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论出版工作
第一章 1848年多尔切斯特异象和最初的出版工作

第一编 早期出版工作

 

第一章 1848年多尔切斯特异象和最初的出版工作

 

  1848年多尔切斯特异象[注1]——1848年11月在马萨诸塞州多尔切斯特举行的一次聚会中,我见了一个异象,是关于盖印信息的传扬和弟兄们把照在他们路上的真光用文学宣扬出去的责任。{PM 15.1}

  我从异象中醒来以后对丈夫说:“我有一个信息给你:你要着手编印一种小报刊分送给人。起初篇幅小一些,但人们读了以后,就会向你提供印刷的资金。这项工作一开始就会取得成功。主指示我:这微小的开始必成为束束真光照亮全世界。”{PM 16.1}

  1849年夏天我们在康涅狄格州的时候,我丈夫深感现在该把现代真理编写印行出去了。当他决定这样做时,就得到很大的鼓励和祝福。但他想到自己身无分文,便不禁疑惑重重。有些人虽然有钱,却不肯解囊。他最后灰心了,就决定去找一块地割草。{PM 16.2}

  丈夫离家后,我心情沉重,晕了过去。经人为我祷告后,我蒙主赐福,见到了异象。我看到一年以前,主曾赐福给我的丈夫,赐他能力在田里工作。他曾很好地利用了所赚的钱。他将今生得百倍。如果他忠心的话,还将在上帝的国里得到丰盛的报赏。但主现在不会赐他力量在田里操劳,因为主有别的工作让他做。如果他冒险下地,就会病倒。他现在必须写作,写作,写作,凭着信心前进。于是他立即动手写作。每当他遇到一段难懂的经文时,我们就一起祈祷上帝,求祂帮助我们明白圣经的真正意义。{PM 16.3}

  《现代真理》——七月的一天,我丈夫从米德尔敦带回了一千份他所办的第一期报刊。在排印的过程中,他曾数次步行往返于八英里以外的米德尔敦。但今天他借了贝尔登弟兄[注2]的马车把报刊运了回来。{PM 16.4}

  他把这些宝贵的报刊搬了进来,放在地板上。我们这一小群人兴致勃勃地围在报刊周围跪下,存谦卑的心多多流泪恳求主赐福给这些真理的文字使者。{PM 17.1}

  我们把报纸折好以后,我丈夫把它们包好,写上愿意阅读之人的姓名住址,然后全部放在一个大布袋里,步行前往米德尔敦邮局。{PM 17.2}

  我们在七,八,九三个月,一共在米德尔敦印了4期。每期八版。每次在寄发以前,我们总是把报纸在主面前摊开,恳切流泪求主的恩惠伴随着这些无声的使者。第一期发行以后不久,我们收到一些信,其中附有供给我们继续出版的款项。同时也带来了许多人接受真理的喜讯。{PM 17.3}

  出版工作开始以后,我们并没有停止宣讲真理的工作,而仍旅行各地,传扬那些给我们带来那么大光明和喜乐的道理,勉励信徒,纠正错误,在教会中建立起良好的秩序。为了开展出版工作,同时又能继续进行在各地的工作,我们曾几度迁移办报地点。……{PM 17.4}

  在纽约州奥斯威戈出版——在十月和十一月间,我们因旅行而中止了报刊的出版。但是我丈夫仍感到有责任写作和出版。我们在奥斯威戈租了一栋房子,向弟兄借了一些家具,安了家。在那里我丈夫从事写作出版和传道的工作。[注3]{PM 17.5}

  他必须时刻身着盔甲,因为他经常要应付一些自称为复临信徒而又鼓吹谬道的人。一些人为基督再来定下日期。我们则表示,他们所定的日子一定会过去。他们就设法煽动大家对我们和我们的教训抱有偏见。我蒙指示,那些受骗的诚实之人将来有一天会看出自己上当受骗,蒙引导寻求真理。——《怀爱伦传略》125-128页。{PM 18.1}

