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文稿发布(第十一卷)
第895号 明尼阿波利斯总会会议及其后果
    缺乏爱心精神之罪——当我在我垂死的丈夫身边时,没有任何的笔墨或语言能形容我所认识到摆在我面前的工作。当我握着我将亡之丈夫的手并坐在他的床边时,我并没有失掉对我工作的深刻认识。……{11MR 227.1}
    我已向上帝立下严肃的誓言,无论在哪里存有这种轻视他人、不近人情,以及缺乏爱的精神,我便要将之清楚地摆在弟兄们面前,说明他们的做法是有罪的,并以明确的证言尽可能地扭转这种趋势。若是不成功,我就退出会议,因为我害怕参加这种聚会,惟恐会受其中盛行的精神影响。(《文稿》1888年第21号,〈1888年的痛苦经历〉第3,6页,很可能写于明尼阿波利斯){11MR 227.2}
    在明尼阿波利斯许多人属灵上的盲目——我知道(在明尼阿波利斯)许多人显然心里盲目,看不出上帝的灵在何处,什么是真正的基督徒经验。这些人是上帝羊群的领路人,想到这一点尤其令我难过。真正的信心十分缺乏,双手垂下来是因为没有藉着真诚的祈祷举起!一些人觉得不需要祷告,他们觉得自己的判断已经足够了,却不知道众善的仇敌正在指引他们的判断。……{11MR 227.3}
    上帝正在考验和检查祂拥有大光的子民,看看他们是愿意行在光中,还是在试探之下离开光,因为只有很少的人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样的精神,直到环境考验了促使行动的精神。许多人心中让肉体作主,却不知道傲慢与偏见已成为他们的贵宾,见诸于言语行动抵制亮光和真理。{11MR 228.1}
    占据圣工高位的弟兄本应该与众光之源保持密切的联系,免得称光为暗,称暗为光。他们有前车之鉴,过去有些人自称相信真理,然而当他们因罪恶与过犯而仁慈地受到责备时,就放任自己与生俱来的性情,反对圣灵的工作。他们虽曾看到这些人在黑暗里越陷越深,直到背叛真理,却没有认识到自己处在最大的危险中,尽管有他人的前车之鉴,他们还是盲目地重蹈覆辙,怀疑不信,拒绝上帝所赐的亮光,只因不合他们的心意。(《文稿》1888年第24号,《回顾明尼阿波利斯》,约写于1888年11月或12月){11MR 228.2}
    1888总会会议后所需要的改革——主正在(明尼阿波利斯)行事,而我必须忠实地讲出上帝赐给我的话,尽管我正在经历一生中最忧伤的日子,因为从此时起,我迄今曾有的那种信任,就是相信上帝在带领和支配弟兄们的心思意念,不像此时以前了。当我接到要求,说:“我们希望你在我们的会场,怀姐妹;我们需要你的影响”时,曾感到不应该考虑我的选择或我的感觉,而要凭信起来,设法尽我的本分,并且交给主去做必须做成的工作。现在更大的负担落在我身上。从此时起我必须单单仰望上帝,因为我不敢信赖弟兄们的智慧。我看见他们并不总是以上帝为顾问,却在很大程度上仰望人,把人摆在自己面前,代替上帝。……{11MR 228.3}
    我就感到灵里激动,便向这些弟兄作了明确的见证。我告诉他们在明尼阿波利斯所发生的一些事,并说明了我采取的立场,法利赛主义已经作工,影响了巴特尔克里克这里的营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的各教会也受了影响;但主已赐给我一道信息,我要用笔墨和声音作工,直到这种酵被除掉,并且引进新酵,就是基督的恩典。{11MR 229.1}
    我坚信我在明尼阿波利斯所说的一切话,各教会必须经历一场改革。必须作出改革,因为属灵的软弱和盲目已临到享有大光和宝贵机会与特权的子民身上。他们作为改革者曾出离各教派,但他们现在扮演的角色与各教会曾扮演的角色相似。我们希望不必再有一次出离教会。我们虽然会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但我们不会停止用笔墨或声音抗议偏执。……{11MR 229.2}
