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论出版工作
第十五章 主对无视劝戒的斥责
​引 言
 
  从1902年到1906年四年时间里,毁灭性的大火烧毁了本会两家最大的机构。{PM 167.1}
  因为巴特尔克里克和芒廷维尤两个机构管理上的软弱和缺欠,上帝的旨意容许这些悲剧的发生。{PM 167.2}
  这些大火也表明教会的机构是属于上帝的。祂希望自己神圣的权威不被忽视。这些机构如果要取得成功,就必须按照上帝所指示的样式办理。{PM 167.3}
  主曾多次发出警告向主要负责人指出弊端和危险。1898年1月怀爱伦写信给《评论与通讯》主编乌利亚.史密斯说:{PM 167.4}
  “基督为我们的教会和机构悲伤哭泣,因为他们没有满足上帝的要求。祂来到巴特尔克里克视察,因为那里正朝着耶路撒冷的道路前进。出版社已经变成污秽的圣殿,变成不圣洁的经营交易的场所。那里已变成行不义和欺诈的地方,让自私、恶意、嫉妒和情欲占了上风。然而那些把错误的原则引进圣工的人似乎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当警告和规劝临到他们时,他们却说:‘主难道不是用比喻说话吗?’他们把警告和责备的话当作无稽之谈。”——《怀爱伦信函》1898年31号。{PM 167.5}
  怀爱伦写道:“主不允许我们承印或销售这类的印刷品;因为这些书是毁灭许多生灵的工具。我写这些话是有证据的,因为这些事实摆在我面前。凡相信现代真理的人不能从事这种工作,唯利是图。”——《教会证言》卷七166页。{PM 168.1}
  上帝之所以让火灾发生,是因为巴特尔克里克的机构的激增和过分扩张。教会没有发展开来,在许多地方建立新的有活力的影响中心。给少数特殊人员过高的工资也让上帝不悦。{PM 168.2}
  两家大出版社遭火灾是上帝对《评论与通讯》出版社和太平洋出版社世俗化的惩罚,因为他们过多承接商业性印刷,更不用说出版大量有问题的材料了。这样,教会文字的印刷放在次要位置,属灵的影响力就显得软弱无力了。上帝和祂在地上的大工不得不等待,同时却把世俗业务的利益放在首位。{PM 168.3}
  大约在这时怀爱伦作了一个非常有趣的观察,表明了上帝赐给她的洞察力:{PM 168.4}
  “甚至那些把自己的见解抬举为卓越学术的人,也为我们出版社的负责人感到奇怪。我们这个为得到上帝真理而建立起来的印刷所竟同意印刷他们的书。”——《怀爱伦文稿》1901年124号。{PM 168.5}
  在一九零一年十月她写道:{PM 168.6}
  “太平洋出版社承接了一类有问题的作品,包括小说和故事。这些书会吸引那些经手的人,把他们注意力引离上帝的道……承印这一类材料会毁了出版社的属灵性质。”——《怀爱伦信函》1901年140号。{PM 168.7}
  另外,出版社的负责人也在很大的程序上没有训练学徒和职工为国内国外印刷厂服务,从而使《评论与通讯》和太平洋出版社失去本来可以培育起来的传道精神。{PM 168.8}
  主的使者还责备了剥夺作者版税的自私计划,和为此结成的集团。{PM 168.9}
  经祈祷和仔细研究,我们编集了这章怀爱伦对火灾,火灾的原因,这些大事引起的危机等所作的证言。幸运的是这些经验没有被教会负责人所忽视。——怀爱伦著作托管委员会。{PM 168.10}
         -------------------