  在艰难中出版——我们同埃德森夫妇从奥斯威戈来到森特波特,在哈里斯弟兄家安了家。在那里我们出版了一种月刊,叫《复临评论》。[注4]{PM 18.2}

  我的孩子身体更差了,我们一天三次为他祷告。有时他蒙了祝福,病情得到抑制。但当他的病情恶化时,我们的信心就受到了严峻的考验。{PM 18.3}

  我心里十分沮丧,常常发生这样的疑问:为什么上帝不肯听我们的祈祷医好孩子呢?试探人的撒但暗示说,这是因为我们错了。我想不出有什么事令主伤心的。然而我心灵中所压的重担使我绝望了。我怀疑自己能否蒙上帝悦纳,以致无法祷告下去。我没有勇气举目向天仰望。我的心十分痛苦,直到我丈夫代我求告主。他始终不放弃直到我和他一起求告上帝拯救。于是主的祝福降临,我开始有了希望,我以战惊的信心握住了上帝的应许。{PM 18.4}

  这时撒但又换了花样,我的丈夫得了重病,病情十分危急。他不时痉挛,剧痛无比,手脚冰凉。我磨擦他的四肢直至自己浑身无力。哈里斯弟兄在几英里以外工作。只有哈里斯姐妹,班斐姐妹和我的姐妹萨拉在场。我尽力鼓起勇气相信上帝的应许。当时我深感自己的软弱。我们知道必须立即采取行动。我丈夫的病情越来越危险。显然他患了霍乱。他要我们祷告。我们不敢拒绝。我们在极软弱的景况中俯伏在上帝面前。我深感自己的不配,把手放在丈夫头上,求主显示祂的能力。病情突然发生了变化。他的面色恢复了正常。天上的光照在他的容颜上。我们心中充满了说不出来的感激之情。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主这么明显地应允我们的祈祷。{PM 18.4}

  那天我们本准备去拜伦港核对在奥本印好的报刊稿样。撒但显然尽力阻碍我们所宣扬之真理的出版。我们觉得必须凭着信心出去。我丈夫说他要到拜伦港去拿校样。我帮他备好马陪他去。主一路上赐他力量。他拿到了校样和一封短信,说明报纸第二天要印好,我们必须到奥本去取。{PM 19.2}

    那天夜里我们被睡在楼上的小爱德生的叫喊声惊醒。这时已是半夜,我们的小孩爬到班斐姐妹身边然后挥舞双手,惊恐地喊叫:“不!不!”又爬到我们身边。我们知道这是撒但要折磨我们,就跪下祷告。我丈夫奉主的名斥责邪灵,爱德生就在班斐姐妹臂中安静地睡着了,一夜平安。{PM 19.3}

    我的丈夫又发病了,非常痛苦。我跪在床边求主加添我们的信心。我知道上帝已为他施行工作,斥责疾病。我们不愿意求祂已经成就的事,只求祂推展祂的工作。我们重复以下的话:“祢已经听了祷告,施行神迹,我们毫无疑惑地相信。求祢继续祢所开始的工作!”我们这样在主面前求了两个小时。在祷告的过程中,我丈夫睡着了,一直睡到天亮。他起床时很虚弱,但我们不看表面现象。{PM 20.1}

    我们信靠上帝的应许,决定凭信心出去。我们那天要到奥本取第一期报刊。我们相信撒但在尽力阻碍我们。我丈夫决定靠主前往。哈里斯弟兄备好马车,班斐姐妹陪着我们。我丈夫上车时还是被人扶着的,但马车越是往前走,他的力量也越增强了。我们一路上平安快乐,信靠上帝,不断运用我们的信心。{PM 20.2}

    当我们拿到印好的报刊返回森特波特时,我们确信自己负起了责任。上帝的福气随着我们。我们虽曾大受撒但的折磨,但是靠着基督加给我们的力量胜利地出来了。我们现在带着一大捆报刊,上面印着要传给上帝子民的宝贵真理。{PM 20.3}

    我们的孩子也逐渐恢复了,主不许撒但再折磨他。我们起早摸黑地工作,常常没有时间坐在饭桌上吃饭。而是边吃边干。因折叠大张的报刊而过分劳累,我的肩痛得厉害,好多年也未能消除。{PM 20.4}

    我们一直打算往东部去,孩子的身体也恢复得可以出门了。我们就乘班轮前往尤蒂卡,在那里与班斐姊妹和萨拉以及孩子分手,由阿比弟兄把他们带回家去,我们则往东部去。我们与这些亲爱的人分手,是要做出一些牺牲的。我们特别牵挂着小爱德生,因为他的生命曾处在这么大的危险之中。我们前往佛蒙特州,在萨顿举行了一次会议。{PM 21.1}

