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希望的故事
第八章 牺牲
​基督被出卖——撒但曾欺骗犹大,使他以为自己是基督的一个真门徒;其实他的内心一直是属肉体的。他曾见过耶稣大能的作为,他曾在耶稣服务时与祂同在,并接受祂为弥赛亚的有力证据;但犹大吝啬而贪婪;他贪爱金钱。对于那将贵重的香膏倒在耶稣身上的事,他曾予以愤慨地责怪。
马利亚敬爱她的主。主已经赦免了她的许多罪恶,并使她深爱的兄弟从死里复活,因此她感觉任何事物献与耶稣都不能算为太贵重。香膏越贵重,她就越能用它来献给救主以表达她的感激。
犹大主张将香膏变卖,用来赈济穷人,以此作为掩饰他贪心的借口。其实他并不是顾惜穷人;而是因为他自私自利,时常私自取用那交托给他周济穷人的钱。犹大不顾耶稣的舒适和需要。为了掩饰他的贪心,他常常以穷人的需要作为借口。马利亚这种慷慨的行为对于犹大贪婪的性情,乃是一种最尖锐的责备。于是就为撒但铺好了路,使他的试探进入犹大心中。
犹太人的祭司和官长们仇恨耶稣;但群众却蜂拥而来,要听祂智慧的训言,看祂大能的作为。民众激起了深切的兴趣,急欲跟随耶稣,听聆这位奇妙教师所发的训诲。有许多官长也相信祂,但不敢坦白承认自己的信念,惟恐被赶出会堂。祭司和长老们决定他们必须采取行动,使民众的注意力转离耶稣。他们恐怕人人都要相信祂了。他们很为自己的安全担心。他们若不将耶稣治死,就难免要丧失自己的地位。而且在耶稣被治死之后,还要应付那些作为祂大能之明证的人。
耶稣曾使拉撒路从死里复活,所以他们恐怕如果他们杀死耶稣,拉撒路就会为祂的大能作见证。民众都会蜂拥去看他这个从死里复活的人,因此官长们决定将拉撒路也杀害,借此将当时的兴奋激动镇压下来。然后他们再要使民众转回到遗传和人的道理,以及将薄荷茴香献纳十分之一的琐事,借此恢复他们在民间的势力。他们商议要趁耶稣独自在一处的时候逮捕祂;因为如果他们试图在人数众多,而民众全都对祂正发生兴趣的时候捉拿祂,他们就会被众人用石头打死。
犹大知道他们极欲捉拿耶稣,便向祭司长和长老们献策,愿为几块银子而出卖祂。他爱财的心使他同意将他的主交到祂最恶毒的仇敌手中。撒但正在直接利用犹大活动,而且在那最后晚餐的动人场面中,这个叛徒正在设计出卖他的主呢。耶稣忧伤地告诉门徒说,他们当晚都要因祂而跌倒。但彼得强烈地坚持说,纵然其他众人都因主而跌倒,他决不会。耶稣对彼得说:“撒但想要得着你们,好筛你们,象筛麦子一样;但我已经为你祈求,叫你不至于失了信心;你回头以后,要坚固你的弟兄”(路22:31-32)。
在客西马尼园——耶稣和祂的门徒在客西马尼园。祂在极其忧伤之中嘱咐门徒要儆醒祷告,免得入了迷惑。祂知道他们的信心将要受到考验,他们的希望将要落空,所以他们需要藉着密切的儆醒和恳切的祈祷而得到一切能力。耶稣痛哭流泪,大声祈祷说:“父啊,祢若愿意,就把这杯撤去;然而不要成就我的意思,只要成就祢的意思”(路22:42)。上帝的儿子在剧烈的痛苦中祈祷。祂脸上流出大血点来,滴在地上,许多天使在那里盘旋,目睹当时的情景,但只有一位奉命前往,加强上帝的儿子在痛苦中的力量。
耶稣祈祷之后,便来到门徒那里;他们却都睡着了。祂在那可怕的时辰中,竟连自己门徒的同情和代祷也得不到。连不久之前那么热忱的彼得,这时也已沉睡。耶稣将他的慷慨陈辞提醒他,说:“怎么样,你们不能同我儆醍片时么”(太26:40)?上帝的儿子在极大的痛苦中祷告了三次。