  1890年所写有关迫近之危险的异象——当我看到巴特尔克里克的疗养院,出版社和一般机构的状况时,心里就害怕。有一种精神已经表现出来并且逐年增强,是与主在圣经中所指示,我们的医生和出版机构的工作人员所应表显的精神背道而驰的。他们接受的观念是:疗养院的医生和出版社的负责人没有义务受基督教克已、自我牺牲原则的管束。然而这种观念起源于撒但的议会。当医生们表现出对工资比机构的工作更关心时,就表明他们不是基督之无私敬畏上帝的可靠的仆人,在忠心地做主的工作。——《信息选萃》卷二194页。{PM 169.1}
  世俗的策略盗走了我们的特色——与世俗同流正在使我们教会失去自己的特点。要坚持正义的原则不是一下子成功的。上帝的使者用表号把这件事告诉我。就象是一个贼悄悄走近,逐渐地而又稳当地引诱我们的弟兄采用世俗的策略,从而盗走我们的特色。{PM 169.2}
  人的意见占据了本来应当属于上帝的位置。不论一个人处在什么位置,也不论他的地位有多高,都应象基督那样行事。他所做的每一点工作,他的言语和品格都应是基督化的。{PM 169.3}
  人不应以明显违背“耶和华如此说”的方法进行上帝的圣工。可是人却越来越习惯于离开上帝,认为自己有权利按自己的想法,以自己的方式前进。——《怀爱伦文稿》1902年96号。{PM 170.1}
  有关机构洁净的预见——主将起来洁净祂的教会。我对你说实话:主快要翻转并倾覆被称为祂名下的机构。至于这个洁净过程多久才开始我说不上来。可是它决不会长久拖延。那位手中拿着簸箕的主将从祂殿中清除道德上的污秽,彻底洗净祂的地板。——《怀爱伦信函》1895年4号。{PM 170.2}
  在巴特尔克里克上面的火剑——在烧毁《评论与通讯》印刷厂的大火来临以前,我曾难过了好多天……我看见了危险的兆征——一把火剑四处挥动。我心里痛苦难受。接着就传来了《评论与通讯》大楼被火烧的消息。不过没有死一个人。上帝就这样在惩罚中又有怜悯。上帝的怜悯与惩罚相结合,饶了工作人员的性命,使他们能做过去所疏忽,而又似乎无法让他们看见明白的工作。——《总会公报》1903年4月6日85页。{PM 170.3}
  清除商业性工作——《评论与通讯》出版社遭大火三天前的一个晚上,我处在难以形容的痛苦之中,睡不着觉。我走进房间,祈求上帝怜悯祂的子民。我好象来到《评论与通讯》出版社,与负责人在一起。我正尽力向他们说话,帮助他们。一位有权威的人站起来说:“你们说主的殿就是我们,所以我们有权这样做或那样做。可是主的话禁止你们准备要做的许多事情。”基督在第一次降临时曾洁净圣殿。在祂第二次来临以前,祂也必洁净圣殿。祂要进去洁净圣殿。为什么?因为承接了商业性任务,把上帝忘记了。人们忙这忙那,却没有时间想到天国。上帝律法的原则已经显示。我听见有人问:“你们对律法顺从了多少?”又有人说:“上帝在愤怒中将洁净祂的殿。”{PM 170.4}
  在夜间的异象中,我看见火剑挥舞在巴特尔克里克上方。{PM 171.1}
  弟兄们,上帝真地与我们同在。我想告诉你们,如果大火所提供的警告传出以后,我们教会的领袖继续一意孤行,故伎重演,抬举自己,上帝接着就会夺走他们的性命。祂用他们不会不懂的语言对他们说话,这就如祂的生命那样确实。{PM 171.2}
  上帝正在看着我们。看我们是否能象小孩子那样在祂面前谦卑。我说这些话是要让我们以谦卑痛悔的心来到祂面前,了解祂对我们的要求。——《怀爱伦文稿》1903年11号。{PM 171.3}
  警告的应验——今天我收到了丹尼尔斯长老(全球总会会长)的来信,讲到《评论与通讯》出版社被大火烧毁。我想到对圣工的重大损失,心里很难过。我知道现在对于负责工作的弟兄和出版社的工作人员来说,是一个考验的时刻。我与受苦的人一同受苦。可是这个不幸的消息并不令我感到奇怪,因为我曾在夜间的异象中看见一位天使手拿火剑,伸在巴特尔克里克的上面。有一次我在白天写作的时候,失去了知觉,好象看见这把带火焰的剑先转向一个方向再转向另一个方向。由于人设法抬举荣耀自己而羞辱了上帝,灾难似乎会接踵而来。……(注1){PM 171.4}
