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论出版工作
第十三章 集权和聚居的坏处
引 言
 
  本章选辑有关教会和出版工作五个重要方面的论述:1、集权、2、聚居、3、集团、4、合并、5、合作。{PM 141.1}
早在十九世纪七十年代中,怀夫人就发勉言反对信徒和机构的搬迁,造成合并和集权——特别是在巴特尔克里克。1896年她写信给全球总会会长D.A.奥尔森说:“二十年前”她曾蒙指示:在太平洋海岸的出版社应“始终与其他机构分开,不要由其他机构控制”。她接着说:{PM 141.2}
“就在我丈夫去世(1881)前不久,有几个人提议让这些出版社归一个主要机构管理,圣灵又向我启示过去主曾向我说过的话。我告诉我的丈夫,对于这个建议的回答是,主没有计划这样的活动”。——《怀爱伦信函》1896年81号。{PM 141.3}
  本章许多反对合并的勉言,是针对将本会出版事业归巴特尔克里克统管的企图,要注意这件事的历史背景。{PM 141.4}
  可是在一些事情上的勉言扩大到医疗和教育部门,提出了某些具有广泛应用价值的原则。{PM 141.5}
  怀爱论对本章中常讨论到的小集团和合并两词的定义如下:{PM 142.1}
  “你知道小集团就是在某项工作中一些人结成一伙。它没有纯洁,正直,忠贞不渝的特点”。——《怀爱伦文稿》1911年29号。{PM 142.2}
  “我们唯有团结工作,主交给我们的工作才会迅速前进。……有人说,‘是的,这就是我所主张的——合并。’但是基督徒的团结不是世人所称的合并。弟兄之间的团结会导致与基督的合并,与天使的合并。这种合并是从天上来的。——《怀爱伦信函》1903年67号。{PM 142.3}
  然而在要求提高工资,自私地控制版税率,出版某些所偏爱的书,谋求控制太平洋出版社等事上所搞的集团和合并——这些却列在偏离主和祂勉言的惨痛步骤之中。{PM 142.4}
  在《评论与通讯》出版社集中了一批人。他们联合起来谋求控制北美的出版工作。其他机构深受这种傲慢作风的伤害,其结果造成了混乱。{PM 142.5}
  甚至全球总会也卷入谋求让一切归巴特尔克里控制的活动之中。怀爱伦写道:{PM 142.6}
  “占有欲已进入出版社几乎所有的业务交易,已在个人身上表现出来,其影响象大麻风一样扩散开来,直到败坏了整个机构。出版社既腐败了,全球总会就插了进来,打算自己办理而不让这个“病孩”负责。然而由全球总会挑起出版工作的担子这乃是一个网罗。这不会赋与出版工作以特别的神圣性质,反而会使全球总会挑起一付担子,会把它压垮,降低其效能,使其丧失活动力,除非管理业务的,是具有坚定原则又有爱心的人。{PM 142.7}
  “采取这一步骤只是改变了责任,而没有改变错误的原则。过去所做的事情会在全球总会的掩护下继续做。总会的神圣性质迅速消失。还有什么东西会被尊重为圣洁而没有玷污呢?还有什么声音会让上帝的子民看为应当尊重的声音呢?现在肯定没有什么东西拥有上帝的认证。神圣的事物与同上帝无关的业务搀杂在一起了”。——《怀爱伦信函》1896年81号(《关于评论与通讯出版社和巴特尔克里克工作的特别指示》18页)。{PM 142.8}
  1894年全球总会由21位成员组成。《评论与通讯》董事会由七位成员组成。董事会的主席,司库和审计员均为全球总会六人执委的成员。这样,在巴特尔克里克就形成了一种连锁董事会,尽可能地把教会及其机构控制起来。怀爱伦所反对的就是这少数人的控制。1901年全球总会大会上进行改组,大大纠正了这种“王权”。{PM 143.1}
  怀爱伦很赞成这次重要大会上采取的行动,表示已取得了一个胜利。{PM 143.2}
  各机构之间的合作而不是合并,这是大家心中要记住的目标。在“纯洁,正直,在工作中忠贞不渝”之人的指导之下,为达到经济上和实际上各目标的共同努力,将会讨主喜悦,印上祂悦纳的印记。{PM 143.3}
  然而教会要时常提防“王权”式的领导和控制重新出现。教会领导的缰绳不应落在少数个人和机构中。