    我说到人们在明尼阿波利斯采取的做法危害了上帝的灵;那些经历了会议全程并且离开时带有与来赴会的时候相同的精神,并且散会以来继续做着在那次会议上曾做之事的人,——他们若不改变精神并且承认自己的错误——就必陷入更大的欺骗中。他们会绊跌,却不知因何绊跌。我恳求他们就此止步。但巴特勒长老和史密斯长老的立场影响了他们,使他们没有作出任何改变,而是仍持守原来的立场。没有认罪。蒙福的聚会结束了。许多人得到了加强,但怀疑和黑暗却比之前把一些人包裹得更紧密了。……{11MR 229.3}
    我的弟兄们要是曾意识到自己的软弱,自己的无能,而且从不忘记这一点,原会在上帝面前谦卑己心,承认自己的错误,进入亮光和自由之中。……{11MR 230.1}
    许多人不知道那把谬误当真理的欺骗。他们怀有人们可以靠自己的功劳得救的想法。一种虚假的宗教已经进入我们中间,是一种律法主义的宗教。我们不要保持沉默。必须唤醒教会。我们要在各城的会堂讲道并张贴布告,使人们得光照。……{11MR 230.2}
    我们已落后多年,可是身居负责岗位的人却盲目地守着知识的钥匙,自己不进去,还阻挡愿意进去的人。……{11MR 230.3}
    在应用少许经文段落方面的差别使人们忘了自己的宗教原则。一些人便拉帮结党,藉着人性的情欲互相激励,要以一种严厉、非难的方式抵挡一切不迎合他们想法的事。这不是基督徒,而是出于另一个灵。撒但正在尽最大的努力要使那些相信现代真理的人在这一点上受骗,因为他已经铺设网罗要克胜他们,使那些已经接受了不受欢迎之真理的人,那些已有大光和大特权的人,拥有那种将要遍及世界的精神。那种精神即使是最小的程度上,也是同样的原则,因为它一旦对人的思想有了控制力,就导致必然结果。有一种意见的骄傲,一种顽梗使人远离良善并与上帝隔绝。(《文稿》1889年第30号,《继明尼阿波利斯会议之后的经历》,约写于1889年6月底){11MR 230.4}
    在与谬论交战时需要属天的智慧——我看明我们更多和更大的需要是与上帝密切地联络,团结一致。要多花时间来寻求天上的智慧。要藉着祷告多与上帝同行。对于我们所倡导的每一主张都要找出圣经的依据。我们不可象坎莱特长老那样强词夺理。{11MR 231.1}
    在每一场争论中我们所需要的不是定罪之辞,而是圣灵的宝剑。我们需要在耶稣里的真理。我们需要上帝的丰富恩典充满我们。我们需要基督的柔和与谦卑。{11MR 231.2}
    我们有一个狡猾的仇敌。他会夺过剑来转而攻击你们,除非你们明白如何熟练地使用这把剑。任何人都不要认为我们明白圣经所主张的全部真理。(《信函》1887年13号第4页,致G.I.巴特勒和乌利亚·史密斯,1887年4月5日){11MR 231.3}
    1889年的帐篷大会需要因信得义——我认为A.T.琼斯长老应该参加我们大型的帐篷聚会,给我们的人也给外人讲解信心和基督之义的宝贵主题。在这个主题中有丰足的亮光,他若只去参加文字布道会议,又怎么能将这亮光传给最多的人呢?你不能指望任何一个文字布道士能像他这样讲解这个问题。我认为不让他参加帐篷大会是在使各教会丧失适合现代的亮光和信息。要让外人知道我们既传律法,也传福音。(《信函》1889年1号第6页,致W.C.怀特,1889年4月7日){11MR 231.4}
    怀爱伦在堪萨斯州渥太华帐篷大会的工作——今天早上我有好消息要汇报。聚会有了突破。赞美主,祂在为祂的子民行事。我们确实感到基督的仇敌即众善的仇敌在场。一些来自爱荷华州的传道人有备而来,要用在明尼阿波利斯非常显著的那种精神影响全营。……{11MR 232.1}
