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信息选粹三
第三十二章 1863年健康改良的异象

回答了尖锐的问题

关于异象的问题——你是在访问纽约州的丹斯维尔保健院(美国最著名的医疗机构,特色是在饮食和治疗病人方面的改良,当时由雅各.C.杰克逊医生在纽约州的丹斯维尔开办。——编者。)之前得到关于健康改良的异象的呢,还是在你阅读了论述这个问题的著作之前呢?{3SM 276.1}

回答——是1863年6月6日在密歇根州奥西戈A.希利亚德弟兄家里,健康改良的大问题在异象中展现在我面前。{3SM 276.2}

我没有访问丹斯维尔,直到1864年8月,就是在我得到那个异象十四个月之后。我没有读过任何关于健康的作品,直到我写了《属灵的恩赐》卷三和卷四,《对母亲们的呼吁》,并且在六册《如何生活》中概述了我六篇文章的大部分内容。{3SM 276.3}

我不知道纽约州的丹斯维尔出版过《生命律》这种报纸。我在得到上述异象的时候,并没听说过J.C.杰克逊医生所著几本论健康的书,和丹斯维尔的其它书刊。我不知道有这种作品存在,直到1863年9月,当时在马萨诸塞州的波士顿,我丈夫看到他们在J.V.希姆斯长老出版的一份名为《先知之声》的期刊上作了广告。我丈夫从丹斯维尔订购了那些作品且在缅因州的托普山姆收到了。他的事情使他没有时间细读那些作品,而我决定在写出我的异象之前不去阅读它们,那些书仍旧包着未动。{3SM 276.4}

我在密歇根州、新英格兰和纽约州工作、向朋友们介绍健康的问题,并且发言反对药物和肉食,支持水、清洁的空气和适当的饮食时,得到的答复往往是:“你说得跟卓尔医生、杰克逊医生及其他人所著的《生命律》及其它书刊所教导的观点很相近。你读过那份报纸和那些著作吗?”{3SM 277.1}

我的回答是没读过,我在完全写出我的异象之前,也不会去读,免得有人说我关于健康改良的亮光是从医生领受,而不是从主领受的。{3SM 277.2}

我在为《如何生活》写了六篇文章之后,便开始查考论卫生的不同书籍,并且惊讶地发现它们跟主所启示给我的内容很是近乎一致。为了表明这种一致,也为了把有才能的作者们所出版的内容摆在我的弟兄姐妹们面前,我决定出版《如何生活》一书,其中大量摘录了上述作品中的内容。{3SM 277.3}

如何启示服装改良

(为响应这个异象而采用的“改良服装”,和作出这种良好改变的状况,详见《我们健康信息的故事》第112-130页。)

问题——姐妹们在着装上使她们的服装距地面9英寸(约23厘米)的做法岂不是与第11辑《证言》相抵触吗?证言说衣服的底边应该低于女士高帮靴的顶端。{3SM 277.4}

回答——从衣服底部到地板的适当距离并没有用英寸量给我看,……但在异象中有三群女人在我面前经过。她们服装的长度如下所述:{3SM 277.5} 

第一群人服装的长度是时髦的,增加了四肢的负担,妨碍了走路,拖在地上,沾着泥尘。这种服装的恶果,我已充分论述过了。这等人是时尚的奴隶,显得衰弱而憔悴。{3SM 278.1} 

在我面前经过的第二群人,她们的服装在许多方面是对的。四肢得到了很好的遮盖,摆脱了时尚暴君所加给第一等人的重担。但趋向了短服装的极端,引起了正人君子的厌恶和偏见,大大损害了她们自己的感化力。许多在“我们的家乡”纽约州的丹斯维尔的人都教导和带有这种“美国装束”的款式和影响。它的长度不及膝部。不用说,我蒙指示看到的这种服装款式太短了。{3SM 278.2}

第三等人满面春风,步履轻快地在我面前经过。她们服装的长度就如我所描述过的那样,是适中、端庄,合乎健康的。它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接触街道和人行道上的污秽,例如上下台阶等等。{3SM 278.3} 

正如上面所提到的,服装的长度并没有用英寸量给我看。……{3SM 278.4} 

写作和实践与异象的关系

在此我愿声明:虽然我把这些异象写下来是靠着主的灵,正如我接受这些异象是靠着主的灵一样,但是我用来叙述所见之异象的话乃是我自己的。除了天使亲口对我所说的话以外。而在后一种情况下我总是加上引号。{3SM 278.5} 

当我写服装的题目时,那三群人重新映入我的脑海,就如我见异象时所看到的一样。然而我是尽自己努力用自己的话来描写合宜之服装的长度的,说明衣服的底部应当接近女士靴顶,要想在前述情况不沾染街上的污秽,就必须这样。{3SM 278.6}

我穿上了这种服装,长度接近我所看到的和我照自己的判断所描述的。我在密歇根州北部的姐妹们也采纳了这种服装。及至英寸问题提出来为要使各地得到统一的长度时,就制定了一个规条,就是我们的服装长度要距地面八到十英寸。其中有些服装比我蒙指示看到样子的略长一点儿,而有些则略短一点儿。——《评论与通讯》1867年10月8日。{3SM 279.1}

6月6日见异象那天的健康著作

(部分内容见《证言》卷三第13页)

我看到我们现在应当特别关照上帝所赐给我们的健康,因为我们的工作还没有做完。我们还要做见证且要有影响力。我看到我已花太多时间和力量在缝纫和伺候人款待人上。我看到应当摆脱家庭的挂虑。预备服装乃是一个网罗;可以由别人来做。上帝没有给我力量做这种工作。我们应当保存体力好为祂的圣工工作,并且在需要的时候作我们的见证。我看到我们应当注意我们的体力,不要负起别人能够也应该负起的担子。{3SM 279.2}

