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希望的故事
第十四章 宣判
地上的恶人已经被毁灭,他们的尸体躺在地面上。上帝的忿怒曾在七大灾难中降在地上的居民身上,使他们因疼痛就咬自己的舌头,并咒骂上帝(见启16:10)。在圣徒因上帝的声音而蒙拯救之后,那邪恶的群众便转而互相泄愤了。全地似乎都被血所浸染了,从地极到地极皆是死人的尸体。
全地看上去好像一个广大的荒野一样。城市和乡村被地震所摧毁,成了一堆一堆的瓦砾。诸山岭已被挪移,离开了本位,留下了宽大的沟壑。被海啸或地震所抛出来的粗糙岩石四散在地面上。大树被连根拔起,散在遍地。这地要作为撒但和他恶使者的家,达一千年之久。他要被拘禁于此,在这崎岖不平的破碎地面上来回飘荡,观看他背叛上帝律法的结果。一千年之久,他可以享受他所造成之咒诅的结果。{SR 415.2}
撒但既被拘禁在地球上,他就没有权利到别的星球上去试探并扰乱那些没有堕落过的生灵。在此期间,撒但要受极度的痛苦。自从他堕落以来,他的邪恶性情一直是活动着的。但到了那时,他的权力既被剥夺,就可反省自己从堕落以来所行的一切,并且战兢恐惧地展望到那可怖的将来,那时他必要为他所犯的一切罪恶受苦,并因自己鼓动别人去犯的罪受惩罚。{SR 416.1}
众天使和蒙赎的众圣徒所发出的胜利的欢呼,听起来好象千万的乐器,因为他们以后不再受到撒但的骚扰和试探,而且其它诸世界的居民也已经脱离了他的侵扰和他的试探。{SR 416.2}
耶稣和蒙赎的圣徒坐在宝座上;圣徒便掌了权,作为君王和祭司归于上帝。基督和祂的百姓一同审判了死了的恶人,把他们的行为和那大法典,就是上帝的圣言,相比较,并照各人“本身所行的”(见启20:4-6)决定各人的案情。然后他们再根据恶人的行为断定各人应受的刑罚,把它写在死亡册中各人的名下。撒但和他的使者也受了耶稣和众圣徒的审判。撒但的刑罚要比他所迷惑之人的刑罚远为严重。他要受的痛苦将远超过他们所要受的,甚至无可比拟。在他所迷惑的人灭亡了之后,撒但仍要活着受苦,比他们远为长久。{SR 416.3}
在一千年之终,审判恶人结束之后,耶稣离开了圣城,有众圣徒和一大队天使跟随着祂。耶稣降在一座大山之上,祂的脚一着落其上,山就裂开,变成一个辽阔的平原。那时我们举目望天,看见那巨大而美丽的圣城,有十二个根基和十二个城门,每边有三个城门,各门有一位天使驻守。我们喊叫说:“那城!那大城!它从天上上帝那里降下来了!”它以其全部的壮丽和眩眼的荣耀降下来了,落在耶稣为它预备的那个广大平原上。
第二次复活——然后耶稣和所有随行的圣天使和蒙赎的众圣徒都离开了那城。众天使环绕着他们的元帅,一路护送,有蒙赎的众圣徒跟着。随后耶稣以可怕的威严把死了的恶人唤醒了;他们出来时所有的身体和他们进入坟墓之时的软弱、多病的身体是一样的。那是何等的奇观!何等的场面啊!在第一次复活时,复活的人都以不朽的青春出现;但在第二次复活的人身上,罪恶之咒诅的一切痕迹都是明显的。地上的君王、臣宰、贫富贵贱、智者愚人都一同出来了。他们都看见人子;而且那些曾经藐视祂,戏弄祂,将荆棘冠冕加在祂神圣的额头上,并用芦苇击打祂的人,都目睹到祂君尊的威严。那些在祂受审时吐唾沫在祂脸上的,这时转身避开祂那透入人心的目光和祂圣颜的荣光。那些曾把钉子钉入祂手脚的人这时都要观看祂的钉痕。那些把枪扎入祂肋旁的人也要看到他们在祂身上所施残酷手段的痕迹。他们也确知这就是他们所曾钉在十字架上,并在祂垂死的挣扎中受他们讥笑的一位。于是当他们转身逃避万王之王和万主之主的容颜时,他们发出一声长长的痛苦哀号。
他们都在设法藏身在岩石穴里,为要避开他们所一度蔑视之主的可怕的荣耀。他们因祂的威严和无上的荣耀而魂飞魄散,痛苦万状,便一致高声而清晰地喊叫说:“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
