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信息选粹三
附录二

W. C.怀特对W.W.伊斯特曼的声明

(伊斯特曼是西南联合会出版部秘书)

1912年11月4日

伊斯特曼弟兄,在我看来,似乎我们必须持定对1844年伟大的复临运动的信心,我们不应轻易离开那场运动的领袖们和我们教会先驱们所持守的立场。{3SM 445.1}

同时,我认为我们应该鼓励我们的编辑、传道人、我们学校的教师和我们的平信徒,尽量利用他们的光阴和机会,彻底学习圣经,忠心研究历史,以便亲自知道从而能向不接受我们教会书籍为权威的人证明我们这班人所持守的立场。我确信,那些为我们的报刊撰稿,论述预言及其应验的人,应该受到鼓励,深刻而忠实地研究他们所写的主题,并在他们的论证中使用读者公认为权威的历史学家们的参考书和引文。{3SM 445.2}

传道人在向自己的会众解释圣经时,很可以引用《但以理和启示录》及《善恶之争》来很好地说明自己的见解;但他若引用这些书作为有权威的历史来证明自己的观点,就不怎么明智了。我想你会看出这个主张是合理的。一位正在努力向卫理公会的会众证明自己的理论可靠的长老会传道人,没有人会期待他主要依赖长老会的作者来证明他的观点,一位致力于使浸信会的人信服卫理公会的信仰可靠的卫理公会的传道人,也不可能借助卫理公会的作者为自己的权威来取得最大的成功。在我们的一切工作中,我们都必须考虑使用最有效的方法。{3SM 445.3}

说到写出教义或预言的讲解,作者要比讲道的人更加小心地选择那些好批评的和认真的读者会公认的权威。{3SM 446.1}

如果我对事情的了解正确的话,某弟兄就是一直在写关于预言及其应验的文章,用《但以理书和启示录》及《善恶之争》作为权威来证明他的观点。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拙劣的策略。有些读者会接受它为确定的真理。有些读者会接受它是真实的,虽然质疑它的权威性。对有些人来说,如此使用我们教会的这些书籍会形成一个挑战,使他们努力要证明被这样用作权威的书中有错误。我们若在讲道和文章中,藉着引用公认的权威来证明我们的观点,岂不对各等人都好吗?{3SM 446.2}

怀爱伦关于历史的著作

关于母亲的著作及其被用作历史及年代学要点的权威,母亲从未希望我们的弟兄们在历史的细节或历史年代上把它们当作权威。关于善与恶、光明与黑暗之间斗争的伟大真理,一直是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赐给她的,但主要是以闪现的画面说明个人生活和教会、团体、改革家及各国经验中的大事。以这种方式显示给她的内容她最初简要地在《早期著作》中写了出来,然后更充分地在《属灵的恩赐》和《预言之灵》中写了出来,最后在大斗争丛书中写了出来。{3SM 446.3}

在写出宗教改革时期和1844年伟大的复临运动时期改革者们的经验时,母亲常常先部分描述呈现在她面前的场景。稍后她会写得更充分,然后更加充分。我知道她一个题目会写四五次,然后惋惜自己不能遣词造句把那事更完美地记述下来。{3SM 447.1}

在写出《善恶之争》的各章时,她有时部分描述一个重要的历史事件,及至为她准备文稿付印的抄写员询问那件事的时间和地点时,母亲就会说那些事已经由尽责的历史学家们记载下来了。插进那些历史学家所使用的日期吧。母亲平素在写出一直呈现在她面前的异象时,发现在我们教会的书籍中有一些事件、事实和教义的完美描述,她就把这些权威的话抄下来。{3SM 447.2}

在写《善恶之争》时,母亲从未想过读者会把它认作历史日期的权威,或用它来解决关于历史细节的争论,她现在也不认为应该那样使用它。母亲很重视那些忠心的历史学家们的工作,他们曾花时间研究上帝在预言中提出的大计划,以及那个计划的完成在历史中的记载。{3SM 447.3}

在过去的年间,每当有明确的证据被发现,是我们的书刊中所没有的关于细节的确切证据,母亲就采取立场支持纠正那些明白发现是错了的内容。当有人就修订和纠正《但以理书和启示录》一书的努力请教她时,她总是反对作出许多改动,也总是支持纠正那些显然不正确的内容。{3SM 447.4}

年表

在我看来,似乎有太过强调年表的危险。如果年表对人类的得救来说是必要的,人应该对世界的年表有清楚一致的认识,主就不会允许我们在圣经历史学家们的著作中发现的分歧和矛盾了。在我看来,似乎不应在这些末后的日子有这么多关于日期的争论。{3SM 448.1}

就我本人,我要这样说:我越研究复临信徒们的经验,就越感到要尊荣、赞美和颂扬天上的上帝的智慧,祂竟赐给象威廉·米勒耳这样的平民悟性,明白预言的伟大真理。任何一个愿意研究他对预言的解释的人,都会明显看出,虽然他拥有关于主要特征的真理,但他起先却采用了许多有关细节的错误的和不正确的解释。起先这些错误的解释得到他的同事们的认可;但是上帝兴起了学者们,这些学者有比米勒耳更广泛的学习机会,他们通过研究预言和历史,发现米勒耳所解释的许多真理要点是不正确的。{3SM 448.2}

一个根据对伟大的复临运动的信心的立场研究这种经验的人,就如《但以理书和启示录》及《善恶之争》中所介绍的,必定会因上帝的良善而欢喜快乐,因为他们看到祂如何藉着许多人的研究来介绍真理和亮光。在我看来,我们热爱这建立在那个根基之上的工作的人,应该非常仁慈、非常体贴、非常尊敬地对待上帝曾帮助米勒耳去做的工作。{3SM 448.3}

只作适度的说明

但我们若是声称米勒耳和他的同人对有关历史与预言相对应的真理有完全的、正确的理解,或者声称传扬第三位天使信息的先驱们的认识是完全的、无误的,我们若说:“我们在这项圣工的历史中从来就不需要承认自己错了,”就会不明智也不必要地挑起批评,多般而且言过其实地向世人显示我们的一些主张是不完全的、不正确的,已在后来的年月因忠实的研究而得到了纠正。{3SM 449.1}

伊斯特曼弟兄,在我看来,我们似乎很有可能削弱我们的影响,闭眼不看我们都象小孩子一样天天向那大教师学习的事实,我们的特权是要在知识和悟性上长进。在我看来,我们若让世人确信上帝一直在带领我们,祂正藉着不时提出无可辩驳的证据来带领我们,通过使用世人无法质疑的历史资料,清楚地介绍预言与历史相对应来证明我们立场的纯正,就会明智得多,过于我们作出任何努力去证明我们去年或十年前或二十年前或三十年前所持有的立场是没有错误而且不能改变的。{3SM 449.2}

关于母亲的著作,我有压倒性的证据并且深信它们乃是记述和描写上帝在异象中启示给她的事,而在她使用历史学家或复临作者们的说明的地方,我认为上帝已赐给她辨识力,去使用正确的且与得救所必须的一切事相关的真理相和谐的内容。若是通过可靠的研究发现她所引用的某些关于预言的说明在详细日期上与我们对世俗历史的理解不一致,这并不影响我对她著作整体的信心,就象我对圣经的信心不受其中许多年代不一致的话所影响一样。{3SM 449.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