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信息选粹三
第十一章 接受信息

鼓励、警告和督责的信息——我担任主的使者已经有半个世纪之久了,而且在我有生之年,我要继续传达上帝为祂子民所给我的信息。我并不将荣耀归与我自己;在我年轻的时候,主就使我作了祂的使者,将带有鼓励、警告和督责的证言传达给祂的子民。六十年来,我一直与天上的使者交往,我也一直不断地在学习有关神圣的事物,以及上帝不停地引导生灵放弃自己的错误行径,转向祂的明光所用的方法。——《信函》1906年第86号。{3SM 78.1}

有人接受,有人拒绝——我有一项工作要为那些愿意得帮助的人去做,即使所赐的亮光与他们的想法并不一致。他们会看出亮光是来自上帝的,因为他们有主喜悦在过去的四十五年藉着祂卑微的器皿所作之工的果子。他们承认这工作是出于上帝,所以乐于纠正他们的想法,改变他们的作为。{3SM 78.2}

但是那些愿意保持和保留自己的想法,并且因为受到纠正,就断定怀姐妹是受了影响才采取与他们想法不一致的做法的人,……却不能受益。我不认为这种朋友在艰难的处境,特别是在危机中,会有什么价值。如今你们知道我的心。我不希望以一种拙劣的方式去做主的工作。我希望知道责任是什么,并且与上帝之灵和谐一致地行动。——《信函》1889年第3号。{3SM 78.3}

怀爱伦的信函是来自上帝的信息——你问给你的那封信是不是主赐给我的。我说是主给的。以色列圣洁的上帝不愿接受你有罪的侍奉。那是上帝所赐的信息。自从那道信息赐下以后,你若对何为罪有了新的认识,若是真悔改了,就不再是一个犯法的人而是上帝的孩子了,这世界上就没有比我更高兴的了。——《信函》1893年第95号。{3SM 79.1}

证言真实性得到了公认——我上午对人们[在加利福尼亚州布卢姆菲尔德]讲了消除自己品格缺陷的重要性,以便他们在上帝的儿子显现时可以无可指摘地站在祂面前。在聚会中有人深有感触。我亲自对几个人讲了话,指出了我蒙指示在他们的情况中看到的错误。他们都作出了响应,许多人哭着承认了自己的罪恶和证言的真实。——《信函》1873年第7号。{3SM 79.2}

按照先入之见解释——有许多人根据自己的先入之见解释我所写的信息。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结果必是理解上的分歧和意见上的不同。{3SM 79.3}

如何以我要致以重要问题的人能理解的方式写作,乃是一个我无法解决的问题。但我会尽力少写。由于人心对人心的影响,那些误解的人会因他们对我所写问题的解释而使别人误解。一个人按照自己的想法认为我所写的应该是这个意思。另一个人把自己的解释加在所写的内容上,结果就必是混乱。——《信函》1899年第96号。{3SM 79.4}

部分接受——有数月之久,除了几个晚上,我过了一点便睡不着。我发现自己在跟你和其他人交谈,恳求你们象一位母亲恳求自己的儿子一样。……{3SM 80.1}

你无疑很惊讶,我料到你会的,因为我给你写得这么明白这么确定。但这是我必须做的,因为我成了基督恩典的管家,我必须为主办这事。你可能对自己感到很满意。你可能会否认所赐给我的你情况的画面。有些人今天正在这样做呢。……{3SM 80.2}

这就是男男女女不一定看到自己的错误和过失的原因,甚至给他们指出来了他们也不承认。他们声称相信临到他们的证言,直到信息来到,说明他们必须改变自己的计划和方法,他们品格的建筑必须完全不同,否则暴风骤雨就会将之从根基扫净。于是仇敌就引诱他们证明自己是正当的。{3SM 80.3}

读了这信息之后,你无疑会受试探说:“不是这样的。我不象这封信所描述的那样。有人给怀姐妹的心里塞进了关于我的一堆垃圾。”但我奉主的名告诉你,这封信的话是来自上帝的。你若选择如此处理这事,就会显明你对主所赐给祂仆人去做之工的信心程度。——《信函》1902年第13号。{3SM 80.4}

指斥嗜好的部分——有一班号称为信徒的人,只接受证言的某几部分为得自上帝的信息,对于其中凡指斥他们嗜好的部分,却予以拒绝。这种人不单是与自己的福利作对,也是妨碍了教会的福利。要紧的是:我们必须趁着有光,在光明中行走。——《文稿》1908年第71号。{3SM 80.5}

轻慢信息——我在人们面前讲话时,常常没有预先考虑我所说的话。上帝可能会赐给我祂看为合适为生灵的益处而赐下的督责、警告或鼓励。我会说这些话,而这些话可能切断我在真理里真诚敬爱的弟兄们的道路。{3SM 81.1}

