尼和彼得山的许多人都出席了。有几个本来没有完全决定要顺从的人信服了真理。我登上讲台的时候便似乎不能集中思想要讲的任何题目,但我一站起来,一切就都清晰了,所赐给我的经文是那个律法师问基督的问题:“我该作什么才可以承受永生”(路10:25)?{VSS 402.2}
上帝的能力临到我身上,上帝的真理便藉着祂的代表以极其清楚有力地方式讲了出来。柯利斯长老说,他最近四十年几乎在各种情况下听过我讲道,但这次是他曾听过我讲的最有能力的一次。我似乎被提起来远离了我自己。是主的灵临到了我身上,一切荣耀归于祂的名。在我写给你的下一封信中,我会说明讲了什么。{VSS 403.1}
讲道之后我们花了约一小时举行见证会。所作的见证很棒,我们的聚会结束了,给那些正在十字架之前犹豫、想知道他们若是接受真理该怎么谋生的人留下了极其有利的印象。--Lt 28, 1895. {VSS 403.2}
关于不结果子的无花果树的信息——下午。我刚从帐棚礼拜回来。我今天讲了两次,在早上六点半的聚会中讲了近一个小时,下午也是这样。我通常在星期三下午讲道,因为它是一个假日,但这周我同意在星期二讲道,因为它是奖杯日。……帐棚里满了人。提供了额外的座位,有些人不得不站着。{VSS 403.3}
我讲了不结果子的无花果树,应用在不结果子的教会身上。主在大批会众面前给了我自由。在我面前的有看起来面容高贵的人,许多人,有男有女,都哭了。虽然没有人离开自己的座位,但大家都深为关切地听着。主确实为人们给了我一个信息。我知道圣灵在人们的心思意念中运行。我从未在我们任何的帐棚聚会中见过这么恳切要听真理的精神。{VSS 403.4}
我已经讲了十二次,每次都超过一个小时,还有几次短讲。主临格在这个营地,许多人的心都受了感动。--Lt 82, 1895. {VSS 404.1}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