                                         ——怀爱伦著作托管委员会{PM 143.4}
           ----------------------------------------                                                     
 
  许多机构集中在一个地方——我们教会时常处在把太多机构集中在一个地方的危险。但是根据主的命令,事情不应是这样。关于这样做的危险性,主一再赐下信息。{PM 143.5}
  在华盛顿和芒廷维龙,我们的弟兄应当认真研究主关于把出版工作和其他工作太多集中在一个地方之恶果的警告。这种集中的结果所产生的影响,上帝并不喜悦。若是这样集中一个地方的人都是智慧练达,谦卑地行在上帝面前的人,那么许多地方都需要这些人作主的代表。我们应当在凡事上寻求上帝的尊荣。我们已因这么多机构集中在华盛顿和芒特维龙而损失了许多时间。——《怀爱伦信函》1909年164号。{PM 143.6}
  巴特尔克里克不要吞并一切——现在是特别危险的时期。1890年和1891年,主让我看到威胁圣工的危险。这是由巴特尔克里克出版社里的一个集团造成的。策划者们看为十分聪明的种种建议将要被采纳。他们指望结成一个集团,让巴特尔克里克象罗马一样成为工作的首脑,让那里的出版社吞并本会一切出版部门。这不是上帝的智慧,而是人的智慧。这些问题曾以不同的形式屡次出现。然而这种合并的策略若采纳了,就会损害圣工。上帝希望祂的工作坚定稳固地发展,然而任何一个部门都不可干涉或兼并同一圣工的其它部门。——《怀爱伦信函》1894年71号。{PM 144.1}
  避免集权——常常有人提议我们的出版社若合并起来统一管理会增进圣工的利益。然而主指示不要这样。把权力集中在少数人手里,让一个机构受另一个机构的控制,这不是主的计划。——《教会证言》卷七171页。{PM 144.2}
  聚居妨碍了各地的机构——巴特尔克里克已成为一个耶路撒冷,但这不符合主的指示和命令。你可能看到聚居的一些好处,可是如果把这些机构设在各地,那会有更大的好处。{PM 144.3}
  圣工是在纳什维尔开始的,必须让它有稳固的基础,使真理的光可以从那里照到外面的地方。这样推进圣工符合上帝的旨意。{PM 144.4}
  你计划在巴特尔克里克兴建的大楼是不必要的。这样花钱会树立一个不良的榜样。我们在巴特尔克里克的教友一直受到试探,寻找某种借口把更多的钱投在大楼上。这样其他地方的圣工就失去了他们应当拥有的大楼了。——《怀爱伦信函》1901年73号。{PM 145.1}
  上帝号召分散开来——你们要扩大、发展,但不要集中在一个地方。要出去到尚未开工,或几乎未开工的地方建立感化的中心。要打破你们集中的状态,把救人的光束分散开来,让亮光照射到地上黑暗的角落里。有一项工作,就象鹰搅动她的巢穴那样,必须完成。……{PM 145.2}
  巴特尔克里克的权力之手越伸越长,想要控制远近各处的工作,推毁他们所无法控制的机构。我扬声反对这么做。这种控制的精神不是主的精神。——《教会证言》卷八150页。{PM 145.3}
  一个地方只需一所出版社吗?——我当时在一个房间里,那里有许多人在开会。D弟兄提出不需要地方性的小印刷所,因为化销太大。他说他认为我们在一个地方只需有一个出版社,开设从事书刊出版工作,这样做可以节约开支。{PM 145.4}
  在场有位权威者问了几个问题以后就说:“只要予以充分的重视,这些小印刷所可以办好,对上帝的圣工有帮助。过去我们在办理书刊工作时曾出现过不讲原则的错误。人心若不彻底改变,这种错误将会重新出现”。——《怀爱伦信函》1902年162号。{PM 145.5}
  书刊的印刷要分开来做——把全球总会分成地区联合会是上帝的安排。在末日主的圣工中不应有耶路撒冷般的中心,不应有王权……(注1){PM 145.6}
  以前在巴特尔克里克总会所表现的王权不应再重演。办理总会事务的原则也应用来指导出版工作和疗养院工作……{PM 146.1}