我料到这些话会被不信的人歪曲误解,这对我来说没什么好奇怪的。但熟悉我的使命和我的工作的弟兄们若轻慢上帝赐给我要传的信息,就使祂的灵忧伤。{3SM 81.2}

令我灰心的是,他们挑出证言中令他们喜悦的部分,解释成是证明他们自己的行为正当的,并且给人印象说他们所接受的那部分证言是上帝的声音,而当有些证言临到,谴责他们的做法,当所说的话不符合他们的意见和判断时,他们就羞辱上帝的工作,说:“这我们不接受——它只是怀姐妹的意见,并不比我的意见或其他任何一个人的意见更好。”——《信函》1889年第3号。{3SM 81.3}

注意人意解释的话语——我知道自己是必死的凡人。我必须保护我的体力、智力和道德力。因旅行各地而必有的不断改变,而且无论何往都把握的公共服务,一直以来对我是太多了,此外我还一直在日夜准备写作,因为主藉祂的圣灵在我心中运行。{3SM 81.4}

而当我遇到证据,证明这些信件会被一些人依照受信人的判断来解释,认识到有些人在热切注意我所写出的话,好在其上加上他们人意的解释,以便支持他们的立场,并为错误的行为辩护——当我想到这些事时,就得不到什么鼓励继续写作了。{3SM 81.5}

在这些确实受到责备的人中,有些人努力使每一句话都为他们自己的言论辩护。对圣经的曲解漠视误传误用是惊人的!人们在这种工作上串连起来。一个人所没有想到的,另一个人加上去。——《信函》1906年第172号。{3SM 82.1}

曲解圣经和证言——基督的教训常被误解,不是因为祂没有讲明白,而是因为犹太人的心思象今日许多自称相信真理之人的心思一样,充满了偏见。因为基督没有站在文士和法利赛人那边,他们就恨祂,反对祂,谋求抵消祂的努力,使祂的话无效。{3SM 82.2}

人们为什么不愿意看见和实行真理呢?许多人研究圣经,为的是证明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他们改变上帝圣言的意思以迎合自己的意见。他们也这样对待祂所传给他们的证言。他们引用半句,省略另一半,因为若引用了那一半,就会显明他们的推理是错误的。上帝跟那些曲解圣经、使之符合其先入之见的人有一场辩论。——《文稿》1890年第22号。{3SM 82.3}

被曲解和误解的话——那些拥有亮光却不行在光中的人似乎不可能理解我。我在私人交谈中说的话会被传出去,结果其意思与心灵业已成圣的听者所理解的完全相反。我甚至害怕跟我的朋友们讲话;因为后来我听到,怀姐妹说了这个,或怀姐妹说了那个。{3SM 82.4}

我的话遭到严重歪曲误解,以致我几乎得出结论:主希望我置身大批会众之外,也拒绝私下的面谈。我所说的竟被传得那么不正确,以致对我来说成了又新又奇的事,掺杂了人们所说用来支持他们自己的理论的话。——《信函》1900年第139号。{3SM 82.5}

从起初就有一个声音在我们中间——我呼吁你站在主这边,并且尽你作为一个忠心国民的本分。要承认在末后的日子被安置在教会中指导上帝子民的恩赐。从起初上帝的教会中间就有预言的恩赐,象一个活泼的声音发出劝勉、警告和指导。{3SM 83.1}

我们现在已来到第三位天使信息工作的最后时期,此时撒但既知道自己的时候不多,就会加紧作工。同时圣灵沛降的各种运作也会藉着圣灵的恩赐临到我们。这是晚雨的时期。——《信函》1908年第230号。{3SM 83.2}

保护的屏障被拆除——仇敌已经作了他狡诈的努力,来动摇我们的人对于证言的信心,这些谬论进来时,会声称要用圣经查验所有的立场,但他们曲解圣经。他们作出大胆的断言,就象坎莱特长老做过的一样,并且误用预言和圣经来证明谬误。而在人们行事削弱了我们各教会对证言的信心之后,他们就拆除了屏障,使对真理的不信得以广传,便没有声音扬起来抑制谬论的力量了。{3SM 83.3}

这恰好与撒但所谋划的一样,那些一直在为使百姓不注意上帝之灵证言的警告和责备而预备道路的人,将看到各种错误的思潮要涌入生活中。他们会声称圣经是他们的证据,而撒但的欺骗会以各种形式盛行。——《信函》1890年第109号。{3SM 83.4}

脱离撒但诱人的欺骗——人们可能一再推荐他们新的计策,仇敌会设法引诱人离弃真理,但凡是相信上帝藉着怀姐妹的发言,并藉着她传达信息的人,必不至被这些末后日子出现的许多骗局所迷惑。——《信函》1906年第50号。{3SM 83.5}