犹大出卖耶稣——这时,犹大和他所带领的一队武装人士出现了。他照惯例来到他夫子面前,向祂请安。队伍包围了耶稣;但祂说:“你们找谁?”“我就是”时显出了祂的神性。他们就退后倒在地上。耶稣发这个问题,旨在使他们可以看出祂的能力,足以证明祂若要救自己脱离他们的手,祂很可以那样作。
门徒看见那一群带着刀棒的人如此迅速地倒下去,就开始感觉有希望了。当那班人起来再度包围上帝的儿子时,彼得便拔出刀来,将大祭司的仆人砍了一刀,削掉了他一只耳朵。耶稣吩咐他把刀收起来,说:“你想我不能求父,现在为我差遣十二营多天使来么”(太26:53)?我看到,当耶稣说这话时,众天使的脸上都活现出希望的神色。他们巴不得当场立即环绕他们的元帅,驱散那群愤怒的暴徒,但他们又悲愁起来了,因为耶稣接着说,“若是这样,经上所说,事情必须如此的话怎么应验呢”(太26:54)?在耶稣让自己被敌人带走的时候,门徒们的心都陷于失望和苦痛的灰心中了。
门徒为自己的性命担忧,便都背弃耶稣逃跑了。于是耶稣便独自被遗弃在那群嗜杀的暴徒手中。哦,那时撒但是多么得意啊!上帝的天使们又是多么忧伤而悲痛啊!成群成队的圣天使,各由高大的领队天使率领着,奉命去观看那幕景象。他们要记录那加在上帝儿子身上的每一侮辱和虐待,登记耶稣所受的每一阵剧痛;因为凡参与这一可怖场景的每一个人,都要再度活生生地看见这些事。
基督受审
撒但和他的使者那时在审判厅里,正忙于扑灭人们的感情和同情心。当时的气氛沉闷,已遭受他们影响的污染。众祭司长和长老在他们的鼓动之下,用人性所最难忍受的方法去侮辱并虐待耶稣。撒但希望这种嘲弄和残暴的手段,使上帝的儿子说一句诉苦或抱怨的话;或用祂的神能救自己脱离群众的控制,从而使救恩的计划终归失败。
彼得否认主——彼得曾在他的主被卖之后仍然跟随祂。他很想看到他们将要如何处置耶稣。但及至他被人指控为耶稣门徒之一时,惟恐危及自己的安全,便说他不认识耶稣。门徒原是以话语清洁著名的,因此彼得为要向指控他的人证明他不是基督的门徒起见,第三次用发咒起誓的话否认耶稣。那时耶稣离彼得不远,便转过身来,用悲伤责备的表情看他。于是这门徒想起了耶稣在楼房里对他讲的话,和他自己的慷慨陈辞:“众人虽然为祢的缘故跌倒,我却永不跌倒”(太26:33)。这时他竟用诅咒起誓否认他的主了;但耶稣那向他的一望熔化了彼得的心,也挽救了他。他痛哭了,并为他的大罪深自忏悔,并且也真正改变了,如此才预备好了去坚固他的弟兄。
在审判厅中——群众叫嚣着要流耶稣的血。他们残酷地鞭打了祂,将一件破旧的紫色王袍披在祂身上,并把一顶荆棘作的冠冕按在祂神圣的头上。他们拿一根芦苇放在祂手里,向祂跪拜,并愚弄地向祂致敬说:“恭喜犹太人的王啊”(约19:3)!他们把那根芦苇从祂手中取过来打祂的头,使荆棘刺入祂的鬓角,以致鲜血顺着祂的脸和胡须流下来。
耶稣知道众天使正在观看祂受辱的景象。连那最软弱的天使也能很容易地使那班嘲弄耶稣的群众一败涂地,借此拯救祂。祂知道如果祂愿意向祂的父求这事,众天使就会立即来解救祂。但祂必须忍受恶人的暴虐,以便贯彻救恩的计划。
耶稣柔和谦卑地站在那疯狂的人群之前,他们一直在对祂作最卑鄙的凌辱。他们吐唾沫在祂脸上,但那脸面是他们有一天渴望要躲避的;它也要使上帝的圣城充满光辉,且发光比太阳更明亮。基督没有向那些得罪祂的人投射过一次怒容。他们拿一件旧衣服蒙在祂头上,使祂看不见,然后打祂的脸说:“祢是先知,告诉我们,打祢的是谁”(路22:64)?