  主已宣布各地都应有出版机构。不要把大权集中在少数大机构。在上届总会大会上(1901年)主赐下了这个亮光,把总会分成联会。一个地方不要负担太多的责任。要让印刷书刊的工作分开来做。{PM 146.2}
  用于出版工作的原则也适用于疗养院工作。——《怀爱伦文稿》1903年13号。{PM 146.3}
  需要许多印刷厂——我有话要对你说,你制订计划要小心。因为你处在集权的危险之中。如果你顺着你自然的倾向,你在安排出版工作时就会把我们大部分书藉放在华盛顿印刷,这样做的危险迫使我不得不说。{PM 146.4}
  主的计划并不是把大部分工作集中在一处。把出版工作集中起来放在少数地方进行的时代已经过去。应当把小型的印刷所建立在南方和其他还没有安排的地方并予以重视。{PM 146.5}
  应当在从未进入的新地方发展和推进出版工作。——《怀爱伦信函》1907年328号。{PM 147.1}
  《评论与通讯》出版社中的小集团工会——有人问:“怀姐妹所说所写关于(《评论与通讯》)出版社里有一个小集团,是得罪上帝的,这是什么意思?”如果那些听到这个证言的人受上帝圣灵的启发,他们就会明白了。{PM 147.2}
  有一个关于工资问题的集团。一伙人共同商量决定不在这个问题上让步,直到一再受到越来越深刻的责备,才不得不改变自己的立场。于是他们让步了,但不是出于甘心,也不是因为看到自己行为的罪恶。{PM 147.3}
  上帝会接受这种让步的精神和态度吗?不会。祂不能信任他们作为推进祂圣工的代表。他们曾怀着自满的精神行动。圣工在他们手中受到损害。他们结成一伙互相支持抬举,为了什么?让他们自己回答。我把他们交给上帝。上帝决不会把祂的工作交在他们手里,因为他们不是由圣灵而是按照他们自己的意思塑造自己。{PM 147.4}
  有关应当控制《评论与通讯》出版社的精神,主已反复赐下亮光,没有什么理由可以偏离上帝各部门圣工一直所应表现的原则。人不可把自己的手放在圣工上,按照自己的意思左右它,而无视上帝多次宣布在建设和推进祂圣工中所应坚持的原则。{PM 147.5}
  要时常仰望我们的榜样耶稣基督。主耶稣说:“来跟从我。”“凡跟从我的,就当舍已,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人们却没有这样做,反而把一种新的作风带进了出版社。你们的会议常把上帝的训言置之度外。怎么做呢?就是少数人结成不圣洁的集团。他们说:“我们要站在一起,你支持我,我支持你。”这就是控制出版社一些工作人员的原则。上帝称它为不圣洁的集团,祂的恩典和祂的灵与这种人的策略毫不相干……{PM 147.6}
撒但将千方百计要达到他的目的,遮蔽真理树立错误。过去他已这样做了。上帝受到了羞辱。真理和公义因不圣洁的集团显得软弱无力。撒但用来毁灭灵魂的欺骗真是厉害!因着贪爱钱财,良心为得利而出卖了。人们践踏了原则,尊严和廉正。上帝知道每一件行为,并都要予以审判。但愿瞎了的眼睛能够睁开!——《怀爱伦信函》1894 年71号。{PM 148.1}   
错误的集团——人们尽力想抢夺弟兄的权力,千方百计为《评论与通讯》自私地谋利。他们想用这样的话证明人自己的做法是对的:“我这样做是为了上帝的圣工。”人的好恶和偏见控制了他们的心,使他们结成集团,采用与圣经相反的方法。自私使这些本应忠于原则的人为自己的脚铺设弯曲的路。——《怀爱伦文稿》1911年29号。{PM 148.2}
结伙抢夺上帝的库——目前正在考虑的有关工资问题所采取的做法,是完全自私的,是与出版社建立的原则,与自我牺牲和人与人之间公正的原则背道而驰的。那些施加影响要出版社增加工资待遇的人不会得上帝的喜悦。有一个小集团在抢夺上帝的财库。有人为别人谋求更高的工资,以使工作人员之间工资的对比显得相称一些。凡施加这种影响的人都在从事自私的工作,若不悔改,迟早会对他们自己产生不良作用。恶天使在欢欣雀跃。上帝却说:“这些事我怎能不审问?”“他们以背向我,不以面向我;我虽从早起来教训他们,他们却不听从,不受教训,竟把可憎之物设立在称为我名下的殿中,污秽了这殿”(耶32:33,34)。{PM 148.3}
