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巴特尔克里克信函》
14.《文稿》1902年74号
14.《文稿》1902年74号,1928年7月15日由V.E.R.重新抄写
没有得到听从的警告
马萨诸塞州,南兰卡斯特,1901年11月27日
主再次向我显明了一些关于凯洛格医生的危险的事。愿主多多赐给我祂的圣灵;因为凭我自己我做不了上帝交给我的工作。而且上帝若不影响凯洛格医生和他同事们的意念,他们就肯定会说:“谁一直在与怀姐妹交谈呢?”我的回答是:“那有权威的一位。”然而这个问题:“谁一直在与怀姐妹交谈呢?”无论是谁问的,都表明对主已赐给我去做的工作缺乏信心,表明这项工作没有受到赏识。{BCL 43.1}
难道是这样吗?——当证言临到弟兄们时,若是符合他们的想法和计划,他们就相信证言是出于上帝的;要是证言来到时,不符合他们珍爱的计划,他们就视证言没有什么特别的价值。如果情况是这样,我所传达的信息又怎么能实现它被传达的目的呢?要是领袖们接到我的一封信函,打断了他们的计划,他们就对证言如此没有信心以致说我已受了我儿子或我家中某个成员或在高处远处的别的某个人的影响,那么我所传达的信息还有什么能力帮助人呢?我难以相信这就是他们信心的真实量度。当证言责备担负着重大责任的有经验的人时,难道我们要期待他们会尽力替自己辩护,像其他经验较少的人所做过的一样吗?这是许多人屈从的试探,他们因屈从而丧失了本来可以藉着接受信息得到的益处和福气。{BCL 43.2}
假如有人与我谈过关于凯洛格医生和其他领导人的工作的事,你们以为我会胆敢将这些话语和思想与主为这些弟兄而赐给我的信息混在一起吗?我们还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关于别人正在采取的做法,总是会听见批评的话。如果我的弟兄们视他们所收到的警告是不重要的,因为有人给我讲过,有人给我写过信,如果他们拒绝接受主藉着我赐下的证言,因为他们心里想:“有人影响了怀姐妹;有人告诉她了,”他们就必须为这种做法对他们自己和对别人的影响负责任。{BCL 43.3}
得知有人已经屈服于这种试探,使我很难过。主已嘱咐我不要与任何一个这样的人辩论:当一个信息来到时,他或她会问:“谁告诉怀姐妹的?”我既不要承认也不要否认这种控告,而要按照上帝在不同时间和许多地点赐给我的指示陈述事实。我若不讲,就要为扣留亮光负责任。我不是有意的,但我有许多次得到告诫要推迟发言,直到危险时刻使我的发言成为必要。{BCL 44.1}
我有如此大的兴趣要看到凯洛格医生继续追求认识耶和华,以致我要设法尽我最大的努力消除每一个可能使他走入歧途的阴影。我要聆听他不得不对我说的每一句话。要是他说正确的话,我就要感谢我的天父。要是他所说话语的真实性是我比他自己更了解的,我就决不会设法取悦他,称暗为光,称光为暗;因为我这么做就会危害他的心灵。我若讲话,就会始终设法讲真话,——基于“耶和华如此说”的话。无论人对我的话加以怎样的解释,也无论我的话是被接受还是被拒绝,我都不会抑制不讲,除非我蒙主指示要保持沉默。当某些事发生时,我必须发言,以便阻止错误的计划得到进一步的实行。我必须不仅对凯洛格医生讲话,而且要对其他处在负责岗位的人讲话,他们不熟悉真实情况,也不了解漠视上帝所赐信息的结果。{BCL 44.2}
我知道凯洛格医生在他家庭生活中、在教会团体中、在他与世人联络中的危险。许多事已经发生,是凯洛格医生还没有明白的,信息也已传达给他,我很清楚在某个时间之前,他不会接受为真理,那时一位医生会开他的心窍,上帝的灵会引导他看到他当作宝贵材料带到根基的东西不会经受住火的考验。{BCL 44.3}
未能帮助
在过去十年,这些事已使我极其痛苦。当我从澳大利亚申请资金以便我们能在悉尼附近建一所疗养院时,本应该有迅速的由衷的响应。这原会发挥一种影响,原会引导别人做出牺牲,结果使在澳大利亚的疗养院很早以前就建成并正常运转。但凯洛格医生却使自己相信巴特尔克里克疗养院的债务足以作为一个借口,不将资金给我们汇到澳大利亚,帮助建立一个会给那个贫穷园地的圣工增光添色的疗养院。{BCL 44.4}