    《评论与通讯》——1850年11月,这个期刊改在缅因州帕里斯出版。在那里扩版后采用现在的名称《复临评论与安息日通讯》。我们在安弟兄家寄宿,尽量节省开支来维持这个刊物。那时帮助复临运动的人不多,况且他们在属世的财富上是贫穷的,所以我们还必须与贫穷和极其灰心的情绪作斗争。我们非常操劳,常常校阅稿样到半夜,甚至凌晨二三点钟。{PM 21.2}

    过分的操劳,忧虑,缺乏适当的营养,再加上长期在冬天旅行受冻,超过了我丈夫的承受能力。他在重担之下病倒了。他虚弱得无法从家里走到印刷所去。我们的信心受到了严峻的考验。我们曾甘心忍受贫穷,辛劳和痛苦,可是还是有人误解我们的动机,不信任我们,妒忌我们。在我们辛勤去帮助的人当中,很少有人欣赏我们所作的努力。{PM 21.3}

    我们所受到的搅扰使我们没有睡眠和休息的机会。我们所应该用来睡眠以恢复精力的时间,往往消耗在答复许多人因妒嫉而写来的长信上。当别人睡觉的时候,我们却长时间地痛苦流泪,在主面前伤心。最后我的丈夫说:“妻子啊,再努力挣扎也没有用了。这些事把我压倒了,很快就置我于死地了。我不能再前进一步了。我已经为刊物写了一个启事,声明不再出版了。”当他走出房门,要将启事送往印刷所时,我晕过去了。他回来为我祷告。他的祷告蒙了应允,我就醒了过来。{PM 21.4}

    次日早晨全家祷告的时候,我见到异象,得到了有关这些事的指示。我看出我丈夫不可以放弃这个刊物,因为撒但正在迫使他走这一步,并在利用他的爪牙来达到这个目的。我蒙指示我们必须继续出版,主必支持我们。{PM 22.1}

    我们不久就接到若干迫切的邀请,要我们在各个州举行会议。我们就决定出席马萨诸塞州的波士顿、康涅狄格州的罗基希尔、纽约州的坎登和西米尔顿举行的大会。这些都是工作的聚会,但对于散居各地的弟兄们大有帮助。{PM 22.2}

    在纽约州的萨拉托加斯普林斯——我们在鲍尔斯顿斯帕逗留了几个星期,后来决定在萨拉托加斯普林斯出版刊物。我们在那里租了一个房子,写信请司提反·贝尔登夫妇,和当时在缅因州照料小爱德生的班斐姊妹过来。我们借了一些家具安下家来。在这里我丈夫出版了第二期《复临评论与安息日通讯》。{PM 22.3}

    现在已经在耶稣里安睡的安妮.史密斯姊妹,那时也来与我们住在一起帮助工作,我们也真需要她的帮助。我的丈夫在1852年2月20日写信给豪兰弟兄的信中表达了他当时的感想:“除了我以外,我们大家的健康都比往常好。我经不起旅行的辛苦和出版的辛劳。星期三夜里我们工作到凌晨二点,折叠包装第十二期《评论与通讯》,然后我去休息,一直咳嗽到天亮。请为我祷告。工作非常兴旺。也许主不再需要我了,要让我在坟墓里休息。我希望能摆脱这个刊物。我已经在极其艰难的情况下把它维持下来。现在它既然有了许多朋友,我放下它也是放心的,只要有人肯把它接过去。我希望能看清前面的道路。愿主指引我。{PM 22.4}

    在罗彻斯特遇到困难——[注5]——1852年4月,我们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搬到纽约州罗彻斯特。我们每一步都必须凭着信心前进。我们仍处于贫困之中,不得不实行严格的克已节约,现引一段我于1852年4月16日致豪兰夫妇的信如下:{PM 23.1}

