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文稿发布(第十一卷)
第897号 在明尼阿波利斯会议和其后存在两种精神
    怀爱伦出席的各次会议上有圣灵在场——密歇根州的传道人在波特维尔召开了会议。范霍恩弟兄力劝我去赴会。我很高兴这么做,希望能消除偏见。主在那次会议上赐给了我祂的圣灵。主似乎在我近旁,我传信息给人们时感到很自由。这一次,当只有我们的弟兄们出席晨会时,我清楚地说明了主为祂的子民而乐于在警告和督责中赐给我的亮光。(《文稿》1889年第30号第6页){11MR 254.1}
    我以有为责任前往爱荷华州的得梅因,希望见到那个州大部分的传道人。……我希望能得着听我演讲的全会众,因为我的心充满了上帝的灵,正像在明尼阿波利斯一样。主的灵进入了我们上午的聚会,许多人哭泣着作了谦卑的见证。我要说荣耀归于上帝,因为祂确实扶持了我,感动了众人的心。我确实盼望见到一些曾在明尼阿波利斯积极活动的人屈服他们骄傲的意志,全心寻求主。我相信这事会成就,但尽管主显然在人心运行,人们却没有彻底认罪。他们并没有跌在磐石上并且跌碎,所以主就不能塑造他们。唉,巴不得他们能屈服自己的骄傲,上帝的光与爱就会进入他们的心中!(《文稿》1889年第30号第8,9页){11MR 254.2}
    关于两约的亮光——我很高兴得知(W.W.)普雷斯科特教授正在他的班上给学生们讲(E.J.)瓦格纳弟兄一直在讲的教训。他在讲两约。约翰认为他讲得清楚而令人信服。{11MR 255.1}
    自从上个安息日我声明瓦格纳弟兄所教导的两约观是真理以后,似乎许多人的心大得解脱。{11MR 255.2}
    我倾向于认为普雷斯科特弟兄接受了证言,尽管我作这个声明的时候他不在场。我当时认为是时候采取我的立场了,我很高兴主敦促我作了那个见证。(《信函》1890年30号第2页){11MR 255.3}
    在明尼阿波尼斯表现的错误精神——我不能赞许在明尼阿波尼斯所盛行的精神,也不能相信受那种精神促动的人正行在光中。{11MR 255.4}
     假使(E.J)瓦格纳医生所持有的观点并不完全正确,在那次会议上所彰显出来让人感受的精神像基督吗?上帝丰盛的福气降临在那次会议的上方,但主却不能在那般对祂的信息充满误解之人的心中作工,因他们的心为偏见所阻塞。带到巴特尔克里克的报告与那次会议上盛行的精神如出一辙。(《信函》1889年第2号,11,12页){11MR 255.5}
    像A.T.琼斯那样讲解基督的义——我认为A.T.琼斯长老应该参加我们大型的帐篷聚会,给我们的人也给外人讲解信心和基督之义的宝贵主题。在这个主题中有丰足的亮光,他若只去参加文字布道会议,又怎么能将这亮光传给最多的人呢?你不能指望任何一个文字布道士能象他这样讲解这个问题。我认为不让他参加帐篷大会是在使各教会丧失适合现代的亮光和信息。(《信函》1889年1号第6页){11MR 255.6}
    需要上帝的灵——现在,弟兄们,我要告诉你们,当上帝的灵进入我们中间时,它会打动人心,使人准备接受它。但他们若不敞开心门接受它,就会立刻判断信使和所讲的话。他们就会不来到上帝面前,求祂赐给他们新的心思和新的意念,好使上帝恩典改变人心的感化力能临到他们身上,反而会开始挑剔和吹毛求疵。上帝的灵打动不了他们,它得符合他们的想法。在这些东西剔除之前,他们会就站在那里,他们就站在那里论断。在明尼阿波利斯就是这种情况。(《文稿》1889年2号第2页){11MR 256.1}
    怀爱伦蒙指示看到许多人在明尼阿波利斯的状况——星期四上午聚会时(在堪萨斯州渥太华)我讲了关于明尼阿波利斯会议的一些事。我告诉了他们主曾用什么方法向我显明了许多来参加那次大会之人的属灵状况。他们受了一种欺骗,头脑中有了虚假印象。这是撒但的作为,因为主是要复兴祂的子民,以清晰明确的光线赐给他们那会彰显基督的亮光。主藉着祂的信使们给祂子民的命令乃是:“往前走。”而今撒但决心要使人们远离亮光,以致上帝丰盛的福气临不到与会代表们身上。撒但敲响了一个警钟。他们以为《加拉太书》中的律法会被提出来,就有备而来,要抵制凡来自太平洋海岸之人的一切见解,无论新的还是旧的。{11MR 256.2}