    星期三我参加了晨会,作了一个明确的见证,劝在场的人不要重蹈明尼阿波利斯的复辙,也不要象保罗在《希伯来书》4章2节所描绘的那样(“有福音传给我们,像传给他们一样;只是所听见的道与他们无益,因为他们没有信心与所听见的道调和。”)然后我就劝他们在上帝面前谦卑己心,藉着悔改和坦白抛弃自己的罪,接受上帝藉着祂所委派的仆人们传给他们的信息。……{11MR 232.2}
    在夜间时分,上帝的一位信使站在我旁边问道:{11MR 232.3}
    “你在希尔兹堡病得要死的时候,我不是使你起来恢复健康了吗?我不是把我的灵放在你身上并支持你在奥克兰作见证了吗?你的主我不是加给你力量,使你长途旅行来到这个地方了吗?我岂不是一直保守你在口舌的纷争与混乱中心平气和了吗?而今我有一项工作要你在这个地方去做。我永久的膀臂在你以下。我已赐给你一个信息要传。我要向你显明许多事情。”{11MR 232.4}
    我被引进了弟兄们所住的房间,那里有许多人在交谈,情绪很兴奋,还带有点精明,因为他们自以为评论得又尖锐又诙谐。主所差来的仆人们被讽刺,被嘲笑,被说得可笑。那些评论的话从我耳边经过,上帝赐给我去做的工作绝非讨人喜欢的。怀威利的名字被人随便提起,他也受到了嘲笑和抨击,琼斯长老也瓦格纳长老的名字也是这样。{11MR 233.1}
    令我惊讶的是,竟然听到一些声音也加入了这次叛乱之中,那些我曾在过去的年月中为之操劳的人,没有任何证据或可靠的知识证明怀姐妹变了,就严厉、大胆、果断地谴责她。而那些如此随便而贸然发出残忍无情话语的人,却没有一个曾来问我这些传闻和他们的猜测是否真实。我被描绘成一个讲话不真实的人,因为我曾声明我和琼斯弟兄、瓦格纳弟兄及我儿子之间并没有就《加拉太书》中的律法交谈过一句话。要是他们对我坦白直言,像他们彼此谈论我的时候一样,我原能在这个问题上向他们说明一切的事。这一点我重述了多次,因为我看到他们决心不接受我的见证。他们以为我们来参加会议的时候是已经达成充分谅解和共识要在《加拉太书》中的律法上进行对抗的。{11MR 233.2}
    在听到对我的谈论之后,我的心沉下去了。我以前心中从未描绘过当撒但的精神进入那些自称朋友之人心中时,我们还能对他们有什么信任。我想到了将来的危机,一种说不出来的情绪一时之间胜过了我。“但你们要谨慎;因为人要把你们交给公会,并且你们在会堂里要受鞭打,又为我的缘故站在诸侯与君王面前,对他们作见证。……弟兄要把弟兄,父亲要把儿子,送到死地;儿女要起来与父母为敌,害死他们”(可13:9, 12)。{11MR 233.3}
    这一切如同闪电在我脑海中闪过,我便意识到,当人的思想和人的情欲掌权时,人的友谊是多么不可靠。这正如仇敌蒙允许掌权时我们就可以料到的情况一样肯定无疑。人的友谊、盟约和关系纽带被切断了,为什么呢?因为在经文的解释上有了意见分歧。正是这种精神给生命和荣耀的主定了罪。……{11MR 234.1}
    是什么引起了这一切人性情欲的激动即苦毒的精神呢,是因为一些弟兄冒险接受了一些想法,与另一些弟兄已经接受的想法相反,在他们看来,那是侵犯古老教义的。{11MR 234.2}
    陪伴着我的向导使我知道这些正在论断弟兄之人在上帝面前的属灵立场。他们没有保守自己的心灵在上帝的爱里。要是他们一直在恩典和认识我们主和救主耶稣基督的知识上长进,他们原会区别亮光与黑暗,真理与谬论。{11MR 234.3}
     我虽然已宣布打算安息日一结束就离开聚会,但那时我蒙确告我有一项工作要做,要坚守岗位,因为上帝已赐给我一个信息要奉祂的名去传,即使我已预知了结果,我也不能在上帝面前清白并有平安。我的工作不可就此停止,因为我必须照着上帝的指示继续作这种性质的见证,直到这些错误被驱除出各教会。忠心的见证若不继续在上帝子民的耳中重复,已经留在工作上的模子就不会除去。{11MR 234.4}
