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论出版工作
第三十三章 小册子和期刊的分发
  在博览会上分发小册子——我们应当利用每一个象圣路易斯博览会这样机会。在所有这样的集会上应有上帝所用的人在场。含有现代真理之光的小册子要象秋天的落叶那样散在人群中。对于许多出席这些集会的人来说,这些小册子就象生命树的叶子,有医治列国的功效。——《论救济工作》228页。{PM 347.1}
 
  无声的工具重述讲过的话语——在我们的大型聚会上,所有的演讲都应起重大的改革作用。要鼓励有才华的人,把所有的才干都用在所作的工作中,然后加强小册子的效果,就是那些用简单的语言阐明有关题目的文章,使讲过的道用无声的工具重述出来。短小精捍,饶有趣味的文章要以低成本排印并到处散发。不论何处有真理传给那些从来未听过的人,就应有这些书刊在旁供用。——《怀爱伦文稿》1875年1号。{PM 347.2}
 
  在安息日会餐馆里应有充满基督教训的书刊——要向来到我们餐馆就餐的人提供阅读材料。要给他们有关基督教训的小册子。我们全体教友都要负起提供这种读物的担子。凡来的人应有东西阅读。也许有许多人不会读它,但是在分发的对象中也许会有一个人正在寻求亮光。他会阅读研究你交给他的东西,也许还会转交给别人。——《怀爱伦信函》1902年157号。{PM 347.3}
 
  分发书刊需要有原则的妇女——现在需要有坚定原则和果断品格的妇女,需要那些相信我们已生活在末世,要把最后警告的信息传给世人的妇女。他们应感到自己在从事一项传播上天所赐亮光的重大工作。没有什么事情会使这些人偏离自己的职责。没有什么会使他们在工作中灰心。他们有信心为今生和将来而工作。他们敬畏上帝,不会因赚钱机会和迷人前途的诱惑而离开工作。他们认真地遵守第四诫的安息日,因为这是上帝分别为圣,吩咐他们所遵守的神圣日子。他们忠贞不屈,任何代价在所不惜。这些人上帝可以在文字布道工作中使用他们。他们会正确地表现我们的信仰。他们会讲合适的话语,象金苹果装银网里。这些人能散发小册子,机智地分发《时兆》杂志,多方为上帝做宝贵的工作。姐妹们,上帝呼召你们在收割园地里工作,帮助收集禾捆。——《评论与通讯》1878年12月19日。{PM 348.1}
 
  反映书报员工作的报刊——凡为主作工获得这种经验的人,应当写出一份报告在我们的报刊上发表,使别人也可得到鼓励。书报员应当把自己在传道工作中所得到的快乐和福气告诉别人。我们的报刊应特别留出篇幅来刊登这些报告。因为其影响是很深远的,必将成为教会的馨香之气,一种使人活的香气。这样就可显明上帝是与和祂合作的人同工的。——《教会证言》卷六336页。{PM 348.2}
 
  抵制不良读物的文字材料——每一位安息日复临信徒都要扪心自问:“我能做什么来传扬第三位天使的信息?”基督曾来到世上把这个信息给了祂的仆人,要传给众教会。要传到各国各族各方各民。我们应怎样传呢?散发我们的书刊是传信息的方法之一。每一位信徒都应广为散发含有当代信息的小册子和书刊。需要有书报员把我们的书刊到处散发。……{PM 349.1}
 
  撒但在这件工作上很忙,正在散发那些败坏心灵毒害青年心智的书刊。不信的书刊正散遍全地。为什么每一位教友不热心散发那些会提高人的心智,直接把真理带给人们的书刊呢?这些书刊和小册子是带给世界的光,往往是引人悔改的工具。——《基督徒服务大全》145,146页。{PM 349.2}
 
  在分发杂志上合作——有人问,为什么《守望者》要进入南方各州以外的区域?一天夜里,我似乎出席了一次讨论这个问题的会议。一些人提出把《守望者》发往整个园地是不智之举,他们说应给予《评论与通讯》和《时兆》以专营权,不许《守望者》影响已在园地这么久的这两家报刊。他们认为《守望者》的工作应限于南方各州。{PM 349.3}
 
  对这些意见,一些人十分吃惊。那位有权威者站起来说:“以色列的主上帝看出人心中的自私。那些关心我们两份原有报刊的人要当心,不要让自私的计划在他们的工作中有立足之地。《守望者》应能在园地里自由发行。它刊登的真理信息是同《评论与通讯》和《时兆》一样的。你们要小心,不要妨碍《守望者》的工作。”……{PM 349.4}
 
  那些已成功地推销《时兆》和《评论与通讯》的人要记住,《守望者》也有工作要做。如果它有机会在世界各地做所指定的工作,它会成就很大的善工。凡是能够找到订户的地方,都是它的园地。[注]——《特别证言杂辑》第一卷89-91页。{PM 350.1}
 
  “我买不起教会书刊”——有一些自称为弟兄的人并没有订购《评论与通讯》,《时兆》,《青年导报》和《健康》杂志。而订阅一些较为世俗的报刊。他们的孩子们对阅读其中的小说和爱情故事很喜欢。这些书刊他们的父母都买得起,可是他们都声称买不起我们现代真理的书刊。……{PM 350.2}
 
