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信息选粹三
​第十四章 写作和发表善恶大斗争故事的最初步骤

1858年版《善恶之争》

1858年3月14日的异象——在拉维茨格罗姆的这个异象中,[住在密歇根州巴特尔克里克的怀长老和怀夫人正在俄亥俄州的拉维茨格罗姆与信徒们一起举行聚会。此处提到的异象是1858年3月14日星期日下午赐给怀爱伦的,当时她正参加她丈夫主持的一个丧事礼拜。——编者。] 重现了我十年前曾见到的大斗争异象的大部分内容,我蒙指示看到我必须把它写出来。我将不得不对付黑暗的权势,因为撒但会作出顽强的努力阻止我,但上帝的天使不会在斗争中撇下我,我必须倚靠上帝。——《属灵的恩赐》卷二,第270页。(见《生平传略》第162页。){3SM 99.1}

撒但的攻击——星期一我们开始了归程。……我们在车厢里时,准备了回到家后立刻写作和发表《善恶之争》的计划。那时我还和平常一样健康。当火车抵达杰克逊时,我们去了帕默弟兄家。我们进屋刚一会儿,我正和帕默姐妹交谈时,我的舌头不肯说我想说的话了,似乎变大变麻木了。一种奇怪寒冷的感觉击打了我的心,漫过了我的头,落在了右侧身体上。我一度失去了知觉;但被恳切祈祷的声音唤醒了。我试着使用我的左臂和左腿,但它们一点反应也没有。我一度以为自己活不了了。——同上,第271页。{3SM 99.2}

写大斗争的故事——数周之久我感觉不到手的按压,最冷的水浇在我头上都没有感觉。起来行走时,我常常摇摆,有时倒在地板上。我在这种状况开始写《善恶之争》。起初一天只能写一页,然后休息三天;但在我继续写时,我的力量增加了。我头部的麻木似乎没有蒙蔽我的心智,而在我写完那本书 [《属灵的恩赐》卷一,怀雅各在1858年9月9日的《评论与通讯》最后两页注释上发布了《属灵的恩赐——基督和祂的使者与撒但和他的使者之间的大斗争》这本书的通知及其各章目录:

“《属灵的恩赐》

“这是怀夫人所写一部224页的作品,连同R. F.考垂尔弟兄写的一篇关于属灵恩赐的永存性的引言文章。定价50美分。

《属灵的恩赐》或《大斗争》现已寄给凡已订购的人。若有人没有及时收到,请通知我们。”

这本书极受欢迎,重印了两次或更多次。——编者。]之前,那次打击的影响完全消失了。——同上,第272页。{3SM 100.1}

得见撒但阻碍的策略——1858年6月,在巴特尔克里克会议期间,……我被带入异象中。在那个异象中,我蒙指示看到那次在杰克逊受到的击打,撒但原是想要了我的命,好阻止我将要开始的写作工作;但上帝的使者奉差来搭救我,使我摆脱了撒但攻击的影响。在其它的事情中,我还看到我会蒙福得到比在杰克逊受打击前更好的健康状况。——同上。{3SM 100.2}

《属灵的恩赐》卷三和卷四

著述旧约史1863-1864——我们从东部回来后[1863年12月21日],我开始写[《属灵的恩赐》]卷三,预计在这本书中包括构成[《属灵的恩赐》]卷四的见证。可是当我写作时,内容展开在我面前,我就看出不可能在原先计划的页数写出所有要写的内容[旧约史]。内容展开了,卷三占满了[304页]。{3SM 100.3}

于是我开始写卷四,然而在我完成卷四之前,在准备健康材料付印的时候,我被叫到蒙特利去。我们去了,而且不能照我们所预期的在那里完成这工作。我不得不回来,好完成要付印的材料。……{3SM 101.1}

我曾有一年多几乎不停地写作。我通常早上七点开始写,直写到晚上七点,然后撇下写作去读校样。[此时出版的书有些零碎。在写作进行时,手工排版和实际的印刷可能在最后的手稿完成之前就开始了。因而写作和阅读校样可以同时进行。——编者。]——《文稿》1867年第7号。{3SM 101.2}

作者序承认了异象来源——在将我这第三卷小书呈现在公众面前时,我得到了安慰,因为确信主使我成了祂卑微的器皿,将一些宝贵的亮光照在过去。古时的圣人们所叙述的圣史是简要的。……{3SM 101.3}

因为信心的伟大真相,连同古时圣人们的历史,已在异象中展开在我面前;也因上帝从未轻看背道之罪的重要事实,我便空前确信,对这些真相的无知,以及一些懂道理的人狡猾地利用这种无知,乃是背信的主要堡垒。若是我就这些要点所写的内容会帮助任何人,愿上帝受赞美。{3SM 101.4}

当我开始写作时,曾希望把全部内容都写在本卷里,但我不得不结束了希伯来人的历史,在另一卷中开始写扫罗、大卫、所罗门和其他人的情况,并且论述健康问题。[《属灵的恩赐》卷四,发表于1864年。此书的扩大版见《预言之灵》卷一(1870)和《先祖与先知》(1890)。——编者。]——《属灵的恩赐》卷三,第5,6页(怀爱伦序)。{3SM 101.5}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