门徒中有几个壮胆进到耶稣所在的地方,目睹祂受审的情形。他们期待着祂彰显祂的神能,救自己脱离敌人的手,并因他们对祂的虐待而惩罚他们。门徒们的希望,在不同的场面忽起忽落。他们有时怀疑,惟恐自己受了迷惑。但他们在耶稣登山变像时所听到的声音,和所看见的荣耀,加强了他们的信心,确信祂是上帝的儿子。他们回想到过去所曾经目睹的情景,所见到的耶稣在医治病人,使瞎子得以看见,使聋子得以听见,斥责并驱逐鬼魔,使死人复活,甚至平息风浪上所行的神迹奇事。
他们总不相信耶稣会死。他们希望祂还能以大能兴起,并以命令的口吻将那嗜杀的群众驱散,正如祂早先进入圣殿将那些把上帝的家变成商场的人赶走,而众人在祂面前逃窜如同被一群武装的兵士追赶一般。门徒希望耶稣彰显祂的大能,使人人都确信祂乃是以色列的王。
犹大认罪——犹大因出卖耶稣的卑鄙作为,而充满了沉痛的懊悔和羞愧。及至他看到救主所受的凌辱,他便忍受不住了。他曾敬爱耶稣,但他更爱钱财。他从没想到耶稣会让祂自己被他所带来的那群暴徒逮捕。他指望耶稣施行神迹救祂自己脱离他们的手。但及至他看到那疯狂的群众在审判厅里渴想流祂的血时,他便深深感到自己的罪;于是当许多人正在狠狠地控告耶稣时,犹大便从群众中冲出来,承认他因出卖无辜之人的血而有罪了。他将祭司们所付与他的钱还给他们,并求他们释放耶稣,声称祂是完全无辜的。
祭司们张皇失措,一时无言可答。他们不愿众人知道,他们曾收买一个自称为耶稣门徒的人,将耶稣交在他们手中。他们想隐瞒他们追踪耶稣象追踪盗贼一般,并暗暗捉拿祂的事。但犹大的自白和他那狼狈、自责的表情,公然在群众之前暴露了祭司们的阴谋,证明他们逮捕耶稣乃是出于仇恨。当犹大高声宣称耶稣无辜时,祭司们回答说:“那与我们有什么相干?你自己承当吧”(太27:4)。他们既已将耶稣拿到手,所以坚决不放。犹大因精神上的痛苦而无法支持,便将他现在所轻视的钱丢在那些收买他的人脚前,而在极端痛苦和恐怖中出去自己吊死了。
在耶稣周围的人群中有许多同情祂的人,祂对那向祂所发的许多问题一无所答,使众人非常惊异。祂的面容在暴徒一切的戏弄和虐待之下,没有一次皱眉或难堪的表情。祂始终保持尊严镇定。旁观者莫不以惊奇的眼光看着祂。他们拿祂那完善的仪表和稳健、尊贵的风度,同那些审问祂之人的外貌相比,便自相议论说,祂倒比任何官长更象一位君王呢。祂没有一点犯人的样子。祂的眼睛是温和、清醒而无畏的,祂的额头既宽且高。全部容貌都以仁慈高贵的天性为特征。祂的忍耐与涵养和常人大不相同,以致许多人因而发颤了,连希律和彼拉多也因祂那高贵、与上帝相称的风度而感到非常不安。
耶稣在彼拉多面前——彼拉多从最初就认定耶稣不是个平凡的人。他相信祂是个优异的人物,而且根本没有那些人所控告祂的罪。那些目睹这情景的天使注意到这位罗马巡抚的信念,为要救他免于将耶稣交出去钉十字架的恶行,有一位天使奉命到彼拉多的妻子那里去,在梦中指示她,她丈夫所审问的乃是上帝的儿子,而且祂乃是一位无辜的受害者。于是她立即送信给彼拉多,告诉他说,她曾在梦中因耶稣的缘故受了许多的若,并且警告他,这圣人的事他一点不可管。送信的急忙从人群中挤过去,将信交到彼拉多手中。他读了不禁发颤,脸面都变青了,便立即决定不参与治死基督的计谋。如果犹太人一定要流耶稣的血,他对这事决不施以压力,却要尽力解救祂。