    我得悉人们不仅对证言有误解,对圣经本身也有误解。一些人高抬了自己而且自视太高,这导致他们谴责别人并且论断弟兄。猜忌、嫉妒、恶言恶语,恶意的猜测,彼此论断,竟被认为是上帝特别赐给人的洞察力,其实它更多具有那在上帝面前昼夜控告弟兄的大控告者精神的性质。对待犯错的人已经有一种法利赛人的精神,一种冷酷无情的精神,从一些人抽身退步,把他们撇弃在沮丧中,这就是把迷失的羊撇弃在旷野中灭亡。已经有把人置于惟独上帝应该居于之位置的情况。(《信函》1889年第14号4-6页,致家中亲爱的孩子们,1889年5月12日){11MR 235.1}
    怀爱伦在堪萨斯州渥太华时的牵挂——我若有可能解除向斯堪的纳维亚人讲道的约定,就会这么做,回家看看你们大家怎么样了。我很高兴,《证言》第33辑(现为《教会证言》卷五477-754页)要出版满足人们的需要了。我早上三点钟就起来写作了。有许多问题要考虑和解决。我明白你就要去参加堪萨斯州的聚会。我心中无法清晰地表达此事。{11MR 235.2}
    关于爱荷华州,我有一些像这样的想法:(J.H.)莫里森和(亨利)尼古拉在管理那个区会,直到那里几乎没有生命没有灵魂了。现在琼斯长老和我该不该去照料那个区会并给可怜的羊和小羊带去粮食,乃是问题所在。{11MR 235.3}
    我从未见过来到这里后所看到的局面。人们似乎是在迷宫里,理解不了所讲的题材,直到上周四才有了突破,从那时起,聚会的兴致才稳步增长,人们大大受益了。(R.M.)基尔戈弟兄获得了自由。他不再看人好像树木行走了。他的号角要吹出确定的声音。他是一个归正的人了。{11MR 236.1}
    泰特弟兄是另一个大大蒙福的人,愿意将号角吹出确定的声音。巴伦杰弟兄心中一直非常痛苦,但他现在得了释放,有了新的转变。看到这些老人和年轻人就饮于上帝的灵并且坚立在稳固磐石上,使我心灵舒畅。{11MR 236.2}
    我很希望弗兰克(贝尔登)和你能分享这次聚会的益处,因为你们二人既都参与上帝的工作,就都需要上帝恩典的供应,使你们的工作能在上帝里进行。我看到非常需要更少出于自我,更多——非常多——出于耶稣,老老少少都在获得来自上面的把握,开始熟悉信心和基督的义了。{11MR 236.3}
    好了,我现在不能多写了。{11MR 236.4}
   (稍后:)我们希望证言尽快出版。我想我不会再等在这里了,尽管他们希望我这么做。就与什么人商量来说,我是孤单的。我几乎见不到芬妮;只在聚会的时候和晚上见一下。我若不参加聚会,就不知道她在做什么,我确信这对她来说很重要。我不会让她和我一起旅行。这次在堪萨斯州聚会对我来说有点费解。我无法理解——竟然花四周的时间在一个地方,却冷落了很需要我证言的其他地方。{11MR 236.5}
    我实在为爱荷华州的这个问题担忧——我该不该去那里,琼斯长老也去,撇下其他一些地方。我本该放弃宾夕法尼亚。要是我知道你根本不会参加这次聚会,本应该作出相应的考虑。现在我不知道怎么做。我实在相信是仇敌的作为使你没有在这里参加全部聚会。你原可在这里等候爱玛是否病得更重的消息,然后事情就会自然发展,以致你会得到这次聚会的益处,我知道这是你需要的。我很遗憾,非常遗憾;但我必须止笔了。(《信函》1889年14a号,1,2页,致J.爱德森·怀特,约写于1889年4月7日){11MR 237.1}
    挑剔的精神——现在,弟兄们,我要告诉你们,当上帝的灵进入我们中间时,它会打动人心,使人准备接受它。但他们若不敞开心门接受它,就会立刻判断信使和所讲的话。他们就会不来到上帝面前,求祂赐给他们新的心思和新的意念,好使上帝恩典改变人心的感化力能临到他们身上,反而会开始挑剔和吹毛求疵。上帝的灵打动不了他们,它得符合他们的想法。在这些东西剔除之前,他们会就站在那里,他们就站在那里论断。在明尼阿波利斯就是这种情况。{11MR 237.2}