  主的灵把我带到你们发言赞成互相都增加工资的会场。我蒙指示:因着几个方面错误行为的结果,出版社将会发生分裂。……{PM 149.1}
  我看到为提高出版社工作人员的工资而结成的集团之后,主把我带到了评审委员会的会议上。在会上与牧师们解决他们的工作问题。上帝的使者在场,记下了每一个人的言行,E弟兄的声音实有支配的力量。他随意打断别人的话,按自己的想法和感觉决定工作人员的工资。大家好象没有想到天上的世界在关注着每一笔交易。E弟兄并不穷,可是他自己拿高工资,又施加强有力的影响,为出版社里的其他人提高工资。但其他人的情况,他自己和评审委员会的其他成员都没有费心去查清,就全凭E弟兄一个人的感觉决定工资。这件事到了那大日必要处理。那时,每一个人“所作的事,连一切隐藏的事,无论是善是恶,上帝都必审问”(传14:12)。——《怀爱伦信函》1895年15号。{PM 149.2}
  有关版税的集团——出版社偏离了起初的宗旨,一些人与作者交易,召开会议,制订计划。当一位作家在远方的会议上工作时,出版社就花钱派一个人去见作家,并劝说他降低书价。他们声称希望让尽可能多的人得到这本重要的材料,如果降低价格,售量将会大大增加。{PM 149.3}
  版税定在了最低数字。这个集团就为其他情况开了先例。主警告我,所有这一切行为都属于压榨和抢夺行动。整个机构被败坏的原则所影响。上帝的光很快就要离开参加这个集团的人。上帝决不赞成这种精神。祂不会批准这样的计划,祂必离弃这些人,让圣灵离开这样的人。祂同在的荣光将离他们而去。{PM 150.1}
  上帝任何部门的圣工决不可用这种策略来推进。因为这是从撒但来的,只能带着他的精神。凡不悔改并设法纠正错误的人,上帝会任他们在黑暗中跌倒。他们无法辩别行动中的不义。他们弄到书以后,违背了原书的宗旨,要赚他们想要赚的钱。然而这黑暗历史的每一页都记在天上的册子中。他们若不悔改,经历那没有后悔的懊悔,这些记录就会对他们不利。主不能宽容那些声称奉祂的名所做的交易。祂厌恶所有这些来自撒但的原则。——《怀爱伦文稿》1898年105号。{PM 150.2}
  鼓励错误原则的“集团”——在出版社里有一些人会把那些没有确立在现代真理原则上的人引入歧途。这些没有献身的人树起假的路标,行在假道之上,因为他们没有清晰的辩别力。他们迫不及待地拉帮结派,形成小集团,以便互相支持,鼓吹错误的原则。他们都说一样的话。{PM 150.3}
  我的“导师”严肃而缓慢地说出下面的话:“任凭那些想要拉帮结派的人结成集团吧,他们终必瓦解。”这些话重复三次。“列国的人民哪,任凭你们喧嚷,终必破坏。远方的众人哪,当侧耳而听,任凭你们束起腰来,终必破坏,任凭你们同谋,终归无有,任凭你们言定,终不成立,因为上帝与我们同在”(赛8:9,10)。{PM 150.4}
  凡参加出版社工作的人应当有纯正的原则,每天仰望上帝,充分了解到:时刻警惕乃是他们唯一安全的方法。如果出版社的人选择与别人结成集团,做他们正在做的工作,就会失去他们的正直。凡敢于求问上帝,不信任出版社中一些工人伪装的纯洁和虔诚的人,将会发现极难维护正确的原则。然而唯一安全的途径就是遵循福音的原则工作,不让任何事使他们离弃这些原则。——《怀爱伦文稿》1891年24号。{PM 151.1}
  仇敌怂恿合并的主张——我们圣工的仇敌怂恿把出版社合并在巴特尔克里克一个控制势力之下的主张。……{PM 151.2}
  我蒙指示:应当扬声警告此事。我们不可以受那些不能控制自己又不愿意服从上帝之人的控制。我们不可以受那些想用自己的话指挥一切之人的引导。控制欲的增长是非常明显的。上帝已一再发出警告,禁止拉集团,搞合并。祂警告我们不要赞同人们所提出来旨在控制弟兄活动的主张。——《怀爱伦信函》1903年114号。{PM 151.3}
  扩张超越能力的人——我一想到出版社心里就难过。负责各部门工作的人身负重责,没有时间做纠正的工作。……{PM 151.4}