送到希律那里——彼拉多既听说希律在耶路撒冷,便大放宽心了;因为他希望摆脱审问耶稣并定祂罪案的全部责任。他立时将祂连同控告祂的人,一齐送到希律那里去。这个统治者已经因犯罪而心地刚硬。这个杀害施洗约翰的人,已经在自己的良心上留下了一个他所无法磨灭的污点。他在听说耶稣和祂所行的大能作为时,就恐惧战兢,相信祂是施洗约翰从死里复活了。当彼拉多将耶稣交在他手中时,希律便认为这是承认他的势力、权威、和判断力的行动。结果这件事竟使这两个曾互为冤家的官长再度友好了。希律很喜欢看到耶稣,并希望祂能行一件大能的奇事令他满意。但耶稣的工作决不是要满足人的好奇心或求祂自己的安全。祂那神圣奇异的能力乃是用以拯救别人,而不是为自己用的。
耶稣对希律向祂所发的问题一字不答;祂对于那些恶毒控告祂的仇敌也不作答复。希律因耶稣不表示惧怕他的权势而恼怒,便和他的兵士一同讥诮、戏弄、并侮辱上帝的儿子。然而他却因耶稣在虐待之下所表现高贵、与上帝相称的姿态而感到惊异,所以也不敢定祂的罪,仍把祂送回到彼拉多那里去。
撒但和他的使者正在试探彼拉多,要引他到自取败亡之地。他们使他想到,如果他不参与定耶稣的罪,别人总要这样作的;群众正渴望要流祂的血;而且如果他不将祂交给人钉十字架,他就必丧失他的势力和属世的尊荣,被斥为是相信那骗子的人。结果彼拉多因怕失去势力和权柄,便同意将耶稣处死。他虽然将流耶稣的血归罪在那些控告祂的人身上,而且群众也承当了,喊着说:“祂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太27:25),但彼拉多仍不是无罪的;他依然犯有流基督血的罪。他为了一己的私利,贪爱世上大人物所给他的荣誉,竟将一个无辜的人置于死地。如果彼拉多遵照自己的信念而行,他就决不会参与定耶稣的罪了。
耶稣受审时的姿态和言语,在许多在场者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祂这样发挥的影响,在祂复活之后有了明显的效果。后来加入教会的人中,有许多是在耶稣受审时初次感悟的。
撒但看到他使犹太人加在耶稣身上的一切残酷手段并没有使耶稣发出一点怨言,就非常恼怒。耶稣虽然已经取了人的本性,但祂却保持了一种与上帝相称的不屈不挠的精神,而没有丝毫偏离祂父的旨意。
基督被钉十字架
上帝宝贵的圣子基督被带出来,交给人去钉十字架。门徒和附近各地的信徒,加入了那跟随耶稣到髑髅地去的人群。耶稣的母亲也在那里,由蒙爱的门徒约翰搀扶着。她心中有说不出的痛苦;然而她也和门徒一样,总希望这痛苦的场面会有改变,耶稣会维护祂的权能,而以上帝儿子的身份出现在祂敌人面前。但当她回想到祂过去所说有关当日所要发生之事的话时,她那慈母之心又感到沮丧了。
耶稣一出彼拉多的衙门,就有那为巴拉巴所预备的十字架放在祂受伤流血的肩头上。巴拉巴的两个同伴也要与耶稣同时处死,所以也有十字架放在他们身上。救主背着祂的重担只走了几十步路,便因失血和过分疲劳与痛苦而晕倒在地。
耶稣振起精神之后,人又将十字架放在祂的肩上,并强迫祂向前走。祂背着这沉重的担子,脚步蹒跚地走了几步,便又仆倒在地;如同死了一般。人先说祂是死了,但祂终于又醒了过来。祭司和官长们对他们所残害的受难者没有一点怜悯同情之心;但他们看出,要祂背负这刑具再往前走已是不可能的了。正当他们考虑要如何处理时,古利奈人西门从对面方向迎着群众前来了。他在祭司们的教唆之下被拿住,强迫背负基督的十字架。西门的两个儿子都是耶稣的门徒,但他本人却从未和祂有过关系。
大批群众跟随救主到髑髅地去,许多人在讥诮嘲弄着;但有一些人却在流着泪并讲述颂扬祂的话。凡祂所曾经医治脱离各种疾病的人,和祂使之从死里复活的人,都用诚恳的声调宣讲祂所行的奇事,并要知道祂究竟做了什么事,以至被人当作罪犯看待。仅仅数日之前,当祂胜利地骑着驴到耶路撒冷来的时候,他们曾欢呼着和散那,并摇着棕树枝护送祂。可是许多当日随声附和而高声颂赞祂的人,如今却跟着喊:“钉祂十字架!钉祂十字架”了。