    因为我很清楚那种精神就在这里,而且我们不应该给那种精神留一点地步,所以我才说这些事。我知道当上帝的灵要感动人心时,仇敌就会进来,充分利用凡有可能利用的小事,于是酵就开始起作用,因为魔鬼希望这样。现在,弟兄姐妹们,我希望你们警惕。我想要问你们是否满足于你们的冷淡、你们的不信、你们的退后。你们这么做还不够吗?要是不够,魔鬼就会给你们一切你们想要的。我们可不想要了。{11MR 238.1}
    我们看到我们的状况一点不比犹太人好。上帝给了他们清楚的亮光,使他们能站立作祂圣洁特殊的子民。祂曾赐给他们众先知,而后基督亲自来到,为要亲自把真理传给他们。但当祂本国的人拒绝祂时,祂就转身离开了。祂告诉他们:“你们有眼不看,有耳不听”(参 耶5:21)。他们却问祂:“难道我们也瞎了眼吗?”基督说:“你们若瞎了眼,就没有罪了,但你们有罪是因为亮光来到你们却宁要黑暗不要光”(见 约9:41)。那是真实的黑暗吗?不是的。真理的亮光曾照在他们身上,但撒但把他的眼罩蒙在他们眼前,他们就不接受真光了。{11MR 238.2}
    现在,弟兄们,此时此地就有一个福气是给你们的。你们或许以为我对你们讲这些事有些奇怪,但这是我的本分。我们决不希望在上帝的土地上再次发生这种事;上帝若赐我力量,我就会做这事。我希望你们查究:我的心灵如何?你们是要接受亮光呢,还是要站着抱怨呢?{11MR 238.3}
    现在是我们应该知道自己在哪儿的时候。我们应该有机会祈祷、谈论和寻求上帝。我们所需要的是主,此外我们不需要什么。但我们此时在撒迦利亚的这些话里就能得着所需要的。约书亚站在耶和华面前,撒但站在他右边与他作对。主说:“耶和华责备你!这不是从火中抽出来的一根柴吗”(亚3:2)?{11MR 239.1}
    而今这里有上帝的子民,上帝希望你们为得救的大日作好准备,好使别人也做好准备。祂希望你们得着装备,好使你们有一道信息传给人,这道信息会披荆斩棘刺透人心,并使你们到廊子和祭坛中间哭求:“耶和华啊,求祢顾惜祢的百姓,不要使祢的产业受羞辱”(珥2:17)。现在要敞开你们的耳朵听从你们所拥有的真理,抛弃你们的疑惑、不信和毫无基督精神的猜度。{11MR 239.2}
    上帝希望你们来就饮于黎巴嫩溪流的清水,而你们自己喝了的时候就会希望叫别人也来喝。一个又一个改变信仰的人被呈现在我面前,他们不知道何为对基督有信心。他们似乎要死了;他们里面没有光;他们因缺少上帝而垂垂待毙。{11MR 239.3}
    我去参加一个聚会,只能留在那里三天,那段时间我对他们讲了七次道。他们求我多留下一段时间;他们似乎饿得要死,他们会站起来说他们多么需要这个真理和这个亮光,但魔鬼却随时准备提出什么东西来挡住亮光,许多人也乐意这样。他们不知道何为纯洁的气氛,但愿主帮助我们,好让祂荣耀的明光围绕我们。愿上帝帮助我们在仇敌面前站在有利地位,好使我们的心挣脱低俗的事,把握高尚的事。{11MR 239.4}
    基督在对祂时代的人讲话时,告诉他们说,他们是闭眼不看,塞耳不听,恐怕自己的眼睛看见,耳朵听见,回转过来,祂就会救他们(见 太13:15)。亮光赐给了他们,他们却不愿意接受。黑暗在他们身上,他们就会来吹毛求疵,使人们的心思转离为他们而赐下的严肃真理。这真理如今对我们会怎么样呢?我们不想因在这里为你们操劳而把自己累死,但你们愿意为自己努力吗?我们需要知道我们否是会有上帝丰盛的福气停留在我们身上,愿我们意识到祂正将丰盛的亮光和荣耀倾注在我们身上,这是我的祈祷。(《文稿》1889年第2号第2-4页,〈挑剔〉,1889年5月12日){11MR 240.1}
    需要谦卑——弟兄姐妹们,我们一开始认真地指望耶稣,向祂敞露心怀,就会深入谦卑。我们怎样下去,也必照样上来。我们在上帝面前活得越谦卑,与祂就会越接近,就会越清楚地看到耶稣基督和祂无比的光明。{11MR 240.2}