  主向我显示有关接管更多职责的方法和计划,以及你们搞合并的计划,想要让远近一切机构都受你们的指导和控制,这会给我什么印象呢?你们在进行的扩张,超越了你们的能力范围。你们并没有人能够负担你们已经负起的责任。——《怀爱伦文稿》1896年28号。{PM 151.5}
  人的兼并还是上帝的管理?——你们要止步。你们不能通过谋求重新组建,把其他机构与巴特尔克里克那些毛病甚多的机构合并而恢复你们过去的历史。我奉主的名对你们说,不行。让太平洋出版社归上帝管理吧。要在时已太晚之前,在上帝面前降卑自己的心。上帝的大日快要来到。那时每一个人都要被认识就如上帝认识他一样。——《怀爱伦文稿》1897年7号。{PM 152.1}
  兼并会抬举人——兼并的策略不论在什么地方实行,都会抬举人来代替上帝。在各个机构负责的人指望中央权威的指导和支持。由于个人的责任感减弱了,他们丧失了人类最崇高最宝贵的经验,即心灵不断地依靠上帝。他们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需要。没有保持不断地警醒祷告,不断地顺服上帝。实际上只有那样才能使人听从圣灵的指教。人被放在上帝的位置上。那些奉召在地上作天庭代表的人满足于求教有限而常犯错的人。本来他们是可以向永不犯错的无穷上帝寻求智慧和力量的。{PM 152.2}
  主并不愿意让祂机构里的工作人员指望和信靠人。祂希望他们以祂为中心。{PM 152.3}
  我们的各家出版社决不要这样相互联系起来,由一家机构受权指挥其他的机构。当这么大的权力放在少数人手中时,撒但就竭尽所能地侵蚀人的判断力,巧妙地引进错误的行动原则和错误的策略。这样,他就不仅能腐蚀一个机构,而且能通过这个机构控制其他的机构,为远方的工作树立了一个错误的榜样,邪恶的影响就这样扩张开来。每一个机构都应站在独立的道德立场上,在自己的园地里开展工作。每一个园地的工人都应感到他们是在上帝,圣天使和未曾堕落的诸世界的充分监察下工作的。{PM 152.4}
  假如一个机构采用了错误的策略,其他的机构不应受到影响。他们应忠诚于创立工作时所确立的原则,按照这些原则来推进工作。每一个机构应当努力在符合真理和公义的范围之内,与一切其他机构配合工作。但任何机构都不要超越这个范围搞兼并。——《教会证言》卷七172,173页。{PM 153.1}
  每一家出版社都应是一个独立的机构——主警告我说,把太平洋出版社和《评论与通讯》出版社合并是不智之举。时间将向大家证明这件事非常严肃,决不可等闲视之。巴特尔克里克的出版社不应是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唯一的出版机构。要让它主要办好自己的事。太平洋出版社也不必担心巴特尔克里克出版社势力的影响。主有祂自己的旨意要分别藉着这两个机构来完成。{PM 153.2}
  在这个问题上不要再有不同意见。不要再致力于集中巴特尔克里克的权益,以便兼并太平洋出版社,使两个机构合为一个。太平洋出版社应当独立。两个机构若合并,就不能更好地推进圣工,象原来打算的那样。上帝的旨意是让他们成为各自独立的机构。{PM 153.3}
  那些积极参与巴特尔克里克圣工的人,把一个错误的模子放在工作之中。人们制订计划不是按照上帝的命令。加利福尼亚州的出版社已在很大程度上效法和采纳了巴特尔克里克所开创的方式和方法。如果我们的机构在与同胞交往接触的事上坚持上帝的道,机构里就会有能力存在。——《怀爱伦信函》1896年80a号。{PM 153.4}
  祂希望祂的机构彼此独立,但又相互间完全和谐一致。——《怀爱伦信函》1898年41号。{PM 154.1}