于是耶稣和圣天使连同众圣徒再度回到城里去,厄运已注定了的恶人们的哀哭和号啕响彻云霄。随后我看见撒但再度开始他的工作。他在他的国民之中巡视,使软弱的人变为强壮,并告诉他们,他和他的使者大有能力。他指着那千千万万复活了的人夸耀说,那里有英勇的战士和战术精明,征服多国的君王;那里也有大有能力的巨人和百战百胜的勇士;那里有骄傲自大、野心勃勃的拿破仑,他的临到曾震撼多国;那里有身材高大,风度高贵,在渴望胜利时阵亡的豪杰。
这些人临死时所想的是什么,从坟墓里出来时,所想的还是什么。他们在倒下时统治他们去征服世界的欲望,此时又在他们心中作主了。撒但先同自己的众使者会商,然后再和那些君王、雄主和伟人商议。然后他看着他人数广大的军队,就告诉他们,圣城中的队伍比较弱小,所以他们必能上去攻取它,将其中的居民赶出去,占有其财富并荣耀他们自己。
撒但很成功地迷惑了他们,众人便立即准备作战。在那庞大的军队中有许多手艺精巧的工匠,他们便造出各种武器。于是在撒但的率领之下,那广大的军兵向前进军。君王与战士紧随在撒但后面,群众则排列成队,跟在后面。每一队有它的首领,他们在崎岖不平的地面上走向圣城时,秩序井然。耶稣使城门都关了,那庞大的队伍就将圣城包围,摆好阵式,期待一场激烈的战争。
基督的加冕典礼——这时,基督又要在祂的敌人眼前出现。远在圣城的上方有一个高大的宝座,其根基是发亮的精金。上帝的圣子要坐在这个宝座上,祂国度的子民要侍立在祂周围。基督的权力和威严是言语所不能形容,笔墨所不能描绘的。永生之父的荣耀环绕祂的圣子。祂临格的荣光充满上帝的城,并射出城外,使全地都充满光辉。
最靠近宝座的是那些曾一度热心为撒但效劳,后来象“从火中抽出来的一根柴”一样,以深切的热诚献身跟从救主的人。其次就是那些曾在虚伪和不信的环境中养成基督化品格的人,也就是那些在基督教世界宣告废弃上帝律法之时仍然尊重祂律法的人,还有历代以来为信仰殉身的千万群众。此外还有“许多的人,没有人能数过来,是从各国、各族、各民、各方来的,站在宝座和羔羊面前,身穿白衣,手拿棕树枝”(启7:9)。他们的战争已经结束,已经胜利。他们已经跑尽当跑的路,并已得到奖赏。他们手中的棕树枝是他们胜利的徽号,白衣则表明基督无瑕疵的公义现今已经是他们的了。
蒙赎的群众扬声颂赞,歌声响彻穹苍:“愿救恩归于坐在宝座上我们的上帝,也归与羔羊。”天使和撒拉弗也同声赞美。得救赎的群众既看到撒但的权势和恶毒,他们就空前地认识到:惟有基督的能力才使他们得了胜利。在这一队辉煌的群众中,没有一个人将救恩的功劳归于自己,或以为他们是靠自己的能力和善行得胜的。他们自己所行的事,所受的苦,他们却一字不提。每一诗歌的叠句,每一颂赞的中心都是:救恩归于我们的上帝,也归与羔羊(启7:10)。
在天上和地上众生的大会之前,上帝圣子的最后加冕典礼开始了。于是那承受了最高威严和权力的万王之王便向那些反抗祂政权的叛徒宣告判决。并向一切干犯祂律法并压迫祂子民的人施行公义。上帝的先知预言说:“我又看见一个白色的大宝座,与坐在上面的,从祂面前天地都逃避,再无可见之处了。我又看见死了的人,无论大小,都站在宝座前,案卷展开了,并且另有一卷展开,就是生命册。死了的人都凭着这些案卷所记载的,照他们所行的受审判”(启20:11-12)。
当案卷展开,而耶稣的慧眼望着恶人时,他们立刻就感悟到自己所曾犯过的每一件罪恶。他们看出自己曾在何时何地偏离了那纯洁神圣的道路,以及骄傲与反叛的精神如何使他们干犯了上帝的律法。他们过去怎样因纵欲作恶而助长试探的势力,怎样滥用上帝所赐的福,藐视上帝的使者,并拒绝祂的警告,以及他们刚硬不化的心怎样击败恩典的浪潮,──这一切都要显明出来,好像是用火写成的字一样。
大斗争的全景——在宝座之上有十字架出现。于是亚当受试探与堕落的情景,以及救赎的伟大计划各阶段的发展,象一幕一幕的活动电影放映出来。救主的卑微降生;祂幼年朴素和顺命的生活;祂在约旦河受洗;祂的禁食和在旷野的试探;祂的公开服务,并向世人所显示上天最宝贵的福分;祂白日忙于慈悲仁爱的事,祂黑夜在山间寂静之处儆醒祷告;人们所用以报答祂恩德的种种嫉妒的阴谋、仇恨和恶毒;祂在客西马尼园中因全世界的罪孽重负而感到惨重奇特的痛苦;祂的被卖和交在凶恶暴徒的手中;那恐怖之夜的种种惊人事件,──这个毫不抵抗的囚犯,被自己最爱的众门徒所遗弃,在耶路撒冷的街道上被人粗暴的拖来拖去;上帝的圣子被人耀武扬威地带到亚拿面前,祂在大祭司的庭院中,在彼拉多的公堂上,又在那卑鄙怯懦残酷无道的希律面前受审问,被人嘲笑、侮辱、折磨、判处死刑,──这一切都要生动地放映出来。