    “我们众人既然敞着脸,得以看见主的荣光,好象从镜子里反照,就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林后3:18)。你们看,我们这样看见是多么重要啊。仇敌已经进来,他的暗影已经横阻在我们的道路上,以致我们注意阴暗面并且谈论幽暗,直到我们的前途似乎几于无望,我们便绊跌而行,没有勇气、盼望或爱心。但我们并不希望这样。我们希望将这种阴影扫除净尽。只要我们透过黑暗的阴影看到远处基督耶稣里的明光,阴影就会消散。……{11MR 240.3}
    我们领受了聪明的思想吗?如果领受了,我们不要以为那是因为我们自己有什么奇妙的机敏或才智。因为上帝才是那种思想的创始者。若有什么人对你说你讲的道很好,就要告诉他,魔鬼在他说这话之前就对你说过这样的话,并要奉劝他不要作魔鬼的媒介。我们心中所有的骄傲必须倒空,然后耶稣基督就会进来,占据我们整个的心。今天早上我爱我的救主是因为祂先爱了我。我的生活、我的言语、我的教训中若有什么美善的东西,是因为基督把它放在那里了。那不是因为我里面有什么良善,也没有什么荣耀可以归于我自己。{11MR 241.1}
    圣灵的果子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温柔、良善、信实;这些事没有律法禁止。我们应该有这种经验,然后我们才不会以任何方式处在上帝律法的束缚之下。你们在基督耶稣里是自由的。我们要自由而行,因为我们的意愿与上帝的旨意和谐一致,我们喜爱祂全部的诫命。……我们有特权力上加力,荣上加荣。不要以为我们有了上帝亮光的一闪,就有全部的亮光了。(《文稿》1889年3号第1-3页,1889年5月14日在堪萨斯州渥太华的晨更讲话){11MR 241.2}
    为基督的降临作准备——我们接受(O. A.)奥尔森弟兄所说关于主降临的话,我们也认为这事一直以多么惊人的方式呈现在我们面前,就是万物的结局近了;主就在门口了。它有何等的影响力,使我们心情严肃起来,且使我们认真恳切地与一切得罪上帝的东西分离呢?那么要想一想,毕竟,祂的降临如今比我们初信的时候更近了。主的日子近在眼前,我们推迟祂的降临是不安全的。……{11MR 241.3}
    让我们今天就感谢上帝我们还没有站在上帝的审判台前吧,而是还有一位代求者,一位那么爱我们,甚至为我们个人舍了祂自己宝贵生命的主,就好像宇宙中没有别人一样。祂为我们而死,我们便有了耶稣基督无限的价值。我们怎么能够衡量祂为我们所做出的牺牲呢?……{11MR 242.1}
    你们虽没有出言不逊否认祂,却在行为上否认了基督,以致祂耻于称你们为弟兄。我们每一个人都需要分别为圣归于上帝。犁头要深入,根除这一切的法利赛主义,将这种自以为义撕成碎片。做成这种工夫的最好办法就是要跌在磐石上并且跌碎。你们一旦看到自己里面毫无公义,你们一旦对罪心生恐惧,就会跌在那磐石上,然后基督就能接纳你并把你塑造成尊贵的器皿。然而你们一旦允许自己的思想感情变得彼此敌对,这就不像基督了,你们也就肯定不是尊贵的器皿,而是卑贱的器皿了。你们不给上帝一个机会;你们在设法按照你们自己想像的模子塑造自己,然而你们应该将之从自己的心中清除出去,且应每日都将基督摆在你们面前。{11MR 242.2}
    你们坐下、起来、出去、进来的时候,需要操练基督徒的礼貌和尊敬,因为你们是基督的血所买来的,祂死在髑髅地的十字架上为要使我们得生。基督亲自为我们在鸿沟上架起了桥梁。我们的本分是去帮助那些沮丧灰心的人。要想起他们有什么特权,不要谈论困难,而要直接去找他们,设法包扎破碎的心。这些人就在教会里,在我们周围都是。决不要以为你比弟兄们知道得多,而要保持谦卑。正是这种恶意猜度的精神给犹太民族带来一切的软弱。(《文稿》1889年4号第1,2页,〈为基督降临作准备〉,1889年5月14日){11MR 243.1}
