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信息选粹三
第十二章 怀爱伦工作中的文字助手

怀雅各和其他人的帮助——我丈夫在世时,担任我的帮手和顾问,发送主所赐给我的信息。我们广泛旅行。有时亮光会在夜间赐给我,有时会在白天,在大批会众面前。我一有时间和力气作工,便将在异象中所受的指示如实地写出来。然后我们一起检查所写的内容,我丈夫纠正一些语法上的错误,去掉不必要的重复。我们再仔细地誊写一遍,将之寄给个人或出版社。{3SM 89.1}

随着工作的发展,还有其他人来帮助我预备出版的材料。我丈夫去世后,有忠心的帮手来协助我,他们不知疲倦地工作,抄写证言,预备文章出版。{3SM 89.2}

但有谣言流传,说我允许助手加添或改变我所写出的信息,事实不是这样。——《信函》1906年第225号,1913年发表在《教会证言的写作与发表》,第4页。(《信息选粹》卷一,第50页。){3SM 89.3}

怀爱伦在1873年感到不足——今天早上我坦率地考虑了我的著作。我丈夫太虚弱了,不能帮助我预备它们付印,所以我现在不能再做什么了。我不是一个学者,我不能将自己的著作整理出版。在我能这么做之前,我不会再写什么了。我的责任不是用我的手稿劳累别人。——《文稿》1873年第3号。(日记,1873年1月10日。){3SM 89.4}

决心发展她的写作技能——我们昨晚休息得很好。这个安息日早上开始是多云的天气。我的心得出了奇怪的结论。我在想我必须把我很喜爱的著作放在一边,看看我是否不能成为一个学者。我不是一个语法家。主若愿意帮助我,我就要尝试在四十五岁的年纪在这门学科上成为一个学者。上帝会帮助我。我相信祂会的。——《文稿》1873年第3号。(日记,1873年1月11日。){3SM 90.1}

在1894年感到不足——现在我必须任这个问题这么不完全地呈现出来,以致我担心你会误解我感到这么渴望说明的东西。但愿上帝苏醒悟性,因为我是一个拙劣的作者,不能用笔墨或声音表达上帝又大又深的奥秘。请为你自己祈祷,也为我祈祷。——《信函》1894年第67号。{3SM 90.2}

反驳改变作品的谣言——我的抄写员你是了解的。他们并不改变我的语言,而是将这些话保持原状。……{3SM 90.3}

我自从1845年就在园地中工作了。从那时到现在我一直用笔和声音工作。更强的亮光临到了我,因为我分授了所赐给我的亮光。我有了更多关于新旧约圣经的亮光,要将之呈现在我们的人面前。——《信函》1900年第61a号。{3SM 90.4}

最后阅读所有发表和未发表的著作——我现在仍象过去那样精力充沛。一点儿也没有衰老的感觉。我能够做许多的工作,像多年前那样写作,演讲。{3SM 90.5}

我审阅所有的文稿副本,看看是否符合原意。我在付印之前要阅读所有的书稿。因此我的时间是排得满满的。除了写作之外,我还被叫到不同的教会去演讲和参加重要的会议。主若不帮助我,我做不了这工作。——《信函》1902年第133号。{3SM 90.6}

玛丽安·戴维斯的工作

戴维斯小姐是一位忠实的助手——玛丽安约有二十五年和我在一起。她在安排我书籍的事上是我的主要助手。她总是赏识放在她手中的著作,视为神圣的材料,也常常会向我叙述从事这项工作得到的安慰和福气,因为做这项工作乃是她的健康和她的生命。她总是郑重地对待放在她手中的材料。我会很想念她。谁会充任她的位置呢?——《文稿》1904年第146号。{3SM 91.1}

玛丽安是我的编辑者——玛丽安的工作就完全不同了,她是我的编辑者;范妮[玻尔通]从来不是我的编辑者[范妮·玻尔通,一位报刊作家,后来成为一名安息日复临信徒,蒙选参加怀爱伦的文字工作,不久陪她去了澳大利亚]。我的书是怎样完成的呢?玛丽安从不提出自己的主张要求认可。{3SM 91.2}