  不久以前,《评论与通讯》出版社的弟兄们征求我有关兴建另一座大楼的意见。我就说,如果主张给《评论与通讯》出版社再盖一座大楼的人能看见将来,知道在巴特尔克里克将会发生什么事的话,他们就不会提出在那里再建一座大楼了。上帝说:“我的话被藐视了;我要翻转并倾覆。”{PM 172.1}
在1901年巴特尔克里克举行的全球大会上,上帝赐给祂子民证据,表明祂要他们悔改。一些人信服了,心也受了感动,可是没有做充分的工作。如果顽梗的心那时在上帝面前痛悔破碎,就会看见上帝能力最伟大的显示。可是上帝没有受到尊重。圣灵的证言没有得到听从。人们没有放弃那些与真理与公义原则截然冲突的行为,这些原则本应在主的圣工中始终坚持的。{PM 172.2}
那位叫我把训言传给祂子民的主,多次向我重述给以弗所教会和撒狄教会的信息。……{PM 172.3}
  我们正眼看着警告的应验。从来没有什么经文象这些经文那样字字应验。——《教会证言》卷八97-99页(另见《教会证言》卷八91-93页)。{PM 172.4}
  忽视是《评论与通讯》出版社起火的原因之一——自从上届全球大全在巴特尔克里克(1901年)举行以来,我一直心情十分沉重,因为我深深认识到那里出版社的大亏欠。好几个星期我十二点以后还睡不着觉。这事发生在出版社遭火灾以前。主赐给我亮光,让我看出:出版社工作人员所表现的属灵盲目是因为他们疏忽了充分的认罪和悔改,以痛悔的心在上帝面前切心寻求。我蒙指示,因人藐视了上帝圣灵的证言所显示的上帝的话,上帝将着手翻转并倾覆,带着惩罚来到巴特尔克里克。——《怀爱伦信函》1903年37号(另见《教会证言》卷八91-93页)。{PM 172.5}
  没有预备传道工作者——主一再赐下证言,有关出版社所应贯彻的原则。但虽然不断有信息传来,指出人们在按上帝所不会接受的原则办事,人们却没有作出决定性的改变。出版社的学员并没有得到他们应当得到的好处。没有预备他们在可能蒙召时,进入其他地区从事传道工作。没有预备他们担任上帝的代表。出版社没有发挥应有的影响。上帝宣称这个机构应是圣地。上帝的使者要从这儿上去下来。人们在出版社里所讲矛盾的话,所表现恼怒的精神,都受到谴责。祂希望出版社会成为一所学校,使工作人员受到训练,来坚持上帝所规定让祂子民始终维护的原则。——《怀爱伦文稿》1903年20号。{PM 173.1}
  上帝会否进一步显示不悦?——我对于《评论与通讯》出版社和疗养院的现状十分清楚。我蒙指示,得知这些大楼被烧的原因。我可以肯定,这些机构若不按上帝指示进行管理,上帝将进一步显示祂的不悦。——《怀爱伦信函》1903年182号。{PM 173.2}
  内心的自我反省——《评论与通讯》出版社大楼被毁的事不应处之淡然,轻易放过。每一个出版社人员都要扪心自问:“这件事对我有什么教训?我有没有违背‘耶和华如此说’而令主赐下这个教训?我是倾听了主所赐的警告和责备,还是走了自己的道路呢?”{PM 173.3}
  让监察人心的上帝责备人的错误。让每一个人谦卑痛悔地俯伏在祂面前,抛弃一切自以为义,自高自大的精神,承认和放弃每一样罪过,奉救赎主的名求上帝宽恕。上帝宣布:“凡到我面前的,我总不丢弃他”(约6:37)。凡真心来到祂面前的人,都会得到宽恕和称义,并得到权柄作上帝的儿女。{PM 173.4}