此后,在这波动的人山人海之前,出现最后的几幕景象,──那位忍耐的受难者踏上髑髅地的刑场;天庭之君竟被挂在十字架之上;骄傲的祭司和讥诮的暴徒在那里嘲笑祂临终的痛苦。那超乎自然的黑暗、那震动的地面、崩裂的岩石、敞开的坟墓,都是世界救赎主牺牲性命之时的显著事件。
这残怖的情景要原原本本地出现。撒但,他的使者和他的百姓不能不看这暴露他们罪行的描绘。其中的每一分子都要回想自己所充当的角色。那曾经屠杀伯利恒无辜婴孩,妄想藉此除灭以色列之君的希律;和卑鄙下贱,心术邪恶,染了施洗约翰之血的希罗底;还有那懦弱无能,随波逐流的彼拉多;和那些讥诮戏弄救主的兵丁、祭司、官长,以及疯狂乱喊“祂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的群众,──这些人都看出自己罪恶的严重性。他们妄想藏身躲避救主圣颜那比日头远为辉煌的神圣威严。同时,得救的群众却要摘下自己的冠冕,置于救主的脚前,喊叫说,“祂为我而死!”
在得赎的群众之中,有基督的众使徒,有英勇的保罗,热心的彼得,蒙爱而又爱人的约翰,以及他们许多忠诚的弟兄,还有大群的殉道者和他们站在一起;同时,那些曾经逼迫他们,囚禁他们,杀害他们的恶人,联同一切污秽可憎之物,却都关在圣城的墙外。其中有那残忍行恶的暴君尼禄皇帝。他曾逼迫圣徒,并以他们所受的痛苦为快。现在他却要看见他们得享欢乐与尊荣。他的母亲也在那里。她要亲眼看到自己行为的后果,看出她品格的邪恶怎样遗传给自己的儿子;她的感化力和榜样曾助长她儿子的邪情私欲,以致结出罪恶的果子,使全世界为之战栗。
在那里还有罗马教的神父和主教们。他们曾自命为基督的使者,却想用拷问台、牢狱和火刑柱等来控制上帝圣民的良心。那里有傲慢的教皇,他们曾抬举自己高过上帝,并擅敢改变至高者的律法。那些虚伪的教父终必向上帝作交代。这乃是他们巴不得可以逃避的。他们那时才会看出:全能者是严格执行自己律法的,而且决不以有罪的为无罪,可是他们悔之晚矣。他们现在才明白基督是与祂受难的子民同受苦难的。他们这时也感到了主所说的这一句话的力量:“这些事你们既做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太25:40)。
在审判台前——全体恶人要站在上帝的台前为反叛上天政权的大罪受审。这时没有人为他们代求;他们是无可推诿的;于是有永死的判决宣布在他们身上。
现在全体都看明罪的工价不是崇高的自由和永远的生命,而是奴役,毁灭和死亡。恶人看出自己因叛逆的生活而丧失的究竟是什么。当初上帝向他们提供那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时,他们曾傲慢的拒绝了,而现在看起来,这荣耀是何等地可贵啊。沉沦之子要喊叫说,“这一切都是我本来可以获得的,而我竟把它置于脑后。唉,这该是多么奇怪的昏迷啊!我已经把平安、幸福和荣誉换取悲惨、耻辱和绝望。”众人都要看出自己之被摒弃于天庭之外,乃是公正合理的处分。因为他们已经在自己的生活上宣称:“我们不要这耶稣作我们的王。”
恶人曾经心夺神移地观看上帝圣子的加冕典礼。他们见到祂手中有神圣律法的法版,就是他们所曾轻视并干犯的律法典章。他们目睹得救群众惊喜欢腾和敬拜的情形。当歌唱的声浪洋溢于圣城之外时,众人都异口同声地感叹说:“主上帝,全能者啊,祢的作为大哉,奇哉!万世之王啊,祢的道途义哉,诚哉”(启15:3)!他们俯伏在地,敬拜生命之君。
第二次的死——撒但见到了基督的威严和光荣,似乎全身瘫痪了。这一度作过遮掩约柜的基路伯,想起自己是从何处堕落的。他曾是一个发光的撒拉弗,“早晨之子,”这时何竟改变,何竟堕落了!