    在我的一生中从未比在那次大会上更加直接地在上帝之灵的支配性影响下作工。上帝使我给人们按时分粮,但他们却拒绝了天粮,因为它的来到不符合他们所希望的方式方法。琼斯长老和瓦格纳长老向人们呈现了宝贵的亮光,但偏见和不信、嫉妒和恶意的猜测挡住了他们的心门,以致凡出自这个来源的东西都不能进入他们心中。(《信函》1889年14号第2,3页){11MR 257.1}
    不同的灵在芝加哥和南兰卡斯特运行——我们一直旅行,去不同的聚会场所,以便我能与上帝的信使并肩而立。我知道他们是祂的使者——我知道有一道信息给祂的子民。我与他们一起发出的信息与他们正在传扬的信息完全一致。我们看到什么了呢?我们看到有能力伴随着这信息。我们在各种情况下作工——有些人知道我们工作得多么艰苦——我们在芝加哥整整一周从早忙到晚,为要使弟兄们心中明白这些理念。{11MR 257.2}
    魔鬼一年以来一直在作工,要使人们忘却这些理念——全部忘却。要努力工作才能改变他们旧有的看法;他们以为必须倚靠自己的义和自己的行为,不断地看自己,而不将基督的义据为己有并带入自己的生活和品格中。我们在那里工作了一周之久。过了一周才有突破,上帝的能力象浪潮一样席卷了那批会众。我告诉你们,它使人得释放;它向人们指出上帝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11MR 257.3}
    而在南兰卡斯特,那里有上帝之灵大能的运行。这里有些人当时在那个会场。上帝显示了祂的荣耀,使学院的每一个学生都到门前认罪;上帝的灵在那里运行。我们就这样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在所去的各地都见到了上帝之灵的运行。你们以为我会像那十个患大麻风的人一样保持沉默,不扬声歌颂上帝的义,赞美祂,荣耀祂吗?(《文稿》1890年9号第7,8页){11MR 258.1}
    批评J.H.凯洛格的人应当帮助他——凯洛格医生已经成就了一番工作,我知道在我们当中没有一个人能胜任。他需要弟兄们的同情和信任。应该对他所处的紧要岗位存有温慈的同情。他们应该采取一种行动获得并保持他的信任。上帝希望事情这样发展。但是事与愿违,却有了怀疑和批评的精神。{11MR 258.2}
    若是这位医生未尽到责任,最终成了一位失败者,那些在他需要帮助时没有凭着他们的智慧和眼力去帮助他的弟兄,要在很大程度上负责。因为他们没有忠实地本着善意和爱他灵魂的心警告他,却在背后刺伤他。弟兄们有时或许真实地感到上帝正在使用医生做一番没有别人适合去做的工作;但当他们听到一连串严重损害他形像的传言时,他们困惑了;部分地接受了,认定凯洛格医生必定真是虚伪不诚实的人。他们不考虑他已经成就和正在从事的善工。他们不注意他在疗养院对于提高宗教和道德风气,使之达到高尚水准所做的努力。为什么总让医生感到受怀疑呢?难道不能采取一些行动改变这种事态?要一直保持这样吗?我知道这不对。……{11MR 258.3}
    基督为他的灵魂付出了赎价,魔鬼却要竭力毁灭他。我们谁也不要帮助魔鬼行事。(《信函》1888年21号第16,17页){11MR 259.1}
    明尼阿波利斯的精神使怀爱伦的工作更加困难——弟兄们,你们敦促我来参加你们的帐篷聚会。我必须明白地告诉你们,你们自从明尼阿波利斯总会会议以来对我和我的工作所采取的做法——你们对上帝藉着我赐下的亮光和警告的抵制——已使我的工作困难了五十倍。我发现我的话对我们的人心中产生的影响远不如对不信的人,后者的心还没有因拒绝亮光而变得刚硬。我没有来自主的话为你们在帐篷聚会上效劳,一点一点地向你们重述我已花费极大的代价和努力为你们的利益而发表的东西。你们既没有感到任何负担要得到和销售那些书,我就觉得我的口头证言不会留下持久的印象。我没有勇气与你们在帐篷聚会上见面。在我看来,你们似乎已经抛弃主的道,对它不屑一顾。(《信函》1890年第1号第10页)
 
怀爱伦著作托管委员会1981年11月12日发表于美国首都华盛顿{11MR 259.2}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