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文稿发布(第十一卷)
第874号 波科克一家搬到库兰邦
    波科克弟兄和他的家人昨天来到了库兰邦。他放弃了几年前选择的家。这个地方在一侧山腰的岩石间,马和马车都上不去。他有五个很可爱的孩子。我昨晚得知最大的孩子十岁。上周他应邀来给学校的建筑上漆。我们获悉他家庭的需要很大,便借了三英镑,放在他手中,打发他回去照顾家人。同时我们正设法帮他找房子住。{11MR 92.1}
    我们竭尽所能找到了在去多拉溪的路上长桥旁边的房子,但房东沃姆斯利先生要每周三先令六便士的租金,而且那栋房子不适合居住。所以我们就不租了,又向休斯先生打听有没有房子,他最近亲自建了一栋很好的平房。他立刻把他们搬入新居后留下的那栋有两个房间的平房提供给波科克弟兄作住宅。他说不会向他们要房租的。我们很感激地接受了,昨晚撒拉把波科克弟兄和他的家人安顿在了他们的平房里,给他们提供了补给和寝具,直到他们那一点点储备运过来。{11MR 92.2}
    全家人都不得不在烈日下步行三英里,太阳的酷热很快使四岁的小男孩病倒了,他是第二小的孩子。撒拉不得不开始照顾两个年纪较小的孩子,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都病了,不过已经出现了好转的迹象。{11MR 92.3}
    现在我们必须为这个家庭弄到一块地,使他们能有办法在地上得到一栋小房子。这是宣教的土壤。波科克弟兄是我曾见过的一个最有良心、舍己、自我牺牲、没有怨言的人。他正是一个会为真理争光的人。{11MR 93.1}
    我们应该为这样的人保留土地,若不帮助他们获得土地,他们可能就无法安家和供养家人。现在波科克弟兄就会有一个机会自助。他是一位勤奋的工人,然而他无法控制的环境使他一直处于贫困之中。我们必须帮助这样的人。(《信函》1899年61号第2,3页,致S.N.赫斯格夫妇,1899年4月2日){11MR 93.2}
    麦克恩特弗姐妹在夜里一点钟被叫走了,正下着我们到库兰邦以来最大的暴风雨。我自昨晚以来还没见到她。一个可爱的小孩子病得很重,我们担心他快要死了。在这个家庭中有五个孩子,他们曾经家境富裕。{11MR 93.3}
    前辈波科克弟兄的职业是车身制造,他还是一位木匠,却不幸失业了,遵守安息日使他一直失业。他外表上看起来是一位彬彬君子,但他与家人数年来一直住在山腰的一栋房子里,离最近的邻居也有两英里。他不得不背着建房的材料上山。土地被石头覆盖,以致无法耕种。{11MR 93.4}
    我们知道波科克弟兄失业了,就派人去请他来给校舍上漆。他一周前上周日来了,而当我们从斯塔尔夫妇得知他家的情况,他们的深度贫穷和缺乏营养食品时,就建议他回去把家人带到库兰邦来。{11MR 94.1}
    波科克弟兄已经成了带领三个家庭进入真理的媒介。斯塔尔弟兄奉派去给这些人施洗,由此我们才得知波科克弟兄的需要。我们借了钱,又借给他好使他能养家,并告诉他要放弃他的小棚屋。他必须来。他昨天到了。我们从休斯先生那里给他们找到一栋有两个小房间的房子,休斯先生说不要他们的房租。他们现在住在会觉得舒适的地方了。我们不会看着他们缺乏。{11MR 94.2}
    大家到这里都很高兴,但有两个孩子病了,一个是最小的,还是在母亲怀中的婴孩,另一个是四岁的小男孩。全家人不得不在烈日下步行三英里才能上车,我们想这个男孩是中暑了。我们昨天把他们安顿在他们的房子里了,撒拉给患病的孩子治疗直到晚上。她夜里又被叫去看他,从那时到现在我还没有见到她。我们担心那个孩子活不下来。但我很高兴他们在这场可怕的暴风雨中不在岩石间那个很糟的地方了。{11MR 94.3}