撒但看出他那出于自动的反叛已经使他不配居留天上。他已经惯于用自己的能力去反抗上帝,所以天庭的纯洁、平安与和谐对于他必是极端的痛苦。他对于上帝之慈爱与公义的诬告已经不能成立。他所竭力加在耶和华身上的罪名,现在完全都落在他自己的头上了。到此撒但不得不低头下拜,承认自己所受的处分是公正合理的。
在这长久斗争中一切有关真理与谬道的问题,现在都已明朗了。上帝的公义也完全证实了。在全世界之前,圣父与圣子为人类所作的伟大牺牲已经清楚的显明了。现在时候已到,基督要站在祂应有的地位上,并享受尊荣,远超过一切执政的、掌权的和一切有名的。
撒但虽然不得不承认上帝的公正,并向基督的至高威权抵头,但他的品性并没有改变。叛逆的精神象一股汹涌的洪流再度暴发了。他的心内充满狂怒,决意在这场大斗争中顽抗到底。时候已到,他必须对天上的君王作最后的挣扎。于是他冲到自己所统治的人中,尽力以自己的狂怒来鼓动他们,激发他们立即作战。不料,在他所引诱参加叛变的无数群众中,现在却没有一个人再承认他的主权了。到此,他的势力已经消灭了。恶人固然象撒但一样,仍旧充满仇恨上帝的心理,但他们看出大势已去,他们决不能胜过耶和华了。他们便向撒但和他所用来欺骗众人的爪牙工具大发烈怒,并以恶魔般的疯狂向他们猛扑过来,接着就是一场普遍的战争。
那时先知的话便要应验:“耶和华向万国发忿恨,向他们的全军发烈怒,将他们灭尽,交出他们受杀戮。”“祂他要向恶人密布网罗,有烈火、硫磺、热风,作他们杯中的分”(赛34:2; 诗11:6)。从天上上帝那里有火下降。地也裂开了。藏在地底深处的武器也拿出来了。从每道裂开的深坑中,有灭人的火焰喷出。连岩石本身也都着起来了。“那日临近,势如烧着的火炉。”“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销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烧尽了”(玛4:1; 彼后3:10)。陀裴特的火已经为背逆之王预备好,又深又宽,“耶和华的气如一股硫磺火,使他着起来”(赛30:33)。这时地面看起来象一片熊熊的熔岩,━━一个广大而沸腾着的火湖。这乃是不敬虔之人遭受报应与沉沦的时候,──“因耶和华有报仇之日,为锡安的争辩,有报应之年”(赛34:8)。{SR 428.1}
恶人要在这世上受报(箴11:31)。“万军之耶和华说:那日临近,势如烧着的火炉,凡狂傲的和行恶的,必如碎秸”(玛4:1)。有一些人只烧片刻便毁灭了,但有一些人却要受苦多日,各人都是“照着他们所行的”受刑罚。义人的罪都已归到罪恶的创始者撒但的头上,所以他不但要为自己的叛逆受刑,也要为他所引诱上帝子民去犯的一切罪受刑。他所遭受的刑罚,要比一切受他迷惑之人所遭受的远为可怕。在那些受他迷惑而堕落之人都被烧尽之后,他还要活着受苦。在这一场洁净地球的火焰之中,恶人终于都被除灭了,根本枝条一无存留,──撒但是根本,跟从他的是枝条。上帝公义的要求都已达到了;于是圣徒和天使全军大声说:阿们。{SR 429.1}
当整个地球变成一团烈火时,义人却安然居住在圣城里。在头一次复活有分的,第二次的死在他们身上没有权柄(见启20:6)。上帝对于恶人乃是烈火,但对于祂的子民却是日头和盾牌(见诗84:11)。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