钉十字架——到了刑场,罪犯们就被绑在刑具上。那两个强盗在那些钉他们在十字架上的人手中拚命挣扎,但耶稣却没有反抗,耶稣的母亲提心吊胆,痛苦至极地望着,总希望祂会行一个神迹来救祂自己。她看见祂的手伸展在十字架上——那双一直为人类造福,多次伸出来医治病苦之人的手。这时锤子和钉子都拿来了,正当大钉透过那柔嫩的肤肉牢钉在十字架上时,基督的母亲晕倒了,那几个伤心的门徒就将她抬走,离开那惨不忍睹的场面。
耶稣连一声怨言也没有发;祂的脸色依然灰白而恬静,但有大滴汗珠留在祂额上。那时并没有一只怜爱的手将那濒死的汗珠擦去,也没有人讲一句同情的话或作效忠不变的表示来坚固祂的心。祂正在“独自踹酒榨,”众民中无一人与祂同在(赛63:3)。耶稣在兵丁正执行他们残酷的任务,而祂正忍受着最剧烈的痛苦时,却为祂的仇敌祷告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路23:34)。基督为祂仇敌所献的祈祷包括了全世界,容纳了每一古往今来的罪人,直到末日。
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以后,便有几个强壮的人把它举起来,很粗暴地插进那预备妥当的地方,这动作致使上帝的儿子受到最剧烈的痛苦。随后演出了一幕可怕的景象。祭司、官长、和文士竟忘记了自己神圣职位的尊严,而与暴徒一同嘲弄并讥讽垂死的上帝儿子,说:“祢若是犹太人的王,可以救自己吧”(路23:37)。有人冷嘲热讽地彼此议论说:“祂救了别人,不能救自己”(可15:31)。圣殿的显贵们、硬着心肠的兵丁、十字架上的强盗、以及群众中卑鄙残酷的人们——全都异口同声地侮辱基督。
那些与耶稣同钉十字架的强盗,也都受着像祂所受身体方面的痛苦;但有一个因痛苦而更为刚硬、绝望、胆大了。他附和了祭司们嘲弄的话,奚落耶稣说:“祢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路23:39)。另一个强盗却不是硬心的罪犯。他一听到他伙伴讥诮的话语,就应声“责备他说: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上帝吗?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作的相称;但这个人没有作过一件不好的事”(路23:40,41)。当时他的心转向基督,就有天来的亮光充满了他的心。他在那伤痕累累,被人讥诮,而且被挂在十字架上的耶稣身上,看到了他的救赎主,他唯一的希望,便以谦卑的信心求祂说:“主啊,祢得国降临的时候,求祢记念我。耶稣对他说: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23:43)。(把“今日”放在“我实在”前面,意思就比较清楚了。因为耶稣自己在接下来的星期日说,祂还没有升到祂父那里去。约20:17)
众天使以惊异的心情看到耶稣无限的大爱;祂虽然受着精神和身体双方面最剧烈的痛苦,却仍只顾念别人,并鼓励那忏悔的生灵相信。祂在将命倾倒,以至于死时,竟向人表现比死更为坚强的爱。许多当时目睹髑髅地种种场面的人,后来便因这些事而坚信基督了。{SR 223.1}