    恶意的猜测导致理智失衡——在明尼阿波利斯,上帝将真理的宝石装在新的嵌座里赐给祂的子民。一些人抱着犹太人拒绝基督的顽固态度,拒绝了这天上来的亮光。他们奢谈古老路标的立场,但有证据表明他们不明白这些路标是什么。圣经的话语和道理是无据自明的。可是他们关闭心门,拒绝亮光,因为他们认为挪移古老的路标是危险的错误。其实古老的路标并没有挪移。只是他们对古老路标的理解有误。{11MR 243.2}
    那些身居负责岗位的人已使耶稣失望。他们拒绝了宝贵的福气,不肯如祂所愿成为亮光的通道。他们既拒绝接受应该从上帝领受的亮光以便成为他人的亮光和福气,因而就成了黑暗的通道。上帝的灵担忧了。只要内心被嫉妒、恶意的猜测和罪恶的报告所激动,理智就必失衡,无法就任何争论的要点作出正确的决定了。撒但的属性既得以进入人心中,人就无法无法与真理和谐了。(《文稿》1889年第13号,〈站在路标旁〉,第3,4页){11MR 243.3}
    需要上帝的启迪——我现在告诉你们,你们必须有上帝的启迪。你们若不寻求这个,撒但就会在你们家中树立他邪恶的旌旗,你们就会非常盲目,看不到他种种欺骗的真相,竟将他的旌旗尊为基督的旌旗。(《文稿》1888年18号第4页,〈宗教自由〉){11MR 244.1}
    接受基督的义袍——主赐福了所讲的道,而他(爱德温·琼斯)说他现在能更好地理解他的业务要“仰望而得活”了,要接受基督亲自在天上的织机织就的衣袍,并因基督的配得和公义而欢喜快乐。(《信函》1890年114号第3页,致O.A.奥尔森,1890年6月9日){11MR 244.2}
    怀爱伦从1887年到1890年的艰苦操劳——我没有爱惜自己,而是辛劳工作,我可以说是昼夜不休。我一直负担很重以致不能入睡。主把事情摆在我面前,并加给我力量去对付正在出现的不同问题。……我从早到晚辛劳,写出重要的内容以对付和纠正偏见、对事情的曲解、对问题的误会。……{11MR 244.3}
    我不得不为自己和弟兄们辩护,竭尽全力抵制偏见、不信、虚假陈述和歪曲误传,直到这使我一想到那些身居领导地位的人已将盲目和不可理喻的法利赛主义象衣服一样穿在身上,就感到寒心。……{11MR 245.1}
    要是我的弟兄们让我以这种方式担这个担子再久一些,我就确实知道上帝并没有带领他们和我。我们中必有一方没有按上帝的命令行。我认为是时候要叫停,看看是什么权势在感动我们了。……{11MR 245.2}
    撒但必以巧妙的能力作工,不仅在非信徒中间,也在信徒中间,好关闭人的心门,使特别的亮光不起作用。奥尔森长老啊,我要做什么呢?我灵里昼夜不得安息。(《信函》1890年115号第1,2,7,8页,致O.A.奥尔森,1890年6月21日){11MR 245.3}
    撒但企图削弱怀爱伦的信息——人们对介绍基督的义为我们惟一的盼望所表现的抵制精神已使上帝的灵担忧,结果这种反对便导致需要更加认真明确地介绍这个问题。…… {11MR 245.4}
    撒但看出这正是他作出打击的时候。狂热盲信和各种谬论会风行,应该站在光中的人们,他们的声音应该坚持问题的正面,却用到了反面,反对出于上帝的东西,抗拒主发送的那道信息。许许多多的人看出他们的立场是错误的,他们喊着说:“危险,狂热,”其实并没有异端和狂热。当这些弊病真的出现,他们看到危险并设法避免时,却避免不了。……{11MR 245.5}
    撒但按他自己的计谋安排了事情。因为怀姐妹在证言中发出的信息不符合他们的想法,他们就使证言无足轻重了,除非证言赞同了他们的想法。他们在这个问题上十分固执地偏行己路,以致要是对将要出现的罪恶发出责备,受责备的人就会说:“怀姐妹的证言不再可靠了。A弟兄、B弟兄和其他领袖不再对证言有信心了。”这些人已经撒下了种子,结果必随之而来。(《信函》1890年116号第1,2页,致O.A.奥尔森,1890年8月27日)
 
怀爱伦著作托管委员会1981年11月12日发表于美国首都华盛顿{11MR 246.1}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