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信息选粹三
第九章 界定怀姐妹的判断和主的话语

怀姐妹的意见?

部分是人的、部分是神的立场——在我的经验中,我曾多次蒙召去对付某一等人的态度,他们承认证言来自上帝,但认为其中有些内容是怀姐妹自己的意见和判断。这正迎合那些不喜爱督责和纠正的人。他们的想法若受到反对,就会找机会解释人的意见与上帝的旨意之间的区别。{3SM 68.1}

若是某些人的先入之见或特别的想法遇到反对,受到证言的责备,他们就立刻想说明自己要对证言进行区分的立场,界定什么是怀姐妹本人的判断,什么是主的话语。凡支持他们所怀想法的,就是上帝的,而要纠正他们错误的证言,则是人的,是怀姐妹的意见。他们用自己的遗传取消上帝的勉言。——《文稿》1889年第16号。{3SM 68.2}

实际上拒绝了证言——你按自己的看法谈论了这些事,说来自怀姐妹的信息并非全部出于上帝,有一部分是她自己的意见和判断,不比其他任何一个人的判断和想法更高明。这是撒但的一个毒钩,要勾起你的疑惑,欺骗你和别人的灵魂,他们竟胆敢在这事上指指点点,说:讨我喜欢的这部分是来自上帝的,而指出并谴责我的行为方针的那部分只是来自怀姐妹的,不带有神圣的印记。你们这样做实际上是拒绝了全部信息,就是上帝凭祂温柔怜悯之爱所发为要拯救你们脱离道德败坏的信息。……{3SM 68.3}

有一位站在我身后,就是发出这信息的主,你现在却拒绝、漠视和羞辱了这信息。你因试探上帝而失去勇气,结果心烦意乱而且盲目。——《信函》1888年第16号。{3SM 69.1}

这不是我的意见——在我给你们写了那封被H长老贬低为仅仅表达我个人意见的长信之后,在加利福尼亚州南部的帐棚大会期间,主撤消了部分限制,我就写了所写的话。我现在不敢多说,唯恐超出主的灵所允许我说的。{3SM 69.2}

I教授来时,我向他提了几个率直的问题,更多是要知道他如何看待这些事态,而不是要获得信息。我感到危机已经来了。要是H长老和那些与他联合的人一直站在光中,他们原会认出警告和督责的声音;但他却称那是人的工作,并将之弃置一旁。他正在做的事不久以后他就会希望能取消。他正在给自己周围编织他难以挣脱的网罗。这不是我的意见。{3SM 69.3}

什么样的声音,你们才愿意相信出自上帝?上帝要用什么能力来纠正你们的过错,指引你们所当行的路呢?在教会中,又该以何种能力为主做工呢?你们已藉自己的行为关闭了主藉以接触你们的每一条道路。难道祂要让一个人从死里复活来对你们说话吗?……{3SM 69.4}

在寄给巴特尔克里克的证言中,我已经给了你们上帝所赐给我的亮光。我决没有给出我自己的判断或意见。我蒙指示见到的事有足够的内容要写,不必求助于我自己的意见。你们正在做以色列人再三做过的事。你们非但不在上帝面前悔改,反而拒绝了祂的话语,将一切的警告和督责归于主所差来的使者。——《对巴特尔克里克教会的证言》第50-58页(1882)。{3SM 70.1}

请允许我发表我的意见,不过这不是我的意思,而是上帝的话语。——《信函》1899年第89号。(引用在《给作家和编辑的勉言》第112页。){3SM 70.2}

撒但必帮助那些觉得必须作出区分的人——我有我的工作要做,要对付那些自以为能说什么证言来自上帝和什么是人的作品之人的错误想法。如果那些这么做的人继续走这条路线,撒但的代理人就会帮他们挑挑捡捡。……{3SM 70.3}

那些帮助别人觉得有自由指定证言中什么是出于上帝什么是怀姐妹非灵感的话语的人,将发现他们是在帮助魔鬼作欺骗的工作。请阅读证言第33辑,第211页[《证言》卷五,第682页],《怎样接受责备》。——《信函》1906年第28号。{3SM 70.4}

上帝怎能感动他们呢?——主曾不遗余力地感动那些抛弃祂的警告和责备,认为上帝之灵证言的来源不比人的智慧更高的人。当审判的时候,你们这样做的人能为拒绝上帝所赐证明祂在工作的证据提出什么藉口呢?——《给传道人的证言》第466页。{3SM 70.5}

目录