  我祈愿那些拒绝亮光和证据,不肯听上帝警告的人会从《评论与通讯》出版社的毁灭中,看出上帝恳劝他们全心全意转向祂。他们难道不会认识到上帝真心与他们同在吗?祂并不想灭人的性命,而是要救人的性命。在最近的大火中,祂慈怜地保留了工作人员的性命,使大家有机会看到上帝是通过从天上来的,而不是从人间来的信息纠正他们的错误。上帝的子民已经离开祂;他们没有遵循祂的指示;祂已就近他们要纠正弊端;可是祂没有灭绝他们的性命。大火没有烧死一个人。大家都活了下来,可以认识到那没有人可以否认的能力。{PM 174.1}
  让我们赞美主,因祂看祂儿女的性命极为宝贵。祂本来可以剪除心不在焉和自满的工人,可是祂没有这样做。祂说:“再给他们一个机会吧。我要让火对他们说话,看看他们是否会对抗我美意的作为。我要用火来考验他们,看看他们是否会学到我要教导他们的教训。”——《教会证言》卷八101-103页。{PM 174.2}
  高抬自己意志的领导人的危险——我蒙指示:那些走在错误的道路上,无视疗养院和《评论与通讯》出版社火灾所带来之教训的人,正在表显出法老的顽固精神。他们不肯接受上天惩罚的警戒,没有认识到这些事情是要叫他们严格省察已心,在上帝面前自卑。他们若不悔改,上帝就必一再惩罚,正如祂过去对待埃及王那样。上帝已长期容忍人的刚愎自用。祂赐给他们明确的责备和清楚的亮光。但是如果他们不肯接受上帝的警告,继续照自己的意思行事,上帝就会实施惩罚,不会原谅他们偏执已见并与世俗同流的罪。……{PM 174.3}
  我很担心人们会象埃及法老王和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那样故意顽梗不化。但事情正是这样。但愿所有的人都受到天上信息的警告:任何人若以自己的方法和见解高于一切,他就落在撒但的权下,盲目地受他引导,直到他们的精神和方法逐步逐步地与那大骗子同化,直到他们的全部思想都受撒但所影响。那蛇不断地盯着一个人看,迷惑他,直到他没有能力摆脱网罗为止。——《怀爱伦文稿》1905年122号。{PM 175.1}
  上帝给我们什么教训?——我们应了解我们两个最大的机构毁于火灾究竟有什么意义。我们决不可处之淡然。上帝要给我们什么教训呢?祂难道不是要告诉我们,需要仔细地省察自己,看看自己是不是有信心?祂难道不是要引导我们更多地想到我们所处之时代的题目吗?周围所充满的时兆告诉我们,万物的结局近了。我们应通过不懈的努力,使我们沉睡的机能醒起。献身的工人务要进入园地机智地前进,为君王开路,在新的地方争取胜利。——《怀爱伦信函》1903年43号。{PM 175.2}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一再蒙指示:上帝子民过去的经验记载下来,不可不予理睬。我们不能象对待年历那样对待这些经验的记录。要把这些记录记在心里。因为历史将会重演。要用天上的光照亮黑夜之奥秘的黑暗。……{PM 175.3}
  将来,撒但的迷信将会采用新的形式。虚假的学说要披上光明的外衣呈现在上帝的子民面前。撒但就是这样尽可能地欺骗每一个选民。我们的口令就是:“人当以训诲和法度为标准,他们所说的若不与此相符,必不得见晨光”(赛8:20)。——《怀爱伦信函》1903年238号。{PM 175.4}
  关于不要在巴特尔克里克重建的警告——昨天我听说《评论与通讯》出版社大楼被夷为平地,这是多么不幸。我们还不知道大火给圣工带来的经济损失有多大。我听说全都烧光了。{PM 176.1}
  这场灾难可能使形势发生决定性的变化。我希望弟兄们注意上帝想要给予他们的教训。他们不要在巴特尔克里克重建出版社。上帝要我们不要把社址设在城市里,因为暴风劣日将会来临。——《怀爱伦信函》1903年2号。{PM 176.2}