  分开而各具特色的机构——上帝一再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向我发出严厉的警告,我无法确定这些警告的意义,因为是用象征和表号向我显示的。我对此事大惑不解。事情发生在我丈夫去世前。从那时起我一直看到人们在设法把在奥克兰的出版社与在巴特尔克里克的出版社合并,以便让巴特尔克里克的出版社进行控制。这些警告我当时没有充分明白,因为多次有信息给我,要这两个机构不要互相竞争,互相嫉妒,而要象两个姐妹机构,作上帝的工具,各自进行所指定的工作。……每一个机构都是上帝所设立做他们各自工作的。{PM 154.2}
  在我丈夫去世以前,这件有关巴特尔克里克和奥克兰两地出版社的事,是用葡萄树的表号向我显示的。从那以后,一直用这个表号向我显示。主指示我这两个机构要象两根枝子分开,虽然各具特色,但又都以葡萄树干为中心。他们不要彼此兼并,要保持独立,然而又各自从同一个源头吸取营养。——《怀爱伦信函》1896年64号。{PM 154.3}
太平洋出版社要依靠上帝保持独立——上帝希望太平洋出版社保持独立自主,不受任何势力所支配。上帝希望祂的每一个机构摆脱那落在人手中就会发生的冷若冰霜的气象。要生存,要呼吸,就得生存呼吸在天国圣洁而赐生命的气氛之中。否则,人的见解,计划和决定就会阻碍我们向天国的前进。——《怀爱伦信函》1895年35a号。{PM 155.1}
上帝指示我,我又告诉你:太平洋出版社应当保持独立,依靠上帝,作好自己的工作,担任祂的工具——与上帝同工的人间媒介,怀着悔改的精神,心里柔和谦卑,愿意受上帝教导,不服从任何不按上帝所赐的亮光提出计划方法的地上势力。要提高警惕,不要把你们的信仰自由出卖给任何机构和任何人,或由人组成的委员会或议事会。——《出版工作特别证言》25页。{PM 155.2}
  允许太平洋出版社的分支机构存在——主指示我,太平洋出版社的分支机构应在各地建立起来,接受它的监督。(注三)但工作既取得成功,嫉妒,恶意的猜测和贪婪就会随之而起。会有人做出努力改变局面,把这工作并入巴特尔克里克的权益中。有人要热衷于改变局面,可是主禁止这种兼并。每一个分支机构都要允许存在下去,做它自己的工作。{PM 155.3}
  在各个机构之中都会发生错误,但是经理们若愿意学习一切当学的教训,小心地行事,这些错误就不会重演,上帝就会主持这项工作。我们机构中每一位工作人员都需要以上帝的话作为行动的准则。这样,上帝的福气就会临到他的身上。没有上帝的真理作他的向导和监督,他就不得安全。如果人可以不靠上帝而生存的话,那么他也许可以不以上帝圣洁的话作为指南。在我们做一切工作时必须由真理来控制我们的良知良能,由圣灵约束我们的思想言行,指导我们一切属世和属灵的行动。——《怀爱伦信函》1896年81号(《太平洋出版社工作和工人的特别证言》50,51页)。{PM 155.4}
  太平洋出版社和外文刊物——我赞成在科利奇维尤开展德语和斯堪的纳维亚语的出版工作。(注四)我希望制订计划鼓励和支持这项工作。{PM 156.1}
  工作的担子不应全由外国弟兄承担。我们整个园地的弟兄也不要让科利奇维尤附近的教会挑过重的担子。这些教会的教友自然应当领头、尽力,而所有其他的人都应帮助他们。要把真理传给各国各族各方各民。{PM 156.2}
  我们的德国,瑞典和丹麦的弟兄没有充分理由不在出版社中通力合作。相信真理的人应当记住,他们是上帝的小孩,是受祂指教的。他们应当为上帝所显示的恩慈而感谢祂,并彼此相爱。他们同有一位上帝和救主。同有一个灵——基督的灵把他们联合在一起。——《教会证言》卷九189页。{PM 156.3}
  个人的责任——我对这两个机构的情况是熟悉的,因为我们夫妇当年曾带领创立了他们并将之推进。主对于如何办这两个机构曾赐下特别的指示。我并没有允许那些自称相信真理的人摆脱这些原则。{PM 156.4}
  我蒙指示,这项工作开始的时候就象一股很细的溪流。先知以西结曾见过这个表号,“殿的门槛下有水往东流出……在祭坛的南边往下流。”请看《以西结书》47章。注意第八节:“他对我说,这水往东方流去,必下到亚拉巴,直到海,所发出来的水,必流入盐海,使水变甜。”我见到这项工作中要向东,向北,向众海岛,向全地发展。随着工作的发展,将会有庞大而活泼的事业交由人来经营。这项工作不可集中在任何一个地方,甚至是巴特尔克里克。人的智慧会认为在已经具备影响和特色的地方建立机构更方便一些。在这方面人们已犯下了错误。这样,个人和个人责任心受到了压抑和削弱。工作是属于主的。力量和效能不能全集中在任何一个地方。——《怀爱伦信函》1894年71号(《出版工作特别证言》22页)。{PM 157.1}