    “我们刚定居在罗彻斯特。我们租了一座旧房子,年租金是175美元。我们把印刷机搬进家里[注6]。如果没有这所房子,我们就要为办公室每年付50美元。你们如果来看我们,见到我们的家具,你们一定会笑的。我们买了两张旧床,每张25美分。我丈夫拿回6张样子各异的旧椅子,共花了1美元。不久,他又搬来4张更旧的椅子,是没有椅垫的。购价是62美分。椅架还相当坚固,我已经用斜纹布把椅垫配好。

    “奶油太贵,我们没有买,也买不起马铃薯。我们用调味汁代替奶油,用萝卜代替马铃薯。我们头几天吃饭是用一块遮壁炉的木板,搁在两个装面粉的空桶上当饭桌。只要上帝的圣工能有进展,我们愿意忍受穷困。我们相信是上帝的手把我们领到这里。这里有广大的工作园地,但是工人太少。上安息日我们聚会的情形良好。有主与我们同在,鼓舞了我们。”……{PM 23.3}

    在罗彻斯特,我们在许多困恼和挫折之下艰辛度日。有一次这里霍乱流行。在最严重的时候,我们整夜都能听到装载尸体的车子辗过街道前往芒特霍普墓地。……{PM 24.1}

    在新英格兰继续工作——我们曾约好外出两个月,从纽约州的罗彻斯特一直到缅因州的班戈。这次旅行我们打算利用佛蒙特州的弟兄们赠送的蓬车和良马查理……。{PM 24.2}

    我们前面还有约100英里的路程,要在两天内完成,但我们相信主会为我们行事。……[注7]{PM 24.3}

    主在我们去佛蒙特的路上大大赐福与我们。我的丈夫十分操劳。在各地聚会中,多半是他讲道。他又卖书,努力推销报刊。一次聚会结束以后,我们就立即赶赴下一次聚会。中午我们常常在路旁喂马,一边吃饭。饭后,我丈夫把他的稿纸放在饭盒上或帽子上,为《评论与通讯》和《青年导报》写文章。[注8]——《怀爱伦传略》136-145页。{PM 24.4}

 

    把出版责任交给教会——我丈夫身体变得十分虚弱,在我们从罗彻斯特搬走以前[注9],他希望放下出版工作的担子。他希望教会负起这个责任,由教会所任命的一个出版委员会经办。从事出版的人除了工资以外不应从报刊得到任何经济利益。{PM 24.5}

    我丈夫虽然多次催促教会引起重视,弟兄们仍没有就此采取行动。直到1861年。那时我丈夫已成为出版社的法人和唯一的经理。他得到一些热心帮助圣工之人的信任。他们时常奉献钱财交给他管理,以满足圣工发展的需要,把出版机构建立起来。虽然我丈夫多次通过《评论与通讯》声明,出版社实际上是教会的财产,但因他是唯一的法定经理,我们的敌人就利用了这一点在猜测的借口下尽力中伤他,妨碍圣工的发展。在这种形势下,他提出了组织问题,结果于1861年春天根据密歇根州法律建立了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出版社。——《怀爱伦传略》164页。{PM 25.1}

    “我不能不说,赞美上帝”——我的后半生总是与我们中间建立起来的许多机构的历史牵涉在一起。我的工作也与这些机构密切相关。我们夫妇曾用口和笔为这些机构的建立而工作。即使是简要地回顾一下这些劳碌岁月的经历,也会大大超过这本传略的范围。撒但不住地设法阻碍圣工消灭工人,但上帝一直在关心祂的仆人和圣工。{PM 25.2}

    回顾我们过去的历史,以及我们如何一步一步走到目前的境地,我不能不说,赞美上帝!当我看到主所作的事时,心中充满惊异,坚信基督对我们的带领。只要我们不忘记主带领我们所走过的路,不忘记祂过去给我们的教训,我们对于将来就没有什么可恐惧的。——《怀爱伦传略》196页。{PM 25.3}

               ---------------------------------

    [注1]怀爱伦夫妇1848年9月从纽约州西部回来以后,就前往缅因州,在10月20日到22日与信徒们举行一次聚会。这就是托普瑟姆会议。在会上弟兄们开始祈求上帝为出版与复临信息有关的真理开路。约瑟夫·贝茨在他的小册子《盖印的信息》中写道:一个月以后,他们与“一小群弟兄姊妹在马萨诸塞州波士顿附近的罗彻斯特开会。会议开始以前,一些人在考察盖印信息中的论点。对《启示录》7章第2节中‘上来’等字的意义产生了不同的意见。”