她是这样工作的:她把我发表在报刊上的文章搜集起来,贴在空白本子上。她还保存着一本我所写的全部书信。在为一本书准备一章时,玛丽安就想起了我在那一方面所写的某些材料,可能把观点表达得更加有力,于是她就去找这份材料。找到后,当她看到这材料会使这一章意义更加清楚,她就添了进去。{3SM 91.3}

这些书不是玛丽安的作品,而是我自己的,是从我所有的作品中搜集出来的。玛丽安收集材料的范围很大,她善于安排材料的才能对我是很可贵的。这使我省得考虑许多我没有工夫去考虑的事情。{3SM 91.4}

所以你就明白玛丽安在出版我的书籍上是我最宝贵的助手。范妮一点不做这样的工作。玛丽安读了几章给她,而范妮有时就内容的安排提一些建议。{3SM 91.5}

这就是工人们之间的不同。正如我已经说过的,范妮受到严格的禁止,不可把我的话改成她的话。天使说话时,言语非常纯朴;我设法把那些思想用简洁的语言表达出来,使小孩子也能听懂所说的每一句话。别人的话不会正确地代表我。{3SM 92.1}

我写得这么充分是为了让你明白这事。范妮可能声称她制作了我的书,但她没有这样做。这一直是玛丽安的领域,而她的工作远远超过范妮为我做的任何工作。——《信函》1900年第61a号。{3SM 92.2}

1889年预备《先祖与先知》时玛丽安的谨慎——威利[W. C.威利,即威廉·C·怀特,怀爱伦的儿子,时任总会代理会长]从早到晚忙于开会,为在上帝事业中作出更好更有效的工作而进行安排和筹划。我们只在餐桌上看到他。{3SM 92.3}

玛丽安会为一些小事到他那里去,这些小事似乎是她自己可以解决的。她胆小而又匆促,威利已十分疲乏了,他只好咬紧牙关,尽可能地保持勇气。我已同她谈过一次了,告诉她应自己解决她一直带给威利去解决的许多问题。{3SM 92.4}

她考虑的是每一点和上下文,而威利已被各种难题弄得头昏脑胀,无法应付这些小细节。这些属于她自己工作范围内的问题,应尽少带来,不要弄到他那里让他操心。有时我想她会把我们俩都累垮了。因为她完全不必要地把她能处理好的小事带到我们面前。一个词的每一小改动她都要我们过目。——《信函》1889年第64a号。{3SM 92.5}

她忠实的服务大受重视——我很感激玛丽安·戴维斯姐妹帮助出版我的书。她从我的日记、我的信函和报刊上已发表的文章中收集材料。我非常珍视她忠实的服务。她与我在一起已经二十五年了,并且在将我的著作分类分组的工作上能力不断增加。——《信函》1903年第9号。{3SM 93.1}

我们一起工作,完全一起工作——玛丽安,我的助手,在她的工作上忠实真诚如同磁针指向磁极一样,现在生命垂危了。[本文写于1904年9月24日。玛丽安·戴维斯死于1904年10月25日,葬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圣赫勒那。——编者。]……{3SM 93.2}

我明天要去巴特尔克里克。但我的心牵挂着那个最近二十五年一直侍奉我的行将去世的女子。我们并肩工作,完全和谐。当她把从报刊和书籍上收集起来的一点点宝贵的材料呈给我看时,她会说:“这里缺点儿什么。我补不上。”我就会查看一下,立刻就能整理出思路。{3SM 93.3}

我们一起工作,始终完全和谐地一起工作。她快要死了。她献身于这项工作,充满热情,严肃认真。我们俩都热情地投入了这工作,要使每一个段落都适得其所,发挥正确的作用。——《文稿》1904年第95号。{3SM 93.4}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