我看到我们应当鼓励一种愉快而充满盼望和平安的心境,因为我们的健康有赖于此。我看到每一个人都有责任留意自己的健康,但我们尤其应当转而注意我们的健康,花时间增进我们的健康状况,以便在一定程度上使过劳的身心得到恢复。上帝的工作要求我们不可不关心我们的健康状况。我们的健康状况越完美,我们的工作就会越完美。{3SM 279.3}

遵守和教导健康改良原则——我看到我们若过度使用自己的体力、过分操劳且使自己非常疲惫,然后又着了凉,就有患上重病的危险。我们不可把照看自己的事留给上帝,让祂去看护和照顾祂已留给我们去看护和照顾的事。我们违背健康律然后要求上帝照顾我们的健康并保守我们脱离疾病,同时却过着与我们的祈祷截然相反的生活,这是既不安全也不讨上帝喜悦的。{3SM 280.1}

我看到照顾我们的健康是一个神圣的责任,也要鼓励别人负起他们的责任,可是不要把他们的负担接到我们身上。但我们有责任要发言,要反对任何一种不节制——在工作、吃喝及用药上的不节制——然后把他们指向上帝的伟大药物:水,纯净的软水,它医治疾病,使人健康、清洁,得享乐趣。{3SM 280.2}

一种愉快感恩的态度——我看到我丈夫不应让他的心智仔细研究错误的一面——黑暗阴郁的一面。他应该放弃悲哀的想法和问题,思想高兴、快乐、感恩的事,且应坚定地依赖上帝,毫不动摇地信任祂倚靠祂。他若能控制自己的思想,他的健康状况就会好得多。我看到在所有的人中,我丈夫在不讲道时,应该在安息日得到他所能得到的全部休息。……{3SM 280.3}

我看到我们不应在健康问题上沉默无声,而应唤醒人们注意这个问题。——《文稿》1863年第1号。{3SM 280.4}

1867年回顾关于健康改良的著述

病态的心智拥有一种病态的经验,而健康、纯洁、健全的心智既有明朗清晰的理性才能,就会拥有一种健全的经验,这具有无法估计的价值。伴随着行善人生的快乐必成为每天的奖赏,它本身就是健康喜乐的。{3SM 280.5}

我在异象中蒙指示看到的事令我惊讶。许多事与我自己的观念截然相反。这事一直在我心上。我与凡有机会与之交谈的人谈论这事。我对这个异象的最初著述写出了这事的实质,包含在《属灵的恩赐》卷四和我在《如何生活》一书的六篇文章中,标题是《疾病及其原因》。{3SM 281.1}

我们意外地被叫去访问阿勒甘,参加一个葬礼(1863年6月23日),然后不久便去东部旅行(8月19日),打算在旅行期间写完我的书。我们在访问各教会时,我曾蒙指示看到的有关现有错误的事需要我几乎用尽聚会以外的时间把它们写出来。在我从东部回家以前,我已为个人和教会写了约500页。{3SM 281.2}

我们从东部回来以后(1863年12月21日),我开始写《属灵的恩赐》卷三,预计在这本书中包括构成(《属灵的恩赐》)卷四的见证。可是当我写作时,内容展开在我面前,我就看出不可能在原先计划的页数写出所有要写的内容。内容展开了,卷三占满了。于是我开始写卷四,(卷四继续从建造圣所到所罗门的旧约历史,119页,之后是有40页内容的一章,标题是“健康”,然后是选自《证言》中的内容,再版了第1到10辑的主要部分,共有160页。)然而在我完成卷四之前,在准备健康材料付印的时候,我被叫到蒙特利去。我们去了,而且不能照我们所预期的在那里完成这工作。我不得不回来,好完成要付印的材料,我们便离开了,约定下周再去。{3SM 281.3}

这两次在炎热的天气旅行对我的体力来说是太过分了。我曾有一年多几乎不停地写作。我通常早上七点开始写,直写到晚上七点,然后撇下写作去读校样。我的头脑已严重过劳,有三周之久我晚上的睡眠超不过两个小时。我的头一直痛。{3SM 281.4}

所以我在卷四中编入了异象中有关健康的最基本的要点,打算写出另一份证言,好在其中更自由地讨论已婚生活的苦与乐。出于这个考虑,我便结束了卷四(1864年8月23日),以便将之散布到人们中间。我保留了关于健康的一些重要内容,是我没有力量或时间为卷四预备并在我们(1864年)的东部行程期间写出来的。{3SM 282.1}

写作不依赖他人的书籍或观点

我所写有关健康的内容并非取自书籍或报刊。当我向他人叙述我曾蒙指示看到的事时,便有人问:“你看过《健康律》那份报纸或《水疗杂志》了吗?”我告诉他们说没有,我没有看过那些报刊。他们说:“你所看见的与他们教导的许多内容很一致。”我跟雷医生和其他许多人直率地谈论了我曾蒙指示看到的关于健康的事。我从未见过一份论述健康的报纸。{3SM 282.2}

在我得到那个异象之后,我丈夫对健康问题产生了兴趣。他在我们东部旅行的时候得到一些书籍,但我不会阅读它们。我的观点很清晰,我在充分完成我的书籍之前,不想阅读任何东西。我写出的观点不依赖于他人的书籍或观点。——《文稿》1867年第7号。{3SM 282.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