耶稣的仇敌焦躁地期待着耶稣的死。他们总相这事必可永久平息有关祂具有神能的谣言、和祂施行神迹的奇闻。他们自欺自慰,以为从此再不会因祂的影响而战栗了。那些将耶稣身体钉在十字架上的无情士兵,瓜分祂的衣服,为一件没有缝的袍子起了争执。他们终于用拈阄的方法决定这事。在这事发生之前数百年,灵感之笔早已准确地描述了这一幕景象:“犬类围着我;恶党环绕我;他们扎了我的手;我的脚;……他们分我的外衣,为我的里衣拈阄”(诗22:16-18)。
孝敬的榜样——耶稣向那聚集来看祂受死的人群瞻望,祂看见在十字架跟前有约翰搀扶着祂的母亲马利亚。她已经回到这可怕的场合来,因她不忍和她的儿子长久分离。耶稣所留的最后教训,乃是孝敬的榜样。祂望着祂母亲的悲苦慈颜,随即又看约翰一眼;向母亲说,“母亲,看你的儿子!”然后又对那门徒说:“看你的母亲”(约19:26-27)!约翰十分明白耶稣这句话,以及那交给他的神圣委托。他立时将基督的母亲带走,离开髑髅地的可怖场合。从那时起,约翰就以孝顺的儿子身份照顾她,接她到自己家里去了。基督孝敬的完全榜样,从历代幽暗中以鲜明的光彩照耀出来。祂在忍受最剧烈的痛苦时,并没有忘记祂的母亲,却为她的前途作了一切必要的安排。
基督在地上生活的使命这时将近完成了。祂的舌头非常干渴,便说:“我渴了”(约19:28)。他们用海绒蘸满了醋和苦胆,送给祂喝;祂尝了之后,就不肯喝。生命和荣耀之主这时正在舍命,作人类的赎价。那使父的忿怒临到祂这个作人类替身的身上,使基督所喝的杯剧苦,使上帝的儿子心脏破碎的,乃是罪恶感。
人类的罪孽全都放在这位作人类替身和中保的基督身上了;祂被算为罪犯,以便救赎他们脱离律法的咒诅。各时代中。亚当每一个子孙的罪责,这时都重压在祂的心上了;上帝的忿怒,以及祂因不义不法之事所显示的极端憎恶,使祂的儿子满心惊惶。上帝在救主遭受最剧烈痛苦的时辰竟向祂掩面了,这使祂肠断心碎,其伤痛是世人所绝不能充分明了的。上帝的儿子在十字架上所忍受的每一项痛苦,祂的头、手和脚所流鲜血,祂痛苦的抽搐挣扎,以及那因天父向祂掩面而使祂心中所充满莫可言宣的悲痛,都是在对人说:上帝的儿子同意承当加在祂身上的这些可憎的罪行,乃是因为爱你。为你,祂攻破了死亡的领域,敞开了乐园和不朽生命的门户。那用一句话平息怒涛并在澎湃的巨浪上行走,那使鬼魔战惊,并使病魔因祂的抚摸而逃窜,那使死人起死回生,并使瞎子重见光明的主,竟将自己献在十字架上,作罪人的最后牺牲。祂承担人的罪孽,忍受对罪的公义惩罚,为人的缘故而成为罪。
撒但用他猛烈的试探袭击耶稣的心。那在祂看来极其可憎的罪恶,这时都堆在祂身上了,直至祂在罪的重压之下呻吟不已。无怪祂的人性在那可怖的时辰中战栗恐惧了。众天使惊异地目睹上帝儿子在绝望之中的悲伤,这种悲伤非常地剧烈,以至祂几乎感觉不到肉体方面的痛苦了。众天军都掩面不忍观看这幕可怖的景象。{SR 225.2}
连无生命的自然界也向它受辱而临死的创造主表示同情了。太阳不忍看这幕惨景。正当中午,它那灿烂辉煌的光芒普照大地时,突然之间它似乎被掩没了。全然黑暗,仿佛丧礼中的柩衣,笼罩了十字架和附近的地方。那黑暗足足延续达三小时之久。到了申初,那可怖的黑暗才从群众上面消散了,但仍象幕罩一般包裹着救主。祂挂在十字架上时,狂怒的闪电似乎都在向祂袭击过来。于是“耶稣大声喊着说:以罗伊!以罗伊!拉马撒巴各大尼?翻出来,就是: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为什么离弃我”(可15:34)。
成 了——观看的人静静地等着这一幕惨景的结束。太阳重新出来了,然而十字架仍旧被黑暗笼罩着。忽然黑暗从十字架上消散,耶稣便用清楚、宏亮,似乎响彻全宇宙的声音喊叫说:“成了!”“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祢手里”(约19:30;路23:46)。有光环绕着十字架,救主的脸上发出荣光如同太阳一样。随后祂的头垂在胸前,死了。