我蒙指示,主怎样引导我的丈夫和我并许多其他帮手做出牺牲以便建立巴特尔克里克疗养院,主也照样打算让那些渴望在工作的中心建立和兴旺医疗机构的管理人员们帮助在穷困的园地建立其它医疗机构,即使这么做会使他们限制用于自己方便的开支。他们本应该渴望并高兴见到在澳大利亚建立一个记念,因为这是上帝对他们的旨意。但他们却没有听从那个邀请。他们本来能够做成的工作,他们没有做。凯洛格医生和他的弟兄赠送了个人礼物,但这没有满足主的要求。某些想法盛行,不是上帝默示的。某些事行了出来,给我们在澳大利亚的工作和工人带来了很大的挫折,约束并大大阻碍了主指定应该完成的工作。要是凯洛格医生和他的同事们当时听从了上帝的话,在澳大利亚的医疗工作就会比现在的样子超前数年。{BCL 45.1}
上帝并不认可产生在议事会或任何一个人的头脑中的任何计划导致制定某些法规,约束和限制巴特尔克里克疗养院或我们其它任何一所疗养院,不使用他们收入的一部分在世界的任何其它地区建立疗养院工作,那里正需要这种工作,响应上帝的呼召。{BCL 45.2}
当上帝圣工的利益要求将资金汇到澳大利亚贫瘠的园地好在那里建一所疗养院时,本应该立即做出响应。主的话临到我,呼吁巴特尔克里克疗养院提供资金支援。我没有要求凯洛格医生捐赠任何礼物,而是要求疗养院——那个自夸是世界上最大疗养院的机构。然而尽管那个机构确实有很好的赞助,它的管理者们却没有听从呼吁,提供帮助。{BCL 45.3}
巴特尔克里克疗养院的管理者们已经做了很多,在美国建立了其它疗养院;但天上的宇宙却悲伤地看到他们忽视了在澳大利亚未完成的疗养院。这种忽视一直在羞辱上帝,并使工人们处在很大的困惑中,他们已经竭尽所能要盖起大楼并使它正常运转。这个未完成的机构已经成了一个对我们不利的见证。要是在美国经手主的资金的弟兄们尽到了自己的本分,它原能在很久以前就完工。给在澳大利亚的人留下的印象只能是不利的。{BCL 45.4}
我已设法始终将主的道路摆在我们的人面前,尤其是凯洛格医生面前,以便他不至于信任自己的判断为至上。应当引进一种不同的工作方式。有重要的权益要求上帝子民的支持,以便在新园地打开门户。澳大利亚和南方园地久已成了责备,荒芜未开工。那些多年看着这些穷困的园地,却从另一边走过去的人,在审判的日子将有许多要交待的。在天上的案卷中记录着自私,表现在给予某些方面的工作不相称的支持,却忽视了别的方面。{BCL 46.1}
真慈善的意义
真正的慈善不仅仅意味着礼物。它意味着慷慨关心上帝圣工不同分支的福利。它意味着要成为上帝任命的一名医疗布道士。{BCL 46.2}
这就意味着要教导不节俭的人实行节约。有成千上万的孤儿寡妇,少年人和老年人,困苦和残废的人应当受教学习如何自助。许多受困在床的人无法工作。但是应该让那些能够工作的人认识到,他们如果不工作,就不可吃饭。每一个能饱餐一顿的人就有能力作工来支付这顿饭钱。如果要他为他的食物付钱,他就会认识到精力和光阴是值钱的。这样的善行包含宝贵的教训。它不仅仅是服务于穷人的需要,而且教导他们如何照顾自己。{BCL 46.3}
上帝的管家们不应当自私地只为与他们最近的人作工。他们不应当以一种含糊的、粗心大意的方式使用急需的钱财,不费力气去查明拨款的结果。我们的弟兄们有时将礼物放在负责的人手里,请他们将它用在最需要的地方。这些管家本来能得到上帝的嘉许,将这样放在他们手中的一些资金分给贫穷的传道园地。将这些捐款分给贫穷的园地原会证明圣灵在心人运行。主曾叫人注意的那些园地尤其应该得到援助。{BCL 46.4}
在许多新园地里,工人们因男男女女身心痛苦的原因而负着重担,呼求主的帮助。他们看到在他们那又新又穷困的园地建一个疗养院会成为圣工何等大的福气,便祈求帮助,期待上帝在适当的时候会感动祂钱财管家们的心去帮助他们,提供资金建立医疗布道工作。这种祈祷得蒙垂听,要是主的受托人愿意认出贫穷宣教士们的呼吁,并且慷慨响应,就会看到那些祈祷得到回答。{BCL 46.5}
现在上帝的圣工特别需要那些拥有基督化资质,善于服务,有执行力和大有能力做工的男男女女。他们拥有仁慈、热情及同情之心,纯正的常识及公正的判断。他们在赞同或谴责某事前会仔细权衡问题,他们会毫无畏惧地说“不”或“是”和“阿们”。他们因上帝的灵而成圣,践行“你们都是弟兄”(太23:8),不断努力提拔和恢复堕落的人类。{BCL 47.1}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