  出版社不要争夺最高的权力——在出版书刊的事上,有人在争取最高的权力……上帝对每一个人说:“要当心。”酵的影响力是很大的,不论是好是坏,它都把一切向自己吸引。如果让自私,贪婪,愚顽的酵进来,就会使身体的一切机能屈从于败坏的影响。于是就不再有仁慈的心肠,温柔的体谅,及与品格中的不良倾向作斗争。若不把这种恶根从心中拔除,它就会继续成长,污染很多的人。——《怀爱伦文稿》1899年131号。{PM 157.2}
  我看见《评论与通讯》出版社和太平洋出版社有一种竞争的精神。上帝赐给他们的劝戒和警告要求他们改变,他们没有听从。当责备临到时,反而产生反感不满的情绪。然而需要动手从这些机构里消除自私,贪婪和不公平的交易……{PM 157.3}
  上帝在责备时所赐给你们的一切亮光和证据,都被一些人辩解为弄不懂的事物……上帝希望我们的出版机构成为传光的活渠道。你们为什么不在正确的原则上建立各方面的工作呢?——《怀爱伦信函》1899年150号(见《教会证言》卷七173,174页)。{PM 158.1}
  合作是上帝的计划——圣工的各部门和各机构工作都要按照周到慷慨的方针进行。每一个工作部门,一方面要保持自己的特色,另一方面要保护,加强和支持其他各部门。要录用不同才干和性格的人来推进各部门的工作,这一直是主的计划。每一个工作人员都要为本部门作出特别的努力,但是他也有特权研究并谋求整个圣工的健康和福利。{PM 158.2}
  不要兼并,也不要竞争和批评,而要合作,这是上帝对于祂各机构的旨意。——《教会证言》卷七174页。{PM 158.3}
  要合作而不要兼并——巴特尔克里克出版社和太平洋出版社都要把对方看作是姐妹机构。他们应通过合作而不是兼并,互相发挥有益的影响。这两个机构不要合为一个。巴特尔克里克出版社的经理们对太平洋出版社怀有一种非基督化的,不友好的,甚至是妒忌的态度。他们热衷于削弱对方,使之受自己管辖。可是我多年来所得到的亮光是,这两个机构应当分开,保持他们各自的特色,否则对双方都有害处。……{PM 158.4}
  我担心太平洋出版社的经理们未经祈祷和仔细考虑就接受了向他们提出的建议。任何建议,不论从哪里来的,若不是书面形式,各部门负责人都得到了副本,就不要予以接受。接到建议后,主要的负责人要一起把事情带到主的面前,恳切祈祷求主赐下清楚的见解和明确的判断,以确定所建议的计划是否能荣耀上帝,并对双方都有利。——《怀爱伦文稿》1895年31号(《出版工作特别证言》9,10页)。{PM 158.5}
 
  (注1)最早的联会是由1889年全球大会上所划分的美国,加拿大六个总会教区和两个海外教区——欧洲和澳大利亚发展而来的。1894年澳大拉西亚联会成立,成为1901年总会政组时把教区改为联会的一个模式。——《安息日会百科全书》1514页
  (注2)这是给全球总会会长和《评论与通讯》经理的信。
  (注3)目前太平洋出版社的分支机构设在内布拉斯加州的奥马哈,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奥沙凡和墨西哥的蒙特墨雷洛斯。
(注4)在1902年《评论与通讯》印刷厂遭火灾以后,外文书刊的印刷迁到内布拉斯加州利奇维尤的大学出版社,后来在国际出版社的名义下工作。该出版社于1915年由太平洋出版社接管,但其办公楼毁于1916年的火灾。于是在伊利诺斯州布鲁克费尔德建立了一个印刷所,继续工作直到1959年搬回加利福尼亚州芒廷维尤太平洋出版社本部。——《安息日会百科全书》983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