  父母应当看好自己的子女,教导他们培养纯洁的想象力。要象对待瘟疫那样躲开报纸里所描述的恋爱情节。要让有关道德和宗教的书刊出现在你的桌上或图书馆里,使你们的儿女能培养起对高尚读物的兴趣。——《复临信徒家庭》415,416页。{PM 350.3}
 
  要增加教会期刊的销量——《评论与通讯》和《时兆》的定价是低廉的。《评论与通讯》是一份有价值的报刊,其中的材料对教会很有益处,应进入每一位信徒的家中。如果有人太穷买不起,教会就应该通过订阅来增加按足价购买的数量,并且提供穷困的家庭。这个计划要比把穷人交给出版社或文字布道会施舍好多了。{PM 350.4}
 
  《时兆》也可以这样做。这份刊物自从创刊以来作为一份先驱报刊,除了稍有波动之外,其利润和属灵价值都在不断提高。这两份刊物的利益是一致的。它们是一个大园地里的两个工具,在这个上帝准备的日子里各自做传光的特别工作。大家应当真诚相助,互相帮助。{PM 350.5}
 
  “耶和华的眼目看顾义人,祂的耳朵听他们的呼求”(诗34:15)。基督会帮助那些投奔祂求智慧和力量的人。如果他们怀着谦卑的心应付责任和试炼,依靠耶稣,祂大能的天使就会围绕他们。他们所信靠的主就会在一切危急情况下作他们充足的帮助。那些担任负责工作的人应当一天比一天更加认识基督的优美,信实和爱心。他们应当满有把握地说:“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谁”(提后1:12)。他们应当亲如兄弟地工作,丝毫也不要有竞争的观念。每一个人都应尽自己的责任,深知上帝的眼目正在监察人的动机和宗旨,洞悉人内心最秘密的情绪。圣工本是一个。如果领导人不让自己的感情和见解进来主宰和改变主的计划,同一工作的两个部门就会有最完全的和谐。{PM 351.1}
 
  我们教会应作出更大的努力来扩大《评论与通讯》的销量。只要弟兄姐妹们表显出更大的热情,付出更坚决的努力,这项工作就会取得成功。如果他们肯舍弃自己所爱的奢侈品,茶和咖啡,许多现在没有订阅这份周刊的人就会化钱让光明的使者进入他们的家了。几乎每一个家庭都订阅一份或几份世俗的报纸,里面常常登载爱情故事和邪恶凶杀的刺激性小说,损害一切阅读之人的心灵。那些不订阅《评论与通讯》的人蒙受很大的损失,基督借着这份刊物向他们传达警告,责备和劝勉,来改变他们的思想方向,成为他们的生命之粮。{PM 351.2}
 
  我们的报刊不应刊登冗长的讨论和教义争端,这只会令读者厌倦。里面应当登载短小而有趣的有关教义和实际的文章。我们报刊的价格不应低得没有什么利润可以使用。表现在推销《时兆》杂志的同样的兴趣应表现在推销《评论与通讯》上,如果这样做了,就会取得成功。{PM 352.1}
 
  我们处在易受迷惑的境地。撒但正在不断工作来摇晃我们的百姓,使他们在世俗安全的摇篮里睡觉。有一种漠不关心,缺乏热情的态度使我们的工作瘫痪。耶稣是一位热心的工人,当祂的门徒依靠祂,象祂那样工作时,他们就会看到并取得相应的结果。要作出努力,对我们的书刊予以适当的重视,逐步将之放回到应有的基础之上。我们不可被投机卖买和赚钱的呼声所影响。我们必须坚决前进,不为非难所动摇,不被吹捧所败坏。回到应有的基础之上,这项工作比许多想象的要难,可是为了使我们的机构摆脱困境,必须这样做。——《证言》卷四598-600页。{PM 352.2}
 
  呼吁支持《评论与通讯》和《时兆》——不要象过去那样,疏忽向各地的人呼吁推荐订阅《评论与通讯》,象订阅《时兆》一样。我觉得你没有给《评论与通讯》出版社以应有的重视。你的思想集中在一件事上,就是《时兆》的扩大发行。你想让《时兆》吃掉其他的一切。我们的教友普遍都看到和觉得这一点。你不要过多关心《时兆》,而应劝弟兄们订阅《评论与通讯》,即我们教会的报刊。不要失去对《评论与通讯》的兴趣。——《怀爱伦信函》1881年1号。{PM 352.3}
 
  卫生和节制杂志——人们十分需要我们卫生和节制杂志里照出来的光。上帝希望我们利用这些杂志为媒介发出光来引人注意,使他们注意第三位天使信息的警告。……{PM 352.4}
 
  在促销卫生杂志方面,传道人能够而且应当做许多工作。每一位教友都应热心为这些杂志工作,就象为我们其他的期刊工作一样,两者之间不应有矛盾。……{PM 353.1}
 
  卫生杂志的推销会成为一个有力的工具,准备一班人接受特殊的真理,使他们为人子不久再来作好准备。{PM 353.2}
 
  卫生改革将要并且已经影响到一班本来无法接触真理的人。现在十分需要通过卫生讲演和健康杂志努力帮助信徒和非信徒。我看不出为什么卫生书刊不应象其他书刊一样有一个永久的位置,尽管人的偏见认为不应这样。——《书报员工作》134页。{PM 353.3}
             ---------------------------------------
注:《守望者》杂志从1891年以来几易其名。1946年起改名为《我们的时代》。1951年5月改名为《当代》。现在《当代》杂志销行全世界。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