基督受死的时候,有祭司在分隔圣所和至圣所的幔子前供职。突然他们感觉到地大震动。一只没有血色的手把每年更换,富丽牢固的幔子从上到下扯为两半。这一只手昔日曾在伯沙撒王宫的墙上写字。
耶稣没有放弃自己的生命,直到祂完成了祂来所要成就的工作;祂用祂最后的一口气喊叫说:“成了!”这话一经说出,众天使都欢喜快乐,因为那伟大的救赎计划正在成功实现。天上充满喜乐,因为亚当的众子,从此可借顺命的生活,终于被提升到上帝面前了。撒但已被击败了,而且也明知他的国度已经丧失了。
埋 葬——约翰一时不知所措,找不出如何处置他所爱夫子身体的办法。他一想到如果任凭粗暴无情的士兵任意处理,将它埋葬在一个不名誉的坟地里,就不禁颤栗起来。他明知他无法从犹太当局得到优待,也不能希望从彼拉多获得多少帮助。但在这紧急关头,约瑟和尼哥底母都挺身而出了。他们二人都是犹太公会的议员,与彼拉多相识。他们也都是有财有势的人。他们定意要以尊贵的方式埋葬耶稣的遗体。
约瑟大胆去见彼拉多,要求领取耶稣的遗体,予以安葬。彼拉多就正式下令将耶稣的身体交给约瑟。这时门徒约翰正在为他亲爱夫子的神圣遗体焦急发愁,亚利马太的约瑟带着许可证从巡抚那里回来了;而尼哥底母因预期约瑟晋谒彼拉多的结果,便带来了大约一百斤没药和沉香合成的贵重香料。全耶路撒冷最尊贵的人,也不能在逝世时得到比这更大的尊荣。
他们慎重而恭敬地亲手将耶稣的身体从那酷刑的木架上取了下来;当他们看到祂那创伤破裂的身体时,不禁涌出同情的热泪来;他们随即谨慎地将遗体上的血迹洗净。约瑟备有一座磐石中凿出来的新坟墓,这原是他为自己预备的;既靠近髑髅地,因此现在他就将它预备好用来安葬耶稣。于是这三个门徒就将遗体,连同尼哥底母所带来的香料,用细麻布谨慎地包裹起来,并将他们所宝爱的重荷抬到坟墓那里,其中原是从未葬过死人的。他们在那里将被损伤的四肢加以整理,又将受伤的双手合抱在那没有脉息的胸膛上。从加利利来的妇女进前来,要察看那为她们所敬爱师尊之遗体应作的一切是否都已作妥。然后她们又看着那块大石头被滚过来挡住墓门,于是上帝的儿子就留在里面安息了。这些妇女是最后留在十字架下,也是最后留在基督的坟墓之前的。
犹太官长们虽然已经贯彻了他们治死上帝儿子的阴谋诡计,但他们的忧惧并未因而消除,他们对基督的嫉妒也没有止息。他们在达到报仇泄忿因而满心得意之余,总怕他那卧在约瑟坟墓中的身体将要再活过来。因此“祭司长和法利赛人聚集,来见彼拉多,说:大人,我们记得那诱惑人的,还活着的时候,曾说,三日后我要复活。因此,请吩咐人将坟墓把守妥当,直到第三日;恐怕他的门徒来把祂偷了去,就告诉百姓说,祂从死里复活了;这样,那后来的迷惑,比先前的更利害了”(太27:62-64)。彼拉多也象犹太人一样,并不情愿耶稣复活得势,来惩罚那些曾经杀害祂的人,故此他将一队罗马兵丁交给祭司们指挥。他说:“你们有看守的兵,去吧,尽你们所能的,把守妥当。他们就带着看守的兵同去,封了石头,将坟墓把守妥当”(太27:65-66)。
犹太人充分利用了这个机会,在耶稣的坟墓四周驻兵看守。他们在那堵住墓门的巨石上加盖了封印,如果有人移动就可知道,又采取了一切措施,以便防止门徒为耶稣的遗体造谣惑众。其实他们一切的计划和预防措施,适足以使耶稣复活的胜利更加完全,并且更加充分地确定它的真实性。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