你背叛的不是我,而是主——我已努力对你和主耶稣尽我的责任。主是我所侍奉的,祂的圣工是我所爱的。我在真理里向你作的见证是主呈现在我面前的。我很难过,因为你拒绝了所赐的亮光。……{3SM 84.1}

你背叛你的主是因为祂本着大怜悯显明了你在属灵立场上的真相吗?祂知道人心的每一个意图。什么都不能向祂隐藏。你正在背叛的不是我。你如此苦毒反对的也不是我,而是主,是祂赐给我一道信息要传给你的。——《信函》1897年第66号。{3SM 84.2}

放弃对证言的信心——有一件是肯定的:凡站在撒但旗帜下的安息日复临信徒将首先放弃对包含在圣灵证言中的警告和责备的信仰。{3SM 84.3}

要人作出伟大奉献和更圣洁服务的呼召正在发出,而且会继续发出。——《信函》1903年第156号。{3SM 84.4}

两个典型例子

1.个人证言得到了感激地接受——我们于 [1892年] 12月12日回来。第二天傍晚,弗克海德弟兄要求见我。[见《信息选粹》卷二,第125-140页,关于赐给N.D.弗克海德弟兄的信息。]他的情况象重担一样压在我心上。我告诉他我有一道信息传给他和他妻子,我好几次准备发给他们,但我感到主的灵禁止我发出去。我让他约定一个时间我可以去看望他们。{3SM 84.5}

他回答说:“我很高兴你没有把那份书面信息发给我,我更想听到你亲口传达这个信息,如果它以其他方式传达我认为会对我没有任何益处。”然后他又说:“为何现在不把那道信息告诉我呢?”我说:“你能留下来听吗?”他回答说他能。{3SM 85.1}

我非常疲倦,因为那天我刚参加了学校的结束工作,但是现在我从躺卧的床上起来,给他读了三个小时。他的心软化了,眼中含着泪水,我读完了,他说:“我接受每一句话,所有这一切都是对我说的。”{3SM 85.2}

我读的大多是有关[澳大利亚]《回声》办公室及其开始的管理的问题。主也启示我弗克海德弟兄与共济会的联系,并清楚地说明了他若不斩断一切与这些社团的联络,就会丧失他的灵命。{3SM 85.3}

他说:“我接受主藉着你所赐给我的亮光,我会照此亮光行事,我是五个集会处的成员之一,还有三个集会处也受我支配,他们的一切事务由我处理。今后我不再参加他们的会议,我将尽快地切断与他们一切的联系。”{3SM 85.4}

我向他复述了我的向导所说的有关这些社团的一些话,作出了我的向导所作的一个动作。我说:“我不能说出指示给我的所有事情。”弗克海德弟兄告诉但以理长老和其他人,我做出了一个唯有共济会最高层人物才知道的特殊手势,这是他才进入的阶层。他说我(怀爱伦)不知道那手势,我也没有意识到在把那个手势作给他看。这对他来说是一个特殊的证据,就是主在藉着我拯救他的灵魂。——《信函》1892年第46号。{3SM 85.5}

2.一位弟兄和营地访问者——在我们的帐棚里  [在华盛顿州密尔顿的帐棚大会上],我把一些弟兄叫到旁边,向他们读了我在三年前写下的有关他们作为的内容。他们曾向总会许诺,后又全部收回了。我向他们读了清楚率直的证言,但麻烦是——他们觉得没有义务相信证言。L弟兄住在衣阿华州的拉波特时,曾是马里恩派的一员[1860年代中期在衣阿华州马里恩出现的一个分支运动],他与这些人有什么关系则是一个秘密。他们视自己的见解高过任何一位传道人或其信息。如何对他们施加影响才是问题所在。我们只能祈祷,并且为他们作工,就象他们确实相信证言的每一句话似的,可是尽管如此谨慎,他们还是象不信的人一样。……{3SM 85.6}

安息日一早[1884年6月7日],我去聚会,主给了我一个直接针对他们的见证,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把这个见证向他们和盘托出,说明主差了祂的传道人带给他们一道信息,这信息正是上帝命定用来感动他们的手段,他们却觉得有自由挑三拣四,且使上帝的圣言失效。……{3SM 86.1}

安息日,6月14日。我们举行了久久难忘的聚会。安息日上午,[J. N.]拉夫伯勒弟兄讲道。我下午讲。主帮助了我。我就叫他们到前面来。三十五个人响应了。他们大多是青年男女,也有上了年纪的男女。我们有了一次宝贵的聚会。有些曾经离开真理的人以悔改和认罪回来了。主亲自在哪里。这似乎打破了偏见,并且作了融化人心的见证。我们休息了一下,然后又开始,善工在继续。……{3SM 86.2}

星期五下午我读了三年前写的重要问题。这得到承认是出于上帝的。证言得到了衷心地接受,行非作错的人做了对他们极有价值的认罪。——《信函》1884年第19号。{3SM 86.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