    怀雅各长老在叙述这次会议时写道:“我们都希望一同寻求上帝的智慧来解决争端,了解贝茨弟兄写作的任务。我们举行了一次十分有效的会议。爱伦又一次见到异象。然后她讲述安息日的亮光,即盖印的真理。她说:“这亮光随着太阳的升起而发出,又反射回去,光线很弱。但越来越多的光照在其上,直至安息日的真理显得清楚、重大而有力。象太阳初升时那样,其光线起初不暖和,但随着它的升起,其光线就越来越暖,越来越强,直到能圣化人的心灵。但它又不象太阳,它永不落下。安息日的亮光在圣徒进入永生时将照得最明亮,它要越升越高直到不朽来临。

    “关于这与盖印有关的荣耀的安息日,她见到许多有趣的事情,我没有时间也没有地方记录。她告诉约瑟夫·贝茨把所见所闻记下来,说上帝的赐福就会随着而来。”

    这次异象以后,怀爱伦要她的丈夫负起出版的责任,凭着信心前进,他的努力会取得成功。——《怀爱伦传略》116页脚注

    关于1848年11月18日的异象,约瑟夫·贝茨长老见证他所耳闻目睹有关怀爱伦所说的话:

“是的,你们要发表你们的所见所闻。上帝的福气就会随着而来。你们看,这真光发出来 是多么有力,越来越明亮!”……以上的话字字句句照录于她在异象中亲口所说的话。——约瑟夫·贝茨《永生上帝的印记》26页(1849)。

 

    [注2]怀爱伦一家当时住在罗克希尔艾伯特·贝尔登家二楼的几个房间里。在写给艾伯特的儿子司提反·贝尔登的信中,怀爱伦后来回忆说:“我记得当时我丈夫坐在藤条底的椅子上为报刊写文章。……当刊物印好以后,他们就在张伯伦上校一个房间的桌子上折叠起来。然后我们把这些刊物放在地板上,跪下祷告,求上帝特别赐福给它们。——《怀爱伦信函》1904年293号

 

    [注3]《现代真理》第五,六期1849年12月在纽约州奥斯威戈出版的。

    第七至十期于1850年3至5月在同一地方出版,一些小册子也是在那段时期出版的。

 

    [注4]不要把1850年夏天在纽约州奥本印行的《复临评论》与《复临评论与安息日通讯》混淆起来,该刊第一期于1850年11月在缅因州帕里斯出版。《复临评论》刊行于《现代真理》第10与11期之间,关于其宗旨,怀雅各长老在这本48页的小册子的第一页导言上写道:

   “本刊的目的是通过显示上帝在过去的奇妙作为中预言的应验,来鼓舞真正的信徒,呼召一班人脱离世界和挂名的教会,仰望我们亲爱救主的复临。”

 

    [注5]怀雅各提出以下理由说明刊物不应继续在纽约州萨拉托加斯普林斯商业性印刷所印行的理由:

    “1、在一个正规的印刷所印这样的一个报刊,而让他们在第七日把工作搁起来是不方便的,而报刊放在安息日印我们也会感到不满意和不方便。”

    “2、如果弟兄们有一个小办公室,在里面印报纸,其费用只须在大印刷所的四分之三。”

    “3、我们可以从守安息日的人中找到帮手,他们会关心这份报刊,这是别人做不到的。这样,负责工作的人就会十分留心。”——《评论与通讯》1852年3月2日。

 

    [注6]一部华盛顿牌手摇式印刷机花了652.97美元购进。这是安息日复临信徒所拥有并开办的第一个印刷机构。

 

    [注7]小爱德生·怀特患了霍乱,祷告蒙应允痊愈以后,与父母一起出门,起初这孩子似乎会死于旅途中发生的寒战,后来他恢复了体力。他母亲写道:“我们带他回家的时候,已经相当健壮了。”——《怀爱伦传略》145页

 

    [注8]《青年导报》于1852年至1970年出版发行,后来改为《洞察》。

 

    [注9]1855年密歇根州的弟兄们为出版机构迁到巴特尔克里克预备了道路。见《教会证言》卷一,97页脚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