    波科克弟兄和姐妹一无所有。我们供应他们衣服三年之久。他们说,他们什么都没有买,因为他们没有钱。我们现在要尽力使他们在学校的场地有一个小小的家,并要帮助他们,给他工作。他有两种好手艺,足能养家。他们的经历确实一直难熬,但他们从未报怨,从不诉苦。要是他们对我们讲过他们的情况,我们三年前就会催促他们离开那个地方了。(《信函》1899年63号第3-5页,致约翰.韦塞尔斯弟兄和姐妹,1899年4月4日){11MR 94.4}
    数周前波科克弟兄被请来帮助给房子上漆。他是一位车身制造者、油漆匠和建筑工。我们这段时间一直叫他,但他不愿离开自己的妻子和小孩子。我们不时地从自己家中送衣服给他们,你们留下的衣服会帮到他们。{11MR 95.1}
    我们详细询问了他妻子和孩子们的情况,因为我们从斯塔尔夫妇得知他家极其贫穷。我们得知他在那里住不下去,也养不了家。我们立刻打发他回去,带话给他的家人务必要来库兰邦。当他们到这里的时候,两个最小的孩子病得很重。全家人不得不在烈日下步行三英里才能上火车,他们想小男孩是中暑了。他才四岁,是一个很漂亮又很聪明的孩子。{11MR 95.2}
    他们下了火车来到我们家,午餐后照他们的恳切愿望被带到库兰邦休斯弟兄本着慷慨的心给他们居住的那两间平房。休斯弟兄和他的家人已本着仁慈的心为波科克弟兄和姐妹做了他们能做的一切。倘若可能,这家人一定得救。{11MR 95.3}
    撒拉立刻开始给小男孩治疗。我们很快发现他是急性中毒症状。他离开家时就不是很好。走了三英里后他喝了大量的水。离家前一天,孩子的父母打发他们去祖父母那里,自己则最后一次睡在棚屋里。祖父母是不信的人,他们煮了一只长尾鹦鹉(一大只丛林鹦鹉),这个男孩吃得很痛快。他又累又饿,而吃这个东西使他精疲力竭。此后给他吃什么东西都在胃里存不住了,而是几乎泻个不停。{11MR 96.1}
    撒拉日夜和他在一起,罗德姐妹被派去与她分担重负。我们知道这是一场争夺男孩生命的斗争,能做的一切都做了。但这个男孩安息日上午约11点钟的时候死了。(《信函》1899年70号第2,3页,致S.N.赫斯格长老夫妇,1899年4月14日){11MR 96.2}
    现在正为我们非常尊敬的波科克弟兄获得几英亩土地。他是一位基督徒君子的典范。我告诉学校董事会,我会赞成信赖他并让他在能付款时才付款。我们家里的人凡能做到的都会联合起来帮助他盖一栋房子,会盖得很便宜,成本约四十英镑,他已受尽贫穷。他有很好的手艺,是一个优秀的工匠。{11MR 96.3}
    我们鼓励他离开他在一座高山的岩石间的小房子。没有马车能到他那个地方。他把建造一个小棚屋需要的所有木材都自己背到这个地方。但家人往往挨饿。我们家一年一次或两次送给他们一箱衣服,而这就是他们拥有的一切了。{11MR 96.4}
    其中的一个小孩子在他们搬到这个地方一周之后死了。他因吃了一只煮熟的鹦鹉而中了毒。能为他做的一切都做了。撒拉昼夜与他在一起,但他已中毒太深了。他们在离开家之前的那个晚上父母打发孩子们去祖父母家,而他们的东西则带到船上,运到这个地方。(《信函》1899年75号第3页,致J.H.凯洛格医生,1899年4月20日)
 
怀爱伦著作托管委员会1981年7月21日发表于美国首都华盛顿{11MR 97.1}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