  从巴特尔克里克分散出去传播真光——在落到巴特尔克里克我们机构的灾难中,我们得到了一个来自上帝的劝戒。对这个劝戒,我们不要漫不经心,不求理解。有人会说:“《评论与通讯》出版社当然应在巴特尔克里克重建”。为什么主允许耶路撒冷第一次被火焚烧呢?为什么祂允许祂的子民被仇敌征服,虏掠到外邦之地呢?这是因为他们没有作祂的传道者,却在他们自己与周围的民族之间筑起了一道隔墙。主让他们分散开来,是要让真理的知识可以传到世界。如果他们忠诚顺服,上帝就会把他们重新带回故乡。——《怀爱伦文稿》1903年22号。{PM 176.3}
  主指示我,百姓若不响应赐给他们的训言,祂就会把他们从巴特尔克里克分散出去。我一再蒙指示:主要在巴特尔克里克实施翻转倾覆。……主告诉我,要把这些警告传给世界各地的上帝子民。他们还没有听到这些警告。当他们在巴特尔克里克开会的时候,还不知道主所赐有关需要摆脱巴特尔克里克的亮光。——《怀爱伦信函》1903年126号。{PM 176.4}
  大火解决了集权的问题——丹尼尔斯长老和普雷斯科特长老象其他人一样在宗教经验上犯了一些错误;可是他们从来没有亵渎上帝的灵,拒绝接受纠正。曾有人建议把我们的出版社集中受巴特尔克里克的机构管理,对这个意见我很不赞成。我心情沉重得象装满禾捆的车子一样。可是主让《评论与通讯》出版社的主要建筑被火烧毁,就解决了这个难题。……{PM 177.1}
  丹尼尔斯和普雷斯科特弟兄已负担起主所任命的工作,着手把出版社从巴特尔克里克迁往华盛顿。他们遵循主所赐的亮光,步步蒙主大大祝福。祂嘉纳他们的工作。只要他们不断一心仰望祂为他们的导师和榜样,祂就会继续与他们同在。如果他们象过去所罗门那样离开并违背上帝的旨意,上帝就不会与他们合作。——《怀爱伦文稿》1904年58号。{PM 177.2}
  不要只看到废墟和资金的缺乏——H•法官对《评论与通讯》出版社的经济状况作了非常令人沮丧的陈述。如果情况真象陈述的那样,我们就有足够理由悲伤了。可是我不想悲伤,还决心要快乐,在《评论与通讯》出版社遭火灾以前,我就已蒙指示看见一些事情,所以我不准备把担子背起来。我们不要只看大难后出版社的废墟,这样看我们是得不到鼓舞的。{PM 177.3}
  弟兄啊。希望你不要为财政问题担心。主知道我们有什么需要。——《怀爱伦信函》1903年134号。{PM 177.4}
  在旧金山和芒廷维尤的灾难——我蒙指示对旧金山,奥克兰和芒廷维尤的工人们说:“每一个工人都要记住自己负有最严肃的责任,就是要按照主的计划工作。”参加圣工的弟兄姐妹们,要认识到由于落到旧金山(1906年4月18日的地震和大火)和芒廷维尤出版社的灾难,他们现在对于上帝所负的重大责任。他们要思索留意。每一个从事圣工的人都要考察自己在上帝面前的立场。……{PM 177.5}
  我奉命对芒廷维尤(太平洋出版社)的工作人员说:每一个人都要离弃造成旧金山毁灭的愚顽。要忠诚地让自己摆脱遭劫的城市居民所犯的一切罪恶。你不要竭力不去想上帝不久将降于一切不敬虔之人的惩罚。那时,任何人都不会有你们现在的机会,能为将来永生作准备。——《怀爱伦文稿》1906年85号。{PM 178.1}
灾难不一定都是报应——当灾难来临时,主若不明确指出这是对于离弃上帝训言之人的惩罚,主若不说明这是对于工作人员罪孽的报应,任何人都不要任意批评。我们要小心,不要指责任何人。——《评论与通讯》1906年8月16日。{PM 178.2}
 
  (注1)安息日复临信徒在巴特尔克里克所遭的火灾不仅烧毁了疗养院和《评论与通讯》出版社,而且烧掉了赫斯格孤儿院。还有其他的火灾,后果不那么严重。圣工的“大工师”通过这些灾难再明显不过地表示了祂对当时状况的不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